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多盈娱乐 >

第246章 要不你回米国算了,那安氏,让别人去管!谢谢钻石!满钻加更~~!-荆棘婚路

发布时间:2018-08-29 15:4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多盈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45章 这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荆棘婚路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彭震身子前倾两只手紧紧抱着林枷的腰,眼睛瞅着她递到眼前的屏幕,真是有苦说不出,明知道今天这事儿是不能善了了,无论如何都得说出个所以然来,可.......他是真的不认识这个女人是谁啊!

  急的嘴皮发干,说话都没底气,“我要说我不认识她,你信不?”

  不怪heaven现在老是跟彭震对着干,有时候甚至有些明目张胆的欺负,只因为彭震如今这幅心苦面苦的样子,实在是看着太让人过瘾了!

  我心里都忍不住小小的邪恶,哼了一声,倒是没说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彭震看她样子似乎是不怎么相信他的,简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赌咒发誓这一套显然并没有用。索性放手,直接站起来说:“那我跟你一起去安氏,员工一个一个的查,我就不信还查不出这人是谁!”

  说到做到,彭震还真就站起来准备走。

  我哪里肯啊,一个一个的查的话,是不是就是要让所有的安氏员工都看到彭震跟这个女人的照片?那我才不愿意!

  可是我这会儿说不想去,已经来不及,彭震极快地穿上翻毛的皮袄子,连带着我,半楼半抱的就出了门。

  我跟着他下楼,心里觉得今天大概是要出事,叨叨说:“你自己跟谁照过照片难道你自己都忘记了吗?”

  彭震从来都不是一个好接近的人,就算是安氏的员工,也很难有跟彭震特别接近的时候,而且这样脸贴脸的合照,简直没有任何的可能。

  想想这个,我心里还是不怎么舒服的,毕竟这样的亲近的照片,就是我跟彭震都没有。

  彭震自己也是一头雾水的,他哪里知道什么时候跟女人照过照片,嘟嘟囔囔的说:“我满脑子都是你,别的女人都没有正眼看过,公司的照相通常都是合照,哪里知道这女人是谁!”

  这还就奇了,他不知道,可照片却是实打实做不得假的。

  我心里疑惑,彭震是容不下这样的疙瘩存在我心里的,当即就说:“我不管,就去公司让许竖给查查,看看是什么人,看爷我不拔了他人皮,我的清白不容侵犯!”

  说的多厉害似的。

  我的的确确也做不到装作不知道的模样。所以彭震想要知道,我也就顺水推舟的去看看,想知道一下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到了安氏,门口保安看到彭震,那真是跟看见天神来了一样的,简直不能更夸张。

  自从彭震生病宣布治疗,他就没有在来过安氏了,刚开始是因为手术,最近恢复了一些。但是还是没有来过,自然是有他的考虑的,一来呢,是被老婆孩子热炕头彻底泡软了骨头,放着温香软玉,谁还想腰跑到这里来吃这份苦头。再者,就是现在安氏的实际掌舵人是叶高驰,彭震如果经常出现在这里。难免的就会让公司里面的人心浮动,做出不尊重叶高驰这样的事情来是彭震绝对不能允许的。

  所以这是大半年以来彭震在安氏的首次出现,虽然早已经过了正常上班是时间,可还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以至于我们到顶楼的时候,许竖他们已经站在电梯口等了。

  原本这些助理、秘书的都是彭震手下最亲密的人,只是彭震生病手术之后,他们都被留下来跟着叶高驰干。先开始他们都是不同意的,这里面也有些各为其主的意思,不过彭震觉得自己生病之后,其实身边不需要这么多人跟着,再者叶高驰新接手进来,很多事情都不是很了解,多留些助手给彭震,也是好事情。

  就这样,许竖他们才不甘不愿的跟着叶高驰。

  叶高驰的性子多高傲,这些人不喜欢他。并不是全心全意的,叶高驰哪里能不知道。这就是大企业里难以避免的问题里,在最上层,可能权利的交接非常的快速,可是越往下越难,人总是会有自己的小心思,考虑自己的利益,哪里真的就能像彭震这样毫无顾忌,说放手就放手。

