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凤凰网娱乐 >

第397章 欺瞒-渣王作妃

发布时间:2018-08-21 09:4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凤凰网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396章 无奈 气闷-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云海山庄

  午饭之后,容倾把一个包袱放在钟离隐跟前,看着他道,“里面有水,一些吃的你在路上用。还有一件替换的衣服。趁着现在时辰还早,回去吧!”

  钟离隐听了,看一眼包袱,清清淡淡道,“准备的倒是挺全。”

  这话,怎么听都不是夸赞。

  看容倾静默不言,钟离隐点头,似对容倾说,又似自言自语,“我是应该尽快离开。不然,我在这里的消息传到云珟的耳中,他肯定会坐不住即刻赶回来。这样的话,那你之前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所以,该离开。”

  说完,看着容倾道,“我要走了,你有什么特别的话想跟我说吗?”

  “好好保重!”

  钟离隐听了,静默少时,开口,“这话若是别人说,一定会是客套话。可你说,我知道是真心话,你会盼着我好,也真心希望我好。可……这却并不是我最想听到的话。”

  说完,不待容倾开口,自己既道,“其实,就我这份感情。你拒绝是对的,从始至终都让我知道你心里爱的是云珟,对我从无男女之情,也是应该的。”

  “从来不给我幻想,我才不会心存希望,进而跟云珟对上。毕竟,若是你真的给我一丝回应。那……我怕是做出很多不理智的事儿。最后结果,两败俱伤,对谁都没好处。”

  “所以,你是对的。”

  “所以,我最想听的,也不是你同情的,违心的跟我说一句情话……”钟离隐说着,从脖子上取下一个玉佩,微微靠近,亲手给容倾戴上,看着她,轻轻缓缓道,“我不要别的,只要我们一生能相见就好,以亲人的名分!”

  容倾垂眸,看看脖颈上的玉佩,还有那两个平安符……她拥有的,她不舍的。

  看容倾乖乖戴着,并未说取下来,也没说要还给他话。钟离隐眸色柔和下来,看着容倾开启念叨模式。

  “容九,我最后说的那话,要记下来知道吗?”

  “好!”

  “要写在纸上时不时拿出看看。”

  “好!”

  “有什么事,就让下人送信给我。”

  “好!”

  “我很愿意被你麻烦,所以不要客气。”

  “好!”

  “好好照顾自己。”

  “好!”

  “记得想我!”

  “好!”

  这一个顺出来的好字出,钟离隐望着容倾,轻轻笑了,“我要去告诉云珟。”

  容倾失笑。

  “听到了想听的。我走了!”

  “嗯!”

  “不送送我吗?”

  “要送。走吧!”

  两人并肩往外走,下人跟在后。

  麻雀,青安跟着,看着容倾的背影,心里依旧在翻涌。已过了一天,对于容倾的身体情况,对危险重重的以后,青安脑子仍有些乱。而麻雀,完全无法接受。

  徐茳默默跟在钟离隐身后侧,再次感:上辈子主子一定欠了湛王妃什么。

  爱上一个错过的人,已是遗憾。但纵然遗憾,可只要放开手,就还有以后。可钟离隐呢……

  爱上不该爱的人,还执着到无法放手。这样……谁为妻,一生都成了将就!

  情缘如此,该怨谁?

  “容九!”

  “嗯!”

  “你喜欢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都喜欢。”

  “这样呀!”钟离隐看看容倾肚子道,“等你平安生下孩子,我就成亲。”

  容倾听了,转眸。

  徐茳抬头,神色不定。主子刚刚才对湛王妃说过那些话。现在突然又说要成亲,这,这应该是好事儿。成亲总是比孤寂一生的好。只是……

  徐茳感觉有什么在崩塌。比如,深情又悲情的摄政王形象,忽然随风飘走了。

  钟离隐看着容倾道,“成个亲,生个娃儿。然后做亲家!”

