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大智娱乐 >

第117章 是油是滑是甜是蜜?-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发布时间:2018-08-24 09:2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大智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18章 大婚-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宋家别院里边,在后院的一个屋子里,原本十名家丁打扮的人却是被宋羽和宋皓流齐齐召集到了一起,宋皓流面上也不复现原先的温润的微笑,却是显得有些严肃而冰冷对着十人道,“原先,你们便是云初训练出来的,想必,会更加明白如何更快找到云初,外边的情况你们也听说了,竭尽全力,在大婚到来之前,找到云初!”

  最后一句他说得掷地有声而坚决,站成一排的人面色严肃,齐齐应声,“是!”

  宋皓流摆摆手,对着十人的领头道,“南星,原本云初把你们交给宋家,如今,该是你们回去主子身边的时候了。”

  宋皓流这句话的意思不言而喻。

  南星抬眼看了一眼宋皓流,只见他面色沉着,往日的翩翩公子,如今面上只剩下了无比的坚决。

  当初苏云初告诉他们,他们是用于保护宋家,保护经常外出的宋皓流的,可如今……

  再看一眼一旁的宋羽,宋羽只点头,不说话。

  沉着地应了一声是,南星便带着其余九人离开了此处。

  待到十人离开了之后,宋皓流才对着宋羽道,“父亲勿要过多担心,云初必定能够转危为安的。”

  宋羽只沉重地叹了一口气,“虽然历来都知道,云初那丫头本事多,比起你我,可谓是文武双全,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到底是一个女孩子家,免不得心中总是要担心的。何况,如今还是在这样的形势之下。”

  听着宋羽如此说,宋皓流只顿了顿,一项温润的面色也是布满了复杂的神色。

  走到院外的时候,就看到了与云氏一起坐在客堂里边的赵芷云,赵芷云自然听到了外边的流言,心中担忧不已,但不知如何,只能跑来宋家这边打探消息。

  云氏虽然心中也是担忧,但她却也尽量安抚着赵芷云,加上宋凌雪对苏云初绝对的信任,和外边出去的这么对人,觉得心中的把握更大了,也是安抚着微微带着焦躁的赵芷云。

  可一见到宋皓流出来,顾不得大半年未相见,也顾不得原先云氏就已经安慰过的话语,在她心中,只觉得宋皓流才是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那一个,当即迎了上去,“宋公子,怎么样,云初是不是真的没事?”

  看着赵芷云担忧的模样,以及这般不管不顾的样子,宋皓流轻咳了一声,“赵姑娘,无需担心,云初没事……”

  “真的?”赵芷云眼巴巴望着他。

  宋皓流回以一个温和面色,笑得清和让人安心,“真的。”

  如此,赵芷云擦呼出了一口气,“那就好。”面上待带上了一层笑意。

  倒是旁边的宋凌雪看着这般,眨眨眼,对于苏云初的担心也消散了一些,“芷云,为何我们说的你都不信,哥哥一说,你就什么都信了?”

  赵芷云一听这话。面上一热,悄悄抬眼看了一眼宋皓流然后才转头看着那边云氏和宋凌雪,声音微小,“其实,我也不是不信你们的……只是……”

  “只是什么?”宋凌雪好奇心大盛。

  “只是……只是宋公子比较博学多才!”赵芷云一想,瞬间抬头应道。

  旁边的宋皓流饮茶的动作一顿,便是宋羽也是怪异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

  然后赵芷云却是急着解释道,“云初说的,宋公子便是不出门也能尽知天下事!”她说得有些大声,有些急,似乎有些心虚的样子,又似乎是急于证明什么。

  宋凌雪恍然大悟一般哦了一声,“可是……”

  她还有问题要问,却是被宋皓流出声打断了,“好了,你哪里来许多问题!”

