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多盈娱乐 >

第211章 枷枷说,开快车的人,不可靠。-荆棘婚路

发布时间:2018-08-29 15:4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多盈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10章 谁家丢了这样的宝贝疙瘩,能不着急!三更!谢谢钻石!满钻加更~~!-荆棘婚路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彭霞的哭声太过悲悸,萦绕在这古老的宅子里,带出层层的绝望与死气。

  彭老爷子就在彭霞的哭声中面色颓败下去,他轻轻地咳嗽,是那种属于老人的,发自肺腑的咳,带着嘶哑的语调,“你们都说我错了,那就错了吧。如今就是让我去见老大,我也是能闭眼了。”

  彭震的父亲看出老爷子的不对劲,走了两步拍拍彭霞,“你去看看彭震,别让他乱来。”

  这个乱来,是什么意思,彭霞搞不清楚,不过她从小对这个严肃的二叔都很惧怕,所以也就没什么犹豫的站起来走了。

  彭震的父亲侧目看看整个人都缩起来的妻子,又对着双眼紧闭的父亲,轻声说:“爸,往后这样的事情,您还是别了。别旧怨未清,又添新仇。”

  彭老爷子摆摆手,“知道了,你也去吧。”

  彭震的父亲这才扭头。半楼半抱着安女士出了卧室,安女士整个人都抖起来,她贴在丈夫的胸前,哭着说:“那是.......那是我们的......孙儿啊。”

  这些年,她心心念念着彭震能结婚生子。

  谁能想到,在他们都想不到的地方,他们的孙儿已经长的那么大了。那么漂亮的水晶娃娃,趴在彭震肩上。又乖巧又灵气。看彭震跟孩子相处,显然不是不认识的,也就是说彭震早早的就知道这个孩子,却瞒着他们父母,不!也许都不叫瞒着,而是防着。

  这样的防备,让安女士痛彻心扉,那是她的儿子啊。曾经也不是没有过亲密无间的日子。就算是当年彭霆出事,彭震颓废放弃的那些年,对她这个母亲,彭震也还是亲近的,插科打诨、嘻笑怒骂,对她,彭震从来都没有过冷漠与疏离。

  可如今的防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安女士捂住嘴巴,可她根本抑制不住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不仅是为了刚才那个看到她,满眼陌生的孙儿,更是因为,她今日才恍然,她早已经在过去不自知的岁月里,失去了儿子,那可是她唯一剩下来的儿子。

  没了彭震,其他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彭震的父亲抱住妻子,贴着她耳朵低低的哄,“别说,念念,什么都别说出口。”

  如果能继续装着不知道,那是最好的。心里一旦明白,这世界的某个角落,有个孩子是他们血脉相连的人,那么那种无时不刻的思念就会折磨垮了一个人。今天老爷子能做出这样强盗般的举动,怕也是被这样的思念给逼的。

  可是......现实是那样的无情。

  除了抢,他们彭家早已经断送了所有能跟叶家人沟通的渠道。

  孩子是不可能从正面的渠道回来的。就如他,早已经亲手断送了跟彭震这个儿子所有属于父子间正规的沟通渠道,所以只能装作不知道,保持着原本的态度,呵斥、叫骂。

  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彭震的父亲要比安女士还有彭老爷子要冷静克制的多,安女士却并不相信,“我就不信你看着那么个孩子不心动,阿震小的时候,就是尿在你头上,你都是会笑的。你都多少年没笑过了!”

  “心动又有什么办法,阿震今天的阵势,你没看到吗?”

  安女士又哭起来。

  .......

  三进的四合院,从最后面的卧室走到门口,其实还要一段很长的路。彭霞紧追紧赶,倒是追上了彭震还有heaven。

  彭霞眼睁睁的看着heaven被彭震抛向空中,在彭震的双臂间轮换。

  只觉得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也不敢大声喊,怕惊到彭震失手摔了孩子,只能平稳着声线,“彭震,你当心!”

