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凤凰网娱乐 >

第325章 答案-渣王作妃

发布时间:2018-08-21 09:4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凤凰网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324章 奶奶-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皇宫

  “臣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顾盛跪地,叩首,行大礼,恭敬,敬畏。

  皇上依在软榻上,神色淡淡,眸色隐晦不明,声音却分外平和,“顾爱卿平身。”

  “谢皇上。”顾盛谢恩,却没起身,再次叩首,“臣救驾来迟,请皇上责罚。”

  看着在他脚下,伏地叩首的人,皇上嘴角扬起一抹几不可见的弧度,眸色又染一抹黑沉。责罚?心里冷笑,嗜气漫过。

  “顾卿迟迟归确是有罪。但,未能及时回来,却是因守护边境安宁。如此,顾爱卿何罪之有呢?”

  皇上之意是功过相抵吗?表面是这样!

  “臣惭愧!”

  “顾卿起来说话吧!”

  “是!”

  顾盛起身,皇上淡淡开口,“边境现在如何?”

  “回皇上,皓月摄政王回归皓月,张峰被召回。现边境暂安!”

  暂安!

  这话说的含蓄,更所含良多,但也不是虚报。

  大越,皓月,大元,三国交界之处。碰触摩擦时有发生,说暂安是实情,说永安才是大话,是居功。

  不过,也因只是暂安,顾盛长子(顾廷治)手握虎符,理所当然的留在了边境镇守。

  虎符未收回,只治罪顾盛有甚用?

  身为帝王者,这三十多年来,云壑学到的最多的,其实并不是如何惩治人,而是隐忍。

  称帝之前,身为太子要隐忍着自己的谋略,不被先帝忌惮。

  称帝之后,要隐忍着庄家,在不伤国之根本的前提下,逐步把庄家剔除。

  而现在……

  身体衰败,大乱刚平,朝内未稳……

  多重因由重叠一起,重思量,现在并不是处置顾盛的好时机。

  在这无论身体还是人力都最为虚弱的时候,若为一时痛快,斩杀了他,之后所带来的后果,难以预想。

  所以,纵然对顾盛难容,皇上此时也会隐忍。终有一日……

  想着,皇上垂眸,眼里溢出一抹灰暗。现在这等被动的局面,太多地方让他倍感有心无力!

  压下心中焦躁无力感,皇上开口问,“完颜千华是怎么回事儿?”

  顾盛同完颜千华一并回来,因由是何,皇上会一无所知?当然不可能。

  不过,纵然知道一些又怎样?仍要听顾盛说!

  听他讲,才能更加清楚的知道,顾盛对他这个皇上的忠心还剩下多少?

  “禀皇上,完颜千华自从大元突然失踪之后,不知何时竟成了皓月的皇后。因易容的关系,臣直到皓月皇上驾崩,皓月皇室大动,不久才知晓这一事。然,还未来得及向皇上禀报,边境既发生了躁乱。”

  顾盛肃穆道,“而制造边境这起动乱者,不是别人,正是完颜千华。是她驱使皓月将军张峰,以莫须有的名头在边境发起躁动,以此拖住微臣,其目的似要大元大乱!知晓其目的,臣借助皓月摄政王之力,捉获了完颜千华。只是……”

  顾盛说着,微微一顿,抬眸看向皇上,“完颜千华言:若臣惩治了她,皇上和湛王必将出事。而臣定会成为千古罪人。她一言,臣本认定是危言耸听,本欲直接处置。然,容逸柏说,为防万一,决定先把人带回,之后再交由皇上定夺。”

  “而后,容逸柏随同副将带兵先回京城,臣在边境做好善后,押解她一并回京。”

  皇上听完,悠悠开口,“原来是这样!”

  事情的全部,比他查探到的更仔细,更详细,更甚者,竟无一丝遮掩。

  皇上和湛王必将出事,顾盛竟然连这句话都没隐下,直白的说出来了。

  顾盛到底在想什么?皇上忽然看不透了!

  本以为,他跟完颜千华是同谋。

  京城危难不归,现在归来……

  是想坐收渔翁之利吗?

  因知晓完颜千华掌控着他和云珟的性命。所以……顾盛要把庄家刚走过的路,再走一遍吗?

  顾盛归来,在所有预想中,他或会谋反,在皇上脑海中思虑最重,也已做好了应对的准备。可现在……

  “顾卿一路辛苦了,回去好好歇息歇息吧!”

