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大智娱乐 >

第133章 再训弩箭队-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发布时间:2018-08-24 09:2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大智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34章 大战初起-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朝中势力大清,永业帝病了几日之后,也已经好转,正月十五的时候,在苏云初的建议之下,靖王府中的所有人都吃上了一种名为汤圆的东西,带着馅料的,是大新人从未有过的吃食。

  苏云初想着,汤圆在后世的起源,是在宋朝的时候,而这个世界异于后世,汤圆这种东西必然是不存在的,结果,也的确如她所想一般,靖王府中的人对于苏云初口中的那圆滚滚的东西,的确感到新奇不已。

  如此,只会让苏云初觉得,应当多将后世的一些好东西拿出来。

  可是想是如此想着,她所知道的东西,其实并不多,能拿的出手的更是不多,这怨不得谁,谁叫她本就是过惯了军旅生涯,只懂得如何在野外求食,却是缺乏居家女人该懂得的那些营养餐以及小吃之类的东西。

  对此她深表无奈,只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两日正是慕容渊体内毒素发作的时间,苏云初也紧张了两日,而后看到慕容渊似乎消瘦了一圈的脸,只觉得心疼不已。

  她好不容易意识到自己真的应该做一个贤妻良母了,而这种时候,我们靖王爷也将傲娇发挥了一个极致,就像五岁孩童一般,时时刻刻黏着苏云初,差点成了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人。

  苏云初忙着照顾他,对他几乎是有求必应,加上那一日将汤圆引来靖王府之后,看到靖王府之中的人对于这等食物的感叹,她心中升起一股别样的满足,这会儿,所幸也无事,反倒是研究起了如何做食物,准确的说,是想要将她后世所吃过的如今没有的食物,再次引进过来。

  加上慕容渊尝过她亲手做的汤圆之后,对于苏云初所做的食物,便产生了一股执念。

  今日,正月十五过后两日,慕容渊身上毒物发作的症状也消失了,鉴于慕容渊的要求,苏云初决定,给慕容渊做一份他从未吃过的餐品。

  至于做什么,苏云初在经过一番思考之后,决定了做一份意大利面,意大利不是东方人习惯的土吃土长的食物,自然也不会融入了时下人对于食物的认知,但是,却也是最最接近东方人饮食习惯的食物,容易被接受。

  即便她也不算太明白意面的做法。

  然而,苏云初自信地认为,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何况她是“吃过猪肉”的人呢。这是她能想到的最特别还是自己吃过的东西了。

  于是,这一日,慕容渊去上朝之后,苏云初便带着玉竹和茯苓进入了靖王府的厨房之中。

  继上一次慕容渊为了所谓的求原谅将靖王府的厨房弄得乌烟瘴气之后,靖王妃子也要进入厨房,而且还是亲自掌厨,虽然有过苏云初前两日做出汤圆的历史成就,可是,毕竟那是在她指导下别人做出来的,比起如今他们从未见过下厨的王妃说要亲自下厨,靖王府之中在厨房管事的人,只觉得有点莫名的心慌。

  然而,王妃说了,要亲自个王爷准备吃食,谁敢不从?

  于是,厨房之中的人,被苏云初赶到了另一边,这一处的厨灶只留下苏云初和玉竹以及茯苓三人。

  先要做意大利面,必须先要有面,时下的人,没有成型的面条,偏偏,做意面对面条的要求很高,要足够硬质的小麦粉做出的意面才会更有口感,苏云初自然不能敷衍了事,光是选材就已经选了许久,因为时下食物的匮乏,所以,能选择做的意面品种并不多,也就没有了的所谓的选择困难症状,苏云初的目的很明确,看着此时厨房里面有的食材,决定,做一份虾仁香草意面就好。

  这么想着,她便也放手开始了,首先和面这活儿,她就觉得自己不太过关,尝试了几次之后,不是要么水放少了,和不好,要么是水放多了,最后还得加入不少的面粉。

  结果,和出来的一团面,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满腔的热情,看到这个面团的时候,已经被消减了一半。

  她看着面团,有些难得的泄气。

  玉竹看了,只得笑着道,“王妃,其实做多了也没什么的。”