  宋凌雪吐吐舌头,却是不再多话了。得到了宋家这边答案的赵芷云也安心了一些。

  另一边,上元寺后山之中,已经接近午时,后山几乎都翻遍了,却仍旧是找不到能够藏人的地方,慕容渊的查找范围已经在慢慢扩大。

  而另一边,十护卫已经到达上元寺后山,开展了自己小组内部的搜查行动。

  慕容渊面上冰冷的神情在昨夜之后再也没有变化过,便是颜易山都不敢跟他多说一些什么免得自己在不知不觉之中说错了话。

  直到有暗卫又拿了苏云初的衣物过来交到慕容渊的手上,衣物的样子,被撕碎了一些,看起来便是被蹂躏过的样子,这个样子,任是谁看到了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先,慕容渊的心中对掳走苏云初的人产生了怀疑,可却是知道,那人不会对苏云初做出危险的事情,可是,如今看到被蹂躏撕碎的衣物,内心却是觉得恨不得毁灭了这个世界。

  暗卫将衣物交到慕容渊的手上的时候,慕容渊的手其实是在发抖的,可他们都不敢多说什么,他们都是男子,都明白那衣物意味着什么。

  然而,这边是死一样的沉默,那边颜易山看着这个模样,也是不敢出声,死一样的寂静中,慕容渊的声音冰冷如寒潭,“继续找!”

  暗卫不敢多看慕容渊一眼,赶忙退下。

  只有慕容渊,看着手中残破的衣物,手背上青筋突起,颜易山见此,赶紧上前握住他的手,出口的声音几乎也是咬牙切齿,“你疯了!”

  这种时候慕容渊要是敢用内里,他敢保证,他们的大婚不是因为找不到苏云初而被终止,而是因为慕容渊自己毒发不醒!

  看着慕容渊微微平静了下来,颜易山才摸摸鼻子,“其实,找到了衣物并不代表什么,情况并非你我想得那么严重的。”

  慕容渊淡淡看了他一眼,“什么情况,现在的情况就是阿初还没找到!”

  颜易山摸摸鼻子,知道自己又说错了话,只郑重点头,“对,你说的得对!”

  平静过后,慕容渊却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将手中衣物拿到眼前,彻底里里外外翻了一遍。

  颜易山看着慕容渊的动作,皱眉不解,这衣物让他恨不得杀了所有人,怎的一转眼便被他这般拿来细查了。

  却是见着慕容渊突然说了一句,“有油渍!”

  的确是有有责,衣物的一角沾惹了一些几乎看不到的油渍,并且,沾惹在食物上边的油渍。

  见此,颜易山面色更是沉了一分。

  另一边,苏云初在地洞之中呆了大半日,这里点心,茶水,饭食一样不缺,只有那个不会说话的少年和一旦她开口说话就能扯到天南地北的少女。

  休息了一阵子之后,虽然苏云初体内仍是有着让她虚软无比的软筋散,但是,并不妨碍她慢慢走动,而对于她没有吃下去却是故意破坏了的食物,那丫鬟在劝说了两次之后,得不到苏云初的回应,也只顺着苏云初了。

  这间地洞一共分为内外两层,外边的是两兄妹呆着的地方,她出去看过,并不见出口,而且,只要她的脚到外边的地界,就会被翠儿给拉回来。一个中了软筋散的人和一个健康有力的人,苏云初不会跟自己过不去,而除了有需要的时候,都是她自己一个人呆在内层,翠儿和那个少年不会进来。

  可她知道,外间一定才是能够出去的地方,里边的这一处,只是用于软禁她的罢了。

  朝着顶上的三个微小的洞口看了看,并不能看到真切的东西,一丈多高的地方,外边的洞口隐约可见是被一些杂草的叶子遮盖住了。由暗处看向明处,她看得清晰,可是,若是外边的人来查找,未必能够发现这种地方,便是一般人看到了,只怕也会觉得是地鼠的洞,便是连她自己,恐怕也难以发现。而她被关在这个地方,只能感受这通过洞口的那点光亮感受时间的变化。

  正待苏云初看着洞口出神的时候,外边却是传来了一个声音,随着一声机括被开启的声音,响起的是是翠儿的声音,她语气里显得很高兴,“主子,您来了?”

