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大智娱乐 >

第115章 苏府变故-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发布时间:2018-08-24 09:2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大智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16章 婚前的变奏-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三日之后,宋家四口举家来到京城,参加苏云初半个月之后的大婚之礼,大婚的事情也在慢慢准备当中,京城的人谁人不知,靖王府如今已经开始张灯结彩,红彤彤的一片,更是往府内添置了不少上好的家具,这几日,大街之上常见着东西往靖王府内搬,京城之中无人不说,这景和郡主得了靖王这般恩宠,真是史无前例。

  宋家到来之后,依旧是住进了当初来参加苏云初及笄之礼的时候的宋家别院,这次来的,自然还有其李俊泽和梁光熙。

  而宋家来京之后,听到京城之中的百姓对于这场婚礼的称赞,心中也是高兴。

  宋羽到来之后,十一月初七,却是与苏云初在宋家别院长谈了将近两个时辰,十一月初八,才去拜访致远侯府,可拜访的时间连半个时辰都不到便已经从府中出来。

  这些细微的变化,不会引起别人的关注。

  可是,在十一月初八这一日傍晚,致远侯府中却是闹翻了天,因为就在府中所有人都在给苏云初和苏亦然准备出嫁的事宜的时候,苏母却是在用晚膳的时候,猝然昏倒,不省人事。

  突然的变化,让一众府医直接涌进了苏母的房中,府医的诊断是苏母中风了。

  如此,可急坏了苏坤,可是,情况紧急,府医诊断了出来之后,也没有办法,苏坤只得叫来苏云初,因着苏云初医术高明,让苏云初为苏母治疗。苏云初不动声色,只神色淡淡给苏母做了一番检查,给苏母扎了几针,算是降压止痛之后,便让如今已经陷入昏迷的苏母躺在床上,不让外人多做打扰。

  而苏坤见着苏云初医术在身,便叫苏云初留下来一起照料苏母,说是苏云初在出嫁之前为祖母尽的一份孝心了。

  整个夜晚,在苏母偌大的福寿院里边,除了一直照顾苏母的嬷嬷之外,还有房中几个丫头,便只有苏云初在苏母的房中。

  这也是苏云初首次在苏母的房中如此长时间呆着,往常来请安的时候,都是在另一边的堂厅之中,此时,坐在苏母的房中,面无表情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苏母,李嬷嬷已经出去准备为苏母擦洗身子的热水,此处只有苏云初一个人,苏云初这才环视了一圈这个屋子,摆放整齐,错落有致,与苏母一般,似乎整个房间都透露着一股老气沉沉的死气。

  苏云初看着这满屋子的摆设,脑中却是想起了所查到的信息。

  关于宋氏当年的事情,苏云初让应离去调查了之后,只是经过了七日的时间,便已经有了着落,当年跟在苏母身边的丫头水卉便是帮助苏母进行那一场暗害的人,后来被苏母赶了出去,本来还是要打杀了水卉的,但是,因着水卉在照顾苏母的时候尽心尽力,苏母一时不忍,只将水卉送出了府,后来,水卉便嫁了自己的表哥。应离办起事情来也是效率极高,从一点点当年的蛛丝马迹查起,还能查到水卉的身上,而孙氏为了苏欣悦,也是下了血本,给苏云初提供了一个人,这个人,是元氏当年身边的一等丫鬟,金丽,但是金丽却是在宋氏过世,元氏当上了府中的主母之后,自己请辞回了乡。

  经过了这么多年,水卉对于苏母的情分随着岁月的洗涤也没有剩下来多少,只是,对于当年之事,许是暗害主母,尤为触目惊心,反而记得很清楚,在威逼利诱之下,竟然将当年苏母与孙氏如何暗害宋氏,并且苏坤如何默许的全部经过全都说了出来。

  当年的宋氏,被苏坤从江南带了回来,因着宋氏与宋家说到苏坤的时候,宋家反对而宋氏坚持,所以宋氏只道自己是一般书香人家的女儿,执意跟苏坤回江南,而那时候的苏坤与宋氏如胶似漆,哪里会顾虑宋氏是谁家的女儿,只道宋氏是个可人的,况且年少轻狂,总觉得自己能够给得起一个女人一切,因此,宋氏来了京城,在苏坤的一番安排之下,嫁入了致远侯府,成为了致远侯府的嫡母,可京中的人不完全知道宋氏嫁入苏府的原由,苏母却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因而苏母对宋氏尤其不满,即便宋氏逆来顺受,处处隐忍也换不来苏母另眼相看。

