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大智娱乐 >

第069章 乱!乱!乱!(求首订)-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发布时间:2018-08-24 09:3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大智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070章 小心呵护,认真疼爱-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三妹妹,我们先在这边休息一会儿吧,如今看来,也已经到了半山,天黑之前,必定是能够到达寺院里边的。”

  苏亦然也喘着气跟苏云初说话。

  休息多久,苏云初当然是没有意见的,何况,看着这几人,再继续往上走,也是不行的,虽然如今已经是入了中秋的时节,可是白日里的太阳还是火辣辣的,加上此时正午刚过,正是日头正盛的时候,虽然山道两旁也有树木遮阴,可还是热气难耐。

  苏云初接过玉竹手中的水壶,“大姐喝点水吧。”

  即便苏云初与这些人之间的姐妹感情不深,但终究是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人,即便是对陌生人都不会熟视无睹,何况是身边的这些人呢。

  苏亦然没有带水来,她出行的经验几乎是完全没有的,即便往年跟着元氏过来,可一切都是元氏以及府中自有的安排。

  因此,看着苏云初递过来的水,但是有了一些怔愣,但终究是接过去了,拿过去喝了一口,有些皱眉,“怎么是咸的。”

  不待苏云初出声,玉竹已经做出了解答,“大小姐恐怕是不知,人在疲累的时候身体体内也是缺少盐分容易中暑的,因此喝些盐水比较好。”

  苏亦然半信半疑,“是么?”说着,还看了一眼苏云初,“三妹妹懂得医术?”

  苏云初淡淡看了她一眼,“看过一些医术,略懂一些罢了。”

  两人正在说着话,苏艺烟后边也跟上来了,见到苏亦然手中的水壶,她二话没说也上前来,拿过苏亦然手中的水壶,“大姐姐你的水,我喝一些。”

  她也没有带水来,说着,不等苏亦然回答,她已经拿着水壶喝进去了,然而,这一口还没有吞下去,却是一口喷了出来,“这什么水啊,该不是不干净吧,怎么是咸的。”

  苏云初淡淡瞥了她一眼,“二姐既然知道是咸的,该不会是连盐水都喝不出来吧。”

  苏艺烟了然,“这水是你的?”

  苏云初挑眉,“不然呢?”

  苏艺烟当即把水壶塞到旁边苏欣悦的手中,“我不喝了!”

  苏云初没什么表示,只是觉得有些好笑,看着苏艺烟明明已经是很渴了的样子,但是,此时知道这水壶是她的,反而宁可忍着渴也不想多喝一口,十足十的小孩子闹脾气。

  苏云初不会勉强,“随你。”却是对着苏欣悦道,“你也渴了,喝一些水吧。”

  苏欣悦点点头,“多谢三姐姐。”

  这苏欣悦虽然是与孙氏生活在一起,可是看起来却没有孙氏的多少尖酸刻薄。

  正在此时,苏亦然突然对着山下的方向看过去,惊呼一口,“治王殿下!”

  苏云初亦是朝着山下看过去,只见慕容治慕容渊一行几人正往山上而来。微微眯眼,看来,这上元寺还真是是富贵之地,这祈福之事,连皇家都很看重。

  大新的京城偏北,而苏云初自小生活在江南,南北两地对于节日的过法其实是不一样的,中秋对于大新来说,都是团圆日,但是,在江南,更多的是休闲娱乐以及夜晚的赏月灯会,但是,京城这边,显得更加隆重与严肃一些。

  慕容渊依旧是一身玄色衣袍,冰蓝色的眼睛在看到山上几人的时候,微微眯起,而慕容治却还是一身白袍,端的还是那般温儒的谦谦君子,慕容泽依旧是带着一张不成熟的娃娃脸,却身穿一身邪魅的紫袍,看到山上的人的时候,见到苏云初,脸上的笑意更是深了几分。

  山下几人,离他们在转眼之间也只不过是两层阶梯了而已,几人都走得很悠闲,倒更是像在山间闲来无事的游走,加上衣袍华贵,人更是贵气十足,竟是让走在路上的行人也顿住了脚步。

  然而,也正是此时,苏云初才看清了,几人的身后,还跟着柳如絮,而比起几人的步态悠闲,柳如絮就比较狼狈一些了,就跟刚刚停下来时候的苏亦然是差不多的,鬓发在汗水和微风中已经有些微微凌乱。

  苏亦然不轻易拨动了自己身上的衣物与发饰,稍微整顿一下,便向前走了几步,而慕容渊几人已经走到了苏云初他们休息的地方,这些人都是皇子,苏云初自然不能特例独行,也随着苏亦然上前去给几人见礼,“见过几位王爷。”

  慕容瀚虽然说是几人当中最大的,但是一直以来,在几人当中,永业帝最看好的是治王慕容治,因此,开口的是慕容治,“不必多礼,今日也都是来上元寺祈福的,随意便好。”

  苏亦然打量了一样跟在几人后边的柳如絮,嘴角含起一些浅笑,比起柳如絮此时的狼狈,她当真是最美的那一个,也是也端然道,“真是巧,亦然也是来祈福的,竟然能在此处碰上几位王爷,还有……柳小姐。”

  柳如絮抬眼看了一眼苏亦然,面上虽是倨傲的神色,但明显已经没有了多少冷艳之色,再看看与她一派云淡风轻的苏云初,只冷着一张脸,并不说话。

  慕容治却是一直都面上带着微笑的,“先前在山下的时候,见到了柳小姐,不想在半山还能看到苏府的几位小姐,到还真是巧合,如此也好,柳小姐一路与我们一道,如今多了你们,却是更好作伴了。”

  苏亦然也笑应,“自是如此。”苏亦然还想着再跟慕容治说些什么,然而,慕容治却是直接略过了苏亦然,朝着苏云初走过去,“三小姐这是首次来上元寺吧。”

  苏云初有些奇怪,慕容治为何这般与她相熟的样子,却还是应道,“正是。”然而却是没有了下文。

  可是慕容治却是没有因为苏云初这般冷淡的态度而到此为止,而是继续道,“三小姐似乎是与其他人都不太一样,便是走到了半山腰,其他人都有些气喘疲累,可三小姐却还是这般轻松。”

  苏云初眼中微光一闪,慕容治与慕容渊看起来是两种不一样的人,慕容渊的表达,直接而简单,与人疏离,高冷孤绝,只看着他那双冰蓝色的眼睛和面上的神情就能知道,而慕容治却是一个温儒俊雅之人,让人觉得如同阳春三月的日光,平易近人,可是苏云初却是知道,这样的人,也是不乏危险,譬如现在,慕容治话语里边虽说是与她一起闲聊,但是,从那日赏花宴会开始,无形之中,便是对苏运粗的而一种试探。

  苏云初面上含笑,眼眸微垂,恭敬回应道,“是云初先前休息的时间较长,所以复得比较快一些。”

  慕容治只淡淡笑道,“是么?”

