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多盈娱乐 >

第217章 我怕他是不想活了!-荆棘婚路

发布时间:2018-08-29 15:4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多盈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16章 咬他!-荆棘婚路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横横,你别哭,月子里哭,要伤眼睛的。”

  临走,我还是带着heaven来看看许横,她才生完没出月子,这个时候我就要离开,其实挺对不住她的。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如果我跟heaven留在国内,那么彭家的人就不会死心,他们只会进一步的监视heaven,我还有叶高驰甚至是彭震都不能保证heaven未来的安全。

  所以我们必须走。

  许横月子做得不错,整个人都红润有光泽,比我当年那样去掉半条命的样子,实在强了很多。

  她身体恢复的好,我这颗心才放下了。

  许横还是哭哭啼啼,原本女人刚生完孩子就容易情绪紊乱,加上我要走,就更是难过的不得了。许横其实挺愧疚的,“我要是知道那天会生,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带着你跟heaven去逛街的。”

  如果那天不出去逛街。就不会出事,heaven也就不会被彭家人带走了。

  我摸摸许横的脸,“你说的这都是什么话,难道你还能预知生育不成?别自责了,heaven现在不是好好的。”

  就跟为了跟我的话对应似的,我刚说完,heaven就在屋子的另一端咯咯笑。

  然后满脸喜悦的跑过来说:“小baby。小baby。”

  heaven从未见过这么小的孩子,连月子都没有出,自然是很兴奋的。

  我进门就已经看过孩子,是个特别壮实的孩子,就我现在的心情,孩子别的什么都不重要,只要身体好就行。

  拍拍许横。我有些欣慰,“那陈卓儿,在我印象里还是个任性的小姑娘呢,没想到现在已经这么厉害了,能将你照顾的这么好。”

  不是不感慨的,我记忆里的陈卓儿,还是当年那个苹果脸。有些娇蛮特别直爽的警校学生,没想到几年的时光,那么一个小女孩,也成了能独当一面的人。

  说起陈卓儿,许横脸上的泪更多了些。

  “我想着报仇,想要陈东野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受到法律的惩罚。这原本都是没错的,我也理直气壮。唯一对不住的。怕只有卓儿了。”

  陈卓儿原本是警校的学生,安全毕业的话,必定是可以成为一名警察的。这是陈卓儿的梦想,警校里再怎么辛苦再怎么累,为了能实现梦想,陈卓儿都能坚持下来。

  可是陈东野的入狱,对陈卓儿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有一个涉?、涉非法交易的哥哥,陈卓儿无论如何,这个警察都是做不了的了。

  再者,因为许横的怀孕,陈卓儿也不得不全面接手哥哥留下来的还没有被查没的产业,最重要的还是人,陈东野身边跟着的兄弟人数众多,如果让这些人都没了主心骨,并流入社会,那么将会是怎么样的后果,陈卓儿警校毕业,比谁都懂。

  所以才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小姑娘,硬生生的逼着自己开始带着这么多凶神恶煞的男人闯生活。

  剔除掉陈东野原本手里所有违法的买卖,一点点的洗白。

  这说起来容易,可做起来太难了,不仅要让低下的人服气,还要能保持利润,没有了养家糊口的钱,谁愿意跟着一个小姑娘卖命。

  艰难,也是真的艰难的。

  许横对自己所做的事情从未后悔,只是对卓儿。她是真的心疼。

  正说着,陈卓儿就进来了。

  原本最是活泼泼的女孩子,现在脸上竟然有了几分威严感,不过看到睡在婴儿床上的奶娃娃,还有趴在床边的heaven,她也就笑了。

  就算是人再怎么转变,这一笑还是能看出曾经的影子。

  也不过就是个二十几岁,年轻又单纯的女孩子。

  陈卓儿对上我,也有几分抱歉,她说:“那天我嫂子出事,我们的人都心心念念的盯着她了,倒是忘了heaven,这事情,我已经训过他们了。”

