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凤凰网娱乐 >

第307章 无声的对弈-渣王作妃

发布时间:2018-08-21 09:4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凤凰网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307章 绝不容许-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馨园

  不遗余力,不留余地,不再周旋!

  血染了江山,覆灭了天下,不容任何人再碰他一下!

  容倾说出的话,钟离隐护卫告辞时刚好听到的话!

  此时,钟离隐听了护卫禀报,良久无言!

  这是怒到何种程度,又爱到何种地步,才能说出这样决绝的话?

  失了理智,舍了性命,只为护他一个极致!

  有人欲用云珟得天下。而容倾却是相反,纵然是毁了天下,也要保全他!

  这清楚的认识,让钟离隐心头不可抑止的泛起一抹涩意,压都压不下。

  抬眸,望天……

  对抗太子,覆灭天下!

  这不是一个女人该做的事,也不是一个女人该说的话。但……

  当那个女人是她,一切不可能都变得皆有可能。

  护他,她没有犹豫不决,更没有优柔寡断。

  而这样一个敢于舍了生死的主子,必将带出千万无所畏惧的下属。

  云珟的倒下,世人看到的不会是湛王府急速的衰败。而是将要见证,湛王府冲天的气势,还有比以往更甚的傲然。

  一个与众不同的王妃,一众忠心护主的下属。

  一个红妆女将,万千甘愿臣服的精兵。

  让那些坐等遥望,想看湛王府倒下的人。她用行动,让他们的期盼变成笑话!

  因她的决绝,让树倒猢狲散,在湛王府变成不存在。

  容倾一举,惊天下,撼心魄!

  也因此,让湛王府那万千护卫,甘心臣服于她。这一点儿,从他的护卫刚巧听到那些话足以证明。

  正房里的话,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听到的。现在让你听到了,绝对不会是凑巧。纯粹是他们想让你知道,更让他知晓。

  护送容回京,这一恩,湛王府会记得。但,于容倾他就别再动心思了。因为,他们的王妃心里只有湛王!

  钟离隐扯了扯嘴角,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下人。

  云珟是个小心眼的,他的身边人也都没一个大方的。

  他什么都没做呢,就先被警告了!

  “主子,顾公子来了,在外请见。”

  钟离隐听言,抬眸,眸色已恢复如常,眼底那一抹失意隐匿不见,“顾廷灏?”

  “是!”

  一猜即中,钟离隐嘴角扬起一抹隐晦难辨的浅笑,“请顾公子进来。”

  “是!”

  古家

  从梧州到京城,钟离隐,容倾先行,古家兄妹随后。虽所走路不同。但,因为担心再发生意外,古家兄妹也是加足了马力前行。

  继而,他们几乎是跟容倾差不多的时间到达了京城。也因此……

  京城街头,那一路的厮杀,那令人心惊胆颤,梦中想起都心有余悸的一幕,完完全全被看在了眼里。还有……

  “你说在此之前,湛王妃是跟皓月的摄政王在一起的?”古家大家长看着古铖,看着古玉荣神色不定。

  古玉荣点头,肃穆道,“绝对不会错。虽在京城街头跟宫中侍卫厮杀的是湛王府护卫,并未看到四爷(既钟离隐)的身影。但,在梧州时,确实是他护在湛王妃的身边。”

  古铖听着,凝眉,面色凝重,“在梧州出事儿的时候,可曾看到湛王府护卫的踪影?”

  古玉荣摇头,“因为当时太乱,我没太注意。不过……仔细想一下,当时湛王府护卫应该不会在。因为,他们若是在的话,又何需四爷来保护湛王妃?”

  那不是多此一举,徒惹闲话吗?

  古铖垂眸。

  古玉荣继续道,“而从京城街头的对持看。儿子推断,湛王府的护卫应该是在半路迎过去的。之后,由他们护送湛王妃入京,四爷也就顺势隐匿其后了。”

  而钟离隐在厮杀时隐匿,也很容易理解。因为他是皓月的摄政王,若是在大元京城的街头,跟大元的宫中侍卫动手。那……

  不顾两国邦交,致使两国交恶,挑动战争,趋势两国百姓陷入战争的苦难,活于水深火热等等!

