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大智娱乐 >

第072章 别有局-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发布时间:2018-08-24 09:3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大智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073章 情不由己-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当夜,兰畅院在夜半三更的时候,传来了一声惊扰了整个侯府的尖叫之声,睡眠之中的苏艺烟来不及穿戴整齐,竟是惊慌失措地大叫,“有鬼啊,有鬼啊……”引起了一众人的恐慌,加上她原本因为恐怖而带着颤抖的声音,在慌乱的兰畅院里边更是显得诡异而吓人,当晚,兰畅院人心惶惶,更是将苏母和苏坤都引了过去。

  原本因为白天的事情,苏母的心中就很不快,到了夜晚更是出现了苏艺烟这番闹剧,不可谓是不不气,可是,当所有人都来到了苏艺烟的院子之后,苏艺烟的院子却并无不妥,与往常无异。可苏艺烟却是口口声声说是有鬼火,有不知名的能够移动的鬼魅火苗在她院子里边乱串,还有恐怖的声音,说的绘声绘色,当真让人信服得不行。

  只是,苏坤下令检查了整个兰畅院之后,并没有别的发现,也不见任何她说的怪异之处,当即黑着一张脸,说苏艺烟是唯恐天下不乱,白日里闹不够,晚上还要惊动一府的人。

  可苏艺烟却是真真被吓怕了,脸上的慌乱表情,假不了,她当真也看见了那诡异的火苗,听见了可怖的声音。可任是她如何说,苏坤都不信,苏母更是不给她好脸色,当即也气呼呼地离开了。

  众人离开了之后,刘氏陪着苏艺烟在兰畅园里边休息,不敢离去,可到底是被苏艺烟这么一闹过后,心中也是瘆得慌张,可苏艺烟却是再也不敢睡下去了。

  本以为闹剧就此停住了,却不想,后半夜的时候,苏亦然的青羽院里边,也传来了如同先前苏艺烟那般慌乱的尖叫。原本对苏艺烟院子里边发生的事情不以为意,却不想,后半夜的时候,也看到了奇异的火光,一闪一闪,不真切却能让人真实感受到它的存在。

  苏府的后半夜,再次引发了一场动乱,这一次,直直闹到了天亮也不见有什么收获,苏坤始终黑着一张脸,苏母更是气得提不上一口气,直接回了自己的院子。

  只苏云初安然度过了一夜,任由外边风吹雨打,她自是不起来不参与。

  只是,第二天早起的时候,茯苓手中拿着一瓶装着她不知名粉末的瓶子,笑嘻嘻道,“小姐这东西,果然好用,看她们一个个的,都被吓怕了。”

  苏云初舀粥的勺子不停,嘴角泛起一抹莫名笑意,不过是一般的磷粉罢了,“只因为她们不知那是何物,否则也不会害怕了至此了。”

  倒是玉竹出声了,“倒是辛苦了应离了,这几番折腾……”

  空中只传来了应离一声冷哼。

  苏云初眉眼里边的笑意还未减去,“好戏才刚刚开始……日子不会如此安宁,你们小姐我,可是很久没有做过这等事情了,这下子……可上瘾了呢。”

  玉竹却是看见了苏云初嘴角狐狸一般狡黠的笑意,心中也为其他几个院子的人默哀了,那些人,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来打水云间的主意,水云间是宋氏留下来的,也是宋氏在苏家的一个象征,即便只是为了宋家,苏云初也不会让水云间出了任何差错。

  因为,宋家的人,没有人可以辱得了。

  如此,安宁了一个白日之后,当天夜里,又出现了怪异之事,因为,刘氏的屋子里,无缘无故出现了许多形状稍大的蜘蛛,将她里里外外围在了一张床上,并且慢慢逼近,吓得刘氏不顾形象大嚷大叫,声泪俱下,当真滑稽得不行……更严重的是,刘氏因为慌乱被蜘蛛咬到了,也不知那是一些什么蜘蛛,不出多久,刘氏的小腿已经红肿不堪,待到一众人来到的时候,刘氏的屋子已经被她自己放了一把火烧掉了那些蜘蛛,同时也烧了自己大半个屋子,这一夜,在刘氏的慌乱和秀院的救火之中度过了……