  徐茳:……

  成亲不是因心动,而是为更加牵扯不清么?

  这是牵扯一辈子还嫌不够,还要再拉上下一辈儿么?

  容倾听了,愣了愣神儿,“做亲家呀?这个,是不是离的有点儿远呀!”

  “远不怕,你常来,我常去就好了。”

  “也是!不过,云珟怕不会是一个好公爹,也不会是一个好岳父。你就不担心吗?”

  “那不是挺好吗?他不够好,我才能常去。为孩子做主,我理由充分!”

  “说的也是……”

  只是,这是结儿女亲家吗?感觉,纯粹是跟云珟杠上了。

  不知道钟离隐心里是不是在默念:我这被子一定要跟云珟牵扯不清。标题:两个男人的孽缘。咳咳!

  钟离隐离开,庄上日子似如常平静,可心里却不然!

  “小姐,今天可有哪里不适吗?”

  麻雀从过去的每天问容倾吃什么,变成每天问她身体如何。

  “没有,今天挺好。”

  麻雀听了,却没一点儿没有松口气之感,看着容倾,眸色沉重,“小姐,真的不告诉王爷吗?”

  “嗯!”

  麻雀听了,垂眸。问了不止一次,答案却是同样。

  “雀儿!”

  “奴婢在!”

  “我忽然想吃菠菜粥了。”

  “那奴婢这就让厨房做。”

  “好!”

  麻雀疾步走出,容倾翻看着手中医书,继续查找!

  明目的果蔬应该有很多。还有增加记忆力的,孕妇可以吃的应该也有不少才对!

  完颜千染站在不远处,看着坐在院中,正在翻看医书的容倾,再看看站在她身后,神色凝重的青。不由所有所思!

  好似自皓月摄政王来了之后,容倾身边两个丫头的神色就开始变得不对劲儿。

  凝重,担忧,紧绷……似充斥着各种不安。

  忐忑的情绪太明显,让人想错辩都难。所以……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可是,看容倾神色却是如常。主子下人两种情绪,让完颜千染一时闹不明。

  不过,虽疑惑,完颜千染却是什么都没问。该她知道的,云珟或容倾自会告诉她。不该她知道的,她也无需多探究。

  算算日子,云珟已经离开六天了,也快回来了吧!

  古都

  完颜千华潜藏的,完颜一氏最后的血脉是谁,钟离谨告知了。同时,关于容逸柏的事,他又不咸不淡补充了一句……

  “虽然我不知顾廷治其中对容逸柏做了什么。但,完颜千华曾说,容逸柏怕是时日无多了。”

  钟离谨这话出,凛五猛然抬头,这最诛心的消息,钟离谨竟敢放到最后!

  湛王眸色瞬时沉下,直直盯着钟离谨,声音沉沉,“她碰触过容逸柏?”

  完颜千华动容逸柏,这是湛王最不想看到的。但,却又预感这是完颜千华一定会做的。虽容逸柏一直否认。但……

  在潜意识里,湛王却感容逸柏并未说实话。而现在,钟离谨或许证实了这一点。

  钟离谨点头,风轻云淡道,“但凡能影响到你的,只要你在意的,她都想碰触。这样才会有更多保障!”

  “钟离谨,我没空跟你绕圈子!”

  “她给容逸柏探过脉。至于是否还做了什么,我并不确定。”钟离谨说完,看着湛王道,“你若是想确定,回去问她一下,也许就全部明了。毕竟,她若是想加倍的拿捏你,就一定不介意告诉你。”

  凛五听了,看钟离谨一眼,眉头不由皱起。感觉哪里怪怪的!

  “钟离谨,你传信给本王,就只是为说这些模拟两可的话?”

  确定顾廷治对容逸柏做了什么,可具体做了什么,不知!

  确定完颜千华也碰触过容逸柏,可到底做了什么,不知!

  容逸柏身体到底是何种情况,不清楚!