  而后,元氏,刘氏和孙氏相继入府,宋氏别被暗中欺负,名为嫡母,却丝毫没有任何嫡母的权利。

  当年苏坤的恩泽也随着日子渐消磨不剩下了多少,宋氏可谓过得生活忧苦以至于积郁成疾,而后,为了致远侯府的将来着想,因着宋氏私奔而来的身份,苏母与元氏暗中给喂了慢性的毒药,宋氏最后在不堪消磨之中死去,而所有人却都认为,宋氏只是病入膏肓死亡而已。

  苏坤是知道这件事情的,为此,还犹豫了一阵,可是,苏母一声为了致远侯府的以后,苏坤便默默允许了这件事情,当年,江南定下的绵绵情意,终究抵不过一府的再次兴旺的*。

  当年,让宋氏不惜与家人断绝关系执意跟随男子的行为,最终也成了宋氏被那男子抛弃辜负残忍迫害的原因,甚至苏坤连查都未曾查过,宋氏出自何处。

  想到此处,苏云初看着躺在床上的苏母,嘴角扯起一抹嘲讽,为了致远侯府是么?那么,她倒要看看,他们牺牲了宋氏,致远侯府是否就能兴旺得起来。

  第二日的时候晚间的时候,苏母醒过来一次,昏暗的房间里,只有苏云初一个人陪着她,苏母虽然是清醒过来了,但是状态不佳,一双浑浊的老眼之中,也是没有办法聚焦,便是睁眼之后看到苏云初的片刻也是怔愣不敢相信。

  苏母醒过来了,苏云初自然是知道的,可她只淡淡开口说了一句,“祖母醒过来了?”

  平淡的语气,听不出任何孙女对于祖母的感情,反而,有意无意之中透露着一股冰冷的意味。

  苏母过了半晌才意识渐渐清晰,看到苏云初,在自己的房间里,没有回答苏云初这番话,只是盯着苏云初看了半晌,才微微艰难地开口道,“你大姐姐呢?”

  “大姐先前来看过祖母了,如今在青羽院。”苏云初倒是回答了苏母的话。

  苏母身体还微微虚弱,老眼在房间里巡视了一圈,“李嬷嬷呢?”

  “去熬药了。”

  听着苏云初声音里边没有温度苏母叹了口气,“你回去,我这人不需要你了。”

  可是,苏云初听着这番话,却是没有离开,而是站了起来,在床边居高临下意味不明地看了苏母一会儿,苏母解读不出苏云初眼中的神色,可是,这么被苏云初看着,即便是虚弱的时候,语气也不免不满,“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若是无事,便回你的水云间去,别在这碍我眼。”

  听着苏母如此说,苏云初倒是坐了下来,唇角微微翘起,“祖母可是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

  苏母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虽然时不时也让府医检查,但是,府医只道是人老了身体难免有不舒服的时候,只不断开出了调理的药方倒是没有具体说过苏母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如今,听着苏云初如此文,不免咯噔一声,“什么……什么问题?”苏云初的医术,她不会怀疑。

  苏云初只看着苏母面上不安的神色,嘴角扬起的笑意不减,可是,此时的苏母看着,却是觉得这一抹笑意让人不寒而栗,她极少看到这样的苏云初,带着一层阴厉之感,让看到的人,忍不住觉得她的可怕。

  苏云初浅淡一笑,“也没什么,就是中风了罢了。”

  中风!

  便是不懂得医术的人,谁人心中还没有一点常识,中风这等事情,一旦弄得不好,便会弄出人命,苏母从不知道,自己身体竟然已经沾惹上了这样的毛病,一听带中风这两个字,心中便慌了,“怎么会,云初,你告诉祖母,这……这不是真的。”

  可苏云初看着苏母面上的慌张,只面色平静道,“很不幸,这的确是真的。”

  苏云初的平静,终究是激怒了苏母,“你这是什么神情,我得了这样病你就是这样幸灾乐祸的表情么?”

  可是,才刚刚发泄完,又想到了苏云初一身的医术,有软下了声音,“云初,祖母知道你医术高明,你会治好祖母的是不是?”

  苏云初只看着苏母神奇的变化,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意,“的确,中风在我看来原也不过如此,多扎几针下去,对开几副药方,没过两三月,祖母便能恢复了。”

  苏母一听,顾不上苏云初语气里的冰冷,面上已经有了几分神采,“那就好,那就好,只要你医治好了祖母,你想要什么,祖母什么都给你。”

  可是,苏云初却是抬起眼,盯着苏母带上了几分神采的面色,“我想要我的母亲回来,祖母给得了么?”

  苏母一听苏云初这话,面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云初,这……你母亲已经过世多年,祖母知道你想念你母亲,我也怀念你母亲,只是,这么多年了,人死不能复生,祖母也……”

  可是还不待苏母说完,苏云初看着苏母面上佯装出来的惋惜神色,只觉得讽刺无比,“不必了,祖母这病治不好了,之后会慢慢全身瘫痪,再也醒不过来,直到……死去!”