  来人轻嗯了一声,苏云初再次听见了机括落下的声音。

  而后,便听见了翠儿清亮的声音,“主子,姑娘已经在里边了,不过,今日,姑娘还没有吃东西。”

  又是轻嗯了一声,苏云初听见了踏进来的脚步的声音。

  而后又响起了翠儿的声音,“翠儿和哥哥就在外边,主人进去看看姑娘吧。”

  而后,踏进来的声音,慢慢接近,透过被镶嵌在洞口四周的夜明珠的光亮,苏云初只看到了一个带着银灰色面具的男子走了进来。

  洞中的烛火被她吹灭了,只留下散发着微弱却是能够清晰视物的夜明珠的光芒。

  男子手中拿着一个食盒,朝着苏云初走过来,声音是苏云初从未听见过的陌生,“你该吃一些东西,吃或者不吃,你体内留存的软筋散,已经足够让你走不出去。”

  来人的声音平平淡淡,不见任何一丝情绪,不因为苏云初不吃东西而有所不满,只是在劝说一般似的。

  苏云初听着来人开门见山的语气,唇角微微翘起,面上是一抹毫无惧怕的神色,“阁下既然来了,何必带着一张面具,总归,你我日后还是要见面的。”

  来人见此,放下手中的食盒,修长的手指覆上自己的面具,轻轻拿下,还是一张陌上的面庞。

  苏云初静静看着他,并不说话。

  苏云初的平静没有让男子感到任何意外,“你总是这般,面对什么事情都能沉静若此。”

  苏云初却是退开了一步,只直直看着男子,“治王既然不在意漏了身份何须往自己脸上覆上一层皮具?”

  听着苏云初如此说,男子的唇角划过一抹嘲讽笑意,“云初,你果然很聪明。”说着,却是撕下了面上的人皮面具,出现在苏云初面前的赫然就是一张慕容治的面孔。

  苏云初的嘴角无不是讥讽之意,“我就想呢,能够这般缜密地带走我的人,除了堂堂治王殿下,恐怕没有第二人选了。”

  苏云初眼中,语气中的嘲讽毫不掩饰,慕容治听着,并不生气,只是道,“既然你知道了,那便在这委屈几日,过后,我再带你离开。”

  “委屈几日?王爷果然打的好算盘。”对于苏云初话语里边的讥诮,慕容渊没有过多在意,只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看着苏云初,她头上无一饰物,身上换上的这套衣物,也是她惯常所穿的素色衣物,可偏偏就是这般素雅的模样,与她此时临危不乱的样子,却是让他觉得,这样的苏云初,似乎,也是他驾驭不了的。

  这个突然的认知,让慕容治有些自嘲与不安,为了她,他连这样的事情都做得出来了。而外边,慕容渊的人在找她,他自然是知道的,若非太过严密的查找,他也还不至于这个时候才出现在苏云初的面前,而这一次苏云初的失踪,也让他深刻认识到了,慕容渊拥有的实力有多大,且不说此时正在查派的人手,而他相信,这不过进靖王府实力的冰山一角罢了,若是能够大肆开展,此时的苏云初,恐怕已经藏不住了。

  慕容治沉默不语,苏云初嘴角讥诮,“王爷此时还不带我离开这个地方想必是怀清在外的人已经在找我了,并且查找严密,王爷根本就是无法带我出去。”

  苏云初的明了,让慕容治的面色有一瞬间的破碎,“那又如何,他还是找不到这个地方。”

  “如何?如今找不到,未必接下来找不到。”苏云初却是自信满满。

  可是,苏云初面上的自信却是刺激了慕容治,“你就那么对他有信心,可你知道昨夜是什么日子,你知道如今京城里边的传言是什么样的么?云初,你不知道,所以你还自信,你还觉得他能找到你,可你觉得即便找到了你,你们之间,好会好么?”

