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凤凰网娱乐 >

第342章 为你骄傲-渣王作妃

发布时间:2018-08-21 09:4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凤凰网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341章 突然-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顾家

  容倾,容逸柏到顾家时。顾盛和顾廷灏夫妻都已在!

  “王妃!”见到容倾,几人请安,见礼。

  “舅舅无需多礼!表哥,表嫂请起。”

  “谢王妃!”

  三人站直,容逸柏看着顾盛问,“舅舅,廷煜怎么样?”

  顾盛面色凝重,“伤在心口,太医已在里面医治,期望能逢凶化吉。”

  伤在心口!

  这回答,直接说明凶多吉少。

  还有,伤?!

  不是突发疾病,而是受伤?

  容逸柏问,“怎么伤的?”

  “是吴欣儿!”

  闻言,容倾眉头不由皱起,容逸柏看着顾盛,静待他继续往下说。

  “吴欣儿来见廷煜,要廷煜带她离开京城,廷煜拒绝了。之后在他完全没有防备之时,被吴欣儿用匕首伤及要害。”顾盛不紧不慢道。平稳的语气,难掩怒气!

  容逸柏听了,凝眉,“吴欣儿人现在在哪里?”

  “在廷煜床前跪着!”顾盛表情凉淡。

  而这清凉的语气,让容逸柏已可清楚预测出吴欣儿最后的结果。还有……

  吴欣儿闹出这么大的事儿,怎么完全不见吴家人呢?容逸柏视线在四周掠过,却没再多问。因为已能猜到。

  同样的疑问,在容倾脑中划过。不同容逸柏对顾盛的了解,容倾疑惑,一时不明!

  “顾将军……”一太医疾步走出,当看到容倾,脚步微顿,随即跪地,“下官叩见王妃!”

  “何太医无需多礼。表哥情况如何?”

  “顾公子伤势极重,血流难止,怕是……凶多吉少!”何太医一点儿不隐瞒,如实道。

  顾盛听言,面色沉重,“何太医,还需要什么药,您尽管说,我去寻!不管如何,请您一定要尽力保住廷煜的性命!”

  “顾将军,你刚才拿来的药,已是最好的止血药。只是……顾公子的伤势,恐不是药和老臣尽力就能有用的了。”何太医无奈道。

  除非是仙人,或有仙丹。不然……阎王让你三更死,你必活不过五更。顾家二公子两只脚,一只半已经踏进黄泉了。

  “雀儿!”

  “奴婢在!”

  “你回王府把药箱拿过来。”

  “是!”麻雀领命急速离开。

  容倾转头看着容逸柏道,“哥,我进去看看。”

  容逸柏点头,什么都没说。

  容倾抬脚往屋内走去,何太医疾步跟上。

  看着容倾的背影,杨氏心里略疑惑,容倾懂得医术吗?没听说过呀!

  相比杨氏脸上隐约外露的不解,顾盛父子神色一如刚才。

  血腥,苍白,微弱,生命的流逝,肉眼可见。

  “王妃!”

  看着面色青白,紧绷的顾振,还有神色凝重的顾廷灿,容倾开口,“我不会医病,疗伤。不过我会缝合伤口,所以我进来候着,若是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也许能帮上点儿忙。”

  顾振颔首,看着奄奄一息的儿子,看着曾经总是被他忽视的外甥女,心头万般滋味儿,“谢谢……”

  ***

  容倾进去少时,湛王到。

  清楚容倾态度,知晓顾廷煜情况,湛王淡淡开口,“把药给太医。”

  “是!”凛五令命,拿着一小盒子,走进屋内。

  湛王在院中软椅上坐下,其余人站在其后,满院的沉寂。

  而相比外面,屋内的气氛更多是紧绷,压抑,还有不安!

  凛五把药送来,太医给顾廷煜服下,效果却是甚微。

  看着依旧不停外溢的血色,似要把身体内的血都流光了。再继续下去,顾廷煜必死无疑!

