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凤凰网娱乐 >

第377章 蠢蠢欲动-渣王作妃

发布时间:2018-08-21 09:4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凤凰网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376章 三个光棍-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湛王府

  “子曰:百善孝为先。”

  “子曰:孝子之事亲也,居者致其敬,养则致其乐,病则致其忧,丧则致其哀,祭则致其严……”

  “相公,相公……你先等等,等一下!”

  湛王抬眸,“做甚?”

  还问她作甚?这话该是她问他才对吧!

  大早上刚刚睡醒,他二话不说,捧着一本书就对她开始念起来。这唱的是哪出?

  “相公,您老这是要……要自醒?然后要我监督是吗?”容倾盯着湛王问。

  自醒什么的,自然是好事儿。懂得自醒才能有进步嘛。只是,这一开口就是孝道……这画风,怎么跟湛王这么不搭调呢?

  湛王听了,看一眼容倾肚子,不咸不淡道,“教儿要趁早,我这是念给他听的。”

  容倾听言,眨巴眨巴眼儿,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原来是做胎教呀!

  不过,上口就教孝道……他这是迫不及待的等着孩子孝敬呢?还是……警告?

  而两者之间,容倾只感是后者。绝对不会是前者。不提湛王曾说出不要孩子的话。就眼下,他做‘胎教’这眼神……完全是训下属。

  “相公,他(她)才刚刚两个月。你现在就开始训……不,现在就开始教是不是太早了些呀?”

  “你想说本王现在说教是浪费唇舌?”湛王眉头微皱。

  确实是这样。不过……

  容倾嘿嘿一笑,拉着湛王的胳膊晃了晃,“怎么会是浪费唇舌呢?严父慈母,教育孩子就是要这样才行。我刚刚说早,主要是担心累着夫君。”

  这话,信她才有鬼。

  “本王觉得一点儿都不早。”

  “这样呀!那就听夫君的,现在就开始教导。不过……”容倾看着湛王,笑眯眯道,“夫君,这个孝经您大概要念多久呀?”

  “永久!”

  容倾:……

  “这个,夫君呀!只念孝经会不会单一了呀?”

  “不只念孝经,难不成要只念小画本吗?”

  容倾嘴角歪了一下,麻溜摆手,“还是只念孝经的好。”

  湛王点头,“王妃也赞同就好。从现在开始教导,省的他长大跟本王一样。”

  湛王这话说的……让人心里怪不是滋味儿的。

  “夫君,我们又不会是那极端性的父母。所以……”

  “谁说不会是!”

  容倾自然不是那极恶的母亲。但,湛王却一定会是那极严的父亲。

  “你看着本王像是一个慈父?”

  “呃,这个……”

  看容倾傻愣的模样,湛王轻哼一声,放下手中书,起身下床,“起来吧!该吃饭了。”说完,大步往外走去。

  容倾看着湛王的背影,长叹一口气,摸摸肚子,“小球球,你爹爹又开始刮邪风了。”

  如此发奋(愤)做一个父亲真的好吗?

  “不过,你爹这样也是因为第一次做父亲的缘故,有些紧张无措,还有些不开窍。所以,我们就顺着他吧!”谁让他很多时候也跟个大孩子一样呢!

  容倾说着,嘴角扬起一抹浅笑,“说不定,不等我们听厌,你爹自己就念烦了。”

  孝经,孝道什么的,儿时就要会读,少时就要会背的东西。可是,湛大王爷却直到现在,还在捧着书念。由此可见,他对这类东西的不屑一顾。如此……

  唉!

  如此教导儿子,也是在难为自己呀!

  对于湛王如此做法,不看好的不止容倾一个。还有……

  凛一对着凛五如是道,“考王妃三从四德,教小主子孝道!主子也挺不容易的。”

  凛五听了,看凛一一眼,这话说的,怎么听着像是调侃呢!

  不过,凛一的话倒是也实在。对王妃和对小主子,主子确实是又师傅又当爹的。

  只可惜,主子的为师的水平实在是不咋地。在教导王妃的事情上就是一个例子。

  三从四德什么的,没把王妃教会,反而把自己给绕进去了。不过,在教导小主子的问题上,主子应该能守住自己的阵地……吧!

  顾家

  伤的不轻,却也未触及要害。继而,在第二天,吴月儿既醒了过来。

  “醒了!感觉如何?”顾老夫人坐在椅子上,看着脸色长白的吴月儿清淡道。

  “外祖母……”略显吃力的轻喊一声,随着红了眼圈,眼泪流下,呜咽着哭了起来。

  跟受伤的小动物一样,模样甚至可怜。

  “古嬷嬷!”

  “老奴在!”

  “去请大夫过来!”

