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大智娱乐 >

第122章 靖王的情敌-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发布时间:2018-08-24 09:2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大智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23章 御花园舌战-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苏云初再回到靖王府的时候,面上依旧有些沉重,其实说来,景怡这样的好女子,若是能够与陈自明在一处,也是不错,而是,她知道了当初陈自明对自己的心思之后,便不能在这件事情上插手,况且,她本就没有插手的理由。

  景怡何时对陈自明心中有了一份情爱,她不知道,但是,情之一字,历来难以解读,便是她自己都与慕容渊不知不觉之中牵绊在一处了,何况是景怡呢。

  可是,这就是天家儿女最大的悲哀,自己的婚姻与爱情,不能由着自己做主,若非慕容渊身上还有那份先帝留下来的旨意,若非慕容渊手中有永业帝想要的东西,她都不知道,自己与慕容渊的这条路还有走得多远,走得多漫长……

  这两个人,如今是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她往常从未觉得,因着身份的差距会让两人之间有这样跨不去的鸿沟,此时,却是心中唏嘘不已。

  景怡心中,对陈自明是有情的,也许这份感情,已经超出了苏云初的认知……

  回到了靖王府之后,苏云初心中便一直不知滋味,只慕容渊看着她心情似乎恹恹,不免有些担心,“阿初,怎么了?”

  今日进宫去是因着顺妃的邀请,顺妃不会为难苏云初,只能说是别的人,让苏云初变成了这般。

  如此想着,心中也多了一份紧张。

  苏云初看他面上多了一份紧张,只轻握住了他的手,“怀清,我没事,只是今日进宫,与景怡还说了一阵子的话罢了。”

  听到苏云初如此说,慕容渊心中放心了一些,“说了什么,如此让阿初闷闷不乐?”

  慕容渊轻揉她脸颊。

  苏云初却是抬眼看他,眼中澄澈清明,“怀清,父皇想要给景怡指婚,和自明。”

  慕容渊的手一顿,“阿初是因为此事不高兴?”

  他面上的神色,有一瞬间的黯然。

  苏云初摇摇头,“这场赐婚,不过是利益的纽带,如此,不管是对景怡还是对自明,其实……都是一场伤害。”

  听此,慕容渊才拉着苏云初坐下,看着她,“阿初,一旦面临自己关心的人,你便会变得这般易于钻入牛角尖,这世上,何来那么多公平与顺意,景怡是大新的公主,她自出生起,便被定下了作为公主的使命,皇家的儿女,哪一个不是将婚姻放在利益的纽带上的?”

  苏云初知道这一层,若非那人不是景怡,她甚至只会听过了这件事情之后便不会放在心上,可是,因为是景怡,所以,她才会如此多虑,人心肉长,何况是自己和景怡之间的姐妹交情呢。

  可她也不是那样陷在感性思维之中的人,只叹了一口气,便不再与慕容渊纠结此事了。

  又是一年寒冬时节,再有两日,宋家就要离京了,那一场热闹的婚宴过后,一切归于沉寂,而年前,西原皇太子还会来京,两国联盟,对抗北梁,北梁不可能无动于衷,因此,这场原本的两国会盟,最后,只怕会遭到破坏,而看着慕容渊自上次被伤之后变得更加猛烈的毒发后果,与西原那边,借着这次机会,一定要有必要联系了,自那晚被慕容渊以那样无赖的方式套话之后,苏云初后来也将当年在西原发生的事情,与慕容渊说了一通,包括这次,西原来使,若是可以,必须要有合作的计划。

  五日之后,苏云初再次去相送宋家,这次宋家离京,已经不似上一次来参加苏云初及笄礼那般“声势浩大”,只简简单单,而同来送行的还有赵芷云。

  这一次,赵芷云不似被宋凌雪抱紧不放想要将人带回江南,而是与宋皓流依依惜别。

  宋家这一次来京,最大的收获,应该就是与赵家结亲了,宋皓流看起来温润如玉,却也是一个雷厉风行之人,这般确定了自己的心意之后,与赵芷云不知何时互相确认了心意,便前往赵府提前,未来女婿是江南四公子之首,赵大人对于此事,当然是毫不反对,乐呵呵地与宋家结了亲,何况,陈氏本就出身江南,这番亲上加亲,何乐不为。