  全部有头无尾的告知,确切的结果一个没有。所有的话,就一个重点,想知道,还是要自己去查探。且回京问完颜千华或许更快。

  再加上那句飞‘容逸柏或时日无多’这话一出,湛王若真的在意容逸柏的生死。那么,无论钟离谨那话是真是假,都必须回京一趟了。

  湛王盯着钟离谨,眸色沉沉。而凛五垂眸,遮住眼底变幻的情绪。

  钟离谨要见主子,真的是他自己的意思吗?还是……

  钟离谨看看湛王,随着从枕头下拿出一封信,递过去,“这是容逸柏曾写给容倾的信,当然也是给你的。”

  湛王伸手接过,拿出,展开,看着上面内容,眼底风起云涌……

  “我想容逸柏会写这封信,大概是因为怕自己在边境时活不过来吧!所以,就预先写了这封信给容倾。应该是想着,待到容倾在之后的日子里,知道他死而复生,最后却又身亡的事后,心里存太多解不开的疙瘩才写的吧!”钟离谨不咸不淡道,“同时也顺带告诉你,完颜千华还活着一事。”

  凛五站在湛王背后,看着上面内容,眸色起起伏伏。

  一封信,证实了两点。一:钟离谨说的都是真的。二:完颜千华却是对容逸柏做了什么。

  “二皇子这封信藏的倒是够严实,也够久的。”凛五看着钟离谨,意味深长道。

  钟离谨听了,微微一笑,十分坦诚道,“这有什么可奇怪的,谁手里还没有点儿底牌。本来我跟赵飞说,若是我真被湛王弄死了。那么,就把这信拿出来,直接的送到湛王妃手里,让湛王妃知道,她兄长的死跟她夫君的母亲有绝对脱不了的关系。这样一来的话……”

  余下的话,再看到湛王阴寒的脸色后,自动咽下。

  可是,钟离谨的话虽未说完。可,但凡有脑子的也都清楚。无外乎是用这封挑拨湛王和容倾的关系罢了。

  冷冷看钟离谨一眼,湛王起身走出。凛五随后,而在快走到门口时,不觉回头看一眼钟离谨。

  倚在床头的钟离谨,接收到凛五的视线,眉头微扬,对他勾了勾嘴角,笑的别有深意……

  看此,凛五眼底划过什么,收回视线,提步离开。

  “主子!”

  看到湛王,凛一快步走过去,其他人跟在凛一后面,对着湛王跪地请安,“小民齐风叩见……唔……”刚开口,人既被踹飞。

  “祖父……”低呼一声,随着闭嘴,垂首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出一声。

  其余齐家人,跪在地上亦是沉默。

  湛王看都未看他们一眼,大步离开。

  “钟离谨是醒了,可身上的毒却并没缓解。齐飞言:钟离谨能活多久是一个未知数。”凛一跟在湛王身后,如实禀报,心情沉重。

  至于齐飞那些定当尽力等废话,凛一连禀报的兴致都没有。

  在未找出解药之前,说什么都是多余。

  湛王听了,对此事不回应,只道,“容逸柏现在在哪里?”

  “刚接到护卫消息,说是已离开了边境,似回京了。”凛五开口道。

  湛王听言,停下脚步,转身看向凛五,眸色意味不明。

  凛五正色道,“不过,容公子应该已经知道主子和王妃去了云海山庄。所以,他应该会在中途去云海山庄一趟,不会直接回京。”

  湛王听了,眸色淡淡,不紧不慢道,“分析的很有道理。”

  凛五垂首。

  湛王深深看他一眼,缓步向前。

  似回京了?

  这模拟两可的话,不该出自凛五之口,可他就是说了,这是为什么呢?还有,凛五应该知道,他眼下有必要见容逸柏一面。如此……

  明知他挂念容倾,眼下不可能回京。那么,把容逸柏拦下,这一点儿不用他交代,凛五也应该知道说,知道做。可他却没有。这是为什么呢?

