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东莞娱乐 >

第七十二章默默的陪伴-婚爱缠绵:兽性总裁的小妻子

发布时间:2018-08-29 10:3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东莞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七十三章对不起,老公-婚爱缠绵:兽性总裁的小妻子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听着时小新的声音,莫相离突然觉得委屈,眼泪就那样猝不及防地砸落下来,她哽咽地唤:“小新……”

  时小新听到她的声音,顿时慌乱起来,“阿离,怎么了?你声音怎么这样?谁欺负你了,你告诉我,等我从张家界回去,我替你收拾他。”

  莫相离捂住嘴,不让自己哭得更厉害,徒惹时小新担心,时小新久久听不到她回答,急得都要跳起来了,“阿离,你说话呀,你别吓我,到底怎么了?”

  莫相离听着她焦急的话语,再也控制不住大哭起来,原来心痛是这般滋味,当初知道沈从文跟莫良矜在一起时,她都是冷静着策划一切,直到后来婚礼后,她才觉得心里堵得难受,而现在,她是真真切切的心痛。

  时小新没有再问,而是默默地陪伴着她,莫相离比她想象中坚强,只要她愿意哭出来,那么她就已经做好了面对的准备。莫相离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直到心里好受些,她才沙哑着声音,道:“谢谢你,小新。”

  “靠,你还跟我说这么见外的话。”时小新一激动就爆了粗口,这时才想起要问她,“我听池城说莫叔叔的官司今天审理,阿离,你是为这个担心吗?”

  闻言,莫相离怔忡不已,明知道她看不见,她还是摇了摇头,“爸爸不让我过问他的官司,连律行都拒绝了我替他请的,我已经将三千万公款补上,律师说判刑是在所难免,只是刑罚的轻重与否。”

  “那你就不要担心了,莫叔叔不积极配合,律师也没办法。”时小新安慰她。

  “嗯。小新,你在美国的房子还没退租吧,过几天我要回美国了。”

  时小新正啃着苹果,闻言差点被苹果水呛到,等她好不容易回过气来,她连忙道:“阿离,你说笑吧,你家那啥,叫景柏然的那么有钱,还缺你房子住,他舍得让你去住咱那小窝?”

  “……”

  “……”

  “我跟他要离婚了。”良久,莫相离说了这么一句。

  “什么?咳咳咳。”时小新太激动,这次是没被呛着,结果却被苹果噎着,她瞪着咬了半边的苹果,将它扔得远远的,发誓以后跟莫相离讲电话时,绝不再吃东西了。

  “我跟他要离婚了。”莫相离重复道。

  “……”

  “……”

  “搞什么呀,你们闪婚又闪离,当真是在赶时髦?”时小新大声道,她才刚刚得知她结婚了,结果还没有恭喜她,她就跟她说要离婚,一时间,她根本就接受不了。

  “……”莫相离无言以对,想了想,她说:“我们不适合。”

  “既然不适合,当初为什么结婚?阿离,经过沈从文的事后,你不是那么冲动的人,那么你为什么要嫁给他?”时小新的话重重的敲在莫相离的心上,她并非要质问她,而是要让她好好想想,那时是因为什么才要嫁给景柏然。

  莫相离怔住,她为什么要嫁给景柏然,是因为他雄厚的家世,还是他英俊的外表?不,都不是,她只是单纯的想要跟他在一起。

  “阿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看到你们从民政局走出来的照片了,那时你脸上洋溢着的幸福不是骗人的,我敢肯定,那时的你是真心真意想要跟他过一辈子,为什么这么快就要放弃了?”

  为什么这么快就要放弃了?

  莫相离忍不住自问,想了想,她说:“我们之间缺乏信任。”然后她将这两天发生的事说给时小新听,时小新听完,叹了一声,“阿离,我不知道该怎么劝你,你扪心自问,你是真的想跟他离婚?”

  她不想的,可是那时就是忍不住将那两个字说出口,也许在潜意识里,她就是一遇到问题就逃避的人,正如当初跟沈从文一样,知道沈从文背叛了她,她就那么绝决的分手,一点机会也不给他。

  如今对景柏然也一样,她说他不信任她,所以她要离婚,可是她何尝给过他信任?

  “阿离,你从小就把自己保护得很严实,不肯将心门完全打开,而当你遇到伤害时,你就会潜意识地竖起这道保护屏,将任何人都拒之门外,你不是不信他,你只是把自己保护得太好。”时小新与莫相离认识十几年,比莫相离自己还了解她。

  “那我该怎么办?”莫相离喃喃问道。

  “给他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跟着心走,你会知道该怎么做。”时小新淡淡道,看着莫相离与景柏然,她似乎又看到自己与池城,唉,跟着心走,又谈何容易。

  挂掉时小新的电话,莫相离抬头望天,天空一碧如洗,太阳透过云彩的光芒洒落下来,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她突然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抬腕看了看表,已经快12点了,不如约他吃午饭?

  想了想,她心里还是胆怯,可是想到自己若是不跨出这一步,他们的关系就会一直僵硬下去,她就逼迫自己放下自尊,放下一切,拿起手机,她的手指飞快在按键上点着,一会儿就写好一条短信,“景柏然,中午我们一起吃顿饭好吗?”