  其实这样结亲了未必不好,宋皓流只要有了着落,今后,想要打宋家主意的人便会少一些,宋家只有一儿一女,如今一双儿女都定下了婚事,自然也会少了再来的杨玉瑶的事儿。

  宋家的马车随着冬日的粉尘远去了,只有赵芷云,依旧站在原地眼巴巴看着宋家的马车离去,这种刚刚确定心意却是不得面临分别的滋味实在不太好受。

  宋家与赵家结亲的事情虽是并不张扬,但总会有人知道的。

  日子一晃而过,宋家离京之后,苏云初在王府中安然过着自己的日子,至于蓝鹰的营中的事情,苏云初只做了细则交给邓成,让他总体负责军营之中的事情,过年之后,若是可以,她自会与慕容渊去一趟军营。

  不知不觉之中,苏云初在蓝鹰军中的地位已经占据主导。

  十二月初,西原使者浩浩荡荡地进京了,既然是来结盟的,两国之间必定会有结盟的纽带,此次,拓跋绍的亲妹妹悠落公主作为和亲的人选跟随而来,自然的,相互之间,大新也应该派一位皇室宗亲中的公主前去西原,用以维护两国之间的结盟纽带。

  可是,皇室之中,如今只有景和一个公主尚未出嫁,可看着前些日子永业帝想要给景怡指婚,便也知道,永业帝并不希望景怡嫁去西原,如此一来,只能将皇室中的某一个王爷或者重臣的女儿封一个封号,嫁去西原。

  这些事情,自然是有皇后来打理,苏云初只知道了这一层便罢了。

  而苏云初作为皇室中人,自然也能得到些消息,永业帝想把南阳侯之女柳如絮封一个郡主的封号,当然,这是永业帝的想法,具体的,还要看前来合盟的西原太子拓跋绍的意思,若是他对此有意见,自是不能决定下来的,毕竟,是要给拓跋绍一个太子妃的。

  拓跋绍原本是有太子妃的,原本便是夫妻恩爱,只是,那太子妃在生下了皇太孙之后,便香消玉殒,而拓跋绍也是一直未续娶,这次,是接着联盟的机会,也算是为自己选妃了。

  因而,这一次的两国来往,除了将联盟的事情敲定下来之后,倒是更像是一场选妃大宴。

  可是,此时的靖王府前院之中,却是上演着一幕大眼瞪小眼的大戏,西原使者到来的第二日,拓跋绍便前来拜访靖王府,顺带将皇太孙拓跋安带来了。

  三年前,苏云初去西原的时候,遇上了当时并不知是西原太子的拓跋绍,还有当时正处于危险之中的才三岁的拓跋安,拓跋安生下来便心脏不好,那时候,苏云初遇上的时候,正是拓跋安被宣告不能再活下去而吵嚷着拓跋绍带他出去玩乐的时候,但因着路上出现了意外,被当时的政敌西原二皇子派来的人追杀,虽是有惊无险,但是,因为这场惊吓,直接导致了拓跋安的心疾发作。

  恰巧被苏云初遇上了,当时的苏云初并不知道这一众人就是西原皇室之人,只看到了拓跋安奄奄一息的模样,原本看着这些人的架势,她不欲多管闲事的,可是,当时的拓跋绍也是急了,面对自己无能为力的儿子,只成了一个无助的父亲。

  而刚好,拓跋安所表现出来的症状引起了苏云初的兴趣,说是心疾,时下的人,对于任何心脏不适的疾病都统归为心疾,可是,苏云初接受的医学知识却是更为系统化,虽然没有任何仪器可以探测,可她隐隐觉得那样的症状与先天性心脏疾病很是相似。

  就是因着这一份医学上的敏感,机缘巧合之下,因为奄奄一息的拓跋安,与拓跋绍这个西原太子有了联系。

  而苏云初也成功确认了拓跋安的情况就是先天性心脏病,但是,并非是重症,而是轻度的,若非有意破坏和恶意刺激,拓跋安这一辈子虽然都不能像正常小孩一样剧烈运动,但是,并非会如同太医所言会死去,若是保护好,在儿童时期多加注意,拓跋安仍然能够好好长大,除了会身子比较虚弱一些罢了。

