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大智娱乐 >

第123章 御花园舌战-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发布时间:2018-08-24 09:2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大智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24章 景怡的选择-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西原太子在来京城的第三日,便开始去与永业帝商议关于结盟的事情,其实这事并不多麻烦,只要双方互相商定好了彼此需要制定的条约,而后各自盖章,结盟履行便可。

  而参与这次联盟商议的还有慕容治,由此来看,永业帝心中的想法,已经不言而喻了,最后,必定治王会是最大的赢家。

  等待事情商议过后,联盟的事情条约商议得差不多了,永业帝才对着拓跋绍道,“听说,太子昨日去了靖王的府上?”

  听着永业帝开口相问的这句话,拓跋绍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并非他缺心眼,而是心中明白,永业帝对靖王的忌惮,只放下了手中的茶杯,面上有礼一笑,“正是,昨日,小儿闹腾着先要去靖王府找靖王妃,本宫拗不过,因而,便带着小儿过去了。”

  “哦?太子与靖王妃是故交?”永业帝微微皱眉。

  拓跋绍轻笑一声,“故交倒是谈不上,只是,小儿自小身体虚弱,多年前承蒙靖王妃救过一次,这次来京,自然是要劳烦靖王妃再看一次。”

  说着,却是再次看向永业帝,“本宫如此行事,先斩后奏,不知皇上会不会责怪本宫行事鲁莽了?”

  苏云初嫁给了慕容渊之后,也就是皇室之人了,拓跋绍即便是想要让苏云初做一些什么,按理说应该先与永业帝这边打过了招呼才是,可是,先前却是未打招呼私自前往,不免让永业帝心中不舒服。

  不过,如今拓跋绍都如此说了,永业帝还能说一些什么,如今正是结盟时候,能和则和,大小事情,不拘小节也就是了。

  毕竟,拓跋绍已经退让一步,言语之间也是温和有礼,永业帝自然不能太过强硬不会妥协。

  人与人之间,尤其是两国相交,就是要懂得把握这一尺度,掌握得了各自的需求和底线才是最好的。

  所以,听到拓跋绍如此说,永业帝面上只带了一层笑,“自然不怪,既然是小皇孙身子不好,靖王妃恰好是医术了得,看看也无妨。”

  拓跋绍这才点点头,“如此,本宫也就放心了。”

  只是,同样的御书房里边的慕容治听到这话,却是微微皱眉,“靖王妃何时救下了小皇孙?”

  拓跋绍不知慕容治为何会由此一问,先前一番交流之中,也能感受到了这个温和的男人表面之下必定是包藏着一颗巨大的野心,可他为何会关心这件事情?

  只笑了笑,便道,“三年前……”

  听此,慕容治袖中的拳头一握,三年前,那不正是他与苏云初相识的时候么?

  这么说,后来的时间,她一直都在西原,而他却是从未见过她!

  对于慕容治突然的无声,拓跋绍也觉得奇怪,“治王似乎对此很是好奇?”

  慕容治抬眼,面上重新覆上儒雅之意,“好奇之心人人皆有。”

  而后,不待拓跋绍再继续说什么,慕容治却是道,“此次,前来大新和亲的是太子的亲妹妹悠落公主,不知,公主属意的是……?”

  回到了这件事情上,拓跋绍虽然还对于慕容治的反应存着一丝好奇,不过也仅仅是好奇而已,却也不多理会,他和苏云初之间的关系,也只能如此简单概述,别的,苏云初不愿多说,他更加不愿。

  面上一笑,“悠落心中属意谁,本宫也不知,不过,想必,皇上早先已经为悠落选好了人选,本宫就这么一个妹妹,自然是希望悠落能够得到最好的。”

  听此,永业帝面上也是一笑,“自然是如此,朕早先便为公主打算了一番,朕的四子,沇王,如今尚未婚配,年龄上边,朕觉得倒是适合公主。”

  永业帝这么说着,慕容治也开口了,“四弟的确是我们这些人中最好的人选,如此,也可见对悠落公主的尊敬。”

