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多盈娱乐 >

第252章 五叔!-荆棘婚路

发布时间:2018-08-29 15:4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多盈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51章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荆棘婚路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嘶!

  头疼欲裂的金戈睁开眼睛坐起身体,完全陌生的房间,周围的一切都不是金戈熟悉的,可房间里挥不去的情事味道,还是唤起一丝金戈对昨晚的记忆。

  凌乱又情靡。

  无疑是一次美好刺激的经历。

  金戈揉着太阳穴甚至苦笑起来,他也真是压抑的久了,居然连这样荒唐的事情都能做的出来。昨晚那样失控的自己,让金戈自己都有些惊讶。

  就在金戈回忆昨晚的时候,卫生间的门被打开,一丝不挂的女人迈步而出。不得不说,就算是昨晚那样意乱情迷的时刻,金戈的眼光还是毒辣的,洗尽铅华、不施粉黛的女人,脸上没有了昨晚的艳丽与浓烈,竟然有几分出水芙蓉的清纯感。身材玲珑有致,皮肤上还有未擦干的水迹,晶莹剔透的划过光洁的皮肤。那是金戈昨晚一寸寸感受过的,滑腻的如缎子一样的肌肤。身后长而卷的头发摇曳生姿,随着身体的走动轻轻摆,金戈看着她,向自己一步步走来。

  该死的。竟然又有了反应。

  好在金戈是隐忍的高手,并没有露出已经有些失控的心情,只是说话的声音还是沙哑的,“你......”也不过就是一个字,金戈就说不出口了,她身上隐秘部位那一枚枚红的发紫的吻痕,实在让金戈无话可说。他昨晚实在是失控。可他这样的失控并不是空穴来风,眼前这个女人,在床上简直就是令人疯狂的妖精!

  不过显然对方的想法跟金戈差不多,昨晚穿来的衣服早已经尽数被金戈毁了。

  拿脚扒拉了一下地上只能用破布来形容的衣服,女人红唇情吐,带着点点的娇嗔与遗憾,“可真不温柔。”

  金戈确实不温柔。

  他这个年纪。又长年没有女人,虽然现在不在部队,可是在警局,基本的训练都没有停下。身体壮硕魁实,昨晚又是喝多了酒,能坚持到酒店来,已经算是最大的极限了。

  金戈看看地上的衣服。她是被他从钢管舞台子上直接扛下来的,虽然最后还是让她穿了外套才出门,可是除了外套之外,她穿的还是在钢管舞台子上的那一套,诱惑又暴露,金戈撕起来,毫无半点犹豫的。

  对于这女人的身份。金戈也有自己的一点点判断。

  在夜场跳钢管舞的女人,床上的功夫又是那样的火辣,无非就只有一种可能。金戈倒没有什么看不起,这不过就是男欢女爱,你情我愿的事情。

  金戈开口,“你往后可以跟着我。”

  至少昨晚的一切,他觉得不错。有那么一个让他能忘却所有身份、责任的时段,放开了自己的欲望做真实的自己,金戈觉得不错。

  在还没有定下结婚的对象前,他是想要养着眼前这个女人的,如此赏心悦目的女人,没事儿看看心情也好。

  “只不过,你往后只能跟着我。”当然金戈也不是什么要求都没有,他可以花钱将眼前的人当个小宠物一样的养起来,但是她不能再沾别的男人,这是最起码的底线了。

  金戈说完这些还等着对方感恩戴德的惊喜,却没想到,女人从床边捡起金戈的衬衫,昨晚不仅是他失控,她同样不妨多让。男女情事,总要势均力敌才能激情似火。

  他们,大概就是所谓的势均力敌。

  金戈昨天里面穿着黑色的警服衬衫,虽然外面穿的是黑色的大衣,可金戈这些年警服早已经成了他的一层皮,内里还是习惯穿着平时的衣服。

  昨晚她撕他的衣服也撕的不轻,衬衣扣子都绷掉了好几颗,她倒是不在意,大大的衬衣从腋下裹住。拿长长的衣袖一围,打了个结。看起来倒是像裙子,只是金戈亲眼看着,哪里不知道她这里面是光着的。

  只不过这女人倒是半点都不觉得这有什么,捡起跳钢管舞时穿着的过膝长靴子套上,看着更显的诱惑了些。

  金戈从不知道自己的警服衬衫还能穿出这样的风情,喉结都动了动。

  只是对方根本没有搭理金戈的意思,又找到自己昨天进门就被远远丢开的大衣,从衣兜里摸出了一叠钱,大概也就是一两千块钱,应该是昨晚出来的时候,酒吧给她结的表演钱。

  她就把这叠钱放在了金戈身前的被子上,夸了句,“我挺满意。你的活儿不错。”

  说完穿起大衣就要出去!

