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广州娱乐 >

第167章-掌中妖夫

发布时间:2018-08-28 09:5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广州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66章-掌中妖夫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打开门,迎面就是一阵邪风吹来,吹得她的眼睛都盯不开。

  郁龄眯起眼睛,下意识地朝前望去。

  此时恰好月入乌云,只露出一点痕迹,山谷里的光线晦涩不明,不知从哪里刮来的狂风吹得树稍哗啦啦地作响,原本宁静的湖水在风中掀起一阵阵波浪,一些动物在草丛中若隐若现,行动间有些焦躁。

  风中传来了一种让人不安的气息,昔日宁静的山谷一下子变了个样,教人感觉到不安。

  郁龄感觉有些冷,等适应了那吹面而来的风后,她跑到院子里,快速地在山谷中张望,首先便朝着夜里奚辞一般会待着沐浴在月光下的地方,却发现那一片山壁空荡荡的,没有那如瀑的翠色藤蔓,也没有那只坐在藤蔓上的妖。

  奚辞不在山谷里!

  瞬间她就清楚地知道这点,却仍是忍不住张望,心头的不安让她神经绷得极紧,整个人都陷入一种极大的不安中。

  她站在院子里的花圃中,呆呆地看着奚辞以往夜晚所在的地方,半晌有些恼怒地抿紧了嘴。

  怨不得那只妖下午时在温泉里会那么狠命地折腾她,借着这事榨干她的体力,分明就是想要让她睡死过去。

  可惜她再累得恨不得睡上一天一夜,仍是醒过来了。

  她一向知道自己的事情,平时没事还好,要是真有事情,不用旁人提醒,她就会自己摸起来。

  从小到大,这样的直觉,让她逃过很多危险。

  感觉有点儿冷,郁龄低头看了下,发现自己仍是穿着睡衣和室内棉拖,她直接转身回了木屋。

  木屋的灯亮了起来,成为这黑夜中唯一的目标。

  藏在草丛中的动物忍不住都朝木屋的方向看过来。

  【她怎么醒来了?为什么?为什么?】一只毛刺是金黄色的刺猬一脸抓狂地问。

  【是、是啊?为、为什么呢?】红毛松鼠结巴着问,也是一脸懵逼,【阿、阿肥,你、你说呢?】肥兔子抓着一根胡萝卜,一脸深沉:【这有什么奇怪的?你们难道不知道这个人类是一个非常难懂凶残的人类么?不管她身上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都不用奇怪。】周围的其他小动物一脸瞻仰地看着它。

  阿肥说得好有道理哦,怪不得时常被那人类掏了窝,原来他们已经混得辣么熟了。

  肥兔子抖了抖长耳朵,继续装B装深沉。

  【放心,她现在回屋子里去了,没事的。】一只小仓鼠乐观地说。

  【奚展王不在,我们今晚就要帮他保护这个人类……不过她闻起来真香,好想咬一口~苏~】【那是奚辞家的,不准咬。】刺猬警告道。

  肥兔子一脸深沉地说,【那人类雌性可凶残了,你们哪个不要死就去咬吧。还记得猪黑黑的下场么?被奚老大吊打了一顿,到现在都怕着,还有……】它一连续举了好几个倒霉例子。

  【还有你呢,你差点被做成红烧兔肉。】刺猬补充道。

  肥兔子顿时破功,再也装不了深沉,差点破口大骂。

  这时,红毛松鼠又结巴着问:【那、那、现在、怎么、办?奚、奚老大、不、不会、有、有事吧……】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的,周围的小妖表示它们听得真累,一条竹青蛇嘶嘶地道:【嘶,阿巴,你就少说两句嘶,听得好累嘶,你安静地不说话就行了嘶。】【对,你安静地待着,我们不会将你当结巴的。】【可它就是个结巴啊!】

