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多盈娱乐 >

第263章 这下子,你满意了?-荆棘婚路

发布时间:2018-08-29 15:4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多盈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62章 汤总真是好算计!-荆棘婚路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汤怀瑾的反应淡淡,并没有把彭震这样的豪爽看在眼里,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而是压下了桌上的座机,淡淡的说了句,“送客。”

  这是彭震很少遭遇到的冷遇,毕竟从来也没有人这么不给彭震面子。再者,北方人多豪爽,谈生意更多的时候像是交朋友,倒是很少遇到汤怀瑾这样油盐不进的。

  我在旁边看到彭震难得吃瘪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

  助理推门进来准备送客,跟着进来的,还有已经洗过脸的小熊。彭震在汤怀瑾那里吃了憋,自然就要在小熊身上找回厂子,伸手抱起小熊,嘀嘀咕咕的说话,小熊当然喜欢彭震,抱着彭震脖子又是亲又是笑的。

  “那我们可说好了,你来京城,我带你骑马去。”

  小熊的眼睛亮的很,瞅瞅汤怀瑾,小小声的跟彭震说好。

  闹了一阵,彭震才拿起汤怀瑾准备好的合作案,“我回去在研究下。有些条款还要改改,到时候让秘书联系你。”

  汤怀瑾看样子也没打算让彭震今天就给签了,所以只是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等我跟彭震从汤怀瑾的办公室出来,小熊就屁颠屁颠儿的跑到汤怀瑾身边,仰着头可怜巴巴的问,“粑粑,我想要去京城找彭叔叔玩。行吗?”

  汤怀瑾面对孩子,还是一副淡淡的样子,只是轻声反问,“那你不找妈妈了吗?”

  妈妈两个字蹦出来,小熊撇了撇嘴,有些沮丧,讪讪的说:“妈妈她应该是不要我了,要不然怎么会小熊着了她这么久。她都不来。”

  汤怀瑾伸手把孩子给抱起来,眼睛里全是明明灭灭的光,最终也只是说一句,“不会,她会来的。”

  小熊趴在爸爸身上,倒是没有多说了。

  .......

  我跟彭震出来,有些看不懂他的说:“你怎么刚才那么孩子气?”

  虽然我跟彭震没有一起出席过什么商业的场合,但是平时的彭震不是这个样子的。他处理公事的时候,很少会露出这样玩笑的模样。

  彭震早已经将手里的文件交给了秘书,这会儿自己开了车,带着我,打算去沪上各处转转,来都来了,总不能什么都不看。

  听到我的问话,彭震笑着说:“汤怀瑾跟一般人性子不同。我之前久了解过,要真的跟他必定力,我没什么优势。”

  一般商业谈判,多数是比定力的,看谁更沉得住气。

  彭震从前不怕,毕竟他气场强大,要真的用威势压人,也是说得过去的。偏偏遇上个汤怀瑾,要说用威势压人,汤怀瑾恐怕是不怕彭震的,要论起沉?的功夫,恐怕汤怀瑾比彭震那也是更胜一筹。

  所以彭震是绝对不能用从前的那些招数的,所以才用了如此这般有些孩子气,甚至有些混不吝的方式。

  不过好在,一切都很顺利。

  汤怀瑾看起来虽然说不上喜欢,但是对彭震也算不得讨厌。

  如此就好。

  在沪上停留了两天,我跟彭震回了京城。

  回京城后,毫无意外的,彭震忙的脚不沾地。

  heaven、叶高驰他们都在国外,我一个人在京城其实显得有些孤单。而且许横那里,陈东野保外就医之后,取得了减刑,竟然提前释放,回来了。

  虽然许横还是有些别别扭扭的,可耐不住陈东野不放手。

  原本的事业都统统放手给陈卓儿,陈卓儿完全可以独当一面,这是我们谁也没有想到的,原本看着一团孩子气的陈卓儿,在危机之中接手哥哥的产业,经营到现在,不仅在业务上洗白了之前所有的涉?部分。甚至还将原本的规模扩大了很多,许横说起来简直感慨的不得了。一个小姑娘,也没什么人支持帮助,生生就能让一群从前凶神恶煞的大男人服服帖帖的,也真是让人不佩服都不行。

