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多盈娱乐 >

第278章 他不敢再让她等了。-荆棘婚路

发布时间:2018-08-29 15:4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多盈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77章 佟教官,您的那位尹小姐,恐怕不好了!-荆棘婚路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巴厘岛,是印尼13600多个岛屿里的其中之一,位于印度洋赤道南方8度,爪哇岛东部,岛上东西宽140公里,南北相距80公里,全岛总面积为5620㊣?。巴厘岛(bali)隔巴厘海峡(balistrait)与印度尼西亚东哇岛(eastjava,indonesia)相望。

  金戈脑中浮现出这样的一串文字,这时候金戈开始痛恨自己昨晚的纵欲,无论是喝酒还是在床上,他从来都是严以律己的人,在京城因为公务在身,更是二十四小时都要保持冷静,绝不可能出现如此荒唐的时候。

  也真是他大意了,从小到大家族的严苛以及自身的高要求,让他从来都不敢松懈,这一趟来,权当是他过去三十多年的一次逃离,想要好好的放纵自己一回。

  却没有想到,大意失荆州。

  即使是目前金戈的脑袋依旧有宿醉的闷疼,但是人却已经完全的沉静下来。他很敏锐的看向陈卓儿,“你把具体的情况说一遍!”

  陈卓儿心急火燎。可真要说的时候,又有些支支吾吾,虽然她是真的担心尹乔,可平安要是掺合在里面,对自己人来说显然是不利的。

  金戈眼睛微微的眯起,看到陈卓儿的反应,张嘴就吼。“48725!”

  这似乎都已经成为了惯性,陈卓儿在下一刻就挺起了胸膛,脚步一收,“到!”

  “你当年在警徽下是什么宣誓的?!”

  陈卓儿眼睛红了,不过还是大声说:“誓用生命捍卫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那你现在又是怎么做的?”

  “佟教官.......”陈卓儿是真的哭起来。

  她一直都觉得她是被逼无奈的,是不愿意的,骨子里她还是个警察。是个正义的化身。可事到临头才明白,她早已经不是曾经那个无所畏惧的陈卓儿,她心里已经会考虑得失,甚至是在明知道尹乔有危险的时候,还在计算其中的利弊。

  金戈知道不能太过于强硬,随即又软了腔调说:“你放心,这里是印尼。就算是真的有什么事情,也可以私下解决的,我不会让你为难。”

  陈卓儿哭的朦胧的眼眸里,全部都是金戈温柔的样子。

  心底所有的防线就都崩塌了,带着哭腔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她那边耍酒疯跟平安闹了一场,后来酒醒。她实在是不能接受自己在平安面前露出那么脆弱的一面,要知道她跟平安在曾经是很长时间内都是对手。

  所以陈卓儿很没有骨气的,在酒醒后就直接回国。

  刚好赶上许横他们都要回国,陈卓儿名正言顺,可回去之后,陈卓儿才发现平安带着手下的人,并没有回来。

  在巴厘岛的时候,陈卓儿没有关注平安的去向,是因为害羞。

  可回到京城,她就不得不关注了。

  陈卓儿是很敏锐的人,前思后想都觉得不对劲,这才又回头赶回来,可谁知还是晚了一步。她找回之前平安住的宅子,人去楼空。联系平安带走的手下,据说他们要做单大生意。

  不过平安的手下只效忠于平安,多的话对着陈卓儿,都是不肯说的了。

  没有办法,陈卓儿只能来找金戈。

  金戈听完陈卓儿的话,只觉得太阳穴刺刺的疼,他没想到这回尹乔遇到危险的原因,最终还是归到他这里来。

  陈卓儿对他有好感,这金戈早就知道。

  可是当时在警校当客座老师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女同学看到金戈都是桃心眼,他早已经免疫,甚至可以说是无视。

  哪里想到会在这样的时候受到反噬。

  金戈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很冷静的看着陈卓儿,“我现在没有人手,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出一次任务。”

