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多盈娱乐 >

第275章 彭凌云!-荆棘婚路

发布时间:2018-08-29 15:4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多盈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74章 道出了小小孩童心底里最深的恐惧。-荆棘婚路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原本heaven能开口,彭震心里是很开心的,可孩子说出这样的话,就又要彭震心中酸甜苦辣咸,真是什么味道都有。

  原本家里马上就要迎接一个新生命的愉快跟兴奋,在heaven忐忑不安的眼神中被冷却。彭震想起自己小的时候,因为有一个比自己乖巧的弟弟,遭受了不知道多少的不公平待遇,虽然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可如今想起,还是觉得心有余悸。

  不能说孩子自私或者别的什么,想要独占家长的爱,是一个人的本能。

  彭震放开heaven的小脚丫,反而毫无形象的坐在了heaven的床边,伸手摸摸heaven额头上的碎发。heaven虽然身体不好,瘦弱的紧,可这一头浓密的头发却是随了彭震,摸在手里扎扎的。

  “heaven。”彭震轻声叹着,很认真的跟孩子交心,“原本我们没打算再要一个孩子的,有你我们已经很骄傲很满足了。”

  heaven盯着彭震。满眼的认真。

  “可是现在枷枷有了小宝宝,是意外也是惊喜,她从前生你之后就一直身体不好,这一次如果能好好的养,说不定身体能恢复起来。我其实也有些私心,总想着她能健健康康的才好。”

  彭震其实对新到来的孩子并没有考虑太多,重要还是想着林枷。老人儿都说前一个孩子月子没做好落下的病,再生一个好好的养养就好了。

  虽然说这些都有些谣传的因素在,可是能让林枷变的更健康些,彭震还是愿意试一试。

  她从前其实身体就不是很好,长期跟着母亲在外面,条件一直都不是特别好。后来生heaven,更是损的厉害。

  尽管这一年跟在彭震身边养胖了些。可是一年四季还是手脚冰凉,只要有流感,她第一个被传染。

  彭震是真的心疼林枷,恨不能替她去受。

  现在在有一个孩子,能让她再养养也是好的。

  对于未来的孩子,彭震不敢在heaven面前说大话,“我不敢跟你保证未来有了新的小宝宝。我是不是会再不经意的时候忽略你,毕竟他比你小那么多,还是一个脆弱的小baby,但是heaven,你要知道,在我跟枷枷心里,你从来都是我们拿命换来的至宝。从来都是。”

  说到后来。彭震的眼睛就止不住的泛红,其实他并不是一个容易哭的人,好男儿流血不流泪,这似乎是印在他骨血里的基因。

  可今天,面对heaven,他一再的破戒。

  要不是真的到了崩溃的边缘,他不会如此,可面对孩子,他又怎么能控制的住呢。

  林枷从来都说heaven是她拿命换来的,这话没错,当年heaven的出生,的确是林枷豁出一条命得来的。可后来的种种,何尝不是他在拿自己的命在护着这个孩子。

  太多的感情纠缠在一起,heaven对于他们的意义,早已经不仅仅只是个孩子那么简单。

  这里面夹杂着他们的爱情,也裹胁着曾经的厌恨,以及那么多年的分离与相思,种种种种,都夹杂在一个孩子身上。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能再生一个孩子其实是很好的事情。

  大人对孩子的感情过于关注,有些畸形,才会导致孩子的敏感与不确定。

  heaven伸手摸摸彭震红了的眼角,他的心里彭震从来都是嘴硬的,这么动情的话,还真是第一次说。heaven当然明白自己在大人们心里的地位,不仅是林枷与彭震,就是叶高驰、秦蓁,那也都是把heaven放在心尖上疼的。

  正因为这些爱意浓烈。所以heaven才怕失去。

  可看到这样脆弱的彭震,heaven突然有了另外的一种情绪,他点点彭震的眼尾,很大人样的说:“你放心,我能保护好枷枷跟小baby的。”

