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东莞娱乐 >

第六十四章活在自责当中-婚爱缠绵:兽性总裁的小妻子

发布时间:2018-08-29 10:3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东莞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六十五章吴建浩的要求-婚爱缠绵:兽性总裁的小妻子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年轻人,我懂你的意思,这二十年来,我一直活着罪恶与自责中,我……不怕死,或许死才是我最好的归宿。”莫镇南打断他的话,当初急着要让莫相离嫁给沈从文,他也是怕他死后没人能保护她,而现在,景柏然对他虽有莫名的敌意,但是他看得出,他是真心对待阿离的。

  “好好对待阿离,这孩子从小就自我保护欲极强,她不会轻易对人倾心,但一旦爱上了,就绝不后悔,不要让她知道你跟我之间的恩怨,否则以她的性子,她绝不会原谅你。”莫镇南的话,像极了在对他交待临终遗言。

  景柏然哑然失声,怔怔地听着莫镇南的话,却是再也插不进一句话。直到莫镇南挂了电话转身跟着警员出了会客室,他才回过神来,“莫市长……”

  莫镇南似乎感觉到他的呼唤,转身朝他点点头,缓缓消失在铁门后。景柏然不知道,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莫镇南,也是最后一次见到莫镇南。

  …… …… ……

  从拘留所出来,景柏然心中烦闷不已。没见莫镇南之前,他总以为莫镇南是十恶不赦之徒,可是与他见了面后,却突然发现,自己当初先入为主,竟是想差了他。

  坐进驾驶座内,景柏然开车来到海边,咸腥的海风扑面而来,凉意渗进他胸口,他越发地觉得冷。从来没有这样紧慌无助过,即使当年被黑道逼迫是要交出双手还是交出双腿时,他都没有感到害怕。

  可是此刻,他分明感觉一股寒意从心漫延到四肢。莫镇南用囚笼囚了英欢的心二十几年,于是他便想用真正的囚笼囚莫镇南二十几年。他想,莫镇南囚了英欢的心,那么他就囚了莫镇南的自由,岂不公平?

  然而现在他才明白,什么叫做作茧自缚。

  海风不停的吹,吹乱了他的发,更吹乱了他的心,他捏紧拳头,想起莫镇南刚才的话,自作孽不可活,他当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景柏然静静立在海边,海面平静,却是波滔暗涌,正如他与莫相离的婚姻,看似幸福美满,可是只需要一个浪头打来,他们就会万劫不复。

  掏出手机,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按着几个号码,电话很快接通,“Hello,Eric。”

  “City,有件事我需要你帮忙。”池城的父辈曾是黑白两吃,各国的帮会到现在看到他也会尊敬地喊一声大哥,莫镇南的死已经在所难免,若是能伪装成黑道仇杀,到时候莫相离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是自己种下的因。

  他现在就像是一个溺水的人,只要还有机会活下来,他就会抓住一切能让他活下来的救命稻草。然而他机关算尽,拿一个错去弥补另一个错,终是会步步错。

  “没想到你也有求我的时候,什么事请说?”

  景柏然犹豫了一瞬,毅然道:“利用黑道关系帮我杀一个人……”

  …… …… ……

  莫相离挂掉电话,穿上拖鞋下了楼,一路穿过客厅来到厨房,一股浓郁的肉香从厨房里飘了出来,她方觉得自己很饿,拔掉电紫砂锅的插头,她揭开锅盖,忍不住赞道:“好香。”

  拿出小碗盛了碗汤,她又去把鸡蛋夹了起来,放进托盘端到餐厅,心中是满满的幸福。她喝了一口汤,舔了舔嘴唇,“真好喝,没想到他煲汤的技术也是一流的。”

  直到一碗汤见了底,她又去盛了一碗出来,这才剥开蛋吃了起来。

  吃完饭,天色尚早,她刷了碗后便无所事事,这些天一直待在家,几乎与外界隔离,整个人都疲懒了许多,知道景柏然今晚有应酬,一时半会也不能回来陪她,她便上楼去换衣服。

  刚换完衣服,就有电话打进来,她瞅了一眼电话号码,犹豫了一下,才接起来,“沈从文?”

  “我不是从文,姐姐,我是良矜。”对方传来莫良矜的声音,莫相离一怔,陡然失笑,良矜拿沈从文的手机给她打电话,是想要说明什么?

  “哦,良矜,你找我有事?”

  “明天爸爸就要开庭了,我听说你拿了三千万将那笔巨款还上了,妈妈说要让我谢谢你,请你今晚与姐夫回家吃顿便饭。”莫良矜刻意将姐夫二字咬重,就是要提醒莫相离不可自己一个人回去。

  莫相离一边对着化妆镜擦乳霜,也没细想莫良矜是从哪里知道她结婚了的消息,一边顺口就道:“他晚上有应酬,估计去不了,待会儿我一个人回去。”

  莫良矜让莫相离带上景柏然的用意本就是要让沈从文死心,可是现在她却说景柏然去不了,那她一个人回去有什么意思,到时候沈从文见她孤伶伶一个人,心中指不定怎么想。

  可是话已经说出口,她又不能收回去,于是笑道:“姐姐,姐夫跟你才刚结婚,喜宴也没摆,若第一次回娘家就你一人回来,妈妈跟从文不知道会怎么想呢,不如我打电话给姐夫,让他抽个空陪你一起回去?”

