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cnc娱乐 >

84我要看葫芦娃-萌妻高高在上

发布时间:2018-08-21 09:45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cnc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85我要啃猪蹄!-萌妻高高在上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第二天,冉羽又一次在头痛欲裂中醒来。

  眼睛都还没睁开,就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闷哼。

  好疼!

  除了宿醉的头疼,全身就像被拆开了又重新组装似的,尤其是下面……

  两道弯眉痛苦的纠结在一起,她想要抬手,却发现根本没有力气,咬咬牙,终于动了一下胳膊,还没抬起来,整个人就被一双胳膊锁进了怀里。

  紧接着,男人熟悉的嗓音响起,“宝贝。”

  声音很沙哑,犹带着刚醒来时的慵懒和性感。

  这是……

  陆禽兽?

  冉羽挣扎着睁开双眼。

  果然,趴在她身上耍流氓的男人正是陆自衡,而且……两人还什么都没穿。

  薄被下面,两具身体密不透风的紧贴在一起,她甚至能清晰感觉到身体的每一寸曲线,都和他的契合在一起。

  “终于醒了?小懒猪。”陆自衡垂眸望着她,深邃的眉眼藏着从未有过的温柔情意,薄唇的那一抹笑,宠溺中,更有着无比的满足。

  冉羽脑子里钝钝的疼,因为他暧昧的称呼,有些惊讶的睁大一双黑白分明的猫眼。

  这幅小仓鼠般迷茫的表情,惹得陆自衡龙心大悦,低头,就在她的唇瓣上亲了一口,“以后咱俩好好过日子,不要再跟我闹了,嗯?”

  好好过日子?

  冉羽愣愣的眨了下眼睛,“昨晚你对我做什么了?”

  “宝贝,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昨晚,老公为了满足你,到现在腰都还在酸。”说着,长指挑起她的下巴,“不过……我心甘情愿。”

  说完,薄唇已经严实的压了上来。

  先是含住她的嘴唇,细细的亲吻吮吸,然后深入,勾出她的唇舌,极尽缠绵的缱绻。

  冉羽忍不住地微微颤抖,想要把他推开,却发现自己全身都软绵绵的,根本使不出劲。

  终于一吻结束。

  冉羽恨恨的说道,“说了不准碰我的……”

  “昨晚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

  昨晚?

  怎么又是昨晚?

  昨晚到底怎么了?

  “昨晚你一直喊:老公,快点,老公,我还要……”

  冉羽的脸立刻就红了,愤然反呛道,“你放屁!”

  她怎么可能说出那种不要脸的话?

  “忘了?那我就帮你复习一下。”

  陆自衡早有准备,直接伸长手臂,将手机拿了过来,嗯了“播放”。

  “老公,我错了。”

  “老公,我再也不提分床睡了。”

  “老公,我要……”

  “老公……”

  “啊啊啊啊啊啊!”冉羽尖叫,想拉开被子躲进去,却被陆自衡给拉住了,她在床上钻来钻去就是找不到能钻进去的地方……

  “是不是很热情?”陆自衡轻轻松松便将被子扯到一旁,倾身压在她的上面,“其实我上次就看出来了,喝醉后的你特别可爱,也特别的真实,勇于说出自己想要的……”

  “闭嘴!”冉羽羞愤的捂着脸。

  怎么可能?

  虽然那声音的确是自己的没错,但是……

  那么娇媚,那么嗲,还那么风骚,说出那种不要脸的话……

  怎么可能!

  “就是怕你不承认,所以我才录了音,免得你反悔。”陆自衡眉眼生笑,“这回相信了没有?”

  “我喝醉了,醉话不算数!”冉羽立刻说道。

  陆自衡冷冷的眯了下眸,就知道她会用这一招,只不过……

  “耍赖是没有用的。”他轻飘飘的说道,“我不介意现在就让场景重现,也让你……再体验一遍。”

  说完……

  瞳眸猛地放大,冉羽控制不住的尖叫,“疼!”

  “又想骗我?”

  “真的疼……我……我受伤了……”冉羽声音里带上了哭腔,“王八蛋……”

  陆自衡不为所动,勒令说道,“喊老公。”

  “禽兽!”