  听着慕容治一连串的问句,苏云初眼中划过一抹复杂,“王爷的手段,果然令我刮目相看。”

  可慕容治却是慢慢走进了苏云初,看着苏云初继续道,“云初,可本王不会管那些流言,只要是你,本王便不会在乎。”

  苏云初看着慕容治朝她走来,只得慢慢往后退,“是么?王爷不会在乎,那是因为,如今的事情是王爷做下的,所以王爷自然不会觉得有任何不妥,但是,倘若不是王爷做下的,此时,王爷该是说不出这句话了。”

  看着慕容治紧锁着的眉头苏云初继续道,“你以为怀清真的会相信么,就算一开始找到了被王爷经过处理的衣物之后,也许会生气,可我相信怀清不是生我的气,更所的是生自己的气,但是,怀清一定会冷静下来,从而发现里面的端倪,王爷的计谋,并不高深,倘若不是对怀清,或可有用,可王爷既然同样忌惮怀清,便该知道,王爷的计谋迟早会有破绽。”

  苏云初话语里边,都是对慕容渊满满的自信和了解,慕容治越是听着苏云初如此说,面上越是黑沉,走过去,一把抓住苏云初的手腕,苏云初因着软筋散的毒性,根本无法抵抗,只被慕容治握得生疼。

  慕容治因为苏云初的刺激,面上已经带上来一层冰寒,“你就对他那么相信,你就如此了解他,云初,我呢,我同样待你不薄,他能给你的我同样能给你,甚至,他不能给你的我也能够给你,可你凭什么眼中心中只有他一个人,你就看不见我?”

  慕容治像是疯了一般,对着不待苏云初开口,便继续道,“你不是信任他么,不是觉得就算发现了你的衣物他也能相信你还是待你如初么,你说,如果你此刻成了我的人,他还不会不会如同说的那般,待你如初?”

  慕容治的话语里边,是怒气,是疯魔,便是面上的表情也是带着一层邪气,与平日里的样子完全不同。

  苏云初就见过这样的慕容治两次,每一次都是为了她。

  可她心中不会有任何触动,与她而言,慕容治就是一个疯子。

  对于慕容治的疯狂,还有话语里边的怒意,被她紧紧抓着手腕的而苏云初并不挣扎,只一双眼睛冷冷的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看他的怒气,看他的疯狂。

  慕容治原本的疯狂和怒气,在看到苏云初冰冷、漠视、毫无感情的眼睛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可笑之极。

  慢慢放开了苏云初的手腕,他后退一步,一双黑眸深不可察,却是对着苏云虎低吼道,“既然如此,你为何再次出现在我的视线之中!”

  今日的慕容治,或者说此时的慕容治,变得尤为疯狂,对着这句低吼,苏云初退开一步,她能说什么,慕容治的疯狂,她领会不到,不能理解也无法理解。

  依旧是冷淡的眼神,苏云初说出来的话语,没有任何温度,“王爷不该是如此偏执之人。”

  既然想要问鼎九五之尊之位,既然想要滔天的权势,那么,她一个苏云初,如何占去了这部分心思。

  对于苏云初的这句话,慕容治只自嘲一笑,只看着苏云初,沉眸道,“我哪里比不上他?”

  从他垂下的眼眸,苏云初看不真切慕容治的眼神,夜明珠的光亮也照不清楚这段两人之间的距离,“至少,怀清不会如你这般。”做出这种挟持了她这样的事情。

  慕容渊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更不屑于做这样的事情。

  听此,慕容治却是仰头一笑,笑容里边,不知是对苏云初的嘲讽,还是对自己的自嘲,“你以为慕容渊就是多干净的人么,云初,你还不了解他,你以为他就没有我一样的心思么?你当真以为他就能放下那座九五之尊之座一生只与你潇洒快意?呵,云初,你太自负,你也太相信他,若是他真的无欲无求,为何将手中权势握得如此紧,为何他能威胁到大新,你以为他就真的只把你当做命一样的重么,你不了解,在男子心中,权势,才是最重要的,有了权势,这天下都是自己的,何况还是一个人?”

