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cnc娱乐 >

92太太救命!【二更】-萌妻高高在上

发布时间:2018-08-21 09:45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cnc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93帮老婆赶英语作业-萌妻高高在上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颐园。

  冉羽一进屋就把脚上的鞋子一甩,拖鞋都不穿,就这么光着脚跑进屋里,还使劲的踩着地板,发泄自己的不满。

  陆自衡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弯下腰,捡起那两只粉红色的拖鞋,过去在沙发边坐下,好声好气的说道,“不就是没让你玩牌吗?脾气这么大?”

  冉羽撅着小嘴,小鼻子小眼的瞪他,“你就是怕我赢你,怕在兄弟面前没有面子!”

  “呦。”陆自衡忍不住笑了,“说得好像你牌技很好似的。”

  “那当然了,什么炸金花,牛牛,21点,双扣,斗地主,拖拉机……”

  每说一句,陆自衡的脸就下沉一分。

  “我都玩得可厉害了,你知道不,以前我混黑社会的时候……”冉羽突然捂住嘴。

  糟了,一激动,居然说漏嘴了。

  “怎么不继续说了?”陆自衡望着她,薄唇似笑非笑,“混黑社会的时候怎么样?”

  冉羽忙说道,“你听错了,不是黑社会,是‘黑涩会’,那是一个台湾的美少女组合,我以前很喜欢她们,所以我都自称‘黑涩会’。”

  “……”陆自衡不说话,就那么一瞬不瞬看着她,好像在说:

  编,继续编啊。

  冉羽那个心虚啊,还好这时手机铃声响了,忙解脱般的说道,“我先接电话。”

  陆自衡:“……”

  “喂,烟烟,怎么了?”冉羽拿起手机,故意很大声地说道。

  陆自衡抿着薄唇,起身向浴室走去。

  冉羽刚松了口气,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哇”的一声嚎啕大哭,“宇哥,我……我失恋了呜呜呜呜。”

  冉羽眼皮子一跳,果然……

  “都看到了是吧?”

  “看到了呜呜呜呜,宇哥怎么办,昇哥哥他有女朋友了呜呜呜呜……我心里好难过,我本来告诉自己不要哭的,但是回到家,我就忍不住了……我心里好难过……”封烟烟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看得出来相当的伤心。

  冉羽叹气,“没事儿,难过难过就习惯了,谁年轻的时候没喜欢过几个人渣呢对吧?你年纪还小,改明儿再找个更好的……”

  “不要,我就喜欢昇哥哥。”封烟烟在那头嚎着。

  “他都有绿茶婊了你还喜欢?”冉羽郁闷了。

  “反正他们会分手的嘛,呜呜呜呜,我可以等的……”

  “我看你是没救了!”冉羽翻白眼。

  封烟烟继续在那头抽噎,“宇哥,我家里没人,我今晚能去找你吗?”

  “找我干什么?”冉羽莫名其妙。

  “失恋了睡不着,人家想跟你一起睡嘛。”

  冉羽:“……”

  。

  陆自衡洗完澡,一推开浴室门就看到冉羽站在外面,手里还捧着条干毛巾,一脸讨好的样子。

  他挑了下眉,“又怎么了?”

  “老公,我帮你擦头发好不好?”

  陆自衡眼里闪过一丝满意,也没客气,迈着长腿过去在沙发边坐下,闭上眼,享受着小丫头难得的温柔。

  冉羽站在他的面前,一边擦着头发,一边看着他的表情,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那什么……待会儿烟烟要过来。”

  “烟烟?”陆自衡皱眉,也没多想。

  “她来做什么?”

  “烟烟看到燕南昇的女朋友了,所以……失恋了难受,晚上想让我陪她睡。”

  几乎是一瞬间,她就看到某人的脸彻底黑沉了下来。

  “就一个晚上,我保证。”冉羽忙发誓,“要不是我把她叫去夜妆,看到花孔雀跟那个绿茶婊在一起,她也不会这么难过,所以……”

  “我睡哪?”陆自衡的语气很是不爽。

  “你睡书房啊。”冉羽早有打算,“上次你不是让人送来一张床吗,待会儿你去拿床被子,铺个床单,一晚上凑合凑合。”

  陆自衡:“……”

  自从上次把她弄伤以后,到现在都快半个月过去了,两人基本上就没亲热过,最多躺在一起亲亲摸摸。

  说实话,他已经快忍不下去了。

  “烟烟已经十八岁了。”陆自衡尽量平心静气,“如果以后阿昇每交一个女朋友,她就来找你睡,我是不是得在书房里安家了?”