  而后这几年,拓跋绍每年都会给苏云初寄来一份拓跋安全年的病症记录,让苏云初观察,而后然苏云初对症开药治疗,按理说,今年的病症记录也该差不多寄来了,不过,因着这一趟西原使者来京,拓跋绍却是直接将拓跋安带来了京城之中,让苏云初亲自检查。

  这是拓跋绍和苏云初之间的关系,而因着这份关系,而后的时间,江南四公子一旦前去西原,都会有人暗中相护,更是为大新和西原文化融合提供了不少帮助,而拓跋绍,或者说是现在的西原,总欠着苏云初一份人情,欠苏云初一个在不危害西原前提下的条件和承诺。

  而恰是因为三年前的事情,拓跋安对苏云初可谓是亲昵得很,小孩子的心性本就是比较容易接近对自己好的人,也更容易满足,尤其是更加容易记住一些重要的人或者重要的事情。

  而对于当时极为不愿意配合治疗的拓跋安而言,苏云初而后的出现,就彻底让这个孩子黏上了她,便是后来苏云初离开的时候,拓跋安还一口一个云姐姐地不舍,直直闹了很长一段时间。

  时间一晃三年而过,苏云初在拓跋安的记忆之中却是未曾消减半分,小孩子的记忆,好得惊人。

  尤其是知道苏云初就在京城之中,更是第二日便吵闹着要来找苏云初。

  拓跋绍无奈,只得带着拓跋安来了靖王府。

  来之前,自然是派人知会了靖王府这边,因而,苏云初便也在府中等人了,尤其是拓跋安,说实话,她是挺喜欢这个患者心脏病的柔弱小孩子的,那时候,刚刚认识这个小孩子的时候,因着各种限制,许多东西都不给他做,这孩子一直闷闷不乐,少了许多童趣,而后,经过了苏云初的肯定,除了只需要注意一些,拓跋安也能像其他小孩一样玩乐,这才解除了不少对于拓跋安的束缚,由此,也收获了拓跋安这孩子的真心认可,积极配合苏云初的治疗。

  三年不见,也不知拓跋安长的如何了。

  因此,等着拓跋安到来的时候,慕容渊颇觉郁闷,“阿初,你很喜欢哪个小孩么?”

  苏云初倒是毫不掩饰,“是呀,安安其实很有趣的。”

  慕容渊更加郁闷了,那一日从宋家回来之后,苏云初便与他说了当年的事情,本来这个小孩他还不放在心上的,可是,哪曾想到,不过是今早一早的时候,拓跋绍说了会带拓跋安来靖王府,苏云初便面露开心之色。

  他倒要看看那小屁孩是如何的。

  正待他郁闷之时,随着管家何叔来报,西原太子和皇太孙到了,慕容渊便听到了一声脆脆软软的小男孩的声音,“云姐姐……”

  一小溜身影几乎是奔着过来的。

  知道拓跋安不能这般剧烈运动,苏云初早已上前去,阻止住了拓跋安,三年不见,这孩子对她没有半分生分,看到苏云初上前,直直往苏云初怀里钻进去,“云姐姐,我好想你……”

  另一边,慕容渊听着这声音,脸色一黑。

  而拓跋绍只面带笑意,走在拓跋安的身后,与慕容渊打一声招呼,“靖王,打扰了……”

  可他面上的表情,哪里有一分打扰了别人的歉意。

  慕容渊淡淡看了他一眼,只盯着身前的那个小屁孩看着。

  拓跋绍倒也不在意,是看着慕容渊的面色,朗笑了一声。

  苏云初看着近前的这孩子,样貌没有多少变化,还是有些瘦小,不过长高许多,已经到了自己的腰间,看着小孩子如此激动,见到她的时候,一双眼睛闪闪发亮,萌化了自己一颗心,只蹲下来,与他平视,“安安长高了许多……”

  小孩子面上倨傲得很,大概是多了乐趣,因而,性子也开朗了许多,满脸骄傲地道,“父王说了,要多吃一些,长高了才能娶得到云姐姐……”

  慕容渊听此,面色一沉,这小破孩说的什么话。

  而后才抬眼看了一眼拓跋绍,“太子,小孩子还需从小教育好!”

