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大智娱乐 >

第114章 京中变化-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发布时间:2018-08-24 09:2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大智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15章 苏府变故-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原本因为京城大街上的热闹,知道苏云初今日回府,卫叔便在府门口迎接人,便是玉竹与茯苓此时也从水云间往外赶了。

  可是,苏云初才堪堪跨进苏府的大门之中,便听到了元氏这声膈应人的声音。

  另一旁,卫叔听到元氏这个声音,微微皱眉,近月以来,夫人似乎变化很大,往常大多数时候都是唯老夫人是听的人,却是在这半年的时间里与老夫人争吵了两三次,在府中越来越苛责下人了。

  卫叔是个明白人,在致远侯府呆了大半辈子,自然明白,元氏恐怕也是因为大小姐被赐婚给治王,便觉得自己的气焰上升了吧。

  “说着是回了江南,原来是跑到战场去了,好好的一个女儿家,不学着些女子该做的事情,出去逞什么英雄。”元氏口气轻蔑,哪里还有半年多以前默默无闻的样子。

  苏云初听着元氏这个声音,进门的脚步没有顿住,只一脚幽幽跨进了府门之中,看着旁边元氏装腔作势的姿态,却是嘴角扬着一抹笑意,抱胸站在一边,看着元氏这这番姿态,“几个月不见,夫人这番损人的手段还是没有一丝长进。”

  元氏听着苏云初这番嘲讽的话语,当即面色一沉,“你!”

  如今的元氏,倒是装扮得明艳了许多,先前苏云初未离开苏府的时候,云氏还扮演着默默无闻勤俭持家的好妻子的角色,如今,倒是舍得对自己奢侈一把了,光看着如今穿金戴银的模样,看起来是明艳了,不过苏云初却是觉得,明艳的不过还是衣物罢了,任谁整个人看起来,三十多岁的人,生生将自己变成了五十多岁的模样。

  元氏“你你你”了半天,也说不了苏云初什么。

  可苏云初嘴角轻扯,带着一抹嘲讽笑意,“我什么?我这才刚刚回来,夫人就想要来耀武扬威显示自己的地位了么?”

  苏云初说着,却是一边走向了元氏,而元氏却是骇于苏云初身上比苏坤更甚的压力,可苏云初却是在云氏近旁,轻声说了一句,“收起你这小丑一样的手段,在这个府中,你还不够格来说我。”

  这样的危险的神色,元氏从未在苏云初的面上看到过,而此时,苏云初在她近前说着这番话,虽然表情是笑着的,面上的神色也是平淡如常,可是元氏却是心中有一股害怕与不安,觉得自己在苏云初的面前,就像一个跳梁小丑一般。

  可是,元氏自己终归是府中的夫人,何况,将来还有一个尊贵无比的苏亦然傍腰,岂能害怕苏云初。

  正待挺直了身子说些什么,却是听到了苏亦然突然的带着一点急促的声音,“三妹!”

  苏云初和元氏转回身去,便看到了与苏坤同时出现在府门口的苏亦然。

  对于苏亦然这声急切的呼唤,苏云初退开元氏一步,只看了一眼苏坤,“父亲。”

  一声呼唤,只打了一个招呼而已。

  苏坤淡淡点头,只是看着一身英气打扮的苏云初,微微皱眉却是不语。

  而苏亦然却是一脸笑意,“三妹回来了,回来了便好,路途劳顿,先回院中休息休息,再去给祖母请安。”

  苏亦然说得尤为体贴,一边说着,一边走向元氏。

  可元氏不知是怎么回事,竟然是挣脱开了苏亦然的手,直直走到苏坤的身边,“侯爷,侯爷,三小姐羞辱妾身。”