  “叫老公!”

  “……”

  “叫不叫?”

  “老公。”冉羽终于投降,眼泪汪汪的求饶道,“老公,我疼……”

  “……”

  陆自衡搂着她,低声喘息,“以后不许再跟我闹了,听到没有?”

  “……”

  “不然,老公就像刚才那样……直到你求饶。”

  “……”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男人?

  冉羽气的浑身发抖,却再也没有力气去反击。

  “怎么不说话了?”陆自衡这才觉得不太对劲,低头拨开她凌乱的头发,眉头猛然一紧。

  小丫头原本皮肤就白,这会儿,脸色更是苍白到接近纸色,额头还有一层冷汗。

  。

  一个小时后,一名女医生匆匆来到颐园。

  因为是在医院直接被上头指令派过来的,她身上还穿着白色大褂,戴着眼镜,手上提着个医药箱,一副很专业的模样。

  冉羽躺在卧室的大床上,床单换了,身上也换了一身衣服,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陆太太,我是来帮您检查身体的,不要紧张。”

  话虽如此,冉羽却紧张得不行,眼神躲闪,脸也红彤彤的。

  陆自衡见状,便说道,“别怕,让周医生帮你检查一下是不是受伤了。”

  冉羽直接瞪了他一眼。

  把她伤成这样,现在表现温柔给谁看?

  陆自衡脸一黑,刚要再说话,周医生严肃的声音响起,“陆先生,请您避让一下好吗?”

  “……”夫妻之间还需要避让?

  陆自衡不想走。

  “陆先生?”周医生再一次强调,“请您避让一下好吗?”

  在她防贼一样的目光下,陆自衡只好转身走了出去。

  房门无情的被关上了。

  “陆太太,请放松,然后把内裤脱掉。”周医生边戴手套,边公式化的吩咐。

  冉羽闭上眼睛,双手颤抖的掀起裙摆,脱掉里面的内裤。

  然后,她就感觉双腿被分了开来……

  人生第一次做这样的妇科检查,虽然平时大大咧咧的,眼下也有些经不住害怕和窘迫,双手紧紧的抓着衣服,脸颊更是憋的通红。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

  “好了。”

  。

  房门打开,陆自衡立刻就迎了上来,“我太太怎么样?”

  周医生扶了扶眼镜,脸上满是严肃,“陆先生,请问您是做什么工作的?”

  陆自衡皱眉,这跟冉羽的伤有关系吗?

  “陆先生?请问您是做什么工作的?”周医生又问了一遍。

  “公司管理。”

  周医生低头,在病例上写了几个字:“基本排除家暴可能。”

  “请问您以前有过性经验吗?”

  “……”陆自衡脸一黑。

  封辰安找的这是什么破医生?

  “陆先生?”周医生抬头看着他,“请问您以前有过性经验吗?”

  陆自衡黑沉着脸,就是不说话。

  “陆先生,请配合我的问题好吗?为了您太太的身体康复着想,我必须要找到问题的原因,才能帮助你们。”周医生有点不耐烦。

  “……”

  周医生忍着脾气,开口说道,“您太太的下身有轻微撕裂,情况有些严重。我知道男人第一次的时候难免经验不足,缺乏技巧,所以,以后还请你要注意控制房事的频率和力道,多注重女方感受,如果不会的话……”

  “谁跟你说我是第一次?”

  周医生也不反驳,只是继续说道,“总之,这段时间记得给她上药,一日三次,注意让她卧床休息,不要再牵扯到伤口……”

  “封辰安没跟你说我是谁吗?”陆自衡再次打断她。

  五十几岁的老医生一脸正气,“陆先生,不管您是谁,请不要质疑我的专业。”

  陆自衡:“……”

  接下来,周医生又拉拉杂杂说了许多,无视某人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表情,最后问了一句,“陆先生您还有什么疑问吗?”

  “什么时候能好?”

  “这个因人而异,恢复情况好的话,一周左右。”

  “……”陆自衡不耐烦的皱眉,“那什么时候能再同房?”

  周医生皱眉,目光控诉,语气更是充满了警告,“陆先生,请注意克制你的欲……”

  “行了,你可以走了。”陆自衡这次直接下了逐客令。

  回头就让封辰安把她给开了!