  总比和了半天面还和不出的好呀。

  便是茯苓看着自家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王妃能够做到这一步,也是震惊了,“对呀对呀,王妃不若快些做好,王爷回来就能吃上了。”

  这么想着,其实也是。

  只是,面和好了,至于怎么做成面条,这活儿,苏云初自然是做不来的,尝试了几次的失败之后,她也不多坚持了,直接交给了厨房中的师傅,厨房中的师傅早就做惯了这种活儿,按着苏云初的要求,做出来的面条尽量紧实而有弹性。

  对此苏云初倒是很满意。

  接下来,就是挑虾仁,还叫玉竹去药方拿了一些香草过来,将各样的调料准备好之后,虽是动作不娴熟,但也还过得去,腾腾大火上边的大锅,在她放下食物的时候升腾起一股烟雾,遮盖住了她的面庞,却也升起了一股弥漫了整个厨房的香味。

  时下的人,对于面条的吃法,只有各式各样的煮,更别提是放了这么一些香味十足的香料的了,因而,看着苏云初不太娴熟的厨艺,倒是都升腾起了一股好奇之色。

  这靖王妃的本事,许多都令人感到鲜奇。

  慕容渊回到府中的时候,听到何叔说苏云初去给他下厨,走到厨房这边的时候,就是看到了那食物下锅升腾起来的烟雾遮挡了自己的视线,然而,那一股从未闻过的香味,带着香草的津味却也通过空气,飘入了他的鼻尖,也通过鼻尖,弥漫在了他的心间。

  他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极大的满足,那些家国大事什么的,都不及身边的女人为他洗手作羹汤让他觉得温暖得多,难怪总会有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感叹与向往,那样平常的日子,其实不正是处处见着温暖,如同这冬日的厨房一般。

  另一边厨房的人自然是看到了慕容渊的出现,正待向慕容渊行礼,慕容渊只摆了摆手,让一众人下去了。

  正在翻着佐料的苏云初自然看到慕容渊回来了,她声音自然而然,“怀清今日回来得这么早?”

  慕容渊抬眼看了一眼外边的天色,他今日回来得早么,这都已经到了午时了,看来,是苏云初今日下厨太过投入以至于时间都忘记了。

  不过也没有说什么,只应了一声嗯。

  苏云初只继续翻炒着,“怀清再等一会儿,再过一会儿就能吃上了。”

  慕容渊嘴唇微翘,“这便是阿初想要给我吃的从未见过的美食?”

  苏云初忙着将意面放入锅中,再加入香草汁,盖上锅盖之后,叫玉竹看着不要用太大的火烩着,才看向慕容渊,“自然是,保证怀清从未吃过。”

  她面上还有一份自信,像是一个孩子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急于向大人炫耀一般。

  不过却是走近几步,压住了要走过来的慕容渊,“你在桌边等着,我做好了再拿过来给你。”

  慕容渊倒也不坚持,只在一边的桌子上边坐了下来。

  未等待多久,苏云初的面便出锅了,于慕容渊而言,那是一晚样式怪异的炒面,面条稍细,看起来便让人觉得有一股坚韧之感,比之他平常也不会多吃的面条,的确是不一样的。

  为了美观着想,苏云初还在一团面条之上放了几株经过修饰的青菜。

  慕容渊挑眉,“这就是阿初辛苦一早上的成果?”

  苏云初将面条放在他面前,睨了他一眼,“还没吃就嫌弃了,不许嫌弃!”

  慕容渊轻笑一声,没有接过面盘,却是将她还带着一股佐料味道的手拿到嘴边一吻,“不嫌弃,只要是阿初做的我都喜欢。”

  苏云初甩开他的手,轻斥一声,“贫嘴!”

  不过面上却是掩不住的笑意,任是谁,都希望自己为所爱之人所做的事情,得到最大的认可。

  慕容渊倒也不含糊,这么一句话之后,只拿起了筷子,将苏云初做好的传说中他意想不到的美食夹入了口中。

  苏云初还满含期待看着他,毕竟是第一次的尝试,好不好吃,她说不准,“怎么样?”

