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多盈娱乐 >

第269章 一时婚礼现场,乱成一团。-荆棘婚路

发布时间:2018-08-29 15:4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多盈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68章 心中慌慌,总觉得要有什么事情发生!-荆棘婚路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我是真着急!

  彭震之前一直恢复的不错,可医生也说过,这种病最容易复发,更容易扩散。想起这个,我就心里暗暗恼恨,彭震从前得病跟他不健康的生活习惯还有心情压抑有很重要的关系,这一年他把工作全放下,从前烟不离手、咖啡当水喝的人,慢慢地戒了烟,生活变的规律又健康。

  现在可好,重新回公司工作,就又故态复萌,我之前所在的努力都付之东流去。

  我心中恨恨,匆匆的拿了几件衣服就跟着彭震的助理出发,想着能早些见到他。上了私人飞机我就想,等到我见到彭震,一定要狠狠的骂他一顿,别的什么我都不要求了,就求着他有个好身体,难道连这样基本的要求他都做不到?

  人在愤怒生气的时候,其实思维能力是很差的,就这么一路到了目的地,我都没顾得上问到底是去哪里。

  等飞机停稳,我疾步走下来,就看到了站在停机坪上的彭震。

  穿着大背心大裤衩,带着草帽还有墨镜,那幅样子,简直下一刻就能跟阿牛任贤齐一起唱一首‘浪花一朵朵’!

  这样子,哪里有半分发病的迹象。

  我愣了三秒,然后扭头就往飞机里走。彭震跑的倒是快,没等我进到飞机里面,就被他抱了起来。偏这种时候他还嘴贱,“嘿!我说你也问问我啊,怎么转身就走,这算怎么回事啊!”

  我心口气的一拱一拱的,实在是忍不住,对着彭震吼,“你吓唬我很好玩是不是?啊!你觉得你病了这样的话拿出来说,骗我骗的团团转很得意是不是?!”

  说到最后。人就已经忍不住眼泪了。

  是真的很难过很难过,我什么都顾不得,连在米国的heaven都顾不上,就是为了在国内好好的照顾彭震的身体,我没有忘记他刚做完手术被推出来的时候是什么样子。无声无息的像是下一刻就要离开这个世界,那种恐惧,是我忘却从前所有前尘往事的根源。

  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了彭震,在怎么多的恩怨情愁,又有什么意义。

  可就是我这么在意的东西,我恨不能用自己的命去换他的命。到了他这里,就成了玩笑,成了骗我的工具。我这一路心急火燎,根本连问一句要去哪里,或者想一想这件事情是不是真实的心思都没有,是真的非常的着急。

  看到他如此模样的那一刻,我心里更多的是伤心。

  我看的那么重,他却当我是在玩笑。

  看我哭,彭震吓坏了,抱着我又是赔罪又是道歉。他已经很久没有惹我生气过,自从我回国,基本上他什么都是听我的,就算是有意见的分歧,那也是以我的意见为主。

  哪里想到精心准备的惊喜,就成了惊吓呢。

  “好好好,都是我不好,你要是不解气,打我一顿也成啊,别哭。别哭!”彭震急的满头汗,“唉唉唉,我这不是想让你高兴一下么,你别哭啊。”

  哭到后来,自己都搞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哭了。

  反正不理彭震是必然的。

  到了巴厘岛才知道,原来之前彭震那么忙,很大程度上是在准备婚礼。不仅是彭震,我们身边的人,都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赶来了。

  我作为新娘子反倒是最后到的一个。

  heaven早早就来了,小家伙特别的开心,因为彭震已经带着他去看过海豚,围着我絮絮叨叨的说海豚多么的有灵性,能听得懂人的话等等。

  我看着heaven,其实什么气都没有了,孩子跟我分开其实也就几个月的时间,可是当妈的,分开哪怕是一个小时都觉得煎熬。

  许横倒是很羡慕我,叨叨着说:“我这闺女长大点,也给送到heaven的学校去,成天到晚的捣乱,我都头疼死了。”

