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多盈娱乐 >

第254章 请求heaven的原谅,你能原谅我吗?-荆棘婚路

发布时间:2018-08-29 15:4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多盈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53章 五叔原来还会这么笑啊!-荆棘婚路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比这个消息更让打动我的,是萧?的表情,我没忘记当年的萧?在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后其实是有些抵触的,更没忘记当年离开的时候,他那负气的神态。可现在他这样满心为我担忧的模样,让我心里觉得丝丝的暖意。

  萧?看我无动于衷,就有些着急,“真的,姐!你别不当回事,他跟我同岁,今年都十九了,过了法定年纪,可以接手家族事业。他当年就不是个好的,你别让他算计了。我这么早来,我妈都说让我一定提醒你。”

  难怪萧?能这么一大清早的就跑来了,原来是担心我。

  还有萧?的母亲,我记得她对我一直不怎么友好的,现在能对我提醒一句,可见对我也是有些改观的。萧?的一声姐,叫的我不能在沉默下去。

  轻声跟萧?说:“不说叶高驰还有彭震从来都将我保护的好,就单说咱们,霍家的人现在要是算计我,咱们能放过他?叶家也不是吃素啊。”

  现如今的叶家跟当年,那可真是天壤之别,由此,我也就更加深切的明白了叶高驰对于叶家来说的意义有多么的重大。从前与现在,差别就是在我哥哥一个人身上。天差地别。

  萧?心急,是因为曾经他失去过一个姐姐,当年他姐姐就是被别人给算计了。当时他还小,还没有力量去保护,甚至连提醒多一句的能力都没有,现在他也已经十九岁,不想看着唯一的堂姐在被人陷害,所以才会如此的着急。

  不仅是他,就是他妈。那也是担惊受怕的。

  人似乎都会被曾经的记忆掌控,失去过一个女儿,就觉得一切都会再一次发生。

  不过听堂姐这么说,萧?倒是有些醒悟,现在的形势跟当年确实是不一样了,当年叶高驰刚刚出事,生死不明,家里人都满心扑在叶高驰的事情上,哪里会关注一个萧晴。

  萧?有些难为情。叶高驰对萧?来说虽然不熟悉,可是高高在上的形象却一直都在。至于彭震,那更是萧?整个少年时代的偶像。

  有他们在,确实不需要他萧?多担心。

  岁数还小,什么心思都在脸上,我忍不住揉揉萧?的头,“我这个当姐姐的,往后还指望着你保护呢。你要加油哦。”

  小小的少年顿时就昂首挺胸了。

  这个年纪,其实很需要人肯定的。

  看着萧?。我心里有些蠢蠢欲动,虽然在米国时我也参加一些论坛活动,可到底一直都没有正经工作。先开始是照顾孩子,这一年是照顾彭震,其实我还是很怀念自己的老师的岗位的,教书虽然辛苦又劳累,可是看着学生有出息,那种成就感也是其他的职业根本无法比拟的。

  从厨房出来,就看到了特别滑稽的一幕。

  沙发上彭震头往左。heaven头往右,显然是在斗气,谁也不理谁,甚至呼哧呼哧的喘气,看样子是争执的不轻。

  最可怜的就是王子了,看看彭震又看看heaven,很识时务的在两人之间卧着,也不出声。

  萧?好奇的看着我,眼睛里面其实已经有笑意了。

  真是闹的不行。平时彭震跟heaven经常有斗气的时候,我早都见怪不怪了,只是这一次是在萧?面前斗起来,还是会觉得有些难为情。

  我往前走了几步,“怎么了?”

  这种抢答的时候,彭震自然比heaven有优势,立刻就对着我告状,“他不听话!”

  被指控不听话的heaven根本不理人,也不反驳,小小的人儿从沙发上滑下来,小身子走的可有劲儿的进了房间,门被甩的嘭的一声响。

  萧?左看看右看看,觉得还是不要面对这样吓人的彭震为好,在萧?的印象里,彭震从来冷面又肃杀,也不知道为什么几年不见,会露出这幅像是撒娇一样的表情。萧?这个年纪,最是想要彰显自我的时候,实在是无法接受曾经变形金刚一样威武的彭震,成了如此模样。

  萧?说:“我进去看看heaven。”

  萧?走过,我双手在胸前交叉的看着彭震,虽然彭震先发制人,可是heaven是什么样的孩子,我心里有数。

  彭震被我盯着看,实在没办法了才不情不愿的说:“我也是为了他好嘛!一个人在米国读书有什么好,孤零零的没人疼,在国内上学,我还能日日去接送!”