  这一次,苏云初倒是出现了,天亮的时候,一切才消停下来,刘氏已经因为疲惫不堪加上惊吓与蜘蛛的咬伤,昏迷过去,如此,更是吓得苏艺烟不知如何,更是看着刘氏的小腿不敢上前……

  苏母已经因为前夜的事情而倒床不起,只留下苏坤处理府宅之中的事情,更是焦头烂额,而刘氏被蜘蛛咬伤,便是府医来看之后也是束手无策。

  正当苏坤烦躁之时,苏云初却是站出来了,“父亲,女儿曾在江南的时候,听说过,被蜘蛛咬伤,无论是什么蜘蛛有无毒素,只要划开伤口,挤出里边的毒液,并且,将那些蜘蛛熬成汤喝下去,便能解毒……并且约莫一个时辰便能见效,”

  苏坤却是看着苏云初,沉默良久,似是不信她,不语。

  苏云初眨眨眼,极为无辜,“父亲若是不信也无他法,民间偏方,刘姨娘是父亲的妾室,与父亲……嗯……较为亲近……,想来的确也是不该用的……”

  另一旁的孙氏听罢,轻笑一声,“能有解毒的法子为何不用?姐姐的命还更重要呢。”若是刘氏当真食用了蜘蛛,想来,很长一段时间,苏坤必定是不会留宿秀院了。

  苏云初听着孙氏这番话,心中暗笑,有时候,其实孙氏也可称为无意之中的助攻,接着再看看躺在床上似乎伤得极为严重的刘氏,苏云初摇摇头道,“真是可怜……想来,只有二姐细心将刘姨娘的毒液吸出来了……”

  苏艺烟听罢,原本对孙氏的话不满,但如今却是来不及思考,加上原本就受惊过多,却是急急应声道,“父亲,三妹的方法或可以一试……姨娘的身子最重要啊!”无论如何,她是不会自己去做那样的事情的。

  苏坤到底还是沉吟了一会儿,皱着眉头道,“如今,都被烧毁了!”

  “烧毁了不是还有灰烬么,总归都是原来的那些蜘蛛,想来应该无差吧。”苏云初叹一声。

  听此,苏艺烟却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一般,“苏云初,你故意的!”

  苏云初眨眨眼,耸耸肩,“不过是民间偏方,二姐可信可不信,我不过是说出来罢了,用与不用,还看二姐与父亲而已。”

  苏坤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苏云初,却是吩咐了一旁照顾刘氏的丫头,“去,煮一碗汤药过来。”

  苏艺烟嘴唇蠕了蠕,但看着床上的刘氏,终究不再多说。

  不多久,那丫鬟端着一碗黑乎乎的汤水过来,带着一股难闻的气味,端到了刘氏的面前,苏艺烟看着那碗汤水,几乎作呕,想要说什么,最终却只能捂着鼻子眼睁睁看着刘氏喝下了那一晚汤水。

  苏云初看着刘氏被灌下那碗汤水,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无人可查。

  果然,不到一个时辰,刘氏虽然还未醒过来,但是,原本红肿的小腿,却是能肉眼可见消肿了不少,刘氏原本苍白的面色也渐渐恢复了一些。

  苏艺烟见此,终是呼出了一口气,苏坤看苏云初的面色,也没有了先前的不满。只玉竹知道,哪里是那碗汤水的问题,不过苏云初在灰烬之中加了一点料罢了……

  可是,苏云初却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地道,“对了,父亲,这法子似乎是要一连服用七日,早晚各一次才可真正消毒,否则,后果如何,我也不知了……”

  苏坤还来不及反应,苏艺烟却已经吩咐了丫鬟,“快……快去把那些灰烬收拾起来……”

  苏坤虽是皱着眉,但终究也是默不作声,默许了苏艺烟的做法。

  直到回到了水云间之后,茯苓才憋出一口气,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小姐,我一想到那刘氏要喝着那又脏又难闻的灰烬七日,我便觉得出了一口气!”

