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大智娱乐 >

第099章 元宵灯节-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发布时间:2018-08-24 09:2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大智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00章 宋家来人-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第二日就是元宵灯节了,按照凤冰菱给苏云初的科普知识来说,很简单的一句话,元宵灯节也就是变相的情人节,在这一日,男女之间的大防尤为宽松,少男少女们可以借此机会向自己心仪的人表达爱意也不会惹人闲话或者取笑。

  既然是灯节,自然是晚上的时候才是最热闹的,因为有了慕容渊说的要带她一起出去,苏云初只能在赵芷云和凤冰菱玩味的眼神之下收回了上次说的那番话,好好呆在侯府之中等着慕容渊来接她。

  其实,她内心还是有点小小的期待的,这种感觉,就像是约会一样,她活了两世,说来,还是第一次有约,前世不是太忙,就是整日跟着那些大男人东奔西走出任务,哪里来的时间谈恋爱约会,何况,那时候,她一门心思都在军事和医术之上,哪里有这种给自己找一个男人的心思。

  因此,到了此时此刻,从与慕容渊的相识相恋相爱,再到此时已经被定下了婚亲,反倒觉得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只是堪堪用过了晚膳,茯苓和玉竹便把苏云初拉到了桌前,说是要给苏云初好好拾掇一番,此时,天还大亮着,时下的人,晚膳都用得很早,基本上申时的时候便已经用了晚膳了。

  苏云初有些欲哭无泪,“你们也不用这番吧,只不过是晚上的时候出去一趟而已。”

  可是茯苓却是很不赞同苏云初这番话,“小姐不是说过,女为悦己者容么?今晚是小姐和王爷首次出去,这么重要的日子,怎么能随意!”

  说着,边给苏云初重新做了一个发髻,玉竹已经在翻箱倒柜给苏云初准备适合的衣裙了。

  只苏云初透过镜子看着忙碌的两人,有一种自己要出嫁了的既视感。

  不觉摇摇头,随便随着他们吧,似乎,自从自己与慕容渊的婚事定下来之后,这两个丫头比自己还要开心。

  只是,这随便一收拾,倒是让茯苓和玉竹给自己拾掇得连自己都有些惊讶了,似乎苏云初也不太相信,镜中的那个少女便是自己了,面若桃花,樱唇粉黛,虽然并无妆容上的修饰,但是,单单只是那一身软银轻罗百合裙,还有稍稍不同于往日的发饰,樱唇一点,一只梅花琉璃簪,倒是少了平日里的那份慵懒与潇洒,更多了一些小女人的妩媚与娇美。

  苏云初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似乎觉得有些刻意了,她有些试探性地问玉竹和茯苓,“要不换一身了吧,我觉得有些刻意了。”这样子,就像是她为了与慕容渊出去这一趟,专门刻意打扮了这么一番似的。

  可是玉竹和茯苓有志一同,极为严肃地跟苏云初摇摇头,“就是要这样的!”

  好吧,苏云初深呼一口气。

  却不想,这口气才呼出来,外边已经响起了应离的声音,“小姐,王爷已经到了府门外了。”

  苏云初一听,当即也不管这身装扮如何了,只应声,“知道了。”

  便只简单收拾了一下,便出门了。

  苏云初刚刚一打开房门出去,便是站在外边等候的应离看到苏云初这一身,也有了瞬间微微的失神与惊愕,尤其是此时,苏云初面上带笑,容光焕发,是说不出来的妩媚与娇美。

  但是,失神也只是瞬间的事情而已,他便恢复了神色,只是微微垂头,不看向苏云初。

  苏云初只对着水云间里边一众人道,“你们今晚不用跟着我出去了,若是想出去观赏花灯的,便自行出去吧。”

  玉竹与茯苓听罢,面上一喜,“谢谢小姐。”

  苏云初摆摆手,便走出了水云间。

  只留着玉竹茯苓与木韩应离还在水云间呆着。

  直到不见了苏云初的身影,玉竹才对着应离道,“应离……你……”

  她一早就看出来了,应离对于苏云初不同于主仆之间的感情,只是,这份感情被他藏得太深,也被他隐忍得太隐秘,苏云初不知道,只当做是应离对自己最忠诚的守护。

  木韩虽是后来才奉了慕容渊的命令跟在苏云初身边的,但是,却是日日与应离办公的人,明明白白看见了应离看苏云初时候不同于一般下属看待主子的眼神,自然是知道的,而此时,苏云初与慕容渊已经订婚,出于对主子的维护和下属的本分,他也难得出口一句,“最好收起你那份心思,否则,莫说是王爷容不下你,便是我自己便首先不允许!”