  她小心翼翼,满含期待。

  慕容渊只面上一笑,嘴角扬起,瞥了她一眼,并不回答她的话,却是再次夹了一口放入了口中。

  苏云初满心的期待就要爆开,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只是,对于慕容渊而言,不管苏云初这份面食做得如何,吃入了他的口中,只会觉得美味无比,苏云初的这份表情,倒是让他觉得难得一见,不过倒也不吊着她的胃口了,重重地点了一个头,“嗯,很好吃!”

  的确是好吃的,不只是好奇,还是新奇,苏云初总是能变着花样地弄出一些他从不知晓的东西,他已经习惯了。

  苏云初闻言,面上笑意涌现,忍不住自我夸耀,“自然是好吃的,苏大厨亲自出手,绝对精品。”

  慕容渊见她难得自卖自夸,只摇头失笑,只是,却是以实际行动认真吃了起来,苏云初只在桌子对面托腮看着某人食用这份并不正宗的意面,面上含笑,这样平常的如同寻常百姓家的夫妻一般的日子,其实也蛮好的。

  冬日里,靖王府的厨房的烟囱之中升腾着袅袅的热气,而厨房之中,一男一女,轻言细语,相对吃食,不是精致的餐饭,也不是特别准备的吃食,只不过是简单的面食,可是却是显得温馨无比。

  直到多年以后,慕容渊都还会记得这一日,苏云初第一次下厨的时候,两人在靖王府油烟十足的厨房之中的温暖。

  过了年之后的日子稀松平常,而慕容渊在过了正月之后,却是带着苏云初去了蓝鹰的军营之中。

  慕容渊本就是武将,是八十万北伐军的将领,然而,蓝鹰是一个特殊的存在,所以,慕容渊若是要长期留在蓝鹰,也无可厚非,带上苏云初,谁也阻拦不了他。

  此时的蓝鹰军营之中,带着料峭春寒的时节里,慕容渊站在高台之上,高台之下,是苏云初主持的设立的重重障碍,这一轮的考验,是对第一批弩箭队,也就是最初的五百人的最后一次考察,将近一年的时间的训练,苏云初也想看看自己最初的计划和培养到底取得了什么样的成果。

  重重障碍之中,这一次模拟的是限制比较大的山林。

  这也是自从苏云初成立弩箭队之后,慕容渊第一次看到的成果展示。

  重重障碍的校场之中,苏云初也是其中的一员,五百人的弩箭队分成了两个队列,一队由苏云初带领,另一队由邓成带领,全部的弩箭全部箭镞拿掉,以纱布包上,真枪实战的场景,类似于苏云初熟悉的军演。

  蓝鹰这一处的校场足够大,慕容渊所选的这一个地方,是一个好地方,自是任由苏云初驰骋和布置。

  光是这几日在校场之中的一番布置,其实就已经花费了不少时间和精力,此时,慕容渊与颜易山两人站在高台之上,就看着下边如火如荼的比试。

  自从从杰城回到了蓝鹰之后,颜易山一直呆在蓝鹰之中,看着邓成训练军士,偶尔到北伐军的军营之中去窜门。

  这会儿看着苏云初与邓晨两番势力在下边展开各自的攻势,嘴里啧啧有声,“当初只不过是被困在了贾苍峰几个月的时间,回京的时候,蓝鹰便变了一个样,你说你好好的训练出来的攻城的士兵,最后变成了野战的士兵,这心中,是什么滋味?”

  他说得玩味,但面上的表情却是对这些变化无疑的认可。

  慕容渊只转头看了他一眼,“难道攻城不用弩箭?”

  颜易山郑重点头,“是得用,不过……”

  他顿了一顿,面上还是那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意,继续道,“不过,我据说,王妃发明了一种攻城的利器,恐怕,到时候,你辛苦训练出来的攻城的这些士兵,都要用于别处了。”

  所谓的用于别处,不就是野战了么?