  在米国的时候,叶高驰不止一次的说过,他是男孩子,有责任保护母亲还有女孩子,现在看到彭震这样,他甚至觉得自己有责任去保护这个战战兢兢的父亲。

  多年的分离,让彭震其实从来都是不安稳的。

  他怕照顾不好林枷还有heaven,怕有一点点的闪失,总是在患得患失之间徘徊,反而弄的自己变的脆弱无依。

  彭震带着鼻腔‘嗯’一声。

  心里想着这孩子可真是一瞬间是魔鬼。一瞬间是天使。

  明明前一刻还淘气的让人恨不能拿命去换,下一刻就懂事的让人无言以对。

  彭震将头靠在heaven起伏的小胸脯上,听heaven低声哀求,“今天的事情别告诉枷枷好吗?她恐怕会被吓坏了的。”

  亏这个小家伙还知道。

  彭震这半会儿一直忙着孩子,连林枷都顾不上了。

  现在想想,让林枷知道了,可真是不得了。凭着林枷对孩子的那份看重,不急出个好歹来才怪,刚才来叫叶高驰的人不是说秦蓁已经吓的动了胎气了么。

  彭震脑子嗡的一下,抬起头就打算去看看林枷。

  谁知他才起来,陆暻?年带着阿野就敲门进来了,陆暻年已经洗干净自己,还有孩子,都换了干净的衣服过来。

  阿野看到heaven,噔噔噔的跑过来趴在床边,特别自责的看着heaven,“都是我不好。”

  他是真的自责。

  heaven倒是半点没有责备他的意思,反而伸手摸摸阿野的脸,“阿野哥哥,我觉得冲浪很好玩儿,你下次还带着我好不好?”

  没想到经历了这么一场,heaven还惦记着冲浪。

  阿野很是为难,扭头看看父亲,又看看彭震,最后还是求助于彭震,“三叔?”毕竟他来,还有重要的一环就是要对着彭震道歉。

  彭震倒是没阻止,“等heaven恢复一点,我给你们找个冲浪的教练。”

  男孩子喜欢这些刺激的运动,也许是一种本能,粗暴的阻止反而会抹杀孩子的天性,还不如找专业的人让孩子好好的学习,会玩能自救才是真的家长该做到的事情。

  显然彭震的做法,陆暻年也是很赞同的。

  他们既然能成为兄弟,自然是有相同的地方,志同道合,不过陆暻年摸摸阿野的头,又摸摸heaven的,“下次一定要让人陪着,不仅是教练,救援的船也要在附近,你们可不能在这么独自行动了。”

  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今天的事情,别说heaven这个受害者,就是阿野虽然没什么实质的问题,可也吓的不轻,这会儿可不就是点头如捣蒜。

  彭震看阿野跟heaven凑在一起嘀嘀咕咕,两个孩子显然因为这事儿还建立起了不一般的战斗友情。

  就对着陆暻年说,“哥。你帮我盯着点,我去看看枷枷。”

  还不知道她那边的情况,彭震是真有些着急。

  陆暻年点头,“去吧,我早早的就让夏夏过去了,她那边应该什么都不知道,你可别给漏了。”

  彭震简直都想给陆暻年作揖了。

  这人怎么就能这么好呢。

  一颗心放在肚子里。彭震安顿好孩子,这才去看枷枷。

  .......

  顾夏看到彭震过来,一直悬着的心肝肺这才算是落到了肚子里,知道heaven这是没事了。要是heaven真的出点什么事,彭震是不可能这么脸色坦然的过来的。

  也不想当电灯泡,说了两句就走了。

  顾夏走后,我对着彭震倒是没有什么隐瞒。张嘴就问,“是不是heaven出了什么事情?”

  都说母子连心,虽然顾夏什么都不说,但是我还是能感觉到不对,在看顾夏那坐立不安的样子,要是在猜不出什么来,那就真的是傻了。

  所以见彭震来,就急忙问了出来。

  彭震当然能知道我的心情,他倒是大气都没有喘,直截了当的说:“heaven跟阿野在一起淘气,出了些危险,不过现在已经好了,在那边跟着大哥玩呢。”

  原来还真的是heaven有问题。

  我下意识的就想要去看看。

  彭震一抬手就按住要起身的我,“别过去了。他这会儿有些小别扭,你让他自己呆一会。”

  不得不说,彭震是真的把我摸的透透的,知道说什么话能让我安静下来。

  听到heaven闹别扭,我第一反应就是:“是因为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吗?”

