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东莞娱乐 >

第四十二章尴尬相对-婚爱缠绵:兽性总裁的小妻子

发布时间:2018-08-29 10:3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东莞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四十三章死心踏地-婚爱缠绵:兽性总裁的小妻子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与景柏然正面对上,莫相离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整个人僵在原地。她抬头偷偷瞟了一眼景柏然,他正面无表情地盯着她,她偷瞄被逮了个正着,立即尴尬地垂下头去。

  也不知道刚才的话他听没听到,若是听到了……,老天,来道响雷劈死她吧。

  景柏然身后一干精英脸上皆挂着暧昧的笑意。刚才莫相离与小蝶的话他们听得分明,虽听说景柏然的床上技术很好,也从没人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宣扬,眼前这女子倒是豪放。

  未见其人时,众人都猜测这女子的庐山真面目,见到本人时,实没料到她是那种典型的江南婉约女子,那话从她嘴里说出,倒让人觉得意外。

  景柏然感觉到身后的一干下属全在打量莫相离,不耐地呵斥道:“都杵着干嘛,去会议室等我。”

  众人见顶头上司发怒,立即作鸟兽状散去,一秒钟的时间,电梯外只剩下景柏然与莫相离。

  莫相离拿着鞋尖在地上随意的划着,目光左闪右闪,就是不敢对上景柏然的目光。不用看,也知道他该多生气。“那个,要是没事,我就先走了。”

  说完她脚底摸油就想溜。

  结果景柏然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快到午餐时间,陪我吃完饭再走。”

  莫相离被迫停下来,眼角余光瞄到小蝶一个劲地盯着这边,她笑得意味深长,“想陪你吃饭的人多得是,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

  说完她甩开他的手,跳进开启的电梯里,电梯门合上时,她抬起头看着景柏然,他右眼窝处红红的,她忍不住噗哧笑起来,下次他若敢再动她,她就将他打成一对熊猫眼。

  莫相离出了电梯,想起昨天从医院离开时的情形,她掏出手机拔了一个电话。电话响了很久都没人接,她挂断电话,又重新拔了一个号,这次响了三声对方就接起。

  “你好。”

  “沈从文。”莫相离听着电话里熟悉的温文男声,突然觉得阵阵心酸,她抬起头,努力不让自己的眼睛湿濡起来,“我妹妹怎么样了?”

  “阿离,你在哪里?”沈从文听到莫相离的声音,立即激动起来,“良矜小产了,你为什么不来看她?”

  听到事情果然如她猜想般严重了,她只觉得神经隐隐抽痛,“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她在哪间病房,我一会儿就去看她。”

  “你不用说对不起,不关你的事,这一切都是景柏然造成的,我一定要告他。”沈从文愤怒地叫嚣,他会这么生气,并不全是因为景柏然失手让莫良矜失去了孩子,还有大部分原因是景柏然得到了他得不到的东西。

  作者题外话:二更到,求收求票票求留言。

  莫相离赶到医院时,正好错过了午饭时间,林玟娜刚侍候完莫良矜回去,病房里只剩莫良矜一人。莫相离在门外徘徊了好一阵,才终于下定决心推门而入。

  莫良矜身心疲惫,这两日她经历了人生中最悲惨的事,她的孩子竟在她还没察觉时就离她而去。医生告诉她孩子已经三个多月了,按照日期推算,也正是沈从文与莫相离结婚前那一次怀上的,因为也只有那一次。

  后来她虽如愿以偿地与沈从文结了婚,但是沈从文再也没有碰过她。

  她气她恨她怒,她也找沈从文大吵过,但是沈从文却褪了平日斯文的外表,极尽刻薄地讥讽她。后来她为了维护面子,与他约定在外人面前做一对恩爱夫妻,可是只要回到家,便行同陌路。

  这三个月以来,她天天忧虑,也没在意月经准没准时来,没想到自己的疏忽竟然造成这样无可挽回的错误,她无法原谅自己,更加不能原谅害她失去孩子的罪魁祸首。

  她正百感交集时,听到开门声,她捂在被子里,嗡声嗡气道:“妈,我知道了,你别唠叨了行不行?我已经够烦了,你就让我清静清静。”

  莫相离听着她无奈的声音,突然觉得心酸。记得林玟娜刚嫁进莫家时,她很不喜欢这个新妈妈,觉得她的到来,会分走爸爸对她大部分的爱,所以经常发脾气。

  直到后来林玟娜怀上莫良矜时,她的态度才有所改观。三岁时,她多了一个漂亮可爱的妹妹,她很喜欢她,并发誓以后都要对她好。

  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呢?