  顾廷灿站在一侧,看着眼见将死的弟弟,转眸……看向吴欣儿,那恩将仇报的人。

  察觉到了顾廷灿的视线,吴欣儿一点儿不闪躲,直直回视。不就是以命抵命嘛,她没什么可怕的。如这样生不死的活着,不若死了痛快!

  看着吴欣儿那副死不悔改的表情,顾廷灿默默收回视线,阴霾盈满心头。

  “王妃!”

  麻雀回来,手中药箱递给容倾。

  容倾接过,打开,拿出里面东西,看向顾廷灿,“表哥,过来吧!”

  顾廷灿上前,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随着把袖子撸起。

  要他输送血液给顾廷煜,刚刚容倾已简单跟他说过。

  “不要紧张,伸出胳膊,有不适立刻说。”

  容倾只说过这么一句,而对于容倾的话,顾廷灿不怀疑。虽然,他并不知道容倾要怎么做。

  太医亦是站在一侧,静静看着,看着容倾拿出一根长长的羽毛管儿。管的两头,分别固定着两根针。

  针用酒消毒,容倾低头刺入顾廷灿血管,看鲜红的血液顺着羽毛管流出,紧按,而后另一根针,刺入顾廷煜血管,血液注入。

  何太医在一边看着,神色不定。

  容倾眉头紧皱,这样直接输入是要不得。可是,在没有任何仪器的情况下,也只能如此了。

  “雀儿,你去给表公子拿点开水过来。”

  “是!”

  “何太医,你盯着顾廷煜,注意他身体的反应。我来缝合!”

  “好!”

  若非这个人是顾廷煜,若非他是顾振的儿子,顾盛的侄儿,再加上湛王妃如此态度。何太医早就收手不再医治了。

  药石无用,回天乏力,再继续是强求,也是多余!

  医者,见多了生生死死,纵然有一颗仁心,却仍比平常人多一分理智,或说凉薄!

  面对生死,平常人会落泪,而他们已习惯。

  或许,容倾也看出了何太医这种凉淡的心理,继而,在听他说,不太擅长这种缝合术时,容倾什么都没说,干脆接手。

  医者,理智没错。但,更要试着去相信奇迹,心怀期望,才会多一分希望。

  低头,针线握手,起起落落,动作熟练,却少了一份速度,多了一份小心谨慎。

  缝合伤口,不是缝合尸体。稍有差池,性命之失。

  微凉的秋天,容倾额头却溢出滴滴汗珠。

  看着容倾额头那抹湿意,顾廷灿一时有些晃神,不由想起顾婷——他的胞妹!

  这一连串的祸事,皆有她起。廷煜为她担了所有,尽了全力。可现在,在廷煜奄奄一息的时候,倾力救他的,却顾婷口中的这个外人。

  “容倾,再如何也是外人,只有我们才是血肉相连的家人。”

  顾婷不止一次这样说,而他也私心的觉得,这话并无错。然……

  此时顾婷这个最亲的人,在哪里呢?

  想着,眼睛忽酸涩,垂眸。

  何为亲?何为外?原来看的只是心,而非那一丝血缘!

  ***

  顾廷灿,顾振,甚至连顾廷灏都冒险输了血!

  不断喂着药,不停输着血,治疗的过程,非一般的漫长!

  湛王坐在外,不动不言,静静等着!

  湛王如此,其他人更是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从半晌时分,到太阳西斜!

  馨园

  “容倾,容逸柏还没回来吗?”云陌翻看着手中书,随意问。

  龙武摇头,“还没有!”

  “顾廷煜还没咽气儿?”

  “是!还在医治。”

  云陌听了,抬眸,看一眼时辰,“挺的倒是够久的。”

  久的,有些出乎意料。

  根据小厮的禀报,就顾廷煜那样伤及要害处的情况,应该挺不过半个时辰定会丧命!可现在……

  放下手中书,云陌起身,“去顾家!”

  “是!”

  ***

  “王爷,止住了,血止住了……”太医从屋内冲出来,难掩激动,兴奋,顾不得规矩对着湛王禀报道。

  闻言,顾盛随着抬头,眼底溢出一丝惊讶,瞬时又隐匿无踪。杨氏端着红糖水站在顾廷灏身边,神色不定,真的止住血了?这么说,顾廷煜不会有事儿了?

