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东莞娱乐 >

第七十七章我要跟良矜离婚-婚爱缠绵:兽性总裁的小妻子

发布时间:2018-08-29 10:3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东莞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七十八章洛琳的心思-婚爱缠绵:兽性总裁的小妻子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沈从文此话一出,莫良矜被刺激得跳起脚来,她冲到沈从文面前,扯着他的衣袖叫道:“沈从文,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做错了什么你要跟我离婚,啊,你说啊,我小产的时候,你连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我那么委屈求全,你为什么就看不到?”

  莫相离听沈从文说要与莫良矜离婚,当下也觉得有几分不可思议,她刚想过去说些什么,却被景柏然制止,她回头看景柏然,景柏然只是对她摇头,让她不要插手他们夫妻间的事。

  “你委屈求全?”沈从文尾音拉得很长,似是不屑,又似嘲讽,“那你可以不用那么委屈,莫良矜,我们结婚本来就是错误,我现在要改正错误,遣散费之类的,我绝不会亏待你。”

  “你……”莫良矜气得胸口一阵起伏不定,林玟娜连忙过去拽她,可是终究是晚了一步,莫良矜抬手就甩了沈从文一巴掌,这一巴掌她用尽了全力,打得沈从文头一偏,当下便有血丝从嘴角逸出。

  莫良矜看沈从文被她打得偏了头,一阵心慌,她抬头望着沈从文,伸手想要去抚摸他的脸,道:“从文,对不起,我…我太激动了,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沈从文一把挥开她的手,“看来我们这桩婚姻确实没有维持下去的必要,我会尽快请律师将离婚协议交到你手上,签不签随你,但是从今天起,你再也不是我沈从文的妻子。”

  莫良矜一下子慌了,她快步追上沈从文的脚步,拽着他的衣袖哀求道:“从文,不要,不要跟我离婚,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干涉你的事情,我会乖乖的,再也不做让你讨厌的事,不要抛弃我,现在我什么也没有了,我只有你,我只有你啊。”

  莫良矜凄凉的声音划过大堂,落进莫相离等人耳里,莫相离难过地看着她,看着莫良矜放下高傲的自尊去乞求沈从文,她突然觉得当初她那么做实在是犯了一个大错,她与沈从文之间的婚约,不该让莫良矜介入,即使要解除,她也不该选择这样极端的方式。

  如今她非旦没有让莫良矜如愿与沈从文幸福的过着日子,反而让他们之间的裂痕越来越大。

  景柏然垂眸看着莫相离,瞧见她脸上挂的愧疚与自责,他握了握她的手,轻声道:“离,不是你的错,你无须自责。”

  莫相离摇摇头,“将良矜害成这样的是我,我不该那么自私,当初我是真的觉得沈从文应该是喜欢良矜的,否则他们……”后面的话她实在难以启齿,只是黯然垂首,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始终不是她乐意见到的。

  沈从文要甩开她的手,奈何她手指紧紧地捏着他的衣袖,他沉声道:“莫良矜,放手。”

  “不放,不放,沈从文,我千错万错,可是我爱你没有错啊,你怎么能对我这么残忍,我不离婚,打死我也不离婚。”莫良矜死死地拽着他的衣袖,仿佛那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沈从文不想在这里与她拉拉扯扯丢人现眼,他恶狠狠道:“对,你爱我没有错,我不爱你也没有错,莫良矜,我与你本来就不该结婚,是我一时软弱种下的因,现在我不能再因为我的软弱去尝这个恶果。”说完他伸手去扳她的手指,一根一根扳开。

  莫良矜感觉自己的手骨都要断掉,可是她仍固执地拽着他的衣角,直到手指被他扳开,衣角一点一点自手心滑开,她终于流下绝望的泪水,沈从文没有再看她一眼,甩开她的手,转身毫不留恋地大步离去。

  “从文。”莫良矜跌坐在地上,哭得好不凄凉。

  莫相离看着她就像一只受伤的小鹿哀哀地哭泣,她挣开景柏然的手,快速向灵堂外奔去,奔到走廊上,她与一个来送花圈的人撞了一下,她没有在意,向那人说了句对不起,又拔腿狂奔,终于在外面截住沈从文。

  “沈从文。”莫相离叫了一声,前面疾步而走的男子停下脚步慢慢回过头来。

  莫相离走上前去,仰起脸看着眼前男子,他背光而站,她瞧不清他的脸,她质问道:“为什么要那么对良矜?如果不喜欢她,为什么又要跟她上床?”

  沈从文仔细打量她,她的眼眶微微泛红,脸上还布满泪痕,可是她的神情不再温柔,他牵了牵嘴角,带着几分苦涩道:“我以为你一辈子都不会问我为什么,阿离,你还是在乎我的对吗?你嫁给景柏然,只是想找个比我更好的来狠狠扇我一巴掌,对吗?”

