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大智娱乐 >

第086章 倾城倾国倾天下-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发布时间:2018-08-24 09:2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大智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087章 未来媳妇儿太猛-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后来,多方辗转之后,不甘心的师祖,却是抛弃年轻时候汲汲营营追求而获得的权利,只身进入茫茫雪山之中寻找那女子,只是,西北雪山,连绵数百里,千千万万座,哪里是容易找到的,可,那时,一心寻人的师祖已经几乎入魔,尤其是许多事情已经浮出水面,因为师祖在抛弃那女子之后,曾经在半年之后经历过一场浩劫,彼时,师祖几乎命丧黄泉,最后却在未知之时被那女子挽救了回来,只是那时,无人知晓,只有唯一的知情人,也就是师祖飞黄腾达之后的妻子知晓,却是被隐瞒了十多年,那惊天的一救,也让那女子耗费心力,不仅是痛失了他们唯一的孩儿,更是红颜变白发,月月忍受锥心之苦。”

  屋内的炉火里边,还有炭烧发出的噼啪的声音,时不时伴随着刘沉讲话的声音,在这一处房子里边断裂,故事讲着讲着,听故事的人便进入了情境,也没有人多出声询问,苏云初也只是静静听着,慕容渊冰蓝色的双眼,只在听故事的时候,稍稍留恋了几眼苏云初面上不变的神色,似乎,这样的故事,并没有多少打动了苏云初一般。

  刘沉却是接着静静地讲道,“雪山茫茫,据说,师祖在雪山之中,一找便是五年,往往也能看见有人的痕迹但终究是再继续寻下去的时候,便了无音讯。”

  听到此处,苏云初终于出声了,“那女子在雪山之中生活数十载,对雪山的情景也该更多了解,怕是早已知道了你那师祖在雪山之中的踪迹吧,想来,也是避而不见。”

  “不错,据师祖的手札记载,正是如此,直到再找五年之后,师祖终于得见那女子居住之地,可是,女子却是在居住之地设下重重障碍,让师祖不得入内,而师祖心中有愧有爱,更不敢擅自闯入那女子的地方,求见无果,只能在对面山头,寻一住处居住下来,日久观察,也才发现,女子仅仅与一小童居住在雪山之中,却是终日见不到那女子一面,如此再是十年,女子终于在病痛之中无力抵抗,在女子即将作古就木之时,师祖才得以再见那女子一面。”刘沉却是继续说着。

  说到此处,刘沉亦拿出一本陈旧的手札,“这是师祖在雪山十多年的札记,记述了雪山的生活,也记述了那些年师祖对那女子的情爱与愧疚。”

  慕容渊拿过那本陈旧泛黄的手札,翻看了两眼,再递给苏云初,苏云初随意地翻着,口中却是道,“依照刘先生所说,那女子也是个刚烈之人,恐怕至死的时候,也没有原谅你师祖吧?”

  刘沉微微叹了一口气,“正是如此,女子容颜枯萎,满头白发,却仍旧对师祖当年的相负怨恨在心,但却又对当初的情意念念不忘,因而,放不下师祖,但在最后,即将临终之时,愿意见师祖,不过是向师祖表达了一番恨意。手札中记载,见到那女子的时候,师祖对三十多年不见的人的一切震惊不已,更是被心爱之人即将离世的消息刺激,加上女子字字玑珠,无不适表达对师祖的恨意,更是将师祖逼入了魔障之中。师祖不堪忍受巨大的打击,却是将在雪山行走将近二十年中发现所得的融聚了雪山之上大多毒物的隐草喂给了那女子,虽是保住了女子的性命,但那女子却是再也醒不过来了。”

  听到此处,苏云初放下一边听一边翻看的那本札记,却是接口道,“估计是你那师祖,在后来千方百计想要研制解药,唤醒那女主,其中也研制了不少毒药吧,而王爷身上的毒药,想必是其中之一。”