  【……】

  红毛松鼠顿时自卑了,抱着一个松塔默默地躲到黄刺刺猬身后,默默地迎风泪流。

  刺猬勃然大怒,将自己缩成一颗刺球,就是一通乱滚,那些嘴贱的小动物被它碾压得嗷嗷叫,纷纷给小结巴松鼠道歉后,刺猬才像个大哥一样,威风凛凛地重新舒展身体。

  肥兔子抱怨地说:【阿刺,你又来这一套,我的胡萝卜都是你扎出来的洞,都不好吃了。】【吃吃吃!吃不肥你!】刺猬气得大骂,挥舞着爪子:【现在奚辞那边还不知道怎么样,会不会有危险,你们就只会躲在这里嘴贱,小心我扎不死你们这群货!】一群动物顿时噤声,不敢去撩它。

  刺猬的刺可不是摆设,当它缩成一个刺球不分敌我地碾过来时,比榴莲还要可怕。

  突然,木屋的门开了,小动物们抬头看过去,发现原本以为回去继续睡觉的人类这时候穿着整齐出来了,甚至手上还拿着一把锋利的细长剑,那剑光在月光下闪烁着锋利的寒芒,看得一群小妖们哆嗦了下。

  肥兔子马上钻进了附近的兔子窝。

  其他小动物也一窝蜂地散了,蹲在草丛间,隔着一段距离偷窥着这个人类。

  然后就见那人类在草丛里掏兔子窝,倒霉的肥兔子又被她掏出来了。

  阿肥一脸懵逼地看着她,内心是崩溃的:为毛这里那么多妖,她总是第一个将它掏出来呢?难道就因为自己以前想咬她一口,她就记到现在?

  人类好可怕好凶残!

  “阿肥,奚辞几时离开的?外面危险不?”人类冷淡地问道,声音十分冷静。

  阿肥装死。

  “我知道你听得懂,不老实回答,我直接放血烤兔子。”

  看到那细长锋利的剑在自己的脖子上比划来比划去,阿肥惊恐地看着她,忙不迭地点头。

  一人一妖交流了会儿,郁龄终于弄明白现在的情况。

  奚辞是从月亮初升时就离开了,准确地说,那时候她刚好累得睡着了,直到现在还没回来。此时山谷外并不平静,甚至可以说整个山林都不平静,危险随时可能会发生。

  奚辞现在是在做什么呢?

  联系今天白天的事情,郁龄隐约有猜测。

  她抿紧嘴,眉头紧蹙,心里十分担心。

  虽然奚辞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皮肉伤,行动自如,可他确实是受伤了。她不知道他伤得有多重,但必须回到这里养伤,夜晚时还要变成那种邪恶的模样,想来一定很严重。要是不严重,那些暗地里的人也不会在这种时候来找事,逼得他不得不离开山谷。

  明知道他有危险,她却什么都做不了,这让她心里有些仰郁。

  见她沉思,阿肥趁机想跑,却不想又被一只手拎住了。

  “你觉得奚展王会在哪里?今晚来的敌人有多少?妖、魔、人?”郁龄徒劳地问。

  阿肥摇头,它只是一只柔弱的小妖,都没有成精呢,只能待在安全在山谷里,对外面的情况是不知道的,要是跑出去,都不够人家杀的。

  郁龄也知道自己问了个傻问题,蹲在草丛间,心不在蔫地看着山谷的方向。

  不知蹲了多久,直到腿脚都有些发麻,她才站起来,开始观察天气。

  今晚似乎是一个不眠的夜,连天气都反常起来。

  郁龄这一年来遇到的事情多了,也明白有时候天气的反常一般是由于天地之气的改变造成的,而造成这种的原因,与妖魔鬼怪的现形有关。

  这山里的天气变化得非常明显,连原本皎洁明亮的月亮都隐入云中,显然情况不太好。

  就在她观察天气时,突然感觉到风中传递来的信息。

  这是一种非常玄妙的感觉,就像一种莫名的直觉一样,让她直觉地知道情况有变。

  她抓着手中的细剑,状似无意地站在湖边看着湖面,直到感觉那东西接近了,突然暴起,长剑狠狠地挥了出去,身体往后仰,往斜滑去,避开了扑来的黑影,同时也刺伤了对方。

  “啊——”

