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大智娱乐 >

第131章 甩卖节操-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发布时间:2018-08-24 09:2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大智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32章 端和宫暗棋-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这一晚,用过晚膳之后,慕容渊已经以极快的速度解决了自己的洗漱问题,好好地洗了一个澡,之后趁着苏云初去洗澡的档口,已经收拾妥当,直接钻进了苏云初的被窝里边。

  苏云初沐浴之后,再回到里屋的时候,就看到慕容渊正姿态悠闲地靠坐在床上,手中所拿的是自己放在床头小桌子上的一本医术。

  她微微挑眉,走过去,看着他手中拿着的医书,“你看得明白么?”

  慕容渊看着她走过来了,也将那本书放在了床头,他也不过是看着苏云初放在床边,随意拿来翻看而已,见着人走过来,已经面上带笑,“阿初,刚刚沐浴过了,快过来,免得着凉了。”

  苏云初站在床边,好整以暇,“屋中有炭火,不会冷。”

  “可如今也该休息了……”慕容渊继续。

  苏云初面上带笑,“我记得,你的房间在隔壁。”

  “可是胡说!这里才是我的房间,隔壁那是书房,不是睡觉安眠之地。”慕容渊一本正经。

  “可这几日怀清在那边睡得很好啊。”

  “谁说我睡得好的,阿初……没了你,我夜夜睡不好,你看看,我眼底的乌青有多重,你给我把把脉,便知我进来睡眠不佳……”

  他说得可怜兮兮,伸出一条有力量的手臂,让苏云初给他把把脉。

  苏云初淡淡看了他一眼,眼中的确是有着血丝,不过,这几日没有了慕容渊的折腾,她可好久没有享受过这样安稳的睡眠了,一旦与他同房,这家伙用不尽的精力就差把她榨干了。

  说了多少次的克制最后都会变成空口白话,必须不能妥协。

  “怀清,都说这大年的习俗里边,夫妻不宜同居,我们该遵守礼俗的。”

  慕容渊简直牙痒痒,他们什么时候是死守礼俗的人了!伸出去的健壮手臂想要顺势将人扯到床上来,然而,苏云初却是早早发现了某人的动机,一个巧劲避过,直接避开了慕容渊伸出来的手臂,闪到一边,嘴角含笑看着他,“书房那边,已经铺好了床铺,怀清快些过去吧,我已经着人在那边生起了炭火,很暖和的。”

  她言笑晏晏,慕容渊抿唇不情不愿。

  看她如此,苏云初面色一沉,直直看着他。

  最后无法,可怜兮兮地靖王爷只能穿着一身单薄里衣被靖王妃再次赶出了书房。

  待慕容渊走了之后,苏云初才噗嗤一声笑出来,其实她所依仗的,不过都是慕容渊对自己的宠爱罢了。

  气什么的,早就消失了,前些日子慕容渊忙着,睡书房是对他最好的,免得白日辛苦之后夜晚还想着化身为狼,而后边这几日恰是她来月事的时候,就顺便将分房之事进行到后边这两日吧。

  可靖王爷是不知啊,一心认为是苏云初还因着那晚的事情生自己的气,如今哪怕气消了,也打定了主意给自己一个教训了。

  他闷闷不乐,看着给自己收拾床铺的木杨,似乎是自言自语的呢喃一般,“阿初到底要我如何才肯让我回房?”

  木杨听着自家王爷愁苦的声音,转过身子,看着慕容渊,欲言又止。

  慕容渊淡淡瞥了他一眼,“有话说?”

  木杨挠挠头,“王爷,属下觉得,王妃可能只是想要王爷一个表示?”

  这话可就引起了慕容渊的关注,“何等表示?”

  木杨虽是个未曾谈过恋爱的小伙子,但是,跟着慕容渊手下的人也是混得很熟,他是个小白,但是,别的人却是不折不扣的有妻有女的人,平日闲时的谈话之中,不免会讲到这些东西。

  于是,他似是下定了决心要帮慕容渊一般,只道,“属下听兄弟们说,妇人若是生气,多半只是因为男人不会哄人,或者不会认错,所以才会寻着由头想要找找借口挫挫男子的锐气,其实,只要哄好了人,便不成问题了。”

  顿了顿,见慕容渊没有打断他,只做沉思状在那继续听着,他大着胆子道,“王爷不若想些办法哄哄王妃,王妃若是高兴了,一切便不成问题了。”

  慕容渊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可阿初不喜欢珠玉首饰,本王该如何寻着一些玩意来哄人?”