  慕容治出口的话语句句冰冷,直直朝着苏云初与慕容渊的关系敲过去,他倒要看看,是不是这两人的感情当真坚硬如冰。

  可是,即便是听完了慕容治的这番话,苏云初只嘴角轻扯,“王爷何须赘言,我只相信怀清。”

  她说得自然轻松,似乎完全不把慕容治的这番话当做一回事。

  可慕容治却是看着苏云初如此油盐不进,何况,她眼神太过平静,平静到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苏云初这番话,是否是真的出自内心。

  可只有苏云初知道,她对慕容渊绝对的信任,这样的信任,没来由,无需思考,无需理由,出自本能。

  谁人也不知慕容治此时的心思,他看苏云初的眼神里边,到底是真如他所言的爱多一些,还是求而不得的恨多一些,最后,深看了苏云初一眼,不再说话,转身抬步而去。

  苏云初任由着他离开,没有任何言语。

  随着机括的声音一起一落,地洞之中再也没有慕容治的任何声音。

  待到慕容治离开之后,翠儿却是气呼呼走进来,“你为什么拒绝主人,主人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她义愤填膺,地洞无法隔音,她自然听见了苏云初和慕容治的一番对话,这会儿见着慕容治离去了,忍不住心中愤怒,要来与苏云初兴师问罪。

  苏云初觉得好笑,“你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未必人人都觉得。”

  “可主子分明是全天下最好的人,是你不识好歹!”翠儿还在坚持。

  可苏云初已经懒得理会她了,自己因为中毒的原因一直都觉得疲劳,加上先前慕容治到来,让她有一阵子的紧张,这会人放松了下来,却是觉得更加虚软了一些。

  翠儿看她不理会自己,只哼了一声,因着慕容治的吩咐,不敢把苏云初怎么样,可她看苏云初的眼神分明都是控诉中带着小小的嫉妒。

  苏云初摇摇头,“帮我点起蜡烛。”

  “你要做什么?”

  “太黑,天快黑了,我看不清。”

  翠儿还在咕哝着,“嫌弃天黑你先前为何把蜡烛吹灭了。”但还是半点不亏待苏云初,走过去帮着苏云初点燃了蜡烛。

  而后翠儿才离开。

  苏云初却是正正当当坐在内层的地洞之中,不引发一丝一毫的动静,她在思考慕容治来了之后说的每一句话,而最初的时候,慕容治问他的可知昨日是什么日子,她已经隐隐明白,就算慕容治不知道慕容渊的身体祝状况的详细原因,必定也是知道,月中事慕容渊最虚弱的时候。

  果然么,他们都在害怕慕容渊,但是却也都需要慕容渊。

  外边的慕容治离开之后,站于另一处,看着后山之中隐隐走动的查找苏云初的慕容渊的人手,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因为苏云初,他倒是认清了不少慕容渊的势力,倘若这是他势力的十之一分,那么,这个人绝对不可小觑。

  而此时的慕容渊,状态并不佳,他倒要看看,他能做到如何。又是如何能找到苏云初的。

  此时,天色渐渐黑下来,除了慕容渊的人手之外,还有宋家十护卫亦是在南星的带领之下慢慢接近了苏云初所在的地洞范围。

  不知是何时,便是苏云初已经知道外边天色已经黑下来,而她却是听到了自己头顶之上传来的一阵有特殊节奏的震动。

  原本微闭的眼眸却是瞬间睁开,肯定是南星来了!