  她说得动情,说完之后,眼中还带着泪花。

  只是,一个三十多岁却打扮像是五十岁的女人,梨花带雨的模样,看起来真的让人恶心,苏坤看着元氏这般,面上也生不出一丝怜惜之意,更是微微皱眉,对于元氏这番有点不满。

  “哦?羞辱?夫人说说,我是如何羞辱你的?”苏云初还是那样淡笑的面色,看着要依偎进苏坤怀中的元氏。

  苏坤此时也是开口了,将元氏从自己身边推开了一些,“你又怎么了?”语气里边是毫不掩饰的不耐烦。

  元氏这样的变化,已经让苏坤心中不满了。

  “三小姐刚刚回府,便仗着自己的名气羞辱妾身,羞辱妾身不配为府中的夫人。”元氏义正言辞在跟苏坤告状。

  苏坤听着却是看了苏云初一眼,眼中还有警告之意,元氏是苏亦然的生母,苏亦然会嫁入治王府,若是羞辱了元氏,那么,苏亦然的面子往哪里放。

  苏云初对于苏坤看过来的警告眼神视而不见,此时的元氏在一番告状之后,已经微微退开了苏坤两步。

  苏云初却是脚步轻悠,往前走了两步,手中的不知何时已经握住一直放在身上的军匕,却是以一种诡异的速度在元氏头上一挥,然后顿住,而元氏头上的饰品以及挽好的发髻全部断开,“哐当”一声落了一地,而半截头发也掉落下来。

  元氏还不知道苏云初何时出来的动作,便惊觉自己此时的狼狈,不由得抱着头尖叫一声。

  而苏云初已经收回了手中的军匕,看着苏坤气得抽搐的面部,开口说话的声音,也是清冷决然,“羞辱,既然夫人如此说,我便让夫人看看,什么才叫做羞辱。”

  然后才低头看着此时还狼狈蹲在地上的元氏,开口道,“侯府真正的夫人,可不会像夫人这般恨不得将所有珠宝戴在身上,这番样子,倒更像是勾栏院的老鸨,若说羞辱,恐怕夫人自我羞辱得已经够了。”

  说着,却是不再管这一处的狼狈,看了苏坤一眼,“女儿先回院子了。”

  可是苏坤看着突然变得嚣张了的苏云初,却是沉声开口,“站住!”

  苏云初的脚步顿住,并没有回头,“父亲,女儿刚刚回府,还有半个月便出阁了,父亲最好叫祖母好好管管夫人,这般模样,莫说是府中在大姐出嫁之前会鸡飞狗跳,恐怕,大姐即便出嫁,也会不好看吧。”

  说着,便不再多话,径直离开了此处。

  而苏亦然却是看着苏云初离开的方向,手中的丝帕绞紧,更是看着此时蹲在地上哭号的元氏,心中觉得厌恶,本来好好局面,就因为元氏自作主张在苏云初一回府的时候就来刁难,如今造成了这番模样。

  如此,让她觉得难看不已。

  再看看元氏通身穿金戴银的装扮,她明明告诉过元氏不要如此装扮,可元氏却是像着了魔一般,不听她的劝阻,如今,她自己都觉得不想靠近元氏。

  可苏坤看着苏云初离开的方向,然后在看看地上的元氏,抬眼看了一眼苏亦然,“送你母亲回院子了,这些日子,如是没事,便好好呆在院子里,跟你一起学习为妻之道。”

  说着,便离开了府门口,不愿意在这儿多留一分。

  而苏云初还未到达水云间,却是却是被匆匆从水云间跑出来的茯苓一把抱住了,“小姐,小姐,奴婢好想你啊……”

  便是一向比较矜持的玉竹,看着苏云初也是双手捂唇,面上是激动的神色。

  苏云初只任由这茯苓抱着自己,面上是温和的笑意,“好了好了,我这不是回来了么。”

  可茯苓却是激动万分,“小姐,我都听说了你和王爷在军营之中的事情了,一听到消息的时候,我便知道,那一定是小姐,绝不是空穴来风。”

  苏云初听着这番,轻笑一声,“就你知道得多。”

  “当然了,我们小姐那么厉害,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

  主仆三人这边有说有笑地回了水云间,气氛融洽,与刚刚在府门口发生的那一幕,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回到了水云间之后,应离也现身出来,这是首次在他跟在了苏云初身边之后,苏云初出远门而不带上他,如今看着苏云初安然回来,这个大男子,面上也难掩激动,“小姐……”