  彭震点点头,“他好像不太喜欢。”

  就知道会是这样。

  其实后来我也反思过,在米国的那几年,因为是跟彭震那样仇怨的分开,在加上我的身体不好,heaven的更差,所以我的教养模式其实并不是很开阔的。

  将孩子也养的特别‘独’。

  最近在巴厘岛,看了顾夏跟陆暻年对孩子的教育,虽然陆暻年偏心明显,而且阿野看起来比heaven要调皮捣蛋的多,但是就性格方面来说,阿野要比heaven开朗许多,很多事情都傻乎乎的,这样看起来才像是一个真正的孩子。

  反而是heaven,多思多敏,感情特别的细腻。

  这当然一度被人夸奖为好,尤其是有了阿野的对比。谁不说我们heaven乖巧,可是心思细密的孩子,就更容易受伤。

  这也是无可避免的事情。

  我又怀孕了,想来heaven都不会高兴。

  是真的有些发愁,原本是怕彭震不想要这个孩子,现在倒成了怕heaven不想要这个孩子。

  彭震看我一幅愁眉苦脸的样子,反而平静的规劝,“你别担心,heaven那边,我已经劝过一轮了,在让他跟阿野他们多接触多接触,兴许就能转过弯来了。我现在倒是觉得,这个孩子来的正是时候。”

  之前彭震是不打算再要了,总觉得亏欠heaven太多,所以想要更好的补偿。

  可是事情往往就是如此,他们总是觉得欠了heaven,恨不能给heaven更多,对孩子其实并不是最好的,相反还让heaven的性格更加的敏感。

  反而是陆暻年家里,两个孩子成日里吵吵嚷嚷,你告小状,我闯小祸,虽然有些鸡飞狗跳,但是阿野看起来就比heaven皮实的多。

  孩子也并不显的那么孤独,那么需要父母的爱。

  彭震伸手抱住我,轻声说:“枷枷,我很感激,又觉得愧疚。这些年辛苦你。”

  养孩子这种事情。

  不亲身经历根本无法了解其中的酸甜苦辣,旁人哪怕是在怎么贴心的看着,都还是不能感同身受。

  刚才经历过那些,彭震是真的明白了,每天每天的守着一个孩子,是多么的操心又煎熬。而这样的日子,我一个人带着孩子过了很久。

  被彭震突然的伤感弄的云里雾里的。

  我在他怀里笑出声,“你这是怎么了,难道还想给我带朵小红花吗?”

  这完全就是玩笑话。

  彭震却当了真,“嗯,确实应该奖励你点东西。”

  我们俩亲亲我我的时候,倒是迎来了不一般的客人,或者说是家人。

  我父亲跟彭震的父亲同时过来。

  他们是商量好了的,我父亲说:“之前阿震说要入赘。我觉得可行,我女儿实在不适合做什么豪门贵妇,守着小家过就可以。”

  这话彭震的父亲竟然也都?认了。

  这可真是太难得了。

  紧接着,我父亲倒是说了非常善解人意的话,“只是考虑到彭家的人丁,我们商量着,heaven还是姓彭。毕竟是彭家的子孙,我们叶家的外孙。”

  其实叶家现在叶飞驰已经生了儿子,叶高驰的孩子也快要落地,并不缺孩子。

  可彭家就只有heaven这么一个独苗。

  叶赫在心疼女儿,还是有些老观念,总归是不能让彭家断子绝孙的。

  “名字都起好了。”叶赫看看彭震的父亲。

  就听彭震的父亲说:“彭凌云!”

  凌云壮志的‘凌云’。

  倒是很符合彭家人的气质!

  明天见,后面写写彭震跟女儿的相处片段,各种配角的结局片段,不单写番外了,我就串在一起写了,大家看个乐子就成。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76章 简直可以说是冤家对头!-荆棘婚路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