  “是!”古嬷嬷领命,疾步走出。

  吴月儿拉着顾老夫人的手,眼泪不止。

  父母双亡,孤苦无助,吴月儿的情况确实令人堪忧。

  “因为其父跟其母,均是因为惹到湛王府,才遭遇不测的原因。致使吴月儿在吴氏族家的日子很不好过。”

  “受尽苛待不说,还接连不断的被人算计。现,连放荡,不检点勾引堂哥的名头都出来了。”

  “所以,吴月儿会冒险来京城,也确实是在吴家待不下去了。”

  “还有这次庙堂遇袭,或跟吴家人脱不了关系。”

  虽未查探,但却不由猜测。因为吴家确实有这么做的理由。

  虽然吴月儿父母确实不在了,但吴月儿的舅舅还在。纵然关系也大不如从前。但……

  谁有能保证,他们绝对不会护短呢?

  若是顾盛知道吴家这等苛待吴月儿,万一恼火。那……吴家还真是承受不住。如此,心虚使然,为避免多惹麻烦,对吴月儿痛下杀手也不无可能。

  顾盛听了,神色淡淡,看着顾廷灏道,“这些她都与你祖母讲了?”

  顾廷灏点头,“哭诉了一些。”

  “诉苦之后呢?”

  “求祖母再护她一次,给她寻一处宅子,让她有一个安稳,除此再无所求。”

  这要求听这着,倒是不算过。

  顾盛垂眸,什么都没说。

  顾廷灏静默,也不再多言。

  这件事儿,一切看顾老夫人。

  良久,顾盛忽而想到什么,抬眸,看向顾廷灏,“听说,你房里的一个妾室有身子了?”

  这事儿,齐氏(顾盛之妻)昨日已经知晓。如此,顾盛知道也一点儿不足为奇了。

  顾廷灏听言,点头,“是,还不足两个月。”

  “这事好事儿。”

  “嗯!”

  “孩子出生之后的事,都想好了吗?”

  顾廷灏颔首,“父亲放心,儿子知道该怎么做。”

  顾盛听了,没再多言,“去忙吧!”

  “好!”

  顾廷灏起身离开,顾盛继续看着手中书,看的很是入神。然,一个上午却都定格在那一页,不曾翻动。明显心不在焉!

  ***

  每日两次,早上起,晚上睡,湛王必念一遍。

  早起,容倾听到这个清醒的总是比平日更快。而晚上……

  湛王刚起头没念两句,容倾这边就呼呼睡着了。

  看着瞬时酣睡的人……

  吱吱吱!

  湛王咬牙的声音。

  容倾如此反应,湛王当即决定,把晚上那一遍改为中午。

  “子曰:百善孝为先。”

  “子曰:孝子之事亲也,居者致其敬,养则致其乐,病则致其忧,丧则致其哀……”

  “恶……”

  刚起头没念两句,容倾就吐了。

  “王妃……”麻雀给容倾轻轻拍着背,脸上满是担心,这害喜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呀!

  看着对着痰盂儿吐的一塌糊涂的容倾……湛王看看容倾刚吃了一半儿的苹果,再看看手中书,嘴巴微抿。感觉这次不是吃吐了,而是听吐了!

  “水……咳咳……”

  青安赶忙把水递上,容倾漱过口,感觉好多了,起身,在湛王身边坐下,擦擦嘴巴,“相公,你继续念。”

  “还想听。”

  “嗯嗯!”

  “可本王不想念了。”说完,湛王放下书,抬脚往外走去。

  “相公,你去哪里呀?”

  湛王不说话,继续往外走。

  “相公记得回来吃晚饭呀!还有……那偷窥妇人生孩子的事儿,咱就别再做了,知道吗?”

  容倾话出,湛王脚步凌乱了一下,随着转身,瞪眼。

  容倾正色道,“我这可不是小心眼善妒。我主要是担心,人家也许本来挺顺的,结果一抬头看到你,一下子就吓的……”

  “也许本王该接着念孝经。”

  湛王话出,只见,容倾小手摇摆,小脸堆满笑,温柔明媚道,“相公慢走,相公记得早点儿回来哟!”说完,不待他开口,一溜烟去了内室。

  湛王看此,冷哼一声,“凛五!”

  “属下在!”

  “如何缓解害喜的方法可找到了吗?”

  凛五:……

  咱表情跟心理能否保持一致呢?您这样横眉冷目的,还惦念着这事儿……不要太纸老虎了!

  “为何不说话?没听到吗?”

  “不!”凛五忙道,“回禀主子,属下昨日连夜翻看了医术,根据医术上所言,女人有喜害喜,此乃一个必经的过程,这是孩儿在腹中……”

  洋洋洒洒的,凛五说了一堆。湛王听完,得出一个结论,只能受着,别无他法。

  见湛王看他的眼神,溢出一点暗火,凛五马上闭嘴,知道他废话多了。

  “凛五,本王看你最近是……”

  眼见那个罚字要出口,凛五赶忙开口,欲求一个将功补过,“主子,虽然害喜之症属下无方可解。不过,属下在探究的过程中,顺势透彻解了一下其他。现已确定及肯定,女子在有身子满三个月之后,就可以……”

  巴拉巴拉又对着湛王低语了不少。

  说完,退开,而后……呃!