  可拓跋绍看着这位历来被传言冰冷无情的大新战神,此时面上的咬牙切齿,倒是更像与小孩子的怄气一般,眼神微闪,只道,“童言无忌,靖王难道还与一个小孩子计较?”

  苏云初哪里管这两人在上边说着什么,听到安安如此说,只笑道,“可云姐姐还是发现了安安没有好好吃饭哦,你看你还是长不胖?”

  安安闻言,小脸一瞥,“可是,长胖了就不好看了,云姐姐会不喜欢的。”

  苏云初闻言一笑,“怎么会呢,长胖了的安安才会更好看呀,云姐姐会更加喜欢的。”

  小男孩听此,低头沉默了一番,似是在做什么纠结,而后,才抬眼郑重点头,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好,安安听云姐姐的!”

  然后,却是小嘴一瞥,“安安说了想念云姐姐,云姐姐都没有说想念安安。”

  小孩子不乐意了,可没有忘记这一茬。

  苏云初闻言,轻笑一声,“好,云姐姐也想念安安……”

  安安面上这才重新展露了笑颜,“云姐姐,抱抱……”

  一双小胳膊就要环上苏云初的脖子,苏云初直接被这小孩子萌化了,根本就不顾忌多少同时还在场的两个男子,任由着拓跋安往自己身上贴着。

  然而,看着这一幕的慕容渊,心中早就翻了醋坛子,看到苏云初如此喜爱这个小孩子,而这个小孩子竟然还想要抱苏云初。

  还不待拓跋安环上苏云初的脖子,慕容渊直接将人拉到了自己的怀中,不给拓跋安碰上的机会。

  苏云初还未反应过来,就被慕容渊禁锢住了腰身,看了看某人似乎不太好的面色,再看看抱不到自己的拓跋安,心中暗暗咋舌。

  小孩子不乐意了,一双眼睛瞪视着慕容渊,“你说谁?为什么你抱着云姐姐?”

  他掐着腰,一点也不怕慕容渊,这孩子,在西原皇室,就是一个小皇帝似的,加上身体不好,人人让着,虽说算是听话懂事,但真的不知害怕为何物。

  慕容渊倒是真的与这个小孩置气了,“这是我娘子,我当然可以抱着了!”

  苏云初已经满头黑线,在慕容渊耳边低声,“怀清,你还是小孩子么?”

  慕容渊薄唇一抿,不理会苏云初。

  只拓跋安听到了慕容渊这句话,抬眼看了一眼拓跋绍,“父王,娘子是不是就是安安以后的王妃的称呼?”

  拓跋绍很认真的点头,“嗯!”

  这下子,拓跋安不乐意了,直直瞪着慕容渊,“云姐姐是我的!我我长大后要娶云姐姐,云姐姐才是我的娘子!”

  这小孩,学得也快,明白了这个娘子的称呼是什么之后,也学者慕容渊道。

  慕容渊完全不在乎自己一个大人在欺负小孩子,嫌弃地看了一眼拓跋安的小身板,“别说她不是你的,就算你长大了,也不是你的!”

  苏云初真的是满头黑线看着一大一小两人在这儿掐架,靖王爷,您的高冷去哪儿了?

  拓跋安气势不减弱一分,鼓着嘴巴看着慕容渊,“你长得这么丑,云姐姐才不会喜欢你,云姐姐刚刚说了,她最喜欢我了!”

  打蛇打七寸,这孩子学得倒是快。

  慕容渊听此,也是气笑了,“哪来的回哪去你,阿初是骗你的,就你这样,谁喜欢你!”