  此时,慕容渊却是开口了,“皇兄还是先上山吧,父皇可是有旨意让元正大师为我大新谋求一份福祉的,若是再晚了,大师恐怕是不方便了。”

  元正大师虽说是不常现于人前,但是大新上下对他的推崇,就如同武将对慕容渊的推崇一样,是完全的敬重。

  听到慕容渊这么说,慕容治只回头看了一眼慕容渊,嘴角仍旧喊着一丝笑意,“说得也是。”

  而眼睁睁地看着慕容治略过自己与苏云初说话,苏亦然面上的尴尬却是还未消失,只是看向苏云初的眼神多了一些复杂,先前的时候,以为慕容治是对着苏云初好奇罢了,却不想,今日再见,慕容治却是对苏云初更加上心了。

  几人心思各异。

  苏云初只往慕容渊那边瞄了一眼,见他面上还是一副高冷的表情,也没有什么表示,一行人继续上山,但却是没有多少对话。

  走着走着,几人的格局就发生了一些变化,苏亦然自是走向了慕容治的身后,开始尝试着与慕容治说话,苏云初走在几人的后边,却也能隐隐约约听见说的无非也是一些琴棋书画的事情,倒是风雅得很,再回想苏亦然先前上山时候的神色,苏云初觉得,果然爱情的力量真的是强大的,如今的苏亦然竟然也能一边走一边跟着近旁的人说话了,而慕容渊却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苏云初的后边偏外一些的地方,与她之间隔着两个台阶的距离,始终不变。

  苏云初没有回头,却也是知道的。

  只是走着走着,苏云初只听得身后传来哎哟一声,便下意识地回头,伸手接过一直走在慕容渊身旁此时却是突然要倒向慕容渊的柳如絮,“柳小姐没事吧。”

  再转眼看向另一边,瞟向始终负手走着的玄色衣袍男子,始终没有怜香惜玉英雄救美的慕容渊,甚至还在柳如絮突然倒向一旁的时候,有些微微的皱眉。

  苏云初心中暗自好笑,这大新传闻中不近女色的战神,当真是没有一丝绅士风度了?可是没来由的,她却不觉得这样的慕容渊有什么不对,反而是有些不自知的庆幸。

  可是被苏云初扶住的柳如絮却是面色不怎么好,抽出被苏云初扶住的手臂,她面上还有一些尴尬,“我没事,多谢苏三小姐,大概是路不太平滑,不小心踩对了石头脚崴了吧。”

  苏云初往阶梯上看去,这阶梯做得极好,很适合走路,何况,根本没有石头,在看看另一旁高傲的某人,心中也明白了几分,但却是颇为关心地笑道,“是么?云初也懂得一些医术,要不给柳小姐看看是否被扭伤了脚吧?”

  柳如絮的面上有一些尴尬,“不用了,也许没有扭伤,只是有些不舒服罢了。”

  说着已经阻止作势要蹲下去看她脚的苏云初。

  可是苏云初还在坚持,“还是看一看的好,虽然云初只不过是看过了两本医术而已,但是却也是能观察出关节有没有被扭伤的。”

  可是柳如絮却是推开了苏云初,“不用了,不麻烦苏三小姐。”

  苏云初没有被柳如絮推开的踉跄,只是脸上依旧仰着一抹笑,“既然柳小姐不用,那我也不勉强了。”

  虽说苏云初没有觉得被柳如絮推到了,可是站在一旁始终黑着一张脸的慕容渊却是开口了,“若是柳小姐觉得不舒服,便在这山道上休息一阵吧。”

  听到慕容渊这么说,柳如絮眼里却是绽放出一层光,“多谢王爷关心,我没事……”

  可是慕容渊听了柳如絮的话,却是更加皱眉了。

  然后,作为慕容渊发言人的慕容泽却是走出来了,一张娃娃脸上带着一层损人一般的笑意,“柳小姐,五哥这是怕你拖慢了大家上山的速度呢。”

  这话一出口,柳如絮面上更是尴尬了,正不知要说什么。

  而走在前边的而一行人却是回头了,慕容治开口,“发生了何事?”

  苏亦然也是回头,“柳小姐怎么了?三妹妹?”这话的口气,似乎是怀疑苏云初将柳如絮怎么了的似的。

  苏云初并不在意,苏亦然的心思,她当然明白了,“没事,大概是走路不小心扭到了脚吧。”

  柳如絮当即否定,“我没有,大家还是继续赶路吧。”

  慕容治只是朝着苏云初看了两眼,再看看柳如絮,“三小姐没事吧?”

  苏云初还是一派恭敬的样子,“多谢王爷,无碍。”

  “那便上山吧,柳小姐若是觉得不太舒服,便休息一阵再上山也是可以的。”慕容治已经转头道。苏云初只再看了一眼柳如絮,不再说话,便继续上山了。

  只慕容沇似乎是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跟着慕容治一道继续往前走了。

  只是经过了这么一阵,离前边的人倒是远了一些。

  慕容渊始终走在苏云初身后,却是突然低声开口,“你讨厌她?”

  苏云初有些怔愣,微微侧头,有些不明白慕容渊的话,却听得慕容渊继续道,“不然为何会有刚才的举动?”

  慕容渊对苏云初到底是比别这些人都多了一些了解,若是平日里,苏云初何曾会这般待人?