  一阵凄厉的叫声响起,郁龄就着朦胧的月光,隐约看清楚了潜进山谷袭击她的是一个高大的男人——不,应该是男妖。

  金黄色的短发,脸上是黄色的妖纹,一双眼睛赤红地瞪着她。

  他的左肩膀血淋淋的,那一剑是郁龄全力一击,加上这把细剑是一把锋利之极的古剑,浸过符水,可斩妖除魔诛邪,对妖魔的杀伤力犹其厉害,是以对方伤得非常重。

  对方也没想到区区一个人类竟然能出其不意地将他伤成这样,知道自己轻敌了,原本以为不过是个人类罢了,想趁着奚展王不在,将拥有妖蛊之身的人类吃了,却没想到对方会给他这么大的见面礼。

  郁龄见他神色狰狞地扑过来,明白自己先前出其不意地攻击才有效果,现在让她凭自己的能力对付这种已经成精的妖绝对不是对手,所以她在第一时间衡量完敌我实力,当机立断跑了。

  她朝着湖的方向跑去。

  那妖扑了上来。

  他的迅速非常快,瞬间手就抓到她的肩头,尖利的爪子撕破了她肩膀上的衣服。

  郁龄感觉到肌肤传来战栗的寒意,那种紧迫而致命的危机感让她心脏都紧缩起来,甚至有一种下一刻,自己就会被那只锋尖的爪子捅破心脏的死亡之兆,终于忍不住往前一扑,滚了过去。

  被风吹得波澜阵阵的湖面哗啦一声,水珠四溅,一条巨大的蛇尾扫了过来,将就要将锋利的爪子朝人类心口插去的妖扫飞了。

  水花有些溅到身上,郁龄却不在意,飞快地翻身而起,也不管衣服都沾到了泥和水,扭头看去,就见月光下的湖里,一条巨大到可怕的巨蟒翻滚而出,光是那从水里浮现的身体,就巨大到让人惧怕。

  蛇类阴冷的目光看着被它一尾扫飞的妖,嘶嘶地道:【金侯,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滚出去!】金侯肩膀上血流如河,刚才巨蟒那一抽,让他的妖骨都断了几根,面如金纸,吐了口血,强势地道:“我只要这个人类女人,只要将她给我,我马上走。”

  【不行,她是奚展王的人。】水蟒嘶嘶地答道。

  金侯冷笑一声,强按下喉咙的甜意,放缓了声音说:“墨鳞,其实你明白,妖蛊之身代表的是什么,她身上有妖蛊,妖蛊已经融入她的血脉中,只要吃了她,你将能化蛇为蛟,顺利修炼成人形,成为新一代妖王,必不用再屈居于奚展王之下。墨鳞,不如我们一人一半,如何?”

  水蟒看着他,没有开口。

  金侯自信地看着它,相信只要墨鳞心动,奚展王现在又被苍琢绊住,一时半刻根本赶不过来,要带走妖蛊十分容易。

  半晌,水蟒说道:【妖乃天地孕育,蜕去原身,炼就血肉之躯,炼化成人形,逆天而生,本就不容于世,如再强求,反而不美。外物终究是外物,妖蛊只是传说,况且已经和她的血肉融成一体,金侯,你何必强求?】金侯一脸黯然,然后哈哈大笑起来,“金金快要死的时候,我求奚展王,只要让金金喝了妖蛊之身的人类的血,就能救她一命,可是奚展王拒绝了,最后金金在我怀里死了,她至今仍记得她咽气的时候,有多痛苦……都是奚展王害死了她,害了我的金金……”说到最后,他一脸怨毒。

  水蟒用蛇尖拍了下水,并不说话。

  他狂笑了一会儿,然后转头看向湖边不远处的人类,血红色的眼睛满是贪焚渴望,声音变得低沉,像是来自地狱的诱惑声,“墨鳞,你还记得苍琢么?苍琢告诉我,妖蛊其实可以取出来的。你知道是谁将妖蛊封到她身上吗?你一定想不到,是通灵一族的后人,传说中已经灭族的通灵人!”