  莫相离皱了皱眉头,兴许已经有了前车之辙,莫相离心中顿时警惕起来,“不必了,我自己打电话给他。”

  挂掉莫良矜的电话,莫相离才反应过来,她与景柏然结婚的事可是瞒着众人的,她怎么会知道?想了想,她拔通了吴建浩的电话,“吴秘书,我与景柏然结婚的事风声走露了?”

  吴秘书接到总裁夫人的电话,神色顿时变得恭敬,刚要喊莫小姐时,突然想起景柏然刚才的话,他笑道:“是,总裁夫人,不知道是哪家报纸拍到您与总裁从民政局出来,总裁索性对媒体承认自己已经结了婚,现在只怕除了您还瞒着鼓里,大家都知道了。”

  他的大家,除了指Y市里的众人,还有美国的景家两老。今日一早,景柏然就接到景天云的电话,让他选个日子带莫相离回美国总部去,言谈间很是凌厉。

  莫相离心中一紧,慌忙挂了吴建浩的电话,又拔通了景柏然的电话,电话响了一遍又一遍,总是无人接听,她挂了电话,想了想,又拔通了吴建浩的手机,“吴秘书,景柏然晚上去哪里应酬了?”

  吴建浩愣了一下,接着道:“总裁没告诉过你吗?他去拘留所见莫市长了。”

  “什么时候去的?”莫相离怔了怔,这些天他一直很忙,总是抽不出时间去见她爸爸,她想等他忙过了这几天,她就跟他一起去,到时候爸爸对他的责备就会少些,没想到他不声不响的去了。

  “已经快两个小时了。”

  两个小时?那么他应该是已经从拘留所里出来了,为什么没有回来?为什么不接她电话,是爸爸为难他了么?可是他那样一个无视纲常的人,又岂会怕爸爸为难?

  莫相离一颗心焦灼不安,她在房里走来走去,接着问道:“那他说晚上有应酬,就是去见我爸爸?还有没有别的应酬?”

  “总裁现在把晚上的应酬都推掉了,您别急,或许一会儿他就回去了。”吴建浩听出她的焦急,于是安慰她。

  莫相离哪里听得进去,她说了一声好,便挂了电话,拿起手提包与车钥匙,匆匆向楼下奔去,刚奔到玄关处,就听到钥匙套进锁洞的声音,她的动作立即定格住。

  景柏然打开门,一眼便看到僵在玄关处的莫相离,他神色一怔,还未有所动作,她却已经飞奔过来,冲进他怀里,“你去哪里了?我找不到你,急死我了。”

  她可怜兮兮的话语落在他耳里,他心中的凄迷顿时烟消云散,他捧起她的脑袋,轻声问:“怎么了?我不是说过我会晚回来么?”

  莫相离仰起头,仔细打量他的神情,小心翼翼问:“老公,我爸没有为难你吧?”

  原来她是在担心这个,他心底一松,拥着她向客厅走去,“你老公我是何许人也,你爸见到我,喜欢还来不及,怎么会为难?”看着她亮晶晶的双眸,他都不忍对她撒谎。

  “真的?”莫相离眼里的光彩瞬间灼亮,她一直担心爸爸会反对她嫁给景柏然,毕竟景柏然的风流账实在太多,爸爸常跟她说,嫁人当嫁沈从文那一型的,像景柏然这样的花心男人,最好碰都不要碰。

  没想到当初他对她说笑,竟然也有一天她会跟景柏然紧密联系在一起。

  “当然是真的,我何时骗过你?”

  “那我爸还说了什么?他最近还好吗?”莫相离像只小麻雀似的追问个不停,景柏然不想多说多错,只好低头以吻封缄,等一吻毕时,莫相离已经被吻得晕头转向,哪里还记得要问景柏然什么。

  两人靠在沙发上相拥许久,直到夕阳的余晖自落地窗洒落进来,莫相离才跳起来,扯着景柏然向大门走去,“完了完了,刚才良矜打电话来让我们今晚回家吃饭,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景柏然闻言,本来是被她半拖着往前走,突然就顿住脚步,他神情带着几分阴郁,任性道:“我不去。”

  莫相离回过头来,拿手指戳了戳景柏然胸前结实的肌肉,“不准不去,我们结婚的事登了报,良矜他们都知道了,虽然我也不想回去,可那里毕竟是我长大的地方,就当了一桩心事吧,好吗?”

  景柏然拿手包住她的指尖,拒绝的话再也说不出口。半推半就的被莫相离拉着出了门。

  景柏然虽然是满心的不甘不愿,可是出了门后,还是打电话让吴建浩备了见面礼,然后在莫宅会合。吴建浩除了哀嚎还是哀嚎,景柏然结了婚后,许多应酬能推就推,这可苦了秘书室一干人等,尤其是吴建浩。

  每天在那些客户中间周旋,短短的几天,已经苍老了许多。

  他想:再这样下去,他倒宁愿去非洲骑骆驼,否则他会未老先衰。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六十三章你要什么-婚爱缠绵:兽性总裁的小妻子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