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凤凰网娱乐 >

第350章 前奏-渣王作妃

发布时间:2018-08-21 09:4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凤凰网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349章 讨巧卖乖-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湛王府

  “钟离隐的来信。”

  看着陌皇爷放在眼前的信,容倾抬眸。

  云陌在容倾对面坐下,看着她,淡淡道,“大概是担心直接送到湛王府会被云珟给灭了。所以,让人送到了馨园,我正好方便,就给你送来了。”

  正好方便?

  容倾看他一眼,对这话不予置评。

  “不打开看看吗?”

  这问话,容倾当做没听到,转而问,“小皇叔的嫁衣绣……”容倾话未说完,听云陌道。

  “信我已经看过了!”

  容倾:……

  云陌一点儿不觉私拆别人信件有什么不应该,反而,“明知钟离隐那小子居心叵测,我身为长辈,有必要把把关。”

  是把关?还找乐子?答案显而易见。且不用你问,陌皇爷已吐露。

  “千里迢迢派人送封信过来。本以为他会写点儿什么惊天动地的。没曾想,除了几句问候和关切之言竟是再无其他。不过……”云陌轻抿一口茶水,清清淡淡道,“就那几句显而易见的关心,也足够让云珟黑脸了。”

  虽只是聊表关切,可是那言词之中的柔情,却是几乎要溢出来了。看得人都有些不忍,有些不舍。

  这样一个用了真心,动了真情的人,不该受此冷落。

  “我以为这信,最好不要让云珟看到比较好。”

  “皇叔的建议,我会认真考虑。”

  这话应的客气,却透着一股心不在焉的味道。

  云陌看着容倾,问,“心情不是太好?”

  “嗯!”

  见容倾点头,云陌不再开口。

  为何心情不好,他没必要知道。因为知道了,他也不会安慰。索性,沉默的好。

  “皇叔有没有兴致下局棋?”打发一下时间,分散一下注意力。

  “下棋要有赌注才有趣。”

  “皇叔想赌什么?”

  “你哥!”

  “那还是算了。”这她可赌不起。

  “我若输了,我任你哥差遣。”

  “你若赢了呢?”

  “我随你哥差遣。”

  闻言,容倾看向麻雀,“拿棋盘过来。”

  “是!”

  顾家

  顾振从外回来,刚踏入府中,顾廷灿既迎上来。

  “父亲!”

  “嗯!”顾振点头应,随问,“廷煜今天怎么样?”

  “跟昨日一样。”不见好也未变坏。

  顾振听了,沉默,没说话。

  顾廷灿继续道,“刚二叔那边派人来说,祖母,二婶,还有玥儿堂妹已到通州了,预计明天上午就能到京城。”顾廷灿看着顾振道。

  顾振听了,道,“明日你带人,出城去迎迎你祖母她们。”

  顾廷灿点头,“好!”

  顾振不觉长叹一口气,“不知不觉已经十七年了。”

  “是呀!祖母随二叔离开的时候,我还不记事儿。而现在……”已是物是人非了。

  连顾廷灿都有这种感觉,就别说顾振了。

  十七年前,在顾影(容逸柏,容倾之母)离世下葬之后,顾老夫人既随顾盛去了边境。从此,再没回过京城。

  京城人都说,顾老夫人是承受不住丧女之痛,才会远走边境,免得触景伤情。

  起初顾振也以为这样。可是……

  细想顾影离世之后,顾老夫人的种种反应。还有,这些年来对容逸柏,容倾兄妹的不闻不问。让顾振开始感到奇怪。

  要知道在曾经,在他们几兄妹中,顾老夫人最宠的就是顾影,连带的对容逸柏也格外的疼爱。然……这疼爱,却随着顾影的离世,骤然的消失了。

  突然的令人感到不解,更感奇怪。

  他母亲从来不是一个凉薄,冷漠的人。按道理说,对容逸柏和容倾这两个没了娘亲的孩子,正常的该是更加疼爱才是,怎么……

  很多问题,让顾振每每想起,那怪异之感都挥之不去。只是,顾老夫人从不曾说过什么。而他自己每天要忙的事儿太多,也从没探究过。

  顾振想着,脚步顿住,看向顾廷灿,“我去你二叔那里一趟。”说完,不待顾廷灿开口,人已走远。

  顾廷灿站在原地,看着顾振的背影,心情略沉重。家里发生这么多事,不知道祖母知道多少?