  与苏云初相处了这许久的日子,慕容渊与她自然会有说到军事兵法的时候,自然也发现了,慕容渊在攻城方面自有一道,而苏云初其实更热衷与擅长的,还是野战。

  蓝鹰最初建立目的是攻城,针对北梁的布防而来,如今,加入苏云初的训练,可谓是两者相得益彰。

  慕容渊听着,只嘴角一翘,“攻城利器也不过是利器,阿初的本事很多,带给的蓝鹰,带给北伐军的机会更多,但是,再厉害的武器也是死物,这是阿初说过的!”

  “所以呢?”

  颜易山看她。

  “所以……蓝鹰的用处还在,而阿初把蓝鹰的用处发挥到了最合适的地方。”他眼睛看着下边的对决,却是出口了这么一句话。

  颜易山轻笑一声,原本这话也不过是一番调侃罢了。

  不过看着下边两对人马的对决,只微微拧眉,似乎邓成有处于下风的趋势啊……

  而此时的校场里边,由苏云初带领的小分队,身边一个小兵咧着嘴笑道,“军师,按照如今这个架势下去,邓将军那边,危险了啊。”

  苏云初只看了他一眼,看到他面上咧嘴的笑意,一种势在必得的信心,面上也忍不住笑道,“不错呐,你很有信心。”

  那小子只嘿嘿一笑,“是军师教导有方。”

  关于军师就是苏云初,军师就是靖王妃的事情,军营之中的士兵自然也是在当初苏云初一举攻破北梁三道防线之后便已经为人所知了,但是,苏云初一进入军营之中,便将一头长发挽起,如同简单的高马尾一般,与一众男子士兵混在一起,加上行事风格不拘泥,很是容易让人接受这么一个女子的出现,而偏偏还能让你忽略了苏云初作为女子的身份。

  正如苏云初所说的,入了军营,靖王妃就只是一个与他们一起同甘共苦的士兵而已。

  苏云初是领队之人,因此,此时看着两边人马对决,这会儿,只是站在后方观察形式,见着场中的激烈,只看了一眼身边的这个士兵,“既然到了如此地步,那你说说,接下我,我们该当如何?”

  那小兵似乎是有些意外苏云初会与自己相互商量,面上有一瞬间的惊愣,然而看着苏云初静静看他的面色,还带着一抹惯常挂在嘴角的笑意,只挠了挠头,“属下觉得,应当引其深入,而后,我们借助周围的障碍藏身,在侧旁发箭。”

  听着他的话,苏云初眉头一挑,“邓成将军可不是如此轻易上当的人,何况,此处的障碍,虽然紧密,但是,若说是达到了掩藏的地步,还不足够吧?”

  那小兵听着,只挠挠头,不知如何应对。

  却只见苏云初低笑一声,对着他道,“传令下去,所有人,汇聚一处,全力开弓,擒贼先擒王嘛。”

  那士兵听了,只恍然大悟,瞪大了一双眼睛看着苏云初,“军师好计谋。”

  数着,便不多说,全冲到前边去传话。

  然而,这一传话,对方自然是明白了苏云初的计谋,但是,明白了也无异,因为,这边一半的火力全部汇聚与一处,只向邓成一人攻击,那架势,是一定要将邓成拿下的姿态。

  而另一半的人,却是呈守护的姿态,掩护一众攻击的人。

  同样的,两份人马相互配合。邓成那边似乎是意料不到苏云初会有此一举,毕竟,按照这样的攻势开展,他们之间正常的对决应该是以弩箭为武器,将对方的人马消灭得越多越快,就算是胜利了。

  结果,苏云初直接放弃了这一层,改而来攻击他自己,那么,一旦那边的人来攻击自己,士兵为了守护主将,必定会聚于一处,这样的时候,他们往往会处于被动的地位,最后的结果,不管是是否他自己被射杀了,然后这边的人群龙无首,还是守护他的人被重伤了,他这边还是处于劣势。

  果然王妃都是不按套路来的。

  邓成看着苏云初那边组合有序紧密的进攻,只觉得自己这几个月的学习,似乎这时候全部都还给了苏云初。

  只苏云初看着眼前的架势,面上扬起一抹自信笑意。

  慕容泽既然进入了蓝鹰,自然也是力争在苏云初这一队的,此时听到苏云初下令,也是卯足了劲来攻打邓成那边。

  只是站在高台之上看着的慕容渊忍不住轻笑一声,“阿初……确实是用兵出诡。”