  苏云初也难得笑道,“如此还是简单的了,想来,近段时间,是没有人有心思再闹腾了。”

  的确,闹剧还未消停,夜半的鬼火还在,苏亦然与苏艺烟更是连被吓了三个晚上,最后,都变得精神恍惚,只苏坤与元氏还有苏云初与孙氏的院子幸免于难,凡那天道远来了一趟侯府之后肯定了谁的院子,那院子便开始不安了。

  元氏别无他法,苏母还气病在床,她只能求了府外的道士来做法,却不想,苏母知道了之后,更是大发雷霆,如今的苏母,对道士,不可谓不敬而远之,这几日,苏府闹得人心惶惶,都是因为那一日道远来了侯府之后。

  便是京城里边,也隐隐之中纷纷议论着致远侯府里边发生的怪异事情,便是上朝的时候,苏坤也免不得被同僚取笑几句,苏坤面上无光,可府中的确错乱不看,他无力辩解,回来之后看到刘氏的样子更是觉得气恼,再看看两个女儿的样子,尤其是苏亦然也是那般狼狈不堪,心中更是多了一份失望。

  闹腾了四五日之后,一切才渐渐消停下来,鬼火不再出现,只是,苏亦然与苏艺烟却也是睡不上一个好觉了,刘氏仍旧喝着被她嫌弃了无数次的汤水。苏母大概也是人老了,这一气,就是一直在床上躺着,如此一来,苏府的气运,倒是真真的不好了。

  当然,期间刘氏也闹着是苏云初的水云间出了问题,可,这一闹之后,当晚,她的病情越是加重了,但事实证明,侯府之中不出问题的除了苏云初的水云间,还有别处,任刘氏如何闹,也说不出一个道理,倒是被苏坤训斥了一顿,说苏云初为她提供了偏方,她倒是以德报怨了。加上苏坤已经被闹得脾气全出,刘氏更是不敢了,只得闷着头喝着那臭哄哄的汤水,次次作呕之后却不敢断药,而加重的病情显得更加邪门了,她也更加不敢再闹了……

  只苏亦然虽然心中不快,但是,似乎是想通了什么,也不知是她后来与元氏和苏坤说了一些什么,倒是显得比苏艺烟那边镇定了不少,可每到夜晚,青羽院仍旧是灯火通明。

  别处的闹剧影响不了苏云初,她依旧在水云间过自己的日子,便是苏母那边也不去请安了,她相信,她不在,苏母会更加舒坦。

  ※※※

  如此苏云初倒是在府中安静了半个月,后来即便苏母好了之后,苏云初再去给苏母请安的时候,苏母仍是不待见苏云初,她心中一直在为苏云初那一日的事情耿耿于怀,虽说是畏惧了那道远,但先入为主的观念还是觉得是苏云初的回来害了侯府,于是便只叫苏云初日后无事也不必来请安了。

  苏云初自然也是乐于如此的,毕竟大多数时候,去给苏母请安,便时不时有一些琐屑之事引起的争吵,一群女人在一处,指桑骂槐,当真无聊至极。

  这一日,赵芷云带着已经大好了的凤冰菱来致远侯府邀苏云初出去逛街,原先的时候,凤冰菱对苏云初也是不熟悉,但是,经过了那一事之后,也看到了人心炎凉,如此一来,倒是与苏云初与赵芷云成了朋友。

  凤冰菱没有与苏云初那么熟悉,因此说话的时候,不免还有些客气,以及对苏云初当日相救的感激。倒是赵芷云这个显然更熟的人笑话她,“冰菱,你也别苏三小姐苏三小姐地叫她了,听着怪奇怪的,直接叫她云初便好了。”

  苏云初本就听着不太习惯,也笑道,“既然大家都是朋友了,便不必客气了。”