  苏母一听苏云初这话,面上一惊,便是语气也尖锐了一些,“你不是说,两三个月便能恢复了么?”

  “我说三个月能恢复,可我觉得祖母还是不要恢复了的好,免得一把年纪了还竟是想着做一些丧尽天良的事情。”苏云初语气冰冷。

  “你!”苏母一听这话,就来气了,原本中风的人便不能受刺激,语气冲动,这会儿,气血上涌,更是感觉自己开口艰难。

  可苏云初却是看着苏母,轻启的唇口里边,吐出来的话语,一句一字,都让苏母浑身更加泛抖,“当年,祖母决心要迫害我的母亲的时候,可曾想过会有今日,祖母是否也想过,有生之年,能够看到致远侯府再次兴旺起来,可惜了云初如今知道了当年的真相,那么,我便告诉祖母,致远侯府,等不到祖母了……”

  苏母不敢置信地看着苏云初,看着她此时面上冰冷,更是听着苏云初一张嘴唇里吐出来的话语,可她想要说些什么,却是觉得无论自己怎么开口,都说不出话来,只有咿咿呀呀的声音,更是觉得,自己此时似乎是活在了生死的边缘,昏暗的屋子里,似乎,她能看见的,只有苏云初不断张合的嘴唇,还有慢慢模糊的脸……

  最后,迎接苏母的是一片黑暗。

  直到屋子里苏母不清晰的声音停下,微微抬起了半尺高的手落在床上的时候,苏云初才从苏母的身上拿下了早先扎在苏母身上的银针,看了一眼,便扔在了惯常用的废弃药物盒里。

  过了半刻中之后,李嬷嬷才端着一碗药进来,“三小姐,您让一让,老奴该给老夫人喂药了。”

  苏云初不动声色让开,却是对着李嬷嬷道,“祖母情况已经危及,我也无能为力,今后,怕是要陷入长期的昏迷之中,能否醒的过来,便看祖母的造化了,李嬷嬷若是闲来无事,便多跟祖母说说话吧,祖母或可听得见。”

  听着苏云初如此说,李嬷嬷原本拿着药碗的手一抖,那大半碗药,便这么砸落在了地面上。

  苏云初只道了一声,“李嬷嬷先好好照顾祖母,我去与父亲说说。”

  说着,苏云初已经走了出去。

  中风之后的人,也是这般,最坏的情况是直接死亡,其次便是不生不死躺在床上过一辈子,李嬷嬷是知道这一层的,如今,听到苏云初给出的这个结论,看着躺在床上的苏母,眼泪便从眼角中流泻了出来,“老夫人啊,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走出去的苏云初自是听到了这个声音,只是,脚步不顿,却是朝着苏坤的书房而去了。

  苏母的情况恶化以至于出现了这样的局面,当晚,苏府之中所有的人都聚集到了苏母的屋子之中,除了苏云初再次诊脉确诊之后,还有府中的府医,另外还有苏坤急匆匆请来的宫中的太医,得出的结果都是一样的,苏母能否再醒得过来,看苏母自己的造化了。

  苏坤在经过一开始的打击之后,经过了几个时辰的闹腾,倒也没有了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的悲切与震惊,另外,太医也都说了,还能留着一条命,已经是苏母的大幸了,让苏坤看得开一些,人的生老病死,都是人生常态。

  只送走了太医,再次回到福寿院苏母的院子里边,苏坤却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元氏照料在苏母的病床之前,一直拿着手中的丝帕抹眼泪,便是苏亦然也是偷偷拭泪。

  可是,苏母只是瘫痪在床,并没有死去,苏坤怎能看着这些人如丧考妣一般在这里哭泣,不免脸色也变难看了许多,“好了,都别哭了,母亲还好好的躺在床上呢!”

  元氏人小声嘀咕,“哪里好好的,如今人都醒不过来了。”

  声音虽是小,可是,在这安静的房间里,谁没有听得到,苏坤一听,只喝道,“你闭嘴!”

  然后,才转向苏云初,“这两日你照顾你祖母也是辛苦了,先回院子休息吧。”

  苏云初听此,淡淡点头,就要离开而去,可元氏却是突然高声道,“且慢,这两日一直都是三小姐在照顾母亲,莫不是三小姐不尽心,或者是开错了药方,才导致母亲的病情恶化的。”

  元氏只是想着前不久苏云初对她的那一番羞辱,想要借机来压一压苏云初,可是,苏云初听了她这番话之后,面不改色,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而后,看了一眼苏坤,嘴角的讽刺的之意,毫不掩饰,看到苏坤面上竟有一种火辣辣地感觉。

  而后,却是不理会元氏,直接跨脚走出了苏母的屋子。

  只苏坤在苏云初离开之后,面上的怒气显现无疑,“你还嫌现在不够乱是么?”

