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凤凰网娱乐 >

第357章 竟会上瘾-渣王作妃

发布时间:2018-08-21 09:4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凤凰网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356章 七夕快乐-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马车内,看着嘴角破皮的湛王……容倾静静看着。

  湛王把玩儿着手中茶杯,不碰触容倾视线,自顾欣赏着马车内的布置。似忽而对自己乘坐的马车很有兴致,那副怎么都欣赏不够的样子,令容倾失笑。

  “疼吗?”

  “嗯!”

  “活该!”

  容倾这话出,湛王忽然的……就自在了。

  刚刚在馨院,三个大男人打成一团,差点保成团儿在地上翻滚,跟市井泼妇一般厮打的样子,实在是有够难看。不过……他一个在洞房花烛夜都曾秒了的人。又何必不自在?反正,在容倾跟前的糗事,也不是一件两件了。

  我与你有多亲近,就是让你看到,知道我犯了多少糗事。

  如此一想,湛王对马车内的布置瞬时失去了欣赏的兴致,转眸看向容倾,“本王虽挂彩了,可并未打输。”

  哎呦!这还骄傲了。

  容倾听言,“夫君真是好厉害哟!”

  容倾话出,湛王瞬时笑了,为她那一声‘夫君’,还有她那装腔作态的样子。抬手,在她挺翘的小鼻子上拧了一下,“没规矩!”

  “哼!”

  少来这套。

  看着容倾这傲娇的小模样,湛王勾了勾嘴角,随着道,“不是让你老老实实在家缝衣服吗?怎么跑到宫里去了。”

  “忽然很想见到你,所以就去了。”

  “胡说!”

  甜言蜜语固然好听。,可是,容倾是不是说的太过不走心了呢?

  “那消息,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算出来的!”

  这回答,湛王相信才有鬼。

  “凛五告诉你的?”

  “夫君让他瞒着,他怎么敢告诉我。”容倾看着湛王道,“昨日,夫君虽然沐了浴,又换了衣服。只是,或是太急着赶回来陪我吃饭。所以,未完全擦拭干的头发,依然能隐约闻出一丝血腥的味道。”

  或是职业的原因。让容倾对血的味道十分的敏感。

  隐约的一点儿味道,别人或许会忽略。可她,却能闻得出,且确信那不是她嗅觉的错觉。因为那味道,实在是太熟悉。

  “还有今天早上,夫君交代我在家缝衣服。我听着,就一个感觉,夫君并不是期待着穿新衣,而是不想我出去。”

  湛王听了,眼帘微动,“这么说,是为夫露了馅儿?”

  确切的说,是一个不会说谎的主子,还有一个不太会说谎的下人。

  湛王并不是一个很会说谎的人。或许是因为,他一直活的太过强横。

  对皇上都是直来直往。对其他人,更无说谎哄谁的必要。

  而凛五也是差不多。他们主仆都是喜欢动手解决问题,而非动口。

  容逸柏若是出京,未免她担心一定会跟她说一声。这已经是一种习惯。如此,她提出去馨园,凛五那个‘容逸柏不在,出京了’了的理由,不由让人起疑。

  再加上湛王身上那隐约的血腥味儿,还有他早上那过于明显的交代。处处都说着,这主仆两个在隐瞒什么!

  经过查探,果不其然!

  不过,这些容倾不予细说。说的太细致了,那不是帮着湛王和凛五完善他们的说谎技能吗?

  男人,还是不要太会撒谎才可爱。

  “所以,通过这次的事,夫君最好谨记一点儿。那就是,你要是在外养小妖精什么的,只要你下手,我立马就能察觉到。到时候……哼哼……老虎凳子辣椒水的伺候。”容倾撸袖子。

  湛王横她一眼。可心里……

  在这个时候,没有比这威胁,更能令他安心的了。没有比容倾这不容人,拈酸吃醋的样子,更赏心悦目的了。

  “小滑头!”

  但这巧言令色的滑头说的话,他却最是爱听。

  容倾听了,话锋却是一转,“夫君,我外祖母和父亲大人,现在人在何处呀?”

  湛王听言,笑意淡下。

  “都问到什么了?”

  男人不说话。看她的眼神透着几个字儿‘煞风景’。

  “夫君……”

  “一起过去问问就知道了!”