  可是苏云初听着慕容渊的话,却是心中不舒服,他没事关心这个做什么,何况,她也没有表现得讨厌柳如絮吧,柳如絮是什么人,她也没有上心吧,哪里来的讨厌?

  所以苏云初不答反问,“王爷似乎才是很讨厌她吧?”

  慕容渊听着她略带不满的语气,挑眉道,“何以见得?”

  苏云初瞟他一眼,“否则别人都倒到王爷身上了,也不见王爷出手相扶一把。”

  可是慕容渊听了却是眼睛微眯,“你希望本王去扶她?”

  苏云初听了一哽,突然觉得两人这说话的语气有些怪异,“王爷扶与不扶,与我何干?”

  “既然无关,你在意什么?”

  “我哪里在意?”

  “否则你为何关心本王是否扶住她?”

  “我没有关心!”

  “可本王听你的语气,分明是关心。”

  苏云初突然觉得有些气结,回头,面色不善地盯着他,“慕容渊!”

  却是看到慕容渊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嘴角含笑,冰蓝色的眼睛绽放光华,哪里还是先前高冷,对谁都不理不睬的模样。

  苏云初突然觉得从来都是她套着别人的话,今天却是栽在慕容渊的手里了。

  面上的不善,再看到慕容渊的样子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样子,可说出口的语气到底带上了不自知的闷闷的不满,“王爷可真有心情!”上帝!说好的不近女色的高冷王爷呢,传闻中的嗜血残忍呢,为什么现在却是恶作剧一般地在耍她,苏云初觉得今日时日有些不对啊。

  可是慕容渊却是仍旧嘴角噙着一层笑意,“如今这样才是你的模样,明明是一个洒脱,敢怒敢笑之人,何故一回了苏府,就变了一个模样?”

  苏云初听了,有些怔愣,是么?她原本就该是洒脱,敢怒敢笑的么?

  不过却是瞥了慕容渊一眼,回了他一句,“王爷又何曾在人前现过真面目?”先前那恶作剧般的一幕,难道就不是被他慕容渊埋藏在心灵深处的东西么?不过,后边这一句,她终究是没有说出来。

  而跟在两人身后的玉竹,却是有些吃惊,自从回了京城之后的苏云初,总是变得那般淡然温婉,是一个正正经经的大家闺秀的模样,可是,却渐渐变了,没有了当初在江南时候或者外出游走之时的洒脱,今日,竟然在与靖王……呃……拌嘴的时候,又复现了本性?

  再看看,传闻中嗜血残忍,高冷疏离的战神,也是这么喜欢“恶作剧”?

  玉竹瞄了瞄苏云初与慕容渊,却是觉得这两人的相处方式,有些怪异,似乎……就跟宋凌雪跟李俊泽似的。而走在玉竹身边的苏欣悦早已惊讶得张大了嘴巴,虽然苏云初与慕容渊说话的声音很小,她与他们之间,隔了三个阶梯的距离,听不真切,可是,她明明也看到了她三姐姐面色不善地盯着靖王,而靖王却是没有生气,反而是脸上带上了一层笑意,而那双冰蓝色的眼睛,看起来,也没有那么可怕了。

  一时之间,她也看得有些痴然了。

  只在后边赶上的柳如絮,隔着一段不太遥远的距离,却是看到了慕容渊嘴角含笑的侧脸,而这笑脸却对的是苏云初!

  这些年来,她何曾得过慕容渊的笑脸。

  这么想着,她已经将手中的丝帕狠狠绞在手中,只目光怔怔的看着前方,一前一后走着的男女,却是再也迈不开步子了。

  身边的丫鬟看着柳如絮的样子,一直跟在她身边,她自然能够明白她的心思,加上刚才摔倒的事情,都不过是柳如絮自导自演罢了,此时再看柳如絮,也不免有些担心道,“小姐……”

  柳如絮闭闭眼,稍稍恢复了心神,松开狠狠绞住丝帕的手,“走吧!”

  一行人,走了小半日,这才到了上元寺,一行人到来的时候,上元寺便已经是处处都是人,这几日,正是各家各户祈福的时候,一般老百姓家,不会到上元寺里边来,来的,大多是非富即贵的一些人,可是,携家带口的,也是很多,因此,今日的上元寺倒是更加热闹了。

  而苏云初一出现,赵芷云就跑上来了,“云初,你来了。”

  苏云初挑眉,“你倒是来得够早的。”

  她才刚刚到上元寺,可是赵芷云便已经出现在这里了,那是得出门有多早啊,可是赵芷云一笑,全然不以为意,“我也是刚刚到不久,陪着我娘亲去上了香罢了。”

  说着,赵夫人陈氏已经走到了两人这边,与苏云初打招呼,“苏三小姐。”因着上一次苏云初相送南海明珠的情义,苏母对待苏云初,也是亲切很多的,何况,当年苏云初的母亲在没有去世的时候,苏府女眷交往的事情都是宋氏在打理,那时候的宋氏,与这些人也是交好的。

  苏云初回以淡淡一笑,“赵夫人。”

  然而陈氏却是亲切道,“你也不必叫我赵夫人如此生疏,当年,我与你母亲,也是亲近,你叫我一声陈姨也是可以的,何况,在江南的时候,我听说,你与陈家也是颇为相熟?”