  元氏被他吼得一震,苏亦然赶紧道,“父亲消消气,母亲,也只是想多了而已……”

  说着,已经抬了抬元氏的胳膊,给元氏无声暗示。

  元氏反应过来,想着苏坤这几日对自己的态度赶忙开口道,“侯爷,侯爷,是妾身口误了……”

  苏坤到底考虑到元氏是苏亦然的生母,只忍了忍,便开口道,“今后,便好好照顾母亲吧。”

  元氏只诺诺应了一声。

  只另一边,孙氏看着这番,朝着床上的苏母看了看,终究是没有敢说出什么话。

  而苏欣悦也是被这一处吓怕了,跟在孙氏的身边更是不敢出声。

  只回到了水云间之后,几日不见的应离却是出现了在苏云初的身后,“小姐……”

  “人找到了,带回来了么?”苏云初淡淡开口。

  “带回来了。”应离沉声应道。

  “她可愿意开口?”

  应离却是顿了一下,“只要帮她医治好她丈夫的病……”

  苏云初点头算是应允了下来,“带去云记吧,云伯处理便好。”

  应离这几日得了苏云初的吩咐去找金丽,而金丽在离开苏府之后嫁给了自己的同乡的一个男子,而这个男子在两年前却是染上了病,但是金丽一家在男子染上了病之后,生活便开始下降,无钱医治,直到如今,金丽的丈夫还是在病中,如此恶性循环,更是让夫妇两人的生活状况堪忧。

  而应离的出现,无疑是给了金丽一线生机,当年做下的事情,金丽被选来暗中下手,可是,依照金丽对元氏的了解,怕是元氏后来会对自己出手,因而才那般匆匆请辞离开,甚至不要了那小半月的工钱,离开了京城之后,便躲在了乡下,与同乡的少年成了婚,可是,毕竟是一个丫鬟暗害府中的嫡母,这样的事情,她一直忘不掉,开始的时候,甚至害怕宋氏会半夜向她索命,那段时间,总也不安稳。

  如今,自己被应离找到了,原本以为自己真的是遭到了报应,真的要为宋氏偿命,却不想,还能有活命的机会。

  第二日,苏云初出去见了一趟金丽,回来的时候,亦是没有说什么。

  而另一边,在慕容渊的书房之中,颜易山依旧是坐没坐相站没站相,却是看着慕容渊道,“眼看着还有七日就要大婚了,可我看你的新娘子,最近几日倒是挺忙的。”

  慕容渊淡淡得看了他一眼,对于苏云初要做什么事情,其实他是不会多做阻拦多加干涉的,可他亦是明白苏云初这几日微微的反常。

  似乎是微微叹了一口气,“阿初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大婚依旧如期举行便是了。”

  颜易山却是摇摇头,“这女人,狠起来,也是谁也没法比!”这声感叹幽幽,说得似乎是苏云初,又似乎不是苏云初。

  慕容渊不多说,可是深锁住的眉头却是没有展开。

  因着十一月十八是苏亦然与苏云初两姐妹双双出嫁的日子,这些日子以来,苏府在晚膳的时候倒是全家人集聚在一处一同用膳,今日也是不例外。晚膳堪堪结束,便有送漱口茶水的丫鬟送来茶水,元氏不甚在意,只拿了丫鬟手中托盘的茶水,拿到口边饮了一口。

  可是,将茶水茶杯放回去的时候,抬起眼,不轻易看到那丫鬟的脸,面上的表情却是惊愣不已,而后转化为极度的苍白,便是手中还没放稳的茶杯也是咣当一声倒在了托盘之中,只看着那丫鬟说不出话来。

  这番动静自然是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苏坤眉头微微皱起,“你又怎么了?”

  便是苏亦然面上也是不解的神色,“娘,你……”

  可元氏却是突然反应过来,猛地站起来,走到另一边,指着金丽,“你,你怎么回来了,是怎么回来的?”这么大的反应,看得所有人都一愣一愣的。

  只有苏云初,依旧坐在自己的位子上,面无表情等待着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孙氏已经微微搂紧了苏欣悦一分,然后看着元氏这番,再看一眼那丫鬟,而后,才了然道,“夫人,这不是你当年房中的丫鬟金丽么,不是早年便出府了么,如今,可是被夫人叫回来了?”

  可元氏却是却是因为当年做下的事情带着心虚,尤其是见到突然出现的金丽,慌乱之中早已来不及细想,只急声吼道,“不是!”

