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cnc娱乐 >

100等我先换身衣服行不行?【二更】-萌妻高高在上

发布时间:2018-08-21 09:45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cnc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101我不喜欢昇哥哥了-萌妻高高在上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此时不知道盛裴莲说了什么,她嫣红的唇瓣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描绘精致的双眸微微弯起,灯光下,一时美不胜收。

  “自衡。”秦蕴伸手,推了推儿子的胳膊,“微澜到底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又回来了?”

  陆自衡眉骨一跳,只好说道,“她说可能要回来开店,和裴莲合作。”

  “跟裴莲合作?”秦蕴皱眉。

  不过,她终究没再多说,只是继续和冉羽说道,“小羽,你别多想,自衡跟她已经结束了。”

  “妈,你放心吧,只要他们不做对不起我的事,我是不会胡思乱想的。”冉羽笑眯眯的。

  陆自衡:“……”

  秦蕴:“……”

  这时,陆乔湘走了过来,刚巧在冉羽的对面坐下。

  “湘湘,嘉遇没过来吗?”不明事理的燕鸣秋问道。

  “他今天身体不舒服,所以就没过来。”说完,陆乔湘拿起桌上的红酒,给面前的杯子里倒了大半杯。

  燕鸣秋看了一眼,劝了句,“少喝点酒。”

  “知道了。”

  随着一阵洪亮的掌声响起,新郎官带着新娘子出来敬酒了。

  冉桐穿着一身红艳似火的裹身旗袍,陆南城也换下了西服正装,换上一身偏民国风的立领中山装,头发整齐的梳了上去,愈加显得他面容清俊,一眼看去,倒真有点翩翩民国公子哥的范儿。

  至于两人的身边,则跟着陆北川和盛琪灵,身上也都各自换了套衣服,端的是金童玉女,璧人一双。

  按照习俗,需要先敬双方的父母和长辈。

  今天陆家人几乎悉数到场,除了陆老爷子。

  在场人虽然也大多知道原因,不过……没人会不识相的点出。

  所以,在陆南城带着冉桐过来给父母敬酒,又给陆老太太敬酒的时候,一桌人都笑的很是开心。

  陆老太太更是直接就将传家玉镯子拿了出来,笑呵呵的给大孙媳妇儿戴上,嘴里不停说道,“好孩子,这么多年,苦了你了。”

  除了在场的几个人,其他人并没听懂,却也正因如此,所有人心中都觉得:陆老太太真是宅心仁厚,心胸宽广,对有过不堪过往的大儿媳妇都能这么宽容,当真宰相肚里能撑船啊!

  等陆霰青和秦蕴都纷纷喝完酒后,陆自衡带着冉羽起身,“大哥,大嫂,我和小羽祝你们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陆南城拥着冉桐的腰身,单手拿着酒杯,笑的有些意味深长,“你们俩可是我们的媒人,这酒得多喝几杯。”

  陆自衡笑了笑,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冉羽忙不迭也把杯中的红酒喝完了。

  唔,难得有如此堂而皇之的机会喝酒……

  好怀念!

  陆北川拿起酒瓶,刚准备为她的杯中添酒,陆自衡的声音响起,“二哥,小羽不喝了。”

  冉羽:“……”

  陆北川挑了下眉,表示理解,便只给陆自衡的酒中添好。

  又一杯喝完,陆乔湘的声音带着玩笑的响起,“大哥,你是不是有点太偏心了?”

  陆南城挑眉看着她,“怎么说?”

  陆乔湘端着酒杯起身,漂亮的眉眼带着一股子的傲慢,“你说三哥和三嫂是你和大嫂的媒人,那我算什么?”

  冉桐闻声,抬眼轻飘飘的看了过去,却没说话。

  陆南城蓦地眯了下眼,然后笑了,“湘湘说得对,你也是媒人。”

  陆乔湘满意的笑了,端着红酒直接就走了过来,“就是嘛,不能因为嘉遇不在你们就欺负我。”

  说完,她直直的看着冉桐,“学妹,我敬你。”

  冉桐眉头一挑。

  一旁的陆南城则立刻开口,“喊大嫂。”

  “哎呀,人家喊顺口,一时没改过来。”陆乔湘皱了下眉,噘嘴说道,“好吧,我该罚,那这杯酒我就全喝了。”

  说完,也不等众人说话,端起手里的红酒杯,对着嘴里猛灌下去。

  那架势很猛,看的一桌人都有懵了。

  终于喝完,陆乔湘抬手擦了擦唇边,笑着说道,“罚酒喝完了,现在……我敬大哥大嫂。”

