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多盈娱乐 >

第288章 壮志凌云,刻骨柔情!(五)-荆棘婚路

发布时间:2018-08-29 15:4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多盈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87章 壮志凌云,柔情刻骨!(四)-荆棘婚路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要说当陈穗的经纪人,那也真是苦差事,这位姑奶奶脾气火爆的厉害。要说公司里要是有别的艺人这么难伺候,早早就被雪藏了,可陈穗的背景又硬,谁敢雪藏了她。

  陈穗从进公司,前前后后换了好几任经纪人,现在的这个是跟着陈穗时间最长的,这个经纪人没什么特别强悍的工作能力,但性格好,对陈穗总是很照顾。陈穗这人吧,初相识都觉得她不好伺候,可交往久了,就能知道,她是最讲义气的,也护短,经纪人这些年吃的用的,几乎都是陈穗给买,就连上一次经纪人家里父亲突发脑溢血,都是陈穗出面给交的住院费。

  感情也就在这样的交往中,建立了起来。

  听陈穗对着车后面坐着的人这么不客气。经纪人汗都下来了,陈穗说的没错,这人可不就是大财主么!现在陈穗手里演的三个戏,全部都是这人投资的,得罪这种大老板,那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经纪人伸手拉拉陈穗,用口型求她,“你少说两句。”

  陈穗今晚饭局就憋了一肚子的火,这会儿看到正主儿了,哪里能人忍得住,不仅要说,还要往难听了说,“怎么?走了个妹妹来了个哥哥,你们陆家是不是快玩完儿了。一个个的都这么闲?还是你自愿献身,想要给你妹妹解决我这个大情敌啊?”

  没错,坐在车后面,?着脸的男人,正是陆元野。

  陈穗这种不冷不热的态度,阿野早已经习惯了,只是今天听到她提起元惜。少不得要问一句,“你见元惜了?她.......没怎么你吧。”

  说起妹妹,阿野真是头疼。

  元惜从小是陆暻?年的掌上明珠,自来是被宠爱娇惯的,这倒不算什么,他们这些人家的女孩子,哪一个不是这么长大的。可元惜又是个例外,问题就出在阿野十八岁的时候,陆暻年放权让他来经营公司。

  当时阿野脑子直,觉得父亲的公司,再怎么说那也是他跟元惜共有的,不能重男轻女让他一个人来接手。这才把当年十八岁的元惜也叫了回来,两个人一起经营公司。还带着个跟在阿野身后忙前忙后的heaven。

  元惜一个女孩子,从十八岁就跟元野平起平坐,甚至因为元野对元惜的宠,在陆氏,地位比元野还要高一些。

  小小年纪的女孩子就成了杀伐决断的一把手,对元惜的行为举止,自然产生了影响。

  元惜并没有让他们失望,这些年生意做的风生水起,比上元野这个哥哥,那也是不逊色的。就算是现在在京城设立分公司,发展的速度同样半点不弱于在海城的总公司。

  元惜争气,有魄力有眼光,陆暻?年自然支持,元野更恨不能把公司都给妹妹。就这样,元惜被亲爹跟亲哥培养成了女强人。

  成了女强人就有了女强人的性格,元惜喜欢heaven,就非要得到!

  为这个,阿野跟heaven这么多年心贴心的好兄弟都翻了脸!尽管阿野完全理解元惜这样的女孩子,对heaven来说,太有压迫感,实在不好接受。heaven从小佩服阿野这个大哥,所以在阿野面前表现的一直很乖顺,可是骨子里。heaven比谁都早熟,反叛。要heaven完全诚服于元惜,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就算阿野什么都明白,这个事情,他还是要站在元惜的一方,那可是他的亲妹妹。

  元惜大概是习惯了heaven对阿野对她的那种温顺,可元惜并不知道。heaven那样是因为面对的人是阿野,这个他的大哥。而不是他本性如此!

  元惜北上之后,最争锋相对的就是陈穗。

  陈穗说到做到,她才不会惯着谁!

  此时也是一样,她半点不觉得阿野是为她担心,反而说的讽刺至极,“她倒是想欺负我来着,可我是谁?能让她欺负了?笑话!我劝你,现在还是速速回去看看你那个宝贝妹妹,说不准又躲在那个角落里哭呢。你不是最见不得她哭吗?哈哈,我让你多见几回!”