  听此,拓跋绍点头一笑,“本宫明白。”

  慕容沇与慕容治是一道的,将来若是慕容治登基,那么,慕容沇便是最大的得益者,反观永业帝的其他儿子,元王虽然两年前丧妻之后未曾再娶,可却是身子孱弱之人,瀚王不是永业帝中意之人,甚至于慕容治可说是政敌,最后的结局必定不好,靖王与治王刚刚大婚,正妃已有,若是让悠落做侧妃,诚意不够,泽王虽是年龄也够了,但是,泽王与慕容渊是一道的,既然永业帝对慕容渊有忌惮之心,更不会将悠落指配给泽王,因而,最好的人选便只剩下了慕容沇。

  拓跋绍自然是明白这一层的。

  慕容沇对他们而言其实也不错,倘若不是因为慕容渊有了苏云初,见到了昨日他们两人之间的相处,拓跋绍倒是觉得,慕容渊此人,才是最好的人选。

  别看慕容渊看起来冰冷如霜,但是,却是个外冷内热之人,倘若女子真的得了他的心,怕是再难离去了。

  可惜了悠落终究没有这个福分,而他自然不会去破坏苏云初和慕容渊之间的感情。

  说到底,虽然与苏云初之间,君子之交淡如水,但是,他其实心中是敬佩这个女子的,尤其是当他近月得知了苏云初不止在医术上边的本事之后。

  说完了悠落,永业帝才继续道,“我大新同样为太子选好了人选。”

  “哦?”拓跋绍挑眉,这人选,按理说应该是他自己来选。

  却只见永业帝笑道,“我大新好女子无数,朕觉得,南阳侯之女柳如絮,既是京城才女,更是京城美女,不知,太子可是属意?”

  说着,只向方明递了一个颜色,方明会意,将手中的画卷交给拓跋绍。

  拓跋绍倒是接过了,打开画卷,的确看到了一个清冷美人。画卷上边的柳如絮,红唇粉黛,一身白衣站在冬日的红艳梅林之中的画像,看起来方艳至极。

  单单看着画,便能叫男子心动了。

  可拓跋绍看着画中人,却是眼神一眯,红梅雪景图,大新的准备果然充分,可惜了,在他心中,红梅雪景下的女子,永远只有一个。

  只稍看了一眼,便将那幅画合起了,面上未曾见到半分动容之色。

  “太子是不满意么?”永业帝开口相问,可语气带了一份沉。

  拓跋绍嘴角扬起一抹笑意,“本宫听闻,大新的小公主,景怡公主,才是大新的才女,惊才艳艳,国色天姿。”

  一听拓跋绍这句话,永业帝眼神一眯。

  “景怡之名,可不若南阳侯之女。”

  拓跋绍却是看起来不怎么在意,似乎也只是说说而已,“不过既然皇上无意将公主远嫁,本宫自然也是不会强求,西原毕竟不比大新,恐怕公主也会不习惯,这南阳侯之女,看起来的确是不错。”

  拓跋绍虽是如此说,可是语气里边却是不满意,他都把自己的妹妹带来大新了,永业帝都舍不得自己的女儿么?

  这些人选之中,竟让直接将景怡的名号给除掉了,呵!

  “太子满意就好,这几日,若是无变卦,朕便下旨!”永业帝只得保证道。

  这一日,御书房联盟之谈,便这般暂时决定留下来。

  永业帝欲要将柳如絮封为郡主想要然柳如絮去西原和亲,这个消息,南阳侯府中自然是知道消息的,原本来说,这是君臣之间的义务,在外人看来,不失为南阳侯的福气,只是,不论是南阳侯面上还是从柳如絮面上,都看不到一丝乐意。柳如絮的确是不乐意的,她一直心心念念能够与慕容渊在一起,即便是如今慕容渊已经娶了苏云初,这份心思还是存在者。