  容倾听了,神色微动。

  湛王伸手握住她小手,不再多言。

  隐着,瞒着,不尽不实,容倾反而容易胡思乱想,反而会认定他们或许真的是血缘至亲。如此……

  还不若她亲自去问问,让她自己来评断。若她认定是假,那心里也干净了。若是真……也不会离开他。

  顾家

  “二弟,湛王跟湛王妃他们真的……”余下的两个字,顾振怎么都无法吐出,最终隐下,凝眉,看着顾盛道,“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可知道?”

  顾盛摇头,面色凝重,“不知道!”

  顾振听言,眉头皱的更紧了。

  这事,若是传开,无论真假,顾家好像都难得好儿。

  这一盆脏水泼下来,怎么能不损分毫。

  “大哥你在家守着,我再去湛王府一趟,看湛王爷是否愿意见。”顾盛说完,不待顾振开口,既起身离开。

  看着顾盛的背影,顾振脑子一团乱麻。真是什么意想不到的事,都能发生。

  ***

  四周树木环绕,一方水被包围其中,几间木屋搭建在水上。

  一处景,一处风光!

  湛王抱着容倾飞身而上,落在木屋前。

  “叩见王爷,叩见王妃!”

  “起来吧!”

  “是!”暗卫起身,退至一旁。

  湛王看着容倾温,温和道,“你进去吧!我在这外面等你。”

  容倾点头,转身走进木屋内。

  湛王站在原地,看着容倾背影,嘴巴微抿。这小女人,说进去就进去,真是一点儿都不带犹豫的。

  “主子!”

  闻声,湛王转头。

  凛一上前,把手中信函递给湛王,“皓月那边传来的。”

  湛王听言,眸色凉凉,伸手拿过,展开……

  皓月

  “该死的,钟离隐他竟然真的敢……”南宫赫脸色极致难看。

  “父亲,现在怎么办?”南宫蔚看着南宫赫,心发沉。

  怎么办?怎么办?

  南宫赫眼睛微眯,这个时候好像就剩一条路可走了。

  “老爷!”

  “什么事?”

  “老爷,老夫人刚刚晕倒了,三少奶奶派婆子过来,请老爷去主院儿一趟:说老夫人请见老爷。”管家站在门口处,禀报道。

  南宫赫听了,面无表情道,“告诉三少奶奶,我暂时没空,你让她守好后院,看好下人。”

  “是!”管家领命,疾步走出。

  危难当前,老夫人别说晕倒了,就是闭眼过去了,这会儿南宫赫也无暇顾及。

  主院儿

  听了管家的话,三少奶奶心发紧,抬头看向南宫老夫人。

  “看来是真的了……”南宫老夫人依在床头,脸色苍白一片,声音难抑发颤,“皇上驾崩了,南宫家该怎么办?该怎么办才好……”

  三少夫人(蒋氏)听了,低头,脸微白,变幻不定。

  幼帝突然驾崩,暴毙?呵……谁信!

  幼帝身亡,定是钟离隐所为,无他人。

  钟离隐容不下南宫家,早晚都会对南宫家下手。这是所有人心里都预想过的。只是,没有预料到,竟然会这么快,且还是因为这样一个理由!

  南宫玥——在大元期间,诋毁污蔑摄政王。皓月上下共知。然,因摄政王大肚能容并未当即处置她。只是,她命弱福薄或是做了恶事得了恶报,既,在回程途中染病身亡。

  这事,本与摄政王无关。但,其弟南宫俊,却把此事算到了摄政王身上。并借力打力,意图报复。

  继,暗中在外散播大元湛王与湛王妃是禁忌兄妹关系,并不遗余力渲染,流言皆是出自摄政王处。以此,惹怒湛王,意图借由湛王之手,谋害摄政王。

  南宫俊为那莫须有的仇恨,欲挑起两国战乱的作为。无论是为国,还是为民,都无法容。

  事情查清,摄政王大怒,贴出告示,责令将其除斩。

  事出,皓月一片沸腾。而幼帝听闻此事,心惊胆颤,承受不住这一冲击,一口气没上来,当日身亡。直接的,南宫俊罪名又添一个,不止祸民还害了帝君。如此……

  一荣俱荣一辱俱损。南宫俊做下此事,南宫赫包括整个南宫家都有推卸不了的责任,全族被牵连,摄政王问罪,名正言顺,更是理所当然!

