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凤凰网娱乐 >

第322章 容逸柏归-渣王作妃

发布时间:2018-08-21 09:4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凤凰网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321章 喜怒哀-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妹夫,好久不见!你看起来不太好。”

  湛王听了,扬了扬嘴角,“确实不太好。不过,在本王不太好的时候,你看起来甚好,这很不错。”说着,抬手擦去容倾脸上的泪珠,眸色厚重。

  容逸柏垂眸,看着容倾消瘦,脏乱的小脸儿,皱眉,“你把她吓坏了。”

  湛王听了,静默。因为容逸柏说的是事实。

  连一起死的话都说出来了,这消极的态度,不止是被吓坏了,他还气着她了。

  “为何打晕她?”

  湛王没说话。

  容逸柏淡淡道,“若是不想她再面对这些纷扰,不愿她承受无法预测的后续。我可带她离开。”

  容逸柏话出,湛王握着容倾小手的手收紧,眼帘垂下,外溢的血色,让他脸色显得愈发透白。

  容逸柏看一眼那叫交握的双手,垂眸看着容倾,抬手为她把小脸儿擦干净。动作小心,轻柔,仔细。幽幽沉沉道,“虽然我很想这么做。不过,她应该不愿意。所以……共守,共担!就这样吧!”

  湛王听了,依旧沉默。此时,心里是何种感觉,只有他自己知道。

  “容公子!”凛五开口,声音紧绷。

  容逸柏眼帘未抬,不急不缓道,“不用担心,一切都会好的。”

  这话似在对凛五讲,更似在对容倾说。

  只是,容倾无任何反应。而凛五听了,提着的心,总算是舒缓了些许。

  京城

  湛王醒了,闻之,有人心里顿时一震,有人心里却是突突。

  然,消息还未消化完全,又听……

  湛王又倒下了!

  刚精神一震的,此时心里开始突突。而与之相反,庄家瞬感帝位非他们莫属了。

  只是……

  “老……老爷,容逸柏回来了!”

  庄韫听言,皱眉。一个无任何的官职在身的白衣,好似完全不足畏惧。然……

  “他……他带了数十万兵马回来了……”

  护卫这一个大喘气,简直要人命。

  容逸柏是不足畏惧,可是他身后那数十万大军,谁能忽视?

  湛王手下的人,容逸柏带回来的人,再加上御林军!

  当兵力合一,庄家最后结局,已定!

  当连侥幸都生不出时,庄韫坐在软椅上,长长的沉默,神色却很平静。

  在行事的时候,成如何,败又将怎样,已在庄韫心里过了千百遍。如此……

  最好不过是称帝,最惨不过一死!

  最想的事儿做了,最后结果,他虽不甘,此生却也算没有遗憾。

  他遵从了自己的野心,只是最后结局不尽如人意罢了!

  顾家

  容逸柏回来了,带了数以万计的兵马,庄家二爷庄荥完全被困,最后难逃一死,想再靠近京城绝无可能。大局基本已定,京城这一场恶乱,终于要停息了。

  顾震,顾廷灿听到消息,均是大大松了口气。

  容逸柏能带回这么多兵马回来,也直接的证明了顾盛的态度。

  虽之间,或有过异心,或隐藏着什么内情。可最后结果……

  顾家跟庄家不同,不会沦为叛逆之臣。九族,保住了!

  他们的选择没有错,可以安心养伤了,可以放心睡觉了,吃饭也终于能砸吧出味道了。

  不再提心吊胆,劫后余生之感。活着真是不容易呀!

  三皇子府

  石头站在一旁,看着靠在软榻上,由着太医包扎伤口,分外沉寂的主子……

  石头不明白了,该是得瑟,狂霸拽的时候,他主子怎么忽然这么深沉,一本正经起来了呢?

  “石头!”

  “小的在!”

  “去把庄诗雨叫来。”

  “是!”

  石头领命,疾步走出,心里嘀咕:看来,他家主子心情说真的不好呀!

  一个心情不好,就要找庄诗雨聊聊。

  对于三皇子这习惯,石头依旧不理解着。

  本就心情不好,再传个碍眼的人在眼前……虐自己!