  冉羽嘴角一抽,“哪有这么夸张?她就是今晚第一次看到,受打击太大所以才需要我陪,你有点同情心好不好?真是的。”

  陆自衡:“……”

  谁来同情他的老二?

  。

  半小时后,封烟烟果然来了,手上居然还提着个mini拉杆箱,一看就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陆自衡头疼的不行,只是看着她头发乱糟糟的,双眼红肿,鼻子通红,一进门还“哇”地一声就哭了……

  算了。

  他直接去了书房,索性眼不见为净。

  冉羽则拉着封烟烟来到卧室。

  洗漱完毕后,两个小姑娘上床,开始了卧谈会。

  说是卧谈会,其实基本上都是封烟烟在边说边哭,冉羽则负责听。

  “宇哥,你说他们什么时候会分手?宇哥?宇哥……”封烟烟说了半天,转过头一看,冉羽居然睡着了。

  她瘪瘪小嘴,只好也擦干眼泪,抽抽搭搭的躺下准备睡觉。

  只是……

  心里藏着事情,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一闭上眼,仿佛就就看到燕南昇和女朋友相携离开的背影。

  忍不住的,她从枕头下掏出手机,发了个消息过去。

  “昇哥哥,你在干什么呢?”

  本来不抱希望他会回复的,谁知……“刚和你哥打完电话,正准备睡觉。”

  封烟烟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忙又发消息问:“昇哥哥,你找我哥有事吗?”

  这回等待的时间长了点。

  封烟烟正准备再发一条消息,燕南昇的回复已经来了,“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别管。”

  “我不是小孩子,我马上就十九岁了,再过一年,我就可以结婚了。”

  。

  城市另一端的玫瑰庄园。

  卧室里,燕南昇看着微信里的消息,忍不住笑了一下,正要回复,突然有电话打了进来。

  “阿昇,刚才我已经把你传来的资料发大伯看了,大伯说对这个手术很有信心,明天就会联系人民医院那边着手安排手术的事情。”

  “是吗?”燕南昇挑了下眉,“那我就放心了。”

  封辰安“恩”了一声,突然问道,“阿昇,你这次……是认真的?”

  认真的?

  橘色的室内灯光下,燕南昇邪魅的勾了勾薄唇,说道,“这话说的,我哪一次不认真了?”

  “……”封辰安顿了下,“这次你们俩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干嘛,这么关心我的感情?”

  “我是想帮你计时,看看能不能超过三个月。”封辰安一本正经的说道。

  “滚!”燕南昇啐了一声,“信不信我是咱几个里面第一个抱儿子的?”

  “不信。”

  燕南昇:“……”

  “不过如果是私生子的话我倒是信的。”封辰安又补了一枪。

  “滚!”燕南昇这次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

  多年后,事实证明,某人果然是最后一个才抱到儿子的。

  。

  混乱的周末过后,新的一周崭新来到。

  周一的早晨,陆自衡果然遵循自己的承诺,一大早的就开车送冉羽去上学。

  到了附中门口,时间还早。

  “谢谢老公。”冉羽说完,便解开安全带,伸手推门。

  “等一下。”男人的声音突然响起,语气还很不满,“你就这样走了?”

  冉羽转过头,茫然的看着他,“那你还想怎样?”

  “亲一下再走。”陆自衡硬邦邦的说道。

  一听到这话,冉羽迅速防贼似的看了看窗外,“被人看到怎么办?”

  “看不到。”

  “为什么?”

  “贴膜了。”

  “真的假的?”

  陆自衡脸黑的不行,“到底亲不亲?”

  “真的看不到?可我怎么觉得都是透明的,万一被人看到的话……唔。”

  陆自衡烦不胜烦,直接弯腰过去,就封住了她叽叽喳喳的小嘴。

  冉羽很快就酥软一片,两只手也软软的挂在他的脖子上,鼻息里全是他强势又霸道的男性气息,混着淡淡的须后水的味道……

  她感觉自己要晕了。

  终于一吻结束。

  陆自衡心情很好的看着小丫头双眼迷蒙,脸颊红飞的模样,低醇的嗓音因为沙哑显得格外温柔,“乖,去上课吧。”

  “哦。”冉羽迷迷糊糊地推门下车。

  直到黑色揽胜开走,扬起一阵风,她才突然伸手捂住自己滚烫的脸。

  靠,刚才两人亲的那么火热,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到……

  左看看,右看看,最后,跟个过街老鼠似的一溜小跑进了校门。

  。

  到了教室,早自习还没开始。

  刚在座位上坐好,李季走了过来,“冉羽,那天的生日蛋糕非常好吃,谢谢你。”

  “对哦,差点忘了。”身边的王红也说道,“小羽,你怎么这么厉害,生日蛋糕做的太好吃了吧,简直就是我吃过最好吃的蛋糕,没那么甜,也不腻,味道刚刚好。”

  冉羽嘿嘿的干笑,“你们喜欢就好。”

  李季看着冉羽,张了张嘴,正要再说点什么,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我出去接个电话。”冉羽忙拿起手机离开教室。

  电话是宫牧打过来的,一接通,就听到那头传来鬼哭狼嚎的声音,“太太,救命!太太……”

  冉羽一阵头皮发麻,“宫助理,你怎么了?”