  凤冰菱脸上有些微红,“那好,云初,已经近了晌午了,我们便去前边的酒楼用膳吧,用膳之后再接着逛。”

  苏云初看看前方,是云客居,又是这个地方。

  赵芷云看着云客居,想起当初也是与苏云初在这儿相识,也拉着两人的手,“走,进去吧,当初我与云初在此处相识,今日,我们三人便也在此处相聚。”

  当下一行三人便进了云客居。

  三人选了二楼一个靠窗的位置点了几样菜,正吃着的时候,楼下便传来了一阵骚动。

  赵芷云当先离开桌子去看,只见楼下已经围了一群人,而那掌柜也在人群之中,急于向某个顾客解释一些什么东西,“这位公子,本店的食物当真干净,真的没有毒物啊。”

  可是另一个年轻男子却是不依不挠,“食物干净为何我的同伴吃下去之后,便会这般肚子疼痛难忍?”

  那掌柜的却是不知该如何解释,只能道,“要不先把这位公子送去就近的医馆,让大夫看看,如今这也不是个办法啊。”

  可是那男子却是嚷得大声,“送去医馆,这样便解决了么?大家看看,这云客居自称是京城最好的酒楼,如今,食物却是不干净的,吃出了人命啊。”

  云客居在京城落座多年,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如今,却是头一回,云客居的老板纵是个经验丰富的,此时也觉得有些棘手了。

  苏云初在二楼,早已看到了这一幕,也真真切切看到了有一男子躺在地上,似乎很是难受的样子。

  当下来不及多想,便当先走下楼去了。

  赵芷云惊呼一声,“哎,云初……”

  苏云初一边往下走一边回头道,“我去看看。”

  赵芷云也忙拉了凤冰菱,“我们也去。”

  苏云初说着,已经走到了人群之中,而那男子却还在跟着云客居的老板争论着。

  苏云初走进人群,走到那男子身边,“公子若是真有闲心在此处争论,不如早些带着你的同伴去医馆看看的好。”

  可是那男子却是不屑,“你是谁呀你,这里有你什么事儿?”

  那掌柜的自然是认得苏云初这个当初在云客居做了轰动之事的人,当即也对着苏云初道,“苏三小姐,老头儿多谢苏三小姐了,只是,此处多有不便,苏三小姐还是离开的好。”

  旁边的人已经在议论纷纷,对于云客居也多了一层怀疑。

  苏云初却是不理会他们,看了一眼那桌上的饭菜,不过都是一些平常的小菜,拿起来闻了闻,发现没有什么异样。

  这般行家的行为,连掌柜的都觉得有些怪异了,“三小姐莫非懂得歧黄之术?”

  苏云初放下手中的菜碟,一边蹲下来给那倒在地上的男子诊脉,口中却回答着掌柜的话,“略知一二。”

  跟着下来的赵芷云和凤冰菱,也来了苏云初的身边,见到苏云初在给人诊脉,也不打扰他。

  可是那男子明显不相信苏云初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子能有什么医术能力。

  苏云初却是诊脉之后,看着桌子上的那盘菜,对着那男子问道,“他在云客居吃饭之前,可是有吃过别的什么东西?”

  男男子不屑一瞥苏云初,“能吃过什么,吃了还会来云客居吃东西么?”

  苏云初皱眉,“比如在一个时辰之内吃了柑橘,当真没有?公子再好好想想。”

  如今正是吃柑橘的日子,加上桌子上一碟蛤肉,苏云初心中有怀疑,这个症状,也是相似的。

  那男子依旧是轻蔑一笑,“不过是吃了几个罢了,我也吃了,我怎的就无事了,你别想帮云客居祸水东引。”

  苏云初只冷冷地看着他,“公子似乎一点也不关心同伴。”倘若是真的关心,怎么会做如此损人不利己的行为?

  那男子一噎,不知如何作答,却听得苏云初接续到,“公子刚刚可是吃过了蛤肉?”

