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多盈娱乐 >

第245章 这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荆棘婚路

发布时间:2018-08-29 15:4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多盈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44章 说说我要怎么跟枷枷求婚呐?-荆棘婚路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短暂的静默之后,面积跟豪宅无法相提并论的家里爆发出山风海啸一般的大笑声。金戈这才刚说完叶高驰求婚那虚假劲儿,转头彭震就问了出来,单就想想彭震这么个从前顶天立地,简直不能更大男子主义的人能干出对着女人卑躬屈膝的事情来,就让人止不住乐!

  彭震被这起子笑的,也觉得自己挺怂,要让他跟叶高驰似的抓耳挠腮要在街上下跪什么的,还不如直接抹脖子来的痛快些!

  恼羞成怒下,要看着彭震就要发飙了。

  罗弥一个纵身扑过去,抱住彭震的腰,笑的不行,还是好声好气的劝着彭震,“五哥,五哥,别生气,没了我们这些臭皮匠,你这媳妇儿子且还娶不到手呢。”

  这赤裸裸的就是笑话。

  彭震气的,抓住罗弥拿着沙发上的靠垫就是一顿揍!

  罗弥厚脸厚皮的,半点不介意,还仰躺着哎呦哎呦的叫唤,画面简直不要太好看。

  钢川擦擦眼角,笑的不行不行的,喘着气跟彭震出主意。“我前头儿会,在苏杭看见过一个,把整栋楼都包下来,晚上直接弄灯,写嫁给我,后面是那个女人的名字。你就只管在对面的酒店总统套里头说些好话就完了,又土壕还有诚意,你就别跟叶高驰那浑货学了。”

  除了彭震。钢川大概是最看不惯叶高驰这么费劲儿求婚的人了,有资源不用,非要学那些刚出校门的大学生。

  也不知道脑子是怎么想的。

  钢川不在情绪中,哪里能理解叶高驰此时就怕媳妇儿子一起丢了的心呢。

  金戈觉得钢川这样的做法,大概骗涉世未深的小姑娘一骗一个准,可面对林枷,这样的举动,说起来未免有些敷衍了。

  叶高驰那样虽然傻气些。可真心摆在那里。

  女人要的可不就是真心,尤其是还是林枷这样的,根本不需要拿钱去砸,甚至金戈觉得太过于金钱的做法,会损了林枷。

  所以金戈的意见是,“我觉得你还是要跟heaven好好沟通下,枷枷爱孩子超过一切,有heaven帮你。一切都好说。”

  罗弥听到heaven就两眼发亮,因为在米国上了一段时间的学,这次回来的heaven跟以前有些不同,小脑袋瓜子里的主意多的数不清,最可爱的是,小脸还特别严肃,弄的罗弥每每看见都想抢回家去。

  “对对对!你这不是还有个能当狗头军师的儿子么!你问他啊!”罗弥羡慕死了,想问还没有呢。

  说起heaven。彭震是真头疼,从前heaven跟他多好呢,又听他的话,可是这一次回来,看到他跟林枷住在一起,虽然明面上从未说过什么,可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那种领地意识,不用说都能感受的到。

  想来真是滑稽,彭震现在成日里绞尽脑汁的跟儿子抢老婆。

  简直不能更生气。

  生气归生气,金戈有句话还是说对了,她是爱孩子超过一切的,原本他特别高兴,她爱孩子,就证明没有忘记他啊。可现在悲催的发现,他爱孩子完全已经超越了他。

  彭震垂头坐着。

  整个人在瞬间就有些落寞了。

  钢川跟罗弥互相看看,为什么说他们今天来陪彭震呢,就是因为彭震的这个病,虽然手术好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可是长期的化疗还是要的,所以现在的彭震,虽然靠着自己的一口气撑着看不出什么异样,但是却还是要长期忍受病痛的。

  人病的时间一长,其他的方面也许还好说,但是自信心的溃败是绝对的。

  彭震会觉得自己失败又一无是处,也是常理中的事,本来对林枷还有孩子,他就没有安全感,现在因为heaven的排斥,他心理的那种恐惧其实是更重的。

  可彭震这么个人,就是心理有再多的事,那都是不拿出来在表面上说的。

  而且他们作为朋友,除了陪着。也没办法跟彭震多说什么。

  好在就在这时候,门开了,女主人回来了。

  .......