  整件事,通过摄政王府的晕染,以以上的形式传出,流入整个皓月。可是……

  蒋氏垂首,可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呵……

  皇宫

  南宫紫一身白衣,看着眼前温和雅致的男人,脸色苍白,眼圈红肿,愤恨不再掩饰,“钟离隐,琮儿已死。你以为,我还会听你的吗?”

  让她附和着,借由她的口,再次给南宫家定罪,没可能。

  钟离隐听了,拿起桌上茶水轻抿一口,抬眸看着她,淡淡道,“谁跟你说皇帝死了?”

  钟离隐这话,南宫紫听了,脸色由白变红,气的。

  伸手指向殿内棺木,眼泪猛掉,咬牙,“人都已经躺在那里了,你还敢说……”

  “起死回生,这一词,太后没听说过吗?”钟离隐不急不缓道。

  话出,南宫紫一愣,随着心口猛跳,脸色变幻不定,紧绷,“钟离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皇上只是误食了假死药而已。”

  闻言,南宫紫心头一窒,脸色青青白白。

  钟离隐看着她,不咸不淡道,“刚好本王手里有那假死药的解药!”

  “钟离隐,你简直不是人!”

  这辱骂,对于钟离隐来说,不痛不痒,连耳都不过。

  “该如何做,太后不用即刻回答本王。七天,太后还有七天的时间可以慢慢考虑。”钟离隐说完,起身,越过满脸愤恨的南宫紫,往外走去。

  “钟离隐!”

  背后声音传来,钟离隐顿住脚步,转头。

  南宫紫看着他,眸色沉沉,“听说,这些流言蛮语已经传到湛王妃的耳中。可是……哪怕是兄妹,湛王妃也没有一点儿离开湛王爷的意思。如此……”

  微微一顿,南宫紫眼中染上嘲讽,“摄政王费心费力做这些,好像没什么意义。人家并不在意,更不领情。”

  钟离隐听了,不温不火道,“本王只是为了两国的安稳,为了自己,跟湛王妃有何关系?”

  南宫紫听了,冷笑,“摄政王什么时候对两国邦交那么看重了?”

  百姓的生死,钟离隐才不会在意。还有,两国若是真的开战,他会第一个把南宫家派去送死。如此……

  说为了两国邦交,说为了自己,不过托词而已。

  南宫隐他就是要除掉南宫家,也不会选这个时候。因为,同南宫家一样,他也还未准备好。可是,他偏偏就是动手了。如此,是为何呢?

  “太后的意思是,我做这些都是为了容倾?”

  “难道不是吗?”

  钟离隐听言,不觉笑了,俊雅的面容,染上一抹别样光润,“不得不说,太后的想法,令本王很开心。”

  南宫紫听言,凝眉。

  钟离隐温和道,“自上次护她回京之后。本王发现……原来护着一个人竟是会上瘾的。护了一次,还会想着护第二次,第三次。若是可以,本王愿护她千万次。看着她白头,直到我终老。”

  这样的话,这一生除了争权夺利之外,还有一丝温情,还有一些不同。这一生,该体会过的,因她,也算都体会到了。

  虽爱而不得,可最起码知道爱是什么滋味儿了。

  南宫紫听了,直直看着钟离隐。知道他对湛王妃动了心思。可是没想到……竟到如斯地步了吗?

  其实,钟离隐这个时候发作南宫家。在南宫紫看来,除了是为了容倾之外。还不排除另外一种可能。

  那就是借由此事,联合湛王一起灭了南宫家。可是现在……

  看着钟离隐眉宇间,那一抹柔和,那掩不下的宠溺,还有那一丝无奈和苦涩……

  竟然纯粹是为了容倾吗?

  看着神色怔怔的南宫紫,钟离隐淡淡道,“不过,太后让本王说出这些话,对你可不是什么好事儿。为了大家都好。以后,本王的心思,太后还是少猜测比较好。”说完,大步离开。

  徒留南宫紫一个人,怔忪发呆。

  ------题外话------

  这两天在老家出了点儿事儿,没及时通知大家更新消息。抱歉…

  具体什么事儿就不说了,一言难尽!从今天开始恢复正常更新。么么大家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358章 旧事-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