  那公子却是一脸懵逼,“未曾吃过。”

  苏云初点点头,看着云客居的老板道,“那便对了,并非是云客居的饭食有问题,而是食物相克罢了,先前,这位公子吃下了柑橘,不到一个时辰,再次在云客居中吃下蛤肉,柑橘与蛤肉本就是相克之物,吃下去之后,必会中毒,因而才有了如今这个模样。”

  云客居的老板一听这话,当即送了一口气,还不待她再多说什么,那男子却是怀疑道,“当真如你所说,你该不是骗人的吧。”

  苏云初冷笑,“如此说,公子似乎很是不高兴?”

  周围也有人议论纷纷,不知苏云初的真假。

  苏云初却是叫那小二去拿了一杯绿豆沙来给那男子灌下去,继续道,“柑橘与蛤相克,正如同柿子与土豆相克一般,都是吃食之间同食引起的不适反应,只是各有严重不同罢了,柑橘若是与蛤同食,便会引起像地上的这位公子一般的中毒现象,只需用绿豆来解便可。”

  说着,已经拿了小二拿来的绿豆,给那中毒的男子灌了下去。

  不多时,云客居外边也进来了一位大夫,众人纷纷让路。

  那大夫是一开始的时候,云客居的掌柜的着人去请来的,但是来到的时候,苏云初已经解决好了问题。

  大家对苏云初这个“小女娃”其实还是半信半疑的,但是对于这个老大夫却是相信的。

  苏云初没有过多争辩,只让出了位置给那老大夫检查,并主动说明了情况。

  那老大夫只是看了苏云初一眼,便给那男子诊脉了起来。

  不多一会,便捋捋衣袖站了起来,不跟着众人解释,却是看向苏云初,“不知这位小姐是如何知道柑橘与蛤肉不可同食的,即便是行医多年的大夫也不知这两者不能同食。”再看一眼那只剩下几口的绿豆沙,“即便是知道了,也很难知道,普通的绿豆沙便是解毒之物。”

  大夫的这一番相问,不用再多说,已经知道,苏云初先前所说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众人又是有些惊讶。

  苏云初却是淡淡而笑,“早先的时候,看过一些医书,懂得一些罢了。”

  苏云初有些咋舌,中华五千年的医术,她知道的,估计真的比这些人要多。

  那大夫对她也多了一些赞赏。

  如此一来,这场食物不干净事件便真相大白了,不多久,那男子也清醒了过来,自是对苏云初一番感谢。

  当然,掌柜的也是个会做生意的人,那一餐饭菜,却是将苏云初那一桌与那男子的那一桌,全都免费了,对苏云初自是千恩万谢,“今日真是多谢苏三小姐了,若不是苏三小姐,只怕这云客居的声誉,便要受损了。”

  苏云初却是笑道,“掌柜的不必客气,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说着,掌柜的倒是给苏云初那一桌多添了几样招牌菜,并且说了,往后苏云初再来云客居用膳,饭菜全部只收一半价钱,苏云初多次推辞之后,掌柜的仍旧不改初衷,却也只能应承下来了。

  赵芷云也是个不客气的,“冰菱,日后若是出来,必定要带上云初,饭菜免一半呢。”

  凤冰菱没有赵芷云这么跳脱,却是一个比苏云初还有娴静之人,但是虽与苏云初这个刚刚认识的朋友,倒是多了一些敬佩,“云初的医术当真不错,上一次,也是多亏了云初的帮助,虽说后来请了大夫,但终归是多亏了云初开出的药方。”

  苏云初却是有些不好意思,就算她承认自己医术很好,不必谦虚,但此时被凤冰菱如此诚恳热切地说着,也觉得有些心虚了,她真的只是多活了一世,比别人多了解一些罢了。

  而三人不知的是三楼的雅间之内,竟是有人将这一切都收入了眼底。

  几人吃完之后,只在云客居休息了一会儿,便继续出去逛街了,用赵芷云的话来说,便是,三人难得一聚,一定要逛个痛痛快快才能回去。

  然而,出了云客居,转向另一条街的时候,又遇上事儿了。夏日午后的街市之上,还有闷闷的炎热之感,苏云初几人正走在一条专卖女子衣物的街市之上,却见前边围了一众人,直将这条堪堪能够容得下两辆马车通行的街道围了个水泄不通。

  赵芷云见状,也有些泄气了,“云初,是不是今日不宜出门?你看我们单单是出来逛街,先前遇见了事儿,如今也遇见了事儿,今日怎么的都是事儿?”

