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cnc娱乐 >

94试衣间PK【二更】-萌妻高高在上

发布时间:2018-08-21 09:45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cnc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95跟老公不用客气-萌妻高高在上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冉羽想了想,才委婉的开口说道,“班长,我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好好学习,明年考上D大,所以,不……”

  “不好意思”四个字还没说出口,李季就说道,“真的吗?”

  “恩?”冉羽一愣。

  “太好了!”李季的耳根子又有些泛红了,“冉羽,你想考D大什么专业?”

  冉羽愣愣的说道,“我还没有想好呢。”

  “恩,那就慢慢想,还有七个多月的时间,我们一起加油!”

  “……哦。”

  正好这时上课铃声响了,李季几乎是笑着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了。

  冉羽坐在那,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李季昨天送的那封信不是情书?

  这么说……她自作多情了?

  卧槽,好丢人!

  还好刚才没说什么拒绝的话……

  至于李季,和前两天的无精打采相比,今天俨然就像换了一个人,充满朝气,脸上的笑容就没停过。

  因为他本来的确是打算好了,在生日宴的当天就向冉羽表白,表明自己的心意,谁知那天陆自衡突然到场,还把冉羽给领走了。

  纠结了整整两天的时间,他决定给冉羽写一封情书。

  当然不能太露骨,毕竟两人现在都还处于高三的重要时期,早恋是肯定不被允许的,尤其冉羽非常注重学习,很刻苦,每周末都还要额外补课……

  所以,他在情书里只写了一句很含蓄,又恨朦胧的话:“未来的日子,我只想和你一起约定。如果愿意的话,我们明年一起报考D大,读同一个专业,好吗?”

  而刚才冉羽所说的话,无疑就是答应他的约定了。

  抱着美好的期望,从那以后,李季便在心中悄悄把冉羽当成了自己未来的女朋友……

  。

  英锐律师事务所。

  前一天晚上,冉桐在医院守了一整夜,儿子的烧终于退了。

  早晨匆匆忙忙把儿子送回家里,再赶来办公室的时候,已经迟到了。

  一进门,前台看到她就喊道,“桐姐,你的花。”

  快递小哥忙转身将一大束的玫瑰花送到她面前:“冉小姐是吗,这是您的花,麻烦签收一下。”

  “哇桐姐,这是郁律师送你的吗?”

  “郁律师看着挺冷的,没想到居然这么浪漫。”

  “就是啊,999朵玫瑰花耶,好拉风哦……”

  周围的同事立刻七嘴八舌的八卦起来。

  冉桐抱着玫瑰花,从里面拿出一张香氛卡片,上面只有几个字:

  “美人如花。”

  落款人:“陆南城。”

  “快看看郁律师写了什么。”有同事围了上来。

  “不是他送的。”冉桐笑着说道,“我跟承衍只是好朋友而已。”

  说完,她晃了晃手里的卡片。

  眼尖的人看到卡片上的名字,顿时更加惊讶:

  “陆南城,是那个陆氏集团的大公子吗?”

  “冉桐,原来那天的报道都是真的!”

  “什么报道?”

  “你没看到吗?桐姐在夜妆跟周总……”

  “嘘。”

  冉桐也没在意,将卡片随手一扔,便转身进了办公室。

  因为花束太大,她只能将玫瑰花都放在一旁的沙发上。

  999朵火红的玫瑰花,一朵还没有绽放,花骨朵一个接着一个地紧挨在一起……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她拿起手机看了眼便按下了接听。

  “喜欢我送的玫瑰花吗?”陆南城的声音低沉性感,仿佛贴着她的耳朵在低喃。

  冉羽勾起唇,说道,“太多了,而且一朵都没有开,我有密集恐惧症。”

  “是吗?”陆南城笑了一声,“那下次我送开好的那种。”

  “可以。”

  “晚上一起吃饭?”陆南城又说道。

  “不好意思,今晚有约了。”

  “跟谁?”

  “客户。”冉桐对答如流。

  “那真是可惜。”陆南城语气失望,“还打算吃完饭,带你去看看婚纱的。因为时间太赶了,所以来不及现做,买现成的婚纱没有意见吧?”

  “当然没有。”

  “这么乖?”

  冉桐轻声说道,“我的名声不太好,而且还有个孩子,所以结婚还是不要太高调铺张,以免让你在家人面前难做。”

  “呵呵。”陆南城忍不住又发出了一声轻笑,“还没进门就这么为我着想了?”