  可孙氏还是诺诺开了口,“可妾身记得,分明就是呀……”

  然后在看另一边的苏坤,苏坤看着突然出现的金丽,眉头一皱。

  而金丽却是不管不顾,突然向着苏坤跪下来,磕了好几个头,“侯爷,奴婢是金丽,当年是夫人屋中的一等丫鬟,但是,当年奴婢做错了事情,帮着夫人暗害了三小姐的生母,奴婢心中一直难安,如今,回来向侯爷请罪!”

  她说得极为简短,可是语气却是坚定无比。

  苏坤听着金丽这番话,双眸沉了沉,却是看了一旁的苏云初一眼,而后沉声开口道,“你这丫鬟哪里来的,来府中造谣暗害我致远侯府的夫人么?”

  苏亦然一听这话,便首先反应过来,当即站起来,“哪里来的疯丫头,尽来胡言乱语,来人,还不快打发了出去,致远侯府哪里容得下这等人进来!”

  而此时,元氏也反应了过来,稍稍恢复了一些,当即走上前去,便想拽起那金丽,“说,你说谁,是谁派来污蔑我的,竟然敢冒充金丽。”

  而随着苏亦然一声落下,另一边已经有人出来想要拉走金丽,金丽只能大声申明,“夫人,夫人,奴婢照顾了你这么多年,如今不过是过了七八年的时间,夫人就不认得奴婢了么当年奴婢为了夫人不顾危险暗害三小姐的生母,夫人也不记得了么?”

  听着金丽这番话,元氏真的想撕烂她这张嘴巴,当年的事情,本就是隐藏在所有人心中的秘密,如今,被金丽这番口无遮拦说出来,传出去,致远侯府还要不要过活了,而她还有苏亦然还要不要过活了。

  因此,此时更是怒气丛生,“快把这疯丫头拉下去,拉下去。”

  苏坤也是摆摆手,叫人赶紧将金丽带走。

  一直不动声色的苏云初却是在此时开口了,“慢着!”

  所有人都齐齐看着她。

  苏云初不紧不慢站起来,“既然事关我的生母,这件事情,还是不要草率的好,这个人是不是金丽,府中的人一眼便能认得出来,父亲和夫人何必这般着急?”

  苏云初神色平淡,可苏坤听了,只得道,“云初,你不要随意听着这人的胡言乱语,这分明是想要挑拨我们府中的关系。”

  说着,扬了扬手,示意下人把金丽给带下去。

  可苏云初却是像是没有看到苏坤的动作一般,只低头看着金丽,“当年的事情,你说说,你是不是金丽,府中的老人已经能够确认。”

  可金丽却是急于证明自己,从袖中拿出了一块质地较好的丝帕,致远侯府中的婢女尤其是各个院子之中的一封丫鬟,每人手中都有一块绣着名字的丝帕,帕子的质地良好,让她们珍惜不已,当年金丽离开的时候,帕子还在自己手上,而后,更是见着帕子质地良好,便当做了自己的嫁妆,一直保留着,而今,却是派上了这番用场。

  拿出丝帕,给在座的人看了看,然后继续道,“侯爷,奴婢就是金丽!”

  事已至此,苏坤还能说什么。

  可是,看着金丽的神色上边却是有着明显的警告之意,明明白白告诉金丽,不该说的事情,不要乱说。

  金丽再者也不过是一个丫鬟,哪里能够经受得住这般眼神,也是被苏坤吓得一个瑟缩。

  苏云初见着这般,只轻笑了一声,“父亲这是做什么?金丽既然回来了有话说,便让她说了便是,话真话假,自有定夺,难不成,父亲是不敢听下去么?”

  说到最后一句,苏云初的声音里边已经带上了寒意和一丝狠绝之色。

  苏坤皱眉看了她一眼,“你可知你如今在做什么?”

  苏云初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笑意,“自然知道。”

  苏亦然听到这儿,大概也明白了一些什么,只站起来,走到苏云初的身边,“三妹妹和父亲这是怎么了,莫不是为了一个外人置气了么,金丽不过一个丫头,能说出什么事情,总归是回来胡言乱语制造事端罢了,三妹妹还是不要听信谗言了。”

  她说得得体,暗中还说了苏云初的不懂事。

  可苏云初只淡淡瞥了她一眼,便转脸看向金丽,继续开口道,“金丽,把你想要说的话,说一遍。”

  金丽原先还是被苏坤的那一记眼神给吓到了,可如今看着苏云初在府中的气势,她做过府中的一等丫鬟,最懂得察言观色,如今一看便知苏云初在致远侯府之中的地位和话语的权利,因着又因为得了苏云初的允诺会医治好自己的丈夫,如此想着,胆子便大了几分,只看了苏坤一眼,便将当年元氏如何叫她暗害宋氏的事情娓娓道来。