  进门看到一屋子男人,我半点都没有惊讶的,钢川他们几个对彭震是真的上心,就怕彭震变成留守孤寡病人。

  也因为他们这样的上心,让我能放心的带着孩子去帮忙叶高驰。

  那可是我亲哥,秦蓁也是我在米国最好的朋友,未来的准嫂子,肚子里还怀着小侄子(小侄女),于情于理,我都没有不帮忙的道理。

  只是没想到我刚进门,金戈跟钢川就夹着罗弥准备走,虽然我有点奇怪,他们看我的眼神儿,不过这都这么晚了。他们要走就走。

  等人都走了,我就看不下去客厅里的脏乱差了。

  说实话这些男人可真能造,好好的家里,就能被他们弄的跟刚打完仗似的,因为彭震,他们倒是不抽烟,可是不抽烟只喝酒也让人无法忍受啊,我收拾着桌子上的杯盘狼藉。

  彭震今天见我也不热情,就一个人抱着胳膊坐在沙发上,似乎是在生气。

  他这几年这种表情特别多,无非就是不高兴我跑去帮叶高驰,简直无理取闹,而且我不去的话,有些事情........

  收拾完桌上,然后是地面。

  扫过之后再拖,自然是要经过彭震的脚下的,“抬脚!”

  彭震别别扭扭的抬脚,还哼了一声,我才懒的理他,忙活了一天回来还要当保姆,我也不怎么开心。彭震到底是忍不住,左瞅瞅右看看,才开口说:“heaven呢?”

  我顺嘴就说:“你不是不喜欢他?送回去了!”

  彭震一下子就跳起来了,“你们把他送哪儿去了?米国?我说你们到底有没有尊重,我是他亲爹!他要去哪里,是我说了算的!”

  这话听起来怎么那么刺耳呢。

  被heaven这几天跟彭震顶来顶去的给洗了脑,我按着heaven的原话说就是,“别亲爹亲爹的,你跟我也没领证,更没有仪式,还谈不上夫妻,就现在来说,孩子的抚养权还是我个人的。”

  彭震此时此刻的心情哪里听得了这些话,心里有火,脑子就犯糊涂,脑子犯糊涂,嘴巴就开始胡说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米国很相好的!这一次要不是我病的快死了,你才不稀罕回来呢!”

  这都是什么话。

  我原本打算好好说的,可是他这么逼我,我哪里能好好说!

  掏出裤子兜里的,拍在彭震面前,大声的核问,“那你跟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彭震看到我怒了,就已经没了气势,现在又见我将拿出来,心里不知怎么的就有点虚,说话都结巴,“什什么......东西啊!我不随便看别人的!”

  他倒是说的挺正直的。

  我什么都没说,只是压下了home键!

  连解锁都不用,因为屏保就是彭震跟一个女人脸挨着脸的照片。

  原本今天我在安氏陪着叶高驰筹划,叶高驰倒是想在家里的,可他总不能彻底不管安氏那一摊子事情,就索性带着我们去安氏。下午去卫生间,进去的时候没人。等出来在洗手台洗手的时候,就发现了这部。

  无论是彭震或是叶高驰当总裁,这安氏对我来说总是亲近的。

  我就拿起想着完璧归赵,还给丢在卫生间里的人。

  随手按了home键,想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没想到打开就是这么一张照片。那一瞬间,这心情,可真是酸爽透了。

  一路回来。我这心里想要不窝火不能够。

  而且经过了那么多,我不得不想的更多一点,我在安氏,是在叶高驰工作的顶楼呆着的,所以根本不可能有寻常的员工上去,我能看到这张照片,拿到这个,很有可能是有心人故意想让我看到的。

  我跟彭震的关系已经公开。叶高驰的妹妹!