  。

  周医生离开了。

  到了楼下,刚走出电梯,手机铃声突然响了。

  “快,跟我说说,情况怎么样?”电话那头,传来某人八卦的声音。

  “副院长,这种事情不好打听的吧?我得保护病人的*。”

  “怎么……我身为封安医院的副院长,想关心一下病人,和医生的出诊情况也不行吗?况且那人还是我的朋友。”封辰安义正言辞,连语气都变得铿锵有力。

  周医生嘴角抽搐了下。

  她在封安医院做了几十年了,封家世代从医,她却第一次看到这么喜爱八卦的封家后代!真是世风日下……

  “赶紧的,快跟我说说到底怎么了?哪儿受伤了?”封辰安厚着脸皮,继续催问。

  周医生无奈,只好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最后不忘再三嘱咐,一定要注意保护病人的*。

  。

  陆自衡完全不知道某人正在背后百般打听他的*。

  医生离开后,他就立刻走进了卧室,“还疼吗?”

  昨天晚上因为她一直缠着自己,难得那般主动,娇媚客可人……

  再加上他禁欲时间太久,所以两人几乎是做了一整夜,亢奋到……忘了顾及她的身体。

  冉羽不说话,只是眨了下睫毛,晶莹的泪水从眼眶里迅速滑落下来。

  这种无声的哭泣往往比嚎啕大哭更让人触动。

  陆自衡皱眉,放低姿态解释道,“昨填晚上的确是我不好,没控制住力道,但是……”

  本来是想要解释的,但是长久以来位居高职,傲娇早已深入骨髓,习惯性的就来了个转折。

  “但是你一遍又一遍的缠着我,我也很累的好吗?”

  “……”特么,第一次看到有男人说自己做那种事情会累的!

  “不过看到你得到满足后睡着的样子,我再累也没有关系。”陆自衡不要脸的又补了一句。

  “……”她怎么就嫁给了这么一个祸害?

  身子一抖,“哇”的一声,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停滚落……

  “别哭了,医生说你下面有伤,需要好好休息。”陆自衡说着,不顾她的挣扎把她抱进了怀里,摸摸她惨白的小脸,温柔哄道,“脸都肿成猪头了,还哭。”

  冉羽顿时哭的更大声了。

  “别哭了。”陆自衡没辙了,只好对症下药,“肚子饿不饿,想吃什么就跟我说。”

  冉羽重重的吸了一下鼻涕,用尽浑身力气,咬牙切齿的说了一个字,“你。”

  吃他的肉,喝他的血液不足解恨!

  谁知他居然笑了一下,邪肆说道,“等你下面的伤好了再吃,到时候……让你吃个够。”

  “……”终究气不过,冉羽拿起抱枕就往他身上砸去。

  结果因为扯到了下面,又是疼的冷汗直冒,脸色刷白。

  “让你别乱动,又疼了是不是?”陆自衡马后炮。

  冉羽咬着嘴唇,眼睛里包着两包泪,无声控诉着他。

  看着她这幅可怜兮兮的模样,陆自衡叹了口气,拉过薄被盖在她身上,“下次还敢不敢乱喝东西了?”

  冉羽瞪他,“……”

  “以后不准去夜妆。”

  “凭什么!”冉羽又忍不住了,歇斯底里的吼道,“凭什么你让我做什么就得做什么,不做我做什么就什么都不能做,凭什么只让我听你的话,你怎么就不听我的话?”

  “好,那以后我也听你的话。”陆自衡立刻接了一句。

  冉羽颤着身子,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回头你就可以给我定家规,以后我们互相约束。”陆自衡说的冠冕堂皇,“好了,刚上完药,现在躺着再睡会儿。”

  说完,便拿起手机离开了。

  冉羽躺在床上,看着他的背影,表情古怪。

  他刚才说什么?

  以后他都听自己的话?

  真的假的?

  。

  为了保护顾客*,夜妆的包厢内自然不会安装所谓的监控镜头。

  书房里,陆自衡拨通沈乐天的电话,“昨天晚上,你有没有离开过包厢?”