  木杨自是明白这一点的,“王爷,可是,王妃喜欢药材医术还有兵器兵书啊……”

  这些才是苏云初平日里碰的东西。

  慕容渊皱眉,极为不赞成,阿初是喜欢这些,那是因为职业所在,难道要他寻了这些东西来给她么,他觉得苏云初一定会更加不满。

  见着慕容渊皱眉,木杨意识到自己大概出了个馊主意,“不若王爷明日起来,好好哄着王妃,让王妃知道,在王爷心中王妃是最重要的,不管外边那些野花野草如何闹腾,王爷……”

  还不再说完,慕容渊一记眼神扫过去,木杨闭口不言。

  他还是乖乖出去吧,他家英明神武的王爷,何时需要他来帮他解决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了。

  可是人走了,慕容渊却是独自坐在案桌前发呆,嗯对,明日,一定要做一些什么事情,表示表示,这是阿初说的。

  正如此想着,木韩却是出现在了屋中。

  慕容渊身上气息一变化,“如何了?”

  木韩眼神一眯,“在杞县找到了南阳侯的尸体,但是,柳如絮不见了。”

  这些日子,趁着朝中乱起,木韩奉了慕容渊的命令,私下去处理了这件事情,柳延潜逃,永业帝自然是下令追查的,且不管永业帝的人如何追查,慕容渊自己自然也是留了一手,那些所有胆敢预谋伤害苏云初的人,他不会放过。

  至于查探到的柳延的尸体,他嘴角只有一个讽刺笑意,并不多话。

  后续的风雨,无人可知,慕容渊的手能伸得多长,也是无人看得见。

  而寒冷的冬夜之中,此时的柳如絮却是不知道自己飘落在了何处,柳延带他潜逃了,在他房中早就布下的一个机关,潜逃了出来,也摧毁了那一处的机关,可是,他们却是不可能再回去了。

  柳延对她所做下的事情,直至那一日她方才明白,原来,在她还想着等到慕容渊的时候,就已经被自己的父亲毁掉了,原来,在她以为自己被那两个北梁人毁掉而产生恐慌害怕之前,自己就已经被自己的父亲毁掉了。

  潜逃的日子,他们狼狈不堪,她恨柳延,恨柳延毁掉了自己的所有,那一恨,便是他毫不留情地将头上的发钗刺入了自己亲生父亲的脖子之中。

  而狼狈之中的她在逃窜之中,不知自己此时身在何方。

  可是看着周边虎视眈眈肮脏的乞儿,却是心慌不已,脑袋里边,似乎也听到了许多恐怖的声音,萦绕不断,不知何时才能离去。

  另一边,京城的落雪之夜,治王府的书房却是灯火通明,慕容治面上早已是烦躁,曾经的温儒在今年开始之后,便不再复现在他的脸上。

  慕容沇自然也是在这一处的,只是,因着南阳侯府被判叛国的罪名,随着消失的柳如絮,他心中的滋味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悲。

  这几日因着慕容渊引发出来的反应,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朝臣的风向,一旦引起变化,对慕容治没有半分好处,挪了挪唇,他看着面上烦躁的慕容治,“三哥,如今,该当如何?”

  慕容治面上的表情冰冷。“能如何,私下联络一些大臣,该如何做,你知道的。”

  慕容沇听着,虽是沉眸,但是如今也只剩下这么一些办法了。

  朝中支持慕容治的大臣大有人在,只要他们还在,能够在朝堂上为慕容治说话,那么,一切问题只能慢慢减少。

  “只是,父皇那边……”

  永业帝正在病中,已经两日,不见起色。

  然而,这一次,慕容治面上并无动容的表情,“父皇老了!”

  一句冰冷的话语自他口中溢出,不带一丝感情。

  同样的一个夜晚,在青州,刘家。

  刘青自然是听到了京中的风声,然而,为了刘家的产业,通过吕远和慕容瀚合作,如今,慕容瀚倒台,吕远被压入天牢,最后一定会被行刑,那么,牵扯下来,刘家就一定会受到牵连。

  而他不知道的是,永业帝自然知道慕容瀚和刘家那边有牵扯,刘家虽说不上富可敌国,但是,产业巨大,已经能够造成垄断之势,近段时间这番事情,其中不乏对刘家的囊取之心。

  就在刘青惴惴不安之中,尚未转移好刘家的产业之时,这一夜,官府却是同样将刘家抄家,所用的罪名同样是与吕远如出一辙的私通外敌。

  刘家上下一百多口人,被压入大牢,刘青不堪失望,直接晕死过去。

  又是一夜的动乱,然而,这些都不关慕容渊的事情了,他要做的已经做了,要的效果也达到了,唯一不成功的一件事情,便是没有被苏云初允许回房!