  一系列的罪名,都将会落在他身上。

  一个弄不好,他直接从皓月的摄政王,变成皓月的罪王。不止大元难饶他,就是皓月也难宽容。

  不过,纵然最后没露面。但,他护送湛王妃回京一事,却是瞒不住,太子早晚会知道。说不定……现在就已经知晓。如此……

  太子怕是对钟离隐很有意见。

  掌权者的不满,很多时候是语言不能化解的。往往一定要见点儿红才可以。对于这一点儿,钟离隐这个几乎每时每刻都在经历暗斗的皇室之人不会不懂。那么,既然明知其后果,为何还要这么做呢?

  古玉荣想着,脑中不由映现出,钟离隐从背后环抱着湛王妃站在窗前看雨的一幕!

  脸上的柔和,眼中的宠溺,现在想起仍是那样清晰,不容错辩。而,钟离隐为何这么多的理由,也随着变得清晰……

  想着,古玉荣垂首,眸色变幻不定。世人口中不近女色的仁王爷,原来心里已有了一个人。而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湛王的王妃容倾!

  这清楚的认识,让古玉荣心里直哆嗦。而在心惊不已的同时,亦是有些不明。

  既然喜欢了,为何不把她带回皓月,反而还要大费周章的把她送到湛王身边的呢?古玉荣想不通!

  “玉荣!”

  古铖开口,古玉荣回神,抬头。

  古铖看着他,紧声道,“你即刻把这次随行的下人都召集起来。警告他们,对于这次在梧州巧遇摄政王的事,让他们都把嘴巴闭起来,一个字也不许多言。”

  “是,儿子知道怎么做。”古玉荣说完,起身往外走去。

  古铖坐在屋内,

  湛王妃与摄政王之间,那暧昧不明的关系,就算是看出来,也绝对不可多言。不然,就是自惹麻烦。

  摄政王钟离隐,那不是他们能惹的人。而湛王妃……

  纵然湛王倒下了,但湛王府护卫对她的拥护还在。特别……

  开口既是杀令,动手既是索命,如此湛王妃,也不是他们可轻易非议的。

  想到湛王妃回到京之后的手段,那狠戾,简直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呐!

  怎么也想不到,如湛王妃那样娇滴滴的人,竟然还有此等惊人的一面。只是,总归是太过冲动了。一下子把事做绝,可是连后路都没有了呀!

  湛王府

  “奴婢麻雀叩见王妃。”

  “属下青安叩见王妃!”

  看着从暗庄回来的两人,容倾面色温和,“起来吧!”

  “是!”

  两人起身,青安看着容倾,眼里恭敬依旧,只是多了一抹沉重,为湛王的突然倒下,为湛王府难测的以后。

  麻雀看着容倾,眼里溢满的是心疼。

  公子逝,公子归,欢喜的日子才多久。现在王爷又倒下了。虽日子都会有起伏。但,容倾所承受的是否太多了些?每次波折,都是一种重创。

  “这时候看到你们,我很高兴。”

  青安听言,嘴巴动了动,又沉默了下来。好听话,她总是不会说。

  “这次,我们一定会竭尽所能保护好小姐,绝对不会再重复上次的错误。”麻雀开口,代表自己也代表青安说出一直想说的话。

  容倾点头,未再多言。

  青安,麻雀俯身,而后退下。

  屋内静下,容倾端过一盆温水走到内室,放在床尾,给湛王脱去袜子,开始给他洗脚。

  “相公这脚可真大。是不是跟着脾气长的呀?”

  容倾洗着,念叨着,“这指甲才多久没剪,就长这么长了!等下我们洗过脚后,再剪剪指甲好不好?”

  问话,得到的是一片沉默。

  容倾垂眸,继续洗着,自然说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在云海山庄几天,相公一定很想我吧?”

  “你不说话,这就是默认了很想我了对不对?这样很好!”

  “不过,比起默认我更想听你亲口说。不说想我也可,说什么都行。”

  “几天不见,相公训斥的话,我都分外想念。特别那句‘容九你又皮痒了’尤其想!”

  “所以,相公大人,你准备何时开个尊口呢?”

  容倾话落,屋内随着静下,躺在床上的男人依旧沉默。

  容倾抬眸,看湛王一眼,柔和道,“相公这是不舍得训斥我吗?”

  沉默!

  “我想也是这样!”