  这几天我来安氏的时间虽然不多,可是也看出来了,叶高驰手下得用的,还是叶高驰自己原来手下的人。都是跟着叶高驰从米国回来的,在国内干了一番又回米国去,风里来雨里去的感情,根本不是许竖他们能比拟的。

  而且,这助理跟秘书。也能分出很多的不同。

  跟着叶高驰的都是大海归,全部有在米国生活过的背景,甚至每一个都有在华尔街工作过的经历,因为有这些大精英跟着,叶高驰才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纵横华尔街不仅在国内,更是在米国打响声望。

  而彭震这里,虽然也有海归,可大部分还都是在国内培养起来的,在加上安氏是几代的传承,自然少不了还有从安老爷子那个时候传下来的老人儿,这些人年纪可能并不大,但是资历深,所以从观念上,跟叶高驰带来的人就有了很大的不同。

  再者,也还是心里不爽快。原来安氏的人,总觉得公司是他们的,叶高驰是个掠夺者。

  他们心里甚至想着,彭震生病了,就该由他们来管理公司,他们其实比叶高驰更有资历。

  因为这种种的心思。

  公司其实并不是很团结。

  只是因为彭震的病情,从没有人跟彭震说过而已。

  没想到今天彭震突然袭击,很多事情就瞒不住了,浮上了水面。

  彭震拉着我出了电梯,就把那只陌生的丢给许竖,直直打在许竖的胸口,许竖有些惊吓的接住,就听彭震说:“给我查查照片里的女人是谁?”

  说完还不解气,“把顶楼女卫生间门口的监控都给我找出来!”

  平时这些秘书助理看不到彭震,再者顾虑这彭震的病,也没有人回去打扰他,现在好容易看他来了,就纷纷开始说公司的项目情况,他们说的具体内容,我是听不懂的,可是他们说出每一句话都看一眼我的表情,我却是看的真真儿的。

  这就是在忌惮我呢。

  比我明白更快的就是彭震了,他哪里能听不出这些秘书助理心里的不满意,眼神只是一闪,还就真的不走了。

  打算留下来好好的听一听下面这些人的报告。

  最开始说的,当然就是表功了,这个时候叶高驰带着heaven早已经回家,跟着叶高驰的那些人也都纷纷离开公司。并没有加班,可是他们却都是在的,这就说明了他们更辛苦,见到真的老板,怎么能不好好的说说自己的辛苦。

  然后就是吐槽,“南方那边有三家厂子被汤铭集团并购,可叶总却视而不见,完全不管这几个厂子的死活,这不是让手下的人寒心吗?”

  “就是,再就是,叶总来了之后,对公司的金融项目,还有整个的财务税务都整改了一番,现在我天天能接到财务那边打过来的诉苦电话。彭总,财务那边的经理可是在安氏干了快要二十年,算是公司里最最忠心的员工,怎么能天天被一群外面来的人训斥。”

  “不仅是财务,还有影视这边,最近叶总花了很大的一笔资金兼并了米国最大的电影出品公司。这不是胡闹吗?咱们安氏,对影视业从来都是投资电影,顺带的有自己的明星经济公司,可毕竟主业还是在实业方面,现在花这么大的价钱买外国的电影公司,帮着外国人挣钱,对自己旗下的厂子却不闻不问,彭总你倒是管管啊!”

  彭震原本的办公室刚硬又冷掉,叶高驰进来之后,倒是没有太大的改动,只是放了些家人的照片,还有heaven在世界各地拍的动物的照片,小孩子的角度跟大人不同,视角比较低,所以看起来动物都很大只,看着倒是挺与众不同的。