  苏云初朝他点点头,笑道,“应离看起来变化了不少。”

  应离一哽,不知如何作答苏云初。

  只茯苓笑道,“是变化了不少,因为等着小姐回来。”

  应离听此,面上有一股羞赧,不过却是道,“小姐回来了便好。”

  水云间在苏云初回来之后,便热闹了起来,几个月以来因为少了苏云初而没有人气的院子,此时虽是在冬日里,也是温暖如春。

  直到回来房中换了一身衣裳,苏云初却是觉得自己不太能够适应这回来之后宽袖拖地长裙的装扮了,不过稍作休息,喝了一口热茶之后,苏云初还是照例问道,“这几个月,京中可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玉竹与茯苓闻言,对视一眼,不过却是齐齐回答,“没有,小姐放心便是。”

  可是苏云初看着两人明显不太自然的神色,眼神微眯,“有。”说出来的语气也是笃定不已。

  玉竹与茯苓沉默不语。

  苏云初面色一沉,“到底是什么事情?”

  玉竹还想说什么来移开苏云初的注意力,可茯苓却是双唇一瞥,然后道,“小姐,陈公子入朝了,如今任职参知政事!。”

  苏云初听此,眉头一皱,怪不得,怪不得今日陈自明那般堂堂正正地在城门口接她和慕容渊,可是,江南不是从来不入朝的么,自明又是为了什么?

  苏云初这边回来在水云间休息了之后,直到用过晚膳,才去给苏母请安。

  可苏母的面色不好,苏云初看着她也是面上带着病态之色,便是今日她对元氏做了那样的事情,苏母也只是象征性地说了她两句,并不多说什么,可苏云初却是从苏母的口中听出来了,苏母对于元氏已经不满了,即便她今日将元氏弄得如此狼狈,苏母也没有发什么脾气。

  想来也是,元氏在苏母的镇压之下,一直都是人微言轻的,可如今因为苏亦然的缘故,也想要起来反抗苏母,当一回致远侯府真正的掌家人,可是,苏母岂会容忍,这两人,如今,恐怕也是不和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上带了病症,苏母也不关心苏云初这些日子的去向,只是在苏云初请安了之后,便让苏云初回了自己的院子。

  可是,苏云初回到了自己的院子之后,却是没有洗漱也没有休息,而是对着应离道,“出府一趟,去参政府。”

  应离抬眼看了苏云初一眼,便带着苏云初离开了水云间的院子之中。

  参政府离苏府并不是很远,苏云初也并未走正门,直接由应离带着翻墙进入了院子之中。

  宽敞的院子,并没有经过特别的修饰,似乎这模样,就该是他修建好的时候的模样,崭新的府邸,可是看起来,这座府邸的主人,并不是很在乎这个院子。

  府中丫鬟、寥寥无几,便是苏云初已经走了一段落,也碰不上一个守夜的人。

  这般看着这个参政府,苏云初觉得心中似乎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

  直到走到另一处小园子,才看到,在这园子中间的亭子里,陈自明独自一人在亭中煮茶。

  苏云初脚步顿了一下,直直看着那边那个本该在江南的烟水中煮茶的男子,如今却是在这参政府之中拿着那崭新的茶具在煮茶。

  陈自明知道苏云初来了,“云初来得刚好,这边茶刚刚煮好了,天凉,先过来喝一杯吧。”

  苏云初停住的脚步继续抬起,应离却是站在了亭外不远处,并没有跟着苏云初走过去。

  苏云初走到茶桌旁边,看着陈自明动作悠闲,给她斟了一杯茶,茶水冒着热气,散发幽香,“云初,品尝一口,这是近得的君山银针,今日才拿出来煮的第一壶。”

  苏云初只看着自己面前的那杯茶水,并没有出手拿起,“自明,宋陈梁李一致决定过,不入朝的。”