  苏云初看着赵芷云这十足十泄气的样子,也觉得有些好笑,“出门不利,还不都是你闹着要出来逛逛的。”

  正说着的时候,前边便传来了一阵声音,赵芷云忙拉住了身旁的一个中年妇人,“大娘,前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那大娘却是个急巴巴的性子,“哎呀,是京城里边张铁匠家的寡妇,如今,正是当街产子呢,我得赶快去叫大夫来,不然,这可就是一尸两命了啊。”

  那大娘说罢,也急急离开了。

  苏云初听罢,心中隐隐觉得有些怪异,但还是走上前去,跟着先前一样,拨开人群,只见一个年轻少妇已经坐在了路中间,该是阵痛得厉害,便直接铺了一件不知是谁的外袍,便躺在了那地方,忍受阵痛,便是额上的发丝已经给汗水湿透了。

  旁边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却是一个都不会搭一只手相助。

  苏云初看着,那大娘口中所说的张铁匠家的寡妇,此时羊水已经破开,也忍不住皱眉,她没有在手术台上接生过的经历,却是当初学医的时候学过的,看着这个样子,也该是快生了。

  而一旁的看客,却是无人想要上前去理会。

  苏云初有些皱眉,却是对着众人道,“大家可否将这位夫人送到附近的医馆去?”

  可是听着苏云初这么说着,众人更是纷纷摇头,在时下,女人生孩子是极为不干净的事情,而女人下体流出的血液更是不干净的,听闻苏云初这么一说,一众男子皆是怪异地看着她,“这位小姐,莫非是疯子不成?”

  苏云初听罢,有些理解,但却是有些皱眉。

  更是有人讥笑,“姑娘还未及笄吧,妇人生孩子这种事儿,还是不要看的好。”虽是这么说,散开了几个人,但却还是有一群人围着。

  而那张寡妇,也许是因为阵痛得厉害,也许是因为被这么多人围观而觉得羞耻,此时,面上的神色更是痛苦,只发出了阵痛难忍却也是隐忍的疼痛之声。

  赵芷云与凤冰菱有些难为情的站在另一边,毕竟她们都没有苏云初开放,也没有苏云初医者的职业良心。

  苏云初皱眉,“诸位既然不愿意帮忙,不如先散开了,毕竟正如大家所知,女人生孩子,还是莫要围观的好。”

  听着苏云初这么说,一些男子似乎也会意识到了,便也纷纷离开了一些,苏云初说着,已经蹲下来给那张寡妇把脉做了检查。

  看着张寡妇难受的样子,她一边检查一边开口,“你放心,我是大夫,我帮你看看。”

  那张寡妇已经痛的任由苏云初为所欲为。

  赵芷云见状,也对着苏云初道,“云初,还是想办法将人送去医馆吧,毕竟这是在大街之上,怕是不妥啊。”

  苏云初点点头,看向另一边身形看起来较为强壮的几个大婶,“大婶,麻烦你们帮帮忙,将这位夫人送去就近的医馆可好?”