  过程之中,元氏还几次想要打断,毕竟,当年的事情,一切经由金丽,最清楚的莫过金丽了,可却都无法打断,待到金丽交代完了一切始末,只对当年留下这个丫头觉得后悔不已,更是想要上前,拽住她头发,让她不要乱说。

  金丽说完了之后,更是急声宣告,“侯爷,三小姐,奴婢说得都是实话,当年奴婢做错了事情,以至于现在仍是内心不安,是夫人,是夫人暗中害死了三小姐的生母。”

  元氏听着,已经大嚷大叫了起来,“你个贱婢,你为什么要害我,明明是你自己害了宋氏,为什么要诬赖我。”

  而苏坤更是想要把这件事情简化了,不要继续,只看着不断告罪的金丽,沉声道,“来人,将这丫头带下去,胡乱造谣,不可饶恕!”

  这一次出声阻止的不是苏云初,而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院子矮墙上边的颜易山,“啧啧啧,致远侯这般急躁,府中嫡母被害,今日有人告知了当年的真相,致远侯竟然没有一丝怀疑,便直接将这丫鬟给关了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致远侯心虚,或者是致远侯知道了真相想要压制下来呢,啧啧啧,果真是家大事多,本公子今夜路过这儿,倒是看了一场好戏。”

  对于突然出现的颜易山,苏坤的面上更是难堪,“颜将军,这是我致远侯府中的家事,颜将军还请自重,莫要插手。”

  颜易山撇撇嘴,“你以为老子想要插手么,不过……这事关苏三小姐的事情,苏三小姐是陛下钦封的而景和郡主,还是靖王的嫡妃,致远侯倒是说说,这件事,是不是已经足够大,倘若这件是真的,那你说说,那幕后的黑手,害得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颜易山颇化大事情的意味,便是苏坤听了,也是下意识去想,只有苏亦然极快反应过来,“杨进军这话说岔了,致远侯府中本没有这样的事情,何来的迫害,不过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丫鬟的胡言乱语罢了,谁家府中还没有一两件这样的事情,丫鬟管教的不好,再管管便是。颜将军若是偶然路过,致远侯府中的事情与颜将军无关,颜将军还是避嫌的好。”

  所有人都被颜易山这话带偏了,只有苏亦然还保持着清醒,便是颜易山都不得不多对苏亦然多看了两眼。

  可也仅仅是多看两眼而已,“是事不关我,可是……”

  他的可是还没有说完,便随着卫叔的一声,“老爷,靖王殿下来了!”而引出了一身玄色衣袍的慕容渊,走在黑夜之中,让人觉得尤为严肃,也尤为不敢接近。

  苏坤忙站了起来,“王爷,这已经天黑了您怎么过来了?”

  慕容渊并不看向苏坤,只看了看站在金丽身后的苏云初,“听说本王的王妃在府中受了委屈,本王便来看看。”

  说着,却是朝着苏云初伸出了一只手,“阿初,过来。”

  苏云初看了慕容渊一眼,径直走到他的身边。

  只慕容渊却是握住了苏云初微微冰凉的小手,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金丽,“阿初,这是怎么回事?”

  慕容渊的气势比起在座的人都要骇人,金丽此时已经不敢看向慕容渊。

  苏云初只淡淡道,“说当年母亲是被害的事情,金丽回来揭开真相。”

  苏坤听此,瞪了苏云初一眼,“王爷事情并非如此,是这丫鬟胡言乱语,想要敲诈罢了!”

  对此,苏云初不做辩解,可慕容渊却是看了一眼苏云初,对着苏坤道,“事关阿初的生母,阿初是本王的王妃,此事,本王插手,致远侯不会不满吧?”

  虽是询问的语气,可是,苏坤敢说不满么?

  皱了皱眉,“这……”

  慕容渊已经不再说多,只看向金丽,“既然是说当年的事情有隐情,本王只问你,有无证据?”

  自慕容渊来了之后,元氏便不敢说话了,这位传闻中的嗜血残忍的战神,如今站在她的面前,她只觉得骇人,尤其是他不容置疑的语气。

  苏亦然心中焦虑,事已至此,早已明白事情恐怕会一发不可收拾,可是如今,来了一个慕容渊,其实她自己内心也有不安。

  只轻声开口道,“靖王……这…”

  可是,话还没再说下去,便被慕容渊打断了,“三皇嫂,此事既然已经被提出来了,便该好好弄清,给阿初也给令堂一个公道!”

  他说得极为客观,苏亦然口中未说的话终究是被堵在了口中。

  而后,慕容渊只盯着金丽看,“你可有证据?”