  陈穗跟元惜斗争经验丰富。

  元惜虽然高傲,可是面对荤素不忌的陈穗,根本占不到便宜。阿野跟陈穗的相识,也是因为这个。

  阿野北上来看妹妹,进门就看到元惜哭的伤心欲绝。

  要知道他的这个妹妹,从小就不服输,对他这个哥哥都没有流露过半分弱势。哭?成年后,从未发生过的事情。阿野当时的怒火可想而知,登时就去揍了heaven。

  揍完才听手下说,heaven跟元惜,已经一个月没有见过面。显然他错怪了人。

  在细查,就查到了陈穗。

  阿野作为负责任的好哥哥,自然是要找陈穗讨回公道的。当时的陈穗正因为heaven被打的事情,气的火冒三丈。她就在heaven的公司,自然是瞒不住她的。

  所以当阿野气势汹汹找上陈穗的时候,劈头盖脸被陈穗骂了个彻底。

  阿野长这么大,还真是没被人这么不留情面的骂过。

  陈穗骂起人来。身上有一种斗战胜佛的光辉,好看艳丽的能刺伤人的眼。阿野面对女人,跟她对骂不可能,对她动手更是不行,就只能站在原地活活被陈穗骂了半小时。

  之后,陈穗对阿野的态度从未变过,讽刺挖苦到了极致。什么难听说什么。

  可阿野,就跟着了魔似的,隔一段时间不见她,就心神不宁,非得听她扯着嗓子对他恶言相向,才算是心里舒坦。

  此时听陈穗说的如此难听,又想想元惜被陈穗挤兑的痛哭的模样。阿野无奈的说:“穗穗.......”

  “得得得得!”陈穗才不吃这一套,她的小名叫丫丫,从小看着她长大的都叫她胖丫丫,从来就没有穗穗这么个名字,突然被人叫起来,不觉得亲密反而觉得渗的慌,“怎么?站不住理了。就来搞怀柔政策?告诉你,别给老娘来这套!识相的,?溜儿的带着你那个倒霉妹妹滚蛋!成日里为了她,多少人连饭都吃不下!她以为她是九天仙女呢?她看上彭凌云,彭凌云就得同样的爱她?还有没有天理了?追天追地的,弄什么情感动天的景儿呢!”

  陈穗是烦透陆家这对兄妹的。

  她跟陆家是一点交集都没有,完全就是个局外人。

  可她跟heaven是从小在一起的,heaven对陈穗来说,那真是跟亲哥一样的!

  heaven跟在陆元野身后,忙前忙后的给陆家的公司干了八九年活,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结果陆家人倒是好,不说heaven辛苦,转眼就要让heaven娶元惜,还不能不同意!非得欢天喜地的娶,不待这么欺负人的!

  在陈穗看来,这就是想要奴役heaven一辈子啊,换个女婿的称呼接着让heaven没日没夜的给陆氏干活!

  原本这还是陈穗的猜测,可后来元惜北上,陈穗一见,可不就完全证实了她心里的猜测。元惜满身的名门大小姐气势,对heaven说话。那从来都是居高临下,用陈穗的话说,那真是把heaven当哈巴狗呢!

  tmd简直没天理!

  不仅自己那幅样子,还拉了亲爹亲哥来给heaven施压,弄的heaven跟彭震都闹翻了。

  陈穗打心眼儿心疼heaven,后来还看到阿野不分青红皂白的揍heaven。这里面的仇啊!简直比山高,比海深!

  要不是碍着彭震林枷的面子,陈穗都想上手揍元惜。

  什么玩意儿啊!

