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多盈娱乐 >

第229章 我要是你,就会带着孩子永远的消失!-荆棘婚路

发布时间:2018-08-29 15:4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多盈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28章 抓住他的把柄,看他还敢不敢狂了!-荆棘婚路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heaven大概心里是有一个预想的对象的,看到眼前的人并不是他心里想的那一个,顿时就有些委屈,别别扭扭的仰着头看我,小孩子家家的,尤其是heaven这样的性子,这种要哭不哭的小模样实在是太令人心疼了。

  不过这会儿,我是顾不上安抚heaven的小情绪了,下意识的就把孩子往身后藏,面对霍芳菲,内心深处,我还是很有些防备的。

  没等我将heaven支出去,霍芳菲倒是抢先开口,“我是替彭震来看看你们的,他让我向你们问声好呢?”

  我知道她这话完全就是扯淡。

  彭震那样的人,才不过让一个女人来看看我们,然后还要向我们问好之类的。这种明显的示威举动,无论是过去的彭震还是现在的彭震都不会做。

  我心知,可是heaven并不知道。

  heaven听到霍芳菲说出彭震的名字,眼睛忽闪忽闪的盯着她看,半点要离开的意思都没有了。我扭头跟heaven打着商量。“她是我的朋友,你跟mali出去看看马好不好?”mali是家里的佣人,是个墨西哥裔的老妈妈,对heaven很好的,而且对照顾动物也很有一套。

  heaven摇头,坚定的不肯走。

  这种时候,我也不能当着霍芳菲的面跟孩子解释什么。只能随了heaven的心愿,心里盼着霍芳菲不要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来。

  我跟彭震的通讯是断了,可heaven却是能常常跟彭震通话的。

  我僵住不知道该怎么招待霍芳菲,她倒是挺自来熟,还有模有样的跟heaven问好,然后说:“你们大概还不知道彭震病了的事情,他现在的身体不好。全靠着我照顾,所以我就替他来看看你们,也省的你们牵心挂肚的。”

  我有些看不懂霍芳菲。

  如果她跨越整个大洋跑来,只是为了跟我炫耀她跟彭震的关系,那她真是吃饱了撑的。

  她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相信,但是她说这些话背后的意义。我却是好奇的。为什么呢?

  heaven就一直盯着霍芳菲看,也不说话。

  到了这个地步,我想要顾着heaven不要说些过份的话都不成。没办法,我只能手虚虚地捂住heaven的耳朵,问霍芳菲说:“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heaven在我手下有劲儿的挣扎,男孩子身上火力足,动起来挺有些力气。

  霍芳菲的眼珠子在孩子身上一转。脸上温和的表情不变的说:“彭震现在身体不好住院,各方的人都虎视眈眈,这个时候他唯一能指望的人就是我。往后只怕他是不会离得开我了,我来,就是想要跟你们谈谈赡养费的事宜,当然最好的,就是你们拿到钱之后,永远的消失在他的世界里。”

  她的话说完,不知道是我的心理作用,还是heaven挣扎的劲儿太大了,竟然就真的让heaven挣脱了。

  孩子大概是听到了一点的,毕竟我的手捂的再怎么严实,也做不到严丝合缝。

  霍芳菲把话都说到这个程度了,我心里要是还没有一点的火气,那就成了泥人了,只是我忌惮着怀里的孩子,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

  叶高驰在这个时候回来。

  想来他是得到了霍芳菲来的消息,急赶回来的,进门就带着森然的气息。

  我看着叶高驰那样子就觉得要不好,我这个哥哥,自从我们离开国内开始,心里就窝着火的,明明我们都已经远离家乡了,还要被人打扰实在是令人难以忍受。

  要知道在米国,随便进出别人的民宅是可以击毙的。

  完全合法,而且枪支也不是那么的管理严苛。

  我怕叶高驰冲动作出傻事,主要是heaven还在这里的,今天霍芳菲说的那些话还不知道对孩子有没有影响。现在要是在对着霍芳菲动武,恐怕对孩子的影响就更不好了。

  我一把抱起heaven放在叶高驰怀里,快速的说:“哥,你去跟heaven说说上学的事情。快去!”我对着叶高驰使眼色。

  heaven已经四岁,在国内他这个年纪的孩子,恐怕幼儿园都已经快要毕业了,可是我们一直照顾着heaven觉得他身体弱,说话也晚,总担心孩子会适应不了学校那样的氛围,所以就一直没让他去上学。只是在家里教。