  湛王府

  “不管你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都难以饶恕,不能原谅。只是,处置你,我没那个权利。如此,一切都等到主子醒来之后吧。不过……”凛五话未完,决然出手。

  “嗯……”

  胸口骤然一痛,闷哼,色变,几个踉跄,齐瑄站稳,血色滴落。

  看着齐瑄嘴角溢出的猩红,凛五面无表情,“带他下去,严加看守。”

  此刻齐瑄不再是湛王府的管家,而是湛王府的罪人。

  齐瑄沉默不言,任由护卫架着他离开。

  直到人不见,凛五收回视线,心里一点儿不感到痛快。

  朝夕相处十多年,他拿齐瑄拿兄弟,完全的信任。只是怎么也想不到,在主子最危难的时候,他竟然把剑指向了主子最在意的那个人。

  因他这一举,让主子本就衰弱的身体,变得更加糟糕,以致命悬一线,后果不堪设想,不敢想象。若是……

  若是主子有个万一。齐瑄他就是死一千次也难辞其罪,难以宽恕。

  还有邢虎……

  千刀万剐,不足以解恨。

  皇宫

  大军归来,皇宫被清洗,庄家爪牙全军覆没。但,太子和皇后却未被解禁,仍被圈禁中。只是监控他们的人从庄家人,变成大元兵士。

  无论谁成谁败,此时于太子来说,他都是有罪之人。

  对于这结果,太子嗤笑,满眼嘲弄,心里却已无所谓了。其实,在他身残的那一刻,这大元的天下就已跟他无关了。

  太子只是有些不甘心,因为至今还未查到那个对他下手的人到底是谁。

  而相比太子的无所谓,皇后却是怎么都接受不了。

  多年隐忍,多年汲汲营营,最后竟落得这么一个结果……

  太子废了,做不成帝王了。那就庄家吧!

  谋反的事儿既然已经做了,怎么也要成事才是。可是……

  他们竟然还败了!皇后不能接受,急欲确认。

  “钱嬷嬷,你……你赶紧去庄家一趟,去找国丈,快去……”

  钱嬷嬷听了,却是未动,满脸苦涩,“娘娘,老奴根本出不去。”

  太子败了,皇后惨了,她这个奴才也别想得好,定是死路一条。且死后,连个收尸体的人都没有。不由心悲凉。

  “让你去,你就去,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皇后这话,强硬的不讲道理。

  钱嬷嬷苦笑,她不是不愿意去,她是根本出不去。难不成让她打出去吗?她就是有那心,也没那身手呀!就她这身板儿,护卫两个手指头都能捏死她。

  看钱嬷嬷站着不动,皇后冒火,“怎么连你也不听本宫的话了是不……”

  “都这个时候了,皇后娘娘又何必为难一个奴才。”

  随着声音,人出现在眼前。

  看到摇曳多姿走进来的古瑜(古家女),皇后脸色更加难看。

  而古瑜却是截然相反,此时心情大好。看着皇后笑的明媚而愉悦,“几日不见,皇后娘娘看起来真是憔悴了不少呀!”

  皇后没说话,握着手帕的手收紧。心,愤然。

  过去卑躬屈膝,在她面前如如狗一般的商家女。此时,竟然也敢对她耀武杨威起来了。

  看皇后那沉黑的脸色,古瑜笑意愈浓,由衷的感到畅快。

  在宫中,皇后是所有女人的仇人。谁让她占了那个位置,谁让她压在了她们头上,谁让她剥夺她们太多。

  怨恨积攒在心,只等今日。

  得势时,她是至高无上的皇后。一旦失势,她就是那人人恨不得立刻踩死的落水狗。

  “臣妾刚才听到娘娘让钱嬷嬷去庄家找国丈?”

  “这不是你一个妃子该问的。”虽狼狈不堪,可是一个皇后的骄傲,不容许她向任何人低头,特别是一个卑贱的上商家女。

  看着皇后依然傲然的样子,瑜妃呵呵一笑,皇后这模样,摆这姿态实在是好笑。

  脸上盈满笑意,瑜妃分外柔和道,“臣妾不是想管,只是刚好知道一些事儿,刚巧又是皇后娘娘想知道的。所以,就特别过来跟娘娘说一声。”

  皇后听了,冷笑。

  皇后脸上的冷意,瑜妃好似看不到,继续道,“依臣妾之见,钱嬷嬷完全没必要走这一趟。因为,她就是去了庄家,就是见到了国丈爷也没用,国丈爷他不会来救皇后娘娘你的。”

  “皇后娘娘知道为什么吗?”瑜妃说着,抬手,翘着兰花指,抚抚头上华美的发簪,声音愈发温柔腻人,“因为国丈爷他老人家,已经……死了!”

  死了!

  这个两字出,坐在内殿一直沉寂无声的太子,缓缓睁开眼睛。

  皇后心口紧缩,指尖发颤。死了?!