  湛王什么都没说,起身,大步往屋内走去。

  “血止住了。不过接下来才是关键!”

  何太医连连点头,“王妃说的是。”

  “接下来就劳烦各位太医了。”

  “王妃放心,微臣定当竭尽全力。”何太医这会儿看着容倾,眼里多了一抹惊叹,心里更是难抑激动。把一个几乎两只脚都踏进黄泉的人,救治到这个程度,在这何太医看来,容倾已是缔造了一个奇迹。

  学医路上,医人途中,从未见到过的意外,还有那从未见过的医治手法……容倾为何太医打开了一扇新的窗户,不由激动,兴奋。

  试着挑战看看,也许真的能把人给就回来也不一定。骤生的信念,让何太医从开始只是尽本分医治顾廷煜,到现在已是迫切,真心想把人给医好看看了。

  “倾儿,谢谢你!”顾振看着容倾,真切道谢。

  是倾儿,不再是王妃!

  容倾听了,轻笑,“我也要谢谢舅舅。谢谢舅舅在王爷倒下时,愿意站在湛王府前,同外甥女一起共进退。”

  顾振听言,嘴角微颤,眼里是忏愧,摇头,声音沙哑,喉头微紧,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今天输出了不少血。其实一段日子,切记饮食清淡,多喝水,多休息。有事,记得派人去湛王府说一声。”

  “好……”

  “王爷!”

  闻声,容倾抬头,熟悉的声影映入眼帘。看到,心不觉一松,“相公!”

  湛王走上前,扫过容倾双手的鲜血,抬手,抚过她鬓角被汗水打湿的头发,开口,声音低低沉沉,“本王为你骄傲!”

  湛王话出,容倾一怔,心口微窒。

  “走吧!”

  还未反应过来,手被握住,往外走去。

  跟在身后,看着眼前高大的笔挺的身影,不觉柔柔笑开,胸口处,陌生却又熟悉的感觉不断涌动!那一种感觉是什么呢?是心动,是悸动,是……爱恋!

  ***

  梳洗,吃饭,躺倒!

  神经高度紧绷,放松之后,就是难掩的疲惫!

  湛王坐在床边,静静看着酣睡的容倾,眸色悠悠。刚还说,等吃过饭有话跟他说,这会儿已陷入梦乡了。

  静坐良久,看她睡的踏实。湛王起身走出!

  “主子!”

  “说吧!”

  “自顾氏死,在吴家没了母亲的维护,吴欣儿日子变得难捱。吴文晙和吴铭彦,忙于公事,能顾上吴欣儿的时候不多。再加上,虽是父女,虽是兄妹,可终究男女有别,贴己的话自是不能说。时间长了,难免的就多有疏忽。”

  凛五禀报道,“府中姨娘不安分,下人嘴巴开始不老实。各种难听话,吴欣儿听到了不少。因此大闹了好几次。吴文晙处置了好几个下人,还遣了一个姨娘。不过,也决定了将吴欣儿送离京城。”

  按说,吴欣儿是顾家媳妇儿,应该送往顾家才是。可是,这亲是怎么结的,又是怎么成的!吴文晙心里清楚,送吴欣儿去顾家,那就真的是结仇了。

  吴欣儿已将生产,孩子的降临,妥妥就是给顾家添难堪。如此……

  未免跟顾家彻底闹僵,还是让吴欣儿自请下趟,而后彻底远离京城的好。

  要说,吴文晙想法很正,特别在顾盛回来,又未失圣宠的形势下。若是送离自己的女儿,能修补和顾家的关系,自然是再好不过。可惜……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这边吴文晙刚开始着手准备,吴欣儿就闹出了这么要命的事!

  娶了她,不管她。看她受尽委屈,视而不见,不闻不问。眼见她要被逼入绝路,却见死不救。

  没错!顾廷煜拒绝带吴欣儿离开,在她的眼里,那就是见死不救。

  顾廷煜——她最后的指望,唯一的指望。

  多日的委屈,最后期望的破没,让吴欣儿把所有的不满都发泄在了顾廷煜的身上!