  说到这儿,苏云初的面上倒是明亮了不少,当下也改口,“陈姨。”说起江南,也不免多说了几句,“在江南的时候,宋、陈、梁、李四家都是交好的,所以我们四家都是相熟的。”

  说道江南,陈氏的脸上也稍微动容,她自从来了京城之后,几乎就没有再回过江南了,“也不知大哥如今怎么样了。”

  苏云初听了,却是笑道,“陈姨且放心吧,陈伯伯身体健朗,自是很好的。”

  听到苏云初这么说,陈氏也伸出手握住苏云初的手,“那就好,我已经多年没有回江南了。”说着,陈氏眼中已经隐隐有泪花闪动,苏云初对于这个阵势,真的有些无奈,她似乎不太习惯这么泪腺发达和感情易于流动,当下也颇是无奈地看向赵芷云,那意思很明白,“你娘都这样了,你倒是说句话啊。”

  赵芷云看着陈氏,也只能打趣道,“娘,瞧你这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云初才是你女儿呢。”

  听着赵芷云这么说,陈氏也不免笑出声,“你这孩子,瞎说什么呢,云初是你宋姨的女儿,便是我半个女儿了。”

  “这么说,云初还得叫我一声姐姐呢?”赵芷云笑道。

  看到这个阵势苏云初突然觉得有些羡慕,这样的母女之间的对话,才是正常人家该有的吧,可是,前世,她是军人人家出身,她的父母不会有这般与她玩笑的时候,这一世,她来的时候,宋氏刚刚去世,如今看到赵芷云母女之间,竟是有些羡慕了。

  一路上并没有说太多话,刚来到寺院的时候,慕容治去了禅院那边找元正大师,不管这元正再如何不见人,但到底这大新都是永业帝的,自然是不见也得见。

  而与元氏这边说了几句话之后,苏云初便跟着苏亦然和苏艺烟几人一道去上香了,到这上元寺,任务便是祈福,然后再是晚间的时候,去诵经,诵经到子时,便可回去休息,明日再回府,接着便是过中秋了。

  上元寺大殿里边香火缭绕,上香的人很多,苏云初刚刚走进去的时候,就被这么一阵缭绕的烟雾迷蒙了双眼,当下也觉得有些不太舒服。

  原本寺院里边,平日里没有那么多人上香的时候,也是缭绕着淡淡的檀香味道,能够让人安下心神,但今日来上香的人实在是多,这才刚刚进入大殿,香火燃烧的烟雾就已经让人觉得不舒服。

  玉竹拿了一炷香给苏云初,苏云初只跟着人群去往点香之处。

  而柳如絮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大殿之中,同样的由丫鬟拿着一炷香去点香。

  原本点香的是柳如絮的丫鬟怜香,但不知为何,见到苏云初去点香的时候,柳如絮也走上前去,接过怜香手中的一些香火,径自在苏云初的旁边点了起来。

  柳如絮沉默不说话,可是苏云初却是淡笑着,“柳小姐的脚可好了?”

  苏云初一边说着,一边拿过点好的香火,对着上边燃烧的火苗吹了一口气,姿态悠闲,对柳如絮的问话,自是有一种不经意之间的闲态。

  可是柳如絮却仍是一派倨傲的模样,只瞟了一眼苏云初,“多谢苏三小姐关心,我已经没事了。”

  苏云初瞟了一眼柳如絮的脚,她明白,哪有什么扭伤的说法,否则以她娇弱之躯,还能上得了这上元寺,即便上得了,估计也没有那么快。

  暗自撇撇嘴,都是暗恋惹的祸!

  但是柳如絮却看着苏云初悠闲的神色,特别是此时,苏云初被烟火熏了一层水雾的眼睛,看起来,朦胧之中竟然带着一股令人无法忽视的美感,加上苏云初微微翘起的丹凤眼,适中,不显凌厉,反而是给她通身增添了一股自在的,潇洒的英气,流转之间,顾盼生辉。

  忽然怜香一个踉跄,便倒向了苏云初,手中的香烟直直往苏云初的脸上刺过去,玉竹见状,奈何此处人多,手中拿着香火的她她行动不便,已经来不及阻止,可苏云初还是反应迅速的,情急之下,往后侧退了一步,也腾出右手挡住了刺过来的香火。

  而怜香终是踉跄了两步才站稳,所幸旁边倒也没有什么人,因此那把香火也没有碰到谁。

  玉竹忙走上前去,拉过苏云初的手,“小姐,你没事吧?”

  而苏云初右手的手背之上,已经被掉落下来的香火烫到了,瞬间已经红了几个点,起泡是一定的了。

  玉竹当即也恶狠狠地瞪向怜香,怜香见状已经慌了,先前的踉跄,始料未及,她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只觉得有人推了自己一下,她就倒过去了,在她旁边的人,不正是自家小姐。

  因此,怜香此时,就算不明白,也知道了必定是柳如絮有意或者无意之下的举动。

  当即,看到苏云初红了一层的手背,也急得想哭,“小姐……苏三小姐……”

  可是柳如絮却是厉声出言,“你这丫头,怎么回事,点个香还能往旁边倒过去,若是不小心让香火刺中了苏三小姐怎么办?碰到脸怎么办?所幸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想来苏三小姐也不会怪罪你的。”说着便朝苏云初看过去,“一个丫鬟,冒失举动罢了,苏三小姐该不会计较吧,何况这里人多,互相推挤,不小心站不稳也是难免的。”

  苏云初只冷冷地看着柳如絮的这一番话,难道柳如絮真的当她是傻子不成,难道她真的不知道,是她出手推了怜香不成?

  苏云初嘴角噙着一抹冷笑,只瞟了一眼怜香,“我自然不会跟一只替罪的羔羊计较,毕竟,要计较,也该找始作俑者不是?”

  “苏三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这里这么多人,大家推搡之间,也是在所难免的,难不成苏三小姐还想找出是谁推了怜香不成?来来往往之间,人流走动,恐怕也不好找了吧。”柳如絮不解地看着苏云初。

  苏云初冷笑一声,“柳小姐似乎话很多?”

  柳如絮一哽,“我只是就事论事,提醒苏三小姐罢了,免得造成混乱。”

  苏云初任由着玉竹已经拿了膏药出来轻轻擦拭了手背被烫伤了的地方,左手拿着手中的烟火,看向大殿之中,始终面带微笑一脸慈悲的佛像,“神佛在上,自然看得到,这一切是有意为之还是无意为之,我这人,想来不喜找无辜之人算账,要找,也是找该找的人,你说,是不是,柳小姐?”

  苏云初此时的表情,虽然还是微笑的,甚至脸上的笑意温婉大度,完全不在意一边仍旧紧张不安的怜香,只看着柳如絮的眼睛说道。

  柳如絮被她看得心中有些发慌,看着这满堂的佛像,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先前的行为,当时,不过是一时冲动之下,看到苏云初那张脸的时候的动作,连她自己似乎都是不受自己控制的。

  因此,她不经意之间捏紧了手中的香火,但再看向苏云初的时候,却是恢复了一派的冷傲,“不知苏三小姐为何会有这番言论,不过,却是有些偏激了,如絮不敢认同。”

  苏云初嘴角笑意不减,“是么?那柳小姐认为应该如何呢?”