  应离听着这番话,只抬眼看了一眼木韩,“不用你提醒!”

  苏云初永远是他心中也是生命里的仙女,他只想一直跟在她身边,守护她,不会沾惹半分。

  那是世上最好的人啊。

  玉竹看着这番,只微微叹了一口气。

  且说苏云初出了水云间之后,却是遇上了小跑过来的苏欣悦,看着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苏欣悦气喘吁吁跑过来,似乎是有事一般,苏云初也停下脚步,道,“欣悦可是有事?”

  苏欣悦直到到了苏云初跟前,才一脸期待看向苏云初,“三姐姐今晚出去的时候,可不可以帮我带一盏花灯回来?”

  原来是这事儿,苏云初自然是应允了,“好,欣悦想要什么样的?”

  “要桥头那边的杨婆婆做的花灯,听说许愿会很灵呢,那里就杨婆婆一个人卖花灯,很好找的。”

  苏云初虽然不知,但想来到时候去看看就知道了,“好,晚间我回来的时候,会带一盏回来给欣悦的。”

  苏欣悦这才开心地再次小跑着离开了。

  苏云初不觉莞尔,在这个侯府里边,也只有苏欣悦似乎是没那么多心思的,心中却也觉得奇怪,不知孙氏那样的人,怎么会养出这样的女儿。

  只是,看着苏欣悦离开了,才刚刚转过身,就看到了站在一旁的苏亦然,看着苏亦然的样子,不像是刚刚来的,苏云初点点头,“大姐。”

  苏亦然面上仍是带着温婉的笑意,订婚时候,慕容治并没有理会过她,便是花灯节这样特殊的日子,也不说要带她一起出去,而看到苏云初这般开心与幸福,加上今日这身精心的装扮,换了一个风格,与自己相比,其实也是难分高下的吧,心中不免有些意难平,“三妹这是要出去了?”

  苏云初唇角轻勾,“正是呢,王爷已经在府外等候了。”

  苏亦然让开一步,“那祝三妹今夜玩得开心。”

  苏云初从她身旁经过,看她面上的神情,“大姐今晚不出去么?”

  苏云初本也只是随意说而已,但是,却不想,这句话触动了苏亦然哪里的怒点,苏亦然冷笑,“三妹这是故意寒碜我?”

  苏云初有些愕然,只怪自己没事找事,“好吧,怪我多问一句。”

  说着便要抬步离开,可苏亦然的怒火却是不消了一般,“三妹这般故意向我显耀,是因为治王殿下么?可如今,可三妹如今已经指婚给了靖王!”

  苏云初一听这话,简直觉得好好的出门的心情就被苏亦然神经病一样的话消减了不少,慕容渊还在外边等着她,她没时间在此处与理会发疯的苏亦然,只转头看了苏亦然一眼,似笑非笑,“大姐这番怨妇一般的姿态,实在不太适合你一个十六岁的少女,你有心思想这些事情,不若回房去多吃几颗药,别仗着自己发疯就乱咬人。”

  这番话说得不可谓不损,苏亦然听了,面上青白交加,正欲还口,但是,此时却是听到了另一个声音,“阿初……”

  是慕容渊的声音。

  慕容渊在外边久等不见苏云初出来,便由卫叔带着来了府中接苏云初,岂不料,走到这一处的时候,就听到了苏云初口中这般损人的话语,虽不明白先前发生了什么,但是,显然是苏亦然引起了苏云初的不快。

  他岂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因此,还未走进便已经开口出声,“苏大小姐这是对本王的王妃不太满意还是对本王不满?”

  慕容渊的语气冰冷,便是苏亦然这样的人,多少对慕容渊也带着一些畏惧之色的,尤其是看到慕容渊对苏云初这般维护的语气,面上已经不见了最初的怒意,而是有些尴尬,“靖王殿下说笑了,我只是与三妹在此处随意谈话罢了。”

  说着,却是不想再多呆了,只对着两人道,“既然靖王殿下已经到了,三妹便出去吧。”

  说着,只施施然向慕容渊行了一个礼,便当先离去了。

  慕容渊面色也不好,不过,苏亦然是慕容治的王妃,与他之间便是叔嫂的情分,他也不便于说什么。

  只是,看着苏云初,却是语气担忧道,“阿初?”