  “没有啊,我一直看着小羽呢。”

  “说实话。”

  他的声音很平静,沈乐天却一听就知道瞒不过了,只能坦白说道,“有,经理催让我去六楼服务,所以没办法,我就让语柔帮忙看了一会,不过时间不长,就十分钟。”

  说完,沈乐天一副愧疚的口吻,“对不起啊,陆先生,语柔她刚来夜妆没多久,不知道‘欢情’这东西里面是带有催情药成分的,所以小羽误喝了半瓶……”

  “我知道了。”陆自衡直接挂断了电话。

  。

  一个小时后,饭菜香从虚掩的房门外飘了进来。

  从昨天中午直到现在,接近几十个小时没有进食,几乎是闻到味道的刹那,冉羽的肚子就“咕噜咕噜”的响了起来,但是一想到某人的禽兽行为,她又咬牙忍着。

  过了会,房间门被推开,陆自衡走了进来。

  看到大床上瞪着眼睛的小家伙,他眉宇微挑,“肚子饿不饿?”

  冉羽转过脸,不理他。

  陆自衡薄唇勾了勾,过去就揭开被子。

  “你要干嘛!”小手紧张的抓着被子不让他扯,却因为牵扯到下面的伤口,精致的五官又疼的纠结在了一起。

  “别乱动。”陆自衡说完,语气转缓,“饭做好了,是在这儿吃,还是去餐厅吃?”

  冉羽下巴一抬,“去餐厅。”

  “好。”陆自衡说着,便拦腰抱起她来到了餐厅。

  将她放下的时候,动作小心翼翼,生怕碰到伤口,还很快去客厅拿了个抱枕,“坐这个上面,会舒服一点。”

  冉羽抿着小嘴,艰难的坐了上去,然后说道,“你喂我。”

  陆自衡言听计从,坐下拿起筷子,一手端着米饭,开始喂她吃饭。

  冉羽的心情总算好了一点。

  吃完饭后,她又说道,“明天要去上学,作业怎么办?”

  陆自衡立刻说道,“你身体还没好,先不去学校了,我帮你请几天假,刚好趁着国庆放假。”

  “老请假不太好吧。”冉羽睨他。

  “适度的休息有益于更好的学习。”

  冉羽嘴角一抽,瘪瘪小嘴,“我困了,想回屋睡觉。”

  于是陆自衡便又抱着她回到卧室,轻拿轻放,就像对待一件珍贵的易碎品。

  冉羽躺在床上,老佛爷般开口,“把我的手机拿来。”

  “好。”

  拿到手机,看了一眼,她又突然说道,“我想看电影。”

  “什么电影?”

  “你管我?”

  陆自衡:“……”

  “赶紧的,我要看电影。”

  “……”你是指使我上瘾了是不是?

  “还说什么都听我的,让你帮我弄电影都不愿意了。”冉羽立刻说道。

  陆自衡眉眼一动,“看电影是吧?行,我抱你去客厅。”

  “不要!”冉羽别过小脸,“我就要在这儿看。”

  陆自衡:“……”

  。

  一个小时后,宫牧满头大汗的敲响房门,递上一个盒子,“三少,这是您要的最新款无屏电视。”

  陆自衡接过盒子,便把门给关上了。

  来到房间,他简单看了下说明便操作起来,也不用投影布,直接拉上窗帘,卧室前偌大的墙壁上便出现了影像,就和在电影院里是一样的效果。

  “想看什么?科幻片,灾难片,文艺片,还是……”

  陆自衡话没说完,冉羽就说道,“我要看《葫芦娃》。”

  “什么?”陆自衡嘴角抽搐,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我要看《葫芦娃》,老版的!”冉羽再一次说道。

  这么古老的动画片自然是没有的。

  陆自衡搜索了一遍,无果,便说道,“没有,换一个。”

  “不换,我就要看《葫芦娃》!”冉羽似乎是跟他犟上了。

  陆自衡放下遥控器,作势批评:“你今年都几岁了,还看葫芦娃,幼不幼稚?”

  “你管我!”冉羽扯着小嗓子,“我就要看就要看就要看!”

  说完,还作势要起身……

  “好了,你别动!”陆自衡头疼不已。

  真是欠了她的。

  他拿起手机,“拨通”客服电话,对着那头严肃质问,“为什么你们家的影片库里没有《葫芦娃》这一部电影?”