  因而,在知道了永业帝的这个打算之后,不免也要大闹一场,恰如此时的南阳侯府中,因着柳如絮的闹腾,南阳侯府已经几近鸡飞狗跳之势。

  其实柳延何尝想要让柳如絮嫁去西原,柳如絮就是他的一切,他甚至不希望柳如絮出嫁,一直呆着南阳侯府中陪他一辈子便是,先前因着柳如絮心心念念慕容渊,已经然他心中百味杂陈,但是,女儿想要,他不得不为他争取,可是,慕容渊已经明明白白拒绝了她,她已经没有了机会,柳延私心里边,是想要这样的结果的。

  可是,永业帝偏偏想要柳如絮嫁去西原,原本景怡公主尚未出嫁,已经是最好的人选,为何还有抢走她的女儿,南阳侯柳延在回来之后,心中对永业帝一直抱着不满,也许……也许哪怕这个指婚让柳如絮嫁给京中的某一个权贵,也比如今这样的情况好啊。

  柳如絮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生气之下,只会对着柳延发脾气,“爹,我不要嫁去西原,你去求求皇上好不好,我不想嫁去西原。”

  原先柳如絮心中便不安,这会儿再听到这样的消息,她只剩下绝望。

  柳延又何其舍得,“絮儿,爹去求过皇上了,你知道的,爹没有实权……”

  不待柳延说完,柳如絮便一手拍开了柳延想要伸过来的手,“对,都是因为你没有实权,你没用,所以你什么也不能为我做,你不能让我嫁给慕容渊,就连皇上想把我嫁去西原你也一点办法都没有。”

  她说得绝望,可是,柳延更是绝望。

  抬起的手绝望一般地放下,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女儿,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是最好的。

  柳如絮气也气过了,府中能够给她砸掉的东西也没有多少完好的了,这会儿只恶狠狠地看着柳延,“爹,你若是做不到,我便自己去做,我不想要嫁去西原!”

  柳延一听,当即心下惊慌,“絮儿,你疯了,圣旨不日便会下达,你这是要被抄家灭门的!”

  “抄家灭门,爹爹,难道我嫁去西原,便不是抄家灭门了么?”柳如絮冷冷地看着他。

  柳延一顿,却是正色道,“絮儿,万不可冲动,还不到最后的时刻,爹……爹会想到办法的。”

  柳如絮闻言,只怔怔看着柳延,“会有办法么?爹,会有么?我不想死,我不想被抄家灭门,可我更不想嫁去西原,我只想嫁入靖王府,只想嫁入靖王府……”

  说到最后,柳如絮已经蹲下来,声音哽咽,抱头颓然。

  说到底,其实她心中已经为慕容渊成魔,比起嫁去西原,从此远离京城,再也不见那个人,留在京城,不论如何,她都是有机会的,就算如今慕容渊娶了苏云初又如何,新婚燕尔,他们可以恩爱,难道,苏云初就能独得慕容渊的宠爱了么?

  南阳侯府中,这半日的失控,外人不得而知。

  至于景怡,永业帝不会交出这个女儿,比起与西原合盟,永业帝更想要的是陈自明。

  对西原的接风盛宴在第二日的时候在宫中举办,永业帝一声令下,朝臣带着家眷前来参加宫宴。

  关于这次联盟的事情,慕容渊没有参与半分,他们心中彼此都明白,既然永业帝决定将大新交到慕容治的手上,从现在开始,永业帝便会开始让慕容治加入到国事的处理当中,尤其是,他自己的身体情况,他自己知晓,他已经过了知天命之年,的确是需要为大新做好更多的准备了。

  这一日,一早的时候,苏云初和慕容渊就从靖王府出发,前去皇宫了,悠落公主到来,在接风宴会开始之前,皇后还会为了悠落公主,在后宫之中与一众命妇和朝中大臣之女为悠落公主举办一场宴会,苏云初自然是要去参加的。