  柳如絮没有看向她,“得饶人处且饶人,佛法不就是讲究慈悲么?”

  苏云初嘴角含笑,只是笑里便是柳如絮能够看得出的薄凉,“但愿柳小姐往后还能记得今日佛前的这句话。”说着,拿着点好的香火往佛龛那边而去了。

  柳如絮看着苏云初转身离去的背影,心中突然咯噔一声。

  可是玉竹却是看不过去了,“小姐,明明是她。”

  苏云初点头,“你家小姐我还不至于连人的眼神都看不出来。”

  “那小姐,你还……”你还什么都没做,连惩罚她一下都没有么?

  这话玉竹没有说出来,但是苏云初明白。

  将手中的香火插到佛龛里边,苏云初瞟了一眼自己右手上已经红了的一片,虽是擦了药膏,但终究只是玉竹随身携带的一般药膏罢了,看来,是真的要起泡结疤重新长肉了,幽幽在心中叹了一句,可惜了自己这细皮嫩肉,再看一眼满眼慈悲的佛像,苏云初开口,“没意思,难道我还能拿着一把香火在往她身上插过去不成?”

  玉竹很少听到苏云初如此颇觉无趣的话,当下也有些怔愣了,但是,却听得苏云初道,“不作死就不会死,且看着吧,这个中秋,她不会过得舒服了!”

  玉竹了然,想必是苏云初在某个不经意之间,往柳如絮的身上放了什么东西了吧。

  但是再看看苏云初的手背,却是心疼不已。

  上香祈福之后,苏云初便回了上元寺为他们安排的客院,苏府一众姐妹都居住在一个院子里边,但各有各的房间,互不干扰。

  晚膳过后,苏云初一众人再次随着众人来到上元寺的大殿之中,诵经祈福,这一晚,倒是没有再出现了什么差错,佛堂里边,只有默默诵经的声音,还有敲击着的木鱼的声音。

  到了子时的时候,一众人才回到了客院之中,子时,已经算是很晚的时候了,苏艺烟苏亦然两人回了客院之后,也不再多说什么,只各自回了各自的房间。

  玉竹正在苏云初的房里为她铺床,但苏欣悦却是突然跑来了找苏云初,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苏云初看着她的样子,笑道,“怎么了?”

  苏欣悦犹豫了一会儿,终是开口,“三姐姐,我想去茅房,你能陪我去么?我有些害怕。”

  苏云初了然,对着玉竹道,“你先铺床吧,我出去一会儿。”

  玉竹却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小姐,我去吧。”

  苏云初摆摆手,“不必了。”

  苏欣悦不知怎的,竟是肚子不舒服,因而,直到了一刻钟之后,苏云初才回到客院之中,送了苏欣悦回房之后,才回了自己的屋子,但是,一走进屋子,便闻到了一股奇异的味道,当下面色凝重,微微敛眉,却是尽量放低了声音。

  只是,在她猛地推开门的时候,却是传来了一个稍大的响动,只见一个黑衣人影已经扛着棉被裹起的包袱,通过窗户快速闪身出去。

  黑衣人在看到苏云初的时候,明显有片刻的犹豫,但最终还是拿着棉被逃离出去了。

  来上元寺的时候,苏云初并没有叫应离跟着过来,因此,此时,在这里的只有她和玉竹,玉竹伸手本就不错,但今晚,却也是出了意外,而这个空气之中的味道,也让她皱眉不止。

  几乎是没有犹豫的,苏云初便往黑衣之人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不管他是个什么阴谋阳谋,她都不会放下玉竹不管,而且,看着这个阵势,来人其实想要带走的应该是她,而刚好她陪着苏欣悦出去了一趟。

  而且,那一瞬间的犹疑,苏云初怎么会看不出来,估计也是想要引她过去罢了。

  思考只在转念之间而已,苏云初已经追着身影走出了自己的院落。

  柳如絮的院子就在苏云初的院子旁边,苏云初没有顿步,直接追了出去,而男客的院子在东边,自是与这边又一定的距离。

  那黑衣人的动作并不是很快,茫茫夜色之中,苏云初依稀可见他的背影,似乎是专门等着苏云初追上去的一般。

  苏云初跟在后边,心中有些冷笑,如此拙劣的技术,也不知是谁想要她做什么?

  当下倒是不着急了,这黑衣人的伸手看起来也不过一般,且走了这么长一段路,也不见有个人接应,看来,是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了。

  直到了上元寺后山的一处半山腰之上,苏云初与黑衣人之间,距离的也不过四五十丈。

  而那黑衣人走到半山腰处的一块平地之上,摘下面上的面巾,对着另一个男子道,“公子,人带来了,可是……”

  说着,男子将棉被中有些不省人事的玉竹放下,“公子……抓……抓错人了……”

  男子却是暴怒,“蠢货!”

  不过黑衣男子立刻就反应过来,“但是,人已经引过来了!”

  说着,赶上来的苏云初清冷的声音就已经响起,嘴角带着一份讥诮笑意,“我说是什么人想要大半夜引我来到这后山呢,原来是吕公子。”

  闻言,吕路并没有半丝意外,面上带着轻浮笑意,“苏云初!没想到,这丫头的贱命,你还看得真重,三更半夜也要追出来,也不枉了我这一番安排!还以为你是个聪明的,原来也是蠢笨得很!”

  苏云初再往地上的玉竹看过去,玉竹已经是面色潮红,紧紧咬住嘴唇,似乎是在极力忍受着什么,苏云初知道,这无疑是中了春药!

  当下脸色一沉,“如此下贱的手段,吕路,你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你说呢?今夜良辰美景,你我孤男寡女在这后山之上,自然是做*一刻值千金之事里。”

  说着,已经带了一脸的淫笑朝着苏云初走了过来。

  嘴上还不忘道,“苏云初!你以为你说谁,不过是一个被我扔弃的女人而已,凭你,哪来的高傲让我在众人面前丢尽了脸面?”