  彭震侧头看看她,阳光斜斜的照在他眼里。晶晶亮。

  彭霞一下子就说不出来话了。

  面对heaven,那种想而不得,恨不能捧在手里、喊在嘴里的心,恐怕今天见到heaven的每个人,都是如此。彭震,只会更甚。

  这抢来的父子时光。

  彭霞觉得自己并不该打扰。

  她就只是沉默的跟着彭震后面,看着heaven被彭震抛起来,又接住,heaven不时的尖叫大笑,鲜活又富有朝气。

  这个暮气沉沉的家里,其实已经很多年没有过这样的声音,与朝气。

  跟着彭震还有heaven走出四合院的正门,彭霞才明白她二叔说的别让彭震‘乱来’的意思。正门口,横列成一排的黑色商务车,里面全部都坐满了人,虎子带头。手里竟然都是荷枪实弹,那阵势,像是就等着彭震一声令下,然后就会冲进去。

  将这所宅院踏平!

  这样的声势,扑面而来的那种杀气,让彭霞傻了眼。

  要知道这地方并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关卡重重,所以长年都是肃静又空旷的,这样冷面的对峙,彭霞在这里从未见过。

  彭霞顾不得去想彭震是怎么做到让这么多荷枪实弹的人进到这个院区里面来,她心里此时充满的是,彭震对彭家,真的是起了杀机的。

  这.......这怎么可以!

  彭霞就算是明白heaven对于彭震来说,意义重大,可也从未想过,在彭震的心里在已经跟家族站在了对立的方向。

  这几年林枷不在,彭震只是冷漠些,对周遭的一切似乎都没什么兴趣。

  可是彭家的人,包括彭霞自己都很乐观,觉得彭震这就是一时的伤怀,总会过去。这份底气,是因为彭震在四年前那样关键的时刻,还是选择了站在家族的立场。

  虽然后来彭霞的父亲死在狱中,可是相比于彭震当时表现出的维护家族的态度,至少对彭霞来说,父亲的死,还算是因祸得福。

  从什么时候,彭震对彭家,已经走到了如今这样的地步。

  彭霞静静的思考,最终心底其实是有答案的,她却不能宣之于口,一个只知道索取而从不付出的家族,凭什么让彭震一生为之努力奋斗。

  彭震从出生就担负着彭家人的希望与责任,别人看到的是彭震的顽劣淘气,可彭霞却明白,更多的时候,彭震要面对的是来自祖父、父亲的双重压力,为了彭震能更出类拔萃,彭霞记得小时候的彭震身上都是带着伤的。

  彭震先开始上树翻墙,不过是为了逃避来自父亲的打骂。

  棒槌低下出孝子,家里人一直都是这么说的。

  从一开始的逃避、哭泣,到后来的强硬、顽劣,似乎彭霞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彭震就成了如今这个已经有能力围剿家族的男人。

  一切是不是早在那个彭震跪在院子里彻夜练字的时候就有了轨迹。

  彭震抱着heaven出来,heaven看到外面的阵势,小身子不由自主的往他身上贴了贴。他立刻就咧嘴笑了,打哈哈着说:“成了,都散了。今儿我自己开车送这小狗儿回去,你们都回吧,天也怪冷的,都休息一天,回去松泛松泛。”

  彭震是从后门进去的,前面这些人没有收到命令,所以都还是严阵以待的模样。

  此时看到彭震抱着孩子出来,不用彭震多吩咐,就都收起了枪。快速的上车,然后消失的飞快。

  只有虎子还在,傻大个似的对着heaven一脸的笑,他今天可真是惊魂一刻,要真是这个小祖宗出点什么事情,他不止是无法面对彭震这个老板,就是林枷那里,他也是难辞其咎。

  现在看到heaven。他跟看见了金娃娃似的,就对着孩子傻笑。

  heaven对虎子的笑容没什么兴趣,倒是盯着虎子提在手里的枪盯着看。

  彭震难得好脾气的不计较虎子的发傻,自己下了台阶开了车门,把heaven放进去,好声好气的跟heaven说,“赶明儿有空我带你去靶场,今儿个不成。你要是再不回去,你妈她.....”