  到底是小孩子,哪里争吵得过大人,后边再两三句,拓跋安就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了,看着苏云初被慕容渊禁锢在怀中,他半分靠近不得,当即也撇着一张小嘴儿,可怜巴巴地看着苏云初,满满都是控诉。

  这两人这么闹着,一旁的拓跋绍完全不理会只任由着自己的儿子就这么与慕容渊掐架,这一趟来大新,其实还是收获颇丰的嘛,看来,这位传闻中的冷面战神,需要重新审视一番了,还有,自己的儿子竟然有这般勇气直接挑战这位冷面战神,拓跋绍觉得很是欣慰,虎父无犬子啊……

  闹腾了这么一顿,看着慕容渊与拓跋安两人大眼瞪小眼的,苏云初也是无奈,挣扎开了慕容渊的禁锢,继续蹲下来,捏了捏拓跋安红红的小鼻子,“安安,不气了啊,气着了,等会需要吃很苦很苦的药。”

  这孩子可受不得太多情绪激动。

  而后才转脸,对着身后的慕容渊来一记眼神暗示。

  慕容渊更加郁闷了,阿初明显就是把这小破孩看得比自己还重要!

  拓跋安重新得回了苏云初,一脸得意看着慕容渊,昭示着苏云初就是更加喜欢自己。

  然而,拓跋绍此次来,并不是单单只是带拓跋安来找苏云初而已。

  这边拓跋安黏着苏云初让苏云初带自己在靖王府中玩耍,那边,慕容渊在郁闷之后,已经和拓跋绍去了一旁的书房。

  他们之间,需要合作。

  书房之中,拓跋绍看着慕容渊,面上带笑,“都说靖王是冷面战神,今日一见,本宫倒是觉得,这其中,恐怕是另有隐情呐。”

  慕容渊倒是淡淡看了他一眼,很是不屑,“太子不若好好管管自家儿子,本王如何,与太子何干。”

  拓跋绍耸耸肩,“安安还小。”

  “难道太子七岁的时候,还会拉着别人说长大之后还会娶别人?”慕容渊挑眉。

  拓跋绍轻咳一声,“靖王妃其实也很喜欢安安。”

  听此,慕容渊眼神微眯,一双冰蓝色眼眸看着拓跋绍。

  拓跋绍还能不知道他心中想着什么,只是想不到,苏云初会成为慕容渊的劫罢了,倒是完全不被这眼神影响了什么,往自己身后的椅背一靠下去,姿态悠闲,“王爷可别如此看着我,喜欢靖王妃的是安安,可不是本宫。”

  慕容渊定定看了他还一会儿,才冷哼一声,对他不屑。

  可这不是今日两人要说的正事,拓跋绍摇摇头,才道,“今年,西原境内雪山之中,来了一批外客,这事儿,还需要靖王与本宫解释解释呢,不若,本宫回去,可不知将那些人如何。”

  慕容渊听此,薄唇一抿,也是正色道,“本王的人需进入西北雪山!”

  西北雪山背面是西原的境地,而那一带雪山,一直被当做西原的神圣之地,不会轻易让人进去,如今,西原内部争斗以拓跋绍的成功而告终,政权基本都是掌握在拓跋绍的手中,西北雪山,若是为了更好地让慕容渊的人进去,那么,就需要拓跋绍点头,否则,西原一旦发现有外来人入侵,便会发生大事。

  拓跋绍闻言,唇角一翘,“可西北雪山群,是我西原的圣山。”

  “若非如此,本王今日,便不会与太子这般融洽相谈。”慕容渊倒也不示弱。

  “王爷……很是直接……”

  “本王历来不喜拐弯抹角!”

  “既然如此,本宫只有一个条件。”

  “说!”慕容渊淡淡看他一眼。

  “将靖王妃,借以安安几日!”拓跋绍嘴角噙着一抹笑意说出这句话,毫不意外,看到慕容渊瞬间沉下去的脸。

  直到午后,拓跋绍才带了拓跋安离开了靖王府,离开的时候,拓跋安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一步三回头,就差留住在靖王府之中了。

  看到那个小不点终于离开了,没有人比慕容渊心中更是舒心了,他决定,今后一定要让苏云初远离那个小破孩,否则,阿初的心都不放在他这儿了。

  当然,这一日,西原太子拜访靖王府的事情,自然是早早就传到了御书房永业帝的耳朵之中,可是,两人之间的这番拜访,光明正大,毫不避讳,永业帝心中也不敢确定了。

  御书房之中,永业帝继续听着来人的汇报,“西原太子在靖王府呆了小半日,期间,并无任何不妥。”

  永业帝皱眉,轻点头,“继续说。”