  “凛五!”

  “属下在!”

  “你好似很想本王回京。”

  湛王那浅淡的话出,凛五心头一凛,抬头,力持表情平稳,“属下确实想让主子回京,虽然属下也知道主子放心不下王妃。可是,只有主子在京城,京城才不会乱,云峯并不是一个好控制人。属下担心主子不在,他生出什么乱子来。还有……主子,马上就月中了。”

  每个月的月中,湛王毒发的日子,让人无法心安的日子。

  湛王听着,什么都没再说。

  让他走不开的事太多,但对比容倾,那些必须忽视!

  “二皇子,湛王爷走了!”

  “知道了,下去吧!”

  “是!”

  小厮退下,一小厮从洗浴间走出。钟离谨抬眸,看他一眼,“都听到了?”

  “是!”

  “那就好。就回去给你家公子说,别忘了答应我的事。”

  祥子颔首,“二皇子放下,公子一定会谨记。”

  “那就好。不然,别怪我翻脸,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云珟。”

  祥子听言,看钟离谨一眼,不咸不淡道,“湛王爷若是知道了,对二皇子怕也不是好事儿!”说完,不再看钟离谨,祥子大步离开。

  看祥子走远,钟离谨躺倒在床上,呢喃,“就是因为他都知道对我无益,所以才会配合容逸柏呀!不然……”

  容倾有喜了,云珟解毒有望了。若是云珟把毒解了。那,第一个饶不了的就是完颜千华,而第二个恐怕就是他。谁让他已经没用了呢!谁让云珟从来就没有认下他这个弟弟的念头呢?如此……

  希望容逸柏能说话算话,真的能保他一命。他这死了一次的人,还真不想再死一次。

  不过,容逸柏是真的中毒了吗?真的时日无多了吗?

  ***

  夜

  容倾坐在床上,看着墙上的画下的花朵,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云珟已经离开八天了,明天就是第九天了!”轻喃。

  凛五是否能说服他回京,就看明天了。希望凛五能做到才好!

  百里外……

  夜幕之下,湛王骑在马上,看着站在眼前的人,眸色起起伏伏,“在等本王吗?”

  容逸柏点头,“王府护卫传话给我,让我在这里等王爷。”

  湛王看他一眼,翻身下马,缓步走到容逸柏跟前。

  容逸柏看着他,淡淡道,“我去边境了,顾盛依然未找到解药。”

  “是吗?”

  “我这条命,现在所能指望的怕是只有王爷了。”

  湛王听言,静默。

  容逸柏清清淡淡道,“本想自己尽力试试,可是试过的结果就是无能为力。所以……”

  顾盛依然未找到解药,容逸柏已无能为力,如此……

  好像只剩下一条路了,那就是湛王回京胁迫完颜千华。

  “过去不是怎么都不说的吗?怎么现在说的这么利索!”

  “因为试过了,怎么都不能拿自己的性命逞能。为了活着,只能向王爷坦诚,求的庇护。”

  湛王听了,盯着容逸柏没说话。心里莫名生出一股奇怪的之感。是什么呢?一时又不能确定!

  “驾!”

  声音入耳,马蹄声逼近,容逸柏抬眸,凛五转头,静默,静待,少时,看着披着月色逐渐出现在视线内的人,凛五眼底极快的划过什么!

  来人看到眼前人,即刻翻身下马,跪地,“属下见过主子!”

  “起来!”

  “是!”暗卫起身,把一封信递给上前,“宫里消息!”

  湛王伸手拿过,打开信函,拿出,借着火把看到上面所写,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

  站在院中,望着西方,看着落日的余晖,天已快黑了,而湛王并未回来。对此,该说是一件好事儿,只是心里涩涩的!

  “小姐,回屋吧!”

  容倾点头,转身……转身,一人映入眼帘,看到来人,眼眸微缩。

[读者须知]:下一篇:番外:云朵篇-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