  原来是这个事情。

  彭震打的什么主意。我心里当然是明白的,说实在的,我也有些心疼heaven独自去上学。

  可是.......

  heaven并不想。

  他说自己喜欢那里,在那里还有很多的好朋友,尤其是那里的老师。他特别的喜欢,所以并不想换学校。

  在自己的心疼,跟heaven的坚持对比中,我还是选择了支持heaven。

  heaven原本就与众不同,他喜欢做的事情,想要的生活,我从来都是很支持的。

  所以面对彭震这样的说法,我只能回答,“彭震,我们说好的。”

  说好听heaven的想法,虽然他还只是个孩子,可是他从来都有自己的主意,并不是我们的附庸。不能用强权去强迫,那也不是我们想要看到的结果。

  彭震哪里能不晓得这些。

  可他就是舍不得!

  这不是才跟heaven谈条件。只要heaven愿意留在国内,他可以带着heaven去非洲看大迁徙。谁知道heaven连这样一贯他最喜欢的活动都不要了,就是要回米国去上学。

  真真儿是气死人。

  彭震懊恼又生气,不高兴的说:“小脾气不知道是像了谁,怎么就那么倔。”

  这话才说出来,heaven就打开了自己卧室的门,身后还背着自己的背包,heaven的背包从来大的很,每次我们要给他买小一点的适合儿童的型号,他都不愿意。

  不仅是身后有背包,身前还挂着相机,样子看着像是要去远行。

  小脸冷着,也不理人,直冲冲的就要往外走。

  不等我动作,彭震倒是跑的比我还快,“你这是要干嘛去?”

  heaven根本不理他,绕开了他还要往外走,彭震伸手揪住heaven的背包提手,heaven就像是小乌龟似的在悬空手舞足蹈,使劲儿挣扎。

  可就是这样了,heaven还是不说话。

  彭震嘿了一声,还真是头疼,“你这是要离家出走?谁给你的权利,嗯?你才多大,就敢说走就走。”

  我怕彭震没轻没重的伤到heaven,跑过去就把孩子给抱了下来,“heaven?”

  heaven看着我,眼眶都是红的,显然是非常委屈了。

  我哪里能看到heaven要哭的样子,就是萧?都有些沉默不下去,对着彭震说:“五叔.......他还小呢。”

  哪有大人跟小孩子斗气的。

  heaven抱住我脖子,在我耳边小小声的说:“枷枷,我想回家。”

  显然他此时嘴里的家,并不是这里。

  我这时候才醒悟,看来刚才heaven跟彭震的斗气不是寻常那种‘你瞪我一眼,我瞪你一眼’的。听heaven这个小语气,委屈的简直下一刻就要哭。

  我拍着heaven的小脊背,“跟我说说他怎么惹你了好不好?”

  heaven小身子扭扭,眼泪就已经掉下来了,落在我的脖子里,凉凉的。

  他胸前还有相机,我跟他就算是抱着也不能挨在一起,管不了那么多,隔着相机,我把heaven抱起来。这个时候孩子是不能硬问的,我抱着heaven轻轻说,“那你先不哭了好不好?你这样掉着眼泪出门,小脸蛋儿会被刮花的。”

  heaven也许是因为还有别的人,脸完全埋在我的脖子里,可是眼泪还是不停的掉。

  我抱着孩子去看彭震,用眼神询问,他到底是怎么惹孩子了,怎么就哭成这样了,heaven回来这么久了,还没有这么哭过。

  再者孩子一点声音都没有,也不大吵大闹,就是这么无声的哭,真是把人心都能哭碎了。

  彭震到这时候哪里还能跟孩子生气,那是他的心肝肉,平时斗气归斗气,可真要让孩子心里有半点不高兴,他第一个就受不了。

  急的满脑门子汗。

  他刚才也就是跟heaven说了下让heaven别在米国上学了,只要回国来。就带着他去非洲的事,多余的化,那可真是一句都没有说。

  彭震为着抱在一起的娘俩打转,heaven也不抬头看他,毛茸茸的小脑袋藏着,一个眼神都不愿意给他。

  这么下去肯定不是办法,我对彭震说:“你招呼萧?,我去给heaven洗洗脸。”

  我抱着heaven进房间,彭震在外面跟萧?大眼瞪小眼。这种情况,萧?虽然担心heaven也知道还是先走为妙。

  打了招呼就先走了。

  留下彭震为着客厅团团转。

  .......