  彭震卡住了,说不下去。

  他是真的有些胆怯,不知道此情此景,他该怎么面对林枷。

  heaven一下子就明白了似的,扭头也不看虎子的枪了,坐在后座上,显然也有些慌。

  孩子这么一害怕,彭震倒生出很多,他们爷俩一天心的温暖感,劝着孩子,“别怕,她要生气,也是对着我。”

  heaven眨眨眼。

  彭震摸摸这小子的脑袋瓜,然后绕过车身上了驾驶座。

  彭霞趁着这个空隙来跟heaven道别,今日一别。往日再见,又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想想,彭霞就觉得心里难受。

  “那就再见了,heaven。”

  heaven很乖的对着彭霞摆摆手,听彭霞说:“你路上看着些彭震,别让他开快车,好吗?”

  彭震此时的心,恐怕恨不能一日千里的到林枷身边,可是彭霞到底还是担心,车上有个孩子,想想平时彭震开车的那幅样子,她就心惊肉跳的。

  heaven点了点头,脸上露出责任重大的表情来。

  小孩子似乎都会因为有任务交到自己身上,而变得责任感十足。

  彭霞真想抱抱heaven啊,可她忍住了。

  彭震被heaven的眼神看的心里发毛,想想自己平时开车的速度,他还真有些担心起来。不过这不能显露,只能强词夺理说:“成了,别瞎编排我,我这车绝对赛车的动力,起步就快。”

  “枷枷说,开快车的人,不可靠。”

  heaven不知怎么就冒出这么一句,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比‘枷枷说’,更来的有杀伤力。

  彭震马上就蔫了。

  彭霞看着从来威风的堂弟,被个小娃娃堵的哑口无言的样子,一时心里百感交集的。

  从车子上离开,彭霞看着彭震开车走。

  彭震说的没错,这车被改装过,动力十足,开动起来就跟离弦的箭一样,那速度,那气势,看的彭霞心都提起来,可是渐渐的,车子就放慢了速度。

  彭霞转身,看到提着箱子往四合院内里奔走的专家团。

  刚刚和缓的心,又提起来,紧赶慢赶的往里跑。

  .......

  我从警车上下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跟着警察到处奔走了一天,腿已经有些直不起来了。可就是如此,我还是停不下自己的脚步,没有看到heaven之前,我一刻都停不下来。

  彭震发信息过来说他跟孩子就在楼下。

  我远远地就看到了彭震的车,他的车跟人一样,从来张扬又肆意。

  并不难认。

  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我的heaven,在那个车里,我要去把孩子抢回来。

  彭震大概是看到了靠近的我,从车上下来,等着我靠近才问,“你这一天都干什么去了?”

  我发了疯,我能干什么去?我除了满世界跟无头苍蝇一样的找孩子,我还能干什么去!手里只有。我使足了全身的力气朝着彭震扔过去。

  听到‘砰’的一声脆响。

  直接打上他的颧骨。

  全身的力气像是在这一下子之后都用尽了,我有些站不住,只心心念念着,“heaven呢?”

  彭震伸手扶住我,轻声说:“睡着了,在后座。”

  我急忙往后座去看,透过黑色的保护膜,我看到了heaven小小的影子。

  孩子找到了,我身上的感官似乎才恢复,每一个地方都叫嚣着不舒服。而更多的,是心里的那种痛苦,其实今天一天,我都被这样的自责与愧疚包裹着,我自己弄丢了孩子,每每这个念头冒出来,我都恨不能下一刻死了算了。

  可是孩子没有找到。我心里就算是负罪感到了极限,也还是要忍着,我的heaven再等我,我不能倒下。

  彭震在我旁边惊呼,“你衣服怎么是湿的?”

  湿的?我自己都不清楚。

  我只记得自己跟着警察到处走,去那些heaven有可能在的地方找寻。

  彭震急的额头冒火,简直不知道该拿什么语气说才好,“现在这天气。你就敢穿着湿衣服在外面乱晃!你不要命了!”

  我甩开他的手,抬手去开后座的门。

  彭震立刻就脱了自己的衣服要给我披上,却看到了打开后座门愣住的我。

  他跟着一起看过来。

  这才发现原本睡着的heaven已经醒了,此时他睁着大大的眼睛,在看着他们........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12章 我的事情,我自己能解决!-荆棘婚路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