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凤凰网娱乐 >

第306章 容倾归 护-渣王作妃

发布时间:2018-08-21 09:4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凤凰网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305章 紧绷-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梧州

  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大雨瓢泼,滴雨成线,落地飞溅。

  容倾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突如其来的大雨,面色清淡,眼底愁绪却是化不开。

  天空不作美。雨下成这样,连晚上都耽误了。泥泞的路,漆黑的夜,难前行!

  “京城还未有任何消息传出。由此可见,云珟定然无事,你也不要太过担心了。”

  钟离隐声音入耳,容倾转眸,看着他问,“你现身大元,人已在梧州,这消息应该已传入京城了吧?”

  钟离隐点头,“应该都知道了。”

  保密,隐秘,躲避,这些就算做得再好,也终有痕迹。被人发现踪迹不过是早晚的事儿而已。

  能一路安稳行到梧州,已是比预想中好很多。不过,这也预示着京城的情况不是太好。这一句,钟离隐没说出,但……

  “若是在之前,知晓你现身梧州。来‘迎接’的人怕是已不少。”

  皓月摄政王无声无息间,突然出现在大元,需要探究的太多。可现在……

  别说京城官员,连梧州官员都未现身。由此可见,京城局势已紧绷到何种程度。上到皇上,下到太子每个人都已分身乏术到腾不出功夫,包括云珟!

  形势的紧张,侧面的证实,怎么能不担心。

  钟离隐未说出,但容倾却仍想的到。

  聪明人,有时太过通透,也不见得是好事儿。想骗自己都做不到。

  “云珟他没那么容易倒下。”

  容倾听了,却是没说话,转头看向外面。

  她不担心云珟的手段腕力,她担心的时候云珟的身体。

  他若身体无异,纵然太子要造反。他也能保全自己。可是……

  若是身体出现异样,人倒下。那……京城之乱,湛王府之危,将到何种程度,不敢想象。

  京城*湛王府

  钟离隐进大元,湛王在太子之前既接到了消息。

  消息入耳,眉头微皱。在这个时候,钟离隐入大元在意料之外。略疑惑……

  凭着钟离隐的聪明,在大元正乱的时候,他除了观望不会做其他。可现在……

  钟离隐现身大元,很是反常。

  “人现在在哪里?”

  “梧州!”

  竟已在梧州了吗?

  湛王望着暴雨之下升起的雨雾,眸色淡淡。

  这世上没有谁能猜透谁的心思。钟离隐为何偏偏这个时候来到大元,湛王同样一时想不出来。

  不过,无需费力探究,钟离隐来大元为何?很快就会知道。所以,在京城已够繁杂的情况下,湛王不觉少问了一句。

  而凛五站在一旁,看着湛王,嘴巴动了动,最终又沉默了下来。

  凛一见凛五不言,垂眸,亦是沉默。

  “你们先出去吧!”

  “是!”

  凛五,凛一走出屋子,走到不远处的屋檐下,站定。沉默少时,凛一开口,“你没禀报主子是对的。”

  京城事态越发紧绷,主子气色却眼见的变差。在这种情况之下,有些事在未完全确定之前,最好还是暂且隐下比较好。不然……

  关心则乱,乱就出错。于大局不利,而他们这次真的输不起。所以……

  隐下是必须,也是不得已。

  “那个跟在钟离隐身边的女子会是谁呢?”凛五凝眉问。

  “暗卫离的太远,未看清面容。不过……”凛一微微一顿,声音越发低沉,“不过,看身形,观姿态,跟王妃很是相似。”

  凛五静默,少时,开口,“世上女儿家相似的何其多。也许,也只是像而已。”

  凛一看着绵延的大雨,渐黑的天色,“你说的对,相似的人很多。只是,能让钟离隐出手护着的人却是不多。”

  凛五听了,沉默。

  钟离隐来大元,总有理由,不会是无缘无故。而,他身边的那个人若是容倾。那么……

  他为何此时出现就全都清楚了。钟离隐对王妃的异样,他们看得清楚。

  “也许,该派人去云海山庄一趟。”

  “王妃若是已不在云海山庄呢?”