  说完这句话,低头给湛王把脚擦干净,开始剪指甲,不再开口。

  仔细,认真的把每一个指甲修剪的平整,看它们变得整整洁洁,放下剪子,视线落在湛王的脚底板上。静看少时,伸出一手指,在他脚底心轻挠。

  那痒入心的地方,被碰触,男人却一丝反应都没有。

  容倾看此,垂眸,随着抬手擦去眼角快要溢出的水色。

  走进内的青竹,看到容倾那一动作,脚步顿住,心口微窒。

  自主子出事,青竹看到的只有王妃的怒火和强硬,从未流过一滴泪。王妃这样的反应,是好事儿但不觉也有些冷情,因为看不到她的伤心。

  然,现在方才知,是她想错了!

  而比起那痛哭,王妃这种默默的,让人心里更不是滋味儿。

  坚强在外,稳人心;泪水在内,心中藏!

  “什么事?”

  声音入耳,青竹回神,抬眸……

  容倾那漆黑,清亮的眼眸,映入眼帘。清透,幽深,已不见一丝水色。

  青竹垂眸,“王妃,容大人来了在外求见。”

  “容家三爷吗?”

  “是!”

  确定,容倾眼底极快的划过什么,稍纵即逝,淡淡开口,“让他进来!”

  “是!”青竹领命走出。

  容倾走到湛王身边,握住他的手,轻柔道,“我出去一下,很快回来。”说完,想到什么,又望着湛王道,“云珟,我这次从云海山庄回来,是钟离隐送我的。对此,你怎么看?”

  怎么看?闭眼看!

  “好想等下我进来的时候,看到相公你正在瞪我。”说完,俯身,在湛王额头上亲了一下,抬步离开。

  ***

  “下官容琪叩见王妃,王妃千岁千岁千千岁。”容琪跪地,行大礼。

  容倾神色淡淡,“父亲请起。”

  “谢王妃!”

  “坐吧!”

  “谢王妃。”容琪在容倾下首坐下,自然抬眸,看向这个许久未见的女儿。

  一袭素雅长裙,跟华丽完全不沾边。

  满头青丝,竟只是梳了两个长辫,连发髻都没挽。

  白皙的小脸儿亦是完全素净,不施粉黛。

  这打扮,简直比村姑都简单。

  “父亲来此有何事?”

  容倾开口,容琪瞬时收回视线。纵然打扮的似村姑一样,可她湛王妃的身份足以压倒一切。

  “知晓湛王不适,我过来看看。”开场倒是说了一句人话。

  “嗯!父亲有心了。”

  “应……应该的。”容琪的关心透着不自然。

  容倾听着,神色淡淡,“父亲有话可直说。”

  容琪看着容倾也不再绕弯,开口道,“就湛王当下的身体情况,也许该换个地方养养。”说着,不待容倾开口,忙道,“京城之外有一处很不错的疗养圣地,你要不要带湛王过去住一阵子。对王爷的身体必很有好处。”

  容倾听言,眸色越发清淡,“疗养圣地吗?”

  “嗯!就是白云寺院下,那里常年祥云笼罩,再加上哪里的主持可是大元最有名的得道高僧,让他再给湛王……”

  容倾话未说完,既被容倾打断,“父亲什么时候回京的?”

  “呃,才回来没几日。趁着沐休,回来给你祖父烧点儿纸钱。”

  “是吗?父亲若说不说,我还以为是太子殿下特召你回来的。”

  容琪摇头,“你想多了!”

  “我想多了不要紧。但父亲可一定不要少想了。”

  容倾这话,容琪一时不明。

  容倾却没给他解释的意思,转头看向凛五,“给容大人探脉。”

  “是!”凛五上前,在容琪怔愣不定的神色中,伸手扣住他脉搏。

  “王妃你这是作甚?”容琪皱眉。

  容倾没说话,只是淡淡看着他。

  清淡的眼神,不含任何情绪。然,容琪却不由的面皮开始发紧。

  是跟湛王在一起待久的缘故吗?不但人变得分外暴虐了,连眼神也开始让人慎得慌了。

  在容琪有些无措,有些沉郁间,凛五把手松开,看向容倾,眸色沉沉,“已被下毒!”

  被下毒?

  三个字出,容倾面色不见一丝波动。容琪神色不定,“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意思是你很快会死。而我,会随着落下一个弑父的名头。”

  容琪凝眉,“王妃这话我不懂。”

  容倾看着容琪,眸色凉凉,“官职低微,手无实权,又是湛王妃的父亲。如此,你想辅佐太子,太子都不信你,也不屑用你。可你却太子召回了,为何呢?因为,让我背上弑父的名头,遭世人非议,是你唯一的用途。”

  容琪听言,放在椅子扶把上的手收紧,脸上力持平稳,“王妃,你真是想太多了,我并未想过辅佐谁。”

  想多了吗!呵呵……

  “凛五!”

