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大智娱乐 >

第091章 怀孕,我恨你!-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发布时间:2018-08-24 09:2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大智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092章 牡丹与芝兰的选择-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腊月二十三的时候,苏云初才与慕容渊回了京城之中,还有几日就要过年了,她的确也不能在城外再呆下去了。

  关于建立弩箭队的事情,只在那日与慕容渊说了一些自己的设想,具体的还要再准备与商议,当然,这件事情,也唯有慕容渊与苏云初知道了而已,在还没有真正准备开始之前,苏云初倒是希望,弩箭队还是隐藏在蓝鹰之中,不改其名,要么没有,若是出现,就该在一个适当的时机,出其不意,一鸣惊人。

  苏云初沉寂的这十几日,苏府里边倒也相安无事,苏艺烟的情况也转变了不少,至少没有苏云初离府之前那般害怕他人的接近,自然,这十几日,刘氏也不会来水云间找苏云初去看苏艺烟,为了苏艺烟的情况,刘氏已经求助了青州刘家那边在苏云初离府的两日后为苏艺烟请来了相对信任的大夫来开药方调理,照顾苏艺烟本就是自顾不暇,更不会理会苏云初这边了。

  因此,刘氏那边安静下来了,苏云初这边自然相安无事,所以,这十多日她不在水云间的事情竟是无人知晓。

  只是,苏云初才刚刚回来的第二日,兰畅院那边竟有原先照顾苏艺烟的丫头跑来水云间,说是请苏云初去看看苏艺烟。

  苏云初有些诧异,刘氏防她如防狼,怎么会愿意让她去看苏艺烟,然而,那丫头却是火急火燎,很是害怕惊慌的样子,“三小姐,求求你去看看二小姐吧,求求你了。”

  苏云初面上虽是不解,但是看那丫头的样子不似作假,便带上了玉竹,前往兰畅院。

  刚一进入兰畅院的时候,便看到苏艺烟蜷缩在床上,捂着肚子在冒冷汗,样子似乎是极为痛苦,刘氏在一旁担惊受怕,不知作何,而原先该苏艺烟照料调理的大夫早在苏艺烟情况稳定了之后,便被刘氏遣离了。

  因此,今日不过是刚刚吃下了一些东西,便见苏艺烟这般模样,也是吓坏了刘氏,原本已经急匆匆去叫人去找府医了,可却久久不见府医过来。

  看到苏云初进来兰畅院的时候,刘氏更是怒声,“你来做什么?”

  苏云初面上虽有一瞬间的错愕,不过瞬间也明白了,看来,苏艺烟不论如何,身边也总是有一个尽心的丫头的。

  刘氏再看着苏云初身后的丫头,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却是朝着她瞪了一眼,那丫头瑟缩了一下,可终究还是开口道,“刘姨娘,奴婢这也是为了小姐好,小姐……小姐已经……”

  说着,苏艺烟已经在床上似乎很是难忍一般地闷叫出声,刘氏也顾不得其他了,只上前去哄着苏艺烟道,“烟儿,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的就成了这样……”

  苏艺烟大概也是难忍的样子,语气里边除了有一丝畏怯,还有难以隐忍的疼痛,“娘,娘,我肚子疼……”

  苏云初皱眉,不再多话,只上前去抓起苏艺烟的手腕把脉,这一把脉之下,眉头却是得更深了。

  而苏艺烟自是无力反抗她,刘氏顾着苏艺烟也来不及阻止她的动作,可最后还是推开了苏云初,“不用你假好心!”

  苏云初却是不管刘氏的这一把,只皱眉朝着玉竹道,“当归、川芎、白芍、黄芪、厚朴、羌活、菟丝子、川贝母、枳壳、荆芥穗、生姜、甘草和艾叶,记下,让人去抓药,从药箱里边拿第二格第三排第四个瓶子给我!”

