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第一娱乐 >

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清河市老依姆-都市种子王

发布时间:2018-09-14 13:15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第一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大肚疯球花-都市种子王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清河市,下苏巷,是尚未进行旧房改造的老街区。

  百多年的老建筑,并无装潢改造的情况下,并不是普通游客想象的古香古色,风格独特。

  破败的房檐,老旧的墙壁,苔藓深深的巷道,还有无力走出的居民。

  这里可以轻易找到许多上个世纪**十年代的痕迹。

  老师傅的理发店,住店合一的杂货铺,摆在家门口的水果摊,蔬菜摊,猪肉摊……

  小获依姆的家,就在下苏巷一栋狭窄的砖木结构的老房子里。

  依姆这个词,是清河市方言对老太太的称呼。而小获,是她大儿子的小名。

  当年生下大儿子,街坊四邻慢慢就开始喊她小获依姐,等年纪大了,就变成小获依姆。

  她隔壁是一家卖海蛎饼油炸芋头糕的摊子,对面街是三代做鱼丸的店。

  曾经的老房子,采光一塌糊涂。

  昏暗的木头楼梯非常狭窄,踩一脚,吱呀三声,直到走到二层阁楼的木头走廊,才能略看到几分阳光。

  可惜,这里的朝向不好,只有下午一点太阳,有很快晃过去。

  小获依姆过完年,已经八十有余。

  子女儿孙自己在清河市买了商品套房,学业忙,工作多,已经很少回下苏巷看她。

  从儿女成家立业,老伴走了之后,她也过惯了一个人的日子。

  她不缺钱。

  两个儿子,三个女儿,每个人每月三五百,足够一位开销不大的老太太,攒下一两千块钱。

  小获依姆也不喜欢走太远。

  到了这个年龄,人生都快看到头了,离家太远,她总怕一不留神,倒在外面,都没人认识,可就凄惨了。

  小获依姆平时喜欢大清早,在家附近的小巷里走一走,以前捡一些废纸,易拉罐,矿泉水瓶子,特别是靠近夜市的街道,这些东西很多。

  现在更好了,回收站的人说了,连塑料袋都收,价格不比废纸低。

  别看小获依姆穿得廉价的男式大t恤,打着补丁的大裤衩,其实她的存稿,可比许多年轻人多了多了。

  有时候,她也会见到一些特殊的东西。

  一个小珍珠戒指。

  一个老银镯子。

  一个还挺新的钱包。

  一个玻璃吊坠的项链。

  她会把这些东西,洗干净了,藏在卧室的木匣子里,闲着没事的时候,就拿出来把玩把玩。

  小获依姆还有一个爱好。

  她从小就喜欢吃辣呼的烤串。

  每攒到一千块钱,她就跑到银行存起来,然后跑到隔壁的商业街上,找个不贵的烤串摊子,买几个加满辣椒粉的烤串。

  除了烤串,她现在还爱吃杂粮大煎饼,墨西哥烤肉,珍珠奶茶加椰果,轰炸大鱿鱼,冰饭,甜滋滋重口味的东西,最适合她这样的老年人了。

  这些夜市的小吃,常常会让她想起年幼的时候,下苏巷的最尾端,住着一个北疆人,每到晚上,就在家门口烤羊肉串,他的孜然烤串,在当时的清河市,可是香飘几条街。

  阿公疼她,手里有了小钱,总会牵着她的手,到北疆人的小摊上,点两根滋滋作响的肉串子。

  那可是她记忆力最美好的时候。

  牙齿还没掉光的时候,小获依姆就喜欢手里抓着烤串,在下苏巷旁边的内河边散步,吃得满嘴油光,过得自在极了。

  年龄大了,腿脚不便了。

  牙也差不多掉光了,嘴里塞的假牙嚼不动肉,只能买了回家,用刀子慢慢剔成丝,独坐在昏暗的大厅里,慢慢回味过往。

  小获依姆发现,年纪更大些,她去买烤串的时候,碰到一些心肠软的年轻人,总会多送她几串。

  有些甚至不收钱。

  小获依姆不缺钱,看这些年轻人热心肠的样子,心里总觉得过意不去。

  等后来,她每次出门买烤串,兜里就塞着个小玩意儿。

  有看起来像块青玉的坠子,有小小的银戒子,还有斑斓的漂亮贝壳。

  等摊主不收钱,她就塞个小玩意儿。

  这些都是她陆陆续续捡来的东西,不值钱。

  她年纪大了,等去地下见老伴的时候,这些东西怕不是被儿孙当垃圾给卖了。

  还不如趁着自己高兴,送给这些青年哥们。

  小获依姆原本还以为,她能在这条老街上多晃荡几年。

  谁料,意外总是猝不及防。

  小获依姆按照一直的习惯,早上在隔壁摊子上买了一个七毛钱的油饼,拎到对面的鱼丸店,吃了一份老板特意多煮了三分钟的肉燕汤。

  正想去溜达溜达,捡几个塑料袋的时候,忽然脚底打滑,猛地摔了一跤。

  小获依姆心中一凉,躺在坑坑洼洼的街道上,看着巷子里窄窄的天空,觉得自己的好日子要到头了。

  街坊邻居被摔倒的老太吓了一跳。

  慌忙给她儿子女儿打了电话,送她住进医院。

  人到老年,最怕摔跤。

  骨头脆弱,一旦断了骨头,卧病在床,不能行动,这一辈子,也就差不多了。

  所以,许多老人彻底失去生命活力,往往就是因为一次意外摔倒。

  医院检查,骶骨骨裂严重,可能会影响到行走。

  久病床前无孝子。

  小获依姆一声不吭,看着儿女媳妇女婿,在病床前争吵。

  治不治?

  怎么治?

  医疗费怎么分摊?

  老娘行动不便,谁来照料?

  老大说自己年纪大了。

  老二说孙子还小,又要二胎。

  大女儿说清河市的老传统,养老归儿子。

  二女儿还在外地带孙子,还没回来。

  三女儿说刚给儿子买了房,房贷压力大。

  吵得热闹,等护士小妹进来,大声警告,不要影响其他病人,他们才满脸发红离开病房。

  不是羞愧,是争红了脸。

  请来的护工,给她断了食堂里的白粥,一份太咸的炒南瓜,还有一份太油腻的家常豆腐。

  小获依姆叹了口气,拉住进来给她换药的小护士的手,说道:“依妹,吾有保险,付得起钱。”

  小护士很年轻,听不太懂小获依姆拗口的清河话,瞪着眼听了半天,才有些同情地点点头,说道:“我会跟医生说的。”

  在医院住了一个月,小获依姆看起来更苍老,真只能用风烛残年来形容。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天上有烤串吗?-都市种子王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