  彭震饶有兴致的看着叶高驰在办公室里布置的放大过后的照片,然后手指轻轻地触在身边的相框上,那是heaven三岁的时候跟叶高驰一起拍的。

  那一年是圣诞节,heaven穿着红彤彤的小小圣诞老人的衣服。被叶高驰抱在怀里,纽约的雪漫天遍野,叶高驰抱着礼物一样的heaven,站在雪中笑。

  我记得那天的情形。

  电视新闻说纽约下了罕见的大暴雪,heaven原本是在玩乐高的,却因为下大雪的画面被吸引,洛杉矶天气好,倒是没有下雪的时候。

  那时候的heaven已经能单个字母的说话,指着电视机就对着叶高驰说“look。”

  小孩子大概都是喜欢新奇东西的吧。

  原本这没什么,不过就是heaven在电视上看到了雪,可叶高驰却发疯,抱着heaven就要去纽约看雪,我阻拦,他还振振有词的说:“是heaven要去看的,又不是我。”

  倒是会说!

  纽约大暴雪,飞机都停了,想要过去并不容易,我们在机场停留了八个小时才坐上飞机起飞。简直不能更曲折。

  到纽约就发现我们准备不足,天气实在是酷冷,担心孩子被冷到,从机场出来,就直接去了商场,快要圣诞节,什么都是圣诞老人的样子,就给heaven买了红彤彤的滑雪服,外加红彤彤的帽子。

  也就是在那天,照完这张照片的下一刻,叶高驰跟heaven就被埋在了从天而降的大雪块里。

  原因就是住在楼上的秦蓁,甚至没有往楼下看一眼,就拿笤帚把阳台外面的雪给推下来了。直直灌了叶高驰还有heaven一个满头满脸!

  叶高驰倒是没事,他胜强力壮的,反倒是heaven。小小的孩子哪里受的了这样的冲击,也不知道是受了惊吓还是真的被冷到了,孩子当晚就发起了高烧。

  纽约全城大学,想要开车去找医院医生都是极难的事情,没办法,秦蓁就收留我们在她家,然后联系家庭医生赶过来。

  家庭医生没有看过小孩子,开的药都是大人用的,那时候heaven身体本来就软,这种老外的强力药,我根本不敢给孩子用,只能整夜守着,不断的给发烧的孩子擦身体。

  秦蓁哪里见过这样的场景,吓的道歉道了一晚上。

  我根本顾不上她,而叶高驰,干脆连一个好脸都没有给她过。

  现在看到这照片,一切像是就在眼前,我想叶高驰放这张照片在这里,当然是有爱heaven的成份,但是更多的,也许是纪念他跟秦蓁相识的日子。

  这其中的缘故,彭震自然不知道,他只是觉得气闷,孩子在国内他身边的那两年,他成天虽然满心都是孩子,可是却从未跟孩子在一起照过相。

  没有这样的机会,也没有这样的心情。

  现在看着叶高驰抱着他儿子笑的甜蜜蜜的照片,他心里就有些别扭。

  羡慕嫉妒恨。

  所以彭震恨恨的说:“你们都给我看好喽,这屋里的东西,一分一毫都不准让叶高驰再给我拿出去!”

  他说的是关于heaven的照片,还有墙上挂着的,heaven的摄影。

  可是纷纷告状的秘书助理们,却完全误解了彭震的意思,还以为这是彭震要让叶高驰卷铺盖滚蛋的意思,心里都有些跃跃欲试。

  他们原本都是彭震身边最亲信的人,彭震开始患病治疗的时候,他们各个都是顶梁柱,在集团里面,简直不能更风光。

  自从叶高驰来了,这一切就变了,叶高驰亲信自己身边的人,而且对安氏从前重实业轻文化产业的做法嗤之以鼻。

  原本其实彭震早已经说过要大力的发展文化产业,毕竟实业这方面,已经接近饱和。再者,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国内的人工费用已经上涨的非常的严重,在这方面国内就已经失去了竞争力。早在安老爷子还在的时候,彭震就已经频繁的出差非洲以及东南亚,甚至连拉丁美洲都没少去。

  其实从资源角度来看,拉丁美洲是最好的,人口结构非常好,年轻人多,跟东亚这边老龄化严重完全不同,人多经济不好,收入低,就导致了这些人急需工作,且工资待遇要求并不高。在拉丁美洲投资建厂是非常明智的。

