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多盈娱乐 >

第242章 彭震原本就心神不宁,一屁股就坐地上!谢谢钻石!满钻加更~~!-荆棘婚路

发布时间:2018-08-29 15:4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多盈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41章 发生了重大的事件,我只能带着heaven!-荆棘婚路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开车一路狂奔到叶高驰的公寓,进门就面对叶高驰的冷脸,“这么大的雪天,谁让你自己开着车横冲直撞的!忘了从前在米国出车祸的事情了?”

  真是叶高驰记性好,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heaven还没有到米国,我整个人昏昏噩噩的跟行尸走肉没什么区别,再者当时身体也差。又没办法,米国那地方,地广人稀,城市规划也有很大的问题,想要过平常日子,不出门不开车几乎是不可能的。

  当时我学会开车时间也不是很长,咋开出去就撞了车。

  好在对方看我脸色苍白,人又瘦弱,及时的叫了救护车,要不然还真就后果不堪设想。叶高驰为了这个事情,念叨我念叨了好多年,每次开车必说技术差等等的,弄的我自己都很没有自信,总是紧张的不得了。

  我呼哧呼哧的来,进门就被叶高驰劈头盖脸的训,heaven跑过来站在我身边,蜡烛我的手,跟我一起低着头像是静心挨训的样子,弄的叶高驰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秦蓁更是插话道:“你有什么资格训枷枷,我看要是有错,那个错的人也是你,要不是你,哪有这么多的事情!”

  要知道从前秦蓁那都是追着叶高驰跑的,说话从来都是惟叶高驰马首是瞻,狗腿的不像话,什么时候听到过秦蓁对叶高驰用这样的语调说话。更令人看不透的是,叶高驰竟然半点都没有了平时高冷的样子,小心翼翼的跑过去扶住秦蓁,简直不能在温柔的说:“我这不是担心她吗?你们现在可真是胆子越来越大,都这么不管不顾的,我往后操不完的心,得累死我。”

  秦蓁脸色还是不好看,哼了一声,“您当然要劳心了,什么事情都被你算计了。您能不累死才怪!”

  这就有些夹枪带棒的了。

  简直是人间奇景,谁能想到曾经脑残粉一样的秦蓁还有这样扬眉吐气的一天,而叶高驰呢,平时那么高傲的一个人,竟然就捏着鼻子让秦蓁这样说。

  不回嘴,还认错,“是是是,都是我不好。”

  我看的目瞪口呆的,简直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无奈蹲下身子抱住heaven,小小声的问他,“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heaven这一年长大很多,可能是孩子离开我有些日子,我才能看出他的成长,从前时时刻刻跟我在一起。倒是看不出来什么。

  heaven点点头。

  特别神秘的对着我勾了勾小手指头,我被heaven这幅像是知道了天大秘密的样子逗的想笑,可是又想着孩子既然这么认真,我无论如何都不能笑出来,就板着脸靠过去,heaven小小的身体靠在我怀里,热乎乎的,男孩子热力足,即便现在外面冰天雪地的,可他身上还是热乎乎的。

  heaven说话的热气往我脸上扑,他说:“秦蓁有了小baby。”

  这可真是惊天的消息。

  我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然后看着heaven一脸同情的瞅着叶高驰,无奈的说:“秦蓁说,小baby的爸爸是叶高驰。不过她不喜欢叶高驰了。”

  这话其实是有些矛盾的。

  可是我却知道其中的含义。

  叶高驰跟秦蓁建立关系之后,叶高驰就回国接手了安氏,这都大半年了,眼见着又要过年了。秦蓁在米国那边的工作非常忙,去年过年的时候回来,也没呆多少日子,更何况是平时的工作日。安氏那么大的企业,叶高驰的忙碌可想而知,让秦蓁回来,秦蓁又放不下工作。