  只有南星等人知道如何在不知情的发出这样施救与求救的信号,这是特种兵专用的信号。

  然而,这声音才堪堪发出,翠儿与那少年却是急忙冲进进来,看到苏云初安之若素,翠儿才笑着走过去,“姑娘,外边有人走动,我们怕姑娘害怕,因为进来陪陪姑娘。”

  而后,翠儿也是笑着走到苏云初的近旁,扯着苏云初说一些有的没得,说起了小时候她进山见到的奇花异果或者家长里短的无聊之事。

  而那少年也是沉默站在一旁,以免苏云初因着外边的动静,发出什么他们无法掌控的信号,毕竟,主子说了,这个姑娘,必须事事小心,时时刻刻都堤防着,否则,即便这个地方,他们无法从内部开启机关,也有可能出事。

  苏云初见着这个阵势,却是没有发出任何不妥的声音,对于自顾自说话的翠儿也并不理会,只是,只是看着幽幽的烛火,面上神色平静,完全没有一丝异常。

  待到过了将近一刻钟的时间,顶上的动静才渐渐平息下来,就算动静平息下来了,翠儿与那少年仍未离去,过了将近一盏茶的时间,确定顶上没有了那些动静之后,翠儿才笑着与苏云初道,“好了,姑娘,外边别人走动的声音也没有了,姑娘安心睡觉便是,无需害怕,我与哥哥就在外边,昨日是我贪睡,才劳烦了哥哥来照顾姑娘,今日,翠儿必定不会如同昨夜那样贪睡了,姑娘若是有事,叫唤我便是了。”

  对此,苏云初默不作声,任着翠儿如何说话都不理会。

  可翠儿先前虽是因为苏云初对慕容治的拒绝生气,却是个没有脾气的姑娘,完全受苏云初的冷淡影响,自说了一番之后,便离开了此处,将一旁的灯火移得离苏云初远一些。

  苏云初静静我躺在床榻之上,睁着眼睛静静不眠,她在等待。

  过了一日的时间,不仅是慕容渊在找自己,她知道,南星既然跟着宋家来了京城,听到关于她不见的消息之后,便一定来找自己,而的确也如自己所料,南星比慕容渊更早一点找到这个地方。

  而此时的慕容渊,在今日下午翻查了一遍苏云初的那件被撕破的衣物之后,只吩咐了人继续寻找,然后却是自行离开了这一处地方。

  他要去见上元寺的方丈。

  秘密的会见无人知晓。

  如今,已经将近亥时,慕容渊同样接近了苏云初所在的这个地方。而地洞外层之中,翠儿原本坐着的姿势却是慢慢歪倒而下,直到发出了沉睡的鼾声。

  一旁的少年也是上手交臂坐在翠儿的而身旁,直到翠儿突然身子歪倒,倒在了他的身上,少年欲要站起来,安放好已经睡下的妹妹,却是突然发现自己浑身虚软,站立起来都成了问题,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一样,他提手,暗中提用内力,发现自己根本就提用不了内里,而站起来的双腿却是一软,倒了下去。

  似是听到了外边的动静,苏云初微微闭着的双眼却是突然睁开,而后,起身,拖着虚软的身子,费力走到外边,看着眼眸半闭的少年已经倒在了少女的近旁,感受到少年想要挣扎却是无果的样子,苏云初却是将内层的小半截蜡烛移到了外层的地洞,再费力地扶着壁走回内层。

  仅仅坐在原先的床榻上边等待着,心中默默估算,在三十分钟之内,南星必定会回到这儿一趟,届时,自己就可以发出信号了。

  只是,如今虚软若此,恐怕信号的力量也会被减弱不少。

  没错,自从她点燃了蜡烛之后,就已经渐渐在加一些这一日从饭食之中搜集到的软筋散的成分了,软筋散不溶于油,只要饭食之中有食物油,她都能用搜集到软筋散,在适当的时机,或可帮自己一把。

  而原先慕容治离开之后,苏云初点燃了蜡烛,将少量的软筋散放于蜡烛之上,并不多,但是即便不多,渐渐消融,也能渗透入那俩兄妹的体内而令他们浑然不觉。

  而南星来到此处,发出了第一次的施救与求救信号之后,在翠儿走出去的时候,苏云初已经将全部剩余的软筋散都放置在了蜡烛之中,加大量,可她因着有意防止,并且翠儿已经将蜡烛转移到了内层地洞的门口,更为接近他们兄妹俩,加上苏云初稍稍的防止,因而,她身上的软筋散的毒,倒是显得比那兄妹来还有少。