  金丽已经被吓住,只顺着本能地出口,“有有有…证据在夫人的院中,是当年奴婢为了防止夫人秋后算账,将证据埋在了夫人院中西边的左起的第二棵桂树之下,如今……如今应该还在……”

  慕容渊听此,对着身后的木杨使了一个眼色,木杨会意,但是还是跟着卫叔道,“麻烦卫叔与在下去一趟夫人的院中,看看是否如那女子口中所言。”

  卫叔看了一眼苏坤,再看一眼慕容渊和苏云初,只应了一声是,而元氏更是向身后的丫鬟使了一个颜色,那丫鬟也悄悄退离了这边。

  如此院中倒是暂时安静了下来,多出了一个慕容渊,一切都感觉不一样了。

  苏云初不明白慕容渊是如何到来的,这几日两人并未见面,关于宋氏的事情,苏云初也并未与慕容渊提及,只是,今日……

  似乎是感受到了苏云初的不解一般,慕容渊微微捏了捏她的手,苏云初只抬头看了她一眼,便看到他面上带给她的安心暖意。

  不自觉心中一暖,原本事情也能自己解决,只不过,如今,慕容渊来了,他雷厉风行,更快解决,她自己自然也是没有意见。

  只这会儿等着证据的时间,慕容渊已经拉着苏云初坐在了堂中的椅子之上,过了将近一刻钟的时间,木杨与卫叔一齐出现在此处,木杨手中更是摊开了一个带着泥土的油纸包,里边不难看出,是陈旧的首饰,破损的药包,以及破损却依然能够看清字迹的两张纸张,或者确切的说,是两份已经不带封的书信。

  苏云初急于上前,把那破损的药包拿到鼻前一闻,经过多年之后,药效剩余无几,可是还是能够看出是什么,而那两封直接是元氏与元家那边简单的通信,便能够将元氏的一切罪行昭告而出。

  被油纸包住的东西,苏云初多看了金丽一眼,这丫头,果然也是一个聪明的,知道为自己留一条后路。

  元氏看着苏云初拿到手中的那个东西,当即一个踉跄,像是知道自己要完了一样,眼神之中已经算是空洞了。

  可是,当年的事情,不是她一个人的谋划,还有苏母,还有苏坤的默许,想到这儿,元氏当即跑到苏坤的而身边,“侯爷,侯爷,当年的事情,是你和母亲……”

  可元氏还没有话还没有说完,苏坤却是狠狠往他脸上打了一巴掌,力道之大,打得元氏嘴角出血,更是直接摔在另一旁的餐桌之上,让还没来得及收拾的餐桌,哐当一声也跟着翻起,苏坤面上大怒,“贱人,看你都做了什么好事!”

  元氏不可置信地看向苏坤,不敢相信苏坤竟然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想让她自己来代替这件事情。

  便是另一旁的苏亦然也是被吓傻了,急急冲到元氏的身旁,欲要将元氏扶起来。

  可元氏也是被打伤了,坐着不肯起来,“侯爷,你好狠的心,然儿,你看,这就是你的父亲,这就是你的父亲!”

  苏亦然看着元氏,又看着苏坤,最后,只冲到苏坤的面前,扯着苏坤的胳膊,几乎要向着苏坤跪下,“父亲,母亲就算做错了事情,可到底是与父亲还是有着夫妻情分的啊……”

  而元氏那一声吼叫之后,只剩下了在一边不顾形象的大叫。

  只孙氏看着这边,不尽意嘀咕一口,“夫人做错了事情可以顾念和侯爷的夫妻情分,合着三小姐的公道谁来还。”

  这边孙氏一出口,虽是极为小心翼翼,可到底还是得了苏坤和苏亦然的一番瞪视。

  苏坤看着苏亦然的祈求,再看看始终和慕容渊坐于一处的苏云初,她不确定苏云初知道了多少事情,可是,绝对不能再继续恶化下去了,倘若没有慕容渊在场,这件事情,自然可以打压下去,但是,如今多了一个慕容渊,便不一样了……

  她向苏云初看了一眼,“云初,你看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如今……”

  苏坤想说如今再计较也是无济于事了,不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毕竟侯府总是要过日子的。

  可苏云初只翻看了看自己的指甲,并不看向苏坤,“父亲想要原谅元氏?”

  一声夫人的尊称都不愿出口,苏云初冰冷的语气终究是让苏坤不知道该如何说。只慕容渊看了一眼苏坤,才开口道,“致远侯府这是让本王的王妃委曲求全?笑话,本王的王妃为何要为了一个心思如此歹毒之人委曲求全,致远侯心中,打的是什么主意?”