  在米国长大的秦蓁,可没有叶高驰、彭震这种骨子里隐隐的大男人主义,觉得女人就该相夫教子什么的,秦蓁从来都是一个非常独立的女孩子。

  就是从前追着叶高驰到处跑的时候,也没有耽误过工作。

  两地分离的日子过的久了。以叶高驰老谋深算的性子,哪里能忍受的了。这可不就成了叶高驰算计秦蓁,这有了孩子,就是天大的事情也得往后放一放。我可算是知道秦蓁为什么说发生了特别重大的事件,促使她要提前带着heaven回来了。

  这不就是大事情吗?!太大的好事了。

  我看着叶高驰跟在秦蓁后面,气势完全没有,完全就是一幅狗腿子的模样,心里笑的不行,不过表面上,还是很认真的跟heaven纠正,“秦蓁怎么可能不喜欢叶高驰,小baby可是爸爸妈妈爱情的结晶,没有爱,哪里来的小baby。”

  heaven只是歪头看着我。倒是没说话。

  我一下子就有些词穷,心里想着总要面对,heaven他对自己父亲心里不可能没有猜测,或者是疑问。总要让孩子知道的,而且我现在跟彭震是这样的关系,我想着彭震也是盼着heaven能叫他一声爸爸,而不是彭震彭震的叫。

  只可惜今天heaven回来的消息实在太突然,我根本就没来得及跟彭震说。

  也不知道我冒冒然的把heaven领回去,彭震会是个什么反应。

  我试探着问heaven,“你晚上跟我去我哪里睡吧,让叶高驰跟秦蓁二人世界一下?”

  没想到heaven竟然想也不想的摇头,“我跟外公越好了的,今晚要跟外公在一起。”

  heaven这样平平常常的说出外公来,倒是我一愣。随即想想也能解释,秦蓁怀孕这么大的事情,叶高驰肯定是要第一时间跟父亲说的,毕竟是叶家的孙子,这种时候,恐怕没人比我父亲更开心的了。叶高驰说的时候,自然是说了heaven回来的事情,我父亲想heaven那也是想的厉害,都已经说过好几次我们做事情太草率,怎么就能随随便便把heaven丢在米国上学,自己回来了。

  也不知道父亲跟heaven是怎么说的,竟然就能让heaven高高兴兴的想要回到老宅去住。

  我应着,让heaven回去陪一晚父亲也是好的。

  我回去也能跟彭震说说,到底要怎么跟heaven说曾经的事情。

  那么沉重的过去,想想要面对着heaven说出来,我就有些害怕,是真的不敢说。

  我拉着heaven说送他过去,叶高驰才转过风向对着我们说:“爸今天有个常务会议,恐怕要迟一点,你要不先带着heaven去看看许横还有她家的那个胖丫头,heaven也是吵吵了好久了。”许横孩子刚生出来的时候heaven见过,那是heaven见过的最小的婴儿了,所以总是念念不忘着,再者对许横,heaven也是很喜欢,很想念的。

  这么个小人儿,心里倒是藏了不少的人。

  叶高驰这话咋听起来像是安排我跟heaven的行踪,为我们着想,我细细一想,这可不就是让我们快点走走么。

  可见也是嫌弃我们碍眼了。

  叶高驰倒是想得美,只是秦蓁现在是在气头上,哪里能顺着他的意思,“走什么走,不准走!要去看许横是吧,我也去!”

  反正秦蓁是不想跟叶高驰在一起的。

  怎么想怎么觉得生气。

  在不经过女性的同意之下就让对方怀孕,在米国这可以起诉的,秦蓁吵吵着,等回了米国,她非要告叶高驰不可。

  叶高驰现在那叫一个死皮赖脸,“告告告,你想怎么告怎么告,让我赔你多少钱都成,反正我都是你的。”就叶高驰的这幅嘴脸。我看着都牙碜,真是没有比这更软硬不吃的了。

  秦蓁真是气的仰倒。

  这种时候,叶高驰也不敢使劲得罪秦蓁,好言好语的劝,“你这才一个多月,正是最危险的时候,再者说,你还有时差呢?孕妇休息不好,对孩子伤害很大的。”