  陈自明煮茶的动作不变,却是应着苏云初的话,“云初,这天下都是陛下的,君若需要臣,臣就只能长伴君侧。”

  “可陈家有能力拒绝。”

  “云初可还记得,陈家祖上出了几个宰相,这是沿革,到这一代,我不过是循环了陈家的历史罢了。”

  陈自明说得毫不在意,似乎,陈家突然有人入朝,并非是一件突兀的事情。可是……苏云初不相信,这样突然的事情,而近日下午思虑了一番之后,这件事,也许和自己有多多少少的关系……可是此时,看着陈自明不甚在意煮茶的动作,苏云初觉得自己这番过来相问,实在也是没有理由,陈自明代表的是陈家,而她能说什么呢。

  只顿了顿,苏云初便不再就此事多言,“好吧,既然你执意如此,我也不再说什么,只愿自明你不会后悔今日的这番决定。”

  陈自明嘴角扬起一抹笑意,“既然已经来了,何须后悔。”

  说着,却是举起了手中的茶杯,示意苏云初喝茶。

  苏云初轻笑一声,拿起桌前的茶杯,放在唇边品尝一口。

  自此,苏云初心中原本就存在的诸多疑问,却是在来了一趟参政府,见到陈自明之后,被陈自明淡淡的不在乎中冲淡消形,许多的疑问,都再也说不出口了。

  即便她心中,有着隐隐不安的猜测,也只闭口不言,事情到了如今这个地步,说什么都已经于事无补,开弓没有回头箭。

  如此倒成了两人在此处喝茶罢了。

  喝茶自是喝茶,陈自明也跟苏云初说了一些这个月以来京城之中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物,包括,那一次参加了苏云初的及笄礼之后,回江南之时遇到的刺杀。

  “刺杀?舅母和表兄可有出事?”苏云初一听,便心生焦急了。

  陈自明只摆摆手,“无碍,只是宋伯母受了一些惊吓罢了,皓流,受了一轻伤,不过也无碍了,有我们在,后来还有十五护卫接送,后边便无事了。”

  可是,虽是听着陈自明如此说,苏云初的眉头依旧不展,“你的意思是说,后边还有追杀?”

  陈自明轻点头,“不止一拨人,不过,是死士,追查不出来。”

  苏云初听罢,直直皱眉,“自明觉得,可能会是一些什么人?”

  陈自明嘴角扬起一分不屑弧度,“是谁派去的人,并不重要,云初,江南,已经不得独自安生?”

  这么听着陈自明的话,苏云初唇角抿了一分,心中有着自己的思虑,不过,陈自明倒是不再多说这些了,苏云初心思玲珑,他不必多说,却是出口道,“苏府的大小姐,云初,需小心一些。”

  “有苏亦然派去的人?”苏云初听罢陈自明的这个说法,微微皱眉,她想不到,苏亦然这样的人,有什么样的关系和能力竟然能够派出杀手去追杀她。

  “嗯,经过我们对第一拨杀手的盘问,经由他们描述,是致远侯府的大小姐。”陈自明肯定地告诉她。

  苏云初一直都是知道苏亦然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的一个人的,却是想不到,刺杀自己,她竟然也掺和了进来,可是,她有些不明白,“刺杀我,她能得到什么好处?”

  陈自明摇摇头,看着苏云初面上不解的神色和皱起的眉头,只抿了一口茶之后,轻吐了出两个字,“治王!”