  听着苏云初口中快速地念出一连串的药物,刘氏有些愕然,就算她不懂医理,却也是一个生养过孩子的人,“你……”

  苏云初却是不再多说,在刘氏惊愕的目光和苏艺烟睁大的瞳孔中,快速地从针囊里边拿出银针,往苏艺烟的腹部扎上去。

  动作快速,在刘氏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在苏艺烟睁大的瞳孔里边还不知道苏云初对自己做什么的时候。

  看着苏云初动作利落,刘氏赶忙出声,“你这是做什么!”

  苏云初落针的动作却是不减,口中说出来的话也是冰冷而冷静,“若是再不施针,恐怕二姐腹中的孩子便保不住了!”

  这话一出口,惊愣的却是一屋子里边的人,玉竹已经记下药方并交给其他人拿去抓药,并从带来的药箱里边拿出了苏云初需要的药瓶递给苏云初。苏云初二话不说,只从里边倒出了两颗药丸,送到苏艺烟的口中。

  苏艺烟有着原始本能的拒绝,腹部被苏云初稍微施针之后得以缓解,也让她在松了一把的同时,恢复了一些气力。

  苏云初却是容不得她推拒,“我没有那么多心思去害二姐,二姐若是还想过得好,就吃下去,否则,保不住的就不只是腹中的胎儿而已。”

  苏云初原本腹中胎儿的话语,就已经足够让她震惊了,还不算懂得人事的她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首先的反应并不激烈,反而是在苏云初这句话之后,下意识一般地吞咽了苏云初送到她口中的药丸,然后便有些愣然地躺在了床上,任由这苏云初对她为所欲为。

  同样的刘氏的反应也还处于惊愕之中,看着床上虚弱而有些呆愣的苏艺烟,刘氏口中却是喃喃,“烟儿,你怀孕了……怀孕了……”

  在刘氏喃喃中的苏艺烟却是终于在苏云初施针结束站起身之后,从眼中掉落出了泪珠。

  刘氏的不敢置信和苏艺烟明显无措的整个过程,苏云初始终在为她施针,更是无暇理会两人的神色,待她起身之后,苏艺烟却是像是突然恢复气力一般,只朝着刘氏挣扎道,“娘,娘,我不要孩子,我不要那个禽兽的孩子!”

  她的脑海里边还远远忘不掉常常在深夜时候出现的噩梦,梦到那一日的云客居,梦到在她身体里像是发疯了一样驰骋的人,梦到厢房门口许多人的眼神还有那些污言秽语,难听得她每次想起都要头疼,她明明是冰清玉洁的,她还是干干净净的,怎么会有孩子。

  这么想着,她却是更加来劲了似的全然不理会扎在腹部的银针,却是想要挣扎起来,将银针拿掉。

  可是,这稍微一动,再次动了原本就因为她这个月并不稳定的情绪而引起的不稳定的胎象,原本已经舒缓了五六分的腹部,再次出现了微微地疼痛。

  刘氏原本还想应着她的话,但是看着她在挣扎之后再次皱眉,也不理会了原先她的那番话,只赶忙迎了上去,“烟儿,你不要激动,不要激动……”

  苏云初看着苏艺烟的动作,她只微微皱眉道,“二姐还是先不要乱动的好,否则会影响了腹中的胎儿。”

  苏艺烟却是真的来了脾气,“你懂什么,我根本就不要他!我不要他,快把你的银针拿掉,拿掉!”

  苏云初看着苏艺烟似是恢复,实则仍旧是虚弱的模样,“二姐如今的状态以及身体情况,都不适合拿走腹中的胎儿,否则,有可能会引起终身不孕或者……一尸两命。”

  听到这句话,首先回过神来的却是刘氏,“烟儿,不能任性,这孩子必须留下。”没有什么比性命更重要的了,何况,有永业帝的圣旨在前,苏艺烟必然得入丞相府的门,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倘若腹中有一个胎儿,那么她便有多一层保证,若是一个男胎,更是好!

  经过了原先的错愕惊愣以及苏艺烟后来的惊闹之后,刘氏已经想明白了其中的一层。

  可是,苏艺烟不依,“苏云初你不是大夫么,你医术不是很厉害么?你一定可以的,你为什么不帮我,你为什么要害我!”