  说着,拿起桌上的红酒,又开始倒。

  “湘湘,你没事吧?”燕鸣秋忍不住问。

  陆乔湘笑着说道,“没事啊,我大哥都三十岁了,今天终于结婚了,我替他开心呢。”

  陆南城低咳一声。

  陆老太太则捂嘴笑,“这孩子,从小就和她大哥感情好。”

  燕鸣秋只好也跟着笑了笑。

  酒倒好了,陆乔湘放下酒瓶,拿着酒杯和陆南城的碰了碰,一脸诚恳的说道,“大哥,恭喜你,终于得偿所愿。”

  陆南城撩了撩唇,“湘湘,你喝多了。”

  陆乔湘摇头,“才没有呢,我清醒得很。”

  说完,她微微转头,拿着酒杯对向冉桐手里的小酒杯,“大嫂,我也敬你,终于得偿所愿哦。”

  冉桐微微一下,举起手中的酒杯。

  因为“怀孕”了,她手里的精巧酒杯装的都是白水,摆设而已。

  当两人的杯子碰到一起,电光火石,几乎都没人看清楚,陆乔湘就发出了“啊”的一声尖叫。

  紧接着,“哐当”一声,酒杯落到了地面,碎了。

  而整整大半杯的红酒瞬间倾泻而下,全部洒在了冉桐的胸口上,顺着她傲人的曲线往下,在旗袍面上,蔓延开来。

  “天哪。”燕鸣秋尖叫出声,忙起身过来,手里拿着纸巾想擦,却又不知该从何下手。

  “没事吧。”一桌人纷纷问道。

  冉羽也忙站了起来,到了跟前一看,冉桐的胸前几乎已经湿透了,还好旗袍是手工缝制的,布料严实,就算湿了也不会透。

  万幸之事。

  可饶是如此,新娘子结婚当天被人泼了酒,传出去总不好听。

  她几乎已经听到整个大厅的窃窃私语……

  “不好意思啊。”陆乔湘皱着眉,“大嫂,看来……我刚才真的是喝的太猛了,手有些抖,一时没握住。”

  冉桐看着她,脸上依然挂着浅浅的笑,看不出丝毫狼狈,更看不出生气,就连声音都是淡淡的,还充满了关怀的味道,“没关系的,既然湘湘喝多了,那赶紧去休息吧,身体要紧。”

  “大嫂说得对。”陆乔湘笑着,放下酒杯,扬声说道,“不好意思,头有些疼,爸,妈,奶奶,我先走了。”

  陆老太太皱眉,可眼下也没有办法,只能叫来佣人,让扶着小姐先回去。

  陆南城一直冷眼旁观,直到陆乔湘走了,才开口问道,“真的没有关系?”

  冉桐笑的依然温婉,“都是一家人,当然没关系。”

  一家人……

  燕鸣秋看着她,脸上一闪而过复杂的情绪。

  陆老太太则忙说道,“南城,你还愣着干什么,不知道扶媳妇儿回去换身衣服?”

  陆南城笑了一声,将酒杯放下。

  就在大家以为他是要扶冉桐回去的时候,颀长的身躯突然弯了下去,众目睽睽之下,他居然……就这么把冉桐整个人抱了起来。

  “……”就算表现的再淡定,因为旗袍是高开叉的,冉桐的脸上也一闪而过惊讶,忙伸手拉住了裙摆,才让自己不至于春光乍泄。

  水晶灯下,陆南城勾着薄唇,笑的有些邪肆,“就算回去,也得抱着回去是不是?”

  “好!”周围不知道谁突然喊了一声。

  然后,如雷般的掌声响了起来。

  陆家人脸上也恢复了笑容,燕鸣秋更是忙张落到,“好了好了,没事儿了,大家继续吃菜。”

  。

  休息室。

  陆南城抱着冉桐,抬脚一踢,“咚”的一声,门开了。

  等进去后,又用脚往后一踹。

  又是“咚”的一声。

  冉桐眼皮一跳,忍不住开口,“你就不能把我先放下来?”

  非要这么霸道总裁,非要用脚踹?

  “软玉温香卧满怀,舍不得放怎么办?”陆南城还是抱着她,言辞轻佻。

  走到沙发边,更是连同怀里的人一起往下坐。

  冉桐想起身,却被他按住大腿,拼命地往下一压。

  “……”

  他是种马吗?

  上一次在车里也是这样……

  冉桐一阵无语。

  “感觉到了没有?”陆南城靠近她的耳边,薄唇往她的脸颊呵着热气。

  冉桐却只是闭了闭眼,别说害羞了,脸都没有红,“等我先换身衣服行不行?”

  “你的意思是,换完衣服了……我们就在这里*?”陆南城故意曲解她的意思。

  冉桐这次直接翻白眼了,“你就这么忍不了?”

