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广州娱乐 >

第176章-掌中妖夫

发布时间:2018-08-28 09:5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广州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75章-掌中妖夫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一大早,郁龄就开始收拾行李,准备离开。

  等她收拾得差不多,就见只肤色苍白的手按在行李箱的盖子上。郁龄抬头看向那只手的主人,眉头挑了下,似乎在看这妖男要怎么作死。

  “真的要走?”妖男一脸委屈的表情,显然经过了一天一夜的沉淀,还是没能看开。

  “不是说好了么?”郁龄淡淡地道,不为所动。

  “什么说好了?完全没有说好么?我根本没答应你离开。”奚展王非常激动地说。

  郁龄没理他,将他的手拿掉,合上行李箱的盖子,将安全链拉好,然后对蹲在面前的妖用平平静静的语气道:“我饿了。”

  奚辞一副要吃了行李箱一样的吃人目光移到她脸上,马上变得温柔多情,变脸速度之快,简直让郁龄叹为观止,乖乖地任他拉着自己起身去餐厅吃早餐。

  她觉得,自己能这么快就适应了这个妖男,多亏被鬼从小吓到大,现在才能这么淡定。

  早餐非常丰富,用特制的青花瓷的餐具装着,在明亮的光线下,宛若艺术品。

  郁龄拿出手机拍了一张,上传到微博,然后在下面说了一句:大家早安!

  微博一发出去后,马上就有几十条留言,大多都是上班族,纷纷来点赞道早安的,也有被堪称艺术品般的早餐给吸引过来的路人甲。

  这几个月时间,郁龄虽然一直在拍戏,但名气却不断地上升,起初是因为和葛滨的视频太过撩人,其次是她进了《狂侠》剧组后,公司有目的的包装,特别是俞荔高调地去探班,花瓶女神的闺密的身份,又让她红了一把。

  相信等电影上映时,那时就是她真正大红的时候。

  郁龄对此倒是没有太大的感觉,毕竟网上除了一些公开的资料外,她的私生活并没有因此受到什么太大的影响,工作上有安茹帮她把关,除了拍戏外,没有需要她烦脑的事情,所以压根儿没有什么名人的困扰。

  都住在这种连人类都进不来的地方,哪里有什么名人的困扰?也因为生活是这样,让她压根儿没有感觉。

  她的微博的关注量在这段日子,也以一个平稳的速度上升,粉丝们都是那种萌萌哒的属性,黑子虽然有,可总是坚持不到底,就被粉丝们挤兑走了。

  郁龄偶尔心血来潮时,也会发微博,不过大多数都是关于吃的和她所见过的美丽的风景,让她的粉忍不住总是在猜测她跑到哪里去了。

  吃过早餐,郁龄回房去拎行李箱。

  奚辞跟在她身边亦步亦趋,依然是满脸不高兴,不想她离开,但却无法阻止她离开。

  至于和她一起返回人类社会的代价,他更不想用支付,这比让他自己流血更难受。

  所以,他在无法阻止后,只能阴着脸。

  郁龄转身看他,妖的长相过于妖冶美丽,沉下脸时,显得更妖邪了,一看就是个非人类,给人一种心惊肉跳之感,不过郁龄已经熟悉了他这模样,倒也不怕他。

  她上前一步,伸手搂住他的腰,贴到他怀里,抬头盯着他的脸,声音放缓了几分,“我每天都会给你打电话的。”

  那是必须的。

  “等我拍完戏,我就过来陪你。”她继续道。

  那是必须的。

  “行了,别不开心了,送我出去吧,我不认得这里的路呢。”

  他低头看她,神色有些漠然,几乎与夜晚时在月光下完全妖体时一模一样,只是此时他的身体是温暖的,有血有肉。

  郁龄踮起脚,亲了下他艳红的嘴唇,直到他搂住她的腰,掌控主动权。

  勉强将某个妖男安抚好后,郁龄和他一起出了木屋。

  郁龄先去了湖边,在周围转了转,直接掏了兔子窝,将肥兔子掏出来,对它道:“阿肥,我要回去拍戏了。”

  原本被打扰了睡眠而有些不开心的肥兔子正要炸毛,听到她的话又是一惊,忍不住嚎了一声:【你要抛弃奚展王了?!!】肥兔子这一叫,可谓是惊心动魄,山谷里所有的小动物们都惊动了,跑出来,纷纷看着湖边的这一人一妖,发现奚展王拎着个女式的行李箱满脸阴郁地站在那儿,顿时相信了肥兔子的话。

  这人类要抛弃奚展王走了,所以奚展王才会辣么不开森。

  肿么办?