  要不是这层关系在,叶高驰也不能名正言顺的进安氏。

  那么这个,这张照片就有了更深的含义。如果今天不是被我碰巧拿到,而是让叶高驰看到,那就绝对不是生气这么简单的了,最近叶高驰满心的火气没处撒,在看到这照片,指不定又要跟彭震打一架。

  彭震连拿起那都不曾,梗着脖子就说是假的。

  “你别诬赖我,我的清白很值钱的!”

  他倒是反咬一口说我诬赖他,有时候男人这种不仅不认错,反而理直气壮的样子更招人讨厌。

  我站起来,“那行,我这就去拿电脑,上网一个一个的查,就看看这个女人是不是我编来诬赖你的。总不可能我在米国的日子里,还能编出你跟别的女人的开房纪录吧!”

  说的平静极了。

  跟彭震,我现在连大声嚷嚷的习惯都没有了。

  彭震又改口,“你别说我,你还不是在米国有相好的,heaven都跟我说了!”彭震捏着嗓子学heaven的语调,“aaron比我帅很多,dave对你很照顾。”

  我看着彭震的样子,突然觉得他其实就是小孩子,跟heaven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闹别扭的样子一模一样。

  可是虽然如此,还是忍不住的难过。

  “aaron是神父,每周做礼拜都要见面的。dave我们的家庭医生,快六十岁了,我身体最差的那些日子,的确全赖他的照顾。”

  我清清淡淡的说完。

  突然就心烦起来,过去很多年了,我在看到关于彭震的让我不开心的事情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来直接跟彭震说,要求证,要得到解释。

  可是彭震,还是习惯了逃避、指责,他并不会给我想要的答案。

  这难道就是老人儿说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我瞬间连照片上的女人是什么来头都不想问了,只觉得心累,我为了彭震,做了这么多,到最后,还是没办法得到那么一点点的信任,他怀疑我在米国跟别的男人有什么,而他的事,现实事实就摆在眼前,却要说她诬赖。

  不是不失望的。

  但,他现在的情况,是不能情绪太激动的,我忍下来,却也没办法在跟他平心相处下去。

  站起来就说:“我今晚去我哥那里住,heaven在那里我不放心。”

  说完我就要走。

  两人情绪都不对的时候,还是避免在一起的好。

  彭震一下子就醒神过来,她眼里的失望简直吓傻了他,什么都顾不得,扑上去就将人抱住,“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我跟你好好说,我乱猜疑,我混蛋还不行,你别气,别生气!”

  他太明白自己是没有犯错误的机会了。

  原本这次她回来,就是他从来都不敢想的。

  现在哪里还敢放手,都不知道怎么办了,就哎呦呦的喊疼,“我是病人,病人总有发病的时候,我刚才不正常。真的不正常,你不信摸摸,我病了!”

  什么面子架子的,哪里有她重要呢。

  突然觉得刚才他问金戈他们的问题真是傻,只要能让她高兴了,别说是让他在街上下跪求婚,就是让他跪下磕头,那都是没问题的。

  还是不解释,我心里火气蹭蹭的,都能装病吓唬人了,怎么就是不能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简直气死人。

  不治治他这个毛病,往后有我受的。

  才不理他装可怜,我心硬似铁,“放手!你要是病了,我现在就给叫救护车,加护病房里什么都有。你想找个小护士陪你都不是什么难事!哪里用得上我!”

  彭震一听就知道是真坏了,他也真是被她照顾的久了,还真忘了怀里这人的暴脾气。

  当年怀着孩子无依无靠的都敢跑,更何况是现在,简直走的毫无压力。

  彭震心里苦的跟黄莲似的。

  让你嘴贱,该!

  心里唾弃自己,可是嘴上又不敢多说,只能死死抱住。反正不让走就对了。要打要骂,悉听尊便,跑不了就成。

  简直能被他气死,没办法,我抄起陌生的递到彭震面前,“现在给我好好解释!这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要是说不清楚,我明天就带着heaven回米国去!”

  今天会加更哒,谢谢钻石。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46章 要不你回米国算了,那安氏,让别人去管!谢谢钻石!满钻加更~~!-荆棘婚路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