  于是,在思前想后之后,我们靖王爷心思一定,决定为了求得爱妻回房的允许,要“不择手段”。

  于是,晨光尚未照到靖王府的这一日的早晨,当靖王府厨房之中的人还在准备着给即将起床的王爷和王妃准备早膳的时候,却是猝不及防,看到了靖王爷出现在靖王府的厨房之中。

  这真的是百年难得一遇。

  而厨房之中的所有人都被慕容渊赶了出去,只留下了木杨一个打下手的人。

  在兵兵邦邦鼓捣了半个时辰之后,原本一身清朗进入厨房的靖王爷一手端着一个食盒,然而,却是身上蒙上了一块块灰,脚步优雅地走出了靖王府的厨房。

  只有跟在后边的木杨觉得无地自容,为了求得王妃的原谅,王爷也真的是豁出去了,他所有尝试失败的早膳都被他吞进了肚子之中,木杨只觉得自己在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不会再吃得下任何东西了。

  自家王爷若是做简单的野外粗食完全不在话下,但是,若是要准备一份精细的早餐,恐怕真的是比破了北梁大军还要难,然而,今日他做了!

  在慕容渊在厨房兵兵邦邦的时候,苏云初同样也起来了,然而,此时的她尚不知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只是看着摆在桌上的与平日看起来有些不同的早膳,她却也没有多想,只是觉得奇怪,这几日慕容渊总会早上的时候回来与她一起用早膳,今日却是不见了人影。

  任由玉竹给自己舀了一碗粥,她开口相问,“王爷呢?”

  玉竹的手一顿,抬头一看苏云初,“王爷……王爷在给王妃准备惊喜。”

  惊喜?苏云初额头一跳。

  不过还是接下了玉竹递过来的碗,舀了一勺子的粥放入口中,但是,却是眉头一皱,放下手中的碗,“今日的早膳有些奇怪。”

  这这味道太特别,好好的一碗粥,是平日所用的食材,但是,却是似乎反复煮过了多次。

  可玉竹不知,只应道,“王妃,木杨说这是王爷亲自做的,以求王妃原谅,让王爷回房!”

  苏云初被呛了一声,而后才抬眼,淡淡瞥了一眼玉竹,却是放下了那碗粥,“王爷在哪?”

  玉竹一早只呆在主院之中,自然是不知。

  正当这个时候,茯苓却是从外边跑进来了,“王妃,院门口……”

  她有些气喘吁吁,想要跑回来告诉苏云初院前发生的事情。

  “门口怎么了?”苏云初放下手中传闻中慕容渊求原谅的粥,只站起来。

  茯苓尚未喘过气来,“门口,王爷……”

  可还不待茯苓说完,苏云初只眉头一皱,便抬步离开,脚步也有些急。

  可是,待她走到门口的时候,却是见着慕容渊站起院门口,默默低头,寒风冬日之中穿得有些单薄。

  苏云初眉头一皱,这货是要做什么?

  而主院前边已经有不少家丁围着,便是周嬷嬷也过来了,见到苏云初过来了,周嬷嬷赶忙上前,“王妃,您可来了,快不要与王爷置气了。”

  苏云初皱眉,之见慕容渊那厮已经抬起头来眼巴巴在院中看着她,语气更是软得不要,“娘子,为夫知错了,不该让别人觊觎,也不该惹娘子生气,只要娘子原谅我,我任由娘子处置!”

  他说得坚决。

  木杨适时候地捧出了一根荆条。

  靖王爷这史无前例的一出也不知道是跟谁学来的,前院围观的人,面上的表情,似是想要笑出来,但是碍于慕容渊的威严却是得生生忍着。

  慕容渊样子极为可怜,衣衫单薄负荆请罪,他倒是现学现用,苏云初因着与慕容渊说过廉颇老将的故事和战略,多讲了一个负荆请罪结果这货就用在了这一个地方。

  对于周嬷嬷上来给慕容渊求情,苏云初有口难辩,她低估了自家男人甩卖节操的能力了。

  咬着牙,走过去,瞥了一眼模样手中的荆条,她低吼,“慕容渊,你要做什么?”