  “属下在!”

  “送容大人出府。”

  “是!”

  容琪听言,嘴巴抿成一条直线。

  没有再说明,没有多辩驳,直接的送客。信与不信,都随着你便。

  容倾这态度,直接的让容琪没脾气。

  “容大人,请!”

  容琪却是没动,直直盯着容倾,道,“若你说是真的。那么,你现在如此态度,就不怕真的落上一个弑父的名头吗?”

  容倾转眸,淡淡一笑,“父亲这是胁迫我吗?”

  容琪面色沉沉,“我只是……”

  “若是,我可告诉父亲。只要你不怕死,我无所谓!”

  容琪听言,直直盯着容倾,沉沉道,“既不怕,那你刚才还跟我说那些作甚?”

  “因为我哥还没成亲,而他年纪却已不小了,真的没时间再给你守孝。所以,你若不想死,我会尽力让你活。但,你若无所惧,我也无所谓。”容倾说完,抬步进屋。

  容琪刚欲上前,被凛五拦下,面无表情看着他,“根据容大人的脉象看,还剩下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如此,还请容大人尽快离开湛王府。在你心里,王妃的坎坷跟你无关。所以,我们湛王府所有人也真切希望,你不要给王妃添麻烦,要死请死在外面。”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要死请死在外面?这话容琪听的汗毛直立。

  “我……我真的被人下毒了?”

  “容大人,你是否以为,跟王妃关系僵硬,就有了被太子相信你的理由?”凛五凉凉一笑,“官场沉浮多年,没想到容大人连一荣俱荣一辱俱辱的道理都没渗透。”

  容琪听言,一个激灵,脸色微变,脸上的镇定已开始消散。

  就算他跟容倾父女关系僵硬,可他总归是容倾的父亲。而眼下,容倾几乎跟太子站在了绝对的对立面。如此……

  太子看容倾碍眼,看他又怎么可能会顺眼。再加上……

  官职低微,手无实权,又是湛王妃的父亲。以上三个理由,让容琪已开始相信容倾所说的话。太子真的没有重用他的理由。

  而且,今日来湛王府,让他说那些话,除了让容倾不愉之外,没任何实质性的作用。反倒是……

  弑父!

  才这能真正给容倾造成一些困扰。

  “凛护卫,我身上的毒,还有解吗?”

  “我会尽力。邢虎,先带容大人下去歇息。”

  “是!”

  容琪还想说些什么,但凛五已转身往屋内走去。

  “王妃,人已稳住!”

  容倾点头,“看好他,别让他踏出王府一步。之后再由容家人来,直接驱离。”

  “是!”

  容琪于她,屏退血缘,就心理上是一个完全无所谓的人。但,容逸柏呢?在心理上跟她总归有些不同吧!

  所以,就这样吧!留下他,圈禁他,免于他成为太子的棋子。

  太子府

  “殿下,属下去时,容琪已先一步去了湛王府。”

  太子听言,挑眉,“已去了湛王府?这么说,本殿是晚了一步吗?”

  飞影没回答,只道,“属下问了容琪近身的人,听他那话里的意思,容琪好似是受了太子的令才会去湛王府的。”

  “受了本殿的令?”

  “听太子的令,去给湛王妃添堵。”

  闻言,太子眸色变幻,沉寂,良久,沉沉道,“看来,本殿不止是晚了一步呀!”说着,勾了勾嘴角,“一直都知道这位小皇婶,有那么些与众不同。只是没想到,心思竟缜密到如此程度。”

  人有软肋才好拿捏。但,纵观所有却发现除了容逸柏跟云珟,竟再无可牵制容倾的人。这发现让人分外不喜。

  不过,无牵制她的人,有可跟她添阻的人也是不错。而容琪这个生父,无疑的是最好的选择。然……

  没曾想,他这边刚有动静,容倾已先一步把人给糊弄过去了。且还是以他的名义。这么一来的话……

  给容琪下套的是她,给容琪解套的也是她。直击容琪的心思,一猜一个准儿,让容琪对他这个太子瞬时离了心。如此,就算他再想利用容琪,怕是也没那么好使唤了。

  想着,太子不觉又笑了。他倒是要看看,她能走到哪一步!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309章 你开口 我就留下-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