  南星会在一个时辰左右回到这儿,所以,如今的苏云初只能赌一个鱼死网破,在南星回来之前,先把那俩兄妹解决了。

  果不其然,就在苏云初慢慢的等待之中,先前同样的施救信号再次传了下来,借着信号节奏中途微微地停顿,苏云初将手指摆出一个特别姿势,放到唇边奋力发出夜莺一样鸣叫的声音。

  带着与上边一样的节奏,通过那三个小洞,响亮的声音,必定能够传得出去。

  果不其然,外边传来了回应的信号。

  苏云初面上终于露出一抹微笑,可是,想起外边的机括,再次发出了与前边发出去的不一样节奏的声音。

  同样,连续的两次信号发出去之后,苏云初也收到了回复的信号。

  如此,她才安心在此处等待着,即便如今再吸入大量软筋散成分,也觉得不过如此。

  而南星与一众人收到了苏云初的信号之后,纷纷对视一眼,没有欢呼,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却是井井有条,开始寻找出口。

  而恰在此时,慕容渊渊等人已经找到了苏云初所在的地方的洞口,看着隐秘设计的洞口,慕容渊微沉的眼眸不动一分,却是径自走了上前。

  可木韩却是先先一步拦住他,“王爷,让属下来。”

  然后不等慕容渊在开口,便已经快步上前。

  颜易山跟在身后,对着一旁的十几个暗卫使唤了一个眼色,站在慕容渊的而身旁。

  慕容渊在看到苏云初破碎的衣物之后,发现了上边的油渍之后,便离开了,他去了哪里颜易山不知道,但是回来之后,慕容渊便带着他们兜兜转转来到了这个地方。

  正当是木韩上去查看机括开关的时候,不远处却是传来了一声动静,与慕容渊的暗卫冲突起来。

  颜易山面色一沉,却是听得应离沉声道,“王爷,是自己人。”

  说着,对着慕容渊抱拳,便离去了。

  来人是南星。

  他与南星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只是,南星负责保护宋家尤其是经常外出的宋皓流,而他却是负责保护苏云初。

  南星被带到了慕容渊的面前,见到慕容渊再此,微微有些诧异,但是,简单行了一个礼之后,便与慕容渊说了先前与苏云初互传信号的事情。

  慕容渊听着,沉着的眉头并未舒展,对于苏云初与这些护卫之间特殊的联系并无多大感想,只与南星应离两三句,便将注意转回了木韩的身上。

  可木韩尝试了多边,却是徒劳无功。

  南星见此,与应离对看一眼,走上前去,“王爷,不若让在下试试。”

  慕容渊看了他一眼,轻点头。

  南星却是走上前去,在这低矮根本不成门的平常矮坡左右摸了摸,而后,在某个地方突然地旋转按钮,随着一声机括哐当的声音,原本的矮坡却是突然打开了一扇矮小的五尺的门,矮坡不过三尺,可是随着往下的阶梯,却是可以走几步。

  慕容渊二话不说,在矮门打开的时候,便径直走了进去。

  颜易山唉了一声,也得跟着走进去。

  而里边的苏云初自然是听到了外面的声音,翠儿已经睡死过去,少年已经虚软无力无法动弹,即便听到了机括被打开的声音也是无能为力。

  而后,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位蓝眸的冷面战神,穿着一身玄色衣袍,如同修罗一般跨了进来,根本就不屑于狼狈地趴在地上的他们,径直往内层而去了。