  苏云初看着吕路一脸猥琐笑意,心中虽有怒气,不过,面上的表情却是笑得最好的,“原来如此,吕公子也不过是一个输不起的人,如今,是想来找我算当日云客居受辱的账了么?”

  提起云客居,吕路就一脸怒意,“就算是我不要的,也该先成了我的女人再说!”说着,吕路已经一只手伸向了苏云初,欲要抓住她的手臂。

  吕路不明白苏云初是有武艺之人,即便看着她大半夜能够随着那黑衣男子跟出来,也并没有多想。因此,一只手还没有碰上苏云初的衣服,苏云初已经出手,极具有技巧性地在吕路完全没有防备的时候,折断了他右手关节。

  吕路一声惊呼,始料未及,可面上却是痛苦不堪,折骨之痛,谁能忍受?他颤抖的声音里边已经是咬牙切齿,“苏云初!”

  苏云初嫌恶地甩开他的手臂,再往吕路小腿胳膊上踢一脚,吕路更是疼得跪在地上,而那黑衣男子,显然是没有想到,苏云初会有这么一手,看到吕路的样子,也是惊呼,“公子!”

  而吕路却是咬牙切齿,“蠢货,快抓住她,把她胳膊给我拧了!”

  那男子闻言,也向苏云初扑过去,可是,苏云初岂会害怕他,正欲出手,却听到了一声惊呼,还有不可思议的声音,“苏云初,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苏云初闻言,却是停下了对男子的攻击,而那男子听到声音,已经出手的拳脚还收不回来,直直往苏云初的肩膀之上挥了过去。

  没有预料之外的被打到,苏云初已经被一个味道熟悉的怀抱带到了另一处,而那黑衣男子亦被一脚踢开。

  待落地了之后,慕容渊才黑着一张脸出声,“你没事吧?”

  苏云初显然是没有料到,但是并没有太对的惊讶,慕容渊这事儿做多了,她就没有惊讶了,直道了一句,“没事。”

  可是慕容渊却是带着一些怒意,低声道,“为何停手?”

  苏云初没有过多理会他语气里边的怒气,只推开了他,也是低声道,“人多!”

  那一声惊呼,是苏艺烟发出来的,听说苏云初大半夜无缘无故跑出了自己的院子之后,她便随着众人跟了出来,本来就对苏云初大半夜跑出来心中怨愤,待来到了此处之后,看到苏云初与吕路在一起,心中更是气恼,因此,更是对着苏云初大吼,“苏云初,三更半夜你跟吕路在这儿做什么?”

  旁边的苏亦然也一脸怀疑地看着苏云初,“三妹妹,即便是对吕公子余情未了,也不该三更半夜私会男子吧。”

  柳如絮看着苏云初身旁的慕容渊,想起慕容渊来时,飞身而出抱走苏云初的一幕,心中火气更盛,“何况此处是佛门清净之处,苏三小姐也太不会选地方了。”

  这些话无疑都是针对苏云初,一口咬定了苏云初的放浪。

  慕容渊闻言,本来黑着的一张脸更是黑了,本想发作,让这些人闭嘴。

  可是,在她一旁的苏云初似乎是能够感受到他的情绪一般,只悄悄拉了拉他的衣袖。

  慕容渊能够感受到苏云初的这个动作,衣袖轻柔晃动的触感,到底平息了脸上的黑气,只是,一张冷冰冰的脸仍旧是没有缓和过来。

  而慕容治慕容瀚几人只是在另一边观望着,沉默不语不下结论,既是观望苏云初被千夫所指仍旧是面不改色,也观望着这个传说中的残忍嗜血便是将死之人跪在身边也能无动于衷但如今却是出手相救苏云初的兄弟。

  只有慕容泽,听到几人的话的时候,冷笑了一声,“这苏三小姐还什么都没说呢,你们怎么就知道她来这儿做什么了?”说着还努了努嘴看了那边的吕路一眼,“瞧瞧,人家吕公子也还什么都没说呢。”

  苏云初只是淡淡地看着几人,脸上的笑意更盛,只是,嘴角的笑,怎么看着都是冷的,“我来这后山做什么?就问问吕公子了。”

  可是苏艺烟依旧不依不挠,现在,吕路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夫,“问吕公子做什么,三妹妹大半夜的来到这后山之上,还能做什么,何况,是有人亲眼看着你自己走出自己的院子的!”

  苏云初依旧看着苏艺烟笑道,“所以呢?二姐认为,我来这后山做什么?”

  苏艺烟一脸怒意地看向她,“你不知羞耻,勾引男人!”

  听着,苏云初的脸上已经闪过一丝冷意,“勾引谁,是吕路这个废物还是那边那个蠢货?难不成,二姐以为所有人的都跟你一样的眼光,都认为吕路是个宝?”

  苏云初很少生气,但是一旦生气起来,也不想给苏艺烟以及吕路留一点情面了,经过了今晚一事之后,他们几人之间,也不必做什么表面功夫了。

  对于苏云初这毒舌的一面,在场的人,也是首次见到,先前的苏云初,凡事都是淡然面对,永远掌握了一个度,却不知,在面对真正在乎的人的时候,苏云初也是个狠角色。

  对于苏云初话语里边的讥诮,那边的吕路早已疼痛得顾不上,只苏艺烟气得发抖,“苏云初!你说什么!”

  比起苏艺烟的颤抖,苏云初却是越生气,越平静,“是二姐应该好好想想,你先前说了什么!”

  可是苏艺烟虽是难堪,却是看着那边的吕路,痛苦不堪的样子,终究没有勇气走上前去,却是紧咬着不放,“不然你为何大半夜出现在这儿,还是和吕路一起出现的?”

  苏亦然也开口了,“是啊,三妹妹,你大半夜的怎么会自己跑到后山来了呢?”

  苏云初冷笑一声,“这事儿,你们还是去问吕路吧,他大半夜的把我丫鬟带到后山来做什么?”