  “是!臣告退。”

  顾盛离开,皇上在软榻上躺下,缓缓闭上眼睛,遮住所有情绪。

  湛王府

  “记得离开时候,他还不到六岁,才刚过我腰际。可现在……感觉才一晃眼的时间,他都已经这么大了,都已成亲了。”完颜千华坐在床边,看着湛王,眸色柔和,感叹着时间的流逝。

  容倾静静坐在一边不言,完颜千华眼中的柔和,她看不懂。

  看着生命垂危的儿子,第一反应是感叹时间的流逝。如此母亲……

  真是多愁善感!

  感叹过后,抬手抚上湛王脉搏。屋内,更为沉寂。

  容倾静静看着,手心一片湿凉。

  容逸柏视线在容倾脸上掠过,而后落在湛王身上。

  凛五站在一侧,心口紧绷,屏息静待。

  院外,三皇子走来走去,不时往屋内看一眼,转头看向凛一,“那女人不会出幺蛾子吧!”

  凛一摇头,“不好说。”那女人没什么事儿做不出。

  三皇子凝眉,严肃道,“我这个奶奶,横看竖都不像是个好东西。”

  三皇子话出,石头眨眨眼,望天。

  凛一沉默不言,无声的认同。同时不由多看了三皇子好几眼。

  对主子,对王妃,三皇子最近倒是颇为关心。他本以为,京城局势稳定下来之后,主子是好是歹,三皇子都已无所谓了呢。没曾想……

  凛一那略带探究的眼神,三皇子看的清楚,却懒得解释。解释起来太麻烦,重要的是,他说了他们也不见得相信,反而怀疑更多。如此,又何必多费唇舌。

  屋内

  完颜千华手从湛王脉搏上移开,抬眸,看向容倾,淡淡道,“若无药,活不过三日。”

  完颜千华话出,容倾心口紧缩,颤抖。三日!

  凛一握着剑的手收紧,青筋跳动。

  完颜千华垂眸,从腰间拿出一个瓶子,递给容倾,“一日一粒,护他心脉。五日之后,看情况再论后续。”

  容倾接过。

  完颜千华起身,看向凛五,“好久没见齐瑄了,不知他现在可还好?”

  凛五听了,转头,“周正,带公主去见齐瑄。”

  “是!”

  完颜千华缓步走出。药她是给了,要不要喂云珟吃下,已不是她能决定的了。

  容倾把手中药瓶递给凛五。

  凛五接过,触及瓶子上那一片湿凉,眼帘微动,垂眸,什么都没说。

  完颜千华那一句,活不过三日,这话入耳,一身冷汗,容倾如此,他亦是。

  轻轻打开药瓶,倒出一粒药丸,轻闻,随着直接放入口中,咽下。少时,开口,“不能解除主子身上的毒。不过,确实可以护住主子心脉。”

  容倾听了,开口道,“他现在的身体情况,不适宜解毒是吗?”

  凛五点头,“主子的身体太过虚弱,一些药现在承受不住。”

  积攒了十多年的毒,要清除,不是一个药丸就能做到的。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而这个过程,比容倾泡药浴的滋味儿更难受。还有就是……

  凛五垂眸,完颜千华会轻易解除主子体内的毒吗?答案,很清楚!

  除非她是想死,或终于为母者良心发现。不然,她绝对不会轻易解除湛王身上的禁锢。

  顾家

  拜过君王,拜见兄长。

  “弟顾盛给大哥请安。”

  看着弯腰拱手,深拘礼的,对他敬重如常的顾盛,顾振眼里满是复杂,而后伸手把人扶起,“你我兄弟就别这么多力道了。”

  “是!”顾盛站直,看着顾振,脸上带着浅笑,温和道,“大哥一切都好吗?”

  顾振点头,“还过得去。”说着,看向顾廷煜,顾廷灿。

  两人会意,随着上前,“二叔!”

  “好,好!”看着顾廷灿兄弟俩,满眼慈和,“几年不见,你们都长大了。”

  “二叔还是跟以前一样,一点儿没变。”顾廷灿轻笑道。

  顾盛听言,笑容加深,“你这话可是在夸赞二叔一点儿都没变老吗?”

  “二叔本就不老,何需侄儿刻意去夸!”

  “哈哈哈……”

  听着顾盛清朗的笑声,顾振嘴角不觉溢出一抹浅笑,“走吧!先进屋。”

  “好!”

