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多盈娱乐 >

第206章 咱们来谈谈小狗儿的问题,他是我儿子!-荆棘婚路

发布时间:2018-08-29 15:4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多盈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05章 那种痛,只要经历过一次,宁可下地狱都不想再来!-荆棘婚路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heaven一直盯着卧室的门,样子专注的很。我看着他,哪怕是心里很想知道外面到底在说些什么,也不敢靠近卧室门,反而是主动跟heaven说话,想要分散他的注意力。

  我能想到外面此时定然是剑拔弩张的,生怕他们说出什么不好听的来让heaven听到,“heaven,你很喜欢.......”我不知道在heaven面前怎么称呼彭震,索性就按名字说:“刚才那个彭震,你很喜欢他吗?”

  heaven扭头来看我,眼睛还是清凌凌的,他不说话,却点了头。

  我心里生出很多的无奈,想着大概叶高驰说得对,基因这个东西还真是神奇。

  彭震就那么粗枝大叶的来,对着heaven也不是很讨好和善的样子,可偏偏heaven就吃他这一套。简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我不想在孩子面前说出什么难听话来,孩子总归会长大,到时候他自然会明白这里面的恩怨。他该自己去判断。

  这让我想到了我妈妈,她当年在我耳边无数次指控父亲是负心汉,在我心里埋下了很深的偏见。如果不是如此,我跟父亲在相认之后,不会经历那么长时间的冷淡疏离。

  总不能再沿袭上一代已经犯过的错,让孩子去承受不该他承受的痛苦。

  我跟heaven说:“他是彭震,是......很厉害的人。你如果想要跟他玩,我可以送你去。”

  我原本以为我说出这番话,heaven会欢天喜地的,毕竟刚才他的样子看起来是那么的喜欢彭震给他的枪,可谁知我这话一说出口,他反而皱起了小眉头,看起来很有些为难的样子。

  尽管我说的大度。可是内心里我还是有些抵触heaven跟彭震多接触的。

  虽然我不知道此时外面在讨论什么,但是彭震对孩子的眼神我是亲眼见到的,他那种势在必得的样子,我太熟悉了。一想到他会抢走我的heaven,我就心急如焚。

  不!绝不行!

  heaven是我绝不能失去的。

  我正盯着heaven发呆,卧室的门被推开,叶高驰露出脸来。“枷枷,你去送送彭震。”

  这简直是再奇怪不过的要求,送彭震?要我去送?

  一头雾水的跟heaven一起从卧室里走出来,彭震跟金戈站在一起,他们两个的关系,我也有些看不懂。说是仇人吧,不像。站在一起时不时的说句话,看着还挺和谐。可是要说这两个人是从前的好兄弟,气场又完全跟从前不同。

  彭震看到我,抬了抬眼皮,倒是不怎么热情的模样,“走吧。”

  我身边站着heaven,看到彭震他就仰着头盯着彭震看。彭震发现了,忍不住对着heaven扬扬下巴,“来。”

  heaven根本都没犹豫的,啪嗒啪嗒的又跑过去。

  站在我旁边的叶高驰瞬间牙疼,站在我身边呼哧呼哧的吸气。

  彭震大手跟heaven脑袋瓜差不多大,双手掌一夹,就把heaven提了起来,还在半空中晃动了几下。heaven双手护着头,尖叫。

  我扭头看叶高驰,怎么他们这些人都喜欢这么玩儿孩子。

  “快放下!”我怒斥。

  heaven细嫩的小脖子,可承受不住这样的力气。

  彭震比叶高驰还是听话些,我话音落,他就放了手,heaven也就不喊了。

  要是叶高驰,heaven还会骂一声瞪几眼的,到彭震这里,这些都没有了,就是眼巴巴的看着彭震。因为刚才闹过,heaven小脸蛋红扑扑的,眼睛里也有水光,仰着头的样子真是好看极了。

  彭震毫无形象的蹲下来,对视着heaven。倒是也不笑,就那么冷着脸跟heaven说:“小狗儿,我走了,记住我们的约定。”

  heaven也不说话,就转头看着地上散落的零件。

  彭震有些忍不住笑,“都在,没跑,你好好拼。”

  小僵尸一样的heaven果真点了头。

  叶高驰看不下去了,出口说:“还不快走?!”