  “没错。”陆南城也不藏着掖着,很直白的说道,“看到你穿红色我的老二就忍不住了。”

  “陆南城。”冉桐咬牙切齿,一字一句,“我身上刚才被你妹妹泼了大半杯的红酒,现在很冷,你如果打算就这样耗着,晚上我很可能会感冒发烧。”

  “噗……”陆南城放肆的笑了起来。

  冉桐:“……”

  半天后,陆南城才忍住笑,低声说道,“行,为了你不感冒,为了你发烧,为了晚上我的性福生活,先去换衣服吧。”

  冉桐没好气的推开他,起身。

  旗袍包裹着的曼妙身材缓缓往前走去,到了衣架前,扬手,将另一套枚红色的中式礼服放在面前。

  而陆南城依然坐在沙发上,双手往后放在椅背上,一只长腿则悠闲的搁在另一条腿上。

  双眸微眯,薄唇微勾,英俊完美的面孔饶有兴味,就这么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在那儿换衣服。

  冉桐背对着他,先是抬手从脖颈,顺着锁骨,肩膀,一路往下,一一解开旗袍繁琐的纽扣,然后脱下,搁在一旁。

  里面是一件黑色的蕾丝内裤,上面没穿胸罩,只贴了胸贴,倒也不用脱。

  她弯下腰,从一旁的储物柜里拿出一条干毛巾,从上至下将身体的污渍擦拭干净,便开始穿上礼服。

  依然是那么不紧不慢,动作从容,堪称优雅,似乎……早已经做习惯了这样的事情。

  她是经常这样在男人面前换衣服吗?

  陆南城嘴角的弧度渐渐消失,面上晦暗不明。

  突然,他放下长腿,起身就走了过去。

  冉桐先是身子一僵,很快,那一股熟悉的男性气息已然贴在了她的背后,一双大手放在了她的手上,顺着手臂慢慢往上,在往下,最后贴在她的身前……

  “桐桐。”低沉的男声透着气息传入耳朵。

  有种……刻意为之的缠绵味道。

  冉桐睫毛一颤。

  “以后,我就叫你桐桐,我觉得这个小名好听。”陆南城说着,缓缓收紧手。

  冉桐勾了下唇,“恩”了一声,“随你。”

  陆南城依然贴着她,“席嘉遇以前是不是这样叫你?”

  “……”冉桐没有再说话。

  过了好一会。

  陆南城才松手,“我先去外面等你。”

  说完,他转身,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冉桐站在那,身体终于慢慢放松,许久,才抬手继续将身上的衣服穿好。

  。

  外面的婚宴,此时已经渐渐进入*。

  唯独冉家的那一桌,始终都弥漫着一股低气压。

  新郎和新娘早已经敬过陆家那一桌酒,可冉家这边已经等了大半个小时,还是没有人影过来。

  冉老太太原本就严肃的脸上已经快绷不住了,苍老的手紧紧的握着龙头拐杖,手背青筋突起。

  “妈。”司茜轻声开口,“您别急,桐桐刚才衣服脏了,这换衣服……不还得需要时间的嘛。”

  冉老太太不说话。

  满满一桌丰盛的美味佳肴,也没人敢动,只能都陪着她坐着干等。

  终于,又过了大约十分钟,冉桐再度出来,身上也已换了身衣服。

  虽然没有之前那身红色旗袍的明艳火辣,却有另一种娴庄大气的风格。

  冉老太太的脸色终于稍缓。

  “爸,妈,我敬你们。”冉桐端着酒杯,和陆南城一起,一一给父母敬酒。

  到了冉老太太的面前,两人再度端起酒杯,“奶奶,我敬您。”

  一桌人全部敬完,陆南城拥着冉桐要走,却被冉老太太给拦住了,“南城,我有话想跟你说。”

  陆南城点头,“奶奶您说。”

  一桌人立刻都看了过来。

  “南城。”冉老太太叹气,语重心长的开口说道,“我家桐桐,以后就交给你了,她是一个好孩子,过去几年,都是我们拖累了她,你一定要……”

  “奶奶。”冉桐突然握着她的手,笑着说道,“说什么呢,大好的日子,别煽情行不行?”