  刘沉点点头,“不错,师祖取出那女子身上的血液研制了不少药物,但终究难成,花费十年的时间,师祖也在魔障之中离世,最后研制出来的药物雏形,便是造成靖王身上之毒的根源,那是师祖在最后时期,千万失败之后研制出来的,同样也是剧毒,却是与隐草有七八成相生相克的药物,只是,那药物一用,即便那女子还能醒过来,也会因此中毒而亡,而最后,师祖终是不敢给那女子用药,最后郁郁而终,留下遗憾,而那女子在师祖抑郁而终之后几月不久,也在沉睡之中离世。”

  继续叹了一口气,刘沉道,“七八成相克的药物,后来被那照顾那女子的小童留存了下来,也就是我的师傅,但师傅的造诣不如师祖,一生未能研制出解除隐草之毒的药物,不能将那两成填补完成,直到后来,收了我与师弟为徒,见师弟在毒药之上的痴迷,才决定将那毒药拿出来,想叫师弟完善了,却不知……”

  听到此处,慕容渊却是眉头微皱,“毒医卜辛,恐怕是将此药物流散出去了吧?”

  “没错,师弟仅仅花费三年时间,便将那毒药完善了那二分,也将用冻雪保存下来的那女子的血液之中的毒解开了。据当年师弟试验过,此药物毒性极强,并用身上并无隐草之毒的小狐狸实验过,发现狐狸的眼睛会变色,症状与王爷身上所示无二,只是,王爷功力深厚,克制住了毒药,早年的时候,恐怕也是试过了各种方法来压制毒药,但不是长久之计,因而,才成了如今这个样子。”

  听到这里,周宗也开口了,“正是如此,早年时候,老夫也为王爷研制过各类能够相解的解药,但终究只是一时而已,不见效果。”

  听罢,苏云初也明白了,“所以,若想解毒,就必须要有隐草,只是,隐草到底是何物,我阅览医术无数,也未曾听闻此物,此物到底是什么形状,在雪山的什么地方,一无所知。”

  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刘沉也微微摇头,“师祖的札记之中并无记载,因此……我们无从得知,当年的师傅,的确也曾见过此物,不过,却是没有记载下来。”

  听到此处,苏云初原本还带希望的面色之上却是带上了更深的失望,原本所有的期待,都在这一句并无记载之中,变成了放大无数倍的失望。

  慕容渊见此,揉了揉她的手,“阿初不用担心,我没事。”

  苏云初懒得理他,虽是失望,但她从来不是那种失望之后便放弃的人,“世上万物都是相生相克,即便没有见过隐草,也没有特别的记载下来,你那师祖的札记之中总会提到吧。”

  说着,却是翻开了其中的某一页,指着上边的字道,“这一章是唯一一张讲述他在雪山之中发现奇特草药的一篇,虽然未见记载草药的形状特征,但是我却觉得,有九成可能是隐草,并且此处记录了当时的日期以及所在的雪山的位置,雪山群之北,按照当时的记载,也能缩短一些范围。”

  慕容渊原本想要宽慰苏云初的话,就这么硬生生被苏云初这头头是道的分析给咽回了肚子之中。

  可是苏云初却是放过了这一回,心中却是疑惑地看向刘沉,“这毒药在二十年前便已经流传出来,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到苏云初如此相问,刘沉重重叹了一口气,“二十七年前,师弟在制出这毒药之后,曾经下山过一次,过了两年之后再回山,却是换了一个性子,性格变得尤为古怪,人也变得少言寡语了,隐隐之中得知,师弟是在离开丹阳之后,认识了一富家女子,与那女子相爱,但最后,女子却是负她而去,这药物,便是二十多年前,随着师弟的下山而离开了丹阳,只是,那药物却只是仅此一份,有师尊不为人知的药方和仅仅是师弟知道的后一半配方,因此,王爷身上这一份,也该是最后师尊留下来的那一份了。”

  听罢,慕容渊微微眯眼,有些事情,似乎正在呼之欲出。

  苏云初却是眉头深深锁住,“二十多年前,恐怕是卜辛将那毒药不知因何种原因留在了外界,最后也不知是通过什么途径用在了王爷的身上。”

  听着苏云初的这个猜想,慕容渊倒是没有说什么,只对着刘沉道,“今日劳烦刘先生将一切相告了。”

  刘沉却是摆摆手,“王爷言重了,这一切,倒是因为本门的失误而让王爷遭受此厄难了。”

  慕容渊不在意这一点,他也不是真的不讲道理之人,却是问道,“毒医卜辛,先生可有消息?”