  凛一听了,转眸看向凛五,“我倒是很希望王妃回来。”

  凛五淡淡一笑,望向远方,“同希望。”

  王妃没有通天的本领,亦不会撒豆成兵。可是……

  有她在身边,主子就会开心。

  她这时回来,也证明主子做的有所,都是值得的。

  “也许,该派人去探探,迎迎。”

  “湛王府的动向,太子和庄家时刻盯着。派人过去,等于是引人过去。如此……”凛五沉沉道,“直接盯着庄家和太子府吧!他们若是派人过去,纵然还不确定那个就王妃,也不能坐看。”

  对太子和庄家的人,阻拦,截杀,是必须。

  三皇子府

  这样的天气,这样的局势,心躁动不安的人太多。

  庄诗雨手里捧着书,却是良久未翻一页,满眼的字,却是一个都看不进去。

  耳边回荡着皇后和庄韫的话,那隐晦的意思……

  庄诗雨抿嘴,心发沉,握着书的手,不觉收紧。

  父死,兄丧,庄家大房倒,她也跟着沦为一棋子。从让她嫁入三皇府的那一刻起,她在庄家的用途就已经定了。所以,对于皇后和庄韫的交代,她真是一点儿不意外。但……

  她却并不想做。因为做了会死的更快!

  “小姐……小姐,不好了……”

  看着一向稳重的秋红,难掩慌乱,白着一张脸疾步跑进来。庄诗雨心一紧,“出什么事儿了?”

  “小姐,三皇子他……他突然吐血晕过去了。”

  秋红话出,庄诗雨眼眸紧缩。庄家这是逼她呀!而事到此,也容不得她再去犹豫,也没了选择了。

  “令护卫围住府邸,还有各个院落,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许进,更不许出。”

  “是!”

  秋红领命疾步走出。

  “士风!”

  声音落下,一个黑衣护卫闪身出现在屋内,“小姐。”

  “你即刻派人过去看住管家。不许他踏出三皇府一步。”

  “是!”

  护卫领命,庄诗雨丢下书,疾步往三皇子院儿走去。

  快步走,眸色沉沉,开弓没有回头箭,事到此已没有她回头的余地了。

  太子府

  三皇子吐血晕倒的消息,传入耳中,太子眉头却是不觉皱了起来,转头看向庄韫,“外公怎么看?”

  “太顺利!”

  纵然庄诗雨有些本事。可三皇子云榛也绝对不容小觑,他不会那么轻易让他得手。所以……

  “这其中怕是有什么猫腻,特别三皇子昨日又去了湛王府。”

  太子点头。他也是同样感觉。不过,眼下没工夫细究。

  “派人守着三皇府!”

  简单粗暴,直接把你困住。直到事成,直接困死你!

  “钟离隐那里也该去看看。”庄韫开口道。

  “他单枪匹马的过来,也闹不出什么太大的动静。”

  带十多个护卫,这人数在太子眼里就跟没有差不多。

  眼下对于太子来说,最重要的是如何快速,绝对的拿到皇位。至于其他,都可以暂且搁下,留到事成之后收拾。

  “越是这个时候,越是不能大意。特别是对待反常的事,更应该慎重以待。”庄韫语重心长道。

  钟离隐的出现,就是一个反常。所以,不可疏忽。

  梧州

  “徐护卫!”

  “古公子,古小姐。”

  “我们这次外出从外带了些鲜果,特送过来给摄政王尝尝鲜,希望王爷会喜欢。”古玉荣手捧着瓜果,微笑道。

  古颖站在一侧,仍矜持的不言。

  “古公子,古小姐有心了。不过,王爷这会儿有事儿要忙,不方便请你们进去。”徐茳客气婉拒。

  古玉荣听言,反射性往屋内看了一眼,古颖未加思索,已直接看了过去,连故作矜持都忘记了。

  高大的身影站在窗前,微俯身,双手环抱身前人,垂首浅笑,纵然站在外,也能看到钟离隐眉宇间那一片柔色,温柔似水,缱绻潋滟,疼宠腻人。

  脸上那一抹从未见过的柔色小意,让本就俊逸的面容,更添几分神采,惑人乱心。

  古颖心口发闷,直直看着,欲把人看清。

  然,那被钟离隐环抱在怀里的人儿,除了一片淡紫色的裙角,什么都看不到。

  看不清身姿,看不到面容,更是窥探不到她此刻的表情。

  不过就算看不到,也能想得到。

  能被钟离隐如此宠着的,定是非一般的娇美佳人。

  而得皓月摄政王此宠的女人,也定是满脸的幸福,满心的欢喜吧!

