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广州娱乐 >

第169章-掌中妖夫

发布时间:2018-08-28 09:5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广州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68章-掌中妖夫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一路上,随处可见坍塌的山体,连根拔起的大树,横七竖八倒了一地,一片狼藉。

  如果不是知道这里发什么事,看到这些情况,都会以为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自然灾害,例如地震,或者是台风来袭之类的自然灾难。

  萤火虫漫天飞舞,明明美丽之极,却因为周围灾后的环境,渲染出一种美丽又沉重的意境。

  不过大概在场的所有生灵中,只有作为人类的郁龄是因为环境的破坏而感到痛惜难过的,那群妖压根儿没感觉,一路碾过那些倒在地上的大树前进。

  对于妖而言,只要不是人类的工业污染,所有被破坏的环境要恢复起来非常容易,压根儿就不用担心。

  水蟒打头,一群小动物跟随,整支队伍浩浩荡荡的。

  乌尚也带了几个妖跟着,她走在后面,和前面的水蟒隔了一段安全的距离,面上挂着似有若无的笑容,一派闲适,仿佛今晚出现在这里,纯粹是过来围观罢了。

  走到一处山体像是被什么力量炸成两半的地方,就见那里爬满了翠绿色的蔓藤,漫山遍野,张牙舞爪,将原本像灾后一样颓败破败的环境装点得如梦似幻。

  此时月亮已经从乌云中出来了,月光如水,轻盈地洒在大地上,月下的藤蔓盘龙虬曲、枝繁叶茂,如翡翠般碧绿美丽,倾盖着整片世界。

  那清凉如水的色泽中,一个颀长的身影站在那儿。

  月光将他的影子拉得疯长,仿佛整个天地之间,唯他一人。

  【奚展王赢了!】水蟒嘶嘶地叫道。

  所有的小动物都欢快地叫起来,一时间热闹极了。

  乌尚脸上的笑容敛起,微微眯着眼睛看着月光下站在藤蔓上的妖,叹了口气,“奚展王果然厉害。”

  “苍琢大人呢?”乌尚身边一个男妖忙问道,四处都没有找到苍琢的身影,也感觉不到属于他的气息。

  乌尚眼睛四处打量,神色有些迟疑,拿不准现在的情况。

  “难不成苍琢大人已经……”那男妖的脸色瞬间变得非常难看。

  虽然他没有说出口那个结果,但在场的妖大半都觉得苍琢凶多吉少了,说不定已经被奚展王灭了。

  于是,便有两个妖嚎叫着“我要给苍琢大人报仇!!”,就朝着前面冲了过去。

  乌尚袖手站在那儿,冷眼看着那两只作死。

  果然,还没到跟前呢,就被两条粗大的藤蔓直接抽飞了。

  那抽人的劲儿,比之水蟒抽晕金侯时还要凶残,仿佛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

  水蟒晃着大脑袋说道:【年轻人啊,真是不经事……】正说着,突然轰隆一声爆炸声响起,整个地面像是被什么炸开来,泥土冲天而起,像下了满天的泥雨,波及的范围非常巨大。

  水蟒飞快地后退,顺便用大尾巴将那些逃不及的小妖们扫飞出去,省得被活埋了。

  一只巨大的东西从爆炸的地方冲天而起,发出震天的啸吼声,朝着藤蔓上站着的妖冲过去。

  接着又有几个比较小的黑影跟着出来,不过却是往水蟒所在的方向扑来。

  水蟒一尾巴抽了过去,将前面的那东西狠狠地抽飞,重重地砸到地上,顿时血流如柱,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一种属于妖物身上的腥臭之气。

  【竟然是妖物!苍琢果然已经堕落了!】水蟒气得嘶嘶叫着,身体扭动着,尾巴朝那些扑过来的妖物纷纷抽去。

  这些从地底冒出来的妖物的体积非常庞大,速度也非常快,水蟒忙着应付它们时,乌尚和她身边的几只妖也趁机而动,纷纷朝着水蟒围过来。

  水蟒将他们和周围的妖物一同对待,将它们全都一尾巴抽飞,不管死活。

  宁静的世界再次被破坏,那些潜伏在地底的妖物倾巢出动。

  乌尚自知要对付蛟蛇凭他们这些妖根本不可能,对此她早有计划。可以说,从金侯潜进湖月谷开始,她的计划已经启动了,甚至连水蟒会带着这人妖从湖月谷出来,也在她的计划之中。

  直到现在,依然在她的计划之中。

  乌尚的动作不紧不慢,根本无视周围那些妖和妖物。

  她慢慢退到一旁,看准时机,一跃而起,跳到一株倒在地上的古树上,古树枝繁叶茂,纵使倒在地上,依然高出地面。她用力地踩着一根树枝,借着树枝反弹力朝着水蟒扑过来,目标是水蟒脑袋上的人类。