  彭震站起来看着我,嘴里说着吊儿郎当的话,“得嘞,这就走!你是黄世仁啊,连点时间都不给。”

  我被彭震看的有些害怕,扭头看叶高驰。叶高驰一贯是最反对我跟彭震接触的,今天这是转了性了?什么意思啊。

  叶高驰用口型跟我说:“他要跟你谈谈。”

  我心里其实还有些想要逃避的,面对彭震,我很难做到心平气和。可是......本心里我也明白,孩子都已经曝光在彭震面前了,那么我跟彭震少不得要有一番计较。

  关于孩子,还有.......我们。

  逃避显然不是最好的方式。

  为了孩子,我也不能退缩,我点点头,迈步跟彭震往外走。

  身后叶高驰已经抱起了heaven,有些不高兴的跟heaven说:“他给你吃什么迷魂药了,你跟舅舅说,舅舅也去给你弄。”

  heaven怎么回答的,我听不到了。

  我已经跟彭震出了门。

  彭震从家里出来,脸上那种闲适的,似乎万事不由心的表情就没有了,反而变的很严肃,对我来说这样的彭震是陌生的。

  也不得不承认,这四年,他其实改变了很多。

  我送他下楼,站在电梯里,我们谁都没说话,只是这么肩并肩并排站着。

  我能听到他浓重起来的呼吸。

  心里渐渐的发虚,要是从前的彭震,不会这么沉得住气,恐怕出门的瞬间就已经开始对着我说他的心思。可是如今,不同了,他忍耐着,沉默着,显然是等我在开口。

  蠕动了几下嘴唇,我竟不知从何说起。

  我们之间的事情早已经不是一句两句话就能说的清的了。

  所以他沉默,我也沉默。

  这样安静的气氛里,其实很容易让人出神,我在回忆,我跟彭震曾经,有没有过这样安静平宁的时刻,显然是很少的。

  这几年我在米国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忘记过去,如果不能忘记,那就淡化,最好能让一切都随风。

  所以现在我要很用力的想,才能想起。

  就在我发愣的时候,不知道彭震什么时候脱了外套,在电梯停下,我们要走出去的时候披在了我身上。

  他今天穿了黑色的毛呢大衣。

  不重,但是质地上乘,很保暖。

  扑面都是他身上的味道,跟过去一模一样的味道。

  我第一反应就是要脱下来还给他,我已经不适应这样亲密的相处。就算是跟他的衣服。

  彭震走的比我快,说出来的话似乎是风声,“就你那破身体,穿着!”

  带着命令的口吻。

  我没多说,其实彭震这样的态度挺好的,至少我认为挺好的。我其实很怕彭震会痛哭流涕、软声忏悔什么的,虽然这都是我不切实际的臆想。可是他要是真这么做了,我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现在这样,很好,他是彭震,永远刚强又蛮横。

  这样我就能坦然的面对他,不必有太多的顾虑。

  跟着彭震走出大楼,迎面就是很多辆连成排的黑车。我心里小小的惊讶。这阵仗看起来可真不小啊。

  不过好在我还算是见过一些大场面,所以也只是在心底惊讶下。今天这可真是闹的挺大,彭震、金戈加上叶高驰,那一个出去不是威震四方的人物,现在都齐齐的聚在这居民小区里。不仅是这三个人,还有陈东野留下来照顾许横的。

  虽然许横嘴上说的厉害,可是陈东野对许横似乎并没有放手的意思,即便是现在进了监狱,照样派人二十四小时的保护许横。

  要不然许横一个孕妇孤零零的住在这里,谁能放心。

  彭震出门就有人冲上来,彭震摆摆手,“都散了,三方会谈结束!都好着呢,都散了散了。虎子去请哥几个吃东西,今个儿算是咱们给哥几个找了麻烦,应该赔罪!”

  虎子‘是’了声。

  我抬眼看看虎子,当年虎子寸步不离的跟着我很长一段时间,多少还是有些感情的。

  虎子比当年黑瘦干练了不少,见我看过去,就冲着我笑,一嘴的大白牙。

  我抿抿唇,决定还是跟彭震说:“等许横生完,我就带着heaven回米国去,保准往后不出现在你面前。不会让你跟霍芳菲为难。”

  说完我觉得就没什么好谈的了,就打算转身。

  彭震伸手就拉我,扭身我就撞进他怀里了,撞的?子疼。

  “你确定要在这里谈?这里里外外的,百十号子人,我是不介意他们都看着的!”