  说到这里,他的牙齿咬得咯咯响,神色变得癫狂,“没想到曾经威风四海的通灵人竟然用这样的邪法将妖蛊封到他的后人身上,就是为了破解后人的死劫,可惜通灵族人本就是逆天而生,窃取天地之气,天地又怎么会允许这样的血脉流传?不管多少年后,都会死,苍天不会饶过他们!”

  金侯说完,整个天地为之一静。

  水蟒的脑袋转过来,蛇类阴冷的眼睛盯着湖边的人类。

  郁龄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她身边围着很多小动物,差点踩到它们。

  她神色平静,心里却乱糟糟的,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特别是金侯的话,里面透露的信息,让她有些心惊肉跳。

  她想起在莫庄时,她爸爸问是不是鬼害死了她妈妈,鬼墓的守墓者说的话。

  “那个女人,有人要她死!就算她逃过这一劫,她以后也逃不开,她命中注定是要死的。”

  她当时问她是谁要她妈妈死。

  守墓者回答:“我不能说,就算你们杀了我,我也不能说!”

  谁是通灵人?通灵人是做什么的?是谁将妖蛊封在她身上的?封在她身上的目的是什么?

  “墨鳞,怎么样?想好了么?”金侯悠悠地问。

  水蟒将目光收回来,嘶嘶地答道:【还是不行!】金侯愕然,没想到墨鳞竟然无动于衷,不禁急了,“墨鳞,想想你自己,你将会化为天地间唯一的蛟蛇,根本不应该屈居此地当一个守湖者!只要得到妖蛊,我们妖族不用再忌惮那些人类天师,不必为了遵守那狗屁的协议,被人类逼得一步步退让,不敢以妖的身份出现在人类面前!墨鳞,想想这一百年来,我们妖被人类逼到什么程度了?难道你不心痛……”

  郁龄听到这里,忍不住为这金侯的口才鼓掌。

  先是用妖蛊来诱惑水蟒,诱惑不成后,又用整个妖族的利益来说事,鼓动着水蟒作为妖的血性,看来妖族的能人也不少。

  她看着水蟒,并不说话。

  水蟒仍是摇头,它的身体随着它的摇头而晃动,荡起一圈圈的波纹,说道:【我不管人类和妖之间的协议,既然它存在了,证明有存在的意义。这千百年来死在人类手中的妖不少,但死在妖手中的人类同样很多,得了妖蛊又如何?人类的智慧是无穷的,他们制造出来的武器甚至可以毁天灭地,妖可没这本事。杀了人类,难道妖就能称霸星球了?傻孩子,这个世界是公平的,存在就是合理啊!赶紧去和奚展王认个错,然后自己负荆请罪吧。】金侯:“……”

  小动物们:“……”

  大家都被墨鳞的话弄得懵逼了。

  只有郁龄没听懂水蟒的话,不过水蟒的动作她看懂了几分,心里不禁有些好笑。

  金侯终于恼羞成怒了,可惜他打不过这条水蟒,又受了重伤,只能憋屈地问:“你堂堂一条蛟蛇,为什么甘愿当奚展王的走狗?”

  【你还不是甘心当苍琢的走狗?】挨着郁龄的刺猬突然反嘴相讥,它是一只聪明的的刺猬,这时候已经明白这件事情的始末。

  奚展王因为修罗墓受伤一事,只要留心修罗墓的人都知道,这并不是什么秘密。

  所以他们计划了这次的事情,白天时杀了那么多妖,又在附近的人类村镇中干坏事,就是为了引出奚展王,苍琢亲自出马去对付他,金侯则趁机潜进来想捉走拥有妖蛊之身的人类。

  苍琢和奚展王是不死不休的劲敌,已经无法调解,苍琢这次的目的应该是为了杀他。

  而金侯,只怕是为了妖蛊罢了。

  【就是啊,苍琢那货给了你什么好处?】阿肥问道,其他小动物纷纷附和。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68章-掌中妖夫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