  我带着heaven安安静静的出了门,关上房门的瞬间,我心里其实有些酸。

  我那个从来冰冰冷冷的哥哥,他现在都能这样低三下气的去安慰秦蓁。这才是孕妇该有的待遇不是吗?想想我当年怀着heaven的过程,心里还是会觉得酸酸的。

  那样本该是女王一般的日子,却被我过的东躲西藏,心惊胆颤。

  虽说现在我说我都放下了,可是一次次的面对别人的孕育的境况,都还是让我心中酸痛。heaven站在我身边看着我,眼睛忽闪忽闪的,还好,还好,我只能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我的heaven还是好好的。

  这就够了。

  等我跟heaven走到楼下,发现叶高驰安排的房车已经在了,他虽然现在心思都在秦蓁跟孩子身上,但是也不是彻底不管我们了,担心我雪天里开车不安全,特意安排了安全系数高的车,还有沉稳的司机来送我们过去。

  heaven到了许横这里。那简直就是金娃娃,许横爱heaven爱的什么似的。

  她女儿还小还不会说话,许横满嘴吵吵着,一点都没有heaven可爱。胖乎乎的小丫头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妈妈的话,跟heaven面对面的时候,上手就是一爪子!heaven的皮肤嫩,立时就起了红印子。

  把我跟许横都吓了一跳。

  反倒是heaven半点都不说疼,反而说:“小妹妹是不是不喜欢我?”

  他有些沮丧。

  被人欺负了,还是这么懂事的模样,简直让许横心都化了,气呼呼的带着heaven指控胖闺女,“丫丫,你怎么能对哥哥动手!下次在这样看妈妈不打你。”说着还轻轻地在丫丫的小胖手上拍了一下。

  这可不得了,胖丫丫小脸一仰,哭的那叫一个山崩地裂的!

  身体好、中气足、嗓门大,简直能把楼顶都给掀了,魔音贯耳,heaven再怎么好脾气,都捂住了耳朵,一脸的苦相。

  许横没办法,只能抱着哄,等胖丫丫不哭了,也累了,就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这还不算数,许横想要放下她都不成,必须抱着!稍微一挨床单,立刻大哭,半点都不大磕巴的,立刻就大哭!

  许横急的满头汗,而且胖丫丫的体重实在不轻,许横抱着很是吃力。

  后来还是陈卓儿来了,才算是有人能跟许横搭把手,换个人抱着胖丫丫睡觉。

  看陈卓儿抱着孩子进了卧室,我跟许横还有heaven三个人异口同声的叹了口气,许横再看着heaven,那完全就是看天使的眼神儿。

  “你说咱们heaven怎么就能这么乖呢!我怎么就没有你的命,生出来这么一个小魔星,一不顺意了就哭,哭的人脑仁疼,身子有重,闹起来简直要人命。”

  我在旁看着,都有些受不了,更何况是许横每天都要面对。

  胖丫丫的个性是真的厉害,再加上身边的人除了许横这个妈,剩下的无论是陈卓儿,还是陈东野手下的那些兄弟,就没有一个是不稀罕这个孩子的。那些人宠起孩子来,比什么人都狠,一个一个的累积,胖丫丫的性格想要温顺都没可能。

  我只能劝着许横,“你要从另一个角度看,能闹说明身体好。”

  heaven小的时候连哭都跟小猫儿叫似的,虽然没有胖丫丫这么闹腾,可是那小嗓子发出一点点的声音我都担心的不得了。

  相比而言,还是胖丫丫这样能吃能睡能哭来的好。

  许横知道heaven的身体是我的心病,不能提的,也就不说了,只是揉着heaven的脸说:“反正我就是看着我们heaven是最好的。”

  拿一个五岁的孩子跟一个还未满周岁的奶娃娃比,也就是许横没谁了。

  从许横那里出来,heaven就紧皱眉头,小小的孩子竟然一路都在思考什么事情似的。我问他,“想什么呢?”

  heaven很矛盾的跟我说:“叶高驰的小baby如果是男孩子就好了。”

  这么小就重男轻女了?