  “应该的。”

  挂断电话,冉桐缓缓走到办公桌后坐下。

  脸上很平静,只是双眼却有些空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直到房门突然被人敲了几下,助理小美推开门,说道,“冉律师,外面有人找。”

  冉桐恍然一愣,随即微微挑起一侧的弯眉,美眸轻眨,“叫什么名字?”

  虽然看了美女上司近半年的时间,当下,小美还是有些震撼住了。

  冉桐绝对可以算是她见过最漂亮,最有风情的女人了。

  长相明艳,却不庸俗,举止妩媚,却又不下作。

  总是化着很浓艳的妆,涂很妖冶的口红,穿最艳丽的颜色……工作上雷厉风行,铁齿铜牙,私下风情万种,美丽妖娆。

  对男人笑的时候显得尤为撩人,不笑又有些孤傲,带着一股子的冷清范儿。

  总之,是个很有气场的大美女。

  定了定心神,小美才说道,“他说叫席嘉遇。”

  席嘉遇。

  整整五年没有再听到过的名字,如今乍然听到,冉桐瞬间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

  “冉律师,冉律师你怎么了?”

  冉桐很快回神。

  “冉律师你没事儿吧?脸怎么这么白。”小美关心的问道。

  “没事。”冉桐起身,同时把一份资料交到她的手里,语气严肃,“马上找出这份资料里面对女方有力的证据,我回来的时候就要。”

  “是。”小美立刻严阵以待,再也不敢有半丝懈怠。

  而冉桐,深吸一口气,便抬脚往外走去。

  。

  会客室里,男人正坐在沙发上,微微侧首,看向落地窗外不知名的方向。

  冉桐推开门,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幅画面。

  正午的阳光从窗外洒了进来,将席嘉遇整个人渡上一层金色的光辉,轮廓分明的眉眼,高挺的鼻梁,还有那流畅精致的下颚线条,完美的就像是欧洲古建筑上的雕像。

  席嘉遇的长相无疑是很英俊的,混合了东方人的秀冷峻,和西方人的轮廓,简直就是出自上帝之手的最完美作品,尤其再加上他眉宇间长期蓄积的一股子忧郁,能让任何一个女人顷刻间便沉迷其中……

  听到声音,席嘉遇回头,墨绿色的眸子由平静渐渐转为了热切,很快起身,朝着她走了过来。

  “桐桐。”

  他的声音低沉,却有着显而易见的激动。

  冉桐微微地挽起唇角,转手就将房门关上了。

  她走到桌边坐下,微微地翘起一只脚,黑色的高跟鞋,底盘却是红色的,搭配她身上紧窄的裸色套装,眉眼间的笑容,整个人显得干练从容,再也不复旧时熟悉的模样。

  “学长,好久不见。”

  席嘉遇先是一愣,然后缓缓坐下,尽量让自己声音平静,“桐桐,什么时候回国的?”

  “唔。”冉桐侧了下头,笑着说道,“大概半年前吧。”

  “一直都在D市?”席嘉遇有点不相信。

  他这半年里基本上一直都待在D市,除了七八月份和陆乔湘去了趟瑞士,其他时间两人居然从来没有遇上过……而父母居然也没有说过!

  “是啊。”冉桐笑容不减,“一直都在,没有离开过。”

  “……”席嘉遇没有说话。

  “伯父伯母都还好吗?”

  “……”席嘉遇还是没有说话。

  只是目光却始终紧盯在她的脸上。

  热切,专注,带着一丝显而易见的眷恋。

  冉桐不着痕迹的抬起右手,摸了摸左手腕上的深褐色佛珠,缓缓开口说道:“学长今天来找我有事?”

  再次听到“学长”这个称呼,席嘉遇回神,脸上一闪而过痛苦的情绪。

  “该不会是要和陆小姐离婚吧?”冉桐突然笑了,“不好意思,开个玩笑,因为我最擅长的是离婚案。”

  席嘉遇却说道,“桐桐,你还在恨我?”

  冉桐这下直接笑出了声,“学长,原来在你眼里,我冉桐是那种爱记仇的女人吗?”

  席嘉遇:“……”

  “怎么说我们也算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我这人不聪明,心眼也小,真的记不住那么多不开心的事,所以你放心吧。”

  席嘉遇怎能听不出她的挖苦?

  “桐桐,当年是我对不起你,可我真没想到后来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我也没想到你会发生意外……”

  “学长。”冉桐轻声打断,“四年了,事情我都已经忘了。”

  “桐桐……”

  “知道我当年为什么会出国吗?”

  这句话一出,席嘉遇整个人顿时紧绷,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脸上的悲怆仿若排山倒海般袭来。

  “所以什么都不要再说了。”冉桐依然轻飘飘的笑着,“我现在挺好的,你也挺好的不是吗?”