  慕容渊一句骇人话,更是让苏坤最后想要求全的话再次吞回了肚子之中。

  只元氏听到这边,却是不顾形象大喊大叫,“侯爷,当年的事情,分明是你暗中默许,做下来的何止我一个,还有母亲……如今,你还装着什么都不知道,你……”

  元氏也是鱼死网破了,不管不顾将当年的后幕之手全都指出来,致远侯中留在这一处的下人,只能默默埋头,只当做没有听到,更害怕今晚之后,自己命在旦夕。

  而木杨等人听着,眼中却是划过一道暗芒,好一个致远侯府,婆婆暗害媳妇,妾室暗害嫡母,丈夫暗害妻子,这等龌龊的事情,怪不得靖王妃对侯府全无一丝感情。

  可元氏话未说完,苏坤却是一脚对着元氏的胸口踩踢过去,完全不留一丝情面,没有一点怜惜,“你个贱人,自己做下的龌龊事情,竟然推到我和母亲的头上,你个蛇蝎妇人,我……我要休了你!”

  听到苏坤口中说出的这个休字,元氏只剩下害怕发抖,若是被休,她还能有什么。

  苏亦然见此,赶紧跑上前去,扶着元氏,却是抬起头,眼中有一股倨傲,看着苏坤道,“父亲!母亲是亦然的母亲!”

  她大声而又严肃的话语,给了苏坤最好的提示,她就要嫁给慕容治了,如果,元氏出了什么事情,那么,她要怎么办。

  苏坤气过了,也反应过来此事,只闭了闭眼,道,“元氏犯错,掌家之权收回,入祠堂,自省!”

  苏亦然要出嫁了,对元氏的惩罚不能太重。

  苏亦然听此,终究是呼出了一口气,可元氏不服啊,没有了掌家权,如今苏母昏迷不醒,她还被打入祠堂……

  顾不上许多,元氏挣扎着到苏坤的身边,“侯爷,侯爷你不能这样对我,妾身知道错了,你这样对我,让然儿今后该如何……然儿会被人耻笑的。”

  苏亦然见着元氏这番,原本想着元氏入了祠堂,后边的事情交给她和苏坤来解决,总能减小风浪,可是,元氏历来是个脑子欠缺的,不明白其中的关键,若是由着元氏再继续闹下去,她还要不要做人了,当即面上也出现了一丝不耐烦的神色,对着元氏道,“母亲做错了事情,就该受到惩罚,父亲只是让母亲入祠堂改过,已经是大幸的。”

  可元氏却是不敢相信地看着苏亦然,这个自己的亲生女儿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可是苏亦然亦然已经不理会坐在地上的元氏,径直走到了苏云初和慕容渊的面前,“王爷,三妹,既然如今的确发现了,是母亲当年做错了事情而引得三妹的生母不幸去世,母亲便该受到惩罚,只是,如今,日子较为特殊……三妹,大姐愿意为母亲受过,只要三妹饶了母亲。”

  说着她便要作势向着苏云初跪下去,她知道,苏云初不喜欢这般跪着的姿势,料定苏云初会出手阻止自己。

  可是苏云初没有出手,她缓缓而下的身躯,最终化为不甘,只剩下屈膝的行礼。

  苏云初见着苏亦然这番话,只嘴边带着一抹浅笑,“代母受过?呵!你如何代?一命偿命么?”

  她带着轻笑,平淡冷静开口说出来的话,却是带上了一层索命一般的寒意,让人听着,觉得恐怖。

  苏亦然猛地抬眼看她,面上有一抹尴尬,“三妹……”

  苏云初手指放在桌面之上轻敲,“既然三妹舍不得母亲,父亲顾恋夫妻情分,忘了与我母亲之间的一切,我也只当做是母亲识人不清,错嫁财狼了,至于元氏,自己的罪过,自然是要自己承担,不是要关祠堂么,那便关吧,在我母亲的牌位面前跪个七天七夜,不眠不休,不得进食,方显诚意。”然后再看了一眼面前的苏亦然一眼,浅笑道,“是不是,大姐姐,如此,才当得了大姐姐的生母,否则,日后一旦有人想起致远侯府的主母有这一晚,大姐姐,如何抬脸做人?”

  一听着苏云初这句话,元氏立即反应过来,直朝着苏云初扑过去,“苏云初,你休想,你个小贱蹄子,跟宋氏一样,贱人,你该死……”

  可她还没扑到苏云初的身边,慕容渊已经在听到元氏这番话的时候,一脚踢开了元氏,这一脚,同样脚下不留情,元氏直接被踢到了大厅之外,口中吐血,直接晕了过去。

  这一脚下来,元氏的半条命也没有了。

  苏亦然看着这番,只得闭了闭眼,“如此三妹可满意了?”

  可慕容渊却是先于苏云初开口,“辱骂本王的王妃,元氏便是死一万次都不够,这一脚,本王还是轻的!”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14章 京中变化-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