  月色之中,乌尚轻飘飘地扑了过去,伸手就要抓住那人类时,突然一种可怕的寒意刺得皮肤发麻,让她的动作滞了下,下意识地一掌朝那人类拍去,就见那人类依然不见惊慌,双目直视她,一脸冷静地抓着什么东西朝她挥过来。

  她折身避过,另一只手绕过去抓着她的肩膀,就要将她拎起来时,突然间看到那人类身体一歪,已经从巨蟒脑袋上摔下去了,而她的肩膀上还抓着一条断臂。

  “啊啊——”

  乌尚惨叫出声,身体失去平衡摔到地上,断臂处血流如河。

  那人类竟然砍断了她的一条手臂!!!!

  水蟒听到声音,不分敌我,同样将她一尾巴扫了出去。

  郁龄从水蟒身上摔下来时,因为水蟒粗壮的蛇躯,所以她就像滑滑梯一样顺着它的身体滑下来,直到着地时才不小心摔了下,倒也没有多严重,抓着手中的细剑就翻身而起,挥剑杀了一只潜伏在暗处的妖物。

  现场的妖物越来越多,郁龄看到那些妖物攻击周围的妖时,一路杀了过去,将那些小动物救下来。

  所有被救下的小动物:“……”

  这人类果然像阿肥说的那样,非常凶残!

  受妖蛊之身的影响,周围的妖物就像饿狗闻到了肉包子一样,纷纷朝她扑过来,那前扑后继的精神,简直可歌可泣。水蟒也不客气,来一只抽一只,来两只抽一双,来一群,直接群殴,一群妖物纷纷被抽上天。

  天空中仿佛下了满天的妖物雨。

  相比水蟒的抽飞模式,郁龄来一只杀一只,来两只杀一双,所过之处,满地都是尸体,腥臭气冲天,整个人就像杀神一样。

  那些被她救下的小动物们既崇拜又哆嗦,不过仍是坚定地跟着她跑了。

  郁龄沉着脸,不断地重复着挥剑的动作。

  她的动作没有什么招式,完全是凭着身体的本能反应,仿佛能预见似的,那些还没扑到她身边的妖物就被她干脆利落地斩杀了。

  小叔曾经说过,她是个好苗子,可惜人懒散,没毅力坚持,纵使如此,她在这方面依然有着非常令人惊艳的天赋,仿佛天生就是个中好手,便是这种直觉的判断,能让她在短时间内爆发极大的战斗力。

  血腥气冲天,郁龄专心志致地斩杀妖物,一时间倒没有感觉到什么。

  突然,一种被什么可怕的凶兽锁定的危机感让她神经紧绷,想也不想地直接朝前扑了过去,身体连续打了几个滚。

  而她先前所站的地方,被一只巨大的肉球砸了个坑。

  那看不出原型的肉球从坑里滚了过来,朝她碾了过来,周围的小妖们吓得纷纷尖叫着逃开。

  郁龄跃起身,将那柄沾满了黑红色妖血的剑反手一握,朝那肉球挥了过去。

  剑扎进了肉中,不过这肉球的肉太厚了,仿佛不痛不痒一样,还没来得及抽出剑,一股巨大的力道就将她扫飞了。

  下一刻,她的身体落到密集的藤蔓编织成的网中,周围腥臭的空气瞬间被一种清雅的花香覆盖,紧接着就见那被她扎了一剑的肉球被两根藤蔓活生生地绞成了肉块,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声。

  连看都没看清楚那肉球是什么东西时,它就被绞杀了。

  郁龄坐在藤蔓上,神色冰冷,身体紧绷,还没有从先前紧张的杀戮中回过神来,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逼进,她毫不迟疑地一拳挥了过去。

  拳头被一只非常冰冷的手抓住,然后是一道非常冷的声音:“郁龄,别闹!”

  郁龄顿了下,直到被搂进一个冰冷的怀抱,那样的冰冷,瞬间好似将她先前战斗的热量全部都冻结一样,方才让她从杀戮的状态中回过神来。

  接着,她还来不及和身后的某只妖交流一下,就见那漫天挥舞的藤蔓像嗜血的杀戮机器,将周围那些妖物纷纷绞杀了,落了一地的肉块,整个世界变成了一个血气冲天的炼狱。

  当战斗结束后,水蟒巨大的身体滑了过来,碾过地上的血肉,来到他们面前,嘶嘶地说:【苍琢呢?】奚辞没有回答,只听到啪的一声,不知从哪里抛出来一个“人”来,直接砸到他们面前。