  胖丫丫没了陈东野的偏袒,倒是被许横狠狠的教训了好几次。现在虽然比从前那样蛮不讲理乖巧了许多,可是小孩子哪里是一朝一夕就能彻底改变的,行为上因为惧怕变了很多,但是心理上却产生了非常大的逆反心理。

  许横跟小小的女儿,时常都处在剑拔弩张的气氛下。

  也因为这个,陈东野更不被许横接受,这次到巴厘岛来参加我的婚礼,许横根本就没有带陈东野来。我心里有些担心,毕竟陈东野是胖丫丫的父亲,很多问题,也不是这般消极抵抗就能解决的问题。

  许横对我的担心倒是并不觉得是什么问题,反而想的比我还周全的说:“现在我这么晾着他,让他有时间能回去继续他的事业也好,总不能一直都让卓儿一个人顶着,卓儿今年也要二十四岁了,无论如何也要想想她将来的路,总不能一直这么干耗着。虽说现在陈东野的产业都洗白了,可让卓儿一个小姑娘成天手底下带着那么多大男人。谁敢娶卓儿。”

  旁的什么许横都可以不顾,可是陈卓儿却是许横不能不在意的,小姑娘实在是太让人心疼。

  想起陈卓儿的心上人,许横眼中有了复杂的情感,“我刚才见了金戈,他身边那位听说是他未婚妻?”

  金戈这次来,是带着尹乔来的。

  也不知道金戈私下跟尹乔是怎么说的,反正如今尹乔算是过了明路,正式成为佟家的准儿媳。

  虽然对尹乔的身份,佟家并不是很满意,但是架不住前面有个钢川作例子。好容易金戈松口愿意结婚了,家里自然是欢天喜地的给置办,就怕再出一个钢川,来个一辈子不结婚,任凭你干瞪眼,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尹乔.......我不是很了解,不过就从我接触的那一次看来,恐怕尹乔对金戈,并不是那么爱的。

  这男人也真是令人无语,小猫、秦蓁都是例子。只要你追着男人跑,大多数时候,他们都是又冷又硬,一幅生人勿进的模样,但是反过来,这事情就完全成了另外的样子。

  就说尹乔,对金戈从来的爱搭不理的,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可偏偏金戈就跟中邪似的一头扎进去,大有一幅‘非她不娶’的劲头。

  陈卓儿的心思,我也是知道一点,可感情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这世上可没有那么多的两情相悦。

  我劝着许横,“卓儿还小呢,说不定将来才遇到此生挚爱。”

  金戈算是陈卓儿的初恋,初恋当然是最令人念念不忘的,可是........也是失败率最高的。金戈那样的家族,尹乔都已经算是勉强了,那卓儿就更是想都不要想,豪门媳妇要遭多少罪,要真是为了卓儿好,我们都不能赞同。

  许横嘻嘻笑,“说起豪门媳妇,你这样的可真是难找,我听彭震那意思,他要给你们叶家当上门女婿呢。”

  彭震确实是这么说的,不仅是这么说,还这么做。

  这次再巴厘岛婚礼,叶家的亲戚基本都叫了,我父亲虽然公事繁忙,可是也已经抽出了时间,在婚礼当天过来。

  反倒是彭家的人,一个都没叫。

  彭震对外就是这么说的,这婚礼,不是我嫁入彭家,而是彭震入赘到叶家。

  这话无论到底能不能做到,至少听起来是顺耳的。我姑姑跟我关系那么冷淡的一个人,听到彭震说这个,都眉开眼笑。

  相比于大家的欢喜,我反而是最忧愁的那一个。

  彭震入赘叶家,那彭家怎么办?我没有忘记彭震现在是彭家的独子,要是彭震入赘,那彭家岂不是要断了香火,这哪里是彭家人能接受的事情。

  总觉得这么办不妥当,跟叶高驰说,叶高驰只说让我安心当新娘子,哪里有我这样操心操碎了的新娘子。

  说起来也是无奈,我能不操心么。

  正跟许横说着话,顾夏推门进来,这次我跟彭震的婚礼,顾夏带着孩子还有陆暻?年都是来捧场的。许横说去看看孩子,所以先出去了。

  顾夏对着我眨眼睛。

  说起来也是年纪不小,生过孩子的人了,可顾夏眼眸里还有些天真懵懂的样子,我知道这是因为陆暻年宠爱她,宠的这个人都显的无忧无虑。

  我拉着顾夏笑起来,“你这是看什么呢?”