  她好丢脸……

  慕容渊却是不管这一层,“阿初原谅我好不好?”

  “赶紧回院子!”

  “阿初不原谅我,我就继续在这儿等着阿初的原谅!”

  “你耍无赖是不是?”

  可我们靖王爷只有一个目的,继续耍无赖求饶,“阿初,原谅我好不好,日后胆敢有人觊觎为夫的,为夫便将她眼睛挖下来给娘子做药引!”

  旁边的人听着靖王爷口中说出的这番话只觉得脊背生凉。

  苏云初眉头一皱,哪里还管那么多,周嬷嬷热切的眼神,今日这事儿要是再闹大一分,她以后都不好意思见着周嬷嬷和顺妃了。

  某人还是可怜兮兮却又坚定地看着她。

  苏云初一咬牙,二话不管,只拉了慕容渊的手臂就将人往院子里面拽去。给玉竹一个眼色,将主院院门关上。

  隔绝了外边的一众人。

  然而感受到某人寒凉的手眉头皱得更深了。

  外边的人看着这一幕,自是不敢跟着进去,只是,待慕容渊与苏云初进去了之后,却是再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便是木杨也为自家王爷感到丢脸,只沉声道,“好了看什么看,王爷和王妃夫妻情深,这是生活情趣,赶紧散了,该做什么的,做什么去!”

  慕容渊只看着苏云初二话不说拽着自己往回走,嘴角咧开一抹得逞的笑意。

  待回到了院子里,苏云初才不管慕容渊还挂在身后的荆条,“慕容渊,你这是要上天!”

  慕容渊却是不管苏云初是否生气,“若是我上天了,阿初原谅我,让我回房睡觉,我便上天。”

  他说得好坚决,好认真!

  只苏云初实在看不下去某人如今这个样子,眼睛一闭,眼不见为净,“你赶紧,在一刻钟之内,给我恢复正常!”

  可慕容渊不动呀,“除非阿初允许我回房!”

  “你还想回房你?”说着,她咬牙切齿的神情一变,定定好了慕容渊好一会儿,突然笑道,“王爷,你不是很能闹腾嘛,那就让本妃看你的诚意够不够呀”

  她笑眯看着慕容渊,慕容渊嘴角一撇,“阿初……”他的诚意真的很够了。

  说着突然打了一声喷嚏,“阿初……我生病了……”苏云初皱眉,不看他。

  为了验证自己真的生病了,慕容渊只拉过苏云初的手,将她手放在自己的额头之上,“阿初,我真的生病了。”

  这一放,苏云初是真的感受到了他额头滚烫的温度了,再看他可怜兮兮求原谅的样子,无语扶额,赶紧去披上一件衣服,“赶紧换套干净的衣服。”

  “阿初,你原谅我了?”慕容渊眉目一喜。

  苏云初不应他。兀自走向了桌案。

  慕容渊只仍旧屁颠屁颠跟在苏云初身后。

  原本在屋外的玉竹和茯苓看着这一幕,便知道苏云初什么意思,随着苏云初一声呼唤,只走进来,接过苏云初递给她的药方,“去给王爷抓把药,好好熬制。”

  玉竹应了一声“唉”,拿着药方便下去了。而后,苏云初回头,笑眯眯看着跟在后边的某人,“生病了?染了风寒了,快去床上,好好躺着,好好休息,好好喝药!”

  慕容渊看着她的笑颜,心中咯噔一声。

  “怎么?怀清不愿么?还是不去?”

  “去,只要是阿初说的,我都去!”

  “乖……”

  于是,最终靖王爷好好躺回了自己日日夜夜思念的床铺,一副病恹恹的样子。

  苏云初坐在另一边软塌之上便觉得心中有气,这货明明功力深厚,染风寒这等事情简直跟他相差十万八千里。若非是故意压制或者利用自己的内力反噬,哪里能惹上这等事情。

  慕容渊躺在床上,眼巴巴看着苏云初,“阿初?”