  郁龄不知道肥兔子嚎了什么,揉揉它的脑袋,朝湖里叫了一声:“墨鳞,我要回去拍戏啦,以后再来看你。”

  平静的湖面泛起阵阵涟漪,很快便见巨大的水蟒从湖里露出脑袋,嘶嘶地道:【要走了?不陪奚展王生娃娃了?】郁龄听不懂它的话——幸好也没听懂,径自解释,“上个月就谈好的,已经和对方签约了,不能言而无信,所以我要回去拍戏,等拍完这部,我会休息一段时间,有时间再过来看你们。”

  这话不仅是解释给墨鳞听的,也是解释给奚辞听的,省得他心里不痛快。

  要是安茹听到这话,一定气得骂她。

  才拍这么两部戏,而且还不是主角,戏份都不吃重,压根儿谈不上辛苦,可以继续再拍戏,根本不用休息什么,可她却大言不惭地说要休息,让那些兢兢业业地一年到头赶通告的明星情何以堪?

  水蟒是个有责任的妖,听了她的解释后,倒没有像肥兔子那样误会,朝她晃了晃大脑袋,说道:【行吧,下次有空过来玩,湖里的鱼和螃蟹都给你留着。】和山谷里的小动物们道别后,郁龄挽着奚辞的手,往山谷外走去。

  一路上,郁龄都在试图让某只现在心情阴郁的妖高兴,还主动附上几个吻,才让他的神色舒展一些,问道:“我们怎么离开这里啊?”

  站在山谷前,她放眼望去,群山环绕,压根儿没有路,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

  奚辞打了个忽哨,郁龄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就见一只体型巨大的云豹钻了出来。

  云豹来到他们面前,奚辞将行李箱丢到它背上,便让它离开了。

  郁龄:“……”

  好大的云豹!娘的,真是吓死爹了!

  郁龄第一次看到这么大只的豹子,虽然那晚苍琢发动袭击时,周围也有很多动物,不过那些都是居住在山谷里的小动物的居多,其他大型的动物都在外围,根本没有见到。乍然看到,还真是吓人。

  奚辞将她背了起来。

  花了一个小时左右,穿过重重山脉,来到一条位于群山间的公路前,路旁停了一辆车,是那晚奚辞接她过来的那辆车,车子旁放着她的行李箱,显然那只云豹比他们提前过来了。

  车子看起来很干净,没有什么落叶和灰尘,郁龄觉得应该是山里的妖帮着看车维护的。

  将行李箱塞进车子后,奚辞开车送她离开。

  一个月前郁龄过来时是在大晚上,周围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到,现在是白天,倒是让她看清楚了这一路上的环境,以及这条贯穿了整个山林的路。

  当车子开过一条由重重藤蔓交织成的悬在两座山峰上的路时,郁龄有点肝颤,很担心藤蔓会不会支撑不住车子的重量,然后车子从半空中摔到下面的山涧,这个高度可是会摔死人的,当然,也能摔死妖的。

  等车子平安地开过后,郁龄往回看,发现那条由藤蔓搭成的天桥已经没了,那些藤蔓爬满了山壁,仿佛正常不过,要是没有亲眼所见,根本无法想象。

  看到这一幕,郁龄明白怨不得人类进不来,光就是这无处不在的妖和妖植,还有那些隐藏起来的路,就够人吃不消了。

  车子行了大概三个小时,终于从一条隐秘的路出去,回到人类修的公路上,往县城开去。

  这一路颠簸,郁龄精神有些不好,忍不住打了个哈欠,说道:“怎么不将路修一修?”不说那些由各种植物自动生成的路,有许多沿着山体开挖的路,都是泥路为主,颠簸得够呛。

  “会开车回来的妖不多。”奚辞回答道。

  郁龄无言以对。

  “不过可以让林达联系些工人来将路修一修也不错。”奚辞补充道。

  郁龄翘起嘴角,要不是他正在开车,都忍不住亲他一下。

  到了午时,终于回到县城。

  奚辞将车子停在老街口处,盯着她看。

  郁龄主动凑过去亲了他一下,说道:“这次就委屈你啦,等你恢复人类的样子,咱们再一起去看阿婆。”

  奚辞知道自己现在这模样不宜让人类看到,只能无奈地点头。

  郁龄下了车,往老街的那栋房子走去。

  表姐郁官珊的婚期定在十一期间,为此外婆最近都住在县城,打算等婚礼过后再回村子里。

  郁龄进门就见到站在廊下的金刚鹦鹉,它非常高兴地飞了过来,“哎哟,美女你怎么回来了?奚展王呢?”

