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多盈娱乐 >

第231章 哼!儿子都给爷生了,还想跑?-荆棘婚路

发布时间:2018-08-29 15:4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多盈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30章 你拿你自己赌,这一局,就算是赌赢了!-荆棘婚路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安女士与彭霞一起到了米国,这种心情就算是安女士的父亲去世的时候,她都没有感受过,焦躁与忐忑并重。

  安女士不断的问彭霞,“你说林枷她会不会刁难我?毕竟我当年........”曾经做过什么,心里总是知道的。这些年安女士虽然假意忘记,可是事到临头,她哪里能继续心安理得下去。

  到底还是慌张的。

  说实话,彭霞心里也没底,换位思考,如果她是林枷,只怕早已经恨死了彭家人,怕是连看一眼都是不乐意的,更何况是去原谅。

  不过心里哪怕是再怎么明白,可是想想家里因为彭震的病,已经多日不曾开口过的爷爷,以及踏上征程已经去往敦煌的二叔。眼泪就要流下来,他们家已经失去了太多的人,已经容不得一点点的失去与别离。

  所以彭霞跟安女士说:“二婶,就算是她刁难你,那也是应该的,毕竟是咱们不对在前面,你到时候忍忍就成。”

  安女士面苦心更苦。

  简直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她这一辈子从未对什么人低过头的。没想到到了如今的年纪,还要对着一个小辈杯弓蛇影,心里的那份艰难就别提了。

  彭霞怕这位傲气的二婶到了关键时刻还犯迷糊,提醒说:“你想想阿震,林枷不回去,就算是我们弄昏了他进手术室,没有求生意识,他没什么希望能挺下来。”彭霞没说出口的事情是。如果彭震真的有个什么,heaven就成了彭家唯一的孙子了。

  这也是爷爷为什么非要他们来这一趟的原因。

  儿、孙,要两全才好。

  安女士眼泪开始掉,她难道能不知道这其中的厉害!要是真的不在意,就不会来这一趟,她只是心里有些怕,毕竟曾经的她,对待林枷。说过很多难听的话。还有heaven........安女士是真的怕见那个孩子,可心里又带着浓浓的渴望,精灵一样的孩子,谁能不喜欢呢,而且还有着跟她那么近的血缘关系。

  她当初只不过想着凭着她的儿子,想要多少孩子没有。

  哪里能预想到了如今,彭震就只有这么一个独苗苗了。

  真真儿是造化弄人。

  彭霞可没有闲情逸致去顾忌安女士的纠结心情,手里拿着彭老爷子手下的人查到的林枷的地址去找。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彭震、叶高驰等人为了更好的保护林枷还有孩子,早已经将他们所在地方的地址都隐藏了起来。

  彭霞找到的,是从前林枷他们住的地方,也就是过年这次回国前住过的地方。

  很大的华人社区。

  彭霞站院子外面按门铃没用之后,就开始喊人,喊了很久都没人应,心里就已经隐隐的有些害怕了。彭霞这么坚持不懈的喊人,倒是把邻居给叫出来了。

  一对来自台湾的夫妻。

  说起林枷他们。倒是话不少,说的都是可怜哦,女人病的挺严重,孩子又身体不好之类的词。很简单的句子里,处处都透露着林枷这几年在国外生活的不易。

  彭霞强笑着送走了这对夫妻,心里的绝望就一层层的往上漫,只觉得也许他们也许都错过了忏悔的机会。在经历的那么多之后,林枷大概早已经痛心疾首,现如今早已经带着孩子不知道去了哪里,总之是不会被他们找到了就是。

  彭霞叹声说:“难道,这就是报应?”

  一切的一切,老话说给祖孙积德,他们家的人所做的一切,难道都要报应在彭震身上?

  安女士如今可是听不得报应这样的词,脚下一软就摔倒在米国街头,远远跟着的助理等人扑上来搀扶,都没用,她站不起来。

  原先心里那一点点的小别扭到这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她满心的悔恨,是真的悔,如果林枷此时在她面前,她愿意给林枷磕头的。

  想想她的儿子,她的阿震,安女士自己都觉得活不成了,那种所有的希望在瞬间幻灭的感觉。

  太残酷。

  彭霞却不愿意就此放弃,这是她们最后的希望了,“二婶,没关系,只要我们用心找,总能找到的!”

  ........

  heaven意外的很喜欢学校的生活,我对他这样的表现,有些欣慰又有些说不出的难过。他不在是那个时时刻刻要粘着我的小baby了,当妈的。心里总有些失落。

  先开始的几天我总是紧张的不得了,米国的学校不让家长探视,我就开车在学校门口等着,就怕孩子有个什么。

  叶高驰叶没比好到哪里去,所有的事情都推掉,跟我一起守在外面。

  我们俩就沉?的坐在车里,一句话都不说,脸皮都绷的紧紧的,严肃的不得了。

  心里大概都是担心的。

  我看叶高驰都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样子,想着活跃下气氛,而且我们现在来了纽约,总逃不过跟秦蓁的事情。

  我们兄妹,说亲密,自然也是亲密的。

  说疏离,其实也有,比如我就从不跟叶高驰说有关于彭震的事情。从前、现在,我都只字不提。而叶高驰,他亦是从未跟我说过他的感情,更多的,我都是从秦蓁那里听来的。

  关于哥哥,我现在也想他能找到一个真心爱他,守护他的人,毕竟他是那么的令人心疼,而我作为妹妹,到底还是不能代替妻子的角色的。

  我问叶高驰,“你跟秦蓁打算怎么办?”