  冉羽:“……”

  白痴啊,葫芦娃是动画片,动画片!不是什么电影!

  她闭上眼,算了。

  闹腾了半天,她实在是累了,懒得理他。

  说话的声音渐渐转低。

  陆自衡见冉羽似乎终于睡着了,也彻底松了口气,将手机放下。

  为了哄老婆还得对着手机那头演戏,他容易么?

  果然找个年纪小的当老婆就是麻烦!

  ……

  至于电话那头,燕南昇一脸的莫名其妙。

  什么葫芦娃?

  。

  冉羽这一觉睡得还算舒服。

  直到身上突然一凉,她整个人立刻被吓醒,一睁眼,就惊慌大喊道,“禽兽你想要干嘛?”

  陆自衡立刻就松手了,毕竟怕她再扯到伤口,只能尽量温柔的说道,“医生说了,必须准时上药,现在是晚上了。”

  “……”冉羽脸上一慌,死死的抓着被子不肯松手,“我自己上,不用你帮忙。”

  “别耍小孩子脾气,你那个地方自己不方便,我不帮你,谁帮你?难道对着镜子你自己掰开来上?”

  因为他的用词,冉羽想到那画面,小脸瞬间爆红一片。

  不要脸!

  “乖,我是你丈夫,不用害羞。”说着,陆自衡趁她一个不防,大手一扯,薄被便被掀开了。

  冉羽刚要挣扎,身子被他按住,“想要伤口更严重就动试试看。”

  裙摆被卷了上来,腿被抬高……冉羽闭着眼,整个人几乎羞愤到要冒烟。

  当冰凉的药水碰到某处,刺痛让她猛地抖动了下,忍不住就开始拳打脚踢,“混蛋,都怪你,都怪你,疼死老娘了操……”

  陆自衡脸色黑沉,控制住她的腿,“不要乱动,到时伤口发炎了有的你哭。”

  “发炎了才好,最好恶心的你不想再碰!”冉羽立刻说道。

  “……”

  终于上好药,陆自衡眉峰紧蹙,额头上更是出了一层的汗。

  对着那种地方还要收敛心神给她上药,他也很煎熬……

  只是一抬眼,看见小丫头躺在那流泪的脸,所有情绪立刻又没了。

  养了她三个月,原本那一头假小子的短发,如今已经长到了肩膀的位置,发质很好,乌黑柔亮,愈发衬的那张小脸雪白精致,眉眼间还有着尚未脱的稚气,看起来……不过就是个小孩子而已。

  洗完手再出来,冉羽已经将裙摆拉好了,一手还拿着纸巾,抽抽搭搭的擦着眼泪。

  陆自衡过去,直接把她整个人抱起放在腿上,“还疼吗?”

  冉羽小声的抽噎着,“妈的你自己试试。”

  眼皮跳了跳,陆自衡决定忽略她的脏话,说道,“记住,下次没我在,不准再单独出去喝酒。”

  千篇一律!

  冉羽疼的不想再回话。

  。

  接下来的几天里,除了公司有重要事情,陆自衡几乎寸步不离的在家里陪她,每天给她做饭,上药,照顾她,就连上厕所都抱着……

  言听计从,且从无怨言。

  期间,秦蕴也来探望了下。

  冉羽现在已经完全把婆婆当成自己人,立刻就像倒苦水似的告了一状。

  于是,陆自衡被母亲在书房训了整整一个小时。

  临走的时候,还千叮咛万嘱咐:实在不行的话就带小羽回老宅住,家里有佣人,也会照顾人。

  对此,陆自衡不置可否,直接将母亲送了出去。

  十月七号,小长假的最后一天。

  冉羽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正窝在沙发上复习功课,突然,桌上的手机响了。

  “老公,我错了……”

  这个声音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老公,我再也不提分床睡了。”

  靠,这个变态,居然把录音弄成了手机铃声!

  冉羽火冒三丈,几乎看都没看,直接便伸手将手机推到了地上。

  “哐当”一声,可铃声依然锲而不舍的响着。

  冉羽握着拳头,正要起身,浴室门开了,陆自衡走了过来。

  刚拿起手机,冉羽已经抱着课本气呼呼的离开了。

  笑了笑,他接通电话,“喂?”