  跟在我跟heaven身边的。不仅是叶高驰、彭震的保镖,还有来自陈卓儿这边的陈东野留下的人手。

  他们这些人的本质工作就是看好了许横还有孩子。

  没道理让他们丢下许横不管,来注意heaven。

  我摇摇头,“那天就是个意外。”

  真的是意外,其实也有些必然吧。因为跟着我们的人太多,所有三方都生出万无一失的感觉,又觉得对方的人会盯着,所以才会出现空档。

  不过这些事情都过去了,又何必纠缠。

  陈卓儿如今能稳住陈东野留下来的人,还能将许横照顾的这样好,对她,其实没什么好要求的了。

  我笑着对陈卓儿说:“都是多亏了你,跟你比比,我们都挺没用的。”

  相比于承受这么多的陈卓儿,我跟许横实在算是很幸福。

  陈卓儿笑笑,倒完全没有伤怀的样子,反而挺爽朗的说:“有能力就要用。我从前就想着能抓坏人,现在觉得我能阻止他们这些在社会主流外的人不要去当坏人,挺好的。”

  从小的环境决定的,陈卓儿对所有违法犯罪分子,都是彻骨的仇恨。

  甚至一度对自己的哥哥,都不能原谅。

  但是如今,她不仅成了这些人的头儿,甚至还在其中找到了很多的价值感。

  这个世界上天上的坏人其实并不多,就如陈东野的手下,其实更多的是家庭贫困的人,年少的时候因为冲动打架、偷窃等等的罪行进过监狱。

  现在虽然出狱,但也已经成为社会边缘人士。

  缺乏教育、又没有干净的档案,所以在找工作方面,就成了大难题。

  如果在陈卓儿这里在找不到一份营生,难保不会重操旧业。陈卓儿说的,是事实,也是无奈。

  我对着陈卓儿伸大拇指,“你可真厉害。”

  陈卓儿小嘴一嘟,“再厉害又有什么用,我的佟教官,是彻底跟我没缘分了。”

  这个话,我都不知道如何接。

  金戈吗?金戈最后会找个什么样的人在一起,这还真是一个谜。

  有陈卓儿照顾着许横,我没什么不放心的,只是要走,总还是有些伤感。许横说:“当年林阿姨的那房子,我是打算都整理出来的,可现在拆房子实在是太快,等我听说那地方要拆的时候,跑去看就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我妈妈的那处房子,因为当时我走的匆忙,所以跟我就没有整理过。

  那里面有我妈妈所有的遗物,还有我从小到大的照片、奖状。可以说是所有的回忆都在里面。

  如果可能,我当然是想将那些东西都收藏起来的。

  叶高驰也不止一次说过,想看看从前的我什么样子。可结果就是那里早已经高楼林立,曾经的东西,恐怕都已经成了工业垃圾。

  我只能略带遗憾的跟许横说:“恐怕是天注定,有些东西,没有了。就是没有了。”

  注定了母亲的死,也注定了一切能令我留恋的东西都消失。

  如今是真的没什么遗憾了。

  叶高驰带着heaven去见了父亲,三叔三婶。我没有去,不是不想见,是害怕见。老人们当然是希望我们都留下来的,似乎是我现在太脆弱了,所以惧怕见到那些希望我留下来的眼睛。

  索性就都不见了。

  在家里安顿好行李。还有一晚,我们就要回米国了。

  真怪,这些年我们其实一直都是在米国的,回国也不过就是很短的一点时间。可是却让人心中有了层层的负累,喘不过气来似的。

  叶高驰哄睡了heaven过来看我。

  问我说:“都收拾好了吗?”

  我苦笑,“这才回来了没几天,行李就收拾了几大箱。”

  尤其是heaven的,从金戈开始,钢川、罗弥还有后来heaven跟着他们出去玩认识的人送来的,大包小包简直恨不能将什么都给heaven带上。

  叶高驰笑笑说:“因为王子走不了,heaven很不开心,所以钢川他们在米国已经给找好了狗,还有人给heaven送了匹马,等到了那边。就都送来了。”

  这下子,家里可真是要成了动物园。

  我心里清楚叶高驰口中说的,‘还有人’是谁。

  想起他,还是会钝钝的疼,很想问叶高驰一句,“能不回去了吗?”