  来人依旧垂着头,“西原皇太孙似乎与靖王妃极为熟稔,据使馆中的人来报,西原太子之所以去拜访靖王府,是因为皇太孙的要求,而且,言语之间,皇太孙与靖王妃认识已久。”

  永业帝听到此处微微皱眉,摆摆手,“继续观察。”

  来人退下去之后,永业帝才口中似乎是呢喃一般,“相识已久……”

  越来越多不可控的因素了,正想着,又是重重咳嗽一声,方明赶紧端着茶杯上前,“皇上,喝一口茶水,缓解缓解……”

  永业帝接过方明手中茶水,可是还未喝下去,却是再次重重咳嗽一声,明显感觉到了口中一阵腥甜,眼睛一阵瞪大,手中地丝帕掩住口鼻,好半晌之后,才拿开,不出意外,看都了丝帕上边的血迹。

  方明见此,大吃一惊,拿着茶杯的手几乎是握不稳,“皇上!奴才去传太医!”

  永业帝却是一把扯住了方明,似乎是还没有缓解过来,只轻轻摇了摇头。

  方明跟在永业帝身边太久,明白永业帝的顾虑,可是一时更是着急不已。

  永业帝靠在椅背之上,过了几息之后,才缓解过来,接过方明手中的茶杯,喝下了一口,而后才道,“不过是小事一桩,何必大惊小怪!”

  可是,吐血还是小事,什么才是大事。

  这话方明自是不敢说出来的。

  永业帝才摆摆手,“不必叫太医了,此事不可外说!”

  方明当然知道这这一层,面上悲切,可只能郑重点头,“奴才记下了!”

  永业帝叹了一口气,“方明啊,你跟在朕的身边也是二十多年了,从朕登基到现在,也是了解朕的,你说,朕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慕容氏,朕可曾有做得不妥的地方?”

  方明摇摇头,“奴才只知道皇上是圣主明君。”

  “圣主明君?”永业帝口中呢喃这这句话,可面上的神情却是恍惚,良久才开口道,“月妃的寝宫,十多年了,都没有人进去过了吧?”

  方明见永业帝旧事重提,弓着身子道,“靖王带靖王妃进宫请安那一日,去过一趟。”

  永业帝轻哦了一声,面上的神色有些复杂,“老五去过……”他并不需要有人回答,只口中呢喃着,“说来,老五的确是更好一些,在整个大新的威望也比老三好多了……”

  “皇上……”方明不知道永业帝想要说什么。

  却是见着永业帝摇摇头,“若他不是月妃的儿子……想必我们父子,不会成为今日这番局面,他防着朕,朕更需要防着他,可他这性子,真是像极了那一家子人,都是桀骜的,都是这般惊才艳艳。”

  对于永业帝突然的旧事重提,方明不知该说什么,跟在永业帝的身边太久,导致了方明也知道了许多宫中的秘闻。

  永业帝的心情太过复杂,他曾想要置靖王于死地过,可到底最终没有,眼看着靖王越做越大,永业帝心中的担忧却是更甚了。不仅仅是慕容渊那双蓝色的眼睛,更多的是因为月妃啊……

  月妃……那个也许至死都还想不起很多东西的女子……

  御书房中,永业帝短暂的感叹和忧伤,只有方明知道,而最终,永业帝也没有传过太医。

  不得不承认,永业帝老了,他是个明白人,可因为明白,也带着帝王不可避免的偏执。

  另一边,拓跋绍带着拓跋安回到使馆之后,因着拓跋安还是孩子,加上身体不好,经不得太久的玩闹,回来的一路之上,又因为见到了苏云初也觉得高兴,这还未到使馆,便在马车之中睡着了,拓跋绍只得着人带着他去休息。

  而拓跋绍自己,却是来了悠落公主的房中。

  悠落是自己的亲妹妹,为了这次联盟,自请来到大新和亲,但是无奈因着长途跋涉,还缓不过气来,此时,正在房中休息。

  但是,她的面上,却是带着一股清冷的气息,而这股清冷之中还带着一抹隐约的忧虑和抑郁。

  悠落本就生得绝美,但是,因着面上这份淡淡的忧郁之色,便让人觉得想要忍不住为她抚平那皱起的眉头。

  此时的悠落,正坐在床边的软榻之上,看着窗外,神识恍惚,不知道心中在想着什么。

  拓跋绍见她神色,内心幽幽叹了一口气,走过去,“悠落……”