  见皇后终于再次变脸,瑜妃分外满意,笑意盈盈道,“所以,皇后娘娘千万不要觉得是国丈爷无情,他不是见死不救,他是有那个心却没了命而已。”

  皇后听着,沉沉道,“再浑说一句,本宫……”

  “这可不是臣妾浑说,这是绝对的事实。国丈爷他老人家在听闻边境大军进入京城,庄家军全军覆没的消息之后,就已是大受打击,之后又得知庄家二爷庄荥已战死,庄家三爷庄焱也已毙命。国丈承受不住这连番的冲击,最终举剑自刎!”

  说完,长叹一口气,悠悠道,“庄家这一下是全完了!”

  说着,想到什么,刚忙道,生怕刺激不死皇后,“不止庄家,还有太子府,也已覆灭了。府内的人,从主子到奴才,无一活口,全部丧命,包括皇长孙在内。啧啧啧,这么一来的话……”

  太子可真是断子绝孙了。不过,这话瑜妃没说出来。然,没说出,不是因为她不敢说。而是没机会说……

  噗咚……

  看着滚落在地,脸上还带着幸灾乐祸之态的头颅。皇后面无表情!

  钱嬷嬷即刻低头,迫不及待过来落井下石的下场就是这个。螓首两分家!

  太子阴笑着,擦拭着手中的剑,面皮颤动,扭曲,望之,可怖。

  湛王府

  血,好多血!

  雾,好多雾!

  那熟悉的人,置身血与雾之中。伸出手,想拉回,却触摸不到,抬脚追,他瞬时离的更远了。

  越追,人越远,用尽了全力,仍追不到,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越来越远,眼见就要不见……

  “云珟,云珟!”

  “安儿,安儿……”

  眼睛豁然睁开,猛然起身,一身冷汗,面色发白,“云珟……”

  “安儿!”

  闻声,转头,看着那熟悉的面容,容倾怔怔,“哥……”梦还未醒吗?

  容逸柏点头,擦去容倾额头上的汗水,温和道,“是我,我回来了。”

  回来了,容逸柏回来了!那……

  “云珟呢?云珟在哪里?”回过神,记忆回笼,脸色瞬变,心抽痛,问完不待容逸柏回答,抬脚下床往外跑去。

  看着容倾踉跄不稳的背影,容逸柏眼眸微缩,压下心中各种繁杂的情绪,随着起身。

  “王妃!”

  “凛一,云珟呢?他在哪里?”

  “主子他在药房……”凛一话未说完,容倾已跑开。

  “王妃,小心您的脚……”话未说完,一人大步走过,疾步走到容倾跟前,伸手拉住她,随着拦腰把她抱起。

  凛一看此,眉头微皱,随着又松开,静默。

  “容逸柏!”

  “脚踝受伤了,不疼吗?”

  “原来受伤了,我说怎么哪里都是疼的!”

  容逸柏看她一眼,随着移开视线,什么都没再说,抱着她往药房走去。

  “王妃,容公子!”护卫见礼。

  容逸柏抬脚走进去。

  “周正!”

  “王妃。”

  “王爷呢?”

  “凛护卫在内室给王爷疗伤,王妃……王妃在这里稍等一下吧!”

  “我不能进去吗?”

  “这个……”周正一脸犹豫。

  “那我在这里等着,在这里等着!”凛五正在给云珟疗伤,她不宜进去打搅,不宜进去……

  “王妃恕罪。”不是他不让王妃进去。主要是,那治伤的画面,王妃看到心里怕是会更难受。

  “王爷他怎么样?还好吗?”

  想到云珟那句,允她再嫁的话,容倾直感胸口闷的透不过起来。

  “王爷他……情况不是太好!”

  想想湛王如今的情况,那一个‘好’字,周正怎么都吐不出口。而且,他就是说了很好,王妃恐怕也不会相信。

  容倾听了,垂首,在一边软椅上坐下,静静的!

  “安儿!”

  “嗯!”

  “不想跟我说点儿什么吗?”

  容倾听了,静默,良久抬头,看向容逸柏,“哥,你平安回来真好。”

  容逸柏听言,眼眸微缩,嘴巴微抿,“只要我好就够了。就从来没想过依靠我吗?”

  容逸柏话出,容倾眼圈微红,随着缓缓向前,头抵在容逸柏胸前,“这个时候你在真好,我感觉好多了,没那么害怕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323章 完颜千华-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