  湛王听了,波澜不起,类似的烂事,已见过太多。这事唯一不同的就是,顾廷煜非争凶斗恶差点丢了命,而是被自己的所谓的好心给害了。

  “吴家现在什么形势?”

  “事出,不待吴家父子做出反应,顾盛既派人把吴家给圈禁了。甚至直接放话,顾廷煜若是有个好歹。那,吴家父子无论说什么,都不过是闲话,没有听的必要!”

  湛王听言,勾了勾嘴角,笑意凉凉不及眼底。

  顾盛那话说的实在是狂妄。吴文晙虽官职低微,可也是朝廷命官。他顾盛还没权利处置。可他那话……

  顾廷煜若是有个好歹,直接的就要处死吴家父子。

  这话狂的极致,护短的彻底!还真像一个血气十足的将军,更似一个也会感情用事的‘人’。可……却并不是顾盛该有的作为。

  顾家

  “刺伤顾廷煜的是我,可我会这么做,都是受了容倾的蛊惑。”

  “因为王氏在宫中说的那些话,早已惹怒了她。她要像处死我娘那样处死王氏。可惜,顾廷煜却把她护了起来。顾廷煜这分明就是跟她作对。所以……”

  “容倾自然把满腔火气都迁到了他身上,借由我的手弄死他。而我只要把这事儿做成了,她就保我后半辈子荣华富贵,再无人敢欺我!”

  “我信了她的话。不过现在看来,她都是在骗我,再利用我。”吴欣儿满脸冷笑,沉怒,满眼讥讽,“我是被她坑了。只是,你们好像也是一样,都被她那假心假意,故作菩萨的样子给糊弄了。”

  说着,冷哼,“预谋弄死顾廷煜的明明就是她,现在又装模作样的救他,呵呵……怪不得她能稳坐湛王妃的位置。原来城府竟是这样的深……”

  顾振,顾廷灏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听吴欣儿在那里继续胡诌,作死!

  她以为他们都是傻子吗?

  顾盛,容逸柏站在外堂,把吴欣儿的话听了一个完全。

  顾盛听完,看向容逸柏,温和道,“刚听祥子说,你身体不舒服?”

  “晚上没睡好,有些头痛,无大碍!”

  顾盛听了,道,“这也不可轻忽。你先回去歇息吧!这里有我和和你大舅舅,还有你表哥守着,若是有事儿,会即刻只会你的。”

  容逸柏点头,未多客套,看过顾廷煜之后,既离开了。

  对于吴欣儿那番说词,顾盛什么都没说,容逸柏亦是什么都没显露。只是,心里却各有计较。静待后续!

  三天后 ×湛王府

  “王妃,顾廷煜虽然保住了那一丝呼吸。可是……人怕会就此沉睡下去,醒来的可能性怕是极小了。”

  容倾听言,抬头,看着凛五道,“你去给他探过脉了?”

  “不止是属下,陌皇爷也去看了。从昨天到现在,顾廷煜完全无任何意识,对什么都没反应,包括疼痛。”

  昏迷,醒来,再次昏迷!总是要有一点儿反应,可是顾廷煜完全没有。完全一活死人!

  容倾听了,静默。这结果,不意外!

  伤到那种程度,能保住那一抹心跳,已算是奇迹!

  “顾大人怎么说?”

  “顾大人说:他很感恩,坚信会等到顾廷煜醒来的那一天。”身为人父的棋盘。

  容倾听了,没说话!

  这才第三天,还在危险期中,希望能度过。之后……谁有能保证他一定醒不来呢!

  皓月

  “主子,影卫刚来报,说在京城街头发现了大元龙卫的身影。”徐茳凝眉禀报道。

  钟离隐听言,抬眸,“确定没看错!”

  “是!”

  钟离隐淡淡道,“多少人?”

  “两个!”

  钟离隐扬眉,两个?这数量倒是意外!

  “如此,让影卫盯着就好,先不要打草惊蛇。”

  “是!”

  影卫未打草惊蛇。但,大元龙卫却是先来打搅钟离隐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章 云叔叔-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