  冉老太太看着孙女,有些欲言又止。

  “好了,我们还要去敬南城的那些朋友,奶奶你快坐下吃菜,多吃点。”冉桐笑着,将冉老太太扶着坐下,便挽着陆南城的胳膊离开了。

  “语柔,我也走了啊,拜拜。”盛琪灵忙趁机和冉语柔打了声招呼。

  冉语柔笑着对她挥手。

  同时,视线就那么不经意的,扫了眼隔壁桌。

  。

  隔壁桌,陆自衡喊来一旁的服务员,吩咐道,“麻烦上一壶热茶。”

  “好的,三少。”

  “不用不用。”陆老太太忙开口,“今儿个难得高兴,我就喝几杯而已,没事儿的,不用给我上热茶了。”

  陆自衡表情古怪的看了她一眼,“奶奶,我是给小羽要的。”

  冉羽:“……”

  众人:“……”

  “你个死孩子。”陆老太太气的真想揍人啊。

  太没有面子了。

  秦蕴忙转移话题,“对了自衡,烟烟那个丫头今天怎么没过来,还有……阿昇人呢?怎么都没见着。”

  陆自衡眼疾手快拿走冉羽手里的酒杯,不顾她悲愤抗议的表情,轻飘飘的说道,“可能正忙着吧。”

  。

  封安医院,某VIP病房。

  燕老太太穿着一身病号服,泰山一般坐在病床上,眉头紧皱,嘴角下垂,脸上满是严肃。

  床前站着的一众晚辈,各个外形出众,唯一让她看不顺眼的,就是一身白色西服,头发梳的锃亮,打扮得花里胡哨,吊儿郎当的长孙:燕南昇!

  “奶奶,既然您身体没什么大碍,我还得去参加陆大哥的婚宴,先走了啊……”

  “给我站住!”燕老太太声如洪雷,“你是想让我死在这儿是不是?连我最后一面都不想见了是不是?”

  燕南昇叹气,转过身看着老太太,“奶奶,在场的都是家里人,您还有必要演戏吗?”

  什么抢救,什么命垂一线,什么鬼门关走一遭……

  亏他之前还愧疚的不行!

  结果全是老太太的障眼法!

  燕老太太脸色一僵,“我演戏?我血压高是演戏?我哮喘也是演戏?”

  “……”燕南昇撇了撇薄唇,“奶奶,谁不知道您跟封爷爷的关系好,开单子很方便,住院也方便。可就算是这样,您也不能骗人啊,这病房费用也挺贵的,老麻烦人封爷爷也不好……”

  “嗖”的一声,一个枕头直接就朝他的俊脸上飞去。

  燕南昇眼疾手快就抱住了,“奶奶,就您这身手,说您能活到100岁我也信。”

  燕老太太气的脸红脖子粗,抬起腿就想要下床,“臭小子,我今天非揍你不可……”

  “妈,您别冲动。”燕夫人赶紧冲过去,拉住老太太,然后向儿子频频暗示,“阿昇,奶奶都这样了,你就不能少说几句吗?”

  燕南昇翻了翻白眼,“好,那我就不说了。时间不早了,奶奶,我真的得出发了,婚礼没赶上,现在人婚宴都开始了。”

  “给我站住,不许去!”燕老太太吼。

  燕南昇愁了,“您该不会想让我陪床吧?”

  燕夫人嘴角一抽。

  燕老太太则颤抖的指着他说道,“你是不是又要跟那个狐狸精一起去?”

  燕南昇脸上表情不变,但眼底已经有了些不悦,“奶奶,她叫商儿。”

  “我管她叫上儿下儿的,总之,我今天不许你过去!”

  就在这时,房门“叩叩叩”被敲了几下。

  门打开后,一抹鹅黄色的娇俏身影走了进来。

  “燕奶奶?”

  封烟烟看着燕老太太,然后迅速就走了过来,“燕奶奶,您没事儿吧?”

  燕老太太顿时喜上眉梢,赶紧招手,“烟烟,好孩子,快过来。”

  封烟烟看了眼燕南昇,然后慢慢的走了过去,“燕奶奶……”

  刚到跟前,燕老太太就握住她的手,上下仔细的打量,嘴里不停夸道,“烟烟现在真的是个大姑娘了,瞧瞧,长的多漂亮。”

  燕夫人看着婆婆开心的样子,笑着点头,“是啊,烟烟今年快十九岁了吧?”

  封烟烟点头,“恩,过完年我就十九岁了。”

  燕老太太看了眼孙子,低咳一声开口,“既然如此,有些事情也该提上日程了。”

  燕南昇只觉得左眼一跳。

  果然……

  “阿昇,你过完年二十七,岁数也不小了,你和烟烟的娃娃亲我看也该办了。”

  封烟烟脸一红。

  燕南昇则猛翻白眼。

  都什么年代了还娃娃亲?

  “这样吧,烟烟毕竟还没满20,如果都没有意见的话,今年元旦,就先让你们两人订婚,在一起相处相处,等烟烟满20岁的时候,就去民政局领证……”

  ------题外话------

  福利都看了吗?

  票呢?

  今天又是一万一,下一章,开虐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99他不是没有感情-萌妻高高在上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