  “如此,我们就不叨扰王爷了。不过这瓜果……”

  徐茳伸手接过,“多谢古公子!”

  “不敢!”古玉荣一拘礼,拉着古颖大步离开。

  徐茳站在门口,手里捧着瓜果,直挺挺的站着,不敢踏入屋,更不敢多看。只是……

  想到古颖刚才的眼神,徐茳不就转头,看一眼她的背影,有所思。

  屋内

  人离开,脚步声听不见。容倾转头,抬眸。钟离隐也很有风度的,把轻放在容倾腰间的手松开。

  “古玉荣是个识相的人。看到刚才这一幕,离开前,他们就不会再过来叨扰了。”

  这是说明,也是解释。并非他有意想要占容倾便宜。只是为杜绝麻烦。

  钟离隐跟古家有些交情。在这遇到,不想三番两次被古玉荣求见,就必须做点儿什么。

  容倾点头,“我明白。”说着,看着钟离隐浅浅一笑,“我跟摄政王也是患难之交,且患难不止一次。如此,对于王爷的风度我从不怀疑。”

  钟离隐听了,温和一笑,却没接话,“今天怕是不能赶路了,你去睡会儿吧!”

  “好!”

  容倾走到里间,钟离隐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神色不明。

  从不怀疑吗?

  容倾这话,几分真,几分假,钟离隐心里清楚。不过……

  钟离隐垂眸,看着自己大手,眸色变幻,翻涌。容倾对他还有几分信。然,他对自己……却是一点儿都不信。

  拥入怀中,完全不想再松开……

  钟离隐缓缓闭上眼眸,这一行护送,考验的是他的定力和自控力。

  “摄政王是聪明人,想来不会做蠢事儿。”

  是聪明人,但当聪明人失了理智。做出的事,杀伤力往往会更大。

  ***

  “哥,你拉疼我了……”古颖凝眉,娇斥。

  古玉荣却是充耳不闻。

  “哥……”

  直到走进屋,古玉荣才把手松开。

  古颖揉着被抓红发疼的手腕,脸色很是不好看,“你干什么呀!”

  古玉荣看着古颖,没什么表情道,“父亲是不会把你嫁到皓月的。你就不要多做幻想了!”

  古玉荣这直白的话出,古颖脸色不由一变,“哥,你在说什么……”

  “而且,摄政王也不会娶一个商家女为正妃。所以,不管你是什么心思最好给我放下。放不下就给我藏好了!没得坏了自己的名声,还连累了古家。”

  古玉荣说完,完全不给古颖狡辩和反驳的机会,直接道,“红莲!”

  “奴婢在!”

  “看好你主子,出发前若是闹出什么幺蛾子,本少爷唯你是问。”

  “奴……奴婢遵命。”红莲俯身再起身,眼前已不见古玉荣的身影。只剩下脸色乍青乍红的古颖。

  “小姐……啊……”

  啪……

  椅子被砸落在地的声音,吓到丫头惊呼出声。

  而已走出门的古玉荣听到屋内传出的响声,无动于衷。

  古颖会对钟离隐动心思,古玉荣倒是一点儿不意外。

  就钟离隐那身份,那样貌,还有那身气度。女儿家为他动心再正常不过。

  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钟离隐跟古家来往已久,若是他对古颖真有意,早就表示出来了。从未表示就说明他看不上古颖,连纳她为妾都没想过。如此……

  又何必看着古颖硬往上凑,让自己难堪,还徒惹得钟离隐不快。连带的古家脸面上也不好看。

  不过,钟离隐未看上古颖也挺好。不然,就古颖那冲动又单纯的性子,钟离隐真纳了她,她去到大元等钟离隐新鲜儿一过。她妥妥的立马成为她人的箭靶子,小命很快玩儿完。

  走进屋内坐下,吩咐道,“李旺。”

  “公子!”