  悠落最终是要嫁到大新的,这一场宴会,也算是让她多了解些大新的风俗习惯了。

  到了皇宫之后,慕容渊自然是要与其他王爷与朝臣一般去永业帝的御书房,而苏云初便去皇宫后院的御花园。

  苏云初来的时候,御花园已经聚集了许多人,几乎所有命妇以及朝中的家眷都汇聚在了皇后那一处。

  苏亦然自然也是来了,不过苏云初看她上的确消瘦,但是,坐于一众妇人之间,言行交谈却也游刃有余。

  淑妃为慕容治选的王妃,确实是处于她的考量的了,若是苏云初自己,倒是觉得自己必定不喜这些事情。

  悠落公主自然也是在其列的,安安跟在悠落公主的身边,见到苏云初的时候,面上也有一些激动,想要朝着苏云初走过来,只是,这样的场合之下,悠落轻轻扯了他一把,对他微微摇摇头,安安只得撇着一张嘴,不情不愿。

  苏云初看着只是笑笑,与皇后行了一个礼之后便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倒是皇后看出来了这一点,只笑着朝安安道,“小皇孙可是很喜欢靖王妃?”

  到底还是小孩子,安安也很快回应了,“喜欢,安安最喜欢云姐姐了。”

  这一声云姐姐出来,皇后也是惊愣了一下,但还是笑着道,“这是靖王妃,不是云姐姐,小皇孙下次不要叫错了……”

  可小孩子哪里明白那许多,沉思了一瞬,只抬头道,“云姐姐和靖王妃不就是同一个人么?”

  楚皇后点头。

  安安听着,才点头道,“那就是了,既然是同一个人,那叫云姐姐为什么不可以?”

  这下子,楚皇后这么一个大人,也不知道该如何与安安解释这么一个关于大人之间的礼教问题了。

  只是,底下不知道是谁突然嘀咕一声,“这北梁的小皇孙,倒是不羁放纵,连礼数都不明白了么,还是,靖王妃和小皇孙之间……?”

  这话的声音虽然是小,但是,在座的人却是都听到了,楚皇后面色一沉,两国联盟的时候,竟然还有哪个愚蠢的想要来破坏么?

  便是悠落听了,面色也是不好,她是安安的姑姑,便也开口了,“皇后娘娘,安安还不过还是一个小孩子,因着身子不好,多得了靖王妃的医治,这一阵亲昵,不过是因着靖王妃的妙手仁心,这样,竟然也该被置喙?”

  这下子,原本还有人想说,为何靖王妃竟然能够与北梁小皇孙如此熟稔,想要多八卦一些的,听到这么一阵,也是不敢开口了。

  楚皇后面上也是变了厉色,“若是有人不想参加今日的宴会,便出宫而去,本宫还不想看到这些糟心的东西。”

  楚皇后虽然说一直以仁爱得名,治理后宫也是井井有条,不过,却也不是一个软角色,何况,从楚国公府出来的女儿,又能软弱道哪里去。

  那名臣妇,原本也只是因着自家夫君是治王一派的人物,今日与苏亦然一番交谈之后,觉得苏云初当初连元氏也不放过的行为过分了,本想借着小皇孙来找一个由头,却不想,此时此刻,犯了大忌了。

  当即赶紧出来,“臣妇失言,还望皇后娘娘恕罪。”

  苏云初看她的模样,轻笑一声,“不知这位夫人,觉得本妃和小皇孙之间如何?”

  那臣妇见着苏云初看着自己的双眼,明白形势而为,“臣妇只是觉得,毕竟靖王妃已是靖王之妃,小皇孙这一声云姐姐,叫得不太合适罢了,倘若靖王妃不在意,倒也没什么……”

  苏云初嘴角轻扯,“夫人好生识得大体……”

  可这一声明面上位称赞的东西,众人却也在内心默默吐糟了,这一声识得大体,无不讽刺,若是真的识得大体,便不会这样当众去说一个小孩的不是,何况,还是北梁的小皇孙,她一个臣妇,有什么资格?