  女人之间,本就容易因为相似的事情而产生同样的感情,生孩子的事情,她们谁没有经历过,看到那张寡妇这个样子,虽说也想开口帮助,但是一边的人却是冷漠围观,她们也不好上去相助,这苏云初打了一个头,便也没了多少顾忌。

  当即也赶紧上来帮忙,想要将那张寡妇抬去医馆,但是才刚刚移动,那张寡妇却是惊呼,“我要生了,不行了,不行了。”

  苏云初见状,当即决定,“不用去医馆了,便就近这家客栈好了。”

  说着便当先走进了客栈,可是那客栈老板却是犹疑不决,毕竟哪有人在客栈里边生孩子的。

  苏云初见状,也来不及多想,“老板,三倍价钱,只需要一般房间便好。”

  而赵芷云也赶紧上前去,“掌柜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今日之后,你这客栈的名声便会打响了。”

  凤冰菱也毫不含糊,“掌柜的仁慈之心,便是为客栈打了一个响亮招牌。”

  那掌柜看着听着三人的话,来不及想,便当即应下了,“小二,准备一间上房给这位夫人。”

  苏云初也来不及多说,只吩咐赵芷云与凤冰菱道,“芷云,你去着人准备热水送到房间,冰菱,你去着人准备一些补充力气的流食送到房间,掌柜的,麻烦你去准备一把干净的剪刀、烧酒以及灯火着人送到房间。”

  说罢便急匆匆上楼去了。

  进入了角色的苏云初几乎是冷静到完全变了一个样的,赵芷云与凤冰菱似乎是不太相信,如今这个冷静的、理智的、对生孩子之事如此娴熟的女子,还是先前与他们说说笑笑逛街,温婉淡然的苏云初。

  可是来不及多想,应了一声,赵芷云与凤冰菱便离开了。

  掌柜的似乎还处于对苏云初这个看起来还为及笄的小女娃这般凌厉与冷静的震惊之中,直到传来了一声苏云初催促的声音,这才回过神来,“快快快,去给那个姑娘准备。”

  客栈对面的另一家客栈楼层之上,一名男子看着这一幕,却是对着身边的而另一人问道,“你说,她能行么?”

  那男子嘴角扬起一抹不明所以的笑,“且看着吧。”可是看向客栈之中的眼睛却是不曾一动,苏云初那冷静自持,理智到几乎绝情的样子,太熟悉了。

  而苏云初所在的房间之中,那张寡妇却是难产不出,胎位不正,苏云初只得按着所知的办法,慢慢地让胎位回正了,接生这活儿,更多的她只是理论而已,要说是经验,也比不上真正的接生婆,正是愁着的时候,门外却是传来了一阵声音。

  是原先那大娘带着接生婆过来了。

  一进来的时候,看到苏云初却是有些诧异,“这姑娘,怎么在这儿啊,这女人生孩子,快出去,快出去。”

  苏云初正忙着给张寡妇顺胎位,口中却道,“大娘,我是大夫,这夫人胎位不正,生不出来。”

  那大娘听了,虽是有些怀疑,但是此时看到张寡妇的极为痛苦的样子,也不再多说了,只赶紧拉了产婆上去,那产婆虽是觉得苏云初一个姑娘家在这里不好,但却也没有再多说。

  苏云初当即让出了位子给产婆。

  那产婆检查了一遍之后,便皱眉道,“夫人,保大还是保小?”

  苏云初听了愕然。可是那张寡妇却是毫不迟疑,“李婆婆,我要,要保小。”

  苏云初知道,这个时代,出生率低得可怕,生孩子的时候,一不小心便是一尸两命,当即也出声了,“不,我有办法,大人和小孩,一起保住!”

  那大娘和产婆齐齐看向她,眼神怪异,李产婆是个有多年经验的产婆,见苏云初如此说,也不愿相信,“姑娘,你还小,不要乱来不要乱说。”

  苏云初却是不再理会,只对着那张寡妇道,“夫人,你要想想,便是保小了,以后孩子出生了,便是孤苦伶仃的,如此受苦,可是夫人愿意看到的。”张寡妇已经无力应声。

  苏云初却是继续道,“夫人若是信我,便要忍受一时之痛,剥腹产子,必定能够大人小孩一齐保住。”