  “王爷,妾身发现,近来,你的脸皮不止越来越厚了,卖节操和上天的本事也越来越强了。”

  “娘子,为夫不上天,为夫只要与娘子在一起。”

  苏云初一哽,咬牙切齿,直接走到了床边,伸手一进去被窝,直接找准了某人腰间的软肉,毫不留情就是一拧,她就是喜欢简单粗暴!

  慕容渊痛呼,“娘子,你这是谋杀亲夫!”

  “亲夫!我的亲夫已经被一个脸皮厚比城墙的混蛋给杀掉了!”苏云初咬牙切齿!

  只主院外边的暗卫听着苏云初这一声,纷纷一个趔趄,王妃果然是王爷的祖宗!

  慕容渊疼过之后,只咧嘴笑道,“哪有!为夫这是与娘子表达心意,让人都知道,为父把娘子放在第一位,娘子的夫君是觊觎不得的。”

  苏云初定定看了他一眼,只一手糊了他一脸,锦被一番,把他整个人都盖住了,“从今天开始,靖王妃悍妇之名就该和你靖王爷战神之名齐名了!”

  棉被里是慕容渊唔唔的声音,“谁敢说阿初是悍妇,本王宰了他,阿初分明是贤妻良母!”

  “王爷,妾身好珍惜自己的名声,我不要被你殃及!”

  慕容渊到底从棉被之中挣扎了出来,一把抓住苏云初的手,“来不及了阿初,你这辈子被本王缠定了!”

  “我可以回炉重造么?”苏云初面上抑郁。

  慕容渊哪里有一丝生病的迹象,眼神一眯,直接将人揽入了怀中,在苏云初唇上轻啄一口,语气坚定“不可以!”

  苏云初此时只想咬人,看着某人面上荡漾的笑容,还有嘴角扬起的笑意,一口就是咬上去!

  可是某人做惯了这种事情,苏云初咬他嘴唇的动作,最后只变成了他巧取豪夺之下浓烈的深吻。

  可恰恰也是在这时候,玉竹端着药碗从外边进来,看到房中两人此时的模样,面色一红,不知如何是好,苏云初自然是知道玉竹回来了,赶忙挣扎着起来,还不忘瞪了一眼慕容渊。

  慕容渊摸摸鼻子,小声道,“谁叫阿初如此美味,这几日还不许我碰着。”

  玉竹是练武之人,耳力过人,自然是听到两人的声音,虽是见多了慕容渊和苏云初这等亲密的事情,但还是觉得害羞,只端着药碗,“王妃,药煎好了。”

  苏云初见着玉竹端回来的那碗药,唇角一扬,不管先前被玉竹撞见的一幕,清了清嗓子,“先放着吧,我亲自照料王爷。”

  玉竹只得放下那碗要,退了下去,出去的时候,还不忘关上房门,了解苏云初的她们都知道,这样语气说话的苏云初,一定要做一些什么事情。

  那可就苦了王爷了,再加上这碗药,王爷是在不该挑战王妃的脸皮。

  慕容渊听着苏云初这句亲自照料的话,眉头一跳,而苏云初已经拿了那碗药过来给慕容渊,“怀清,生病了,该好好吃药的。”

  她笑意吟吟看着她,素手端着药碗,作势要给他喂药。

  慕容渊心中一紧,“阿初,其实也没有什么要紧的,要不,这药不喝了吧。”

  苏云初摇摇头,“那可不行,怀清常年不生病,这一突然生病,太过突然,必须好好治。”她的“好好治”,说得很重很清楚。

  慕容渊心中苦笑,“阿初,我自己来就好,端着药,会手酸。”

  “怀清已经生病了,作为妻子,我需要好好照料,你躺好,我来吧。”

  苏云初笑意吟吟看着他,端着是一副贤妻良母照顾丈夫的样子。

  慕容渊眉头都几乎拧成了一条线,光是闻着那碗药,便知道苏云初一定在药中作了手脚,怪只怪自己,想着拿出骨肉计争取回房的权利,却是忘记了眼前的小女人可是损人于无形的。

  苏云初双眼看着他,大有一种他不好好坐好等着她喂药她就跟他没完的架势。

  慕容渊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为了回房的权利,便任由着她吧。

  其实哪里只是因为回房的权利,若是苏云初高兴,叫他做任何事情都能行。

  只坐好,慕容渊靠在床上,哀怨地看着苏云初。

  苏云初嘴角浅笑,舀起一勺子药汤,在嘴边吹了一口,递到慕容渊的面前。

  若是平常时候苏云初能有这样对他亲昵的动作,慕容渊不知道有多高兴,可如今,只剩下了叫苦连连,这一身风寒是他自己作出来的,看着面前的药汤,只能乖乖张开了嘴巴,由着苏云初将汤药送进他口中。