  “三哥。”电话那头传来封辰安的声音,“明晚有空吗?”

  “有事?”陆自衡问。

  “没,我这不是关心你和三嫂嘛。”封辰安笑嘻嘻的,“对了,那天我给找的医生还可以吧,三嫂应该康复了吧?”

  说到这个,陆自衡脸一沉,“把她给辞了。”

  “……哈,为什么呀?周医生可是我们医院的老医生了,妇科方面非常的专业,也非常的有经验……”

  “我可以把你们医院买下来再把她辞退。”

  封辰安:“……”

  。

  电话那头,封辰安没好气的挂断电话。

  财大气粗也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哥。”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封辰安抬头,就看到封烟烟站在面前,穿着一件规规矩矩的白色衬衫,下身是黑色的铅笔裤,头发扎成了一个花苞头,满脸娇羞的看着自己,“哥,我这身好看吗?”

  “好看!”对于自家妹妹,封辰安从来不吝啬溢美之词。

  “那我这样去上班行吗?不会显得幼稚吧?”封烟烟又问。

  “行,挺好的。”

  “谢谢哥!”封烟烟说完,便笑着转身。

  “等等。”封辰安突然喊住她。

  起身,来到她的跟前,上下打量,眉头微蹙,“烟烟,明天学校不是要上课了吗?你上什么班?”

  封烟烟眨了眨眼,欲言又止,最后……

  “不告诉你!”

  说完,她撒腿就往楼上跑去。

  。

  翌日上午,燕回科技办公大楼。

  眼瞅着燕南昇迷人的身影从秘书室门前经过,封烟烟忙拿出镜子,补了补口红,又理了理头发,拉了拉衬衫,起身走到一旁的桌前,笑着开口:“刘姐,昇……呃,总裁早晨一般都喜欢喝什么咖啡?”

  刘秘书正忙着看资料,随口就说道,“黑咖啡,不加糖。”

  “黑咖啡,不加糖。”封烟烟默念了一遍,“好,我知道了,谢谢刘姐,我这就去准备。”

  刘经理忙了一会,突然反应过来,她什么时候让新来的实习生给总裁准备咖啡了?

  回身一看,座位上人已经不在了。

  。

  对于一名自小就被当成名媛来教育长大的女人,煮咖啡这种小事自然是难不倒封烟烟的。

  一杯纯正的黑咖啡终于煮好,她闻了闻味道,又试了试温度,便信心满满的端起托盘,走出茶水间,敲响了总裁室的门。

  “进来。”燕南昇好听的声音响起。

  封烟烟立刻拧开门把,昂首挺胸走了进去,“昇哥哥,你的咖啡。”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燕南昇眼角一跳。

  抬头一看,果然……

  “烟烟?你怎么在这?”燕南昇表情惊悚。

  “我在这里实习啊。”封烟烟笑眯眯的将咖啡放在偌大的办公桌上,然后双手托腮的望着他。

  不愧是她从小喜欢到大的男人,长的就是帅!

  因为刚到公司,所以此刻他身上还穿着西装,白衬衫上系着领带,整个人被打理的一丝不苟,端正英俊,和私下里休闲装扮相比,这样的昇哥哥立刻就让她想到了一个词:

  “禁欲!”

  “什么?”燕南昇突然拔高音量。

  “呃……”封烟烟脸都红了,她居然花痴的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没什么没什么,昇哥哥你喝咖啡吧,我煮的咖啡还挺不错的。”封烟烟忙笑着说道。

  燕南昇皱了下眉,便说道,“你今年才上大一,来这里实什么习?还有……”

  他眉头紧皱,“谁招你进来的?”

  “干嘛呀?”封烟烟眨巴眨巴眼,“我可是经过暑期最正宗的招聘流程进来的,你要是敢把我开除,我就去工商局告你!”

  “呦。”燕南昇乐了,身子往后,然后叠起了二郎腿,“告我?你舍得吗?”