  “太太,三少刚到公司就下令说要把我调去非洲开发什么市场,你说全球那么多的好地方,为什么非要去非洲?有什么可开发的?我还不到三十岁,我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还等着抱孙子呢,如果我真的去了非洲,估计就永远回不来了,只能在那儿找个黑人当老婆,我爸妈他们肯定会打断我的腿啊……”

  冉羽听的莫名其妙,“呃,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啦!”宫牧激动的大叫,“还记得前几天晚上我给三少打电话吗?当时是你接的。”

  “恩?”

  “当时你问我男人收什么生日礼物比较好,我以为你是要送给三少的,所以转脸就跟三少说了,谁知……太太你真是害死我了。”

  冉羽:“……”

  好吧,怪不得后来某人那么主动帮她做蛋糕,当知道是送给李季的时候还那么生气,原来他以为是做给自己的。

  “记起来了吧?”宫牧在那头催问。

  “恩。”冉羽点头,“不过我还是不懂,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宫牧在那头吐血,“三少他就是小心眼,公报私仇!”

  冉羽:“……”

  你这么背后说领导的坏话真的好吗?

  “太太,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事只有你能帮我了,求您了太太,我下半辈子的幸福就靠你了……”

  这一口大锅盖的……

  没办法,冉羽只好说道,“那我就试试,但我也不能保证成功。”

  “肯定能成功!”宫牧信誓旦旦。

  冉羽放下手机,拨通了陆自衡的手机。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传来男人低沉又磁性的声音,“才分开一小时就打电话了,想我了?”

  “对啊。”冉羽笑嘻嘻的,“今晚给你做生日蛋糕,你想吃什么口味的?”

  “生日早就过去了,还要生日蛋糕做什么?”陆自衡傲娇的说道。

  冉羽翻了翻白眼,继续甜声说道:“我打算给你补过一次生日,怎么样?”

  “……”电话那头顿了顿,然后……“又犯什么错了?”

  冉羽:“……”

  “作业本忘带了?”

  “……”

  “考试没及格?”

  “……”

  “零花钱不够用了?”

  “……”

  “还是又跟人打架了?”

  “你就不能盼我点好!”冉羽忍不住怒吼。

  “呵呵。”电话那头,陆自衡轻笑,“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冉羽索性直说,“好吧,听说你要把宫牧调去非洲?”

  “他找你了。”

  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

  冉羽也不瞒着,直说道,“人家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小伙子,你把他调去那种地方做什么?不就是拍错马屁了吗?给个机会原谅一次不行吗?”

  “我已经原谅他很多次了。”陆自衡冷哼。

  “……”看来,宫牧平日里没少犯二。

  “那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再绕他一次,怎么样?”

  陆自衡愉悦的笑了一声,“可以。”

  “真哒?”冉羽有些意外。

  “恩。”

  “太好了。”趁着周围没人,冉羽压低声音说了一句,“谢谢老公。”

  “留着晚上再谢吧。”陆自衡不要脸的说道。

  冉羽:“……”

  她后悔帮宫牧的忙了……

  。

  陆氏集团。

  陆自衡放下手机,挑了挑眉,便按下桌上的电话,“进来。”

  很快,总裁室的门被敲响,宫牧战战兢兢的走了进来。

  “工作都交接好没有?”陆自衡问。

  宫牧小腿肚子一抖,鼓起勇气抗议,“三少,我错了,但是我真的不能去非洲,请三少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以后一定重新做人,好好做事,绝不犯错。”

  “好。”

  “啊?”宫牧惊喜过望,“真的吗,三少?”

  “假的。”

  宫牧:“……”

  陆自衡直接拿起桌上的文件夹扔了过去,“这个别墅交给你打理,一个月的时间,把里面恢复原状。”

  宫牧忙拿起文件夹,仔仔细细,从头到尾地看完,忍不住犯起嘀咕,“三少为什么会买这个别墅?这么老,还这么贵,不划算啊?”