  苏云初听着,眉头更是皱了一份。陈自明却是了然,“云初,治王的心思深沉,并不如表面看起来那般温良无害。”

  苏云初听着,唇角翘起一抹莫名弧度,“慕容治从来就不是温良的人,只怕,这副儒雅的躯壳之下,掩藏的其实是一只蛰伏的猛兽。”

  陈自明看她了然如此,也不再多说了。

  话已至此,苏云初在参政府呆了几乎有一个时辰,才离开了此处,只是,苏云初前脚才离开了参政府,慕容渊后脚就踏进了陈自明所在的这处小园之中。

  “王爷来的不巧,茶已经喝完了。”陈自明没有一丝意外。

  慕容渊看了看桌上的茶盏,还有苏云初大半杯仍旧带温的茶水,只伸手拿起,放在唇边品尝了一口,“陈大人,好茶艺。”

  陈自明只看着慕容渊这番自然而然的动作,眼神微闪,“能入得王爷之口,是在下的荣幸。”

  听此,慕容渊眉头一挑,“陈大人这才刚刚上任多久,这官场的腔调便打得这般熟练了。”

  陈自明对于慕容渊这番话并没有什么表示,依旧坐在桌前,摇头失笑。

  可慕容渊却是看着陈自明,面色微沉,“倘若是阿初欠你的人情,本王必定会还。”

  陈自明听此,抬眼看了一眼慕容渊,“云初是在下的妹妹,哥哥为了妹妹做什么事情,本就是天经地义,何须王爷何须云初来偿还?”

  慕容渊只定定地看了一眼陈自明,两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而后,慕容渊便飞身离开了此处。

  只陈自明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仍旧坐在桌前,看着苏云初先前用的那杯茶水,不知在想着什么。

  苏云初与应离出了参政府之后,并没有急着回府,只是漫步而回,只是,她心中却是有一股不知该当如何表达的郁结。

  陈自明入朝,其实原因,说起来至少有一半是为她吧,从她去了军营之后。

  这是她回京之后最始料不及的事情,口口声声说无需江南为她做出任何牺牲,可如今,到底还是做出了牺牲。

  这般走着,只突然抬眼,却是看到了在前边等着她的慕容渊,苏云初一愣,急急走了上去,“怀清?”

  慕容渊只看着苏云初朝自己走过来,然后却是牵起了苏云初的手,“阿初的手,如此冰凉。”

  “我刚刚去了参政府。”苏云初不隐瞒自己的行踪。

  “我知道。”

  可苏云初的声音里却是带着一些苦闷,“怀清,真的,我不希望江南为了我做出任何牺牲,尤其,尤其是陈家,是自明,你明白吗?”

  慕容渊看着她面上苦恼的神色,那是对于自己的自责,苏云初的面上极少有出现这样的表情的时候,她是一个固执的人,但凡决定的事情,都不会让自己后悔,更不会因此而产生自责的心思。

  此处的巷子,倒是无人,只两人在这边说话,慕容渊手指轻抚上她带了冷意的面颊,“阿初不必自责,你怎的不知,这也许会是陈家一直以来,都埋藏在心中的遗憾呢?”

  “怎么会,陈家明明就……”

  “阿初!”慕容渊却是出声打断了苏云初接下来的反驳,牵着苏云初的手,一边往前走,一边道,“阿初,陈家史上是宰相之家,后来,在多次变革之中首当其冲,从此隐退,不愿入仕,只专注于文化,可是阿初,你如此聪慧,可有想过,陈家这番避世,何尝不是在躲避自己的内心?曾经的宰相之家,只不过是因为变革遭受磨难,每每功败垂成,难打陈家心中便没有遗憾么?”

  苏云初只抿唇听着慕容渊这么说,似是思考。

  慕容渊见她听进去了,而后才继续道,“一直以来,江南四家在阿初心中的地位重要如斯,阿初一直也将陈家与其他三家共同看待,可否想过,追究历史沿革的话陈家与其他三家是不一样的?阿初这是关心则乱,此番,未尝不是了了陈家的一番遗憾。”

  慕容渊分析得透彻,苏云初听着,心中却是觉得开阔了不少。

  宋家不入仕的决心太过清楚明朗,宋家守护宏源楼的使命太过坚决,苏云初也习惯了将陈家与宋家同等对待,一直都觉得,江南四家,其实都是一样的使命,一样的心思,却是忽略了历史沿革的不一样。

  对,陈家同样也是因为曾经政治变革中首先遭受文化迫害而一度对朝堂失望,可是,这层失望之中未尝不带着遗憾。

  可是,想是这么想着,苏云初内心却也知道,慕容渊这番话,更多是是在安慰自己。

  可是她也不是一个容易陷入某种纠结而不了自拔的人,听了慕容渊这番话之后,只抬起头,朝他一笑,“怀清,我知道了。”

  慕容渊看苏云初明朗了一些的面色,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语气之中带着笑意,“阿初知道便好,这世上,唯有我才会待阿初如珍如宝,别人哪里会有那样的能力。”

  苏云初听此,轻笑一声,“自大!”

