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东方娱乐 >

第六十四章 敲茶盏诉相思-重生财女很嚣张

发布时间:2018-08-29 18:1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东方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六十五章 又是鸟鸣涧-重生财女很嚣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菊园中,一张张小几贴着花圃、围着空地依次排开,只在南端那片绿菊旁放着两张大案做为主位!长公主与梅贵妃都已经到场,这也就意味着今年的赏菊宴正式开始!

  “这些绿菊,都是我亲手侍弄,一会才艺出众的小姐,除了应有的奖赏,另外再赐一盆绿菊!”长公主指着身后的那片绿菊道。

  “多谢长公主!”众人起身答谢。

  “好了,婉如,你便去开场吧!”长公主转向跟在梅贵妃身旁的六公主道。

  “好,姑姑,那婉如便献丑了!”南宫婉如也不推辞,起身拿了一柄剑,向围坐的众人抱了抱拳,便开始舞剑!

  女子武剑,多是英气中带着些许柔美,可是南宫婉如的剑,却剑式凌厉,大开大合,没有丝毫的柔美之风,若不是她腾挪跳跃之间,裙裾上缀着的铃铛叮叮作响,只听那凌厉的剑风,还要误以为她是名男子!

  南宫婉如之后,便依着座位的次序依次轮流。

  “烟儿妹妹,一会你要表演什么?你怎么什么也没有带?”坐在姜暖烟上首的姜楚悦,此时才有些惊奇的看向姜暖烟问道。

  因为赏菊宴的才艺展示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所以各家小姐都带了自己常用的琴笛鼓瑟,而姜暖烟却两手空空,所以姜楚悦才有此一问。

  姜暖烟脸庞之上故意浮出一丝为难之色,“我事先不知道有才艺展示,所以什么也没有准备!”

  “那你要画画吗?只是我只带了笔墨,没有色彩……”姜楚悦有些遗憾的看向姜暖烟道。

  “莹儿姐姐的琴一会是否可以借我用一下,我想抚琴!”姜暖烟望向坐在姜楚悦上首的姜楚莹道。

  “好巧哦!”姜楚悦也看向姜楚莹,“我记得莹姐姐的琴艺超绝,还是秦先生的记名弟子,没想到烟儿妹妹也擅琴啊!”

  “秦先生?是秦琴先生吗?”姜暖烟有些惊诧的看向姜楚莹。

  “没想到暖烟小姐也知道秦琴先生?当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姜楚莹插嘴道。

  若只论琴艺,秦琴说自己是天下第二,就没人敢说自己是天下第一!而且他收徒极严,能真正入秦琴门下的,天下也不超过一手之数,所以,纵使姜楚莹只是记名弟子,她的琴艺也不是朝云这些千金小姐可相较的?

  姜暖烟对姜楚莹话中的讥讽故作不知,“秦琴先生闻名天下,谁人不知?”

  她正是知道这些,所以才提出要抚琴的。一个人只有在自认为最擅长的地方狠狠摔倒,才能愈加记忆深刻,然后一蹶不振!

  姜楚莹抚的曲子是《鸟鸣涧》,当她修长的手指在琴弦上轻抚时,顿时便山涧青青、碧波荡荡、落英缤纷、鸟鸣时闻,让人仿若处于青山绿谷、百鸟群中。

  曲子结束,更是余音袅袅,令人回味无穷!

  “将那绿菊赏姜小姐一盆!”姜楚莹刚刚起身,长公主便开口吩咐道,如此佳曲,果真难得!

  姜楚悦的表现倒没有什么新奇,只规规矩矩的写了一首关于菊花的诗。

  “烟儿妹妹,请!”姜楚悦走回自己的位置,向姜暖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姜暖烟含笑点了点头,将目光转向姜楚莹,她要借她的琴。

  哼!有珠玉在前,姜暖烟非要自己出丑,那她也不拦着,姜楚莹轻哼一声,示意自己的婢女四儿将琴递给姜暖烟。

  四儿从姜楚莹身后走出,就要走到姜暖烟身边时,整个人忽然一个踉跄,便摔倒在地,手上抱着的琴也“桄榔”一声摔在地上,一根琴弦“叭”的一声应声而断!

  “小姐赎罪,四儿不是故意的!”四儿手忙脚乱的将琴捡起,可怜兮兮的看向姜楚莹。

  “莹儿姐姐又没怪你,快去吧!”姜楚悦向姜楚莹使了个眼色,提醒她长公主与梅贵妃可在主位上看着,然后又向四儿努努嘴,让她抱着琴去后面站着。

  “这位是兰溪来的姜家小姐吧?”从宴会开始一直没有开口的梅贵妃忽然出声道。

  “暖烟见过梅贵妃,贵妃万福金安!”姜暖烟向梅贵妃福了一礼道。

  “烟儿妹妹,我不是让清影告诉你准备了吗?今日你磨磨蹭蹭那么久,我还以为你万事都准备好了,怎么会什么都不带呢?”坐在梅贵妃一旁的姜楚容突然开口道。

  她这话完全是倒打一耙,她压根就没有告诉过姜暖烟今日前来的小姐要展示才艺。她如此说,就是料定了姜暖烟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不敢辩驳,否则,那可真就坐实了她藐视皇家的罪名!