  我疑惑,“为什么?”

  heaven指指自己的脸,“好痛,我不太喜欢小姑娘。”他脸上留下了两道挺深的指甲印子,小孩子的指甲又薄,根本没办法给heaven救治,只能干忍着。

  我其实心疼的不行,可是又怕表现出来让许横心里难受。

  毕竟胖丫丫还小,不能怪孩子的。

  为了这个不喜欢小姑娘啊,我想了想说,“那倒也未必,你想想叶高驰还有秦蓁的那个性子,恐怕生不出胖丫丫那样的小小女霸王来,就算是女孩子,你到时候就是他哥哥了,她要是不听话,你可以教训她。”

  “可我舍不得教训啊,刚才那个丫丫,长的多好看呀。”

  这话说的简直能心疼死人。

  明明脸上还是带着伤的,偏偏嘴里说着舍不得的话,我抱着heaven在怀里,感叹这个孩子的心,真是软的很。

  回到叶家的时候,父亲刚刚结束会议回来,刚下车,就在门口撞上了。

  父亲这几年头发白的多了,人看起来有些苍老,不过看到heaven,那真是一秒钟就焕发出活力,第一眼就看到了heaven脸上的伤。

  立刻就发了脾气,“怎么回事,孩子怎么受伤了?”

  不过是小小的两道指甲印子,虽然我也心疼,可是父亲这样跟多大的事情一样的表情还是有些过份。

  heaven抱住父亲的脖子,甜甜的叫了外公。

  也不过就是两个字,刚才满脸怒气,威严感迸发的父亲。一下子就成了绕指柔,简直不能在开心了,笑的那叫一个开怀。

  “heaven,走,看看外公给你准备什么了。”

  geaven拉着父亲的手,高高兴兴的往里走,我就在门口,看着红墙绿瓦发愣,曾经我视这里为洪水猛兽,赌咒发誓这辈子绝不会在踏进这个门里一步,可如今,因为门里的一老一小,我心里像是被灌进了风,那些陈年的阴霾都被吹散了。

  院子有一株梅花开了。扑鼻的香。

  父亲叫了一声,“嘉嘉快来。”

  然后就听到heaven的笑声,我加快了脚步走进去,看到的就是heaven坐在父亲的脖子上,正伸长了手在折梅花。

  父亲的腰背已经不怎么直了,可还是稳稳当当的驼着heaven。

  我心里又是担心又是妥贴,曾经在我漫长的成长岁月里,我都盼着能有这样是场景出现,能有一双有力的肩膀能令我可以全然的依靠,是那样的安全又沉稳。

  似乎我曾经缺失的一切,都在heaven身上实现了。

  这很好。

  比补偿给我,更令我满足。

  父亲又在叫我,我擦了擦眼角,哎了一声跑过去。“爸,你当心摔着!”

  heaven的力气才多大,那里能折的断梅花枝,不仅没有弄下来梅花枝,反倒把梅花上的落雪都给抖下来了,弄的爷孙俩满头满脸的湿。

  我把heaven从爸爸身上抱下来,嘴里忍不住叨叨,“你们也太闹了,也不拿个剪刀什么的,就这么生折,也不怕摔倒!”

  父亲嘿嘿笑,“heaven喜欢嘛。”

  这话倒是说的理直气壮的。

  heaven更是乖觉,“外公最厉害!”

  “小马屁精!”