  “归置一下东西,待雨一停我们马上启程。”

  “是!”

  小厮领命开始忙活,古玉荣坐在屋内,轻叹一口气,终究是兄妹,纵然情意凉淡。可也不愿眼睁睁的看着她去送死不是。不过……

  那个入了钟离隐眼的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儿的人呢?还真是有些好奇!

  京城*皇宫

  “太医禀报,根据脉象已确定三皇子是中了毒。”

  “而宗人府蒋大人去探查之后,在海侧妃的屋内发现了毒药。而这毒,正是三皇子所中之毒。”

  “蒋大人当即进行了询问。海侧妃痛哭不止,满脸冤屈什么都不认,并直言有人陷害她。然……”

  “她身边的丫头却道,海侧妃本是欲给三皇子妃下毒的。没曾想,厨房那边端错了汤蛊。结果阴差阳错之下,参汤却被三皇子误食了,导致了中毒致使昏迷不醒!”

  听完李公公的禀报,皇上面色阴沉冷厉,心里沉怒。太子可真是好样的。

  他这个父皇还没死呢,他就迫不及待的想登基称帝了。联合庄家,排除异己,做的那个明目张胆,连遮掩都懒得了。

  “李公公!”

  “老奴在!”

  “宣湛王入宫。”

  “是!”

  梧州

  夜半时分,夜深人静,该是安睡的时候。

  咔嚓!

  一声轻响入耳,几不可闻,但在这寂静的夜晚,却是不容忽视。

  容倾瞬时睁开眼睛,心中有事,夜里无眠,本就似睡非睡,稍微声响,瞬时清醒,起身……

  “别紧张!”

  温润低缓的声音耳边响起,容倾转头,钟离隐不知何时已站在她身后。

  “夜晚造访,爬房爬墙。看来,来的并非善良之辈。”容倾低声道。

  钟离隐听了,轻声道,“这个时候,比起你分析这个,我倒是更想看到,你吓的直向我扑来。这样我会感觉,我这一趟的守护很有必要,也分外有价值。”

  容倾听言,面色舒缓,“看你还有心情逗闷子,我放心多了。”

  还有闲心逗闷子,妥妥就是游刃有余,信心十足的表现。

  “这可不是逗闷子的话。”他只是想说,这时躲在他怀里更合适。但不敢说的这么直白。

  不过,这含蓄的话,仍被容倾横了一眼。

  钟离隐瞬时笑了,瞪他,就证明很理解他的话。这样甚好不是吗?

  嘴角含笑,看着窗户晃动的人影,声音愈发低缓,“而且,我不是信心十足,是经验十足。”

  经验十足!

  这话,一不小心惹人怜爱了。

  这得被刺杀多少次,才能说出经验十足这几个字。

  容倾听了没说话。

  表感谢的方式有很多种,最不需要以的是身相许这这一种,也不需要搞暧昧这一种。

  以上两种,是禁忌,更是在折损两个男人的骄傲。

  伸手从腰间拿出一个瓶子递给钟离隐,“小皇叔给我的,据说是见血封喉的。是直接撒过去好,还是洒在你剑上更合适,你决定。你动手,我在后面收尸。”

  钟离隐接过,看着容倾,随意道,“你睡觉也在身上带着?”

  “嗯!”

  “纯粹是防这些贼子,还是……”

  “皇叔说,你若心怀股不轨,就让你也尝尝味道。”

  闻言,钟离隐摸摸鼻子,不说话了。他这算是自找不痛快吧!

  咚……

  声音入耳,人影晃动,寒光闪现……

  钟离隐眸色一沉,不假思索伸手把容倾拉至身后,随即出手!

  动作看似轻柔,却力道十足,且速度极快,避开,攻击,招招致命,没有花哨的招式,没有多余的套路,一出手攻心锁喉,直接夺命!

  护她安,要你命!

  容倾站在后,看着跟人厮杀,把后背留给她的钟离隐,眼里漫过几多情绪。

  后背,致命点太多。而一个站在你身前,把后背留给你的人……

  此刻,看到的是信任,刻在心里的是感恩!