  好在我本身就是老师,教起heaven来倒是不算太费力。

  今年过来,照理说heaven都已经迈入五岁的年级,再不让他上学去就有些说不过去了。虽然我们担心孩子的方方面面,但是也要顾虑到学校对于孩子来说其实是很重要的一环。让他多接触外面的人、事、物,才能更好的培养他的性格。

  好在如今的heaven虽然还是话少,不过正常的交流已经没有任何的问题。

  最近叶高驰一直在给heaven找合适的学校,而且我们也开始跟heaven做相应的心理建设,让孩子能了解,学校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在很多问题上,我跟叶高驰甚至是很多人都是统一的,比如不能伤害孩子这一点。

  叶高驰看看heaven略显委屈的表情,也顾不上霍芳菲了,只对着我说:“你别对她客气,咱们现在谁都不怕。”

  这话可真是叶高驰心里的大实话了,在国内可能还有忌惮的地方,现在到了米国,我们确实是谁都不用怕的了。

  “我知道了。”我答应着。

  叶高驰抱着孩子走后,我正面对上霍芳菲。

  其实这算是我跟霍芳菲的第一次正面相对,虽然我们从前见过几次面,但是从来没有以现在这样的身份、立场。

  霍芳菲其实跟我正面相对的时候,是有些心虚的,女人跟女人之间,似乎总是会有一种特别奇怪的气场。

  能感知到对方身上的每一处小细节。

  我并不打算维持什么美好的表象,霍芳菲能大言不惭的到我儿子面前来说刚才的那番话,如果是彭震在这里,我相信他早已经大打出手,根本不是随便说说这么简单的。

  有时候我内心深处,对彭震就是有这样的自信。

  归根到底,是我对彭震有足够的了解,以及对他的感情有绝对的把握。

  那绝不是一个会朝三暮四的男人。

  我看着霍芳菲,第一次露出邪恶的一面,轻声说着,“让我来猜猜看,你现在心里想的是什么?”

  霍芳菲身体一抖,下意识的就要跟我争辩。

  我摇摇手打断她想要说出的话,只问她说:“你是真的了解彭震吗?”

  我这句话问出来,霍芳菲露出一种胆怯后的勇敢,她挺起胸膛,“我当然了解,这几年,我时时刻刻的跟他在一起,我不仅了解他,还爱他!”

  能理直气壮的说出这样的话。

  我至少相信,霍芳菲对彭震是真的动了心的。心底叹口气,暗骂彭震一句,都是他招来的桃花!

  不过关于霍芳菲的这些话,我还是有自己的疑问的,“你说你时时刻刻的跟他在一起,那他这几年的绯闻那么多,又是怎么回事?我相信,你是见过他的那些绯闻女友的。”

  原本说这个话,不过是为了刺激霍芳菲。

  谁知道她冲口而出说道:“那些女人不过就是长的像你。眼睛、?子、嘴,只要有一个地方像你的,彭震就会多给她们些脸面,所以外界才会传出绯闻。你难道听到了不觉得可悲,他满世界的寻找你的替代品!”

  之前我看过杂志上做的关于彭震这几年身边绯闻的特辑,他身边露过面的女人,我看过。觉得哪里有些眼熟,倒是真的没发现那些人长的像我。

  大概是自己看自己,反而会看不清楚吧。

  这种时候就算是我对彭震有什么情绪,也是不能显露的,只是对着霍芳菲说:“就算他满世界找替代品,那替代的人也是我,不是你。不是吗?”