  目前的样子似乎回到了最初,秦蓁还是追着我们不放的那个脑残粉,而我哥哥,又一次成了高冷的那个被追求者。

  我以为会听到叶高驰说的,要跟秦蓁永远没有可能之类的话。

  毕竟曾经秦蓁对他做过那样伤害自尊的事情,可没想到叶高驰竟然说:“我不过是吓唬吓唬她,真要放手,怎么舍得。”

  这样类似于情话的话从叶高驰的口中说出来,简直太吓人了。

  我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

  叶高驰并没有看我,而是看着车前的空地,他跟我说:“在国内的时候,我问过彭震,你们都已经这么难了,为什么还要坚持不懈的在一起。有时候放手比解脱要轻松的多,你知道他说什么吗?”

  我摇摇头。

  “彭震说,真的感情来的时候,是没有选择的。就算是头破血流,也还是要做!必须去做!不是理智能驾驭,能控制的。”

  彭震说出这样的话来,并不奇怪,毕竟他就是个这样的人。

  可叶高驰并不是啊。

  叶高驰说:“秦蓁在法庭上的样子令我骄傲,她现在手里有七个案子同时在做,还有时间想穿什么衣服来见我。枷枷,有时候人不能奢望太多。”

  那一刻的心动太重要了。

  叶高驰曾经以为自己失去了,心灰意冷。

  可现在失而复得,他为什么要因为自己可笑的自尊心去拒绝一个爱的人。

  秦蓁能选择他,是他的幸运。

  她在那么惊讶与失望之后,还能回头来找他,他惊喜欢喜都来不及,那里还能放手。

  我被叶高驰的样子弄的不知说什么才好,“那你怎么还.......”

  明明心里都已经这样了,那怎么对着秦蓁还是那么一幅冷冰冰的样子,这不是误导人么?还真是不怕秦蓁跑了啊。

  叶高驰略傲娇的说:“总要让她有些教训的。”

  再者,他心里还是会有些不安,不知道她这样的决定,是真实的,还是又是一时情迷。总要观察观察再说,不能冒然的表示。

  扶额。

  我对这些男人的脑回路,真的是无法理解,也难以苟同,叹着气说:“你就作吧,等玩脱了,看你还不哭去。”

  叶高驰倒是信心满满的样子。

  看到哥哥这幅有些活色生香的模样,我心里其实是开心的,谁能保证爱情永恒?只要当下是快乐的。满足的,其实就可以了。

  这么想想,我心里的负罪感减低了很多,之前总觉得叶高驰为了我放弃了国内的一切,总让我心里觉得歉疚。

  现在看来,这倒是好事了,秦蓁的事业在这边,而且米国的法律系统跟国内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秦蓁显然是没办法回国发展的,所以叶高驰现在将重心都放到米国来,其实对他们的感情来说,是益处更多些。

  有了这个开头,我跟叶高驰的话就多了起来。

  说些秦蓁做过的傻事,逗的叶高驰笑的开怀。秦蓁在大多数的时候,对叶高驰还是非常的专心专一的,也可能是心里程度上付出的太多。才导致她在知道叶高驰的秘密的时候,反应那么强烈。

  说起这些,我又忍不住劝叶高驰,“你对秦蓁要好一点,女人一直都是努力的那一方,总有一天会爆发的。”

  没有人能受的了常年累月的单方面付出。

  秦蓁同样如此。

  我总盼着哥哥能活的更加幸福,他已经经历了那么多了,就算是老天爷的怜悯,也该给他一点点温暖才是。

  叶高驰想了想说:“你要回国,heaven不可能我一个人照顾,秦蓁来,就很理所当然了。”

  原来还有这样的想法啊。

  我的heaven倒是成了他们的促进剂了。

  我笑起来,要跟heaven分开的酸痛也随之减少了一些。

  heaven从学校出来,我跟叶高驰就什么都顾不上了,尤其是叶高驰抱着孩子问东问西的,生怕heaven在学校里受欺负。

  谁知道heaven欢欢乐乐的。

  特别高兴的说。学校简直就是霍格沃茨魔法学校,跟哈利波特一模一样,他太喜欢了,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学魔法。