  唯一的问题就是拉美的政治不是很稳定,在这方面,安氏还在观察中,所以现在最大的厂子,在东南亚投资的比较多。

  只是,人大概就是这样的,这样的决策从安老爷子、彭震嘴里说出来,他们这些人就信服,可是从叶高驰嘴里说出来,他们就反感,觉得这是违背了安氏一贯的宗旨。

  正恰这个时候许竖进来,他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

  “已经解锁,并且找了技术部的人员去审查,照片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是合成的,并不是真实照片。”许竖说的一板一眼,不过语气里为彭震洗脱嫌疑的口气还是有的,然后他说:“卫生间的监控,也调出来看过,今天除了保洁阿姨,没人进去过。”

  顶楼的卫生间原本就是很私密的。

  他们这些助理秘书的,平时都很少上,彭震在的时候,是彭震专用,现在是因为叶高驰,还有他带来的人,不想碰上,所以他们宁可去楼下。

  原本顶楼女的就少,彭震身边不习惯用女人,他说是看着就不舒坦。

  叶高驰身边更是没有。

  早先还是有的,只是那时候秦蓁疯狂追求叶高驰的时候,对这些人都敌意很重,后来叶高驰就无声无息的给指派出去了。

  所以顶楼的女卫生间,一天下来只有我一个人进出过,也是合理的。

  许竖这话一说出来。

  许竖自己倒是目不斜视,可是周围的这些人看着我的眼神就有些不友好了。

  我猜想他们肯定再想,叶高驰跑来东管西管也就算了,这个妹妹还不消停,还能伪造照片,伪造来跟彭震闹腾。

  虽然是我自己的臆想,可是现实的指向就是如此。

  照片是假的,连我捡到的地方都没有除了我之外的人进去过,怎么看都像是我自说自话。

  面对这些人的目光,我其实有些麻木,怎么说呢,各为其主吧。我跟彭震在一起,又是叶高驰的妹妹,这样的身份,多多少少都会招人非议。

  从前我心里不舒服,甚至会觉得无地自容,会觉得自卑,可是现在,我并不这样认为了,反而挺直了身躯,让他们看。

  渐渐发现,时间的流转,不是身边的人看你的眼神变了。更重要的是,自己对自己的认识不同的,对这些对我投来各种或许并不善意目光时候的心情也跟从前大不相同了。

  我自信又饱满,我没有说谎。

  至于这些人心里想什么,跟我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根本影响不到我的生活。甚至这些人可能都是无意识的在欺软怕硬,白天我跟叶高驰在这里,还有heaven,在坐的每个人对待我都恭敬的很,半分都不敢在我面前显露出此时的模样。

  我扭头看看彭震,会不会问题出在他身上呢?

  叶高驰是我哥哥,这是不争的,也逃不过的事实。所以所有人都会理所应当的承认,叶高驰会不顾一切的维护我。反而彭震与我,并没有这层牢不可破的关系。甚至连婚礼都不曾有过。

  这些人会对我轻视,我觉得我是叶高驰的人,理所应当的。

  有了这样的想法,我的心情不仅没有比刚才好,反而更差,就算知道那照片是假的,又能怎么样呢。过去很多年了,彭震身边的人,似乎没有几个真的把我看成彭震身边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别说爱护,就是起码的尊敬都没有。

  不能说彭震不爱我,只是爱这个东西,有时候真的是需要暴露出来,是需要仪式感的。

  我静静的坐在一边,没说话了。

  彭震原本带着人来查清情况是为了给自己洗脱嫌疑,哄着她开心的,没想到这真相大白了。她反而更加的沉?,甚至连一个眼神都不肯给他。

  心里跟猫儿抓似的。

  对着手下的这帮人,彭震心里直泛堵,他是很讲究义气,跟着他的人,那就是他的责任,所以一直对手下的人不错。可就是因为他的这份不错,弄的这些人各个都觉得能跟彭震平起平坐,为彭震操心还不算,甚至还能为彭震做决定,不仅看不惯叶高驰,更是对他媳妇冷眼相看。