  那药汤一入口,慕容渊一张脸就皱得不成样子,他敢肯定,那药汤之中,有一大半都是黄连。

  这苦滋味,简直让人无法忍受。

  苏云初看着他的表情,只忍着笑,表面一本正经道,“怀清,良药苦口,这药虽然是有一些苦味,但忍忍也就过去了,来,快咽下去,这还有一碗,未免药性太猛,还要一口一口慢慢喝下去。”

  说着,另一勺子药汤已经拿到了慕容渊的面前。

  浓烈的苦味,慕容渊实在是咽不下去,可苏云初看他的神情严肃又认真,“快点咽下去。”

  严肃又认真的面色之中明明是掩藏笑意的,慕容渊眼神一眯,盯着苏云初看了半晌,喉咙一滑,那口药汤被他咽进了肚子之中。

  而后,却是看着苏云初面前的那一勺子药汤,唇角一勾,“阿初,一口药汤,今夜便一次。”

  说着,却是径自拿过了苏云初手中的药碗和勺子,在苏云初的面前,一口一口,悠闲喝起了那碗苦不堪言的药汤。

  那碗药汤有多苦,苏云初自是明白的,那不容她反驳的话她自然也是明白的,可是看着某人在他面前这般悠闲喝着药汤,她突然心中打鼓,忘记了反驳。

  直到慕容渊喝完了那碗药汤,将空着的药碗放在了一旁的小桌子上边,而后,面上带着魔魅一笑看着苏云初,“阿初,一共十六口。”

  苏云初还处于震惊之中,这么苦,他是怎么喝得下去,如今还能云淡风轻的。

  却是不知,此时的慕容渊已经在心中暗暗决定,以后,绝对不碰汤药了!

  还不待苏云初反应过来,慕容渊却是直接伸手,把人一提,苏云初直接被带到了床上,一声惊呼之后,口号却是充斥了一股浓重的黄连的苦味。

  她眉头一皱,一张小脸也是皱成了一团。

  可慕容渊舌头却是在她口中一扫,不放开唔唔挣扎的她,口中只含糊不清,“阿初,夫妻要学会甘共苦……”

  苏云初挣扎不开,这唔唔之中承受这慕容渊浓烈缠绵的热吻,久久不能停息。

  直到两人的口中,都再尝不到那股苦味,只充斥这黄连的味道了之后,慕容渊才放开了她,可这一放开,两人却都有些意乱情迷了。

  苏云初双腮陀红,微微喘气,眼中水雾迷漫,让慕容渊看了,只觉得再次心神一漾。

  还不待苏云初再次反抗,他已经再次俯身而上。

  “唔……苏云初挣扎不开欲求不满的某人,而某人只含糊而出,“阿初……今日欠我十六次……”

  苏云初脑海中闪过一声怀疑,十六次,你能行么?

  结果这一日白日,苏云初再也没有出过房门,而守护主院的暗卫,只听到了一阵阵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也是从今日之后,这未来几十年的岁月里,靖王爷再也没有被靖王妃赶出过房门,因为,代价再也不是苏云初能承受得起的。

  但是,今日,靖王亲自下厨,把靖王府的厨房弄得乌烟瘴气只为了给靖王妃做一次早膳的事情,却是随着给靖王府送菜的人听到的只言片语,渐渐扩散了出去,加之添油加醋的说法,更是夸张化了这一出事情。

  当然,靖王负荆请罪的行为,高调流出,从此靖王惧内的名声渐渐定型,而后世人听罢,无不哗然,战功赫赫和的战神,原来是个惧内的主儿,嗜血残忍的冷面修罗,也不过是个怕妻的男子,当真是海水不可斗量,人不可貌相,靖王也真是丢尽了天下男人的脸面。

  苏云初第二日醒过来的时候,比新婚第二日更晚,直接到了亥时。

  醒来之后看到一脸餍足的某人,深呼一口气,只当没有看到,转过脸,继续趴在床上不起。

  慕容渊是低声出笑,“总归今日无事,阿初不妨多睡睡,我生病了,不能上朝,便陪着阿初便好。”

  这厮面上哪里还有一丝生病的迹象,昨日那样孟浪的人,如今便是累他个几天几夜都是不成问题,苏云初决定,日后再也不理会他的苦肉计了。

  然而却是不知靖王爷已经捏准了她的七寸,这而苦肉计,用一次灵验一次,以至于靖王爷日后总能屡试不爽,直到苏云初遭到了自己儿子的嫌弃仍是宿命不改。

  她不曾一次嫌弃某人,“除了苦肉计,能换些别的招数么?”