  金戈都懵了,愣了几秒,翻身起来就去追,在门口堵住人,这会儿都顾不得钱啊什么的了,张嘴第一句话问的就是,“你打算就这样出去?”

  他是亲眼看着她穿衣服的,一件他的衬衫,一双长筒的过膝靴,然后就是一件黑色的长大衣,虽然外面看起来倒是没什么,可金戈知道,内里什么都没有。

  难以置信的看着比自己矮很多的女人,金戈想说这女人是疯了吗?

  昨晚金戈情难自禁,力求最快能找到落脚的地方,所以这酒店就在瑜舍,出门就是京城最繁华的地段,她竟然就打算这么出去?

  女人倒是很闲适,半点都没有觉得这么出去有什么不对的。

  不仅如此,她还伸手往下去摸了把金戈被她此时行径吓趴下的东西,笑眯眯的说:“我挺喜欢他的,往后要是有机会,在跟他深度交流吧。”

  说完她把大衣后面的帽子拉起来,不仅是半湿的头发,连带着半张脸都遮住,然后就在金戈完全风中石化的目光下,闲庭漫步似的走了。

  金戈觉得外面吹进来一阵冷风,低头看看自己的身躯。

  不得不悲催的承认,他似乎才是被玩弄的那一个。

  嘿!这可真是.......奇耻大辱。

  ........

  我早上醒来的时候,彭震已经在我身边,我一动,他也就跟着醒了。

  “昨晚去哪儿了?”我问他,昨晚的睡着的时候,习惯性的冲着旁边伸手,却摸不到人,也就那么一下,我就瞬间醒了。

  之前他病情反复的时候,我一晚上都要摸他好几次,就怕他发烧,他这个病,如果复发,最明显的症状就是发低烧,所以我很习惯晚上睡觉的时候摸他,他不在,我怎么可能安心的睡觉。

  彭震倒是没想到,自以为昨晚神不知鬼不觉的行动,会被她发现。

  不过事情做都做了,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就实话实说道:“昨晚霍芳菲想在广场那儿捣乱。被金戈抓住了,我总要去处理干净。”

  霍芳菲无论如何都是他该去面对的狗血事,轮不到金戈哪里去。

  实在是没想到霍芳菲竟然还能蹦达,我惊讶的不行,而且........,我总是不相信那种电视里恶毒女配的事情会发生在霍芳菲身上,这倒不是我善良。而是当年雅美的确是可怕,可那也是因为无依无靠,想要在这座城市生存下去,就要拼搏。可有些事情走错了方向,就彻底毁了前路,雅美当了明星,其实只要勤勤恳恳。也不是生活不下去,可偏偏她想要更快的出人头地,在彭震大伯甚至是还几个高官之间厮混。彭震的大伯入狱之后,雅美也秘密被抓,到现在都是音讯全无的。有一次我好奇上国内的网查了查,竟然有很多是关于雅美被秘密处决的消息。

  虽然不是确切的官方消息,可是雅美是再也没有出现在人前过了。

  我不相信霍芳菲能如此,是因为霍芳菲有钱有势有背景,何必呢?明知道一而再再而三的招惹不会有好下场,这些人没有一个是好惹。

  彭震看我惊讶,还以为我是害怕,伸手就把我抱住了,“别怕,都已经解决了。她往后不会在影响到你。”

  现在的天气,在外面冻一晚就够受的了,更何况霍芳菲的一条腿还在冰水里炮着,恐怕是不会好了。

  加上彭震的证据,她进监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我在彭震怀里,轻声叹,“她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好好的日子,怎么就不能好好的过呢。