  慕容渊却是冷哼一声,带着苏云初回到了水云间后才离开,回了靖王府。

  可是,第二日,苏云初一早醒来的时候,便听到了玉竹说,孙氏一早便带着苏欣悦在水云间外边候着了,说是找苏云初有急事。

  而孙氏整个人眼圈红红的,便是苏欣悦也是啜泣着,两人看起来都有些急。

  苏云初面上觉得奇怪,却是问道,“这些日子,秋院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玉竹顿了一顿,对着苏云初道,“前些日子,苏艺烟回了一趟侯府,之后,老夫人便决定,将四小姐许配给了吏部刘尚书家的儿子。”

  “嗯?”苏云初不解,苏欣悦已经十三了,按照如今的习俗来说,女子十三开始婚配,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刘尚书的儿子,有什么不妥么?”孙氏一直都希望苏欣悦嫁得好,如今被许给了尚书的儿子,应该也算是好的了。

  只玉竹看着苏云初不知,顿了顿才道,“刘尚书的儿子,脾气有些猛,早先娶了两房夫人,据说,后来,都被打死了。”

  “打死!”苏云初惊呼一口,看来是家暴了。

  只简单收拾了一下,便对着玉竹道,“你去领她们进来吧。”

  其实她还算是喜欢苏欣悦的,这份喜欢,无关孙氏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孙氏带着苏欣悦进来的时候,苏欣悦的鼻子还红通通的,不难看出,先前是哭过了一番。

  孙氏一见到苏云初,便赶紧上前,“三小姐,三小姐,救救我们,救救我们……”

  说着,孙氏一边拉着苏欣悦往苏云初而去,“欣悦,快去求求你三姐姐,你三姐姐一向都是最疼爱你的,一定会帮助你的。”

  这般说着,苏欣悦眼中的泪水更盛,可是,半年不见苏云初,尤其是昨日听到苏云初一回府便把闹事的元氏给羞辱了一顿,此时,心中对苏云初,也不知该是什么心情,倒是有些又敬又畏了。

  只在孙氏的推搡之下,往苏云初的身边靠近,怯懦地喊了一声,“三姐姐……”

  苏云初看着苏欣悦这番梨花带雨模样,只吩咐了玉竹,“带四小姐先先出去洗把脸,早膳还没用吧,先去吃点东西。”

  玉竹会意,“四小姐先跟随奴婢下去吧。”

  苏欣悦不明其意,听到苏云初如此说,只朝着孙氏看了一眼,眼中是询问之意。

  孙氏见着这番,也是点点头,“欣悦,先去吧啊,去吧……”

  如此,苏欣悦才跟着玉竹下去了。

  待苏欣悦下去了之后,孙氏却是普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三小姐,你救救欣悦,只有你才能救欣悦了。”

  苏云初看着孙氏这番,眼神微闪,“孙姨娘这是做什么,动不动就跪下来,这番大礼,我可承受不起。”

  听着苏云初这么说,孙氏一咬唇,“三小姐,四小姐不能嫁入刘府,侯爷和老太太不给我们母女做主,妾身只能在求救三小姐,三小姐救救妾身。”

  苏云初听罢啊,唇角一弯,“孙姨娘凭什么会觉得我会管理此事,何况,在这个府中,我不过是一个待嫁的女儿罢了,父亲和祖母决定下来的事情,你叫我如何帮你改变,何况,孙姨娘可别忘了,小时候,我尚未去往江南的时候,孙姨娘是如何对待我的,我回了侯府这些日子,孙姨娘又是如何对待我的,难道孙姨娘觉得,凭借这些,我还会帮着孙姨娘?云初不是菩萨,救苦救难的事情,孙姨娘怕是找错人了。”

  孙氏听着苏云初毫无商量的余地的话,嘴唇挪了挪,“可是……可是三小姐历来对四小姐都很好的……”

  苏云初微微摇了摇头,“很好?所以孙姨娘觉得这般冒冒失失来找我,就凭我对欣悦的那一点点好,就会帮你消除了与刘家的婚事?”