  苏云初扯了扯他衣袖,“没事,她就是没吃药而已。”才对着慕容渊笑道,“走吧。”

  慕容渊看她似乎已经不被影响了,这才牵着苏云初的手出门了。

  只卫叔又是看着这番景象,心中觉得宽慰,靖王看起来虽是不近人情,那双眼请传说中也是可怕,但是,此时看来,对苏云初还是很维护的。

  直到靖王府的马车离开了致远侯府,马车之内,自从上车之后,慕容渊一双眼睛却一直看着苏云初,直看得苏云初觉得莫名其妙。

  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般,苏云初了然笑笑,双手轻抚了一番自己垂下来的头发,却是双眼灼灼看向慕容渊,“怀清,我美么?”

  轻抚头发的动作,加上今日这身装扮,在慕容渊看来,此时的苏云初似是天上的仙子,不食人间烟火一般,可是,偏偏她的动作尽是风情,微微上翘的双眼也给她添上了那层妩媚的光华,听着苏云初这般蛊惑一样询问的语气,他不自觉出声,“美……”

  苏云初粲然一笑,想着离开侯府也有了一会儿,此处也快接近街市的热闹之处了,却是往慕容渊那边靠近了一些,“怀清喜欢么?”

  慕容渊简直是觉得这般景象似梦似幻,平日里的苏云初矜持有加,向来,两人之间那般亲热的时候,都是他在主动,何曾见过苏云初这样的时候,只咽了咽一口口水,只盯着苏云初看,“喜欢……”

  苏云初面上的笑意更盛了,再靠近一分,“有多喜欢?”

  看着不断靠近的小女人,慕容渊双手不自觉放在苏云初的腰身上,“很喜欢……”

  “怀清不打算表示一下,很喜欢是有多喜欢么?我不知道呢。”苏云初声音轻柔而缠绵。

  只在外边赶车的木杨,听到车里两人的这番互动,虽是不能亲眼看见,可是,依照他的想象,觉得,此时自家王爷的表情肯定是不能见人的,否则,若是被人知道了一代战神竟然被一个女人变成了这般模样,那他家王爷在战场上的威名如何树立起来?

  苏云初这句话,带着令人遐想十足的成分,慕容渊虽然心中有那么一瞬间觉得今日的苏云初有些奇怪,太主动了,话说反常必有妖,但是,难得能有这个机会,他却也不愿多想了,只低声开口道,“阿初,想要我如何表示?”

  苏云初手指头在慕容渊胸前轻轻画着圈圈,“怀清怎么表示,怎么能来问我呢?”

  这一圈一圈的动作,只挠得慕容渊觉得心痒难耐,可是,此处马车之上,他能有什么表示,只一张脸慢慢向苏云初双脸靠近,“那我便给阿初好好表现。”

  他非要把她吻得找不着北为止,竟然这般撩拨他。

  只是,双唇还未碰到苏云初,苏云初面上的表情一变,双手扒拉开慕容渊的脑袋,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木杨停车!”

  木杨一听到这声音,便立刻停住了马车,在慕容渊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苏云初便已经快速打开车门跳下了马车,“怀清,街市到了,快下来!”

  慕容渊的反应不可谓不千变万化,木韩只看着自家王爷的面色,在苏云初跳下马车的那一刻,由惊愕不可思议到难以置信,然后听到苏云初下车之后,笑意十足的那句话,更是黑了一张脸。

  他定定坐在马车之内,不动。

  苏云初却是不理她,把他撩拨了之后,不灭火,报了那晚某人厚脸皮的一箭之仇,也不管此时慕容渊的面色是如何的,只对着马车里边的慕容渊道,“怀清,快下来呀,你不是说带我来赏花灯的?”