  那妇人听着,只觉得面上火辣,怪自己一时嘴快。

  倒是苏亦然出声了,“母后,既然今日是为了悠落公主办宴,便不多理会这些了罢,失言总难免,何况李夫人已经知错了。”

  说着,朝着那夫人道,“李夫人,不若与小皇孙到一个歉?”

  苏亦然都如此说了,为了迎合治王,为了自己的夫君,那妇人有何做不到的,不过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孩罢了,当即也看着安安道,“小皇孙,是我先前失言了。”

  安安大概还不太明白大新比西原更深的礼教问题,看着这般,也只摆摆手,大有一副小大人的模样,“算了算了,我也不计较了,可是,你不可以乱说云姐姐,你应该给云姐姐道歉的。”

  苏云初这觉得好笑,这小子人小鬼大的,原本以为他什么也不知道,倒是明白这妇人想要从他身上给她下绊子。

  那妇人一听,面上的笑意僵住,但是看着楚皇后默不作声,任由安安这样做,只得一咬牙,对着苏云初道,“靖王妃见谅,妾身说错了话。”

  苏云初轻笑一声,“夫人原本也没说什么,何须道歉,算了。”

  那妇人只得一咬牙,回了自己的座位之上。若是真的算了,何必让她在众人面前难堪了才说不必道歉。

  如此,这一小小的风波之后,楚皇后却也对着众人道,“你们年轻人,便多随意走走吧,总陪着我呆在此处,也是闷得慌。”

  而后才对着悠落道,“宴会开始还有半日,公主不若带着小皇孙在御花园之中走走,多多认识我我大新的女子,日后也好相处。”

  悠落轻点头,“如此,多谢皇后娘娘的款待了……”

  而后,众人离开了皇后一处,安安自然是欢呼着出去了,小孩子爱玩闹的天性,哪里能够规规矩矩呆那么久。

  出了皇后那一处,安安也显得没那么拘谨了,拉着悠落就往苏云初那儿而去。

  众人也都知道了这小皇孙身子不好,轻易触碰不得,因着苏云初一身的医术,看来,也是因着这一层的关系,才多了一些亲近了。

  安安拉着悠落到了苏云初的面前,倒是大大方方与悠落介绍起了苏云初,“姑姑姑姑,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云姐姐。”

  悠落自然从安安口中听到了不知多少次云姐姐这个称呼,历来很少有人能够这样长时间得到安安的铭记,只除了几位亲近之人,这苏云初,刚刚听到的时候,便已经让她印象深刻了,如今见其人,倒是没有了多少初识的陌生感。

  “靖王妃,安安口中常说的云姐姐。”她笑着和苏云初打招呼。

  苏云初亦是笑应,“悠落公主。”

  两人因着安安的存在,交谈之间,倒也还算融洽。

  悠落其实是个较为安静的人,并不多话。

  而安安在两人交谈之间,已经跑开到另一边去了,悠落看了看,只得对着苏云初抱了一声歉意,便先离开去找安安了。

  苏云初只得点头,大概是对于此处的新奇,苏云初知道,西原的皇宫格局与大新相差甚远,也不怪安安这般新奇了,便也点头让悠落去找安安了。

  然而,悠落才刚刚一离开,不知柳如絮便从何处走了出来。

  苏云初已经不知多久没有再见过这个人了,这个一直痴恋这慕容渊的人,此时见到了柳如絮,也无话与她可讲,可是,柳如絮显然就是来抱不平的,“苏云初,你本事倒是不小,除了江南,便是西原也与你关系不浅。”

  苏云初挑眉,“几月不见,你对我成见还是如此深,不过也没什么,总归你要去西原了。”

  说着,却是走近了一步,轻声道,“如此,这层关系,便更加不浅了,你说,是不是?”

  然而,柳如絮被嫁去西原,本就是她心中极为不愿意的一件事情,听到苏云初如此说,恼怒更甚,几乎是低吼着出声,“现在你高兴是不是,我离开了大新,你就能逍遥自在了!靖王就是你一个人的了!”