  某人却是面不改色,“招不在新,有用就行,这是阿初教给我的用兵之道!”

  于是,苏云初栽了一辈子。

  慕容渊不去上朝,苏云初也懒得理会他了,不去便不去吧,这朝堂,少了一日慕容渊,永业帝没准还能心情一好,尽早恢复了呢。

  然而,正这么想着,外边却是传来了玉竹的声音,“王爷,王妃,宫中的方公公来了。”

  苏云初喉咙干哑,还没发出声音。慕容渊却是眉头一沉,“让他先等着。”

  苏云初这才从被窝之中爬起来,“方公公过来有什么事?”

  慕容渊沉眉,只揉了揉苏云初有些蓬乱的头发,“父皇病了,还不见好。”

  一句话不言而喻,永业帝此次派方明过来,怕是为了宣召苏云初进宫吧。

  慕容渊和苏云初最后收拾妥当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是过了亥时三刻的时候,方明虽然心中焦急,但是也不敢催促,苏云初一出来,方明就赶紧上去见礼,“见过王爷,见过王妃。”

  苏云初只笑语言言,“不知公公来是所为何事?”

  方明面上有一分焦急,“靖王妃,皇上身体不舒服,只认了王妃这一身医术,还请王妃随奴才进宫,为皇上看看。”

  “既然如此,公公稍带片刻,本妃准备一下,随公公进宫。”

  “好,好,奴才等着王妃。”

  苏云初最后还是随着方明进宫了,慕容渊只叮嘱她不要留在宫中过夜,苏云初自然是明白的,在这个当口,慕容渊刚刚搅乱了一个朝局,永业帝极有可能从她身上下文章,来找慕容渊的不是。

  不难怪他不担心,即便他手再长,也不是处处都能伸得到的。

  苏云初到达永业帝的寝宫的时候,永业帝正躺在床上,她随着方明进去,永业帝自然是能感受到了,轻咳了一声,“老五家的,来了?”

  苏云初只上前去给永业帝见礼,“给父皇请安。”

  永业帝轻嗯一声,“来给朕看看,这几日,头疼得紧。”

  苏云初应声上前,为永业帝把脉。

  方明自是站在另一边,只是一盏茶的时间,苏云初便将手拿开,“父皇进来思虑过多,急火攻心,睡眠不足,因而,显得虚累了一些。”

  永业帝叹笑一声,“如今,你也学了那些太医的怪腔怪调了么?”

  苏云初淡淡而笑,“臣媳说得是事实,父皇这两日若是能少一些忧虑,安心休息,再开出一些药方调理,不出几日,便能恢复。”

  “恢复?”永业帝轻叹了一声,却是忍不住轻咳一声而后拿着手中丝帕掩住口鼻。

  可是在那丝帕的一晃之中,苏云初却是看到了丝帕褶皱之中一个小小的“月”字。

  苏云初眉头一皱,那条丝帕的质地很好,也是苏云初熟悉的一条,她给永业帝看过多次的病,永业帝身上也只用这么一条丝帕,原先这事儿也没有多注意的,只是,这会儿,看到上边未曾注意过的一个月字,苏云初眼神一暗。

  可永业帝显然并不注意苏云初的情绪,轻咳了两声之后,只接过方明递过来的茶水,润了润喉咙。

  正当此时,寝殿外边却是走进来一个小太监,“皇上,淑妃娘娘求见。”

  ------题外话------

  人嘛,总会在某个时候,为了某个人,犯过二,做过许多傻事。

  另——看到粉丝中有了第一个举人【jean7022】西青很开心,也很感谢。

  么么,还有各位一直在追文的妹子,默默打赏赠送鲜花钻石的妹子,一切,都是对西青的肯定。西青内心还不够强大,所以,快速的否定会让我觉得难过,一点点的肯定却也会开心许久。感激——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30章 翻云覆雨-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