  刘沉却是再次摇摇头,语气里边更是多了一些疲惫,“几个月以来,了无音讯,即便是拖了三小姐的人手,仍是查不出师弟的行踪,恐怕,师弟这次下山,与二十七年前的事情有关啊。”

  慕容渊却是嘴角一勾,“不若,本王帮先生查找令师弟。”

  刘沉听罢,默了默,终究只是开口道,“如此,有劳王爷了。”

  慕容渊点点头,“今日之事,还望先生守口。”

  “王爷放心,这是自然。”

  说罢,刘沉也不再多说什么,与周宗一起离开了,只将那本陈旧的手札,留给了还在翻看的苏云初。

  慕容渊只看着苏云初皱眉翻看那本陈旧的手札,并不理会他,几乎达到了视而不见的地步,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坐在她身边,只得开口道,“阿初发现了什么?”

  苏云初却是一脸正经,抬头看他,“怀清你看,这本手札里边所讲述的当时遇到那奇特药物的地方,如今看来,应该是在西原的境内,西原境内的那一带雪山,被称为西原最纯净的地方,常年都是派兵把守的,恐怕即便我们的人进去寻找隐草,也是不方便行事,何况,此时,还不知道隐草到底长什么样子。”

  慕容渊看着怀中一脸正色皱眉与她讲话的女子,却是一手拿过那本陈旧的手札,微微不满,“阿初不必担心这些事情,我来解决就好。”

  苏云初无奈,“你认识隐草么?”

  慕容渊被一哽,说不出来。

  “我回去还需好好翻看这本手札,应该还能串联起来,翻找一些蛛丝马迹。”

  慕容渊却是将那手札拿过手中,只一甩,那手札便完整地嵌入了屋中另一边的书架之中,“我来翻查就好。”

  苏云初这次真的无语了,“我是大夫,只有我才明白其中的那些关键之处。”

  慕容渊眨眨眼,“那阿初闲来无事,来王府之中看就好。”

  苏云初没好气,“这才是你的目的吧。”

  慕容渊轻哼一声,不语,但意思显然不用多说。

  苏云初只轻笑了一声,别扭!

  不过,却是问了一句慕容渊,“你知道给你下药的人是谁?”

  慕容渊一顿,良久才闷闷地道,“嗯!”

  “是后宫中的妃子?”

  “嗯!”

  苏云初却是顿了一下,慕容渊似乎是不太想要提起这件事情,可苏云初是什么人,有些事情,但凡有些窍门,她便能一点就通,孩童时期的慕容渊,颇受先帝的宠爱,那时候,永业帝还是太子,尚未登基,而,永业帝才堪堪登基,就发生了慕容渊的事情,这不可谓是一场阴谋。

  “是谁?”苏云初想要知道。

  慕容渊却是轻拍了一下苏云初的头,“阿初不要去想那些了,脏!”

  苏云初却是莞尔一笑,她知道,慕容渊虽然是永业帝的儿子,是大新的战神,可是,却是对那座皇城宫殿厌恶透顶。当即也不再多问了,慕容渊不愿意她去接触那些东西,可她总能知道。

  不过,她却是好奇,“先前听刘先生说的时候,刘先生似乎总不愿透露他那师祖是谁,你说,那是什么人?”

  慕容渊却是了然一笑,“阿初真想知道?”

  苏云初一看他的神色,就知道慕容渊恐怕是知道的,“你知道?”

  慕容渊却是嘴角绽开一抹笑意,便是那双冰蓝色的眼眸里边也绽开了一抹风华,“阿初若是想知道,给我一个奖励,我便告诉你。”

  什么奖励,苏云初一看他的神色就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微微扬起一抹笑,“真的?”