  苏云初觉得好笑,“二姐莫不是弄错了,就算我医术如何了得,我也不是神仙。”

  听罢,苏艺烟才真正感觉到了绝望和害怕,终于在苏云初冰冷的一句话之后,绝望一般地闭上了眼睛,“苏云初,我恨你!”

  苏云初不理会这句话,说到底,她也不会因为当初那般对待苏艺烟而感到后悔,是她做下的事情,她便不会让自己后悔,而苏艺烟终究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

  看着床上绝望一般的苏艺烟,苏云初朝着刘氏开口道,“刘姨娘有时间,莫不如跟二姐说说,有这个孩子,对她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毕竟丞相府,可不是致远侯府,能够任由二姐时不时的胡闹。”

  刘氏听着这句话心中咯噔一声,却是不应着苏云初的话,可是原本闭眼的苏艺烟听到这句话却是猛然睁开眼睛看着刘氏,“娘,什么意思?”

  苏云初看着这般,心中也是有一阵子的愕然,看来,苏艺烟还不知自己即将要嫁入丞相府的事情。

  刘氏却是看着苏艺烟有些吞吐,“烟儿,皇上已经下旨,让你入丞相府,与吕路,成婚。”

  原来,原先苏艺烟的情况并不稳定,刘氏也怕刺激她,因此,却是从来没有跟她提过这件事,如今,既然苏艺烟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那么,恐怕,连在侯府过年都不行了。

  听着刘氏说出口的话,苏艺烟并未有所有人想象中的无法接受,反而是发愣一般的平静,连这点都让苏云初有些愕然。

  苏艺烟怀孕的事情,在苏府之中不胫而走,当天苏母便知道了这件事情,原本是决定在过年之后在与吕家商量将苏艺烟嫁入吕府的事情,只是,如今,苏艺烟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那么,便得提前打算了。

  显然,即便苏艺烟与吕路之间有永业帝的旨意在前,但是,永业帝当初的旨意不过是口头上的一句成全苏艺烟与吕路而已,因此,苏母派过去吕府的人带回来的吕远的回复是,即便是有皇上的旨意在先,苏艺烟也只能是被纳入吕路的房中,而不是被八抬大轿抬进吕府的大门。

  苏母一听这话,面上已经是隐隐的怒气,“吕府这是欺人太甚!”

  可是,就算是欺人太甚又如何,苏艺烟如今的样子,不得不入吕府,因为,在这个世界,未婚先孕,本就是极大地羞辱。

  可是元氏不甘啊,即便如今已经对吕府没有当初的期望了,却也不忍看唯一的女儿竟然是被纳入了房中为妾,难道要重蹈她的覆辙么?

  刘氏哀求苏母再与吕府那边沟通,可是苏母再被吕府那边的人那般毫不留情地拒绝之后,早已拉不下面子来再去吕府说这件事情。

  想来,苏艺烟也不过是一个庶女,苏母对她的指望并不大。

  苏母这边求助不成,刘氏去求苏坤,“侯爷,烟儿毕竟是您的女儿,哪有侯门大院的庶女嫁入别人家为妾的道理,即便是低位,也是侧夫人啊,侯爷……”

  可是苏坤早已对刘氏先前的行为以及苏艺烟感到了厌烦,“我知道她是我的女儿,你也不看看,她如今都成了什么模样了!”

  刘氏一听这话,便知苏坤的心思,不由得冷笑一声,“侯爷,您当真如此绝情,这侯府的一众女儿之中,只有苏亦然才是您的女儿?”

  听到刘氏如此说,苏坤更是皱眉,“注意你的言辞!”

  已经这般模样了,刘氏也是豁出去了,“难道不是这样么,侯爷心中比任何人都清楚,侯爷有野心,所以便要放弃我的女儿了是么?”