  这人!

  我气的只想挠他,知道这么多人,还这么搂搂抱抱的!

  气哼哼的从他怀里退出来,咬牙切齿的说:“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

  他走他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没什么好谈的!

  彭震也不动气。就盯着我的脑袋顶说:“我知道你没话跟我说,可我有话跟你说!”

  “上车,咱们车上说,你在外面能受得住?”

  外面虽不说冰天雪地,但是气温很是很低的,他给我紧了紧大衣的领子,“敢再给我病了,你试试?!”

  这都是什么语气。

  我气的脸都红了,还有上车,车上可就我们俩,我才不想跟他单独相对。

  不过心里也知道拗不过他,我只能约法在前,“上车也行,你先保证不碰我!”

  彭震当即就‘嘶’了一声。

  我立刻转身就要走,“不答应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彭震急忙拉住我,“行行行,你说什么就什么吧。”

  我低头瞪着他拉着我的手腕的手,彭震不服气的松手,“您是我祖宗还不成?”

  就贫吧。

  上了车,我第一反应就是热,伸手就脱了彭震的外套,然后还想着开窗户,彭震不让,“就这么个温度适合你。”

  他说的太理所当然了,我气的不住。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知道我的身体不好,可是彭震这样霸道的关怀起来,我又觉得别扭。

  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

  彭震坐在车里,跟我就一个巴掌宽的距离。开口第一句就是,“往后不准跟金戈再有往来!”

  那语气霸道的,好似我是红杏出墙的妻子一样。

  我都气笑了,“凭什么?!”

  倒不是我跟金戈真有什么,只是彭震现在的语气太理直气壮了。他凭什么?别说我现在想要交往什么人,就是我现在要结婚,我想他也管不着了吧!

  干他什么事啊!

  彭震撇头看我,“凭我不乐意。”

  我轻轻地摇头,亏我以为他这么多年已经有所变化,可如今看看,却是一点都没变的。

  我移开眼睛不再看他,心里生出很多的苍凉感来,“好,我知道。往后不会跟金戈交往,我会离你们都远远的。”

  原本那些被我搁置甚至可以说是压抑在心中的仇怨都翻涌起来。

  他们以为我巴不得跟他们纠缠不清呢?如果可能,我一生都不想要再见他们这起子的人,我只想守着我的heaven安安稳稳的过一生。

  最好都给我滚蛋!

  彭震还是一瞬不瞬的盯着我,“你脑子里又想些有的没的对不对?”

  我不出声。

  我想什么,这总该是我的自由了吧,他能恐吓我限制我的行动。总不能连我的思维都控制吧。

  彭震被这样的冷然相对逼的坐不住,他觉得自己好像又说错了话。没办法只能伸手过来,“那你看着我。”

  他的手碰到我的手,我厌恶的控制不住语气,“别碰我!”

  满眼都是怒火。

  彭震快速的双手举在脑袋两侧,“好好好,我不碰我不碰,你别气,别气。哎哎哎,怎么现在火气这么大了呢。”

  我半点不为所动。

  只觉得他可恨到底。

  彭震保持着投降的动作,无奈又叹息着说:“行行行,你跟他来往行了吧,想怎么处怎么处!我不管行了吧?你消消气,消消气。”

  我疑惑的看着他,觉得彭震这么好说话,简直难以置信。

  果然彭震还是彭震,他什么时候好说话过。

  紧接着下一句就说:“不说金戈,咱们来谈谈小狗儿的问题,他是我儿子!”

  我心里猛跳,果然彭震是不会让我安生的,孩子的问题远比金戈要严重的多。我全身都绷紧了,又觉得他太过可气,谁是小狗儿!

  “他叫heaven!是天使,才不是什么小狗儿!”我又控制不住的吼起来。

  ——

  第一更,今天还是双更哈,貌似快要满钻加更了,生无可怜脸。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07章 你,我要。孩子,我也要。-荆棘婚路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