  “在外面呢。”郁龄小声地说,看了看屋子里头,听到厨房里传来的声音,知道外婆在做午饭,继续小声地道:“奚辞现在的样子不好让阿婆看到,鹦鹦,你千万别说漏嘴啊。”

  金刚鹦鹉知道奚辞受伤的事情,它赶紧道:“美女你放心吧,鸟可是个嘴严的鸟,从来没在老太太面前说漏嘴过。”

  郁龄表扬了它一声,便进了屋子。

  外婆看到她突然回来,十分高兴,往她身后看了看,没见到外孙女婿,忍不住问,“奚辞呢?怎么没和你回来。”

  “出差了。”郁龄继续万金油答案。

  陪着外婆一起吃了顿午饭,和她老人家聊了会儿,知道她最近身体健康,前些天还去医院检查,已经没有什么大问题后,郁龄心里非常高兴,叮嘱道:“阿婆,我寄回来的那些营养品你可要记得吃,要是舍不得吃放在那里,很快就会过期的。”

  外婆是个节俭的,听到她这话,好笑地道:“行了,我知道了,最近都吃着,我一个人哪里吃得了这么多?以后少寄一点。”

  郁龄笑嘻嘻地说,“不仅是我寄的,还有我爸买的呢。”

  外婆脸拉了下来,顿时有些不高兴,不过看到外孙女笑眯眯的样子,也不好说江禹城的不是,转移了话题,“还有几天就是官珊的婚礼了,你到时候有没有空过来?”

  郁龄有些无奈地道:“阿婆,我可能来不了了,到时候开机后要进组,走不开,你帮我给表姐封个大红包就行。哎,等会儿我过去看看表姐,恭贺她一声吧。”

  接着又将自己近期的工作内容和外婆说了。

  外婆听得津津有味,不断地点头道:“我家郁龄也要上电视了,到时候我一定叫全村的人一起看,给咱们家阿龄捧场。”

  郁龄顿时有种谜之羞耻感,“其实也不用……”

  听说她等会儿要坐飞机回B市,外婆除了担心她赶来赶去累着身体,倒也没说什么。

  接着郁龄和外婆一起去郁六叔家探望在家待嫁的表姐,坐了一会儿,看时间差不多,和外婆拥抱了下,赶紧离开了。

  外婆一直将她送到路口,最后被郁龄劝了回去,就怕外婆一路送到老街口,到时候看到奚辞怎么办?

  她擦了把汗,回到车里,见车里的妖直勾勾地盯着她,解释道:“刚才和阿婆一起吃午餐,又去了六叔家看表姐,表姐的婚礼在十一假期,过几天就到了,所以和她聊了会儿。你饿了么?咱们去吃饭吧。”

  到底心疼他现在不能光明正大地出现在人类社会中。

  奚辞嗯了一声,倒没有为等她太久生气,知道她对外婆的重视,这么快就回来让他有点吃惊,吃惊过后,明白她是为了自己才缩短了时间,心里自然是高兴得快要放飞自我。

  可惜,现在在人类社会中,只能克制。

  郁龄让陈助理帮订的机票是在晚上七点,所以在这段时间,她都和奚辞在一起。

  直到时间差不多,奚辞将她送去机场,车子在机场的停车场停下后,他并不急着开门让她离开,而是探身搂着她搂的身体,温暖的唇轻轻地吻着她的脸和耳珠。

  他的动作不带任何的情.欲,只是单纯地想和她温存。

  “你一定要每天都想我。”他说。

  “嗯。”

  “不准和其他的男人男妖男鬼勾搭。”

  “……嗯。”

  “谁给你不痛快,你记下来,让苏鸾去吓他,回头我再去弄死他。”

  “……”

  郁龄最后在那妖男恐怖的眼神中,拎着行李慢吞吞地走了。

  直到飞机起飞,奚辞坐在车子里,看着夜空中飞机缓缓离去的踪迹,撑着方向盘坐了会儿,打了个电话。

  “查得怎么样?”

  那边传来一个清丽的女声:“抱歉,对方太过谨慎,我还没查到什么。”

  奚辞不说话,车窗外的霓虹灯的光影打在他脸上,妖邪诡谲,让路过的行人不小心瞄到,不免吓了一跳,赶紧走开。

  “奚展王,我前阵子跟着他一起去了美洲,我发现他似乎和教廷的神父非常熟悉,还和吸血鬼有往来,看来他的重心是在美洲那边。他是通灵一族的人,纵横阴阳,对气息最为敏感,我需要多花点时间。”

  “一个月。”

  “……那你去杀了那冤家吧,大不了最后我陪他一起死。”乌尚忍不住气道。

  奚辞冷冷地说了一声:“真没用。”

  乌尚:“……”你要是有用的话,就不会连个人类都留不住了。

  住在湖月谷的人类离开回B市的事,只要是山里的妖都知道了,乌尚向来消息灵通,第一时间得知这个消息时,她心里就有种糟糕的感觉。

  果然,不久就接到奚展王的电话了,实在是操蛋。

  没了那人类拖着他,吸去他所有的注意力,奚展王现在腾出手来,不就可着劲儿地折腾他们这些妖了么。

  真希望那人类再滚回湖月谷。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77章-掌中妖夫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