  比起柳如絮轻易的恼怒,苏云初显得平淡多了,“不,就算你不离开大新,我也依旧能够逍遥自在,靖王也还是我一个人的!”

  苏云初说得平淡,平淡之中是不可置疑的笃定,柳如絮见着,放在身侧的手却是紧紧握住,“我不会让你得偿所愿!”

  苏云初淡淡,“我已经得偿所愿!”

  “苏云初,你凭什么,凭什么我就要去西原,你就能和靖王双宿双飞,论名气和才气,你都不如我,论女子之德你同样不如我,你根本就不配站在靖王的身边。”柳如絮积压的阴郁终于发泄了出来。

  “我不配,难道你配?你又何德何能?”比起柳如絮的情绪激动,苏云初实在太平淡,“何况,人还要有自知之明,且不说怀清对你无意,便是你一厢情愿,凭什么以自己的想法来度量他人?”

  她实在不明白柳如絮哪里来的自信,慕容渊的态度,难道还不够说明一切,一切不过是她自己的独角戏罢了。

  而柳如絮这般觊觎有妇之夫的行为,也实在让人反感,因而,苏云初说话,最后便也不留任何顾忌和情面了,“所以,柳小姐,你别忘了,怀清已经是有妇之夫,你自己心中暗暗念着我管不着,但是既然怀清对你无意,你还这般想要光明正大招惹,就是犯了一个字——贱!原本你是要被指去西原的人,我不想把话说得太难听,可你依旧如此不分形势,还来招惹,更是蠢!”

  苏云初也是真的生气了,这会儿说话,哪里还管着今后,柳如絮还有九分可能会成为拓跋绍的太子妃,何况,她现在已经觉得,这柳如絮再继续如此下去,必定会让拓跋绍不满。

  听着苏云初这番话,柳如絮气极,她一直看着苏云初对于什么东西都是不多在乎的,更是觉得在自己面前,苏云初只有闭嘴的份,这会儿,情况超出了自己的意料之外,反而突然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了。偏偏他不能将苏云初如何,这一处地方并不偏僻,她们之间说话,周边还有不少人,但是,因着压低了声音,虽然周边有人看过来,但还是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只看到柳如絮面上的表情甚是不悦。

  正在这个时候,安安突然冲出来,跑到苏云初的面前,小小的身子逞守护的姿势,直直盯着柳如絮,面色不善,“不许你欺负云姐姐。”

  他刚刚出现的时候,就看到柳如絮面色不善看着苏云初,小孩子的感觉最是敏锐,因此,安安才刚刚回到此处,便看到了这一幕。

  柳如絮自然是知道安安这个西原的小皇孙的,并且明白,日后自己倘若是真的嫁去了西原,便会成为这个小孩子的母后,可是,虽然她此时此刻并不愿意嫁去西原,但是,看到安安如此护着苏云初,心中更是不满,可是,对一个小孩子,她还是笑着道,“你看错了,我没有要欺负她。”

  苏云初也是觉得好笑,这孩子,说一套便来一套。

  可是安安明显不信,对于柳如絮想要伸手过来摸他的头的动作很是不喜,只偏身躲开了,“我都看到,是你欺负云姐姐了,你说话很凶。”

  因着小孩子的闹腾,加上安安发出的声音也比较大,所有人都向这边看过来了,柳如絮面上只觉得尴尬,不知该如何对待一个孩子的控诉和胡闹一样的坚持。

  倒是苏云初明白安安的情绪,只看着他鼓鼓的小脸,笑着道,“安安不要担心,我没事。”

  可是一向很听苏云初的话的安安,这回却是不信了,只看着柳如絮,还是坚持道,“你这个坏人,你离云姐姐远一些。”

  被叫做坏人,柳如絮心情也不好了,虽然是一个小孩子,但是她可不想被这么一个小孩子这么说,当即也面色不好,顾不得许多,“你乱说什么,我哪里有说她什么,我能欺负她什么,分明就是她在欺负我!”