  悠落转回头看他,面上带上了一层笑意,“哥……安安今日出去,想必玩得很开心吧。”

  拓跋绍见她如此问,只轻点头,“嗯。”

  悠落却是轻笑道,“靖王妃的名字,早先还在西原的时候我便听说了,北梁三道防线攻破,是因为她,这话,其实我是信的,女子也能做许多男子能做的事情。”

  见着悠落如此说,拓跋绍的面上并没有见对于苏云初的赞赏,却是对妹妹产生了一抹疼惜之意,“悠落,既然已经决定了来大新,过去的那些事情,便不必再多想了,已经过去了。”

  可悠落见他如此说,眼中却是湿润了一层,“哥哥,我昨夜梦见他了,他一点也不怪我请命来大新,他说我今后会过得很好。”

  说到最后,悠落的声音之中已经有了一丝哽咽之意。

  拓跋绍抬手轻拍她的肩膀,“对,悠落,司空是希望你今后快乐一些的。”

  可悠落的声音之中却是依旧带着一层悲伤,“一年多了哥,我一年多没有梦见他了,可在我来了大新之后,他就出现在我梦中,今日,我又想起了他临去战场之前对我说的话,他说他回来便会去和父皇求旨赐婚,可他却是再也回不来了……我恨北梁,哥,我好恨!”

  那件事情,悠落一直都忘不掉,那个人,悠落也忘不掉,那个既是他性命相交的兄弟也是朋友的人,那个少年战将,那个悠落心系多年的青梅竹马,已经被掩埋在了西原和北梁的战场之中。

  说是悠落请命而来大新,其实,怕是没有人比悠落更想要两国联盟了,北梁夺走了悠落最心爱的男子的性命,悠落对北梁的恨意不比别的人少。

  轻轻拍了拍悠落肩膀,悠落终是控制不住,在拓跋绍的肩头失声哭了出来,一边小声呜咽,一边问道,“他是不是怕我到了大新之后便会忘了他,他才出现的?”

  可她不需要拓跋绍的回答,“哥,我不会忘记他,永远不会,我知道他一直都在我身边,一直都在……”

  这两年来,悠落从未有过像今日这般,因着想起司空而痛哭流涕,拓跋绍却是想不到,因着那一个梦,让悠落有了发泄的出口。

  不过,发泄出来也好,总比闷在心中好得多了。

  晚间,一番沐浴之后的慕容渊回到里屋的时候,就看到苏云初还未上床,仍旧是坐在软榻之上看着一本厚厚的什么的东西,

  眉头一皱,这大冬日的不在床上呆着,竟是坐在软榻之上,都不会受寒么?

  可苏云初浑然不觉某人的不爽,依旧专心致志看着那本拓跋安的病情记录,她口中的病历。

  按照记录来看情况还算是不错的。

  想起那个可爱的孩子,苏云初心中一软,说来她与拓跋绍之间不过多的是合作关系,当年的医治拓跋安不过是为了图日后,但是,摒除这一层合作关系,也算是一份交情了吧,尤其是和拓跋安这孩子之间,更是纯碎一些,而她也是真心喜欢这个坚强的孩子。

  她虽是对着拓跋安好,但是这份好永远不会超过某一个界限,有时候,分明的关系有利于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倘若是西原和她在某些东西上有了利益的冲突,她对拓跋安的好,也拯救不了那份冲突。

  这一点,她和拓跋绍都明白。

  因而,今日慕容渊在书房中与拓跋绍的谈话,其实,是她和慕容渊商量之后的决定,她会继续为拓跋安提供治疗,甚至,趁着这次拓跋安来京城,做一次更为彻底的检查和药物治疗,而他让慕容渊的人,更好地进入西北雪山北部,并且带上熟悉的人为向导。

  却是突然的,面前的书被慕容渊一把抽走了,慕容渊只拿着书翻了两眼,便丢到了另一边,口中很是嫌弃,“是那个小屁孩的病情记录本!”