  这种历史非常久远的企业里,就是会有这样的问题。

  人人都觉得自己是这公司里的老人儿,不仅是对新来的新人看不上,就是对彭震的女人,也看做是闯入者。

  当年安女士顶着独女的头衔,在安氏里混了那么多年,最后还是败给了这里面又固执又排外的氛围。

  都是跟着安老爷子的人,哪个会把安女士放在眼里。

  现在的情况也是这样,都是跟着彭震多年的人,谁又会把林枷放在眼里。

  许竖到底比别人知道的多些,看彭震额头上的筋已经鼓出来,急忙叫着大家都出去。虽然许竖这些年也为彭震心疼,觉得为了林枷,彭震吃过太多的苦头,可是他更明白林枷对彭震的重要性。

  要是惹怒了这位祖宗,彭震还真的就能让他们这些人都滚蛋!

  这种事情又不是没有发生过。

  当年彭震身边的人,现在可就剩下许竖这一个了,其他的那些,在林枷走了之后,都被彭震看着不顺眼,彭震自己欺负林枷欺负走了。可却又觉得别人欺负他就忍不了。

  凡是对着林枷,哪怕是翻过一个白眼的,都被彭震辞退了,交情实在好的,就给了份营生,也是早早的打发。

  等着助理跟秘书都出去,我也跟着站起来,事情都弄清楚了,那么我也没有在这里多停留的必要。

  彭震就跟在我身后,亦步亦趋的走着。

  连话都不敢说。

  就这样,站在彭震办公室外,还搞不清楚状况的秘书助理们,就看着彭震跟在我身后,屁颠颠的走了。

  然后就有人看不惯。

  “啧啧,这可真是清宫大戏,彭总迷恋就完了,何至于把公司都拱手让人呢,我看那叶总也真是心狠的,为了利益,竟然连自己妹妹都能出卖!”

  许竖想劝来着,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说什么了。

  这是一种骨子里的优越感。

  而且职场上,说尖酸刻薄话的人,哪里没有。

  许竖暗暗记下这个人的名字,想着明天去跟人事的人说说,这样的人,还是不适合在顶楼工作的。就算是再怎么能干,都没用,报告工作,那是必然的工作,带着些个人的情绪,也可以理解,可是如此明目张胆的人身攻击,就是人品的问题了。

  平时彭震大权在握,还看不出来,现在彭震不在,公司里的人就有各种的小心思暴露出来。

  有跟着叶高驰身后谄媚的,眼瞅着就要跟着叶高驰干了。当然也有这样看不惯的,说起叶高驰,顺带的,就能把林枷也骂一通,毕竟没有林枷的这层关系,叶高驰根本没有资格进安氏。

  更多的人还是安分守己在坐着份内的事情。

  许竖这几年成长不少,早已经明白了,趁口舌之勇没有用,根本不可能改变一个人的人品,能做的,也就是尽快的剔除掉这些人。以免王后在更重要的时候露出本性。

  .......

  走出安氏,彭震就吼起来了,“你何必受他们的气,不痛快了,你直接让他们滚蛋就成!我一直没说话,就等着你立威呢,你倒是自己委屈上了!”

  这其实是很尴尬的。

  他们刚刚才说我哥哥在管理上有这样那样的问题,然后我就发火裁人,这怎么听,都有些为我哥哥出气的意思。

  我相信叶高驰的能力,不仅是我,在自己的事业上,叶高驰已经完全展示了自己的实力。

  再说,本心里说,我心里心疼叶高驰。

  他自己的事情已经那么忙了,还要来兼任安氏的总裁,忙的要死,要不是这份工作,他何至于要算计着秦蓁怀孕,大可以在米国跟秦蓁好好的相守。

  现在被安氏的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告状,我是真的生气。

  很想现在就回去跟叶高驰说,让他直接撂挑子算了,就这么一帮子不记情的白眼狼,不需要为他们卖命的!

  彭蓁说的话,让我啼笑皆非,“我凭什么让他们滚蛋?就凭他们跟你说了叶高驰最近做了那些决定?”