  护送她,钟离隐唯一适合的人。云陌没说错!

  嗯……

  一个闷哼,人随着倒地,几个抽搐,静止死去。

  看着死去的人,钟离隐眼帘都未动一下。容倾却盯着看了好几眼。想看清来人是谁,是京中哪个熟人的狗腿。

  然,盯着看了好一会,确定眼生,不认识。

  当……叮……

  兵器碰撞的声音不断传入耳中,外面人影闪动,厮杀还在继续。

  “啊……”

  “有刺客,有刺客……”

  外面惊叫突起,随着一片躁乱!

  尖叫声,呼救声,奔跑声,还有……

  “四爷……四爷……”

  听到这声娇呼声,钟离隐眉头微皱。

  四爷不是别人,正是钟离隐。

  在钟离皇室,钟离隐排行老四。近身的和熟识的,偶尔会这么唤他!但……

  这称呼从一个女人口中叫出,却还是第一次。听着,不甚至顺耳。

  “好像是古颖的声音!”容倾听着,道。

  “古家经营有道,却不甚会教女儿!”钟离隐沉凉的话出。

  容倾不由转眸,第一次听到他如此直白的评论一个人。

  接收到容倾的视线,钟离隐看她一眼,清清淡淡道,“爷已有心上人,有些女人却仍那么不知分寸。”

  容倾听言,移开视线。

  “啊……”

  “古小姐,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徐茳伸手把人拉开,面色不是太好看。

  若非主子跟古家有些交情,就古颖这横中直撞的,凭空添乱的,徐茳还真是懒得管她。

  从刀口下被拉回,古颖白着一张脸,整个人直接傻呆了。

  徐茳可没功夫安慰她,死死守在门口挡住所有,直到躁乱平息。

  恰时门打开,钟离隐走出!

  “主子……”

  “四爷……”

  看到钟离隐,古颖眼圈瞬时红了,巴巴望着钟离隐。那眼神……渴求入怀,求呵护。然……

  “古公子,令妹好像受到了很大的惊吓。”钟离隐却是没看古颖一眼,对着疾步赶来的古玉荣道。

  “摄政王恕罪,给摄政王添乱了……”古玉荣上前,赶紧赔罪。

  钟离隐没多言,看向徐茳,“收拾一下,启程。”

  “是!”

  钟离隐转身进屋,古玉荣拉起古颖沉着一张脸,大步离开。

  猩红的血色,遍地的尸体,落入眼中……

  速离,此地不宜久留!

  “主子,可以出发了。”

  钟离隐点头,随手拿起床边的大氅为容倾披上,给她系好带子,看着她道,“是我牵着你?还是你主动拉着我?”

  钟离隐话落,容倾伸出手拉住他手腕。

  钟离隐垂眸,亲密吗?隔着一层布,连肌肤都没接触到。

  “走吧!”

  容倾拉着钟离隐往外走去。

  雨已停,天空已见亮,路不见得好走,可总是比停滞不进的强。

  走出客栈,走到门口处,看到古家兄妹已在,看那样子也是要离开。古颖眼睛红红的,古玉荣面色亦是很不好看。见到钟离隐,敛去几分,上前,拱手,“摄政王爷。”

  钟离隐颔首,随着手一转,伸手把容倾揽入怀中,抚上她的头,自然遮住她一大半儿面容,“京城再会。”

  “是!”

  古颖站在原地,看着钟离隐把一个女人拥入怀,又看他扶她上车,之后自己才上去。

  那体贴入微,那屈尊降贵。

  落在眼里,满心妒忌。但,却什么都不敢说。

  坐在马车内,透过车帘一角。容倾静静看着外面。路很不好,不过,只要不出意外,不再停留,再有一天的时间,足以到京城。

  云珟,你一定要安好!

  看容倾上车只是盯着外面看,对于刚才在客栈内,被袭一事。对于被袭者是谁,却是一句都未问。

  欲刺杀她的是谁,此时完全不重要。尽快赶到京城才是主要。

  “仁王爷……”

  路行不远,一道声音传来。入耳,钟离隐神色微动,容倾随着拉开车帘!