  慕容渊虽觉得有些怪异感觉,可是看着眼前的女子眼中波光潋滟,眉目流转,竟是下意识地道,“真的……”

  苏云初嘴角的笑意更是绽放了一分,眼中也是含情脉脉,慢慢靠近慕容渊,一只手已经轻轻放在慕容渊的腰身之上,口中却是低声唤着慕容渊的名字,“怀清……”这声音里边的柔意,简直要将慕容渊一颗心融化。

  慕容渊看着慢慢靠近自己的清丽面容,以及女子眼中的脉脉柔情,听着这一声低低的呼唤,只觉得呼吸越发沉重,几乎也是下意识地应声,“嗯?阿初……”

  然而……却是不妨,眼前的女子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笑意,脉脉柔情眉目流转早已转化成为一股狡黠,而原本轻轻放在他腰身之上的纤纤素手,此时,却是找准了他腰上的软肉,毫不留情地拧了下去,原本柔情蜜意的声音,已经变得咬牙切齿,“慕容怀清!是谁教你的?”

  慕容渊痛呼一声,“阿初,你这是谋杀亲夫!”

  “你还不是!”

  慕容渊却是一手抓住她那只拧着他腰间软肉的手,放在嘴边亲昵地啃咬一口,“会是的!”

  苏云初对他的受虐体质也是没话说了,只没好气道,“快说!”

  慕容渊也不再逗弄着苏云初,轻笑了一声,“阿初学识渊博,可知,前朝灭亡的根源在何处?”

  苏云初生活在宋家,宋家最不少的就是各种各样的书籍,“前朝的倒数第二代王朝,当时皇帝最年幼的弟弟在正当鼎盛的时候,因为常年累伤而亡,而那一带皇帝,最大的依仗,便是那个能力超群的弟弟允王,只是允王过世时候,前朝皇室开始动乱,最后终于在末帝那一代,消耗而亡。”

  说到此处,苏云初突然反应过来,“难道你是说,那允王并不是过世了,而是……”

  “没错,正是阿初所想的那般,允王医术了得,当年的允王,过世不过是一个推辞,事实是,他销声匿迹,隐入西北的雪山之中,寻找年轻时候的爱侣。”

  听罢,苏云初却是冷笑一声,“我只知道,周幽王为博得褒姒一笑,烽火戏诸侯,最终引得灭国,如今却是听说了,这允王,也为了一个女子,不惜倾国倾城倾天下,既然早年时候,汲汲营营追求功名利禄,背弃誓言,而后,就算找到了那女子又当如何,十多年过去,一切早已是沧海桑田,白云苍狗,回不去的终究是回不去了。”

  慕容渊听着苏云初微微有些冷意的声音,“阿初是这么想的?”

  苏云初却是微微叹了一口气,“怀清,若我是那女子,必定不会如同她那般,情爱本就该是相互的,若是闻君有两意,必定相决绝。人的一生,其实很是短暂,情与爱,是生活的滋润之物,可是,至少目前于我而言,并不会成为生命的全部,我也不会因为一次的情断而放不开,所以,我不会如同她一样,隐遁深山之中,不再出来。”

  听着苏云初冷静至极的语气,慕容渊的心中似乎是被什么哽住了一般,阿初说,情与爱不是生命的全部,她说闻君有两意,必定相决绝。她说得那么坦然,那么理智,那么清醒……

  不过,这样的难受,只稍片刻,便被他那双冰蓝色的眼眸掩盖住了,嘴角只微微扬起一抹笑意,“我的阿初如此聪明,必定不会做那样的傻事。”没关系,即便在她心中,情爱只是一小部分,那么剩下的那一部分,让他来填补,直到溢出来。

  ------题外话------

  呼……昨日西青在外奔忙了一天,回来之后,打开网页看到大家送来的票票,顿时觉得一天的疲累都烟消云散了。么么哒,感谢送给西青票票的三个亲爱的妹子,一人么一口……

  其实,自文文上架以来,西青心中一直都有一种焦虑感,写文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这个过程之中,西青害怕诸事繁杂,来不及更新,更是害怕自己知识能力与见识都不够,经验缺乏,讲出来的故事到最后有负诸位所托与期望……

  然而所幸……这些日子以来,很多人都还在,也有很多人在加入,西青其实并不是一个足够自信的人,但西青会用心,努力去讲好这个故事……

  陪伴渐久,西青心中真的很感激……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085章 苏艺烟疯,前尘往事-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