  我拍拍heaven头上融化了的雪水珠子,heave倒是毫不在意,开开心心得模样。

  进到屋子里,就发现了显眼位置的炉子,这东西现如今已经很难看到了,我还是小的时候,跟妈妈住平房的时候长长用到它来取暖。

  进屋就闻到浓郁的烤红薯的味道,京城的冬日,这样的味道实在是太熟悉,也太诱人了。

  我是知道的,可heaven哪里闻到过。

  激动的不得了,父亲就说:“知道heaven回来,就提前让家里的佣人准备了,现在应该刚刚好。”

  然后我就看着父亲跟heaven跟两个顽童似的守在炉子边,拿着火钳子开始夹里面的红薯出来。烫的吹了好一阵,才被父亲拿在手里。用手指捏开,红瓤的,又香又糯。

  heaven心急着想吃,可又怕烫,为着父亲上窜下跳的,跟个小猴子一样。

  父亲吹凉了一块,喂到heaven嘴里,爷孙俩脸对脸的笑。

  我觉得自己骨头都发软。

  似乎站不住了。

  晚饭是在父亲这里吃的,为了heaven回来,家里的老厨师老佣人可算是用尽了浑身的招数,只吃的捂住肚子直叫唤,说肚子要破了。

  我怕孩子真的吃多了不好。

  父亲让家里的老佣人带着heaven下去吃些酵母片。

  还是原来的老传统。

  我看着heaven乖乖的跟着佣人走下去,就听父亲说:“彭家的那位恐怕是不行了。”

  这方面父亲的消息,倒是比我灵通些,我昨晚才知道彭震回老宅的事情,今天父亲就说这个。人到父亲这个年龄,也算是知天命了,静了半晌说:“争了斗了一辈子,临了临了,能放不下的有什么呢,要是彭家人想要见见孩子,你就别拦着了。”

  我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

  这位彭老爷子虽然我只见过他几次,可是彭家走到今天,多少事情都是他一手促成。

  是非成败转头空,真的能形容这位元勋级别的人物。

  在外不管是历史还是国家对他的评价是怎么样的,这些都不好说,可在家庭来说,这位彭老爷子显然是挺失败的。

  我沉?了一阵,父亲大概是觉得我不愿意,就又叹口气说:“也罢,活着的事情没好好的珍惜,临死临死的,还看什么呢。你不愿意就不愿意吧,heaven估计也会怕的。”

  那么大年纪的人,而且身体一直都不好。

  别说小孩子,就是大人恐怕都会怕的。

  叶赫心里感慨良多,“你哥哥的事情,我知道了,他现在不用我操心什么,倒是你,爸爸总想着能将你风风光光嫁出去的。”

  这话才说完,heaven就跑了进来。“嫁给我吗?她说过我是她的最爱的。”

  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我当然是跟heaven说过他是我的最爱。

  只是........结婚。

  我真的没有想过了。

  其实更可以说,对未来,我是没有想过的。

  因为heaven来了,很多话就不能说了,父亲叹着气,抱着heaven说:“给heaven起个中文的名字好不好?姓什么,你们决定,总是heaven这么叫,听着都不像是咱们的孩子。”

  老人家还是不喜欢开口闭口的叫英文名的。

  我‘嗯’了声。

  陪着heaven连玩带吃,外面都已经华灯初上了。

  我该回去了。

  这一天,彭震也没有给我来电话,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心里总是有些担心他。

  我离开的时候,heaven像模像样的送我出门,站在四合院的红灯笼下面叮咛我说:“路上小心一点,明天不用太早来,外公说我明天会倒时差,恐怕会睡的很晚。”

  真是懂事的小家伙。

  我张嘴想说明天带他回去的地方还有彭震。

  只是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要说,也应该原原本本的说,只说这么一点点,恐怕heaven也会很疑惑吧。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都很沉?。

  直到走进家门,脱了外面的大衣之后,我给王子准备了狗粮,然后坐在地上看它吃。撑了一天的身体,总算能放松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我似乎特别的敏感,敏感的时候,就会比平时更软柔些,也更容易受伤些。

  家里没有有人回来过的痕迹。

  显然彭震没有回来过。

  整整一天的时间。

  不管是秦蓁怀孕的消息,还是叶高驰温柔的样子,甚至是胖丫丫那中气十足的哭声,似乎都能印在我的脑子里。

  人会觉得特别的疲惫。

  王子的耳朵一动,下一刻就听到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因为我没有动,所以王子也就没有动,我们两个就这样同时抬头,看着走进来的彭震。

  随着他的走进,我闻到了扑鼻的一股子消毒水的味道,这个味道我太熟悉了,是医院的味道。彭震的爷爷没有住院,不可能有这样的气味,唯一的可能是彭震自己去了医院。

  我一下子就提起了心,不知道他今天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彭震倒是在我之前开口,“怎么坐在地上,不凉啊。”

  我仰着头看他,开口的瞬间才发现自己哑了,“你.......”