  这样的话,对女人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我原本是不想说的这么难听的,可是霍芳菲能横跨千里来找我,那就是她自找的。

  霍芳菲整个脸都红了,她气咻咻的说:“那又能说明什么,你对他不过是过去式,谁过去没有爱过人,但是时间变了,处境变了,感情也会变。现如今彭家看好的人是我,陪在彭震身边的人是我,你不过是仗着孩子,如果没有这个孩子,你觉得他会要你?”

  这霍芳菲可真是疯了。

  我暗暗想着国内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能把霍芳菲逼成这个样子。

  话却说的很明白,“你说的对,你说着这种人确实存在,比如你就是这样的人。你从前喜欢叶飞驰,你初初跟彭震订婚的时候,你心里其实还是念着叶飞驰的。这一次我回去,为了你叶飞驰也没少闹,你们原本可以是一对的,只是你变心了。”

  虽然叶飞驰跟我只是提过一两句,但第一次见到霍芳菲的时候,她开口闭口说的都是叶飞驰。加上这一次回去,看到叶飞驰跟彭震的叫嚣,我就算是再傻也能明白这其中的猫腻。

  原本霍芳菲跟叶飞驰应该是青梅竹马的一对有情人。

  只是正如霍芳菲说的,时过境迁,人总会随着自己位置的不断变化而变心。

  霍芳菲说:“什么叫我变心了?难道他就是从一而终的人?我家出事的时候,他冷眼旁观,半点都没有伸手援助的心意。后来,我祖父、父亲没事了,他倒是又凑上来,彭震比他有担当,像个男人!你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你知道当年彭震外公去世的时候,彭震要面对多少的压力,他那么艰难,你却只想着自己的恩怨,你这样的人,凭什么值得他爱!”

  诚然,霍芳菲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

  这世界上有太多的男女,如霍芳菲与叶飞驰一样,在危难的时候各自顾及自己,却在寻常的日子里高声说着爱情。

  想想霍芳菲说的也是,如果叶飞驰真的爱她,想要为她守护一生,那小猫肚子里的孩子又是从何而来。叶飞驰倒是说过好几次的小猫算计他的,可是如果连一点可能都不给的话,对方怎么可能算计得到你。

  霍芳菲说的都对。

  但她并不明白彭震,霍芳菲觉得当时在彭震那么艰难的时候我离开了,所以彭震就会如她霍芳菲一样的摒弃我。

  结果却不是如此。

  彭震.........那样的人,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好。

  这一刻似乎自己曾经受到过的苦痛都被忘却了,只想到彭震的坚持与深情。

  我轻轻地笑。

  也许是我的笑容太刺眼,霍芳菲变本加厉的说起来,“现在也是一样,他病了,病的那么的重,却还是撑着身体支撑着安氏,在他这么艰难的时候,他身边能给他帮助的人只有我!而你,只是在这里躲清闲,你什么都不能帮助他做!”

  霍芳菲说出的话向针对着我袭来。

  我完全说不出话来。

  曾以为按照彭震的想法去做。不让他担心就算是功德圆满的我,在霍芳菲这样的质问面前,顿失说话的能力。

  到这一刻才恍然发现,其实在长久的岁月里,无论是我还是彭震,其实心中都被曾经的伤痛侵袭,不管是我还是彭震,都不敢再去冒险。

  曾经有过的,就算是全世界都反对,我们也要在一起的想法,渐渐的退却了。

  我们不再有勇气。

  而是在第一时间选择了保全对方的方案,分离竟然成了我们潜意识里最妥善的安排。

  有什么东西冲击心灵。

  不是霍芳菲说的这些话,而是我猛然间发现,其实我们都变的不一样了。如果是从前的我。绝对会不顾一切的跟彭震坚守在一起。

  可如今,我心安理得的退缩。

  而彭震,显然也没有把我留在他身边作为最佳的选择。

  曾经的彭震可是连我离开他半步都会发怒失控的。是时间改变了我们,还是我们改变了时间。

  霍芳菲大概是看出我的怔愣,不依不饶的说:“我要是你,就会带着孩子永远的消失,将他让给更值得拥有他的人。”

  我反问。“谁?你吗?”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30章 你拿你自己赌,这一局,就算是赌赢了!-荆棘婚路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