  “因为暖烟准备的乐器这里也有,所以就不曾再从府上带!只是刚才看莹儿姐姐的琴声曼妙,才忽然手痒,也想抚琴!没想到却惊扰了长公主与贵妃娘娘,还请恕罪!”

  姜暖烟自然不会中姜楚容的圈套,四两拨千斤的便绕开了这个话题。

  “无妨!”长公主不以为意道,“只是你说你要的乐器这里有,不知是指什么?”

  “还请长公主恕暖烟冒昧,可否借长公主案前的那一大套茶杯?”姜暖烟不卑不亢的看向长公的紫檀木案上放着的茶具,那是一个茶壶,八个茶杯的大套。

  “烟儿妹妹,你要表演茶艺吗?”姜楚容又开口道,“只是那也太浪费时间了,难不成烟儿妹妹想让长公主殿下、贵妃娘娘等在这干等着?”

  姜暖烟没有理会姜楚容,含笑的目光只望着长公主道,“长公主殿下,暖烟要表演的不是茶艺!”

  “好!”长公主向身旁的婢女使了个眼色,让她将案上的茶具给姜暖烟送去,看姜暖烟接过茶具,她才又道,“那我等拭目以待!”

  姜暖烟含笑点头,先在茶壶中注满水,然后又将八个茶杯在自己面前依次摆开,提着茶壶向茶杯中依次注水,只是每个茶杯中注入的水并不相同,而是由少至多。

  然后又向长公主府的婢女索要了一根竹筷,闭目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神,这才提起竹筷在注满水的茶杯上依次敲击。

  初始只是如雨打青瓷的清脆之声,慢慢的,那清脆的敲击声竟然成了曲调!那曲调清清脆脆,不染一丝烟火,在那曲调的最低处,姜暖烟樱唇轻启,开始吟唱。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空一缕余香在此……”

  姜暖烟的声音极其干净,清澈,再配合着竹筷敲击茶盏的清脆,更是将那刻骨的相思唱的真挚自然,纯乎天籁。

  长公主呆呆愣愣的看着眼前女子一边敲击茶盏,一边吟唱,慢慢的,眼前姜暖烟的形象也渐渐模糊起来,逐渐的,眼前敲击茶盏的,已经不是一个女子,而是一个腰间挂着佩剑的侍卫!

  他一边敲击茶盏,一边吟唱,偶尔看向她的目光,却比他口中吟唱的相思更加缠绵!

  诸葛明若!诸葛明若!

  姜暖烟此时的形象与当年诸葛明若的形象愈加重叠,诸葛明若!是你吗?是你吗?是你在借这个女子的口来向我诉说你的相思吗?

  我就知道,你是不会忘记我的!我就知道,你会记着我的!

  一侧坐着的诸葛长风也看向姜暖烟,这首《春情》他是知道的,因为这是他父亲曾经为母亲唱过的曲子,可是他却从未想过,姜暖烟会以这种形式来吟唱这首曲子!

  他也从不知道,这首曲子配合着这种清脆的敲击声,会出来这种效果!那简单、纯净,不染一点世俗尘埃的相思,仿若春日里第一朵花开的声音,仿若冬日里第一片雪融的声音,所以才如此的动人心魄!

  一侧的姜楚悦,眼眸垂的更低了,她也没有料想到,姜暖烟还有这么一手,早知道如此,她刚才就不绊倒四儿,她本想看她出丑,看她失礼与长公主与梅贵妃,却没料到,反而成全了她!

  终于,曲子伴随着一声低沉的、清脆的敲击声结束,让每个人在心中都不约而同的满是惆怅的叹息一声!唉!

  好半天,场中一片静默,没有一人开口说话!

  潘可心瞥了一眼长公主,只见她脸上并没有什么愉悦之色,而是带着几分哀色,心中不由一喜,明明知道长公主寡居,还满嘴的唱什么相思,哼!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不知姜小姐为谁相思入骨,才能将这相思之情唱的如此缠绵悱恻,如今长公主与贵妃娘娘都在,不如说出来,让她们给你做主,也一解姜小姐的相思之苦!”潘可心唇角含笑的开口道。

  她脸上的笑容虽然柔美动人,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刀刀见血,毫不留情!

  “烟儿,你怎么能唱这种曲子?”姜楚容也出声道,一副羞于与她为伍的表情。

  “这首曲子怎么了?”姜暖烟不解的扫过潘可心与姜楚容。

  “怎么了?哦--”潘可心此时忘却了宴会前与姜楚容的争执,两人达成统一战线,拖着长长的夸张的嗓音道,“我忘了,姜小姐商贾之女,自然不比我等书香门第,如此淫词浪曲,却也能口不离曲!”

  姜暖烟垂眸不语,前一刻她说的还是相思入骨、缠绵悱恻,看坐在主位上的长公主、梅贵妃没有反应,下一刻出口的便成了淫词浪曲!

  “姜小姐,怎么,如今知道不好意思了?”潘可心不顾太子看向她不善的目光,继续落进下石,好不容易逮到这个机会,她当然要痛打落水狗了!

  “我想,太子妃误会了!”姜暖烟此时才抬眸,不卑不亢道,“这只是一首诉说相思的曲子,怎么就成了淫词浪曲?正因为这相思之情最为醇美,所以古往今来,才有那么多人前仆后继的诉说相思!”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六十三章 厉害的姜楚悦-重生财女很嚣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