  苏云初赶紧拖住已经生气了的安安,“柳小姐,小皇孙身体不好,你不是小孩,何必与一个小孩子计较。”

  说着,便要带着安安离开,正当这边要闹起来的时候,却是想起了一声浑厚的声音,“这是怎么了?安安?”

  赫然就是拓跋绍的声音,御花园这地方,拓跋绍等人在御书房与永业帝商定了一切事物之后,便来了这边,却是不想,一来到此处,便听到了安安这一处不愉快的声音。

  安安见到拓跋绍,立刻上前去,“父王,那个坏人欺负云姐姐。”

  慕容渊自然也是跟着来了,又是见到这个小屁孩与苏云初在一起,心中抑郁了一瞬,然而,抑郁尚未过去,便听到安安这么说,便也看向柳如絮和苏云初。

  苏云初倒是没什么,只是,柳如絮面色不好,尤其是看到慕容渊慕容治和拓跋绍都在此处,面色一变,“靖王,我没有……”

  慕容渊并不看向她,只是看着苏云初,眼中是询问之意,“阿初?”

  苏云初走到他身边,摇摇头,“没什么,只是,柳小姐大概是心情不好,说话冲动了一些罢了。”这么多人面前,苏云初也不想把先前的事情再车出来了,她不是柳如絮,没那么蠢。

  拓跋绍原本就看过柳如絮的画像,对于这个永业帝想要指定给他的太子妃,多少有些印象,当即也多看了柳如絮一眼。

  柳如絮先前未见过拓跋绍,但是此时,自然是认得此人就是拓跋绍的,西原的人,生得与大新的人有些不一样,高鼻梁,小麦色的皮肤,看起来虽是健美,但是到底不是大新的审美观下的标准。

  可安安不愿意啊,听到苏云初这么说,小孩子打抱不平的决心就变大了,这会儿,与慕容渊自动站成一条线,“喂,你不是说云姐姐是你娘子么,可是那个女人说,云姐姐不配做你的娘子,你为什么不好好保护云姐姐!”

  满满都是控诉的声音,加上这一处的热闹已经引来了不少人的围观。

  慕容渊只是淡淡看了一眼安安,便转头看向柳如絮,“你说她不配?”

  一旁的慕容治面上已经是一层阴郁,柳如絮这是来坏事的。

  拓跋绍已经是一副好整以暇的姿态,看了一眼慕容治,意思很明白,你们给我选的,难道就是这样的人?不说如何,至少与我儿子之间的相处,也得正常一些吧。

  慕容渊的声音有些轻飘,柳如絮听着,只觉得此时当真难堪不已,尤其是还被那么多人看着。

  “靖王,我没有,是小皇孙听错了。”柳如絮咬唇。

  可安安还来加了一把火,“你就是说了,你说云姐姐不配,你才配!”

  苏云初挑眉,看了一眼义愤填膺的安安。

  可慕容渊只淡淡瞥了一眼那小屁孩,一手搂住苏云初,语气坚定无比,“这世上,除了她,没有人陪!”

  一句话,听得柳如絮身形一顿,咬牙不知如何作答。

  另一边的人更是私下指指点点,柳如絮此番公然说靖王妃不配与靖王在一处,说自己才配的行为简直恬不知耻,何况,柳如絮的性子也让她人缘不是很好,这下子,别人的议论更是大声了。

  她无地自容,更是恨苏云初和安安。

  可慕容渊不欲自在此处多留,已经带着苏云初离开了此处。

  安安只看到柳如絮轻哼一声,也不再出声了,他不喜欢这个女人。

  当然,一边看热闹的人,也是默默不敢出声,靖王实在有些可怕。

  待到苏云初与慕容渊离开了此处,拓跋绍才看着慕容治道,“治王殿下,给本宫选的这女子,似乎并不如皇上和殿下口中所言呐。”

  慕容治只得到,“毕竟还未定下,太子不若多看看,若是不满意的,自然是可以再改动的。”

  这么说着,拓跋绍只唇角一笑,“可惜了……”

  至于这句可惜,可惜的是什么,他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且说苏云初被慕容渊带离开了此处之后,到了另一处无人之地,两人才停了下来,对于安安所言,慕容渊一点也不怀疑,只看着苏云初,道,“阿初,日后若是还有人敢说你,你便狠狠反击回去,让所有人知道,本王是阿初一个人的,阿初才是本王的王妃!”