  陈穗就是这么个性子,心里怎么想的,眼睛里就是什么样子。瞪着阿野的眼神,真是仇恨满满,阿野看一眼都觉得心里揪着疼。

  他知道当时他没问清楚去揍heaven是错了,只是他当大哥当了这么多年,也拉不下来跑去跟heaven道歉。只能彻底跟heaven冷了关系,他放手不掺合heaven跟元惜的事情,也算是他对heaven的一种让步。

  至于陈穗,他更是做了所有能补偿的事情。

  陈穗这个明星当的,从入行就是女一号,只要是她喜欢的本子,阿野都后来跟进,给剧组投资。让原本的小成本电影都变成阵容强大,资金充裕的大片。

  heaven对这些都清楚,碍着阿野这个大哥的面子,倒是从没有插手管过。

  陈穗更是让人不得不服,这姑娘身上有股子狠劲儿,演戏那是真拼命!大冬天的,让往水里跳,半点都不含糊。弄的阿野之前早早就找好的替身,根本用不上。

  可陈穗越是这样,阿野就越丢不开手。

  用阿野助理的话说,“小陆总现在,不是在陈小姐身边,就是在去往陈小姐身边的路上。”

  这几年打着来京城看元惜的口号,阿野基本上三分之一的时间都耗在这儿了。

  可陈穗呢。

  有力气的时候。就讽刺挖苦,反正是说不出好话。要是节食或者拍戏太累,就干脆无视阿野,跟完全看不见这个人似的。

  阿野想着他慢慢来,总能让陈穗对他改观的,可时间越久,他发现自己错了。眼前这个姑娘眼睛里对他的厌恶似乎比从前更重了。

  阿野心里有些慌,开口说:“你到底怎么才能不这么讨厌我?要我去跟heaven道歉?”

  从前他是拉不下面子的。

  别说是给heaven道歉,就是在陈穗面前如此时这般说出心里的想法都不愿意。陆暻年的教育方法,让两个孩子都成了商场上人人称道的尖端人才,可在为人处事,无论是阿野还是元惜,也都继承了陆暻年的高傲。

  不屑于解释,更不善于表达内心。

  阿野一直硬撑着。跟陈穗,就跟一场拉锯战一样。

  他以为凭着自己的实力,无论如何都能让陈穗臣服的,可结果就是,眼前这个姑娘是个煮不烂踩不破摔不碎的铜豌豆!

  根本就没有软化的迹象。

  陈穗听了阿野的话,不仅不感动,反而冷笑更重。“谁稀罕你的道歉!打完人过个十年八年的你想起道歉来了?我们是不是改三跪九叩谢谢你啊?瞧把你能的!趁早滚蛋!看见你就烦!”

  陈穗最瞧不上的就是陆家兄妹身上这种高高在上的气势。

  就好像他们做些什么,就特别屈尊降贵似的。

  越看越来气,陈穗拉开车门,“你不走是吧?好!我走!”

  说完她就提着自己的长礼服下了车。

  阿野哪里坐得住,急忙跟着下来了。

  她今晚的衣服实在是有些暴露,虽然外面穿了外衫,可是还是艳光四射的样子。阿野哪里敢让她这副样子在街上晃荡。

  从来眼高于顶的陆氏总裁。

  半躬着腰给陈穗提着裙子,“你上车吧,让司机把你送回家去。我走!满意了?”

  陈穗半点不领情,鼻孔对着他哼了哼,扭身上车,拉上门就走,根本就不带犹豫的。

  阿野站在原地显得高大又孤冷,跟在后面的车里,阿野的助理跑下来,这样的场景他见的多了,倒是见怪不怪。

  不过要是让海城陆氏里的人看到,恐怕都要吓死。

  阿野在商场上的作风肖似其父,人虽然看着温润,可手段犀利,为人冷漠,从来都不是个好亲近的上司。

  阿野看着那保姆车彻底消失在视野里,才动身上车。

  他有些担心元惜,自然要去看看妹妹。

  元惜北上之后,陆暻年亲自来给女儿买了房子,顶级的小区。

  阿野用指纹锁开了门,进门不意外的听见元惜在哭。这些年,元惜关起门来偷偷哭的次数可真是太多了。

  阿野走进元惜的卧室,看着蜷成一团的妹妹,心是真的狠狠的抽痛。

  他将妹妹拦在怀里,他们本来就是龙凤胎,关系比一般的兄妹还要亲密许多。她哭,他心里也觉得闷。

  “惜惜,你这又是何必?”

  何必让自己这么伤心,何必将所有人都拖入深渊。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89章 壮志凌云,柔情刻骨!(六)-荆棘婚路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