  看着这条短信,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目光定定地落在“景柏然”三个字上面,她知道哪里不对劲了,删掉那三个字,换成了“老公”二字,临到要发送短信时,她心里又觉得不安,万一他不回呢,万一他回说不好呢?

  几经犹豫,她最终还是点了发送,看着发送成功,她的心又陷入无边的等待与焦急中,心里想着他会怎么回,只觉得自己都要被折磨得崩溃了。

  可是这条短信却石沉大海,莫相离一直等到下午一点,也没能等到景柏然的回信,她的神智突然就陷入无尽的凄迷中,她对他来说,果然是不重要的。

  看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她不再等,招了辆出租车直奔法院。

  莫相离赶到法院时,已经快两点,她下了出租车,匆匆向法院里面奔去,她刚进大堂,便有人叫了一声,“莫相离来了。”于是乎,一群不知从哪里冒出的记者重重围了上来,险些将莫相离挤倒。

  “莫小姐,据说你与景总的婚姻关系濒临破裂,昨晚在车上那男人是谁,真是你的旧情人吗?”

  “那人是法律界新秀叫郁树,请问莫小姐与他什么时候开始的,是从与沈氏集团少东解除婚约后开始的吗?”

  数十只话筒争先恐后地递到她眼前,莫相离被镁光灯逼得睁不开眼,周围都是记者,她前进不是,后退也不是,问题更是像炸弹般一个个投掷过来,炸得她无言以对。

  “莫小姐,你对闪婚闪离有什么感想,嫁入豪门当少奶奶的感觉如何?”

  “莫小姐,你与景总在一起,是不是图他的家世,其实你真正爱的人是郁树?”

  这些问题,一个个残酷得像一把把利刃,生生割着她的心,莫相离惨白着一张脸,举步维艰,外围的记者想要往前拥,巨大的麦克风越过众人头顶伸向她,连她越显急促的呼吸都收录进去,不肯放过。

  就在这时,人群后起了更大的骚动……

  景柏然现身。

  大部分记者弃了这边,要去围攻那边,还未近景柏然的身,就被黑衣保镖拦下,景柏然缓缓向莫相离走来。

  莫相离看着他越走越近,手脚一阵冰冷,中午他拒绝跟她用餐,他的态度可想而知,现在,在父亲即将上庭的时候,她不想让爸爸担心。

  景柏然没有看她也没有停留,衣角擦着她的手而过,他的脚步突然停滞,转过头来狠狠地瞪着她,身后记者挣脱黑衣保镖的阻拦蜂涌而至,众人争相问道,

  “景总,对于莫小姐的背叛,你有什么话要说?”

  “景总……”

  “……”

  景柏然的出现,无疑将现场的气氛烘托到最高,众人兴奋不已,景柏然眄了众人一眼,目光最后停留在莫相离手上,他可以甩掉她的手,他也可以让她更难堪,可是为什么在对上她隐忍着泪的眼睛时,他的心该死的只剩下怜惜?

  记者没等到回答,还在不停的问,景柏然反手握住莫相离的手,转身面对众位记者,冰冷的视线一一掠过等着挖掘内幕的记者们,听着他们一口一个莫小姐,他轻启薄唇,声音不大,却响彻整个大堂,“请你们以后叫她景太太。”

  景柏然的回答让众人一愕,还欲再问,却被赶上来的黑衣保镖拦住,景柏然扯着莫相离的手走进了法院。

  法院二楼休息室,景柏然扯着莫相离进了去后,就将她甩在一旁,再不瞧她一眼。看着他僵直的背影,莫相离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从刚才记者的问话中,她隐约猜到有些事情早已经脱了轨。

  她呆呆地看着他,无措道:“老公……”

  哪里知道他听到她的叫喊凶恶的转过头来瞪着她,“不要叫我,莫相离,我真恨不得掐死你。”

  中午收到她的短信,她那一句老公已经将他的心叫得软了,可是想起她与郁树的拥吻,想起她与郁树孤男寡女的处了一夜,他就嫉妒得发狂,他无法那么轻易的就原谅她。

  坐在办公室里,他看着那条短信,手机的光灭了又被他摁亮,如此循环了不知道多少次,直到吴建浩进来提醒他,莫镇南的案子就要开始审理了,问他要不要出席?

  他知道莫镇南根本就到不了法院,可是却怕恶耗传来,莫相离一个人会挺不住。

  他终究还是来了,看着她被记者围攻,看着她无措的站在众人中间被人逼问,他无法不心疼,走过去替她解了围。

  莫相离看着他的眼睛,他眼底的血丝是那么的明显,她伸手颤巍巍的抚上他的眼角,心疼道:“昨晚你没睡么?怎么疲惫成这样?”

  景柏然恶狠狠地擒住她的手腕,“你还知道关心我么?我以为你就忙着与郁树……”

  莫相离踮起脚尖堵住他的唇,“我不许你侮辱我,我也不许你侮辱你自己。”这个男人呵,刚才他明明可以丢下她不管,可是他却在众人面前亲口承认她是景太太,他还是舍不得别人欺负她。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七十一章被误会-婚爱缠绵:兽性总裁的小妻子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