  颜易山看着邓成那边明显已经处于败势的样子,只忍不住在心中哀嗷一声。

  待到一切都落定,这一场弩箭队之间的而对决也以邓成的失败而告终了。

  颜易山一手搭着邓成的肩膀,面上笑眯眯,“邓将军,如何,这场对决打得?唉……其实我说呀,你输给王妃也是情有可原,不用担心将士们会看不起你的。”

  他觉得自己在好心安慰邓成,可是面上的而笑意,明明就是幸灾乐祸。

  虽然与慕容泽打赌,他赌的是,至少两对人马也会打成平局,慕容泽却是信誓旦旦,是一定是苏云初赢,结果出来了,确实是他输了,不过呢,比起输掉的五百两,看着邓成此时不苟言笑的严肃模样,似乎更觉得愉悦。

  不苟言笑的严肃么?分明是带着一些憋屈好不好。

  邓成只淡淡瞥了颜易山一眼,将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拿开,仍旧是声线平淡道,“输给王妃,我心服口服。”

  然后,却是不再理会颜易山了,径自往大帐之中而去。

  只在后边的颜易山,看着邓成跨入大帐的背影,喊道,“其实你不必如此说的,心有不服下次再来呗。”

  然而心中想的却是,若是下次还有这等事情,无论如何,他都要赌苏云初是赢定了的。

  大帐之中坐着的自然是一众蓝鹰分队的领队,以及慕容渊和苏云初,演练结束,自然是要做一次分析与总结,对于这次演练结果,其实更多的只是看着这些日子以来大家的应变能力如何了。

  因此,看着在座的人热切的目光,苏云初只道,“经过将近一年的训练,对于这批最开始就训练培养的队伍,我很满意,大家的表现,确实是已经很好了。”

  这是肯定的,弩箭队到了如今基本成型了。

  鹰二鹰七等人听着,自然是高兴无比。

  只邓成在一边,抿唇不语。

  苏云初自然明白邓成的的心理,只看了一眼慕容渊,才对着邓成道,“邓将军对于这次练习,有何看法?”

  邓成抿了抿唇之后,才道,“属下有负王妃的期望。”

  苏云初看着他,只道,“这场对决,本就是你死我活,若非你输,便是我输,这一声有负期望,从何而来,况且,弩箭队至今的训练也是你一手带出来的,你何曾负了谁的期望?”

  邓晨听着,只沉顿了一下,便对着苏云初道,“是属下妄自菲薄了。”

  的确,在苏云初的面前,他们有时候会觉得自己一个大男子,也是不能和苏云初抗衡的。除了慕容渊之外,苏云初是第二个让他们在短时间之内便能心服口服的人。

  苏云初只轻轻点头,一切无需他多说,军人的品质,注定了他们会尽快调节好自己的状态,而无需她给他们灌输需要的信心和肯定。

  然而,在座的人,鹰一鹰二等人却是对苏云初极为好奇,“军师是如何想到那样的法子的?”

  明明说好了要正常打的。

  苏云初摇摇头,只轻笑一声,“兵不厌诈,诸位,兵临城下的时候,对方告诉你午时三刻再开战,你便会遵守了么?”

  “这……”

  “傻子才会遵守!”

  “所以,为何我要遵守本就不成文的规定,谁说的要打士兵,我便不能去打将军了?”苏云初挑眉反问。

  一众人自然是哈哈笑起。

  慕容渊在一旁,看着苏云初这般神色,只轻咳了一声,“阿初……”

  这般无赖的样子,在来了军营之后,越发明显了。

  只苏云初继续道,“所以,在我看来,行军打仗,除了军队的精良之外,懂得应变,想别人所不能便是锦上添花。”

  时下的人,用兵都太墨守成规,甚至在更久以前,双方要开战的时候,还要先互递上战书。约定了开展的时间,于苏云初而言,这种方式,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和浪费精力,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才是最好的方式。