  听着苏云初这般说,孙氏似乎才反应过来,是啊,苏云初对苏欣悦好不过是她一厢情愿,在情急之下的夸大罢了,是好么?未必见得,只是说,比起府中的其他人,苏欣悦那个怯懦的女儿不像其他人一般给苏云初使绊子罢了,若是苏欣悦胆子再大一些,如同苏艺烟那样,今日,她便是连进了水云间恳求苏云初的资格都没有。

  孙氏在听完苏云初这这番话之后,只怔愣着,可是,她还是一个母亲,苏欣悦若是嫁入刘家,便只有被打死的下场。因此,只是怔愣了半晌,便抬头看着苏云初语气坚决,“三小姐若是肯帮妾身,妾身便将府中关于夫人秘密告诉三小姐。”

  孙氏口中的夫人是指宋氏。

  苏云初听此,眼中划过一缕暗芒,早在没有去军营的时候,在过年那一段时间,她就感受到了孙氏对自己的变化,并不再处处针对她,不仅仅如此,便是往常在一众女眷之中,也是少了往常的那些愤愤不平。

  尤其是许多次,苏云初发现了在苏母的屋中,孙氏看向自己的眼神中的复杂。

  她原先对此产生了好奇,但是奈何后边事多,并不再理会,如今回来了,见到孙氏这般冒冒失失来求救她,心中便猜想,孙氏怕是知道了什么事情。

  毕竟,她对苏欣悦微不足道的好,还不至于让孙氏这般来向她求救,最应该求救的,莫不如去和苏坤或者苏母胡搅蛮缠。

  听着孙氏说着这句话,眼中暗芒一闪而过,无人可觉,可苏云初只嘴角轻扯,“夫人的秘密,夫人有和秘密,与我何关?”

  孙氏见着苏云初听不懂,却是急着解释道,“不是如今的夫人元氏,是当年的夫人宋氏,三小姐的生母。”

  “哦?”苏云初好整以暇看着孙氏。

  孙氏却是一咬唇,而后环视了一遍整个屋子,似是害怕被人发现了什么一般,然后才对着苏云初低低出声,“三小姐的生母,不是意外而亡,是被老太太和元氏的手段以及侯爷默许之下暗害而亡的!”

  听及此,苏云初握着茶盏的手一紧,不过还是看着孙氏,面上是平淡让人看不出情绪的神色,“孙姨娘这话可不要乱说,且不说我不会原谅你在我生母离世之后还这般造谣,便是父亲与祖母也不会允许你这般诬陷与诽谤。”

  苏云初当年知道的是,宋氏的死亡,与元氏相关,因为府中在争风吃醋,在后期,宋氏生病的时候,因着元氏的命令无人理会,导致病情恶化,最后直接过世。

  可是,今日听着孙氏这番话,难道另有隐情。

  可是,凭着孙氏的一面之词,她不可能全然相信。

  孙氏却是急于向苏云初解释自己得到的消息千真万确,“三小姐,是真的,这是妾身亲耳听到的消息,上一年冬天,妾身去照料老太太,偷偷听到的老太太与夫人的对话。”

  苏云初内心其实并不太平静,可是面上依旧是淡淡的神色看她,“孙姨娘,莫非是不知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毫无毫无证据的事情,还是不要拿来我面前虚晃了。”

  说着,便跟茯苓使了一个眼色,茯苓便上前,“孙姨娘还是先回去吧,这番拿三小姐的母亲来说事,三小姐念在孙姨娘情急失言,也念在大婚在即不与孙姨娘计较,小姐还有事需要出去。”

  孙氏有些怔愣,原本觉得这是最后一个筹码,想着能够让苏云初出手帮助他们母女,却不想……

  苏云初已经站起身,“欣悦的事情,我帮不了,孙姨娘今后不要再提这件事情了。”

  可是孙氏却是一咬牙站起来,看着苏云初,“若是我拿出证据,三小姐可会相信?”