  苏坤一听这话,更是怒火丛生,他从来不喜欢身边的妇人太过清楚地知道自己,因此,怒火之下,他看着刘氏冷然的脸,便是一巴掌挥了上去,这是苏坤为数不多的打女人的时候。

  刘氏承受不住苏坤的这一巴掌,在被苏坤一掌达到脸上的时候,亦是不堪承受倒在了另一边的桌子之上。

  苏坤似乎是在打了刘氏之后才回过了神来,看着刘氏的样子,似是心中有些不忍,刘氏纵是有再多的不是,那也是相伴了十多年的枕边人啊。

  可是,再看捂着脸恶狠狠看向他的刘氏,原本心中的不忍也是减少了几分,反而是负手冷然道,“好好做你的妇人,无事不要乱说乱想!”

  刘氏嘴角泛起一丝冷意,“侯爷,您忘了从青州接我入府时候的话了么?今日您这般对我,必会后悔!”

  苏坤再听这话,脑中却是瞬间点燃了对往事的回忆,可是,刘氏却是不等他在多说什么,已经带着半张脸的巴掌痕迹,回了秀院。

  不论如何,她都不会让苏艺烟只能成为吕路的侍妾而已。

  两日之后的吕府,迎来了一位中年的青衣客人,在吕府迎客的大厅之中,吕远坐在上首,刘青坐在下首,两人各自执着一杯茶盏,悠闲喝茶。

  刘青的名气,就算在京城不是负有盛名,可是,在青州及其附近一带,谁不知道青州刘家富可敌城。

  吕远一口茶喝罢,却是看着下首的中年男子,刘青即便人到中年,却仍旧是不见老态,也许是常年做生意奔波的缘故,整个人倒是显得精神奕奕,看起来也不像一般商人那般穿金戴银,反而显得有那么一丝丝的儒气。

  吕远只眯着眼睛盯着他看了几眼,便脸上已经堆了笑意道,“不知刘家主来我这丞相府是所为何事?”

  生意人最不喜拐弯抹角,刘青只放下手中的茶盏,便毫不畏惧看向上首的吕远,“听说丞相要把致远侯府的二小姐纳入府中作为贵公子房中的侍妾。”

  听着刘青的话,吕远双眼一眯,“刘家主是为此事而来?”

  刘青面上仍旧是含笑,只是这份笑,偏生打断了先前沉静时候的身上带着的一份儒雅,倒是更加显露了一些商人的精明,“自然是为此时而来,不瞒丞相说,在下历来便对这侄女疼爱有加。”

  话到这儿也不必多说了,历来疼爱有加,怎么让她做妾?

  吕远自然是听得明白的。

  只是,发生了原先的事情,吕府与致远侯府之间已经是水火不容,吕远怎么会答应?

  正待开口说话,刘青却是在吕远开口之前,当先说话了,“丞相,刘家最不缺少的便是银子。”说着,已经从袖中拿出一叠银票,放在右手边的茶几之上,“这是烟儿的嫁妆!”

  一叠厚厚的银票,吕远的第一反应是惊愕,但是,看着刘青的模样,他只微微眯眼看着刘青,“恐怕,刘家主最疼爱的,还是刘家。”

  刘青听罢,并不觉得有什么,只是嘴角微微扬起,“丞相以为如何?”

  “这……老夫还需要考虑一番,不日便能回复刘家主。”

  刘青点点头,再与吕远说了一些话,这一趟在吕府的停留,并不太长,只稍过了一刻多钟而已。

  待到刘青离开了之后,慕容瀚才从后堂走了出来,今日本想只是来吕府看看而已,没想到却是碰上了这一出。

  看着刘青已经离开了的方向,慕容瀚的嘴角微微扬起,他最缺的就是银钱,若是能够得刘家一助,自然是事半功倍。

  在刘青与吕远还在外边说话的时候,他已经考虑好了,“舅舅,让苏艺烟成为表弟的夫人!”

  “这……二皇子可是考虑好了?刘青胃口颇大,这一番,想来也是想要借助二皇子的势力开拓商业。”吕远却是仍在考虑当中。

  慕容瀚却是不在意,“有舍才有得,相互合作,必定不能仅仅一方得利。”

  吕远稍微沉吟,便点头答应,“好!”