  彭震无奈的叹气,这世上谁还能一直保持初心,不过她问了,他就要答,他总想让她心安理得的,“霍家的资产总是要传给霍芳菲的弟弟的,总不能留给她一个女的。心理不平衡吧,毕竟这些年一直都是她在扛起整个霍家。”

  这可真是。

  霍家祖父、父亲入狱,家族都要倾塌的时候,是霍芳菲一个女孩子冲在最前面,用自己的婚姻,用自己的所有去维护这个家族。

  要不是那时候霍芳菲豁的出去跟安老爷子合作,霍家如今怕不能保持显赫。

  可有用的时候,就恨不能榨干身上每一滴血。现在霍芳菲的弟弟长大,霍芳菲本身又失去了彭家这么个靠山,霍家就卸磨杀驴。

  想想,霍芳菲也是可悲。

  我叹口气,也知道不能同情要害我的人,只是,“让金戈说说,别让她在里面受罪吧。”

  女子监狱要是没人帮着,那进去可就全完了。

  说完我又觉得自己可笑,霍芳菲才不会记我的情呢。有些人注定的敌人,那就别动用自己的同情心吧。

  这件事情就如此吧。

  我拍拍彭震的后背,听他嘶嘶喘气,问他说:“怎么了?”

  好像很疼的样子。

  彭震一脸的为难,“还不是你弄的。”

  我一下子就想起昨晚彭震回来在浴室里就迫不及待的发生,我当时也是被他逼的没了办法,所以才在他背上留下那么多的印迹。

  我有些羞恼,“还不是你!”

  heaven在,她又不敢喊出声,就只能忍着,可哪里能忍得住,他这人最是凶猛的。

  彭震这才憋不住笑,“那就你跟我划血道子啊,指甲缝里指定有我的皮肉。”

  简直了!

  越说越来劲了。

  我推他,“别贫了,放我起来给heaven做早饭去。”

  果然提起heaven,彭震就无办法了,狠狠亲了一口,才放开我。“你去弄早饭,我去伺候那小子起床。现在可会赖床了,都没以前警醒。”

  最近heaven是有些赖床的习惯。

  小时候都不这样的。

  我起身穿着衣服,跟彭震说:“我想着恐怕是长个儿呢,他要是想要多睡,就让他多睡儿,咱们heaven怎么就不长个子呢。”

  我老为这事儿发愁。

  heaven的身高在同龄人当中,实在是不能算高大,孩子又细瘦,怎么看都有些营养不良的样子。

  “要不我带着heaven去看看医生,是不是身体哪里不合适啊?”我真是有些担心。

  要不然给补补?

  可是小孩子也不敢给乱补啊。

  彭震被我叨叨的久了,先开始自然是说孩子绝对没问题的,现在他自己也有些心虚起来,嘀咕着说:“明天我去复诊。把heaven带上,顺带让那些专家给看看,你别担心。”

  我已经穿好了家居服,担心是有些,不过听多了罗弥说的,heaven是心眼儿太多所以才长不高的话,好像心里也就是这么想的。

  我起身去给孩子做早饭。

  彭震跑去伺候孩子起床。

  heaven果然还睡的呼呼的。彭震趴在床边盯着heaven的小脸左看看右看看,心里想着heaven回来的时间不短了,估摸着这圣诞假期要用完了。

  他是舍不得孩子再去米国的,可是这话该怎么说呢。

  彭震紧锁着眉头,想着怎么跟林枷商量商量,别让heaven回去了。

  我在厨房当然不知道彭震的心思都已经想到这里去了,只是忙忙碌碌的想要给heaven多做一些有营养的东西,多吃些孩子恐怕就能长高了。

  正忙呢。

  家里的门铃响了。

  这么一大清早的,也不知道是谁来了。

  我边擦着手里的水,边去开门,打开门,清俊高瘦的男孩子让人眼前一亮,开口就叫,“林老师!”

  然后他就看到了抱着heaven出来看看是谁来了的彭震,眼中惊喜的大叫:“五叔!”

  小剧场已经公众号推送咯,想看的可以加一下。本文已经进入最后的收尾部分,嘻嘻。明天见,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53章 五叔原来还会这么笑啊!-荆棘婚路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