  他本来就长了张桃花脸,挑眉勾唇的模样更是勾人,魅惑邪肆到不行。

  封烟烟小脸上浮上两抹红晕,羞答答的说道,“那……到时我给你送牢饭还不行吗?”

  “……”燕南昇脸色一沉。

  “我开玩笑的!”封烟烟忙说道,甚至主动端起咖啡递过去,“昇哥哥,请你喝咖啡。”

  看着小丫头巧笑倩兮的模样,燕南昇心中无声叹了口气,“在公司不要乱喊。”

  “是,总裁!”封烟烟吐了吐舌,把咖啡端了过去。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敲响了。

  燕南昇接过咖啡,应了声,“进来。”

  电光火石之间,封烟烟眼神微微一动,“哎呀”一声,手里的咖啡杯就歪了。

  于是……

  “操!”燕南昇直接爆了一句粗口。

  封烟烟更是吓了一大跳,“对不起对不起,昇哥哥我不是故意的……”

  说着,她把咖啡杯放到桌上,抽了纸巾,低头去擦他的裤裆。

  燕南昇猛地拽着她的手,“你在干什么?”

  而身后,已经传来“噗嗤”的笑声。

  燕南昇脸色难看,“给我滚出去!”

  财务经理吓了一跳,忙转身笔直的走了出去。

  “昇哥哥,你疼不疼啊,不会烫到那个地方了吧?”封烟烟急的都快哭了,她只是想倒在他身上,却没想到角度这么难掌控,居然直接把咖啡倒在了男人最关键,也是最脆弱的部位。

  还好温度之前她试过了,只是……

  “让你出去没听到?”燕南昇忍着怒气。

  “不行,我要帮你擦干净。”

  “出去!”

  封烟烟只好起身,叹气说道,“那你自己注意点啊,如果真的烫伤了,就去我家医院,我让哥哥带你免费看泌尿科。”

  燕南昇:“……”

  他有一种想要捏死她的冲动!

  。

  。

  封烟烟回到办公室,立刻拿出手机给冉羽发了一条求救信息,“宇哥,第一招失败了!肿么办?SOS!”

  然而此刻,商场里,陆自衡正带着冉羽逛各类的男装品牌店。

  今天一大早的,她就被某人从床上挖了起来,说什么下午公司有个很重要的会议,不能缺席,所以特意挑了上午出来逛街,要给冉东魁买生日礼物,晚上再陪她回家吃饭。

  冉羽根本就不想回那个家,因为只要一看到乔丽和冉语柔两个人,她就像是被按了开关似的,情绪特别的激动,烦躁,还易怒。

  如果可以,她一点都不想再见到她们……

  陆自衡却坚持要回去,还说什么“他毕竟养了你十八年。”

  好吧,冉羽懒得解释,便随他了。

  ……

  因为看的都是男装区,虽然人不多,逛了一会,冉羽就开始打呵欠,蔫蔫的没有精神。

  “要不要休息会?”陆自衡也怕她累着,毕竟身体才刚刚养好。

  冉羽点头。

  “我带你过去……”

  “不要!”冉羽忙摇头,“你赶紧买吧,我自己过去就行了。烦人。”

  陆自衡皱了下眉,只好说道,“那你自己小心点。”

  “我又没怀孕,小心什么小心?”冉羽没好气的顶撞了一句,转身便往休息处走。

  之前总是冷冰冰的,对她各种颐指气使,让她看了就生气。

  现在说对她好,就真的好了,各种关心,体贴,腻歪……前后态度转换的不要太彻底!

  冉羽矫情的想着,嘴角却有些翘了起来。

  反正,这比以前的日子好过多了不是吗?

  突然,有个熟悉的身影闪过视线。

  冉羽停下脚步,仔细辨认。

  似乎有心电感应似的,那人走了两步便停下脚步,然后转过头看着她,“小羽?”

  是冉桐。

  红唇漾开一抹微笑,她拨了拨及腰长发,摇曳生姿的走了过来。

  一身红色的连裤装,脚底踩着10cm的高跟鞋,肩膀上搭着一个精致的链条包,波浪长卷发随着走动在半空中一颤一颤,从头到脚都是绰约的风情。

  “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她问。

  冉羽眨了眨眼,转过头看向那边,却发现陆自衡人不见了。

  冉桐立刻说道,“和老公一起来的?”