  能跟金戈一起出任务。这是在警校时候,陈卓儿的心愿。

  现在心愿达成,却没想到会是现在这样的情景。

  陈卓儿嘴里发苦,点了头。

  其实金戈这完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这里可不是国内,在国内金戈手边有太多的资源,想要找一个人,那简直是易如反掌,可是在国外,尤其是反华倾向还是比较严重的印尼,很多事情就要多思考思考。

  相反的,陈卓儿在这里倒是有不少的势力。

  做?赌毒生意的,在东南亚势必是会有一些自己的势力的。

  陈卓儿给陈东野去了电话,讲明了事情之后。陈东野都怒了!佟金戈是谁?现任的市公安局长,往后极有可能成为全国警察的一把手。他们要是敢动了金戈的未婚妻,那这仇可就结大了。

  无论是从私人的感情来考虑,还是站在公司那么多兄弟的角度,尹乔都是绝对不能出事的。

  陈东野让陈卓儿放心的调度关于东南亚他们手里所有的人手,力求要把人完好无损的送到金戈的手上。

  有了这一层。

  在寻找尹乔的问题上,就有了更多的把握。

  陈卓儿却并不乐观,她太了解平安的为人,最是阴狠的,她怕平安会对尹乔作出不可挽回的事情。

  所以根本来不及等,陈卓儿直接跟金戈说:“线报,他们带着尹小姐已经离开巴厘岛,看方向,应该是往泰国去了。”

  金戈心中何尝不知道落在这些亡命之徒手上,尹乔该有多危险。

  所以根本什么都来不及,金戈带着陈卓儿跳上船,就直接往泰国方向去。

  陈卓儿路上就跟金戈说:“我们的势力主要是在湄公河延岸,去那个地方找,准是没错!”

  湄公河现在开通贸易,往来最多的就是我国商船。原本在湄公河上,泰国、缅甸甚至是老挝的人都有很强的势力,可是因为我国政府的强力打击,加上又有军警巡航,所以原本在河道两岸的泰国、缅甸、老挝的势力都消散下去。

  此消彼长。

  这些国家的势力下去了,本国的势力就涨起来。

  而这种贸易繁茂又靠近金三角的地区,最容易滋生各种见不得光的产业。

  国内的各种势力,现在在湄公河延岸都有蟠踞,作为京津冀最大的势力集团,陈东野的公司,不可能放弃这样的一块命脉地区。

  金戈听着陈卓儿说的头头是道,第一次对眼前这个他曾经的学生有了刮目相看的感慨。

  就算是金戈时常在中央开全国性的汇报会议,对湄公河这边也算是有些了解,可是却没有陈卓儿知道的详细。

  “你这些年成长很多。”金戈真实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陈卓儿此时对金戈,已经没有了刚开始的惶惶不安,反而是因为一段时间的相处,反倒是平静了下来。

  这会儿的金戈穿着东南亚风情的花衬衫,还有大短裤拖鞋,因为他的头发是那种圆寸,看起来太过于规整,倒不像是当地人,所以就在头上绑了块花布,配上金戈原本就不白的皮肤,倒是真的很像本地人。

  陈卓儿看着这样的金戈,觉得他其实也不是那么高高在上的人。

  比起穿着一身警服,看起来古板又生硬的金戈,这样的金戈显然平实的多。

  陈卓儿不再害羞,反而是落落大方的叹了一句,“哪有永远天真的人。”

  她虽然的在危机之中接手哥哥的产业,可是做了这些年。她其实都已经有些习惯了。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只是酒醉的时候会怀念过去,清醒的时候,她太知道自己应该去做什么。

  人本就是如此,就算是情感再怎么肆意,可理智总归站上风。

  金戈没有多说,只问。“说说尹乔现在的情况?”