  慕容瀚嘴角扬起一抹笑意,眉目之中精光乍现。

  离开了吕府,刘青的车驾便往致远侯府的方向而去。

  彼时的苏坤,正在福寿院与苏母商量着把苏艺烟抬进吕府的事情,其他人在给苏母请安之后还未离去,却听得卫叔来报,说是青州刘家刘青来了。

  苏坤有一瞬间的错愕,但还是即使反应过来,“快请!”

  但是卫叔却是有些吞吐道,“刘先生已经去兰畅院看二小姐了。”

  苏坤听着,不禁皱眉,刘青来京,难道就是为了这件事情么?当年娶刘氏入门,一来是因为那时候的刘氏貌美如花,深得他心,二来,更是因为青州刘家掌握了青州及其附近州城的半壁江山,富甲一方。

  不再多想,却是与卫叔道,“去兰畅院请人过来。”

  卫叔虽然觉得略有些不妥,但到底没有多说什么,只应了一声便离开了。

  听到青州,刘青,苏云初没来由嘴角扬起一抹浅淡的不知情绪的笑,青州刘家么?提起这个,她倒是想起了当初回京时候半路遇刺的事情了。

  几人还在福寿院里边等着刘青,但是,刘青却是在将近半个时辰之后才姗姗来迟,见此,苏坤与苏母早已等得不耐烦了。

  可是进了福寿院的刘青,却是没有一点尴尬与不好意思,“致远侯,许久不见,老太太,近来身体可好?”

  自来熟的语气,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即便苏母与苏坤心中不好,却也不能说什么了,苏母只面上缓和了一些神色,“一切都好……不知刘先生,此次来,是为了……”

  刘青面色不变,只看了一眼苏坤便道,“自然是为了烟儿,烟儿即将出嫁了,我作为舅舅,岂能不来?”

  这句话里边,隐隐有一些对致远侯府的不满,苏坤这才开口,“如今我们正在商议,打算在腊月二十九过年之前,将烟儿抬进吕府之中。”

  刘青听罢,面上终是有了一丝冷笑,“说谁说要将烟儿抬进吕府的,此事不需致远侯操心了,烟儿必定是要风光大嫁的,致远侯只需准备好嫁妆便可。”

  刘青这话一出口,让一众人惊奇,毕竟所有人都知道了,丞相府只想让苏艺烟成为吕路的侍妾。

  苏坤皱眉,“吕府已经……”

  刘青却是打断了苏坤的话,“致远侯只等着这两日的消息便是。”

  说着,他已经站起来,不欲多说,“在下在京城之中还有事,不便多留,不叨扰各位了。”

  说着,便要起身离开,苏坤心中虽然有疑惑,但刘青拒绝得已经够明显了,也不再多问,想着,过后问问刘氏应该也无差。

  只是,刘青却是在屋中扫视了半圈,目光落在苏云初的身上,“这位是三小姐?”

  苏云初面上仍是淡淡地,站起身来,“正是。”

  刘青微微眯眼,看了一会儿与他对视却仍旧面色不变的苏云初,嘴角泛起一抹冷笑,“果然比我那侄女强多了。”

  苏云初面上扬起一抹笑意,“多谢夸奖。”

  刘青不再多说,与苏母告辞,便负手走了出去。

  一屋子的人在刘青走后,将目光看向了苏云初,有疑惑不解,还有幸灾乐祸,刘青的语气,并不善。

  可是苏云初完全不在意,想来,她大概也能理清先前刘青那番话里边的意思。

  果不其然,到了第二日的时候,吕府便派人送来了迎娶苏艺烟的聘礼,一应俱全,全然就是一品大员迎娶儿媳妇的规格,苏坤在笑与惑,舒眉与皱眉的复杂情绪之中收下了这份聘礼,并且,两府商定,待过年之后,正月初八,吕路便会迎娶苏艺烟入府。

  而苏艺烟也在那一日刘青来了一次致远侯府之后,便不再闹任何脾气,只安心待嫁。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090章 弩箭队-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