  顾夏说起来也有有些感慨的,“当年看你苍白脆弱的样子,我心里揪的直疼,你走以后,我经常做梦梦到你,满心都觉得愧疚,当年我没有照顾好你,让你在外漂泊了那么久,你不会怪我吧。”

  这话说的,我摇头,“我怎么会怪你,相反的还要谢谢你。”

  当年我在海城,亏的顾夏不停的开导照顾。

  顾夏勾唇笑。满身都是温柔的光晕,“跟我还说什么谢不谢的,要真说起谢,咱们就说不完了。”

  我们都曾帮助对方走过最艰难的岁月。

  现如今,还真的不能用一个‘谢’字就概括。

  顾夏这么一低头,我就看到她耳后血红的吻痕,莫名就有些害羞。真难想象,顾夏这么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南方女子,到底是怎么应付的了陆暻年那样的男人。

  不过转念想想,估计他们看我也是这样的吧?毕竟彭震看起来。更加的不好惹。

  两个女人在一起很容易谈到孩子身上,顾夏家的龙凤胎,跟我都很亲密,所以见了自然要问问,“孩子们呢,怎么不带来。”

  顾夏笑的不行,“都特别喜欢heaven,三个人都完成一团了。”

  小孩子在一起,混熟了就闹在一起,而且又是在巴厘岛这样的地方。彭震包下了整个酒店,有海有沙的地方,这帮小家伙儿就撒开了欢的疯玩。

  “而且,我是来陪你去试婚纱的,哪里能带他们。”

  孩子虽然招人疼,但是招人恨起来那也是不妨多让,正要是有什么正经事,那还是让他们离的远些的好。

  顾夏是真的羡慕我,“这下子就看出彭震的好了,我们办婚礼的那会儿,他满世界的飞,忙的不得了,这些都是我自己准备的。”

  听别人夸奖自己老公,实在是一种新奇的体验。

  不过我心里还是挺开心的就是了。

  酒店里有专门试穿婚纱的地方,这里举办的婚礼实在是太多,所以都已经有了完整的链条。

  在试穿婚纱的地方,我见到了彭霞。

  彭霞笑的特别的开心,“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是我跟阿震主动请缨做你的婚纱,你可别嫌弃我的设计。”

  这话哪里使得。

  看到彭霞。我心里安稳了一点,其实结婚这种事情,就算是再有什么恩恩怨怨,最终还是想接受两边家人的祝福的。

  可能是我有些迂腐,总觉得彭家要是一个人都不来,我这场婚礼,也不那么圆满就是了。

  现在彭霞来了,我心里就好过一些。

  彭霞的设计非常典雅,蕾丝勾勒成的中式旗袍的样子,看起来大方又端庄。顾夏有些不同意见,“是不是太保守了些?”

  她办婚礼的时候选择的平口的婚纱,露肤度要比我现在身上的这个多的多。

  彭霞嘻嘻笑,“我原本的设计是前面中式,后面大挖背的,看起来性感又不过于暴露,但是已经被阿震给否决了,那个版本的我也做了带来了,枷枷要不要试试?”