  端的是极为无辜的眼神。

  看得木杨只暗道自家王爷遇到了这辈子最大的克星,想想,一个正常男人,情动时候,竟然被自己的女人耍了一把。

  所以,他也是很同情地偷偷瞄了一眼慕容渊。

  慕容渊只是眼神极阴郁地看着苏云初面上无辜的神色,苏云初虽然觉得自己玩得有些大了,不过,想着,这是一个教训,叫某个人以后能够正常一些,却不知,自己今日的行为,会在以后付出更大的代价。

  只定定看了一会儿苏云初,慕容渊面上的阴郁便消失了,面上换上了平日里对着苏云初时候的神色,就着苏云初伸出来的手,下了马车,只是,下了马车之后,慕容渊却是在苏云初耳边邪魅地说了一句,“阿初,出来混,是要还的。”

  苏云初心中一惊,这句现代感十足的话,从慕容渊这人嘴里说出来,怎么就让自己心弦似乎拨动了起来,停息不下。

  不过,却还是对着慕容渊道,“怀清说的什么呀,快走,我还答应了欣悦要给她带回一盏桥头杨婆婆的花灯回去呢。”

  这般装模作样的样子,实在是有些违和,慕容渊面上的神色已经恢复正常,却是牵着苏云初的手走在了人群之中,今夜因着是元宵灯节,街市之上,处处都点起了各式各样的花灯,极为精美,虽是走在人群之中,但是两人衣着华贵,况且,慕容渊标志性的蓝眼睛谁人不识,此时却是看到传闻中嗜血残忍的靖王殿下牵着未来王妃的手,面上温和的走在人群之中,也觉得有些新奇,但终究是不敢太靠近,因此,两人走在人群之中,倒也不显得拥挤。

  苏云初与慕容渊无意理会路人的侧目,只慕容渊突然微微低头,对着苏云初道,“方才在马车那番,阿初觉得很好玩?”

  苏云初暗暗咋舌,这么多花灯还吸引不掉这货的注意力么?

  不过,她可不会在慕容渊面前再提这种事情了,轻咳了一声,“怀清,我给你念一首诗词好不,应景而为。”

  她定定地看着他,大有一种你不听我念我就跟你没完的感觉,慕容渊看着苏云初这番模样,低叹一声,“阿初引开注意力的方式,的确是拉低了阿初通身的智慧。”

  苏云初一哽,觉得一口气在胸中上下不是,“呵呵呵……”

  却是听得慕容渊轻笑道,“阿初念念吧,我听听。”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这首词的确应景,火树银花,与此时,相差无二。

  本来也是突然想到的,但不料,慕容渊听此,却是笑着对苏云初道,“阿初这是借用诗词向我表达爱意么?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阿初放心,我不会让你寻我千百度的,我会一直在你身后。”

  苏云初惊愕,觉得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然后再看向某人脸上的光华之色,深呼一口气,不想再说话。

  慕容渊却是看着她的样子轻笑着,眼中也是布满了柔意,直看得街市之上的老百姓,觉得自己该是在梦中,否则,为何能够从靖王殿下的面上看到如此温柔的笑意,这一笑起来,只觉得那双蓝色的眼睛,如珍似宝,哪里还有往日里看到的时候那般可怖。

  再看看此时两人,慕容渊偏头,微微低下身子,与苏云初说话话,悄声耳语一般,如同平常人家的少夫少妻,丈夫在轻哄妻子一般,更是觉得不可思议。

  于是,这是靖王殿下日后残忍嗜血的威名,慢慢异化成妻奴的开端,此时此刻,被围观的两人,都没有意识到。

  只是,看着这般,老百姓只会觉得苏云初与慕容渊之间,令人称羡,前些日子,赐婚圣旨刚刚下来的时候,原先对苏云初的同情,此时已经销声匿迹了。

  可是,老百姓艳羡的一幕,一直被远处一双眼睛看在了眼里。

  柳如絮今夜是独自一人出来逛灯会的,她本就没有多少人缘,原本以为只是出来走走罢了,却是不想,才堪堪转过了一个街角,就看到了慕容渊与苏云初,两人走在人群之中,可她一眼就看出来了,一黑一白的两道身影,男得俊逸,女的曼妙,外人看着,会觉得当真是绝配,可是,在她看来,却是刺眼无比,尤其是看到一向待人冷淡的慕容渊,在大街之上,与苏云初偏头耳语,哪里还有那般高高在上的样子,面上也是带着面对苏云初的时候才会有的温柔。

  这一切,都被她看在了眼里,尤其是,不知是慕容渊说了什么一样,苏云初假意不理会他,他更是微微低下了头,在苏云初耳边说着什么,又是引来苏云初一番瞪视,可他却是对着那番瞪视,眉眼带笑,受用得很。

  柳如絮承认自己内心是羡慕的,但是,更所的是嫉妒,苏云初凭什么?