  冉羽脸上一红,点了下头。

  冉桐笑了笑,便说道,“这么巧,我也来给男朋友买东西。”

  男朋友?冉羽听着这话,突然想到了陆乔湘。

  那天她问自己和冉桐是什么关系。

  得到答案后,意味不明的笑了笑就离开了。

  再联想到席嘉遇那天误认她的眼神……

  冉羽敢肯定,自己这个姐姐肯定跟那两人是认识的,说不定还关系匪浅!

  “怎么不说话?见到姐姐这么冷漠?”冉桐的声音又响起。

  冉羽张了张嘴,刚要开口,腰上突然一紧,陆自衡不知何时走过来了,搂着她一副亲昵的姿态,“宝贝,不介绍下?”

  冉羽头皮一麻,只好说道,“她是大伯家的姐姐,冉桐,他是陆……”

  “喊我什么?”陆自衡掐了掐她的小腰。

  冉羽哼哼两声,便说道,“他是我老公,陆自衡。”

  “陆先生好。”冉桐笑容亲切,看着他手上提着的东西,挑眉问道,“你们也来买东西吗?”

  冉羽点头。

  “真巧。”冉桐笑着说道,“这家店我也挺喜欢的,正好,小羽,你帮我参谋一下?”

  “什么?”

  正说着,服务生走了过来,递上一个购物袋,“小姐,这是您的东西。”

  “谢谢。”冉桐拿到,拆开让冉羽看了看,“你觉得这件衬衫好看吗?我男朋友皮肤有点黑,这个颜色是不是不太适合?还是选个颜色深一些的?”

  冉羽:“……”

  姐妹俩在一起说话,陆自衡便说道,“你们先聊,我去结账。”

  “去吧去吧。”冉羽不在乎的挥了挥手。

  陆自衡看着她嫌弃的小模样,没忍住,伸手掐了掐她的腮帮子,低声警告,“适可而止。”

  冉羽:“……”

  冉桐看着两人,眼神状似不经意的往外看了一眼,再收回来的时候,嘴角的笑容较之先前,俨然又加深了一些。

  。

  陆自衡很快结完账,结果冉桐还在和冉羽不停聊着,毫无一点的眼力劲。

  至于冉羽则更是直接说道,“你去外面等着不行吗?”

  外面?

  陆自衡转身往外看了一眼。

  果然,精品店外面的走廊站着好几个男人。

  无一不是有着啤酒肚,地中海的中年男人,估计都是等自家媳妇。

  陆自衡不爽了,他是那种同流合污的人吗?

  ……

  几秒种后,陆自衡还是来到了外面。

  掏出香烟想点,一看到墙壁上醒目的标记,只好又按捺住了。

  “自衡。”

  陆自衡闻声抬眸。

  这么多年,看了太多的大场面,经历太多的杀伐决戮,商业场上,他虽年纪轻轻,却一向以沉稳老练著称,喜怒不形于色。

  然而此刻,他的脸上却有些难掩诧异。

  站在他身前的男人,居然是整整两年没见过的大哥……

  陆南城。

  ------题外话------

  因为今天搬家,所以说好的双更延后,今天继续一更一万字!

  感谢大家的给力支持,萌妻居然进月票榜了,题外字数有限,只能用表情代替感谢,(╯3╰)(╯3╰)(╯3╰)

  特工婚恋文,情雪凝钰:大龄租婚之老公很无赖

  她不过是做个任务,却被一声猫叫给搅和了……

  急中生智,随手抓了个男公关壁咚在厕所门上,然后初吻没了。

  他也是做个任务,却被人捷足先登……

  刚想离开,就被人拖进厕所,然后他如获至宝地吻了下去!

  紧接着,救护车来了,他进了医院。

  ……

  三天后,她花钱租了他,成为回家过年的男朋友。

  结果——

  她自己挖的坑把自己埋了;租来的男朋友成了红本子上的合法丈夫。

  “臭鸭子,你敢碰我试试!”

  “老婆大人,洞房花烛不碰的话,我会被人笑话无能的。”

  所以,好事就这么糊里糊涂地成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83老公我错了【求首订】-萌妻高高在上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