  里边的苏云初在听到声音的时候,即便虚软得无以复加,但面上却是挂上了安心的笑意,她知道,有人来了,而那人,不会是慕容治。

  恰如此时,透过夜明珠微弱的光亮,她就看到了那一身玄色衣袍的男子,步履沉稳朝着他走过来,嘴唇抿起,那是她熟悉的表情。

  隔着不远的距离,她笑看慕容渊的到来,可越看越觉得眼前的景象朦胧不已。

  慕容渊只走到了苏云初的身边,抱起了浑身虚软的苏云初,在她眼睛印上一吻,轻音轻柔,带着暖意,带着歉意,“阿初,我们回去。”

  苏云初只轻嗯一声,视线已经不朦胧,却是靠在慕容渊的怀中,安心闭上了眼眸,她已经撑得够久了。

  只抱着苏云初离开的慕容渊,在经过洞口的时候,看了一眼在地上沉眠的少女,还有少年眼中露出来的祈求神色,面容不带一丝变化,依旧冰冷至极。只看了一样一旁的颜易山,“你该知道如何做。”

  外边的李俊泽和梁光熙,在看到慕容渊抱着已经昏过去的苏云初的时候,微微松了一口气,看了看一旁的那个洞口,眼中皆是闪过一丝厉色。

  慕容管却是对着两人道,“麻烦两位回去与宋公子宋先生报一声平安,阿初,我先带回去了。”

  林俊泽还想再说些什么,却是被梁光熙拉了一把,只对着慕容渊道,“云初已经找到,如此,便交给王爷了,我们先回宋家那边。”

  慕容渊轻点头,而后抱着苏云初离开了此处。

  苏云初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没有了什么不适,只是,睁开眼眸,看到的是通红的房间,带着一丝陌生。

  但是,睁开眼眸看了一眼,却也不难发现,这是慕容渊的房间,只是看着满室通红,不由得轻笑声,撑着身子想要坐起来,却是听到们吱的一声打开了,随后,慕容渊隐约的身影透过纱帘,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

  苏云初却是突然,又钻进了被窝之中,闭眼沉睡。

  只慕容渊走了过来,看着躺在床上的苏云初,他分明听到了声音,轻笑一声,却是开口道,“阿初,不若我们把洞房花烛之夜提前过了吧,此情此景,倒也适合。”

  苏云初听此,刷的一下睁开了眼眸,没好气瞪了一眼慕容渊。

  慕容渊却是轻笑一声,坐在床榻之上,苏云初就着他的手,径自坐了起来。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物,已经不是地洞里边翠儿给她带来的那一件。

  只是,见着苏云初的动作慕容渊却是低叹一声,将苏云初拉入了自己的怀中,不声不语。

  苏云初抽出一双手,环住慕容渊的腰身,两人就如此静静相拥,所有的语言,所有曾经的不安,都在这一次静静的拥抱之中相互传达。

  良久之后,苏云初在慕容渊怀中问出了一句话,“怀清,若是有朝一日,你要去做一直不想做的事情,该当如何?”

  慕容渊环抱这苏云初的姿势不见半分异色,“那便去做,只要阿初在我身边,做任何事我都是心甘情愿的。”

  苏云初在他怀中吃笑一声,环住他的手捏了一下他腰间的软肉,“油嘴滑舌,甜言蜜语。”

  慕容渊却是一把推开了苏云初,“阿初不若尝一尝,是否油是否滑,是否甜,是否蜜?”

  苏云初直接一手糊了他一脸。

  ------题外话------

  明日就要大婚了,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我去哟……脑袋里边突然响起这什么鬼……

  【小剧场】

  西青:靖王爷你好闷骚

  靖王(轻哼一声):本王这是生活情趣

  西青:呵呵……

  靖王(淡淡一瞥):明日就要大婚了,你,赶紧,必须,让所有人都出来,不许养文,都来观礼!带上份子钱!否则……

  西青(弱弱地):否则如何?(内心默默吐槽……份子钱……)

  可靖王爷只是眼神危险看得西青脊背发寒……

  西青:嗷呜……妹子们,明天必须带上份子钱来观礼!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16章 婚前的变奏-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