  他其实并不关心其他的什么,他只是担心尹乔。

  他们一路从巴厘岛找到泰国来,路上已经花费了两三天的时间,风餐露宿自不必提,金戈自己的特种兵出身,对这样吃不好睡不好的日子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可是想想尹乔,他就心疼起来。虽然尹乔从来都不是家中受宠的那一个,可是那也是尹家的女儿,从小没受过苦的。

  东南亚这地方,尤其是泰国往湄公河的这一路,全部都是高山丛林,蛇虫鼠咬,对于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来说,无疑是炼狱一样的地方。

  金戈担心尹乔撑不住。

  陈卓儿喝了口水,沉吟了一下说:“刚得到的消息,平安他们是跟京城的财主有了联系,专门带着人到湄公河来交货的。”

  “交货?”金戈惊讶。

  陈卓儿呐呐,“抱歉,货,是行话。其实说的就是尹小姐。”

  金戈胸口猛跳。

  不好的预感简直弥漫全身。

  陈卓儿到了这个时候,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泰国、缅甸、老挝,甚至是越南,这些年每年都会有一部分女人被偷渡送到国内,主要从事.......色情行业,做的时间久,没效用了,就卖到偏远的地方去给当地人做亲。国内做色情行业的,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湄公河上取货,就是不知道这一次京城来的财主,是谁?”

  京城的地界就那么大,总归有几个干这种事情的,都面子上熟悉。

  这些年陈卓儿把产业全部转化,完全不做这一块了,所以其他各方的势力反倒大了不少。

  这一次来带走尹乔的,不知道是哪一方。

  金戈其实面对过比这更加残酷冷血的案件,可此时此刻他听到陈卓儿平静的说出这些,手里的拳头就有些捏不住了,要不是看陈卓儿是个女人,他真的会忍不住的挥拳。

  这么可以......

  从前所谓的妇女交易。在公安部的报告中也不过就是一组数字,冰冷又陌生,每年能降低百分之二就已经算是工作重大突破。

  甚至一度,还有人说,如果东南亚的女性能够解决国内男女比例失调的问题,减少国内女性被拐卖强奸的比率,是不是政府这些强力部门,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当这些数字、案例变具体到尹乔身上,金戈就觉得难以忍受。

  他根本不敢想如果尹乔遭遇这些,他会不会发疯。

  “开快一点,要快点救出她!”

  尹乔在这些人手里多呆哪怕一分钟,金戈都觉得可怕。

  之前跟尹乔的感情来的快,身边不是没人怀疑过,甚至钢川就说过金戈这不过是晚来的叛逆。虽然尹乔并不超出豪门的范围,但是就内部来说,尹乔也已经是绝对不能达标的佟家儿媳。

  可金戈就这么一头栽进去,反而还有不死不休的模样。

  身边人难免觉得怀疑。

  这世上哪有无缘无故的爱,总需要时间。

  可到了这一刻,金戈终于看清了自己的内心,他是真的爱尹乔,就如此时,他恨不能用自己的命去换她的安康。

  想起尹乔,金戈的一颗心都被揉碎了。

  她是那么弱的那个人,不争不抢什么都不要,连吵架都不会。

  可如今,却因为他,要面对如此凶残的境地。京城来的人指明要尹乔,这些人是不是知道了尹乔跟他佟金戈的身份。所以才想着要尹乔回去好威胁他?

  太多的可能。

  却都是那么的可怕。

  金戈强压住痛苦,只盼着能快一点再快一点。

  湄公河边的经贸区,跟陈卓儿商量了很久,两人绝对暗取,不能公开亮明身份。就金戈跟陈卓儿现在的身份,说出来都不是好惹的。

  但也正是因为他们的身份能量太大,对尹乔其实是更大的压力。

  “你留在车里,我进去救人,全程你只要操控无人机给我指路就成。”

  金戈打算单枪匹马的进去,不是他逞英雄,而是他等不及了,如果联合当地警方联合打击,那么尹乔就还要再等一段日子。

  他不敢再让她等了。

  所以陈卓儿刚确定下来尹乔在这里,他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去救人。

  陈卓儿虽然很了解金戈的实力。可是救人可跟单打独斗完全不同,她说:“这里面龙蛇混杂,这些年国内的人在这里割据,乱的不得了,你进去先探探情况,如果有问题,尽快出来。”

  金戈点点头。可心里却坚定的很,他是非要救出尹乔不可的。

  晚上八点二更哈。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79章 伤在左肩,血已经染满了整件衣服-荆棘婚路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