  要真论起来,他们嘴里还真就没说出什么伤人的话。至少是不明显的,伤人的是眼神,是那种语气。

  只是这东西太微妙了!

  心里感受的再怎么明显,拿出来说,根本就没有证据。

  彭震气的直嚷嚷,“凭什么?就凭你高兴!只要你高兴,你让他们都滚蛋,我都没意见!你是老板娘!这公司都是你的!”

  彭震早已经把他明显所有的安氏股份都转到了我名下。

  说起来,他现在倒是一无所有的。

  刚开始叶高驰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难以置信,最后说了句,“他还真舍得!”

  延续了安家几代人心血的公司,彭震说送人就送人了,要说草率,他是真草率,可不就是舍得。

  可我并不需要这些钱。

  我要那么多的钱干什么,而且这东西,怎么说?我对着那些秘书助理说,你们都给我放聪明点,我可是你们的老板娘!

  这话说出来,太傻了吧。

  我心里气的不行,对着彭震直吼,“都是因为你,都是你!你妈妈,你爷爷,包括你身边的每个人,他们看我的眼神从来都没有变过!难道这是我做错了,明明就是你!是你让我得不到尊重,都是你!”

  彭震的性格原因,他不喜欢感情被张扬。

  那种自己喜欢就要藏起来的习惯,让外人对我,根本就不了解。

  我甚至还没有霍芳菲原来的名头大。

  再者,就是我的性格,我实在也不是能作威作福的人,让我打着彭震的旗号,在公司里耀武扬威,我还真就做不出来。

  那些助理秘书,人家都是凭本事吃饭的。我对人家的工作完全不了解,就因为对方看我的眼神让我不舒服,我就要断了人家的生路,让别人失业。

  这样的事情,哪里能做的。

  彭震被我吼的立在当场,彻底没了话说。说的都对,还是因为他,他给她的关爱还不够,他现在搞定了家人,搞定了朋友,甚至连叶家,他都已经提着东西去拜访过好几次,叶赫对彭震这个女婿,都是?认了的。

  可他独独忘了公司。

  公司里的人对林枷的了解太少,到现在也不过就是知道她生了儿子,外加她是叶高驰的哥哥。她的身份更多的还是跟叶高驰联系在一起,联姻、挟子逼宫的传闻也不是没有。

  这些还不足以撑起她说一不二的地位。

  彭震垂下头。

  不说话了。

  吵了一场,站在雪地里,我跟彭震都很沉?。

  心里的那股火其实还没有消失,只是我们都压住了,可是这样的压抑,其实令人更加的难受。

  最后我还是去了叶高驰那里住。

  今晚要我跟彭震共处一室,实在是有些困难。

  彭震送我过去的,车停在楼下,他什么都没说。我看他那软踏踏的样子,想着他有可能今晚在这里守一夜,到底还是担心他的身体。

  嘱咐了句,“让司机送你回去,晚上好好睡觉,缺乏睡眠对身体免疫力不好。”

  彭震‘嗯’了声。

  我心里算算他最近要复诊的时间,又说了一遍,“你别当耳旁风。等复查的时候,医生要说恢复的不好,我饶不了你。”我恶狠狠的说。

  这个时候,似乎不能温柔的。

  彭震好脾气的很,“知道,保证好好睡觉。”

  我这才放心,转身下车,今晚留heaven在这里,我还真有些不放心。

  叶高驰照顾heaven我倒是没什么好说的,可是秦蓁也在,就不好说了。叶高驰就是个伤病患,秦蓁有怀孕,heaven........到底还小呢。

  一路上去,叶高驰开门的时候,手里还抱着刚洗过澡裹着浴巾的heaven。

  我心里为他不平,直接就说:“要不你回米国算了。那安氏,让别人去管!”

  改了好几遍,最终还是决定这样写。名份真的很重要,而且阎王好见,小鬼难缠,我觉得大企业里面人事方面,真的什么人都有。累心的不得了。

  今晚更晚了,看在字数多的份上,别骂我!!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47章 他这么难缠的小孩,还真是不多见。-荆棘婚路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