  众人听着,自是点头认同。

  而此后,苏云初诡异的用兵方式,也渐渐影响了这个大新的行军布阵的风格,这一点变化,谁也不曾认知,只有在某一时某一刻,有人感叹的时候,才会想起,一切的原由,是因着苏云初的出现。

  后边的日子,苏云初和慕容渊依旧是在蓝鹰军营之中呆着,第一批最先培养的弩箭队令她满意了,也让慕容渊满意不已,原本,在他的计划之中,一只弩箭队的成型至少也得需要两年的时间,毕竟培训加上战术的积累使用,花费的时间自然是多不胜数,但是,如今,仅仅是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苏云初就给了她这么一个巨大的惊喜,按照下来的训练,这一年之内,弩箭队必定能够拿得出手。

  寒冬渐渐化为暖春,暖春也慢慢接近了盛夏,从正月结束之后,苏云初随慕容渊到军营之中来,已经过了五个月的时间,这期间,苏云初一直在军营之中呆着,对弩箭队的成果回收满意了之后,后边的事情,自然是交给了邓成去做,而慕容渊一个月之中,总会有几次是要回朝见永业帝的。

  这般日子,苏云初过得尤为惬意,而这五个月的时间,大多数的时候,其实,苏云初都在鼓捣火器。

  上次从杰城回京遇上淑妃派来的杀手的时候,苏云初那惊天的一炸,让慕容渊后来对那个玩意好奇不已。

  时下自然也是有火器的,但是,火器的水平太差,而且,不论是大新还是北梁,双方对于火器其实都不热衷,冷兵器时代,刀枪弩箭才是他们得心应手的东西。

  但是,不热衷只是因为火器发挥的作用并不大,可是,苏云初那一枚,却是刷新了慕容渊对于火器的认知。

  有这么一个好东西,他自然是想要的。

  所以,这几个月的时间,苏云初便是在研究火器。

  这会儿,看着苏云初手中一个圆圆的东西,慕容渊皱眉,“这便是阿初当日炸开的那些刺客的东西?”

  那时候苏云初的动作太快,他尚未看得清,只是,这些与时下的火药,似乎不太一样。

  苏云初拿着那圆圆的东西只在手中转了一个圈,便继续道,“已经不是了,当日的那一只,是我临时起意的尝试罢了,这只,是改良版的。”

  她说着,唇角始终带着一股自信笑意,慕容管渊盯着他手中的东西看着。

  苏云初却是唇角一样,“怀清想不想看看效果?”

  慕容渊挑眉。

  苏云初轻笑一声,将手中的那圆柱形的火器一收,看了慕容渊一眼,“走!”

  这么说着,大帐外边却是起了一阵响动,“五哥五嫂,我也要看。”

  赫然就是慕容泽,还有摇着一把扇子,在军营之中依旧穿得如此风骚的颜易山。

  慕容渊不理会两人,只拉了苏云初往外走。

  两人自是不含糊,直接跟上了。

  苏云初却是直接将人带到了一处巨大的湖面之前,而后,才拿出手中的东西,在慕容泽和颜易山看来,不知是在上边按动了什么东西,而后直接向湖中见甩过去,在那东西一接触到水面的瞬间,却是直接炸开,从掀起的水花来看,便知威力有多大。

  他们知道,苏云初这段时间,一直在研究那东西,便是军营之中,如今也堆积了不少被她称为劣质品的东西,显然,苏云初对于此时的这个是比较满意的。

  而慕容渊从她上翘的唇角也看出了苏云初对于这东西的满意,一边的颜易山和慕容泽还处于震惊之中,慕容渊只看了一眼复而恢复了平静的湖面,才对着苏云初道,“这便是阿初口中的改良版?”看起来。的确比上次他见到的要厉害得多。

  然而,他已经没有多少因为苏云初拿出的那些时下根本就没人能够制造出来的东西的震惊了,包括当初刚从杰城回来,在蓝鹰军营之中见到的被蓝鹰热衷赞扬的弩箭。

  苏云初点点头,“如今看来,算是比较满意的了。”

  “还只是算是比较满意而已?”