  我抱着heaven先进屋,给heaven洗了脸,又把背包先放下来,这才问他,“你能不能诚实的跟我说,你真的是为了要回去上学才哭的?”

  heaven点点头,又摇摇头。

  这个孩子,虽然先走说话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可是在表达方面,还是不怎么擅长。

  我只能循循善诱的问,“那你是不喜欢彭震?”

  heaven点点头,又摇摇头。

  我被heaven弄的有些懵,不过我跟孩子相依为命惯了,说话倒是没什么大人的架子,直接说心里的意思,“heaven,你不说出来,我不知道你心里的感受,这样只会让我着急,让你难过,我们不该这样的。”

  heaven看了我一会儿,才断断续续的说:“叶高驰跟秦蓁有了小baby,你跟彭震也会有小baby的,我......我还是......回学校里去。”

  说着他就又哭了。

  眼泪啪啦啪啦的掉。

  昨晚叶高驰对着秦蓁求婚,彭震对着我,在我们大人看来这当然是美好的事情。可是在heaven眼里,却不是如此的。

  在米国的那些年,虽然我跟叶高驰是兄妹,但是在heaven的心里,我们其实是占据着父母亲的角色,三角的家庭关系,安稳又牢固。可现在显然这层关系被打破了,叶高驰有了秦蓁,有了自己的孩子,最近秦蓁又是孕早期,对heaven有些冷落这是必然的。而我,heaven跟彭震斗气,我总要平衡,不能如从前那样完全随着heaven。

  在heaven的心里,这无疑是一种抛弃,我们都有了自己的家庭,那么heaven就只能回学校去。

  他的心里,现如今可能只有学校才是最可靠的了。

  我擦着heaven脸上的眼泪,心都跟着碎,小孩子总是敏感的不可思议,他能感觉到周围人态度的转变。之前从没有跟heaven挑明说过,这个时候,到了不能在模糊的时刻,我对heaven说:“不是这样,你是我跟彭震的小baby,你是我们的珍宝,懂不懂?就跟叶高驰跟秦蓁珍爱小baby一样的。”

  heaven还是哭。摇了摇头,断断续续的说:“不是!我问过彭震,我在你肚子里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秦蓁的小baby都有照片,为什么我没有!我问过叶高驰,是不是每个小baby都有照片,他说是,可我没有,我不是你们的孩子!”

  说完heaven就大哭起来。

  那种撕心裂肺的嚎。

  我实在没想到heaven会想到这里去,怎么就不是我们的孩子了呢,我抱住heaven急忙解释,“你是我们的孩子,我是妈妈,彭震是爸爸,怎么能不是我们的孩子呢!”

  彭震冲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heaven。

  吓的手脚都跟绑住了似的。

  手脚无措的解释,“让你回学校去,你想干什么都成,别哭了好不好?”

  他是不知道heaven说了什么,可是看到heaven哭,他就受不住。

  兵慌马乱的,我抱着孩子扭头看彭震,“当年我检查出怀孕的b超图还在不在?”问出来我心里也没底,当年那么乱,哪里还能留着这些。

  彭震愣了一秒,然后说:“在在在,我去给你拿!”

  我抱着heaven跟着彭震,看他快速的翻开柜子,从最底下的柜子里拿出图来,多年过去,都有些发黄了。

  彭震捧在手里,跟宝贝儿似的。

  这是我当年被顾夏他们送进医院的时候检查留下的,也只有这么一张,后来我在白助理家养胎,就再也没有留下这样的东西了。

  说来也真是心酸。

  那时候的heaven只有蚕豆大小,根本看不出什么。

  heaven看了一会儿。然后抬头看彭震,“那枷枷肚子里有我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求婚?!”

  秦蓁怀着小baby的时候,叶高驰求婚了。

  那为什么我怀着heaven的时候,彭震不求婚。

  彭震头上汗一层层的出,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孩子的问题。heaven刚哭过,眼睛红彤彤的,里面还包着一包眼泪。

  说出来的话简直能刺伤人心,“叶高驰很喜欢小baby,你是不是不喜欢那时候的我,所以你不求婚。”

  小孩子的发散思维,根本不是大人能跟得上的。

  彭震也是在是没有想到,他求了一次婚,就能弄出heaven这么多的问题来。

  我明白heaven其实是害怕了,在米国的时候,我们刻意的没有让heaven叫妈妈,因为有妈妈就得有爸爸,怕孩子问。就不说,索性跟外国小孩一样,都直接叫大名。

  昨晚的求婚,对heaven来说,却有不一样的含义。

  意味着他最重要的两个人,要分开了。

  虽然是妈妈跟舅舅,可是小孩子却充满了不安全感。

  再者,彭震又表现的那么急切,恨不能立时就把我跟heaven都收在身边。这种急切。被heaven误解,就成了彭震其实并不喜欢他。

  我明白,heaven可能有无理取闹的嫌疑,毕竟小孩子这么久被我们忽略,总是要反弹的。

  可是有些话,确实是heaven心理阴影的放大。

  彭震看看heaven又看看我,觉得事情恐怕已经不是转学这么简单的事情了。他伸手把heaven抱过去,很认真的跟heaven说:“你妈妈怀着你的时候,我做了错事,所以她跟我生气,就带着你去了米国。我现在请求你妈妈的原谅,也请求heaven的原谅,你能原谅我吗?”

  明天见。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55章 我不打算再生了。-荆棘婚路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