  几人有说有笑,一团和睦的往屋内走去。

  顾廷煜站在原地,看着顾盛的背影。耳边不由想起太子曾经说过的话……

  面慈心苦,儒者的外表,嗜血的内心。你二叔顾盛,一个心无比冷狠,极善于伪装的笑面虎。

  湛王府

  十多年不见,再见,依然是最初的模样。

  盛世容颜,记忆中双眸,柔和依然,不曾有丝毫改变。

  看着眼前人,齐瑄身体紧绷僵硬,眼底漫过各种情绪,“公主,好久不见。”开口,声音一片干涩。

  完颜千华微微一笑,在齐瑄对面坐下,“是好久不见了!”

  温柔不变,更多风轻云淡。相比之下,他显得过于激动了。

  “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齐瑄听了,抿嘴,强压下心中即将迸发的情绪,沉沉道,“公主觉得呢?”

  “回西域吧!那里才是属于你的地方。”

  西域——药王谷齐家,那个掌控几国药材命脉的家族,就是齐瑄的本家。

  而在齐家,从来只是耳闻却从未得见的十七公子,正是齐瑄。

  “属于我的地方?”

  “你是齐家公子,在湛王府为奴是屈就!”

  听到这句话,齐瑄直直盯着完颜千华,“公主要给我说的只有这些吗?”

  完颜千华听了,浅笑,温和道,“你想听我说什么?”

  “这些年来,公主到底把我当什么?”

  齐瑄话出,完颜千华眼帘微动。

  过去一直无法说出口的话,现在看到她,轻易的既问出来了。看来,他也已经不是曾经那个羞涩懵懂,却又充满憧憬的少年了。

  “齐瑄,你长大了!”所以,她一个答复,或许也会随着改变所有。

  齐瑄听言,看着完颜千华面皮紧绷,“是呀!初见公主时,我刚刚十岁,现在我已经三十有余了。也该长大了。”

  初见那一年,完颜千华十九,风华正茂,大元风头正劲的宠妃。

  那一年,齐瑄刚满十岁,年幼稚嫩,被人陷害,遭族人追杀,狼狈不堪的弱势少年。

  那一年,湛王不满四岁,尚且幸福,亦感世上母亲最是美好。

  现在,二十多年过去了,一切都有了改变!

  完颜千华——有大元宠妃,隐匿成为皓月皇后,现又重新成了星月公主。

  齐瑄——眼前人,他的恩人,他一直念念不忘的人,此刻亦是他最不懂的人。

  湛王——母亲,他的世里最无所谓的人。

  “公主,还是无法回答吗?”

  完颜千华摇头,“没什么不能回答的。”

  “齐瑄聆听公主答复!”

  完颜千华静默,良久,开口,声音温柔如初,“我一直拿你当弟弟。”

  弟弟!

  答案出,齐瑄不由笑了。

  既然一直把他当弟弟。那么……

  把他从危机中救出,带在身边两年,在他年少懵懂,情窦初开的年纪……看出了他对她生出了别样的心思,为何当时不直接对她说说明自己的心思,反对他讲那些暧昧不明的话。

  为何不清楚地告诉他,要他不要自作多情,更不要心存妄想?

  懵懂的年纪,曾经的美好,她给予的希望,让他刻在了心里,难忘那时最初的悸动,至今仍未平息,难以忘记,未曾抹去!

  纵然有再多的人说她的不好;纵然眼睁睁看着她做某些事;可在齐瑄的心里,却偏心而固执的认为,她都是迫不得已,都是形势所迫!不然,她定不会做那些事。包括她对他的利用!

  齐瑄认定了她是有苦衷的。

  因为在齐瑄的心里,在记忆深处,最先遇见的是,如此美好而良善的她!

  她从来不是一个冷心恶毒的人。齐瑄一直这样认为。可是现在……多年的等待,这样的答案,一直的坚持,瞬间崩塌!

  他就是憨子!

  憨的彻底!

  垂眸,遮住眼中所有情绪,眼下口中那一抹腥甜,齐瑄力持声音平稳,“多谢公主的答案!”

  一句满含自嘲的多谢,再无其他。连质问都没有。

  完颜千华看此,眉头不觉皱了一下,随着又松开来,什么都没再说,起身离开。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该做选择的时候,没什么可犹豫的!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326章 永不再见-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