  慕容泽瞪大了一双眼睛看着她。

  苏云初不自觉摇摇头,“如是想要造出更好的,也是艰难了,这样的结果,至少比现有的都成熟得多了。”

  这话没有说错,所有的技术成果的取得,都应当与时下的水平相一致,如今不是后世,而是这个几乎凡事都是靠手工的年代。

  可颜易山还是道,“如是将这等东西扩大了生产,用在战场上,根本就不需要将士们出力了,直接在北梁各地一放,轰的一声,得!战斗结束了,攻城胜利了。”

  慕容渊听着,只睨了他一眼,“你以为制造这等东西是简单的,等你真的制造出了足够攻城的火器,已经能够直接攻下那座城了。”

  慕容渊这话,并不是对苏云初的否认,相反的,他惊讶于苏云初所制造出来的这个东西,并且很是喜欢,但是,按照如今看来,也是知道,大量生产,不过是一个想法而已。

  苏云初亦是点点头,嘴角轻扯,“怀清说得对,这东西,其实,只是一种稀少的辅助,用于必须之处,若说大量生产,如今说来,还为时尚早。”

  说着,苏云初却是面色一变,原本平和的脸,却是显得更为严肃了一些,“若非是必要的、不得已的时候,我是不期望将这个东西用在战场上的。”

  听着苏云初的话,慕容渊嘴唇紧抿。

  慕容治自然是感受到了苏云初情绪的变化,只道,“为什么?”

  颜易山亦是眯起一双眼睛看着那平静的湖水,等待苏云初的下文。

  苏云初苦笑一声,“如今是刀枪弩箭的时代,不是这东西该出现的时候。这东西的出现,会引起毁灭性的灾难。”

  若是她强行将热火器带入这个热火器还不开始兴盛的时代,带来的不是成功,而是灾难,人们没有足够的认知,它会引发不可控制的*。

  所以,见过她的火器的敌人,都死掉了。

  听着苏云初出口的话,慕容泽还是不明白,“为何不是它出现的时候,既然五嫂已经制造出来了,便是它出现的时候不是么?”

  苏云初这次却是不语了,制造出来,也不过是她用于防备的,希望不要有用上的时候,历史的发展,总该顺其自然,不该因为她的出现而加快了热兵器出现的时代。

  慕容渊听着,只沉眸看了一眼慕容泽,“哪来许多问题,回去练兵!”

  说着,已经将苏云初拉起,直接将人带走了。

  只留下不明所以的慕容泽和若有所思的颜易山。

  而就在慕容渊和苏云初还留在蓝鹰军营之中的时候,京城朝堂之中,却是因为看着永业帝这半年时间,却是多次生病,以至于不能上朝,掀起了一股要求永业帝尽快立诸的声音。

  立诸,立的是谁,朝中如今只有两个声音,慕容治和慕容渊。

  支持慕容治的大多是文官,支持慕容渊的几乎都是武将,这两方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慕容治这些年在朝中的能力,自然得到了许多大臣的认可,原本永业帝属意慕容治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但是,因着这半年的时间以来,慕容治多次被弹劾在某些方面的不足,这时候,立诸的声音便两极分化了。

  不同的声音让永业帝心中烦躁,一令之下,直接在朝堂之上训斥了文武百官,“朕还未到行将作古的时候,你们就如此激烈讨论拥立新君了么?”

  听着永业帝暴怒的声音,文武百官只得纷纷下跪,但是,仍是有人坚持道,“立诸是国之大事,早一日决定,便能早一日安定人心。”

  “安定人心,安定人心!如今,大新有何处不安定?你们说?”

  永业帝盛怒至极。

  群臣无言。

  永业帝只看了一眼站在百官之首的陈自明,问道,“陈爱卿觉得如何?”

  在一种立诸的声音之中,只有陈自明始终是沉默的。

  “祖制立嫡,其次立贤,皇上心中自有定夺。”陈自明沉声回答。

  永业帝只盯着他头顶看了半晌,始终沉默。

  然而,正当此时,外边却是传来士兵一声高远的“报——”

  这是边疆士兵回报军情的声音。

  永业帝皱眉,百官回首,来人却是直接冲到了大殿之中,气喘吁吁,“皇上,玄门关告急!”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32章 端和宫暗棋-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