  这些人过来的时候,吕路依旧是蹲在地上,此时听到苏云初这么说,更是咬牙切齿,“是你的丫鬟勾引我!”

  闻言,众人皆是一愣,连带着苏艺烟也是一愣,转而,再看向玉竹,“是你勾引的!?你竟然敢勾引吕路,你一个下贱的丫头还敢去勾引男人!”

  说着便朝着玉竹走过去,挥起手臂,想要往她脸上扇上一巴掌。

  苏云初见状,早已走到了玉竹身边,握住苏艺烟的腕,“我看谁敢动她!”

  面上的凌厉之色,显露无疑,这哪里还是那个云淡风轻的苏云初。

  看着苏云初面上的神色,在场的人心中神色不一,这等凌厉之色,若不是常年经过杀伐的人,恐怕不会有,可是,苏云初一个侯府的闺女,怎么会有如此魄力?

  便是连带着苏艺烟,看到这样的苏云初也是有些愣住了,竟不知之间想要退后了一步,只是被苏云初紧紧抓住的手腕却是让她后退不得,原先的气势也减弱了一些,只开口,“她勾引男人!”

  苏云初甩开她的手,蹲下去,从袖中拿出一只碧绿的瓶子,给玉竹喂下了一颗药丸,清凉的药丸一入口,玉竹便感到了一阵舒心,身上的燥热也没有了那么严重。

  却是回头对着吕路道,“吕公子好会颠倒是非黑白!”

  可是吕路却是一口咬死了是玉竹勾引他来这后山之上的,“苏云初你自己不会管自己的丫鬟,说我做什么,何况我是一个男子,应声而来,本就是天经地义。”

  另一旁也传来了另一个声音,“也不知是不是苏三小姐想要借自己的丫鬟来引吕公子到这后山之上来。”

  苏云初听了,不怒反笑,“吕路,你到底是没脑子还是觉得我没脑子?我的丫鬟勾引你,还需要自己给自己下药么?甚至下药之后还能带着一床棉被来这后山之上找你?”

  被苏云初这么一说,吕路也有些哑口无言,今晚的情况,是他始料未及的,此时听到苏云初这么说,他是又恼又气,但却是反驳不出什么话过来。

  而苏艺烟听了,更是大闹,这无疑就是吕路用了手段,想将苏云初带过来了。当下也恶狠狠地看向吕路,“你想要做什么?你还想要苏云初是不是,吕路,你薄情寡义!”

  原本是针对苏云初与玉竹的,却不想,来了一个如此转折,苏艺烟的脾气,闹到了自己和吕路的身上。

  而后边赶过来的赵芷云,只听到了后边的这一段,巴巴赶到苏云初的身边,担忧道,“云初,你没事吧?”

  苏云初看着赵芷云的神色,摇摇头,可是赵芷云却是转过头来,看着苏艺烟道,沉声道,“苏二小姐还是注意用词的好,吕公子做小人之举,还是不要扯上云初了!”

  苏艺烟心中火气更盛,满是怒气地看向苏云初,“既然你都已经和他解除了婚约,为什么他还对你念念不忘!”

  苏云初淡淡瞥了她一眼,“那还真是我的不幸!”

  一旁的人也看了个七七八八,但是柳如絮却是开口了,“苏三小姐也不过是片面之词罢了,何况,这吕公子似乎也是受伤了呢。”

  苏云初淡淡看了柳如絮一眼,“柳小姐似乎很乐意看到是我勾引了吕公子的。”

  苏云初说得坦然,似乎是从女子的口中说出“勾引”这类伤风败俗犹恐避之不及的词语,在她看来也没有什么。

  柳如絮闻言,心中一哽,面上有些尴尬,“我只是想多提一句,免得错怪了。”

  苏云初冷哼一声,走到被慕容渊踢开,昏迷在一边的那个黑衣男子,从男子的身上取下一小包药粉,打开,看着那红色药粉,冷笑一声,“如此拙劣的手段和药物,吕路,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认为凭借这个也能将我带来?不过是一般勾栏院里边的药物罢了!”说着,还看向柳如絮,“柳小姐若是觉得还不明白,大可以回我的屋子看看,是不是还有药粉的残余!”

  到了如今,众人自然是不会再有怀疑了,何况,吕路是什么样的性子,他们又不是不知道。

  慕容瀚本就是吕路的表哥,看到这儿,看着吕路的狼狈样儿,只挥挥手,吩咐了一声,“将人带走!”

  苏云初只冷冷地看着慕容瀚的人带走的吕路,心中却是不肯放过,她会让吕路付出代价,碰了她的人,就不能善了了。

  苏艺烟已经是怔愣了,只看着吕路被抬走,心中的失望和绝望逐渐弥漫,这一切,都是苏云初的错!

  她没有再说话,看着苏云初的眼神也是恶狠狠的。

  只是不经意间看向了那双蓝色的眼睛,却发现,那双冰蓝色的眼睛,似乎迸发出一层令她害怕的寒意。当即打了一个冷颤,却是不敢再看向苏云初了。

  看到这儿,苏亦然这个苏府的大小姐也开口了,“如今,已经一切了然,三妹妹也不是半夜出门……既然如此,如今也没有什么事儿了,夜深了,不如便先回去吧。”

  说着,还转身看向慕容治,笑问,“治王,您说呢?”

  慕容治始终目色隐晦地看向苏云初,没有回答苏亦然的话,却对着苏云初道,“不知刚刚苏三小姐喂给那位姑娘的是什么药?可是凝碧丸?”

  苏云初看了一眼慕容治,稍微沉吟,应道,“正是凝碧丸!”

  慕容治眼睛一缩,“据说凝碧丸是最好的安养心神的药丸,能够缓解所有热毒,但是在大新,却是有价无市,不知苏三小姐怎会有这药丸?”