  也不知道是什么心理。

  可是就觉得舍不得,不想离开。

  不过这话我是不能说的,很多事情到了最后的时候,就不能反悔了。叶高驰为了我跟heaven放弃了国内的一切,现在他都已经准备好了要跟我们一起离开,我要说说出一句不想走了。

  未免太过任性。

  就算是为了叶高驰的付出,我们也非走不可。

  一时间,我们兄妹相对而坐,谁也不没有多说话。

  突然的敲门声。

  因为heaven睡着了,所以怕敲门声打扰到孩子,我腾的一下站起来就去开门。

  叶高驰比我慢一点,跟在我后面。

  打开门,门外站着满头是汗的金戈。

  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们,然后说:“彭震......失踪了。”

  原本这样的事情,金戈才管不着,彭震是个成年人。去哪里不去哪里都不是别人能干涉的。可是......今时不同往日。

  金戈捏紧了手,想到彭震昨晚跟他说的,“往后你替好好好照顾那母子俩吧,我说到做到,送给你了。”

  金戈心都抖起来。

  他的样子实在太过惊惶失措,完全没有平日里的镇定,饶是我跟叶高驰都被吓了一跳。

  叶高驰还算是冷静,“什么时候不见的?后面的人怎么没跟上?还有他人是不是就在我们附近?在这个小区周围找找?”

  这话说出来,大家都清除。

  彭震跟踪我跟heaven不是一天两天了。

  简直就是我们大家心中都清楚的秘密。

  这事情说出来,是真的很心酸的,他喜欢跟着我们,看我们玩闹。甚至现在heaven出去都会下意识的往四周看,像是在找什么。

  本心里说,我其实不愿意彭震这样的,太可怜了些。

  可又有什么办法,我们不能相认。这才是最残酷的地方,明明彼此都牵挂着,却不能相认。

  原本是我,不愿意,只要相认,就要面对怎么跟孩子解释的问题,再者就是媒体,还有彭家。彭震现在的身份可不相同,他有个孩子,还是并未对媒体公开过的,那么会引发什么样的猜测,简直不敢想象。

  我倒是不怕的。

  只要就是heaven,怕他被安上私生子。或者更难听的头衔。

  毕竟heaven出生、成长的这几年,彭震身边也不是没有绯闻的,到时候要是霍芳菲倒打一耙,我跟heaven恐怕就要永远抬不起头来了。

  最近要走了,heaven成日里跟着他们出去,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想过,如果彭震要相认,那就认吧。总归有一天我们要面对这个问题,现在认了,由彭震解释这个问题,说不定会更好。

  结果出乎我的预料,彭震半点都没有相认的意思。

  甚至孩子回来后,半个彭震都不提。显然是被特意叮嘱过的。

  如此一来,倒成了我自作多情了。

  所以这事情,也就放下了。

  金戈摇摇头,“都找过了,没有。”

  能找过彭震的地方都找过,甚至虎子他们将彭震的每一处房产都搜了个遍,根本找不到人的情况下。才来找的金戈。

  金戈、钢川加上罗弥,都调派人手找了一天,完全没有消息。

  要知道就凭着他们几个人,想要把京城翻过来都是没问题的,更何况是找一个人。

  一直找不到,就让人明白,情况恐怕比他们想象中要严重的多。

  都清楚明天就是林枷带着孩子离开的日子,不到万不得已,他们是不会找上门来求助的。原本罗弥也不是没说过,彻底把孩子扣下得了,谁都走不了。

  可是彭震当时特别严肃的说过,别乱动,让她赶快走。

  鉴于彭震最近的反常。

  金戈沉?一下才说:“我怕他......是不想活了。”

  钻石投起来,今天或者明天,咱们加更哈!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18章 这一次怕是要出大事!-荆棘婚路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