  席嘉遇望着她,忍不住问道,“可报纸上的那些报道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跟陆南城扯到一起?你们真的要结婚了?”

  “所以你是为了这事来找我的?”冉桐不答反问。

  席嘉遇没有否认,“桐桐,你这几年不在国内,不知道陆家的情况。陆南城这人口碑极差,这么多年他风流成性,最擅长的就是乱搞男女关系,他对你根本就不是认真的……”

  “谢谢学长的关心,只是……这件事真的跟你没有关系,不是吗?”

  席嘉遇:“……”

  “11点钟我有个客户要过来,学长如果只是想要叙旧的话,我们改天再约,怎么样?”

  她的态度就像面对一个许久未见的老朋友,该有的礼数都有,脸上从头到尾甚至还带着笑,可偏偏却让席嘉遇很不好受。

  冉桐起身,刚要走,席嘉遇猛地一步上前,拉住了她的胳膊。

  “学长还有事?”

  席嘉遇看着眼前那双清丽的双眸,脱口而出道,“桐桐,我和湘湘还没有结婚。”

  有那么一瞬间,冉桐的眼底瞬间闪过一抹意外,但紧接着,笑容再度浮现眼中,“结不结婚有区别吗?你在四年前就上了她的床,难道你现在想要不负责任?就算你家人同意,陆家的人会同意吗?”

  “……”席嘉遇的脸上瞬间情绪复杂。

  难堪,懊恼,还有羞愧……

  “我先回去忙了,学长再见。”说完,冉桐拨开他的手,踩着高跟鞋离去。

  。

  席嘉遇站在屋里许久,直到手机铃声响了,他才反应过来。

  “嘉遇,在哪儿呢?”电话里,传来陆乔湘责备的声音,“不是说好了10点钟跟我来看婚纱的吗?怎么我都等半小时了,你人在哪?”

  “我现在过去。”席嘉遇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推开门出去,却正好和来人打了个照面。

  “嘉遇?”郁承衍看着他,有些惊讶,“你怎么在这?”

  席嘉遇没说话,只是微微点了下头,便错身离开。

  郁承衍挑了下眉,便提着公文包走进去,径直来到了冉桐的办公室。

  推开门,冉桐正和助理在研究资料里面的内容,两人都很投入,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似的。

  “郁律师。”还是小美先发现他。

  至于冉桐,抬起头的同时,顺手将耳边一缕发丝拨了一下,便说道,“承衍,你来的刚好,有份资料需要你过目一下。”

  说着,起身走到文件柜旁,拿出一份资料递了过来,“没问题的话,签个字吧。”

  郁承衍看了她一眼,拿起文件,迅速看完,并签好字。

  “谢谢。”

  冉桐接过,刚要转身,郁承衍的声音响起,“席嘉遇来找你的?”

  “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八卦了?”冉桐说着,风情婉转的冲他嗔了一眼。

  郁承衍笑了笑,一语双关的说道,“我收回那天晚上我所说的话。”

  “恩?”冉桐作势不解。

  “女人的复仇真的很可怕。”说完,郁承衍便转身离开了。

  冉桐:“……”

  再转身,助理小美忙低下头,做匆忙状。

  。

  因为忙着学习,关于报纸上如火如荼的陆家大少好事将近的报道,冉羽自然是不知道的。

  十月的月考结束了,冉羽这次的成绩又有了突飞猛进,居然进了全年级的前150名。

  这一天是周末,冉羽正躺在被窝里做着美梦,就突然被陆自衡从床上挖了起来。

  “干嘛呀,我还要睡……”她抱着被子不肯撒手。

  昨晚做作业到10点多钟,因为今天不上课,又被某个禽兽拉着做了一小时的床上运动,到现在她还腰酸背痛的……再加上天气凉下来了,早晨也就更加不想起了。

  “乖,今天有正事要忙,起床洗漱去。”陆自衡哄道。

  “什么正事啊!”冉羽眯楞着双眼,不肯起,“我今天还要补课呢。”

  陆自衡只好摸摸她的小脑袋,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姐马上就要和我哥结婚了。”

  冉羽依然趴在被窝里不动弹,过了会,她突然抬头,“你说什么?!”

  “你姐马上就要跟我哥结婚了,婚礼的日期定在11月11日。”

  “光棍节?”冉羽脱口而出。

  “恩。”

  冉羽:“……”

  光棍节结婚?

  这什么节奏?

