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多盈娱乐 >

第212章 我的事情,我自己能解决!-荆棘婚路

发布时间:2018-08-29 15:4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多盈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11章 枷枷说,开快车的人,不可靠。-荆棘婚路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heaven.......”

  彭震听出她语气中的虚弱与伤痛,伸手扶住了怀里的人,然后对着heaven笑着说:“我没骗你吧,说是带你回家,这不可就回来了?”

  heaven还是不说话,只是用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他们两个。

  彭震后背不知不觉就汗湿了,其实他刚才开车来的时候,这种浑身像是被绑住了的感觉就从未消散过。他想要跟heaven在开车的途中说些什么,可heaven自从离开彭家就再没有说过一句话,似乎那个在彭家人面前,有礼貌很绅士的小孩子,只是一场虚幻。

  heaven皱着小眉头,一路像是在思考什么问题。

  彭震迫切的想要跟heaven说些什么,就如当年他对着heaven能絮絮叨叨说出很多心里的话一样。但是面对孩子若有所思的模样,他又害怕。怕孩子问出他无法预料的问题,他不想欺骗,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实话实说。

  只能忍着,后来heaven渐渐睡过去,彭震才算是松了口气。

  他尽量减低一切的声响,也好在他顶级配置的车里能屏蔽掉一切的杂音,能让他静静的听着heaven的呼吸。

  能听到那清浅的呼吸声,就让彭震觉得很满足。

  如果日子永远这样持续下去,那会是怎么样的一种幸福。

  然而他没有那么做,甚至连带着heaven在外面兜一圈都没有舍得去做。

  他心心念念的都是怀里这个傻透了的女人。

  手上的衣服披在她身上,彭震是真的发愁,她的身体那么差,今天这连惊吓带找孩子的。她还不知道受不受得住。

  只是彭震不能将这样的情绪露出来,他还是得轻松起来,笑着逗heaven,“怎么样?我的车是不是特别舒服?你是不是不想下来了?”

  他话音刚落,小小的heaven就跟猴儿一样灵活的扑过来。

  直愣愣的扑进我怀里。

  我绷了一整天的心,因为heaven的这一撞,全碎了。

  抱着孩子,我狠拍了一下他的后背,“你跑到那里去了!啊!”可这话说完。我就忍不住眼中的泪了,从heaven失踪到现在,我一滴眼泪都没掉过,人整个都是木的,行尸走肉一样的找了一天。

  可现在孩子又在我怀里了,我的孩子啊.......

  死死的咬住唇,不敢在孩子面前情绪失控。heaven紧箍着我的脖子,直往我怀里钻也不说话。

  因为heaven这不管不顾的这一扑,原本彭震披在我身上的衣服掉落。他此时捡起来,掸了掸,看着抱在一起的母子俩,胸口有股子气流一拱一拱的向上,直往眼睛里窜,酸的厉害。

  他拿衣服把母子两个都抱住,开口说不出话,咳了声清了下嗓子才说:“好了好了,孩子没事儿。好得很,别难过,别难过。”

  我抱起孩子,抬脚就踹他!

  这个时候还能说出没事来,我恨不能给他一刀才痛快。

  彭震自然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甚至夸张的捂着被我踢中的小腿,哎呦哎呦的喊唤,对着heaven做出很疼的表情,然后说:“瞅见了没有?我就说她有气也只会对着我撒。这下好,她对着我撒完了,对你就不会生气了。”

  heaven抿紧了小嘴看着彭震,然后很冷酷的又扭头抱住了我的脖子。

  彭震虽然是故意弄成这样化解尴尬,也是不想让孩子有心里负担,可是heaven这样果断又绝情的表现,还是让他心里疼了下。

  这母子俩此时统一战线了,一个仇视的瞪着他,一个漠视的不理他。

  彭震脸上插科打诨的表情撑不下去,终于一切伪装的表现都散去,他看着站在距离他近在咫尺的母子,露出了无奈又心疼的表情,低低沉沉的说:“今儿这事往后绝对不会在发生,我跟你保证。”

  事情已经出了,再说‘对不起’之类的话,反而更令人反感。

  再者,要是论起说‘抱歉’来,他在林枷面前,要说抱歉的事情,又何止是这一件。想想这些,痛苦的表情就更加深了。

  我当然能看出彭震的痛苦,可这痛苦有用吗?