  不妙的发现他家主子脸色貌似更难看了。还有那个眼神,刚才只是点点暗火,而现在,已是森森烈火了。

  如何能不火?

  凛五若是不说,湛王本以为两个月以后就可以行鱼水之事了,只要小心一些,克制一些,忍耐一些,再别想着过瘾和频繁这些。那么,就不会有事儿。没曾想……

  凛五一番话,直接的戳破了湛王的蠢蠢欲动,已快满溢的欲念。

  在湛王毫无防备时,给他大大浇了一盆冷水。

  原来今天不会是他的好日子,而是要等一个月才是。一切都是他想太多了而已。

  看着湛王难看的脸色,凛五心里突突,脑子里蔓过各种念头。然,一时仍不明,他又哪里错了捏?

  抹汗!自王妃有喜之后,主子的越发的喜怒无常了。

  “王爷,皓月摄政王来了。”

  护卫的话打破了压抑的氛围,湛王收回视线,“带他去书房。”说完,往书房走去。

  “是!”护卫领命,疾步走开。

  凛五吁出一口气,疾步跟上湛王脚步。决定,最近还是少说话为好。

  ***

  看到钟离隐,湛王还未开口,就听……

  “钟离翼并非钟离谨的儿子。”钟离隐看着湛王直接了当道。

  皓月皇室机密,钟离隐就这样轻易吐露出来。

  闻言,湛王眼眸微缩,“确定吗?”

  “很确定!”钟离隐缓步走到湛王跟前,看着他,凌然道,“别的事儿,我或许跟你虚虚实实。但现在,关系到容倾,我不会跟你逗闷子。”

  湛王听言,凝眉。

  钟离隐话里的不规矩,湛王已没心思跟他计较。

  钟离翼若是钟离谨的孩子还好。若不是……

  “是谁所为?”

  钟离隐道,“不是别人,正是钟离谨自己。”

  自己谋划让南宫紫怀了他人的孩子,无所谓的帮着别的男人养着孩子。不可否认,钟离谨为了那个太子之位,也做了不少的努力。

  “这件事儿,你倒是藏的够紧的。”湛王看着钟离隐道。

  钟离谨的势利已被分解。可这件事儿,湛王派人下去,却仍未探到分毫。如此,不用说,是谁在隐着不言而喻。

  钟离隐淡淡一笑,也不否认。而他为何这么做,他就是不说,湛王也完全想得到。

  钟离翼并非皇家血脉这件事,就当下局势来说,瞒着比铺开更有益。

  钟离隐需要一个傀儡,而钟离翼最是合适。

  一旦铺开的话……又是一场波动,且不免有人会想这是钟离隐不容人,想自己称帝,而居心谋划的一个阴谋。

  “这件事,完颜千华可知道?”

  钟离隐摇头,“至今未能确定。不过,我想她十有*是知道的。”钟离隐凉凉道,“完颜千华在皓月盘踞十多年,其渗透力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这种事儿,我既能知晓。那么,她没道理不知道。”

  湛王听了,皱眉,眼底神色风云变幻。

  “云珟,容倾有喜这是喜事。不过……为了安稳期间,你最好还是彻底的查探一下比较好。防止任何一个万一的发生。”钟离隐肃穆道。

  这种关心,是逾越。不过,却跟湛王不谋合而。

  抬眸,看着钟离隐道,“完颜千华暗隐潜藏的势利可都清除了?”

  “正在剔除。不过,感觉仍不彻底。”

  谁是完颜千华的人,没有一个确切的名单。谁还潜藏在眼前,无法一眼看出。所以……知道一些人的存在,却一时无法完全的清除,需要一定的时间。

  而在清查的时间内,不安定的因子说不定就会闹出什么事来。

  ***

  “我有点儿困了,你们先下去吧!”

  “是!”

  麻雀青安领命退下,屋内静下。

  容倾却没有躺下,而是起身往窗前走去。少时,一个纸条透过窗户的缝隙递进来。

  容倾看到眼帘微动,随着伸手拿过,展开……

  看到上面内容,眉头瞬时皱起。少时,抬眸,“无双!”

  “在!”窗前,无声几不可闻的声音入耳。

  “告诉龙卫不用再往下查了。”

  “是!”

  “还有,告诉他们,关于这次查探的结果,希望他们能彻底隐下。不管是陌皇爷,湛王,还是容逸柏都不要告知。”

  “是!”

  “下去吧!代我谢谢他们。”

  “是!”无双应,随着抬步离开。

  完全静下,容倾点燃一根红烛,把那一张纸条放上,静静看着它化为灰烬。

  跳跃的火苗,清晰映照出容倾眼底的厚重,还有一抹不安。

  馨园

  早起

  “公子,陌皇爷走了!”

  闻言,容逸柏转眸。

  祥子表情微妙道,“陌皇爷说,公子不用高兴太早,他只是暂时离开,还是会回来的。”

  这句话,容逸柏表示没听到。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378章 意外陡生-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