  果然穿上彭霞原本的设计,连顾夏都拍手叫好说好看。

  “像格蕾丝当年的风格,真是好看极了。”顾夏这是第一次接触彭霞,对彭霞的设计真的很喜欢,还跟彭霞说,“往后我去京城找你,你也给我设计两身礼服,就要这样的,不那么露,但是又性感。”

  彭霞当然是很乐意。

  只是瞅着我说:“结婚那天,你到底要穿哪套?阿震可不是那么好说服的。”

  到巴厘岛来,人来人往的先不说,我跟彭震还生着气。谁让他骗我来着,好容易找到可以报复回去的办法,我当然不遗余力。

  “到时候就穿这个露的!”

  .......

  婚礼当天,我父亲赶来巴厘岛,以我父亲现在的身份,能私下里不惊动各方的来,实在是不易。我心里充满了感激,“爸爸,真是辛苦你。”

  要知道官职到了我父亲这个阶段,出国就已经不是简单的事情。

  父亲看完身着婚纱的样子,老泪纵横的,这些年我跟叶高驰都在外,就算是处于权利巅峰上的人,也还是会觉得孤独寂寞。

  而且父亲对嫁女儿这件事,好像有着天然的伤感,总是觉得难过的。

  他这么一哭,弄的我也难过的很,心里难免想起妈妈,如果她能活到现在,那是不是,就能看看我今天的婚礼了呢。

  人生总有些遗憾,是失去了,就再也填补不了的。

  婚礼进行曲响起,我挽着父亲的手走上高台,彭震站在我的正前方,一身正装的彭震看起来英气逼人,是那种锋利的带着攻击力的英俊。

  我心里其实有些茫茫然的,虽然早已经认定了他,可真的走上红毯,才发现,其实每个女人在面对这样的情形的时候,心里还是会觉得有些不确定。

  他真的是我要携手终身的人吗?

  我的所有不确定都在父亲把我交到彭震手上之后瓦解,父亲说了些煽情的话,总归大意是我把女儿交到你手里的意思。

  等父亲下场,彭震对着我冷着脸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谁让你穿这个的!”

  所有的浪漫情怀、女人心底那种绵密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都在瞬间土崩瓦解。

  我看着气呼呼的彭震,简直觉得跟这样的人说什么一生一世实在是太浪费感情了。

  随即我也气呼呼的不说话。

  就瞪着他。

  彭震站在原地不动,甚至特别发神经的说:“你走我前面,我在后面把你的后背都挡住。”

  开什么玩笑。

  好好的婚礼。眼看着就要被这个随时都能爆炸的醋坛子毁了。

  我跟彭震身后的花童是陆暻年的一对龙凤胎,heaven今天非要做摄影师,他说要自己拍我们结婚的照片。孩子这样的要求,当然是要满足他的。

  所以跟在我们身后的不是heaven。

  我跟彭震僵在原地,谁都不愿意往前走一步。

  没办法,我就环视现场,看看来的都是些什么人,要真是闹起来,不至于太丢脸才好。

  结果这么一看,就看到了坐在彭霞身边的彭震的父亲。

  提前根本没有人通知我彭震的父亲会来,这一看之下,我就有些紧张了。如果是彭老爷子或者是安女士,我自然能不管不顾,毕竟跟他们,我是真的不怎么尊重。

  但是来的彭震的父亲,这感觉就又不同了。

  彭震的父亲一生军旅,坐在那里看起来都是挺拔的松柏一样的人物。

  我不知道彭震的父亲为什么来,可是有了彭家人在场,我的心情就不同了,总不能丢脸不是。

  心里再气也不能接着闹。只能拉拉彭震的衣袖,说了软话,“你就当我任性一回,就一回。”

  如此,彭震才不情不愿的接受。

  我们俩站在heaven特别要求的,必须要有的神父老爷爷面前宣誓,许下一生一世的诺言。

  直到神父说,“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彭震的吻从来火热炙烈,可我也不知道是太紧张了还是怎么回事,在他的吻里。眼前发?倒了下去。

  一时婚礼现场,乱成一团。

  你们期盼的女儿来了.......哈哈哈哈,我就想要写的特别圆满。明天见。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70章 他是我未婚夫,你又是谁?-荆棘婚路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