  那张寡妇来不及多想,只咬着牙点点头。

  而另一旁的两人听罢,却都为苏云初的这一句剥腹产子吓到了。

  可是苏云初已经来不及多解释了,只拿了产婆拿来的现成的东西,是剥腹产的手术工具,还好,也都能够用,只是,没有麻醉,不知那张寡妇更否忍受的过去。

  当即不再多话,便为那张寡妇着手准备手术的事情,而另一旁的两人,却是齐齐怔愣住了,对于她们来说,这更像是酷刑吧。

  可是看到苏云初镇定和娴熟的模样,两人都没有上前阻止

  没有麻醉的过程,其疼痛可想而知,可是,也许真的是母爱的力量,张寡妇始终是挺过了这一层,而后来的那大娘和李产婆也反应过来,给张寡妇说了一些鼓励的话语,给苏云初做了最简单的下手。

  当一声婴孩的哭声在房间里边响起的时候,众人都呼出了一口气。

  苏云初是那个见证了这个过程全部的人,看到这一幕,心中的感触,却是柔软地不行,她从未真正完整见过一个女人生孩子的过程,可是,如今她见到了,而这个过程,在今日却是特殊的,张寡妇的执着,一个母亲为孩子所做的一切,都尤其让她动容。

  孩子出生之后,为张寡妇缝了伤口之后,孩子的事情,自是有产婆和那大娘在处理,而张寡妇却是已经累得睡了过去。

  苏云初先前的时候,还被那产婆怀疑,如今,被看见了这异于常人的医术,以及从未见过的生子的办法,也不由得对苏云初另眼相看了。

  待那张寡妇再醒过来的时候,对苏云初自是千恩万谢,苏云初看着她没有了什么问题,便也放心地离开了,等到离开了客栈,外边已经是快到日落西山的时候。

  看着天色,苏云初有些抱歉,“说好的今日陪你们出来逛街,结果都碰上了这些事儿,倒是变成麻烦你们了。”

  倒是赵芷云摆摆手笑道,“哪里是麻烦了,都是相助他人,如此,可是比闲逛街有意思多了。”说罢,对苏云初眨眨眼,“云初,你好厉害,我好崇拜你……”

  那热切的眼神,苏云初越觉得越与赵芷云相处,便越发现这姑娘真不是当初认识的时候那个羞答答的姑娘了。

  凤冰菱也是头一次出门的时候遇见这些事情,还亲身参与进来了,心中未免有些激动,对于苏云初,更是真心崇敬了许多。

  天色已晚,几人也不再多逛,只三人的府邸分布在三个地方,出了客栈不远处,便相互告辞了。

  临去之前,赵芷云还跟苏云初嘟囔了一句,“云初,你上辈子一定是个仙女,不然今日怎么都让你遇见了不太平之事,而且都让你解决了。”

  苏云初淡笑,正想说着什么,却是一旁走过的路人说话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中,“唉,你知道么?那张寡妇啊,今日当街临产,其实月份还是不足的,还有将近十日呢,只是不知为何,就突然被人撞了一下,估计这是动了胎气呢。”

  “是啊,我也听说了,据说是被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给救了。”

  “据说原本李产婆都以为大小只能保住一个,后来还是那姑娘给保下了大人小孩。”

  “想不到那姑娘年纪轻轻医术倒是不错,据说,今日云客居出事,也是她出手救下的呢”

  ……

  旁人的话自是传进了苏云初的耳中,苏云初心中突然觉得有些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却是来不及抓住。

  一旁的赵芷云不理会苏云初突然的怔忪,只挥挥手与她相辞。

  苏云初心中一闪而过的思绪已经来不及抓住,却是感觉到了一种风雨欲来的压迫之感。

  与赵芷云与凤冰菱告辞之后,转身离去,此处离侯府并不是很远,苏云初便不再叫马车,只徒步往回走,却不期然听到了一个清润的声音,“苏三小姐。”

  ------题外话------

  这声音会是谁呢?嗯哼……

  唔……西青热得简直要融化了,在没有风扇没有空调的地方生存下来感觉自己好强大……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071章 水云间风波-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