  京城

  整个京城,大写加粗的压抑,紧绷。

  整个京城的街头,布满官兵,三步一个,五步一排。让人看得大气也不敢喘一声。京中百姓不到必须出门的程度,绝不迈出家门一步。

  而,朝堂百官亦是沉寂的厉害。每个人都是深居简出,不敢轻易迈腿,更是不敢轻易开口。

  刑部

  刘正坐在衙门中,使劲按着额头。好几天没好好合眼,没有安稳睡一觉了,此时,头痛欲裂,简直生不如死。

  “大人,您还吧!”

  “你看呢?”

  呃!

  眼圈发黑,脸色青白,满满的纵欲过度的样子。看着真是凄惨呀!

  看着刘大人这副模样,衙役抬手摸摸自己的脸。他的脸色也差不多同样吧!

  衙役自我怜惜了一下,随着压低声音道,“大人,皇上此时……”

  “不想死,就闭上你的嘴!”

  “是……”

  看着刘正那简直要吃人的眼神,衙役嘴巴紧紧合上再不敢多言。

  看着眼前衙役,刘正心里大骂,该死的东西。一些话头,别人听到都恨不得赶紧捂耳朵,他竟然还敢说。

  虽然刘正心里也同样是七上八下的……

  京城这一段时间,氛围那个箭弩拔张,太子眼见的就是要造反。然,就在这一触即发,几乎已闻到血腥之气的时候……

  皇上竟然突然消失了,还有三皇子也突然失踪不见了……

  事出,一片大乱。心中各种猜测,但却无一个人敢多言。

  只是,国不可一日无君,在这极致乱的时候,总是有一个人站出来主持大局。这人该是谁呢?

  太子?湛王?

  刘正本以为,第一个想站出来的人必是太子。可湛王必然会强硬阻碍。然……

  令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在这紧要的时候,湛王竟然沉寂了,连面都没露。

  如此态度,很是反常!

  而这异常,给刘正一种感觉。那就是,湛王出事儿了。且不是小事儿!这感觉愈发强烈。

  “大人,大人……”

  闻声,抬头,看一向沉稳的杨虎,此时喘着大气,大步跑进来!

  这模样,感觉很不妙呀!

  “大人,出……出事儿了……”

  又出事儿了?好吧!还有比皇上失踪更大的事儿吗?

  “说吧!又怎么了?”

  “大人快去看看吧,街头打起来了……”

  随着杨虎的话,刘正只听的心惊肉跳,这事儿……

  跟皇上失踪一样大!

  “还傻愣着干什么呀!走,赶紧走……”

  湛王府

  “齐管家,你好大的胆子。杂家奉太子之命来见湛王,你竟然也敢拦?”尖细的声音,让每一个出口的字都那么刺耳。

  齐瑄面无表情,“家主身体不适,正需静养,暂任何人不见。还请吴公公理解。”

  “知道湛王爷身体不适。所以,杂家特别带了御医过来就是为给王爷医治。可你现在却拦着不准人进,你这到底是何意?”冷声质问。

  “湛王府有大夫,就不劳烦宫中御医了。”

  “呵……”冷笑一声,吊着眼角,直直盯着齐瑄,满眼恶意,“违背太子令,强硬拦太医,不准任何人入府?齐管家,你这样可就不由让人多想了。”余音那个悠长,明显的意有所指。

  “也许,湛王根本就不是病了。而是你这个奴才对湛王爷做了什么吧?”冷喝,加罪。

  齐瑄听了,却是神色淡淡,“周正!”

  “属下在!”

  “送吴公公离开!”

  “是!”

  周正领命,刚上前,就听吴公公大叫起来,“杀人啦,杀人啦……你们这一群居心叵测的奴才,暗害湛王,违抗太子,现在又想……呃……”吼叫过半,头上骤然一痛,人僵住。

  看着掉落在地长箭,看着溅落的血色。齐瑄眼帘微动,抬眸……

  一身紫衣,满脸风霜,却遮挡不住那满身的风华!

  当那一抹身影映入眼帘,当看清来人……

  周正怔住,齐瑄眼眸微缩,却是淡淡笑了。

  刀光剑影之下,血雨腥风之中,主子危难之时……

  她踏着血色,回来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307章 绝不容许-渣王作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