  莫相离下意识后退一步,远离他的气息,她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么荒谬的想法,但是我告诉你,上次我在医院里对你说的话都是真的,我爱景柏然,不是因为他的外在条件,而是因为他同样有一颗爱我懂我的心。”

  “是吗?阿离,你知不知道,跟你相处了十年,我对你的殷勤与关心,你全然看不见,我以为我失去了魅力,所以莫良矜勾 引我那一刻,我突然想,原来我还是有吸引女人的资本的,可是你为什么就看不见?说到底,我与莫良矜上床,有多半原因还是因为你,是你让我失去了信心,是你逼得我必须去别的女人身上找回自信。”沈从文声声指控,当初他要吻她,她百般不愿意,他想在结婚前拥有她,她也不给他机会,十年来,他将她看得太重,因此要去别的女人身上找回平衡。

  他千错万错,错的是不该在婚房的婚床上,与莫良矜上床。

  莫相离错愕地盯着他,原来到现在他还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她失笑着摇摇头,她还妄图替莫良矜说些好话,现在看样子,她什么也不必说了,或许莫良矜与他离婚,会是一件好事。

  莫相离转过身去,没有再对他说一个字,慢慢走回灵堂,为什么同样是男人,思想品性会差那么多?

  景柏然站在走廊上,看着莫相离一步一步向他走来,他提起的心才缓缓落下来,他几步走过去,将她拥进怀里,“怎么去了那么久?”

  莫相离摇摇头,将头枕在他的怀里,她幽幽道:“老公,如果有一天你不再爱我,你一定要跟我说,我……”

  “又在说什么傻话,我怎么会不爱你呢,我们回去吧。”景柏然双手环上她的腰,眼角余光瞥到花圈上悼文下方那三个字,他的神经不由的绷紧。

  莫相离瞧了灵堂内一眼,她很担心莫良矜,景柏然双手掐上她的腰,“不要白操心,你担心她,她未必会领情,走吧。”

  莫相离终究是没有进去,莫良矜自尊心很强,此刻必定也不愿意让她瞧见她的狼狈,想起如今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心中那抹愧疚让她更不敢面对莫良矜,她点点头,“好。”

  回到清河湾别墅,刘妈已经回来了,听到开门声,她连忙从厨房里走出来,看到莫相离与景柏然相继走进来,她一改往日刻板的样子,道:“先生,夫人,你们回来了。”

  说着走过去接过莫相离提的包,甚是殷勤热切。

  莫相离有些不适应刘妈的改变,她觉得她还是习惯以往对她不假辞色的刘妈。“夫人,听说你父亲遇难了,你要节哀顺便。”

  刘妈会关心她?莫相离简直受宠若惊,她冲刘妈笑了笑,客气道:“谢谢刘妈。”

  “你不要对我这么客气,我从小看着先生长大,你是他喜欢的人,便也是我喜欢的人,前些天我对你那么冷淡,其实就是想考验你对先生是不是真心的。这一生,我没有生儿育女,把先生当作自己的孩子一般呵护,还请夫人不要怪我多事。”刘妈诚恳道。

  刘妈这样客客气气的跟她说话,莫相离反倒不适应,为什么她总有种无事不献殷勤,非奸即盗的不好预感?她呵呵笑道:“刘妈你客气了。”

  景柏然见两人一直寒喧,又担心莫相离累着了,便岔开话题,“刘妈,以后你跟阿离还有的是机会说话,她今天累了一天了,我带她上去歇会儿。”

  刘妈看他这么维护莫相离,眼底掠过一抹厉色,瞬间又隐藏在带笑的眼里,“好好好,你们先上去好好歇着,等我将午饭做好就上来叫你们。”

  自此后,莫相离与刘妈相处得很融洽,刘妈偶尔也会跟莫相离说起景柏然小时候的趣事。有时候说着说着,莫相离会忍不住好奇的问有关伊莜的事,刘妈总是顾左右而言他,要不推说有事要做走了,要不就直接岔开话题。

  久而久之,莫相离也知趣的不再问。只是常常听刘妈念叨景柏然这样,景柏然那样,景柏然小学时数学比较好,景柏然中学时好动,喜欢打篮球等。听着她如数家珍地说着景柏然的往事,恍惚间,她会以为坐在对面的刘妈是景柏然的亲生母亲。

  想到这里时,她忍不住打量起刘妈来,此时她才发现刘妈也是一双漂亮的丹凤眼,跟景柏然极其相似,还有她偶尔想事情想得出神时,跟景柏然也特别像。

  “刘妈,你跟景柏然长得真像。”莫相离心思单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可是此话一说出口,她又觉得不对,刚想说些什么来弥补这样的尴尬,刘妈已经笑呵呵道:“有很多人都说我跟先生长得像,可能是因为我从他小时候就一直照顾着他,不是有句话叫生活久了就会像吗?”

  刘妈的解释很完美,莫相离也连忙附和着,不再重提这个话题。

  …… …… ……

  艾瑞克集团总裁办公室。

  景柏然站在落地窗前,外面艳阳高照,阳光透过玻璃洒落在他身上,他却不觉得温暖,心尖似温着一块冰,只余无边的寒意。那天在灵堂上见到白少棠送去的花圈,他的神经就开始绷紧。

  这个疯子,莫镇南已经死了,他还想干嘛?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七十六章猜测真相-婚爱缠绵:兽性总裁的小妻子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