  大约就是十年前,沈从文第一次来她们家,斯文帅气的小男孩一下子迷住了两个小女孩的心。沈从文长莫相离两岁,却长莫良矜五岁,所以他喜欢跟莫相离玩,不喜欢跟骄纵的莫良矜玩。

  从那时候,莫良矜就事事与莫相离不对盘,也是从那时候,她们的姐妹情谊不复存在,只剩下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良矜,你还好吗?”看着躲在被子里的莫良矜,莫相离低低的开口。许多事情都是命中注定,当初的决定,她不知道是错还是对。

  莫良矜听到她的声音,“腾”地掀开被子,满眼仇恨地瞪着莫相离,怒道:“你来干什么?来看我的笑话是不是,莫相离,你还我的孩子,你还我的孩子……”

  莫良矜说着跳下床向莫相离冲去。

  看着向自己冲来的莫良矜,莫相离一时忘了反应,直到她伸手一巴掌劈过来,她才反应过来,举手挡住她的手,“良矜,你不要激动,小产很伤身体,快回床上去躺着。”

  莫良矜此时只知道莫相离是害死自己孩子的凶手,她哪里会听她的话,一手没有打到她,另一手又甩过去,莫相离瞧她撒泼似的打法,也不敢还手激怒她,只好向后退,直到退到门边,退无可退。

  “够了。”莫相离大喝一声,知道莫良矜小产,她心怀愧疚,但即便如此,她也不容许莫良矜太放肆。

  莫良矜被她一喝,动作停下来,她瞪着莫相离。半晌,方才委屈地嘤嘤哭泣起来。

  从知道孩子没有时到现在,她一滴眼泪都没掉过,她对自己说,她不能让任何人看笑话。此刻却再也忍不住悲伤放声大哭起来。

  莫相离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俯视着蹲在地上呺啕大哭的莫良矜,她蹲下身,温柔地说:“良矜,若是难过就哭吧,姐姐在这里陪着你。”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的孩子?”莫良矜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难过、悲伤、辛酸借这一哭全发泄出来。

  莫相离伸手握住她的双肩,让她枕在自己的肩膀上,无奈道:“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良矜,你那么聪明,应该懂得化悲伤为力量,不要让挫折打垮,你还年轻,孩子一定还会有。”

  “不会有了,再也不会有了。”莫良矜摇头。

  “别说傻话,乖,我们躺床上去,地上凉,伤身子。”莫相离扶起她,看着向来高傲的她在她面前哭得跟个泪人儿似的,她很心疼,若是知道她怀了身孕,她怎么也不可能让景柏然推开她。

  莫良矜软弱过后,此时才醒悟过来站在眼前的是谁,她一把甩开她的手,冷冰冰地盯着她,“莫相离,你不要假惺惺的,我不会吃你那一套。”

  莫相离哭笑不得地看着莫良矜,她变脸也变得太快了吧。“既然我在这里只会碍你的眼,那我就先走了。”

  见过了,知道她还安好就足够了。

  “站住。”莫良矜厉喝一声,命令道:“莫相离,没有我的允许,以后我不准你单独见从文,听到没有?”

  谁还希罕见他不成?

  莫相离心中腹诽,脸上却不以为然,她不喜欢莫良矜的语气,从她决定与沈从文分手那一刻起,她就再没想过要与他耦断丝连。

  “他是我的妹夫,这一点永远都改变不了。”如果说句话能让莫良矜安心,她不会吝啬。

  作者题外话:一更哈。

  会议结束后,众人鱼贯涌出会议室,刚呼吸到外面新鲜的空气,众人忍不住长长的吁口气,脸上都还残留着九死一生的惊惧。

  吴建浩则没有那么幸运,他刚想随着众人溜出去,就被景柏然叫住。忆起刚才在会议室中所见,他止不住心虚,端端正正立在景柏然面前,报告道:“总裁,接下来的行程是与滕氏集团总裁的饭局。”

  “刚才都看见些什么?”景柏然瞅了他一眼,他是什么心思,他一眼便知。刚才之事,他若不闯进来,只怕他已得逞。

  吴建浩闻言,吓得头摇得像拔浪鼓,连忙道:“没,什么也没看见。”

  “你最好什么也没看见,要不然……”威胁的话一顿,他转移话题,“最近公司在埃及有一个项目,正好缺一个项目经理,你跟了我这么多年,应该能胜任。”

  吴建浩的脸立即绿了,埃及?!!!

  不会吧,景柏然要将他发配边疆?那种鸟不拉屎,乌龟不上岸的地方,他若是去了,人生还有什么乐趣?

  “总裁,我错了。”吴建浩诚恳的认错,比起发配边疆,他宁愿委屈求全。

  “错了?”景柏然扬声问道,语气中听不出喜怒。

  吴建浩点头如捣蒜。

  景柏然站起来,“好,这次估且饶了你,若有下次,你就等着去埃及骑骆驼。”

  骑骆驼?总裁,您也太幽默了吧!吴建浩擦汗,唯唯诺诺应是。

  “我让你打听的事怎么样了?”景柏然瞅了他一眼,对他的服贴很是受用。

  “昨天时小姐确实与莫小姐见了一面,随后时小姐去了莫小姐乡下的村屋,现在应该还在村屋避难。”昨晚他接到景柏然的电话,让他查出时小新的去处,本是一个毫无头绪的任务,结果他的女伴看到照片,说她昨天下午在乡下村屋见过她。

  因缘际会,他才能迅速完成任务,人品实在好得没话说。

  景柏然抽出一只烟点燃,侧头望他,“派人去盯着她,确保这三日她不会离开。”

  “是。”吴建浩说完,突然又想起什么,问道:“总裁,你不打算提前告诉池总?”

  景柏然瞄他一眼,笑得意味深长:“这么早告诉他做什么?难得看他为个女人魂不守舍,不妨让他多急几天。”

  吴建浩了然,什么叫损友,他可算长见识了。

  作者题外话:今天两更哦!!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四十一章颠倒众生-婚爱缠绵:兽性总裁的小妻子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