  陆自衡猛地一个眼刀丢了过去,“又想去非洲了?”

  “三少,我错了。”宫牧忙低认错。

  “坏了的家具就照原样做全新的,做不了的就尽量修复,外面的花园也是,一定要保持原状。做得好,到时候回来继续上班,做得不好……”

  “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安排,谢谢三少。”宫牧激动的转身,刚拉开门,却差点和外面的人撞在一起。

  “董事长好。”

  陆自衡皱眉,抬眼看去。

  陆老爷子穿着一身中式西装,拄着龙头拐杖,苍老的脸上是藏不住的怒色。

  “爷爷,您怎么来了?”陆自衡起身。

  “看了这两天的报纸没有?”

  陆自衡皱眉,难道……

  “你大哥那个混账东西,居然跟我说要娶一个有孩子的女人,这让我们陆家的脸往哪搁?”陆老爷子气的不行,“你现在就跟我去会议室,我要当着所有股东宣布,只要他敢娶那个女人,陆氏集团就永远没有他的位置。”

  说着,他转身就走。

  “爷爷。”陆自衡拦住他,“不要冲动。”

  陆老爷子气的都笑了,“你让我不要冲动?”

  陆自衡:“……”

  “还是你不想要这个位置?”

  陆自衡淡淡的说道,“因为我知道爷爷只是一时冲动,与其劳师动众,事后反悔,让股东们白跑一趟,心生怨言,还不如平心静气,和大哥好好坐下来谈。我相信,这件事应该可以得到最妥善的解决。”

  陆老爷子看着眼前器宇轩昂的孙子,明明年纪最小,却有着其他两人都没有的冷静和沉稳,气度还很大。

  脸上一闪而过惊讶,紧接着,他叹息说道,“好,你跟我过来。”

  陆自衡这次没有再拒绝,跟着陆老爷子,来到50层对面的办公室。

  自从陆南城回国后,这里,就成为了第二个执行总裁办公室。

  和他的遥遥相望,形成对立之势。

  到了跟前,陆老爷子门都没敲就推门进去,谁知……

  办公室里,陆南城正坐在桌后看着电脑,身边则站着一个女秘书。

  女秘书外貌姣好,穿着曲线毕露的白色套装,只是胸口的领子有点过低,此刻正弯腰站在他的旁边,几乎是在用深深的乳沟在对着陆南城的脸,暧昧的过分!

  听到开门声,两人纷纷抬头。

  一看到来人,女秘书脸色刷白,忙站好身子,毕恭毕敬的说道:“董事长,三少。”

  陆南城则神色淡然,甚至薄唇还勾出一抹弧度,似笑非笑的开口,“一大清早的,怎么……”

  话还没有说完。

  “混账,给我滚出去!”陆老爷子平地一声炸雷。

  女秘书吓得浑身发抖,忙拉了拉衣服,低头就往外走去。

  房门关上,陆老爷子抬起拐杖,直直地对准陆南城的脸,“外面闹的风言风语,你他妈的还有心情在这儿跟狐狸精*?你老实跟我说,到底怎么回事,那个姓冉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陆南城挑了下眉,看向陆自衡,“你没告诉爷爷我未来老婆的身份?”

  陆自衡眉骨一跳。

  陆老爷子闻声立刻回头,质问道,“什么意思?自衡你早就知道这事了?”

  “爷爷。”陆自衡神色平静,“大哥这话我也不明白。”

  陆老爷子:“……”

  陆南城则“呵呵”轻笑,“真是的,做弟弟的怎么一点也不关心哥哥的感情问题?”

  陆自衡勾着薄唇,不说话。

  “到底怎么回事?”陆老爷子脑中一阵电光火石,“那个姓冉的是不是跟小羽有关?”

  “爷爷真聪明。”陆南城笑意加深,身子往后靠在座椅伤,痞痞的点了一根烟,“没错,冉桐呢,就是小羽的姐姐。”

  “混账东西!”陆老爷子气的血压蹭蹭直升,“你他妈的招惹谁不好,非要招惹小羽的姐姐?这以后传出去了,说我陆明骁的两个孙子都跟冉家的女人扯上关系,你们不觉得丢人,我还要脸!”

  ------题外话------

  没想到这月又挂钻石榜了,感谢大家的厚爱,实在是太破费了,感动~

  今日一万字毕,明天争取多更点回馈大家的热情,就算是钻石加更吧~

  明天见~

  群么么(╯3╰)

[读者须知]:下一篇:91燕南昇:给爷个机会,爷要手撕小狐狸-萌妻高高在上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