  就算是我明白,今天的这件事论起来跟彭震是无关的,可是没有他,这一切会发生吗?

  就如同四年前的那场噩梦,要真的细究起来,彭震并不是杀死我妈妈的凶手,他其实什么都没有做过,可是到最后,最伤人的,却也还是他。

  这是没什么道理可讲的事。

  我只能说:“我不相信你。”

  对彭震的信任,早在四年前就耗尽了,我把连同自己的性命在内的所有都交到他手上。我认为他是救世主,他能帮我妈妈讨回公道,他能跟我携手一生,他会成为一个好的父亲。我对后半生所有的期望。憧憬,都压在他身上。

  结果,他背叛了我所有的信任。

  事到如今,他对我做出的保证,我一个字都不信。

  彭震被她轻吐出的五个字说的肝胆俱裂,他眼睛瞬间就红了,这一次是真的眼泪都涌出来,只是他强忍着,不想让眼泪掉下来。

  heaven趴在我肩上,小声说:“叶高驰来了。”

  我扭身,看到叶高驰的车子直直的撞上垃圾桶,可他根本像是感觉不到似的,从车里冲下来,一瘸一拐的跑过来。

  伸手抱走了我怀里的孩子。

  “你小子!”叶高驰的口气也不是很好,“今天你可真是惊天动地的折腾了一把。”

  在heaven失踪的这段时间里,叶高驰排兵布将,真的抱着要跟彭家鱼死网破的心情在准备,如果今晚孩子还是不能回来。叶高驰大概真的就会控制不住自己,将彭家人全灭了。

  heaven这会儿特别乖,被叶高驰抱着,还知道关心他,“舅舅,你的超人腿,怎么了?”

  我也跟着提起了心。

  “哥......你的腿?”

  叶高驰并不愿意多谈这个,他抱着heaven掂了掂,生怕孩子失踪几个小时就瘦了似的。然后将孩子递回给我怀里,“你先抱着孩子上去。”

  我知道他跟彭震有话说,可是此时我更关心的是叶高驰的腿。

  别人不知道,我却是清楚的。

  叶高驰当年飞机失事,又在监狱里呆了那么多年,他的右腿已经完全废了,离开监狱后就做了截肢手术,现在腿上装的是假肢。

  heaven小时候看到过一次,小孩子还不知道这种东西有多么的残酷。

  只是好奇。

  叶高驰找了《终结者》的电影给孩子看,跟heaven讲解,说他的腿是超人的腿。从此,heaven对这个舅舅总是怀着崇拜仰望的心情,超人舅舅超人舅舅的叫。

  可是我每每听到这样的称呼都心酸。

  没了一条腿,对于叶高驰这样高傲到骨子里去的人来说,太残酷了。

  之前秦蓁离开京城回米国,我苦劝都没用,临走,秦蓁才跟我说,她起飞的前一天,就是彭震跑来见heaven的那一天,叶高驰带着秦蓁出去。

  回了叶高驰的公寓。

  叶高驰在秦蓁面前直接脱了裤子。

  当时的秦蓁脸红心跳,她以为她最后的一击,拿出说要回去的话来吓唬人,真的换来了叶高驰的心软,他总算是要跟她厮守终生了。

  没想到接下来看到的画面,令秦蓁惊诧,她尖叫出声。

  曾经的牢狱生涯,在叶高驰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一身的伤痕,还有那一条假腿。

  在秦蓁心里,叶高驰从来完美到无暇,她无法接受如此破碎不堪的叶高驰,她拒绝相信叶高驰会是那副样子。

  就像是最终极的脑残粉,突然发现爱豆其实并不是她想象中的样子一样。

  秦蓁走时,只说:“你放心,我这一次回去就起诉联邦政府,他们一定会为他们的虐囚行为付出代价。”可是除了这个,却再也不说跟叶高驰之间的婚事、爱意。

  我不能说秦蓁这样的行为是错的。

  毕竟要接受一个叶高驰这样的丈夫,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可我也是真的心疼叶高驰。