  苏云初听着他一直叫着拓跋安小屁孩,今日她带拓跋安在靖王府中玩的时候,拓跋安不知跟她投诉过慕容渊多少次了更是千叮万嘱一定要等她长大娶她,不许与慕容渊太好。

  她听了只觉得好笑,也许是因着拓跋安的身子,让他今后绝无可能继承西原的诸君之位,拓跋绍对他保护得太好,比起一般皇室中六七岁的许多东西都明白了的小孩,拓跋安更像是一个正常的小孩,对许多东西不懂所以才生了这番童趣。

  因而,对于慕容渊与拓跋安的置气,苏云初好笑,“怀清,那是安安的病历,你都多大的人了,还跟一个小孩子置气!”

  慕容渊才不会买账,“什么安安,阿初叫得如此亲昵,那就是个小屁孩!”

  苏云初一手撑着头看他,真不明白,这货连一个小孩的醋都要吃么?她就知道,以他的性子,她跟他说了这事儿之后,一定会变成这样。

  看着苏云初好整以暇,完全不顾自己此时心中的郁闷,慕容渊觉得自己更加郁闷了,径自坐在苏云初的身边,一把环住苏云初,“阿初为何对那个小屁孩如此好,比对我还好!”

  他的口气好控诉。

  苏云初觉得这时候的慕容渊,大有一种变成安安的诡异感觉,微微挣扎了一下,“我对你不好么?”

  慕容渊一顿,数着苏云初对拓跋安的好,“阿初叫他叫得太亲昵,什么安安,以后叫拓跋安,还有阿初以后不许再跟他说什么喜欢他的这种话,如今就会讨欢心了,那小屁孩长大了还得了,为了西原太子好也不能残害了人家儿子是不是,还有……”

  见他还有数落下去,苏云初一掌拍开他,“他就是一个小孩,懂什么呀!”

  “我七岁的时候,已经懂很多东西了!”

  慕容渊很是不满。

  苏云初扶额,“难道我对你的称呼还不够亲昵?我还不够喜欢你?乱吃什么醋!”

  “不够!”这货还扛上了!

  苏云初转过脸,笑眯眯看慕容渊,“以后,我叫你渊渊可好?日日对你说我喜欢你?”

  听着前半句,慕容渊浑身恶寒,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不过听着后半句,却是眼前一亮,“称呼不用改了,若是阿初日日与我表白一番,如此也好!”

  苏云初气愤,看他修长脖子,直接扑上去咬了一口!

  两人这边倒是成了难得的欢闹。

  慕容渊自是任由苏云初作怪,停下来之后,看着慕容渊脖子上的一层牙印,苏云初没好气,“堂堂靖王爷,自己智商变成七岁的小孩,慕容怀清,你好意思么?”

  慕容渊还是耍无赖,“智商是什么东西,能吃么?有何不好意思的,阿初本就是我的娘子,岂能让他人觊觎,便是小屁孩也不行!”

  苏云初闭一闭眼,彻底败给慕容渊了。

  却是听得慕容渊轻笑一声,抓着苏云初的手,两人坐在软榻之上,倒像是两个孩子一般,他声音柔柔,“阿初很喜欢小孩子么?”

  苏云初笑笑,“还好,只是,觉得安安比较可爱吧,毕竟认识了许久,也就只有他一个小孩。”

  慕容渊定定看了苏云初好久,面上柔柔的神情不变。

  苏云初不解,“怎么了?”

  慕容渊却是展颜一笑,突然抱起苏云初往床榻而去,就像小孩子的欢呼一般,“既然阿初如此喜欢小孩,那我们努力努力,在阿初腹中种下一个小孩。”

  苏云初听着他的话,破笑而出,出手捶打他后背,“你快放下我!”

  “唔……不放,我们还未困觉生孩子!”

  房间里欢闹的笑声最后变成低低的喘息声,还有断断续续的听不真切的声音……

  其实苏云初一直都知道,成婚之后,慕容渊身上的腰带的秘密。

  秘密终归是秘密,她尚未打破,或许,因着童年的经历,慕容渊会更加想要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属于他们的完整的家,可是……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21章 永业帝的棋-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