  “所以,今天我给补课老师都放了假,带你去挑参加婚礼的衣服。”陆自衡如是说道。

  “为什么这么麻烦,你直接给我买不就好了?”冉羽立刻说道。

  陆自衡闻声皱了皱眉,却只是看着她,没有说话。

  冉羽被他看的莫名其妙,正要问,陆自衡已经起身,“挑完还有别的事情。”

  别的事情?

  好吧。

  冉羽认命地起床。

  。

  一个小时后,陆自衡开车,带着冉羽来到市中心的新光天地,直奔最高端的女装品牌区。

  “三少。”导购笑容满面的迎了上去,“您需要的新款都已经准备好了,请二位跟我来。”

  他西装革履,卓然矜贵,从头到脚一丝不苟,满满的都是成熟精英范。

  冉羽却穿着牛仔裤,小白鞋,上身是一件粉色的棒球外套,身后还背着个花仙子图案的粉色书包……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对情侣的样子。

  偏偏小姑娘却极其自然的抱着他的胳膊,瓜子小脸上那双猫眼好奇的睁着,到了试衣间前,甚至直接就把书包脱下往男人怀里一扔……

  “自己挑,看上哪件就穿上试试。”陆自衡提着书包走到沙发边,坐着吩咐道。

  “真的我自己挑?”冉羽觉得他今天有些怪怪的。

  陆自衡点头。

  冉羽立刻走到一整排衣架前,一圈看过去,最后选了件淡粉色的。

  一抬眼,却看到陆自衡在笑。

  靠……冉羽嘴角一抽。

  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审美都被他给带偏了。

  “小姐请跟我来。”导购拿下那条裙子,笑着示意。

  冉羽抿着嘴唇,只好跟着她往试衣间走。

  大不了待会出来就说不好看。

  只是没想到等她换完衣服出来,原先坐在那的男人却不见了。

  “小姐,这件裙子真的很合适您,特别的衬皮肤,很漂亮。”导购在一旁夸奖道。

  冉羽照照镜子,不自觉也点了点头。

  淡粉色的裙装,布料很柔软,款式偏简约大方,满满的淑女名媛范,也不至于在婚礼上抢了新娘的风头……她真的是太会挑了!

  正臭美,突然听到有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妈,我不喜欢这家衣服,款式都太幼稚了,一点都不符合我的气质。”

  盛琪灵?

  冉羽笑了笑,迅速转身。

  正噘嘴生气的盛琪灵一看到她,立刻身子往后连退了好几步,脸上还满是害怕的表情。

  冉羽顿时笑的更加得意。

  果然是个没用的软脚虾,上次揍了一顿,这一阵子果然收敛了不少,现在看到她也知道害怕了。

  “琪灵。”陆家绒忙拉住女儿,笑着对冉羽打招呼,“小羽,你一个人吗?”

  “对啊。”冉羽故意说道。

  几乎是刹那,盛琪灵的脸色立刻就变了,“一个人?哼,该不会又是跟野男人在这儿鬼混吧?”

  “琪灵你胡说什么。”陆家绒忙呵斥女儿,然后笑着夸奖道,“小羽,你身上的这件衣服很漂亮,很适合你。”

  冉羽笑的猫眼弯弯,“谢谢姑妈。”

  “妈!”盛琪灵气的大叫,“你居然夸她?”

  “你给我安静点!”

  盛琪灵跺跺脚,直接冲着导购就说道,“服务员,我要她身上的那件衣服试穿。”

  服务员一愣,忙说道,“小姐,不好意思,我们这儿的衣服,一个尺码都只有一件的。”

  “那就给我拿个小号的。”

  “呃,再小一号,小姐您可能会穿不上的……”

  “噗嗤!”冉羽立刻笑出了声。

  这个导购小姐她喜欢,太耿直了!

  盛琪灵当下脸上一阵红白交替,“让你拿就拿,哪儿那么多的废话!还要不要做生意!”

  顾客就是上帝,尤其眼前这个一看还是不差钱又任性刁蛮的主……

  导购小姐无奈,只好过去拿了更小一号的同款裙装,递给了盛琪灵。

  不顾陆家绒的阻止,盛琪灵推开一旁的试衣间就走了进去,大有要和冉羽PK同款的架势。

  “呃,小羽,你别跟琪灵一般见识,她就是小孩子脾气,其实没恶意的。”陆家绒笑着解释。

  冉羽点头,“姑妈你放心吧,我是不会跟晚辈计较的。”

  陆家绒:“……”

  试衣间里,盛琪灵则气的差点要吐血。

  ------题外话------

  让月票来的更猛些吧~

[读者须知]:下一篇:93帮老婆赶英语作业-萌妻高高在上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