  凝碧丸是苏云初当年无意之中发现而制作出来的,因为成本太高,所以并没有大范围制作,只是每年做了几颗,放在云记里边进行贩卖而已。却不想,这也被慕容治看到了。

  当即只是回应了一声,“前些年无意中发现买下的罢了。”众人虽不知凝碧丸是何物,但是经过慕容治这么一说,心中对于苏云初更是怀疑了几分,越发觉得苏云初不是个简单的人。

  慕容治半信半疑,却是不再说话了,只深看了苏云初几眼。

  苏云初没有说话,将玉竹扶起来,便略过众人,当先离开了。

  赵芷云自然是跟着她一起离开的。

  今晚后山这一场,到此也就结束了。

  慕容渊跟走在最后边,看了一眼那床原本卷着玉竹的棉被,冰蓝色的眼中,寒意更盛。

  慕容泽站在他身边,看着慕容渊通身的寒意,自从在上元寺的时候,听到柳如絮说苏云初无缘无故跑来了后山之后,他面色就一直不好,而来到了后山之上,看到先前的那一幕,慕容泽都不敢靠近他了。

  当即,也是试探性的喊了一句,“五哥?”

  慕容渊没有应他,只是瞟了一眼那床凌乱的棉被,大手一挥,只对着那棉被而去,一床棉被,顷刻之间,化为粉碎。

  慕容泽张大嘴巴,看着天空中几乎接近的满月,低低呼出声,“五哥,你疯了?”

  可是慕容渊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极为桀骜地冷哼了一声,转身便朝着山下而去。

  待回了上元寺之后,赵芷云呆在苏云初房里,说了一会儿话之后,这才回了自己的院落,如此一折腾下来,已经是寅时,玉竹的心中很是不安,若不是她自己不小心中毒那药香,也不至于连累苏云初这番,当下也很不安,“小姐……都是奴婢不小心,这才……”

  服用了凝碧丸之后,玉竹已经无碍。

  苏云初拍拍她的手,安慰她,“你没事就好,这事儿,不管小心不小心,吕路都能做得出来。”

  “小姐,我一定不会放过她。”玉竹已经是语气之中带寒道。

  “要怎么他,自有几千几百种办法,你想怎么做便怎么做,不必顾忌,只留着一条命便是了。”说道这儿,苏云初淡淡道。

  “嗯,夜深了,小姐好好休息。”玉竹便也下去了。

  所幸,这寺院为他们准备的屋子里边的被子倒是足够的,即便被拿走了一床,也还能够盖。

  但是外边却是传来了一阵小声说话的声音,“三姐姐没事吧?”

  是苏欣悦的声音,苏云初闻言,也走出去,先前的时候,苏欣悦并没有上山,只听说苏云初回来了,这才跑过来看看。

  苏云初看着房门之外的苏欣悦,面上也是缓和了一些,“我没事了,欣悦先回去睡觉吧。”

  苏欣悦上下看了一遍苏云初,确认苏云初是真的没事了,这才道,“那三姐姐早些休息,欣悦先回房了。”

  苏云初轻嗯一声,对着玉竹点点头,“不必守夜了,你也回去睡觉吧,经过这么一出,今夜不会有事了。”

  玉竹还在犹豫,但是看到苏云初面上的坚决,只能回房睡觉。

  苏云初回了屋内,和衣钻进了被窝之中。

  过了这么一段时间,苏云初已经没有了睡意,只是躺在床上,想着今晚的事情,面上始终淡淡的,让人看不出是什么情绪。

  只是突然回头,看向了窗户那边玄色衣袍的身影。

  苏云初仍旧是没有意外,语气却是缓和之中带着一份不自觉的轻松,“难道王爷也要学着吕路做那小人之事。”

  可是慕容渊却是不理会苏云初,看着坐在床上却穿戴整齐的身影,如今还是娇小的,但却是这娇小的身影,今晚令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她内心隐藏的强大力量。慕容渊皱着眉看向她,“经过了今晚之事,还没有防备之心?”他来了已经有一会儿了,却只看到这身影自己坐在床上想着自己的事情,完全不在意,便是窗户都没有关上。

  可苏云初却是笑道,“那是因为这人是你。”

  说完,自己也愣了一下,这般脱口而出的话……

  可是,与苏云初的惊愣不一样,慕容渊的心情显然好了许多,原本的一张黑着的脸也不见了,取代的是一脸笑意之后的光华,“原来,你对我是不必防备的?”

  话语里边的笑意,怎么也掩饰不了。

  什么时候,他高傲的“本王”称呼,换成了“我”?

  苏云初淡淡瞥了他一眼,“王爷这大半夜的夜闯香闺?是要做什么?”

  但是慕容渊却是轻笑一声,“现在才知道提防?”

  这么一句话,再加上慕容渊面上的神色,冰蓝色的眼睛里也是带上了不同于平常的有些邪魅的笑意,苏云初突然想起两个词,妖媚和流氓!

  大新的战神的身上,也会有这样的东西,果然,人都是靠颜的么?

  苏云初看着走近她床边的慕容渊,不知道这厮是要做什么,正欲起身,却看到原本还一脸笑意的人盯着她的手,“手怎么回事?”

  原先在后山的时候,慕容渊就已经注意到了苏云初的手背。

  苏云初正要起来的身形顿了一下,瞟了一眼此时已经起泡了的手背不甚在意,“烫伤了呗。”

  这么不在意的语气,慕容渊的面色更是不好了,这分明就是被香火烫伤的伤口,“谁做的?”

  对着慕容渊这种有些奇怪的语气,苏云初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王爷凭什么认为是别人做的,不是我自己不小心?”

  慕容渊嘴角一抽,淡淡瞥了她一眼,“你有这么蠢?”

  咦……这话说得?

  苏云初眨眨眼,接着便笑开了,“看来还是有人知道我不蠢的。”慕容渊嘴角再次一抽,对着苏云初的态度也是有些无奈。

  只从袖间拿出了一只白玉的小盒子,递给苏云初,“这是治疗烫伤的药物,比你擦的该更好,用它,不会留疤。”

  苏云初并没有接过那药盒子。只是抬头,看着慕容渊,颇为无奈,“我是大夫。”

  见苏云初没有接过,慕容渊却是径自打开了盒子,用食指沾起了一层膏药,便拿过苏云初的右手,将那膏药在苏云初的手上轻轻擦拭了起来。

  苏云初一愣。

  ------题外话------

  大家多多支持西青么么哒,记得去抢楼哦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068章 出发上元寺-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