  水蟒的脑袋晃了晃,粗长的蛇尾滑过去,将那砸到地上的东西翻了个身。

  郁龄看过去,发现这是一个男性的妖。

  月光下,那男妖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破烂烂了,沾满了血水和泥巴,而他的脸非常怪异,左边脸上的肌肤白晳细腻,虽然沾着血,但从脸上漂亮的妖纹中可以看出他的容貌非常妖美,比之奚辞并不差。但他的另一边脸却布满了黑色的疙瘩,甚至有些疙瘩已经破了,流出黑色的脓水和血水,显得十分恶心。

  俨然天使与恶魔的结合体。

  这是一只半堕落的妖,依然有着清晰的理智思维,还能维持着人形,但身体的某些地方,已经显露出妖物特有的丑陋特症,非常恶心恐怖。

  他受伤很重,身上很多深可见骨的伤,特别是腹腔处,还有一个血洞。可纵使如此,他依然没有死,被巨蟒的尾巴翻过身时,同时也睁开一双浑浊的金色眼睛。

  他看着面前的人和妖,突然嗤了一声,吐出一口沾着碎肉块的血沫,嘶哑地笑起来,说道:“奚展王,这次是我输了,不过,你也讨不了好!”说着,哈哈大笑起来。

  那笑声在满是血腥气的山林中响起,格外地渗人。

  郁龄下意识地转头看向身后的妖,只见月光下,他的脸如同过去的几个夜晚,冰冷、邪恶,那紫色的脉络从脖子爬到他的下颌,朝着他的脸蔓延,仿佛有生命一样,慢慢地蠕动着,像某种邪恶的东西,在侵蚀着那白得透明的肌肤。

  若是正常人看到这一幕,就算没被吓到,也会被恶心到。

  郁龄这几晚都看习惯了,倒是没有恶心的感觉,只是看到那蠕动的紫色脉络时,整颗心都提起来,直觉他现在的情况不对。

  他握着她的手的温度和过去一样的冰冷,除此之外,仿佛没有什么不同。

  水蟒听到苍琢的话,转头看向奚辞,打量了他一下,说道:【你的伤又重了。】奚辞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却又冰冷非常,他高高地俯视着地上的妖,神色是一种冰冷的漠然,说道:“你可以死了。”

  苍琢笑声嘎然而止,右脸上的那黑色的疙瘩仿佛都抽搐起来,完好的左边脸的皮肤惨白惨白的,显得那红色的妖纹妖异得如血一般。

  他沉默了下,说道:“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当年没有全力以赴杀了你。”

  “那你就继续后悔吧。”奚辞说。

  随着他的这话落下,周围的藤蔓蠢蠢欲动,爬过来将他捆住。

  藤蔓收紧,眼看就要将他绞杀成血肉时,突然一道身影跌跌撞撞地冲了过来,摔到被藤蔓捆住的苍琢身上,一张妖美的脸转头看向奚辞。

  是乌尚。

  她身上的白衣早已经被血染成黑红色,看不出原来的色泽,一条手臂没了,看起来狼狈不堪,血红色的嘴唇仿佛也失去了颜色,变成了一种褪色的暗红。

  此时她再无先前的淡定闲适和算计,眼里满是哀求和焦急。

  “奚展王,请你放过苍琢大人!”乌尚哀求地道,见那站在藤蔓上的妖冰冷无情,咬了咬牙,继续道:“如果你能放过苍琢大人,我可以告诉你关于江郁龄妖蛊之身的秘密!”

  奚辞看着她,一双紫色的眼眸没有丝毫波动。

  这个条件并不足以打动他。

  乌尚咬唇,心里满是不甘,她转头看向被藤蔓勒得已经说不出话来的苍琢,深吸了口气,说道:“难道你不想解决江郁龄身上短寿的问题?”

  此话一出,那双冷冰的紫眸终于有了波动。

  乌尚观察敏锐,见状,心里松了口气。

  对于奚展王,她私底下是打探过的,甚至比其他妖更早地知道他跑去人类社会和一个拥有妖蛊之身的人类在一起的事情,也从中知道他对这个叫江郁龄的人类的在意,所以在金侯计划要掳走江郁龄好获得妖蛊时,她并不看好金侯,觉得金侯想和奚展王抢人,简直是异想天开。

  她虽然也想得到妖蛊,可也知道奚展王并不好惹。只要奚展王在的一天,就别想对江郁龄动手。幸好苍琢的实力强大,还能控制自己的理智,没有完全堕落成妖物,他们还等得起。

  她曾经就想着,拥有妖蛊之身的人类的寿命从来是不长的,特别是江郁龄本身的命格就有短寿之相,只要耐心等待,不出十年,她的生命走到尽头,到时候连奚展王也回天乏力,自然可以轻易地取走妖蛊。

  可现在,为了救苍琢,她没办法了,只好拼一拼。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70章-掌中妖夫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