  我等我说完,彭震几乎是扑了过来,炙热又深入的吻扑天盖地,我甚至听到了旁边王子面前的狗粮盘子打翻的声音。

  下意识的就推搡着他。

  总不能在王子面前这样的,我会觉得羞。

  彭震被我推的没办法了,说了声,“真麻烦!”然后就一把抱起我,就进了卧室。

  .........

  突然的情事,猛烈的完全不受我的控制。也不因我的意识而改变什么。大概是彭震憋的时间太久了,完全没有顾忌,那股子凶狠劲儿,哪里像是一个还在治疗的病人。

  我刚开始还能反抗,后来就只剩下承受了。

  结束时,简直累的手指头都不想要动一下,只迷迷糊糊的问他,“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彭震似乎什么都没说,或许他说了,可我都听不到了。

  这一觉睡的深沉又绵长。

  早起的事情彭震又不在身边,依旧是留下来的纸条。

  枷枷:这几天我可能要守在老宅,勿念。

  想起父亲说的,彭震爷爷身体是彻底不行了的话,我对他的去向,自然是能理解的,他是唯一的孙子了,无论如何,都是要在床前尽孝的。

  只是heaven。

  哎。

  再等等吧。

  下床的时候,我的腿都在抖,彭震发起狠来,可真是威力十足,就算是已经修整了一晚上,我还是腿软的厉害。

  接了heaven过来。

  heaven今天开始倒时差,人有些迷迷糊糊的,不过见到王子,heaven就什么时差都忘了,简直亲热的不行。

  heaven对这里很喜欢。

  带着王子满房子跑。

  也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小时候曾经在这里住过,我没敢问。

  等彭震终于等到医生专家团说彭老爷子这一次算是从鬼门关闯过来了。彭震就迫不及待的往外走,彭霞追上来,问着说:“heaven是不是快要回来了?”

  彭震心不在焉的嗯了声。

  算着日子,该是这两天了。

  他还想着亲自去接heaven呢。

  彭霞担心的不得了,“那你快回去吧,爷爷这里有我呢,你回去跟枷枷好好商量下,看跟heaven要怎么说。”

  现在似乎一切都解决了,可是其实呢,最大的问题还在后面。

  那就是怎么面对heaven的问题。

  这话要怎么说呢,彭震自己的抓心挠肝的不知道怎么办。

  回去的路上,彭震抓耳挠腮的,就是跟林枷商量他都有点怕,更别说是要面对即将回国的heaven。

  可谁知道走到家门口。彭震就听到了笑声还有尖叫声。

  他以为自己幻听了,这栋老楼里面住的家家户户他都打听过,确定没有这么大的孩子会发出这样的声音,而且,他是那么熟悉这样的声音。

  这些天爷爷身体急救,他心急如焚的守着,心里却还是在记挂着圣诞节快要到了的事情。

  heaven到时候就要回来了。

  他到底该怎么跟heaven说,彭震的父母倒是一句heaven都没有提过,彭震的父亲是从来如此的,安女士如今哪里还敢多说什么。

  可就是彭震自己,都不知道怎么面对孩子。

  彭震心里七上八下的开了门,迎面就扑上来一只大狗,彭震原本就心神不宁,哪里会有防备,一屁股直接坐地上了。

  然后他就看到门里面,金色的heaven捂着嘴扑哧扑哧笑。

  真的是金色的,发着光的。

  明天见,父子相认的戏码来喽!!看字数,扎扎实实的加更。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43章 这下完蛋了!-荆棘婚路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