  过去那些是是非非,对也好错也罢,终究都已经过去了。

  顾廷灿真不希望顾老夫人回来后,再揪着过去不放,进而再跟湛王府闹出什么不愉快来。

  ***

  容逸柏从外回来,刚踏入王府,既迎来一‘惊喜!’。

  “容逸柏,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你的好妹妹容九,把你输给我了。”陌皇爷风轻云淡宣布。

  容逸柏听言,挑眉,转头看向容倾。

  容倾坦白,“刚刚我跟小皇叔下棋来着,还下了点儿赌注。他说,无论输赢,结果都任你差遣。结果……”

  “结果每次都是和局,没有输赢。所以……”

  “所以,我正准备去找王爷的卖身契,用他把你给赎回来。”

  “容九,我说了,我只要容逸柏,不要云珟。”

  “那就算了。就当我们没赌过……”容倾话未说完,当那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后顿住,眼神闪闪烁烁,心虚。

  察觉到容倾的异样,容逸柏眼帘微动,转头。

  “云珟,刚你媳妇儿说要把你……”

  “陌皇爷,我有要事与你商谈,借一步说话。”容逸柏说着,拉起云陌往外走去。

  在手被拉起的那一刻,云陌身体微僵,该甩出去的,可……微顿之后,反手握住容逸柏的手。

  云陌动作出,容逸柏嘴角垂下,却什么都没做,任由他握着。就这样……

  两个男人,在所有人都接受不良的眼神中,和自己也分外不适应的别扭中,手拉手走出了湛王府。

  看着僵直着背的祥子,还有已是同手同脚在走的龙武。容倾默默收回视线,看向湛王,“夫君,你回来啦!”

  湛王看着容倾,开口,“凛一。”

  “属下在!”

  “凛五的悔过书写完了吗?”

  “回主子,还没有!”

  “如此甚好!”

  甚好?这话是什么意思捏?

  凛一的疑惑,很快解开。容倾的小忐忑,很快被验证……

  凛五自己研着墨,继续挥毫泼墨。自然看一眼他的邻桌……

  看容倾拿着大笔写下悔过书!

  看着那三个扭曲的大字,凛五低头看看自己的,第一次感觉,原来自己的字竟是这么好看。

  “凛五!”

  “属下在!”

  “你悔过书写了多少字了?”

  “回王妃,大概五百字!”

  “给我抄抄!”

  凛五:……

  王妃您好歹也遮掩一下行不?

  另外一边……

  湛王,完颜千华,母子二人相对而坐,一个凉淡,一个柔和。

  “珟儿今天怎么想起到我这里来了?”完颜千华亲自倒一杯水,放在湛王跟前。

  湛王看一眼手边茶水,淡淡道,“我给母亲寻了一住处,一会儿护卫会送你过去。”

  完颜千华听言,扬眉,看着湛王道,“我跟容倾说那些话,让你不高兴了?”

  就因为跟容倾说了实话,让容倾失望了,担心了。所以,云珟转身就要把她驱离了。

  湛王没什么表情,对这问题也不予回答。

  完颜千华看此,微叹息,“珟儿,对她用情太深,最后你只怕会受伤!”

  湛王听言,嘴角扬起一抹笑,“我愿意!”

  任性的回答。

  再多磕磕绊绊,只要她在,没什么是不愿的。

  闻言,完颜千华浅笑,“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再多言了。毕竟,说的多了,只会惹你不高兴,这对我也没好处。不过……”

  完颜千华说着微微一顿,看着湛王意味深长道,“不过,纵然我不说,有些事儿你终究是会知道的。”

  完颜千华说完,湛王一言不发起身离开。

  起身离开,刹那,视线在侍墨身上掠过。

  那一眼,侍墨一个激灵,浑身紧绷,等缓过来,湛王已走远。

  看着阔步离开的男人,侍墨心头发紧,侍琴死时的惨状,瞬时又映入脑海。

  “侍墨!”

  “奴……奴婢在!”

  “收拾一下东西!”

  “是!”

  侍墨领命,心神不宁的开始归拢物品。

  湛王走出完颜千华院子,眸色瞬时沉下。

  冷心冷情,自私自我!

  看过往,看她作为,作为女人,完颜千华该被浸猪笼,身为母亲,她该被处死。

  而这样本性冷狠的一个人,却有一个极矛盾的特点。那就是她极少说谎话!

  就如,她从不掩饰她的野心。也从不介意坦诚,她确实不配为一个母亲一样。

  明目张胆的做恶。这一点儿,从她干脆的庄诗雨绑到了菜市口就是一个例子。

  从来不屑故作良善,也从没想过用一些美好的言词,遮掩自己的过去,还有她做下的恶事。无所忌讳世人对她如何评说!

  不得不说,在某些点儿上,她跟湛王不愧是母子。

  都是那么肆无忌惮,又无所顾忌!

  也因为是母子。所以,完颜千华刚刚那句……

  “对她用情太深,最后只怕你会受伤!”

  “一些事儿,你早晚都会知道……”

  这些话,若是别人说,湛王只会当他放屁。可从完颜千华口中说出……

  湛王无法当做没听到,心头不由发沉。

  屋内,完颜千华轻品着手中茶水,眸色悠悠,隐晦莫测。

  云珟,他纵然再强大也只能掌控现在,他无法掌控以前。

  在他出生前,掌控无从说起。

  在他年幼时,想反击,空有头脑却没那份力气。

  而在他还不知情为何物的时……因不懂用心,因还未在意,守护自然无从说起。如此……

  云珟,我等着你向我臣服的那一天。

  而这一天,完颜千华相信不会太远。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351章 被撩了-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