  学校我跟叶高驰提前参观过,建筑什么的,的确是古老的欧式模样。在西方,这种好的学校,都是很有些历史沉淀的。

  我看着heaven穿着统一的?色校服,板着手指头跟叶高驰说他今天都上了什么课。

  最让heaven兴奋的,当然就是动物参观课。

  据说是满屋子的动物标本,让他们去看,老师会一一讲解,因为heaven在这方面知道的内容比其他的孩子多一些,老师提问的时候,他回答了问题,所以还得到了老师的嘉奖。

  鼓励对孩子来说至关重要的。

  得到了鼓励的heaven,对上学完全没有了排斥,开心的跟叶高驰说希望能以后都这样。

  他喜欢那些什么都知道的老师、还有特别好看的学校,最后就是同学。

  回到家里,heaven小小声嘀嘀咕咕的跟我说,有几个同学不怎么友善,胖乎乎的说话声音特别大声。这可真是个问题,能上这所学校的,家里情况总是不错。这样的家庭出来的孩子总让人会有些不好的印象。

  我有些苦恼。

  私下里跟叶高驰说,要怎么办,叶高驰倒是很淡然。

  “丛林法则,就是如此,heaven总要找到生存下去的本事。你放心吧,那学校里管理很严格,不会出现校园暴力这样的恶性事件,小孩子之间,也不过就是小打小闹。”

  我想想也是,不过还是跟heaven说,尽量不要接近那些让他觉得危险的人。

  接、送heaven上了几天的适应期,终于到了要彻底送他入学的时候,虽说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我却还是心绪浮动。

  难以承受的感觉。

  在校门口,我拉着heaven不断的看看他的衣服有没有穿好,鞋子舒服不舒服,总是做些细碎的,却又似乎永远都做不完的事情。

  heaven也没有不耐烦,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我对着他问长问短,似乎每一个问题都荒唐又幼稚。

  就是这样的感觉,我在小小的heaven面前,显得倒像是个慌张的孩子。

  heaven在我终于停下来的时候对我说:“你可以把我写的信交给彭震吗?你说过,我可以给他写信的。”

  我不知道heaven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事实上我的确定了今晚的机票回国,可能是因为要分离,也可能是我对未来要面对的一切都有些害怕,所以我今天才会显得如此的反常。

  heaven很认真的从自己的小书包里拿出信,像模像样的装在信封里,我从前教过他这些的。没想到孩子竟然都记得,而且悄悄的准备了。

  他说:“我让mali去帮我买的,应该不会显得很糟糕。”小小的heaven并不想让彭震看到他并不出色的一面。

  在这一点上,彭震跟儿子倒是非常一致的。

  我接过heaven递过来的奶白色的信封,就有些忍不住眼泪了。

  这段时间他看起来非常的正常。根本不像是心里有事情的模样,却不知道在背后,他想了多少事情。为了孩子的这份心思,我都觉得难受。

  眼泪哗哗的流,我都有些看不清楚heaven了。

  他的小手覆盖在我脸上,一只不够就两只都盖上来,细细软软的小手,挡住了我的视线,他轻声说:“你答应过我的,你跟彭震都会好好的。我在学校能照顾好自己,你们也要照顾好自己,他.......病的很重吗?你跟他说说,生病就要吃药,要快点好起来才行。”

  孩子越说,我这眼泪就更是止不住了。

  他什么都知道的。

  真的,似乎连我们曾经的那些过往。他都是知道的。

  我哭着点头。

  heaven把手收回去,有些担心的看着我,“你总是哭,身体也不太好,这可怎么办好呀?”

  孩子带着点点的耳音,听的人心都要化了,我擦掉眼泪跟他保证说:“你放心,我一定能跟你一样照顾好自己。也能.......照顾好彭震的。”

  “你保证。”

  “我保证!”我对着儿子许诺。

  heaven有些半信半疑的样子,不过最终还是点了头,这才说:“我进去了,你去看彭震吧。记得我放假出来的时候,你要来接我。”

  孩子自己还是有些怕的。

  我狠狠的点头,“你放心,很快的,你放假,我一定赶回来,说不定彭震到时候也好了,也能来呢。”

  heaven这才笑了,转身往学校里走。

  小小的一个,背着他大大的书包,胸前还挂着他大大的相机,倒是比之前看着更长大了一些。

  我看着孩子走远,捏着手中的信,强忍住了泪。

  .......

  彭震迷迷糊糊的看到眼前有人影在闪,心烦意乱的吼:“护士!你是不是又给我偷偷加安眠药了?我怎么又开始做梦了?!”

  他明明看到了林枷。

  可是怎么可能呢,明显是做梦。

  他最近越来越讨厌这样的梦了,因为每次醒来,周围都是一片虚无,那种得到又失去的感觉,其实比一直都得不到更糟糕!

  彭震的吼声震天,却没有得到回应,甚至眼前的人还伸手摸他的脸。

  沉迷也不过一刹,彭震马上警觉起来,“滚蛋!老子是有媳妇的人,别的人不给碰!”

  然后彭震就听到那影子说:“要不要脸?你娶我了吗?张嘴闭嘴就是媳妇的?!”

  彭震盯着影子看了好一会儿,突然伸手去抱住,“哼!儿子都给爷生了,还想跑?”

  明天加更哈,钻石可以投一投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32章 彭震,我们结婚吧!-荆棘婚路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