  苏云初只淡淡看了孙氏一眼,不再多言其他,“送孙姨娘出去。”

  直到孙氏离开了此处,茯苓才略带不安地看向苏云初,“小姐……?”

  苏云初虽是看着面色平静,可茯苓自是了解她的,恐怕,苏云初心中,此时已经在翻腾。

  对于当年的事情,苏云初原本一直觉得宋氏的死亡多是意外,哪怕是与元氏有间接关系的意外,病入膏肓的意外,可是……如今,孙氏竟然给了她这么一个消息,即便如今并不完全相信孙氏,可是,心中却也留存那份怀疑,孙氏必定是听到了风声,否则不会这般以此为筹码,也不会有这些日子以来的变化。

  看着茯苓面上的担忧,苏云初只沉声出口,“且去查查。”

  回到了孙氏的秋院之后,苏欣悦面善还带着一丝不安,“姨娘,三姐姐会帮我们么?”

  经此一事,孙氏整个人似乎都变了一些,见着苏欣悦这般担忧的模样,只揉了揉她的头发,“欣悦别担心,会有办法的,那个刘家,姨娘也不希望你去……”

  苏欣悦想了想,大概是从孙氏的话语里听出了什么意思,只看着元氏问道,“姨娘,三姐姐帮不了我们是不是?姨娘,我们去求求祖母和父亲好不好?”

  孙氏见着苏欣悦如此说,不知为何面上竟是生起了气来,说话的语气也重了一些,“求求求,求你父亲若是有用,今日我还用得着去水云间么,老太太根本不把你放在眼里,把你推入刘家,还不是为了致远侯府好,求她能起到什么作用!”

  看着孙氏突然发了脾气,苏欣悦面上有一丝惊慌,只看着孙氏,咬着唇,要哭不敢哭的模样。

  孙氏看着苏欣悦这样子,只叹了一口气,“好了,是娘亲心急了,欣悦,你要记着,你三姐姐才是能够帮你的人,才是我们能够依仗的人。”

  苏欣悦听着孙氏的话,只咬牙点了点头。

  只是,孙氏却是想起了前几日,听到说要把苏欣悦许配给刘家那个凶狠残暴的儿子的时候,想要去求苏坤,苏坤却是连理都不理,任她如何撒泼耍赖,苏坤最后急了,竟然说倘若她还是这般模样,便把苏欣悦送到元氏的院中待嫁,免得教坏了苏欣悦,而苏母更甚,对于将苏欣悦许配给刘家,坚决不可动摇。

  她能够去求救谁,在这个苏府里,自从当初听到了关于宋氏死亡的真相之后,她就知道了,在这个侯府之中,自己的女儿只会是苏亦然路上的牺牲品罢了。

  这么想着,孙氏的眼中却是划过一抹坚定,倘若她能拿到老太太与元氏合谋暗害孙氏,而苏坤默许的那个证据,那么,苏云初会不会出手帮她们母女?

  她没有能力,自己根本不能对抗这一桩婚事,可是,随着京城之中的对于苏云初那那番传言,她相信,这个苏三小姐,有这个本事!

  可是,找证据谈何容易,她毕竟只是府中的一个小妾,所知的也是那一日偷听到的东西罢了。

  这边孙氏在苦恼,所幸如今苏欣悦也才十三岁,虽然许配给了刘家,但还不会嫁出去,可是,即便还有时日,孙氏内心也是不安。

  事情已经过去将近十年,想要查起,谈何容易。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13章 回京-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