  苏云初看他的神色,只没好气道,“你当我是彪悍的妇人呢!”

  “不敢不敢,阿初是温柔娴淑的好妻子。”

  “你若是少惹一些桃花,哪里还有这等事情,便是惹,你也该惹上一些好的桃花,如此烂桃花,收拾起来还不干净!”苏云初声音不满,完全不意识到自己此时已经满身醋味。

  可慕容渊倒是心情很好,“我洁身自好,不惹桃花的。”

  “你还敢说,别人都叫嚣到我头上的!”说着,伸出手去就要掐住慕容渊腰间软肉!

  慕容渊自然不会阻止她,何况,苏云初下手知晓轻重,每次说是想要蹂躏他,其实都不过是说说罢了。

  只轻叹了一声,苏云初到底没有真的蹂躏他,“你说父皇是如何想的竟然想要让柳如絮去和亲,难道这大新都没有比他更好的人选了么,她若是去了西原,安安还不得有罪受了。”的确如此。

  可慕容渊与她想法不在一处啊,听到苏云初再次维护安安的话语,面色一沉,“阿初,那是别人家的事情,你理会那么多做什么、”

  没好气瞪了他一眼,“我只是客观说说罢了!”

  不过却也是没有忘记这事儿,“你说到底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父皇不希望景怡去,皇室之中再无其他女子,南阳侯无实权,就是最好的人选。”慕容渊一句话解开苏云初的疑惑。

  “就这么简单?”苏云初表示怀疑。

  可慕容渊看着她面上不解的神色,却是轻笑一声,伸手摸上苏云初的肚子,“都说一孕傻三年,莫不是阿初有喜了?”

  苏云初一手拍掉他的大手,“走开!”

  不过慕容渊既然也都如此说了,她便也不再多疑问了,但却是幽幽出口,“可我总觉得这次去西原的人,最后未必是柳如絮,怀清你觉得呢?”

  慕容渊倒也不介意被她手拍开,反而是伸手捏了捏苏云初的鼻子,“阿初不要多想了,西原太子,是个明白人。”

  两人此处倒是无话了,却是不知,两人此处的亲昵行为,全部都被不远处的景怡看在了眼中。

  景怡其实早已来到御花园之中,不过却是在湖面的另一边远远看着,看着慕容渊和苏云初感情很好,面上也是带着微笑。

  然而,却是不知何时,身边突然站了一个拓跋绍,“靖王和靖王妃感情很好。”

  景怡抬头,便看到了拓跋绍的身影,不过,倒是完全没有任何一丝惊吓,“太子。”

  只淡淡点头,行了一个礼,而后,却是转头看向了苏云初与慕容渊那边,两人已经转身离开原来的地方,只剩下一个背影,“五哥和云初感情的确很好。”

  她面上是会心的笑。

  而后,才又转头看向拓跋绍,“太子怎会走到了此处?”

  拓跋绍唇角一扬,并不回答景怡的问题,而是看着景怡道,“本宫一直听闻公主美名,如今一见其人,只觉得闻名不若一见。”

  这是直白对景怡的赞美。

  景怡闻言,面上有微微的惊讶,不过,仍旧是客气道,“太子抬举了,景怡区区小名罢了。”

  拓跋绍却是不再言语,深看了景怡一眼,才点头,“公主随意,本宫先告辞。”

  景怡自是点头,“太子随意。”

  看着拓跋绍离开的背影,她面上是不解突然出现的拓跋绍到底是何意。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22章 靖王的情敌-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