  秦蓁跟我们已经认识了很久,能在这么长的时间内让秦蓁毫无所觉,可见叶高驰的自控能力,他瞒着所有人,甚至是他自己。

  身体上的残疾,大概是叶高驰心中最深切的痛苦。

  可是他愿意在秦蓁走之前,对秦蓁袒露,这是不是说明,他心里其实是在意秦蓁的,他愿意将自己最不堪的一面示人。

  然而,秦蓁没有经受着这样的考验。

  她走了,半点都没有了留恋。

  被真心相待的人辜负,是什么样的痛苦心情,我懂。

  所以此时看到连残疾都掩饰不住的哥哥,我真心疼,他跟彭震,是多年的朋友、兄弟。同时,也是最大的竞争对手。

  尤其是到了如今,更是!

  我不想让哥哥在彭震面前露出他的软肋,不想让叶高驰在这么狼狈的时候,还要为我出头,保护我还有heaven。

  我也想要保护他们。

  “哥!”我接过heaven,满眼心疼的跟叶高驰说:“你带孩子上去,我的事情,我自己能解决。”

  跟彭震。无论如何都是我自己的事情,我要自己面对。

  叶高驰突然爆发,吼声震天,“让你上去听不见!上去好好检查一下heaven,磕着碰着了都不成!!”

  我被吼的一愣,heaven也瘪起嘴,一幅要哭的样子。

  叶高驰呼哧呼哧喘气,他真的想要控制的,可是他控制不住情绪。这段日子,他接连失去了太多的东西,heaven,是绝不能在丢了的。

  彭震这时候走到我身边,拍拍我,又低头亲亲heaven。

  温言软语的劝,“听话,上去吧。把你身上的湿衣服换了,在抱着heaven一起泡个热水澡。”盯着heaven,彭震心疼孩子要面对这些,可话还是说的硬绑,“别哭,heaven是男孩子,要保护妈妈,你监督她照顾好自己,至于我跟你舅舅,我们有男人的话要谈。男人谈话,不能让女人在一旁难过的。对不对?”

  heaven大大的眼睛里掉下泪来,却还是乖巧的点了头。

  彭震拇指抹了孩子的眼泪,只觉得那眼泪像是岩浆一样的烫着他的手,忍不住又探过去亲亲孩子的小脸蛋,“别怕,你舅舅是跟我发脾气,不是对你的。”

  heaven扭头看叶高驰。

  叶高驰脸上露出疲软的笑容,“对!舅舅才不舍得对着heaven发脾气,你跟你妈上去吧,帮我照顾好她。”

  heaven挣扎着要下来。

  我手完全酸麻,他动起来又有劲儿,我也抱不住了。

  然后heaven拉着我往楼里走。

  我只能跟着孩子的脚步。

  两个男人目送女人跟孩子的身影消失,才恋恋不舍的转回视线。

  彭震首先关心的,当然是,“叶高......你的腿?”

  他从前半点风声都没有收到过,说叶高驰的腿有什么问题。再者,每一次见面,彭震也从没有看出过问题。

  叶高驰不想谈这个话题,开口说:“你是怎么跟我保证过的?”

  说起这个,彭震摸了摸鼻头。

  他曾经信誓旦旦的跟叶高驰说过,他现在能护得住那母子俩,可是今天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虽然能说出很多的原因来,可事实就是事实。

  他无话可说。

  叶高驰这会儿已经冷静下来,其实他刚才对着妹妹还有孩子发火的时候就已经后悔了。

  他郑重的说:“没错,今天的事情说起来,跟你彭震没关系。事实上,你也尽了自己的力。可是事情结果是这样,我们谁能保证往后不再发生!”