  陈东野只管守着许横和孩子。如果是彭震爱孩子是爱的让人看的心软,那陈东野爱孩子,那简直就是爱到让人牙碜。胖丫丫从出生就脾气骄横,这当然也有出生后身边人都宠溺的关系,但是孩子的天性也不能磨灭。

  天生就是个霸道的小丫头。

  原本许横还发愁,说这孩子的脾气是像绝了陈动野,将来也不知道怎么办好。一个姑娘家,这般厉害,哪里能成。

  结果陈东野来了之后,那简直是无法无天了。胖丫丫才不过一岁的孩子,许横给本书让她看,她就撕,不让撕就哭。许横还没来得及教训。陈东野就准备了一堆书让胖丫丫撕,原因说的理直气壮的,因为撕书的时候胖丫丫会笑。

  只要他胖闺女笑一笑,想撕多少撕多少。

  把个小孩子惯的,我上次去看许横,买了些进口提子,许横想着一起吃,就给洗了拿出来,也让我多吃点。

  谁知道胖丫丫就坐在茶几上,一颗一颗的揪下来照着人脸砸。

  葡萄打人当然是不疼的,可是难堪啊,小丫头还对着你笑,就算是再怎么生气,也拿没办法。许横气的横眉立目的,上手就要打孩子,没想到陈东野从卧室里出来,二话不说抄起胖丫丫就跑。

  半个‘不’字都不让许横说的。

  我这个做阿姨的,其实心里明白这么教育孩子不好,熊孩子都是熊家长宠出来的,总不能这么毫无底线的宠溺。

  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怎么说了,许横对着我忙不停的道歉,那脸上的难受劲儿,我看的明白。

  许横跟陈东野还是憋着劲儿,话都说得少。可就算是许横再怎么冷淡,对孩子她总是没办法的,陈东野一句他是孩子的爸爸,许横就说不出什么来了。

  临走,我跟许横说:“你好好跟他谈谈,别拿着孩子当跟你谈的资本了,这样最后只能毁了孩子。”

  许横不跟陈东野和好,陈东野就在孩子身上使劲儿,不让许横说孩子一个字,逼着许横不得不面对他。

  我走之后,许横进了屋。

  这会儿陈东野倒是抱着胖丫丫出来了,就坐在沙发上,胖丫丫还是拿葡萄在打人,笑的前仰后合的。陈东野眼睛瞅着许横,他就是在逼她,逼她面对他。

  自从他回来,许横就是消极抵抗的样子,不多说话,也不怎么看他。

  陈东野从来都是心段多变的人,自能想得到用什么法子逼的许横不得不面对。

  许横看看坐在桌上的女儿,眼睛里包了泪,不过话还是说的很硬气,“往后,你带着她吧,我走!”

  说完许横就转身进屋,收拾东西去了。

  陈东野愣了半晌都没明白她这话的意思,想清楚了就面无人色,吓的都顾不上女儿了,站起身就进了卧室。

  许横的箱子大大的摊开,正在往箱子里装自己的东西。

  陈东野一把抓住她的手,“你什么意思?”

  陈东野多年都是走?道的,平时不爱笑,脸真的阴下来。更是可怖的厉害。

  只是许横并不害怕,她甚至连看他一眼的心情都没有,很冷静的说:“孩子是你逼我要的,我给你生了。我不欠你什么,往后就此别过吧!”

  陈东野瞳孔都收缩起来,他绝想不到许横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许横自己心里满是冷嘲,对自己的、对陈东野的,她的性子跟林枷不同。当年彭震欺负林枷,林枷带着孩子远走他乡,许横就想过,要是她才不会这样不明不白的走,定是要鱼死网破的。