  所以,她直直看着两人朝自己这边走过来,一改面上不甘的神色,却是朝着苏云初与慕容渊走了过去,“靖王,苏三小姐。”

  还在说笑之中的苏云初与慕容渊齐齐回过头来,却是看到了柳如絮,难免有些意外。

  慕容渊更是不喜,原本只是他与阿初两人的世界,何时就多出了这么一个人,何况,阿初似乎还不太喜欢这个女人。

  苏云初虽说是有些意外,不过双眼却是瞟了一眼身边某个男人,原本挣开的手却是在宽大的袖袍之下,握住了慕容渊双手,“柳小姐,也是来看花灯的?”

  “是呀,真是巧合,没想到竟然遇上了王爷和苏三小姐。”

  说着,柳如絮的面上却是带上了一丝友好神色。

  苏云初只淡淡哦一声,便没了下文。

  柳如絮还想等着苏云初开口邀请她一起,却不想,苏云初只是没有情绪地哦了一声,所以,便也继续开口道,“王爷,如絮是一个人来的。”

  慕容渊皱眉,却是听得苏云初继续道,“王爷,要不,带着柳小姐与一起逛逛如何?”

  苏云初面上虽是带笑询问,也是一副温婉淡然,端庄大方的模样,可是,语气里边,却是慕容渊听出来的危险,便是握着他的手,也是紧了一分。

  慕容渊见此,立刻换了一个表情,“说好的,今日是阿初陪我出来赏花灯的,难道此时阿初要抛弃我了么?”语气里边难免带着不满和控诉。

  苏云初见此,心中暗笑一声,只觉得自己和慕容渊的演技和默契实在是逆天和惊人,听到慕容渊这满是委屈的语气,也轻笑出声,“乖,答应了你的事情,我怎会变卦,可是柳小姐看起来很想要有人陪着呢,怎么办?”

  慕容渊嘴角一抽,“要不让木杨去?”

  另一边隔着不远的木杨只觉得自己一口气上下不得,王爷,您在说笑是么?

  只一边的柳如絮看着两人此番作为,面上难堪不已。

  苏云初却是转头,为难地看着柳如絮,“柳小姐,并非是我拒绝你啊,只是,我答应了怀清要与她赏花灯的,否则,若是我一人,自是愿意与你一道的,若是一个人觉得空虚寂寞,不若,让木护卫陪你走走?”

  苏云初双眼闪烁,说得极为诚恳。

  可是没柳如絮听着,只觉得此时此刻,恨不得掐死苏云初。

  再看另一旁护着并紧紧握着苏云初双手,似是害怕苏云初离开似的慕容渊,她还想维持最后的一丝尊严,“不用了,我与丫鬟自己走走便好!”

  说着,只匆忙与慕容渊行了一个礼,便离开了。只是,无人可见她绞在丝帕中的手有多么用力。

  苏云初这才放开慕容渊的手,朝着还在装模作样的某人瞪了一眼,轻哼一声。

  慕容渊却是看着她的神色,眼中布满了笑意,也布满了独属于苏云初才有的温柔。

  阿初的变化越来越多了,慕容渊想着的是,是不是有一天,他可以将她宠成她最自由自在的样子?

  只是,两人街上这一幕,并非只是被柳如絮看在了眼里,从头到尾,真正将一切收入眼底的是另一处高楼上的两个男子。

  “皇兄……你?”

  看着慕容治面上不复现的温润神色,只一双眼睛紧紧盯着人群之中的两道身影,慕容沇有些艰难地开口。

  慕容治不说话,只是,握着茶杯的手却是青筋突起。

  慕容沇轻叹一声,“皇兄,您今日本该听了淑妃娘娘的话,邀请苏大小姐出来的。”

  听此慕容治却是一样扫向了慕容沇,“老四,我以为,你会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慕容沇听此,却是再看了一眼人群中逐渐走远了的那两个身影,“皇兄不该执着于此,难道皇兄忘记了自己日后是要做什么的么?”

  “不执著?老四,你没有过,你不明白!”

  不明白么?慕容沇在心中低念一声,你又怎知我不明白?

  可慕容治却是没有注意到慕容沇的神色,“该是我的,最后必定会成为我的,过程如何且不论,我只要相同的结果。”

  慕容沇见此,还想着说些什么,但是,看着慕容治的面色,却是不再多说了,而人群之中的两道身影也消失不见了。

  直到走到了桥头,苏云初才对着慕容渊道,“那边就是那个杨婆婆卖花灯的地方了。”

  慕容渊无奈,说好的陪他一起出门的呢,她心中便只惦记着给别人带回那盏花灯么?