  第一次,叶高驰在多年后说起当年,“当时你弟弟跑来当空军,半点历练都没有的就要开飞机上天。我不同意,强烈反对,可是他还是得到了你爷爷的特批,上了天。他驾驶的是国内当时最先进的飞机,如果出事,空中爆炸那是万幸,如果让敌方截获,那就是泄露机密!我当时去救援,上面给我的任务是救不下就击落,你知道吗?”

  彭震虽痛苦,却也明白军中的规则。

  当年他颓废厌世,痛苦的根源也在这里,彭家人的高傲与对一切的藐视,直接导致了当年的那场事故。如果在最初,他爷爷不是亲自下令,按彭霆的资历根本上不了天。这原本就是自家人胡闹产生的恶果,却生生的毁了当时如日中天的叶高驰。

  当年军中的老将军开玩笑,说叶高驰继续发展下去,有可能成为共和国成立以后,最年轻就被封将军的人。

  但后来事情发生后,彭老爷子痛失爱孙,他心里其实是有负罪感的,要不是他的命令,孙子不可能死。可人都不会直面自己的过错,只能将满怀的伤痛倾泻在没有救回彭霆的叶高驰身上。

  提起当年,彭震只觉得难以负担的沉重,他同时失去了最好的朋友还有亲兄弟,还是以对立的方式失去。可是此时不是对过去忏悔的时候。

  彭震马上警惕起来,“你到底想说什么?”

  彭震生出非常不好的预感。

  果然,叶高驰下一刻就说出让彭震五雷轰顶的话来,“你们彭家,从来都不会在意别人的死活。信用早已经为零了。我们惹不起,躲总可以。我已经跟父亲谈过,我会辞去商会会长的职位,尽快带着枷枷还有孩子出国。往后,再不踏入国内一步。”

  做出这个决定,并不容易。

  原本叶高驰回国的时候,雄心壮志重重,他原本就是有志青年,当年那真是前途不可限量。后来不得不隐姓埋名多年,现在可以重见天日,当然想着大展宏图一番。

  而且对彭家,也不是没有报复的心理的。

  现在彭老爷子年纪大了,虽然余威犹存,可毕竟不在其位,人走茶凉。加上彭震的父亲荣退,算是彻底退出军界的顶级权利圈。就以叶家如今的地位,跟彭家拼起来,并不弱。

  所以叶家人都踌躇满志。想要全力碾压曾经让他们打碎了牙齿和血吞的彭家。

  可是直到今天,heaven丢了的这几个小时。叶高驰跟叶赫,包括叶家三叔坐在一起,商量了一个又一个跟彭家决一死战的方式。

  最终,却都败下阵来。

  原因无他。

  彭家人手里捏着heaven。

  两军对阵,实力相当的情况下,比的就是心智坚强,手段狠毒。最好是能不顾一切!

  彭家人能狠下心来对heaven,可叶高驰做不到。只要heaven能平安,他宁可给彭家跪地磕头。所以这场仗根本不用打,从一开始,他们叶家就输了。

  秦蓁走后,叶高驰想,他这辈子大概是不会有婚姻,更不会有孩子了。

  那么heaven就成了唯一。

  这是他们绝不能拿来冒险的。

  所以,接下来的一切决定也不那么难做了,他愿意为了妹妹为了heaven放弃在国内已经拥有的一切。只为了能守着heaven平平安安的长大。

  彭震惊的完全说不出来话,瞪大了眼睛。

  他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一次,叶高驰怕是打定主意,要此生此世都不让他见儿子了。

  永远吗?

  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文中每个人物的心理都很复杂,我写的脑细胞成片的死,你们自己体会下吧。不是那么简单的。如果人的关系,就只是爱就抱住,恨就杀人,那感情这东西,就太肤浅了。

  看字数,我今天其实算加更了。明天见,亲爱的你们。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13章你撑着点,林枷跟孩子,还在等着你!-荆棘婚路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