  人的性格不同,人生就不一样。

  许横当年被陈东野伤的深,要不是他,她不会遭遇那么可怕的事情。而事后。他胆怯,根本就没有出来承担责任,也是她心底最深的痛。

  许横是铁了心要报复的。

  所以她跟国际刑警合作,宁可以身涉险,也要将陈东野送进监狱。

  她同样也做到了。

  只是没想到陈东野心性残酷,他早就看出许横跟在他身边的目的不纯,所以算计着让许横怀了孕。所谓的孽缘,不过如此。

  许横深吸了口气,她生下孩子,原本想着守着孩子平平淡淡的过一生的。

  可她还是斗不过他。

  才不过几年的功夫,他运作着,就出来了。

  跟彭震那样满心悔悟,就差把林枷母子供起来不同,陈东野习惯了威胁,更习惯了捏住对方的把柄看对付向他服软。

  陈东野知道许横看重孩子,那就打着孩子的名号让许横就范。

  许横哪里看不出。他说是宠孩子,可其实就是想要把孩子往废的养,这样许横就不得不求着他,怕他真的养废了胖丫丫,她就得事事从着他。

  虽然结果跟彭震与林枷现在的情况相同,可过程却是千差万别的。

  许横不是逆来顺受的人,一个人了这么久,她早已经想开了。胖丫丫本来就是她生命中的意外,有了,她爱,她疼,享受当母亲的过程。没有了........虽然疼,可又有什么办法,只有她走了,陈东野才会放弃用孩子来威胁她的方式,才能让孩子好好的成长。

  心里一定,许横的神情就更坚决了。

  陈东野看她的表情就知道这事情怕是难回转了,许横的心性他比谁都了解,这可不是随便就改了决定的女人。

  到这一刻,陈东野才幡然悔悟,知道自己是用错了方法。

  她送他入狱,他心里是恨是怨,可也知道她的性子,要不来这么一场。她哪里能忘记当年的事情。可要他回来跟她道歉,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明明是她亲手送他入狱还害的他做了这么多年的牢,要服软也该是她才对。

  所以两个人就绷着,谁也不先低头。

  陈东野做什么,她都不在意,所以他才另辟蹊径,从孩子身上下手,她想要训孩子,他就不让。心疼孩子是一部分,跟她较劲儿又是另外的部分。

  为了孩子,她总会跟他服软的吧,他心里是这么想的。

  却没想到她真的就能这么狠,连孩子都可以不要了。

  “你怎么.......”陈东野想说她绝情,孩子可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要不是有这个孩子在,他也不会如此笃定她会永远跟她在一起。

  想到这个,陈东野全身一抖,他之前敢事事跟她作对,是算准了她不会离开他。

  可如果她真的连孩子都不要了,那哪里还能要他。

  陈东野顾不上那么多,“你别生气.......是我的......”错。

  他的错字没说出口,外面胖丫丫就发出惨烈的哭声。

  许横做妈妈做了这一年,身手早已经很矫健,尤其是在孩子出问题的事后,甩来陈东野的胳膊就往外跑。

  客厅里,胖丫丫大概是葡萄丢完了觉得无趣,想要从茶几上下来,可是葡萄被她扔的到处都是,挤烂了一个葡萄手一划,就倒栽葱般的从茶几上栽了下来。

  许横一手抓起栽倒在地上的胖丫丫。

  定睛一看,发现胖丫丫的头磕破了,已经渗出了血。

  血.......

  许横简直是本能反应。眼泪跟止不住了似的。

  抱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女儿,跟着一起哭,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陈东野跟出来就看到这样的情形,半辈子刀口舔血的人,竟然眼前发晕,出现了晕血的症状。不过到底比许横这个当妈的镇定些,拿了就交车,探手去抱孩子,发现被许横死死抱着,根本抢不出来。

  陈东野到了这个时候才觉得自己是大错特错了。

  能逼着许横这个做母亲的放弃孩子,可想他之前做的多过份。

  不过到了这会儿,再说什么抱歉的话都来不及了,只能轻声哄,“你先放手,孩子要送到医院去,伤到脑子就完了。”

  伤在头上。而且已经出血。

  如果不快速的送到医院去,陈东野真怕孩子出大事。

  许横哪里不清楚呢,她刚才完全就是吓傻了,急忙松开孩子跟陈东野往医院赶。

  小孩子受伤最遭罪,去了医院,连缝针包扎带扎针,胖丫丫早已经哭的嗓子哑掉,精疲力尽。谁都不要,只要许横。

  许横一直抱着孩子,一岁多的胖丫头,已经很压手了。

  两只胳膊都在抖。

  陈东野看不下去,瞅着胖丫丫睡着了,就走过去,“来,我抱着。”

  许横看陈东野的眼神真是跟淬了毒一样的,“这下子,你满意了?”

  人跟人的性格不一样的,也不是所有人都能破镜重圆。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64章 身体失控地往前扑!-荆棘婚路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