  “阿初不必着急,等下我们回去了再来买也是可以的。”

  “我看那边卖得还挺好的,若是等下我们回去花灯卖完了,我不是对欣悦失约了?”

  慕容渊咬牙,挥手对着远处的木杨,木杨会意,走上前来,“王爷?”

  “去,买一盏花灯,着人送回水云间。”

  苏云初脑门上齐刷刷闪下几根黑线,木杨只抿唇轻笑了一声,偷偷抬眼看了一眼苏云初,才应道,“是。”说着,便去那边挑选了一盏小巧可爱的花灯,走到另一处,唤出一个暗卫,将那花灯送回了水云间。

  慕容渊却是得意地笑看苏云初,然后才道,“阿初想要什么样的花灯?”

  环绕了一圈整个街市,苏云初赌气一般,“我要你画的花灯!”

  慕容渊一听,当即笑道,“此事好办。”

  说着,却是拉着苏云初到了一个卖花灯的摊子面前,与摊主解释了一番,拿起了原先还未上画的花灯,给苏云初画了一个。

  原本只是因为慕容渊那番动作稍微赌气一下,此时看到慕容渊看着拿着一盏花灯认真绘画的样子,苏云初嘴角却是扬起浅淡笑意,两人如此相处,倒是觉得温暖不已。

  慕容渊所画,是苏云初当日在淑妃赏花宴上边所做的那幅画,此时,经过了将近半年,由慕容渊画出来,倒也真让苏云初觉得恍惚。

  待到画好了,慕容渊才将花灯举起,“阿初觉得如何?”

  苏云初展眉一笑,正欲接过慕容渊手中的花灯,但是,却是不想,花灯还未接过,另一边已经冲出了一个人,直直往苏云初这边倒过来。

  慕容渊与苏云初反应过来,而慕容渊却是首先带着苏云初一个旋转,让苏云初免于被撞到,可是,那盏刚刚画好的花灯,却是因为这突入起来的一番,被毁坏了一角。

  苏云初心中一疼,顾不得只想捡起那盏花灯,可是,那原本并不倒在身边的人,却是起身,往慕容渊而去,“大恩人,救救小人救救小人。”

  今日是特殊时候,对于慕容渊而言,他此时就是一个毫无内里,武力值为零的人,所以,那倒下的老者,却是在慌乱之中握上了慕容渊双手,“救救我,救救我,有人要追杀我。”

  苏云初自然是懂得慕容渊的,当下也不管那花灯了,只立马将慕容渊往自己这边拉过来,将刚刚被那倒下的老者触碰道的慕容渊拉倒自己身边。

  那老者却也是像无病乱投医一般,往身后看了几眼,见到又冲出来了两三个人,却是不见慕容渊与苏云初出声,便立刻抛开了,样子似乎也是有些疯魔。

  一场意外,来得突然去得也是突然。

  只苏云初看着慕容渊的手腕,与慕容渊对视一眼,轻轻点头,慕容渊却是对着木杨打了一个手势,木杨会意,当即离开。

  如此,也没有多少人记得住这里发生的事情了,毕竟,街市之上,这样的事情,不胜枚举。

  只是,苏云初看着那盏坏掉了一角的花灯,只觉得可惜不已,正要走上去再捡起来,可慕容渊却是拉住了她,“阿初,不要了,若是阿初想要,我再画一盏。”

  苏云初不停,只瞥了一眼慕容渊,却是继续走上前去,拿起了那盏已经灭了的花灯。

  慕容渊无奈,只能任由着她了。

  如此,两人却是没有再多逛了,不消一盏茶的时间,木杨复回到慕容渊身边,对着慕容渊耳语了几句,便再次离去了。

  苏云初自然是明白的,“怀清,我们回去吧。”

  慕容渊面上却是有一些抱歉之色,“阿初,今日本想带你出来赏花灯的,却不想,总遇上一些让你不喜的事儿。”

  苏云初摇摇头,“赏了这么久,也看够了,我们回去吧。”

  两人之间,自是有默契,慕容渊莞尔一笑,牵着苏云初往马车那边而去。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098章 出嫁,赐婚-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